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诸葛密使 > 第十章

诸葛密使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就在库勒高兴地打算离去之际,脚下竟传来一股热气,低头一看,居然瞧见一团火苗正烧着他的脚,不但如此,连脚下的土地都陷于火海之中!

“啊——快灭火呀!”库勒大喊着,但是每个人都忙着踩掉自己脚下的火,谁管得了他呀?

眼看火就要烧上了大腿,每个人都哭天喊地的大叫着:“我不要死,不要死啊!”

这时山顶上的火早已熄灭,骥亚和小爱安好无恙地站在半山腰上,笑看着山下混乱的一切。库勒抬起脸,忍不住哭着哀求着:“求求你,快来救我呀……”

“可以。”骥亚脸上挂着自信的微笑,“不过你得先将和吐慕基签订的合约结毁了。”

“好、好,我马上毁了合约……”库勒赶紧从衣袖内掏出合约,当着骥亚的面烧了。

“我手上还有一纸合约,上面写着你们蒙古已完完全全归顺大清,你签不签名?”骥亚一手搂着小爱,一手从衣襟中掏出一张合约。

“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快呀!快先帮我灭火……”眼看其他士兵全身都是滚烫的火焰,在地上打滚着,库勒心底更是紧张了。

“我扔给你,你只要签上名字就成了。”说着,骥亚便将薄薄的合约疾射出去,眼看一张软纸在他手中竟变得像利箭般迅速致出,库勒吓得赶紧伸手抓住它,迫不及待地咬破手指在上头签下名字,就连上面写些什么也顾不得看了!

“丢回来给我。”骥亚扬声又道。

“是、是。”库勒赶紧将那纸合约送出,可他内力太差,合约差点儿掉在火海之中,所幸骥亚眼明手快地飞身上前接住它。

“还有,把衣服脱了,连那件天蚕衣也一块儿脱了。”骥亚在库勒头上飞过,低头笑看着他。

“好,我脱。”库勒吓得赶紧脱了全身衣物,这时有什么比性命还重要呢?

就在同一时间里,满地的火苗已全部熄灭,令人惊奇的是,地面上居然连一点焦痕都没有。

“这……这是什么情况?”库勒愕然地问。

“哈……”这回换成小爱笑了,“由我告诉你吧,你被奇门遁甲术给骗了。”

“什么?”库勒大吃一惊。

“其实刚刚那些火只是一种幻觉。”小爱甜蜜地倚在骥亚的肩上,任由柔沁的笑容沁入骥亚的心田。

“这……这怎么可能?”库勒张大仓皇的眼,“可刚刚明明有热的感觉,而且好烫……”再看看其他人一样是完好如初,这下他更惊奇了。

“你刚刚已签下约定,归顺我们大清,还得每年供奉五千石粮食与三万匹布,你是赖不掉的。”骥亚笑着将那纸合约放进怀中。

“什么?我哪有签这些?”库勒张大眸子。

“全都写在这张纸上头呀!”

“你骗我……我根本不知道!”库勒气得对身后士兵大喊,“快……快抓了他,快呀!”

“你们如果不想再被烧一次的话,就乖一点儿。”小爱笑着提醒他们。

“你……你为何还活着?那火……火那么旺,那可是真火呀!”眼看他的人连动也不敢动,库勒好不甘心呀!

“呵,那要感谢骥亚不顾一切地冲进来救我,还好我们轻功都不错,在横梁倒下前我和他就冲了出来,而这火也是用那里的火引发而出的幻象。”就在小爱得意地解释着的同时,吐慕基也派了大批士兵来到,正好将库勒一干人逮个正着。

倘若是平时,蒙古兵个个都是善战霸气的,可刚刚才受了惊吓,就算他们能够提气反抗,力气也只能用来打蟑螂了。因此,当库勒看见他们一个个束手就缚,当下承受不住地昏了过去。

“爱爱,你没事吧?”吐慕基上前搂了小爱一下。

“我没事。”

“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娜弟已经向我认错了,希望你能够原谅她。”眼看小爱并没受到伤害,吐慕基这才松了口气。

“娜弟?”小爱并不清楚整件事的始末。

于是骥亚概略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她因为不满我和你在一块儿,所以将你我之事密告了库勒,今早又在贺恕饮食内放了巴豆,这才……”

“原来,难怪我说怎么是你来了!”小爱掩唇一笑。

“还好意思说,你怎么有事不跟我说呢?净求助于外人,拜托……你把我当成什么了?”说起这点,骥亚的眉头忍不住紧紧一蹙。

“我……”

“咳咳。”吐慕基适时插了嘴,“你们俩慢聊,我先把这些人带回去了。”

“好,大王慢走。”骥亚立即拱手说道。

眼看他们都走远后,骥亚一把抱起小爱,就往山上跑。“现在没人在这儿,我非得好好打你一顿**不可,看你下次还敢不敢?”

“停停停!你不能这样。”小爱慌张地又踢又打着,“你如果打我……我一辈子都不理你了!”

“真的吗?爱了我那么久,你舍得不吗我吗?”骥亚抿唇低笑,在山顶上那间已烧成灰烬的木屋前将小爱放了下来。

“反正你又不爱我!”小爱头一偏,突然看见远远隐现的美丽霞彩,这才明白他为何要将她带到山顶上。

“哇……好漂亮!”小爱张大了眸子,惊叹着眼前的景色。

橘色的霞光和刚刚那片火海形成一种类似的颜色,仿佛就像天神将刚刚那道火焰引上天之角,渲染成一道道火红的热情。

“我就知道你喜欢。”骥亚扯唇一笑。

“你知道?”小爱疑惑地望着骥亚,“我才不信你知道什么!”

“你真不信吗?”伸展一下四肢,骥亚带了一抹温柔浅笑地说着:“我知道你喜欢吃面食、不爱吃米粮,尤其是东角头那间面摊的面,你更是无法抗拒。”

“啊!”难以置信,真的难以置信,他居然这么了解她?

那么,以往经常出现在“民愿馆”的那碗面也是他准备的?她……她还一直以为是赵元呢!

“不单单如此,我还知道你喜欢粉蓝色,每天总是穿着不同的粉蓝色衣裳迷乱我的眼神。对了,我还记得有次阿义不小心将酱汁淋在你身上,让你气得暴跳如雷。”骥亚嘴边挂着微笑是这般的迷人,小爱看着看着都痴傻了!

“是呀,那可是我最喜欢的一件衣裳。”小爱獗唇低笑,“不过还好阿义那家伙还挺细心的,居然去布装裁了一模一样的布,还叫裁缝师父制成相同的样式赔给我。”

“你真以为那是阿义做的?”此刻他黑色的眸子仿似能贯穿她的灵魂,在她心中掀起汹涌波涛。“你的意思是……”一个意外尚未抚平,又是另一个震惊重重地掷向她,让她顿时头晕目眩、悸动难抑。

“你猜。”他神秘地眯起眸子,脸上挂着飒朗的风情,瞳心野亮如星。

“那也是……也是你为我做的?根本不是阿义赔我的?”她是很想开心的笑,但不知为什么居然哭了出来。

“你真的很爱哭耶!”他用粗糙的大拇指拂去她眼角的泪雾。

“人家感动嘛!”她露齿而笑,依然改不了酸涩又感动的心情。

没想到他平日注意她那么多,亏她还故意搔首弄姿地想引他注意,难怪他会误会她不检点了。“傻瓜,真感动的话,我宁可你说爱我。”用力将她往怀里带,如今他眼中狂炽的热情,就连冬雪都要溶化了。

“你……你既然喜欢我,为何不表示?”她扑进他怀中,等待许久的情爱终于有了终点,她能不开心吗?

可这份爱得来的好辛酸呀!不过也因为如此,她才懂得珍惜它,她一定会永水远远的珍惜它。骥亚的双臂一收,紧紧缚锁住她,“因为我不了解你,而且你又是科多尔·赐之女,我无法判断你加入我们的确切理由,可是你找人的功夫又是一流,既然躲不过你,只好接受你的加入,但我怎么也没料到我会……”

“你会失心于我?”她甜甜地笑了。

“你真是个妖女!明知你很危险,我却无法摆脱,你……”他的下颚重重地抵在她的头顶,情爱绵密地磨蹭着。

“你还怪我罗?我为皇上师兄做事,你一定很生气了。”小爱半合着眼,“对不起,我也不愿意,可是他……”

“我懂,德稷那家伙在想些什么,我会不知道吗?”说起皇上,骥亚可是有着非常深的感触。

“你真知道?”小爱张着一双晶灿眼眸看着骥亚。

“当然了。”骥亚一派从容地看着小爱,“你别看德稷一副君子样,对众臣采取的是信任政策,其实他什么都清楚,什么都摆在心中,奸诈得就像只披着羊皮的狼,防不胜防。”

“你好像对他很了解耶?”小爱很意外,“可我曾听他说你压根不理睬他,难道不怕惹怒了圣威?”

“呵,我就是想惹他,看看他当真动怒时有多可怕?”骥亚攀住小爱的肩,眼睛一亮,“我们这回就回京好好戏弄他一番,怎么样?”

“戏弄他?这……好吗?”他会不会玩的太过火了?

“难道你不想报仇?若不是他,你我也不会惹来那么多的无奈和误会。”虽然这么做很冒险,但是凭骥亚对德稷的了解,德稷还不至于要他死吧?

“说的对,就算他是皇上,也不能戏弄我们呀!”小爱噘起唇,重重地点点头,心底早就跃跃欲试了。“可要怎么做呢?”

“你想凭我们俩的聪明才智,会想不出一个好办法吗?”骥亚的眼神深不可测。

“好,那就这么办了。”小爱用力点点头,一双柔莠紧紧抓住骥亚,彼此眼神相互交流,里头轻漾着柔情万斛。

骥亚望着小爱果冻般的唇瓣,眸子赫然变得沉敛,接着俯身含住她的小嘴,缓缓吐息之下,将两人的热情带到挚情的顶端,难分难舍……

皇上的钦点密史骥亚回到京城了,可意外的是,他竟没和科多尔·爱一块儿回来,而是偷偷的一前一后回到京城,真不知他们安的是什么心思?

骥亚回到京城,第一个拜见的就是皇上德稷。

“你终于回来了!这一趟去得还真久。”德稷一看见骥亚,立刻咧开嘴,给了他一个大拥抱。

“皇上,我还没向您行礼呢!”被德稷这么一抱,骥亚只觉得头皮发麻。

“免了、免了,还行什么礼呀?”德稷拍拍骥亚的肩,“快……快过来坐吧!”

骥亚跟着德稷进入御书房,这时德稷特地传来小顺子,“去泡壶上好江南春茶。”

“是的,皇上。”

待小顺子退下后,德稷便转向骥亚问道:“这次任务办得怎么样了?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不负皇上所托,事我办成了,亚恪达族的大王已答应不再与蒙古合作了。”骥亚恭谨地表示。“当真?呵……我就知道你行!”德稷兴奋莫名,“对了,待会儿我吩咐御膳房好好准备几样上好佳肴,你就留在这里用膳吧!”

“皇上,不需要了,我……我没食欲。”骥亚轻叹口气,“况且天色已晚,我该回府了。”

“等等,你到底怎么了?怎么这次回来你和以往的感觉不一样?”德稷这才敏锐地发现骥亚一副陰阳怪气的样子。

“我……”骥亚摇摇头,神情甚为沮丧,“我在那儿遇见了科多尔·爱。”

“什么?小爱跑去那里做什么?”

“皇上,难道您忘了令师的叔父便是吐慕基?”骥亚好心提醒道。

“没错,不过我一直认为这没什么好提的。”

是吗?皇上就是这样,该提的不提,害他一直冤枉小爱与吐慕基的关系。

“所以他前往亚恪达探视吐慕基。”骥亚又道:“可惜竟让她遇上了库勒那贼子,还被他看上。”“结果呢?”德稷张大眸。

“她死了,被库勒给活活烧死了。”说到这,骥亚的嗓音已不自觉地嘶哑了起来。

“什么?那库勒还真该死!”德稷猛一拍桌,“我这就派大军前去围堵他,就不信他有三头六臂!”“德稷,我爱她,却因为她被你利用伤害了‘民愿馆’,让我对她恨之入骨,她这才跑去亚恪达,明为探视吐慕基,实际上不过是养伤……养她内心被重重击痛的伤害,可偏偏我俩在那重逢,我还不肯理睬她。没想到她最后竟然……你知道我心里的苦吗?”骥亚再也忍受不住地大声控诉出声。

“我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德稷也慌了,赶紧安慰骥亚,“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呀!”

“我没办法忘了她,怎么也没办法……”骥亚后退了几步,“对不起,皇上,我刚刚失礼了,但我真的很累,想回府歇息。”

瞧着骥亚哭洞的眼神,德稷不禁自责了,“都怪我,我当初不该利用她的……好吧,你就先回去休息,我将收她为义妹,追封她为‘永承公主’。”

“谢皇上。”骥亚这才躬身退下。

骥亚离开之后,德稷一直陷于懊悔之中,以至于成天无精打采,叹息声不断,就连身边伺候他的小顺子,也感受到皇上的心事重重。

夜已深,德稷遣退小顺子,一个人持在寝宫,细想着小爱刁钻可爱的一面,以及师父对她的真心疼爱。若师父知道小爱遇害,会重何心痛、如何怨他呢?

“唉……”

随着德稷的这声叹息,竟响起另一声娇柔的轻喟,“唉……”

德稷一震,立刻从文案中抬头,轻声喊道:“小爱,是你吗?”

“皇上……师兄……我好怨呀……”轻柔的声音化为一道鬼吟。

“真的是你……”德稷站了起来,四处张望着,“师兄对不起你,你说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我什么都不要……”小爱的声音来自四面八方,让他为之愕然。

难道这世上真有鬼?

“小爱,你现身让我看看你。”不管她是鬼还是人,德稷只想当面对她说清楚。

“皇上师兄……我只剩一缕魂魄了,您……您是看不到我的……可我不服……我好想……”

“好想什么?”

“我想什么……你就会给吗?”幽幽的嗓音缓缓刺激着德稷的耳朵,他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呢?

“好,我给。”德稷说道。

“那我要……十八格格的命!”

没想到小爱这话一出口,德稷竟猛一拍桌,“我绝不答应。”

“我不过是要您妹妹的命,又不是您的,您紧张什么?”呵呵……骥亚曾说十八格格是德稷的掌中肉,拿她来要挟他肯定有效。

“反正不行就不行……”

“我不管……我既是鬼,要谁的命就要谁的命,我这就去找她了……”说着,小爱的身影渐渐飘远了……

眼看不对劲,德稷连忙追了过去,直到十八格格寝宫外,他才停了下来,对着四方大吼着:“小爱,你别找她麻烦。”

这时正在屋内生闷气的十八格格听闻声响,立刻走了出来。“怎么是你?你不是不理我吗?还来做什么?”

“彩衣,快进屋去,危险!”德稷抓住十八格格的手。

“我才不。”她头一偏。

“皇上师兄……您何不坦言您心里的真心话?如果您说了,我就饶了她。”小爱忽远忽近的声音又传了来。这回不单单是德稷紧张,就连彩衣也吓得抓紧德稷。

“这……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别怕、别怕。”德稷轻拍彩衣的肩,最后无奈地对小爱说:“我说,但你得放过她。”

“好,但我是鬼……早知道你心里所念,别骗我呀!”小爱提醒德稷。

只见德稷深提了口气,只好对十八格格说:“我喜欢你、我爱你,这下你该听我的话,进屋躲起来了吧?”

“德稷!”彩衣的眼眶蓦地湿了,她重重地抱住德稷,连鬼都不怕了。

“哈……真有趣、真有趣,看皇上师兄说情诉爱,还真是有意思!”小爱终于现身了,在他们面前开心地手舞足蹈着。

德稷立即看出端倪,“你是装的?”

“对呀,装的呀!不装怎能替你们化解误会?”

“是谁告诉你我跟她……”

“是我。”这时骥亚也从一旁走了出来,“你和十八格格的事,我早从风溯口中得知,老见你和她的事卡在那儿,我早想推波助澜了。”

“原来……刚刚小爱那要死不死的鬼调,是你以内力助她的?”其实他刚刚就在怀疑了,但又想到以小爱的功力,是没办法做到这点的。

“是呀,骥亚助我内力,我自己施展轻功,可唬住您了吧?”小爱甜甜一笑。

“好个一对璧人呀,看我怎么……”

“十八格格,他好凶呀!我看你别跟他了,皇上妃子又多、又不专情!”小爱见状,赶紧在十八格格耳边进谗言。

“小爱!”德稷大吼。

“你凶什么?这位姑娘说的没错,你……你是不可靠的。”说着,彩衣便转身朝后门跑了过去。“喂……彩衣……”德稷猛叹口气,转向他俩,“你们……好好好,我回来再找你们算帐。”

见德稷气极败坏地离开之后,小爱忍不住抓住骥亚的手说:“怎么办?皇上师兄当具生气了。”“没关系,只要他追回十八格格,就没事了。”骥亚挺有自信地说。

“倘若追不回来呢?”小爱还真怕被秋后算账呢!

“别担心,真是这样,他还得有求于咱们呢!想想这北京城里谁最伶牙俐齿,谁就能将十八格格劝回来。”

“你说我吗?”闻言,小爱倒是洋洋得意了起来,“嗯,到时他若来求我,我得拿乔才行。”

“对,要他下圣旨,命科多尔·赐将你许配给我,这么一来你阿玛就算对我不满,也没得反对了。”骥亚如今只想完完全全拥有小爱,共度一生一世。

“那你呢?还对我阿玛不满吗?”小爱反问。

“娶了你,他便是我的泰山大人、我的岳丈,还有什么不满?”

“可是我……”小爱脸儿一脸,故意刁难道:“你上次这么对我,我说要让你后悔,你都还没后悔,这怎么成?”

“谁说我没后悔?在你答应嫁给库勒时,我可是后悔极了。”骥亚深情的目光直瞅着小爱。

小爱满心动容,但还是不肯松口,“如果我嫁给你,就要替你做点心了,但是我曾告诉自己,再替你做点心,我就不姓科多尔了。”

“傻瓜,你嫁给我就得改姓骥,科多尔已成过往。”骥亚笑说。

“那多不公平?我阿玛、额娘养我那么大,我嫁人了就不姓科多尔了?”小爱蹙起一对眉毛,大惊小怪地说。

“这只是民俗,你当然还是他们的女儿了。”

“可是……”

“你这小妮子真多可是,再嗦我就不娶了。”惟今之计只能用激将法了。

“啥?你……你不要我了?”小爱当下眼眶就红了。

“喂喂喂,我只是随口说说,你别当真。”女人就是这么奸诈,明知他爱她,还要拿乔。

“哼,我不管,你自己说的,我再也不理你了。”小爱转过身,朝后宫门走去。

“小爱!”骥亚立刻追了上去,“你说要我怎么样?我都答应你。”

“真的?”

“嗯。”骥亚重重地点头。

“我要你……改姓科多尔!”明知不可能,可她就是要耍耍他。

“你……”骥亚一震。

可这时小爱早已娇俏带笑地跑遍了,只剩下悦耳的嗓音回荡在空气中,不时地勾引着他的心。骥亚摇摇头,知道自己被这小妮子给将了一军,可是他也只好认了,谁教他爱她呢?于是他快步追了过去,这次他肯定要让她知道,就算她再会跑,也绝对逃不过他以爱编织的情网!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诸葛密使最新章节 | 诸葛密使全文阅读 | 诸葛密使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