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冷魅将军 > 第十章

冷魅将军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经过几天的调理与休养,可人的体力已恢复,一张原本干瘦的小脸也丰腴不少,所以乔飞扬今天提议带她回府。

她点头答应了,虽然回去得面对恨她、讨厌她的绯玉,但是她总得看看福晋,让她老人家能安心。

“好,我们这就回去。”

于是在历萨的护卫下,他俩双双搭乘马车返回北京城。

但是一进将军府,却发现府里头有着说不出的诡谲气氛,别的不说,为何门房和平时在大厅里打理的小厮与管家全不见了!

突然他想起额娘,立刻带着可人快步走向后面,“额娘……额娘……”

当他破门而入,里头却连个人影也没有,萍儿也不见了!

“糟!懊不会我不在的这阵子,府中发生什么事了?”他的心一束,喃喃地自言自语。

“发生事?会有什么事?”可人心惊不已。

“不知道,当务之急是要先找到额娘呀。”他正欲转身出府时,意听见后方屋檐上传来一声声激狂笑声——

“哈……别找了,你额娘现在在我手上。”

乔飞扬回头一瞧,看见站在上头,手里挟持着他母亲的居然是绯玉!

“你会武功?”

“哈……没错,以前在乡下曾跟一位江湖人士练过几招,怎么样,还不赖吧?”她得意一笑。

“飞扬,别管我,你带着可人离开,这……这丫头疯了。”福晋惊慌大喊,“她娘阻止她,她还把她娘给打昏了!萍儿和其他人都昏倒在柴房里,你快去救她们。”

乔飞扬立刻给历萨一个眼神,他立即心领神会地朝柴房走去。

“救他们没关系,反正姑姑在我手上,我是疯了,我就是嫁定你,你现在就跟我成亲,快。”她拉着福晋从屋顶一跃而下,吓得福晋瞬间白了脸!

“小心,额娘。”

“别怕,我怎会伤了姑姑,她还要替你我主婚呢。”她拉着全身虚软的福晋往另一间房里走去。

乔飞扬紧紧握住可人的手,往那间屋子走去,才发现里面已点燃了两支大红腊烛,而后她将福晋压在唯一一张椅上,并从袖子中抽出一把刀抵着她的颈子,“过来呀,我们现在就成亲,但我想知道你会不会事后反悔,说这场遍礼不算数?”

“别伤我额娘,我娶你,而且……不会反悔。”他顿了会儿,重重说出后面那四个字。

“好……我听说乔飞扬向来说话算话,那我相信你。”她得意一笑,眸光直瞟向可人,“想不到你找到她了呀!”

“这不关你的事。”乔飞扬眸光一紧。

“对对,是不关我的事,而且我很欢迎她来观礼。”绯玉始终不肯松开福晋,让乔飞扬苦无下手的机会,就怕贸然行动反而伤了额娘。

在她的胁迫下,乔飞扬缓步走了过去,就在数步之遥后,他回眸对着可人深情凝望了会儿。

“飞扬,你去吧,我说过你本就该娶绯玉的。”可人送给他一笑好让他安心,可那笑意好令飞扬心痛啊!

眼看着他走到绯玉身边,可人早已忍不住泪流满面。她知道……知道飞扬是个说到做到的男人,从来不会食言,既已答应了绯玉,即便是被迫,也会认她为一世的妻子。

不忍看见他与绯玉举行婚礼,可人转身急忙飞奔出去。乔飞扬扬声喊住她,“可人,等等……”

她定身在门口,却没回头。

“我爱你……我好爱好爱你,这辈子只爱你……施可人。”他提足气,一鼓作气地将要说的话说出来。

可人斜倚在门边,欣慰地笑了,“谢谢……谢谢你告诉我……”

“够了,你们在我婚礼上含情脉脉的说情话,要不要她的命了?”绯玉用力拉了下福晋的头发,吓得福晋直尖叫着。

“放开我额娘……”乔飞扬激愤地双拳紧握着,因为绯玉的双眼直盯着他们,只要任何一人有所行动,架在福晋颈子上的刀子绝不会留情的。

“那你过来,我们赶紧成亲。”绯玉眯起眼。

“好,我过去,你轻点儿,别伤了她老人家。”乔飞扬安抚着她,一边慢慢走近她。

可人见状,担心自己再不走会让飞扬三心二意,这么一来反而会害了福晋呀!深情地看了飞扬一眼后,她便忍着满腹心酸,快步离开了这个地方。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可人离开不久,突然一道劲风从后边窗口划入,待绯玉发现已经来不及了!她的手臂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劈下,下一瞬间福晋已经落在那人手上!

乔飞扬见机不可失,立即冲上前以一记飞旋踢绊住正欲逃跑的绯玉,用力钳住她的手腕,“你还想逃哪儿去?我看后半辈子你注定要在牢里度过了。”

说着他便转向前来搭救的安哲沁,“谢谢你了,等我追上可人定会带着他一块儿登门答谢。”

乔飞扬又走向福晋,“额娘,您还好吧?”

“我没事,只是受了惊吓,快去追可人吧。”好不容易历劫归来,她现在只想好好歇会儿。

“是的,我一定会将她追回来。”对福晋保证之后他便急奔出去,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追上可人。

“福晋呀,我看我们这回是当真有喜酒喝了。”安哲沁看着乔飞扬急速消失的身影,不禁撇嘴一笑。

“是呀!这场遍礼还真是几经波折,但是能见到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些辛苦也都不算什么了。”福晋欣慰一笑。

“福晋,她要怎么处置呢?”历萨指着被撂倒在地的绯玉。

“唉……我也不知道,若一时心软将来害了可人呢?我看你先将她软禁起来,等飞扬回来再说了。”这事还真不好主意,就怕愧对她过世的哥哥呀。

“是的。”

待历萨将绯玉带走后,安哲沁便说:“福晋,虽然我是衷心期望飞扬能和可人结成连理,但容我跟他们开个小玩笑可以吗?”

“你这孩子!”福晋笑着摇摇头,“就随你了,但别玩的太过火了。”

“不会的,这个请您放心。”安哲沁一得允诺可开心的不得了,正要扶福晋站起却摸到她肩上有着不寻常的感觉,“福晋,我看您右肩伤的不轻,要不要晚辈帮您看看?”

“哲沁,你会医术呀?否则怎看得出我右肩正疼着呢。”还不是刚刚被狠心的绯玉给拧伤的吗?

“没错,晚辈懂得一些皮毛。”安哲沁又道:“方才看见外头还有很多人受伤着,我待会儿再—一为他们看一看。”

“那就麻烦你了,请跟我过来吧。”这间屋子有太多惊恐的回忆,她实在不想再待下了。

如今她只希望能早点儿看见可人,唯有她的温柔才能将绯玉这阵子带来的戾气给化解掉。

“可人……”

就在后面的溜马草原上,乔飞扬终于追上了可人。

她闻声回头过头,欣喜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希望我追你回去?”所有的阻碍都摒除了,乔飞扬心底有着说不出的轻松和释然。

“你要追我回去?那绯玉呢?她会放过福晋吗?”可人担心地急握住他的手,“不要因为我而害了福晋,我……我知道你心里有我就行了。”

“傻瓜,我怎可能不管我额娘的安危,实际上是绯玉已经被逮捕了。”他宠溺地擦擦她的小脑袋。

“真的,她已经被捕了?”可人这也才松了口气。

“没错,所以我才赶紧来追你,也幸好我知道你一定会跑来这儿,否则人海茫茫要我去哪儿找你呀!”

一想到他差点儿又一次失去她,他便再也忍不住将她紧紧揽入怀中。

可人偎在他怀里,满足地甜甜笑着,“其实我是该谢谢绯玉才是。”

“哦,怎么说?”他眉一蹙。

“因为若不是她,你不会对我说出心里的话对不对?”可人抬起头,深情地看进他眼中。

“我……”他有丝语塞地说,“我不擅言词,这种话我平时没事怎说的出口。”

“所以我才说要谢谢她呀。”可人举起他的手抚上自己的脸,“说真的,我怎么也不相信你会喜欢我,我是这么平凡,就跟邻家女孩没两样,而你却像云一般高高在上,我当真不敢这么想。”

“我不准你再这么说了,在我眼中你是独一无二的,嗯?”乔飞扬皱起眉头,因为听她这么说就让他想起她初来时自己对她说的一些恶劣言词。她不知道这让他有多么懊侮。

“可我还想知道一件事。”她抬起小脸问着他。

“你说。”

“我娘……你原谅我娘那份为了保护我、给我幸福的自私行为吗?”她可不希望他对她娘心里存有介蒂。

“已事过境迁了,傻瓜,我怎么还会把这事放心上。”他如沐春风般的笑着。

“那就好,我就安心了……”她忍不住又湿了眼眶。

“怎么了?我说不怪她了你还哭!要我怪她呀?”他伸出手,心疼地拂去她眼角的泪雾。

“你若真怪他,那我就哭死给你看。”对他吐吐舌头,她便开心地跑了。

“好,你跑吧,我看你能跑哪儿去。”他笑着追上她,并利落地将她抱了起。

“呵!放开我。”这是在外头呀。

“偏不放。”他抱牢她,得意地往回走。

“你别这样,快放我下来。”可人紧张的四处张望着,就怕这失礼的模样会被外人撞见。

“你到底在怕什么?”他好笑地撇撇阶。

“我怕被人看见嘛。”

“管别人的,眼睛长在他们脸上,看与不看随人了,你只要乖乖听我的就成。刚刚好不容易回到府中,你却没时间跟我额娘说说话,她肯定是想死你了,我抱着你走可以快些。”乔飞扬笑在嘴角,抱着心爱女人的感觉可是甜上心间了。

“我可以走快点,不用你抱啦。”她仍不放心地说。

“不管,我非得抱你进府不可。”乔飞扬挑起眉,难得可以光明正大抱着自己的女人,他会笨的放弃这机会吗?

“你怎么就这么讨厌。”她噘着小子邬,不过心底可甜着了。

“好,我讨厌,看我怎么把你抱进府。”说着他边低头吻住她,甚至在众目睽睽下将她这么给送回府中。

可人想挣开,但已被他吻得浑身无力,只好任由他“霸道”了。

一进府,他们竟看见安哲沁一脸埋怨地坐在门槛上,直瞪着他们。

“你还没走?”也不知为什么,乔飞扬一看见他压力就很大。

“你不是说要带着可人登门道谢吗?为了让你们省下这段路,我干脆自动留下了。”他摇摇纸扇,站了起来。

“好,那我和可人——”

“等等,你刚刚怎么可以吻我的可人呢?”安哲沁面露不满地说,“别忘了可人现在可是我的未婚妻子。”

“你说什么?”乔飞扬涨红一张脸,不管是不是他救了他额娘,但这句话就不容饶恕。

就连可人也是怔忡的不知所以。

“喂,可是你说的耶,要把可人变漂亮嫁给我,她现在已经够美了,我好想娶她哦。”安哲沁走近可人,居然还要执起她的小手。

乔飞扬哪会让他这么得意,他正要重重朝安哲沁的手臂上敲下,那小子却也溜得快,“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怎么可以打人呢。”

“你摸可人就该打。”

“呵呵……说不定可人喜欢的是我,你在那儿发什么火呀!”安哲沁大叫着。

“好,可人你说,你喜欢的是谁?”看来不让这小子死心,他和可人没得安宁了!

“我——”

可人才要说话又被安哲沁截了去,“你根本不用问可人,她心里一定只有我,你瞧吧,她发上还插着我送她的玉簪呢。”

乔飞扬看向她的发,果真,那簪子还在!

可人倒是挺冤枉,“我插这簪子有这么严重吗?”

“当然了,那表示你心里有我嘛。”安哲沁偏爱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你……”乔飞扬立刻对可人说:“把玉簪子还给他。”

“为什么?”那玉簪只是安哲沁帮她付的银子,但样式却是她看上的,她好喜欢呢。

“还给他他就不会再心存妄想。”乔飞扬执意道。

“我偏不还。”可人护着发上的玉簪。

“呵呵,瞧见了吧?”安哲沁笑的可开怀了。

“可人!”乔飞扬的一张脸黑了!“你真的舍不得丢弃他送你的东西?”

“我……这只是东西。”她的眼眶红了。

“如果你不还他就表示对他有情。”乔飞扬眯起眸。

可人抿紧唇,看着他那张铁青的脸,忍不住真哭了出来,“这根本不能混为一谈,你未免太过分了!”

“我就是非得如此。”他怎能在安哲沁面前丢了面子。

“好,那就还给他。”可人哭着拔下玉簪,而后往地上一扔,玉簪上头的小碎玉就这么散了一地!

眼看这情况她更伤心了,控制不住满腔的酸意,她快步奔回了自己的房间。

“可人……可人……”乔飞扬追了几步,突然回过头瞪着安哲沁,“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呃——”安哲沁抓抓后脑,“我只是想送你们一份贺礼,哪知道你反应这么激烈。”

“我激烈?!我还想杀人!”乔飞扬举起拳头。

“喂,你有伤力杀我,不如去追新娘子,我……我走了,祝你好运。”说着,安哲沁便施以绝顶轻功,一闪而逝!

“哼,什么师爷,分明就是江湖术士,哪有文人会这门怪异轻功。”乔飞扬忍不住怒骂着。

安哲沁外表是一身文人的俊秀打扮,实际上却是位武术高人,尤其是他出神入化的轻功更是让众人叹为观止。想必这次若非是他那身轻功,当时也无法顺利的救出福晋呀。

若不是看在他救了额娘的份上,乔飞扬定不会饶过他。

转首看着碎了一地的玉簪,他蹲下身将它拾了起来,心底已是百感交集,就担心可人会嫌他小气,不再理他了!

唉……乔飞扬,你哪时候变得这么暴躁易怒、缺乏冷静呢?

连续三天,可人一看到乔飞扬就刻意闪到一边,即便他有意找她说话,她都将小脑袋转向一旁,故意不理他。

唉……乔飞扬可说是吃尽了苦头啊。

埃晋当然察觉出这对小俩口似乎存有误会,但她也不想多说什么,安哲沁说的对,这或许可以增加他们之间的生活情趣,否则光靠他那个冷冰冰的儿子,也制造不出什么新鲜事来。

今天黄昏时刻,可人一个人躲在后方草原,看着西沉的日阳,橘光霞影,渐层的彩云,是多么美呀!

乔飞扬暗地里跟着她,慢慢走到她身边轻唤了声,“可人。”

她头一撇,当作没听见。

“别这样,是我不好,你可以大声骂我,但不要不理睬我。”他可从没这么低声下气地对一个小泵娘说话。

“哼!”她眼儿一挑,冷态依旧。

见她依旧不理他,他从衣袖中掏出一只锦盒交给她,“这个送你。”

她看了眼,可不接受。

他索性蹲下来,将它打开,“你看一眼,嗯?”

可人垂下眼睑瞄了下,突然她杏眼圆睁,兴奋地咧开嘴,正想开口,可一想起他当初的霸道便又放下笑容,赌气的不接受。

“这是我派人依那支玉簪的样式连夜赶工的,一模一样,你不要吗?”他急切地说。

她不语,可心已微漾。

“你真不要?”他眯起眸,“好,那与其留着伤心,不如把它扔了。”

说着,乔飞扬居然站了起来,拿着它快步走到另一头山坡上,打算将它扔进谷底!

“不要——”可人立刻追上他,“你好狠的心,怎么会得扔了它,你……你好过分!”

她边说边抡起拳头捶他的胸膛,“好坏……你真的好坏喔。”

攫住他的小手,他低头用力吻住她,好深情……好激动……“我坏吗?是你狠……居然可以整整三天不理我?”

“是你固执,是你狠……”

“好,我狠、你也狠,这样可以了吧?”他掬起她的小下巴,“真不喜欢它?”

“我喜欢。”怕他发狠扔掉它,她快快说道。

乔飞扬笑了,把玉簪从锦盆中拿了出来,并且为她插进发丝中,“来,我看看……好美。”

“哼,偏见,是你送的就美呀?”她笑了出来。

“那是当然。”

“那我要很多很多东西,你都愿意送给我吗?”她凝着他的眼,轻轻低问。

“只要你开得了口,我就给。”他毫不犹豫地说。

“好,我要你的心。”她大胆地说。

“可以,就挖给你。”他佯装运气要挖进胸口。

“喂……你还真挖呀!”可人用力贴在他胸前,“才不准你挖,人家可是等了好久才有借口理你,你怎么可以做这种傻事。”

“什么?你一直等着我向你低头?”乔飞扬推开她,望着她那对笑眼。

“我……”看出他眼底泛出的光点,她吓得向后跑。

“别过去——”

瞧见她奔去的方向就是崖谷,乔飞扬立即大喊。

但可人以为他是想追她,却跑得更快!这一幕简直让乔飞扬吓白了脸!最后只好提足气飞扑向她将她压倒下来,待翻了一圈后两个人正好挂在崖边!

“你已经吓掉我半条命。”他气喘吁吁地说。

“我……对不起……我……”往旁边一瞧,可人也呆住了,已吓得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技巧地抱着她往安全的地方滚过去,他故意板起脸,“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听我的话?”

“不敢了。”她不好意思地垂下脸。

“那就对了,那以后我说怎么就怎么了?”他的唇贴在她的嘴角。

“嗯……”可人再也不敢说不了,刚刚真的好危险喔,而他为了救她差点儿也陪她坠崖,他对她已是真心至爱,她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好,那我决定了,明天咱们就成亲。”乔飞扬想了想。

“什么?”她张大眼。

“嗯?”他皱起眉,顶得她缩回下巴,不敢再说话。

“以后还敢不敢不理我?”原来男人也喜欢算旧账。

“不敢了。”

嗯,很好。“那以后会不会再戴安哲沁那家伙送的东西?”

“不会了。”她也不过只戴过那支玉簪嘛!吧嘛老是记在心里。

“还有,只要我要亲你的时候你就不能躲,我要你的时候你只能乖乖躺在床上。”乔飞扬居然愈说愈得意。

“你……”她一张小脸皱起来了,“太离谱了!”

“我是因为——”

“哪有人这么霸道,我不嫁了,也不理你了,改明天我再跟安哲沁要样东西戴。”她哇哇大叫着。

“你敢!”

乔飞扬猛力吻住她不停喧闹的小嘴,大手轻抚她的身子,双双往另一旁安全的草丛内滚去。最后他抬起身凝住她红嫣嫣的小脸,“再吵……我现在就要了你……”

“这里?你才不敢!”她居然偷笑。

他眉一敛,“我不敢?好,就让你见识见识。”

这下子可人开始后悔了!他居然真在这种地方对她做这种亲热事,唔……她不能叫,怕引来外人,只好咬着他的臂膀,任他在她身上狂肆需索……

虽然害躁,但可人却甜甜地笑在心底……但愿,她这位冰做的相公,能一辈子都这么疯狂浪漫!

—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冷魅将军最新章节 | 冷魅将军全文阅读 | 冷魅将军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