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玩火 > 第十章

玩火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既已无心,又何必回学校学习什么课业?既已无情,看见那些同窗,他又该怎么对待?

既然无心又无情,他索性离群索居。他在外头找了间房子住下,成天醉生梦死,李劲亲自前来催他回学校,都被他拒绝,孟凯也看不惯地说了他几次,一样得不到成效。

他就这么过一天算一天,对未来毫无打算,对于过去,他也一概不提,凌琛、邵千、陆盈来看他,只是被他挖苦,除了嘴巴更毒之外,他完全失去了对生命的热情。

孟莉今天又来找他,一进屋就被满屋子的酒味薰得直皱眉。

“孟波,你不能再这样下去,阿洛说,如果你想在舞厅上班,他可以引荐你进去,你别再成天无所事事了。”

“我又不是没钱花,做什么事呀。”他转开脸,继续睡他的大头觉。

“你有钱我知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大伯父会多伤心?前几天我去看他,他一直叹气,整个人苍老了好多!你知不知道你让所有人都为你难过?”孟莉用力转过他的身子,“堂哥,你听见我说话了没?”

“呵,你难得喊我堂哥,我怎会没听见?”他发出一阵嗤笑。

“听到就起来呀!”她用力将他从床上拉起来,推进浴室里,“你给我洗把脸换件衣服,这身酒味任谁闻了都想吐。”

“那请你走开,我没要你闻。”他气得想从浴室走出来。

“你给我进去。”孟莉用力推抵著他,“你如果不梳洗一下,我……我……”

“小姐,你就怎么样?”

“我就一哭二闹三上吊。”她别无他法,随口一说。

“哈哈,好,你请。”他不相信她真的敢死。

“你!好,那我就上吊给你看。”

四处看了看,她终于找到一条皮带,然后拿了张椅子垫脚,将皮带绑在落地窗框上头,接著套上自己的脖子。

孟波愈看愈不对劲,在她踢掉椅子的刹那,他眸子倏然一眯,激射出一丝火星,将皮带射断,孟莉便一**摔在地上。

“哇!好痛喔!”她哭了出来。

“你疯了?”他走到她面前瞪著她。

“我就是疯了怎么样?看来你还没完全醉呀,真难得,酒量不小嘛。”她站起身,两人毫不退让地互相对峙。

“我的姑奶奶,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为什么你们没一个人肯放过我?”他气得对她咆哮。

“孟波,是你自己不放过自己。少了一个女人又怎么样?你何苦……”

“是谁跟你说的?”孟波用力拽住她的手腕。

“不用谁跟我说,每当你醉了,嘴里就喃喃喊著一个女人的名字,我又不是傻瓜!”她逼视著他,“谁是小渔?喜欢她就把她追回来呀,凭你会追不回一个女人?”

他甩开她的手,“人家已经不在意我了,这种强求的事我不会做。”

“呵,倒是挺伟大的嘛,那你干嘛酗酒?又为什么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哪都不去?如果你有种就跟我去狂欢,我们好好玩个够。”

“好好玩个够?”他喃喃自语。

“对,就看你玩不玩得起。”

“哈,我都敢玩火了,还有什么东西是我玩不起的,走吧。”拎了外套,他便快步走出房间。

孟莉愣了下,立刻追出去,“喂,你还没洗澡呀,全身臭味不会有人理你的,你给我回来──”

在DISCO舞厅里,孟波还是照样猛喝酒,让阿洛和孟莉拿他没辙。原以为带他出来玩玩,他会暂时忘了心里所念所想,没想到他却因为触景伤情而喝得更多。

“怎么办?他再这么喝下去,真会酒精中毒。”阿洛担心不已。

“没办法了,该说的我全说了,他还是一句也听不进去。”孟莉伤心的哭了出来,“我们走,我不想再看见他!”

“孟莉──”

“我是想为他去买些醒酒药,你到底走不走?”她一脸颓丧地说。

“好吧。”回头看了眼趴在吧台上打盹的孟波,阿洛摇摇头,跟著她一块儿离开。

这时,舞池突然扬起热门的摇滚音乐,孟波赫然抬起脸。他记得……第一次带小渔来这儿玩的时候,舞池里洋溢的就是这种音乐。

小渔还在舞池里尽情跳舞,引来不少掌声。

他半眯起醉眼往舞池看去,突然眼睛睁大,满脸愤怒。

丢下杯子,他立刻往一对正相拥热吻的男女走过去,一把抓住男子的衣领,狠狠的朝他下颚挥拳。

莫名其妙挨揍的男子乍见是孟波,立刻大喊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随便打人?”

“你不是喜欢小渔?怎么可以跟其他女人搂搂抱抱?”孟波伸手指著他身边的女子。

“小渔?”小齐想了想,“喔,你是说那个胖女孩呀。”

“她不是和你住在一块儿?”看他的表情,孟波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

“她什么时候跟我住在一起了?”

“你说什么?”孟波再次拉住他的衣领,“已经快四个月了,你居然说她没跟你住在一块儿?”

“哎哟!”小齐拉开他的手,“我老实告诉你好了,我根本没跟她在一起过,那不过是她要求我这么做的,我还真倒楣,真是好心没好报!”

“你的意思是,她要你跟她演一出戏?”孟波赶紧摇摇头,“这怎么可能?她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

“她说过……”

“她说了什么?”孟波急问。

“你别这么紧张!她说她是个有病的人,不想影响你的未来。还说,你有喜欢的女人,她不想破坏你们的感情。”

孟波皱起眉头,“我什么时候有喜欢的女人?”

“这该要问你呀,真是!”

“说,她指的是谁?”

“唉,就是那个小莉嘛,你这人真有病,自己的女友是谁还不知道!别挡我路,我要跳舞。”

小齐拂了拂被拉皱的衣服,拉著女友到一旁去,不再理会他。

孟波心里充满疑惑。小渔怎么会误认小莉是他女友,她是在哪儿看见他们在一起?

对了,是阿宾对付他那天,他曾来接下莉下班,所以让她误会了?

蓦然,他眼睛一亮,这么说,小渔根本没有丧失记忆,她压根记得他是谁!

是他被她骗了,而且骗得很惨!

想他孟波向来自视甚高又傲慢不羁,怎能让一个女人这样戏弄?

小渔,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我,我非找到你不可!他在心里大喊。

接著,他立刻冲出舞厅,搭车前往沁流派找人去。

一到沁流派,他便大声嚷嚷,“上官冢,你给我出来!有种就别躲起来,快给我出来!”

还未进入大厅,胡生立刻将他挡下,“你到底在做什么?现在几点呀,你大呼小叫的吵不吵?”

“只要你给我我要的答案,我马上离开。”

“你要什么答案?”

“小渔在哪儿?”

“你!我们怎么知道小渔在哪儿?你这问题还真有意思。”胡生一手撑在门边,硬是不让他进入。

“你们一定知道,让开。”孟波眼瞳中的火焰开始闪动。

胡生感受到他的攻击力,也开始酝酿体内的超能力,打算以水功反击。

刚从后头走出来的上官冢一见到这情况,大吃一惊地喊道:“住手。”

这是干什么?难不成要弄到两败俱伤他们才满意?

“胡生,让他进来。”上官冢又说。

胡生这才让开身。

孟波一入内,开口便问:“小渔并没丧失记忆,是不是?”

上官冢一愣,随即笑了,“你终于变聪明了。”

“这么说,她丧失特异功能也是假的?”

“不,这是真的。”

“那她现在在哪儿?我相信你一定知道,快告诉我。”

孟波逼近他,一身酒味直让上官冢皱眉摇头。

“小渔不会喜欢你现在这副样子的。你喝酒是为了她?”

“这不用你管,你只要告诉我她在哪里。”孟波握紧拳头,又气又恼。若不是他想从上官冢口中得到小渔的消息,一定和他大打一架。

“你回去把这身衣服换了,好好洗个澡再来吧。”上官冢挑眉睨著他。

“你现在就告诉我,我答应你马上回去换。”该死的,这家伙竟敢对他颐指气使。

上官冢瞧他消瘦的模样,这阵子想必他吃了很多苦。算了,今天他心情不错,就做件好事吧。

“回去好好梳洗一下,换件衣服,到你第一次和小渔一块去的那间啤酒屋,她会在那里等你。”他缓缓说道。

“你怎么知道啤酒屋的事?”

“当然是小渔告诉我的,她跟我说了所有关于你们的事。”见他还一副迟疑样,上官冢忍不住说:“喂,你到底去不去,不去就算了。”

“我去。”孟波赶紧道,走到门口,他忽然回过头,“告诉她,我并没有女友,那女孩是我堂妹,一切都是误会一场。”

看著孟波离去前坚定的表情,上官冢不由得一笑。他终于可以不用再看见小渔那张带著落寞的小脸了。

到了啤酒屋,里头依旧是浓浓的大麦香,然而孟波这次来此的目的不是他最爱的啤酒,而是那个狠心舍弃他四个月的女人。

他四处张望,“小渔?小渔?”迫不及待想见到她,他大声喊著她的名字,希望她快些出现。

“这位帅哥,我姓于,你在找我吗?”一位辣妹朝他走过来。

“你走开。”他推开她,走到另一边去。

一位将头发染成金黄色的女孩笑著对他说:“我就叫小妤,你满意吗?”

她故意俯下身,展现她胸前的雄伟。

“你别挡路。”孟波眉一拧,女孩吓得连忙闪到一边去。

他迅速找了一圈,仍不见她的踪影,心底不禁烦躁了起来。

不会是上官冢欺骗他吧?还是是小渔依旧不愿相信他,不肯理他?

他烦郁的爬了爬头发,坐在椅子上痛苦地抱著头,心底充满从未有过的惊慌。他好怕她永永远远就这么带著误解离开他!

“先生,要不要喝杯啤酒?”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前响起。

孟波突地张开眼睛,但是当他看见眼前两条修长细致的美腿时,心又跌落谷底。

“不要。”他连头也懒得抬。

“喝一杯吧,我第一次和我最爱的男人来这儿时,就发现这里的啤酒满好喝的。”她并没有死心,仍甜甜地说著。

孟波蹙起眉,愈听愈不对,这声音……这声音明明是小渔!

赫然抬起头,他看著眼前一头长发、瓜子脸的女人。

“小渔……”他愕然地站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看著她。

她变了,变得纤瘦,身材标准到无可挑剔的地步!

“丧失了特异功能之后,说也奇怪,我居然慢慢瘦了,没有任何减肥节食,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瘦下来。”她眼中噙著泪,低声地说。

“我才不管你瘦了没,我只想问你,你怎么可以欺骗我,丢下我一个人?”他望著她此刻清新秀雅的小脸,她眼中虽不再有波波水雾,却依旧晶莹。

“我……我误会你了。”她已从大哥那儿知道了一切。

“就这么一句‘误会你了’,你就要我原谅你吗?”

他那撕心扯肺的声调刺激著小渔的心,让她无话可说。

“你怎么不说话?说话呀。”他心中有著太多不满,她绝对想不到这阵子身边少了她,他有多痛苦!

“当初……我是想,以你的条件应当可以找到更好的女孩,在看见你和小莉卿卿我我后,这样的想法更坚定了,所以……”

“什么卿卿我我,我对她只是疼惜,她是我们孟家唯一的一个女孩,我们所有做兄长的都疼她,你怎能混为一谈?”他气呼呼地又道:“再说,你又怎么能摆布我的未来?告诉你,易小渔,我孟波这辈子最缺乏的就是恻隐之心,你别以为我会将那种少得可怜的同情心浪费在你身上!”

瞧他大吼大叫的愤怒模样,小渔心惊地往后退了步,“你怎么又变得这么凶?”

“我只有凶的时候你才会听话。”见她如此害怕,他只好降低音量。

“那……那你曾经爱过我吗?”她捧著托盘的手微微发抖。

他体贴地接过托盘放到旁边的桌上,神色复杂地看著她,“你觉得呢?”

“我觉得……好像有……”

“什么叫好像有?”这词汇让他非常感冒,难道他的心就这么难懂吗?

“我对自己没信心……”

“笨蛋!你都瘦了,也变漂亮了,还对自己没信心?应该说没信心的是我吧?”他左右看了看,“瞧,多少男人倾慕的眼光摆在你身上,现在的你大可一走了之,投向任何男人的怀抱,没人会推开你。”

“你希望我这么做?”她小脸一皱。

“你若敢这么做,我会杀了那个抱你的男人。”他的浓眉皱成一团,眼睛里含著愠怒。

“你还是这么霸气。”她高兴的哭了。

“你哭什么?真傻。”终于,他再也忍不住地将她紧紧揽入怀中,“说,你以后还会不会这么傻?”

“不会了,因为你是我的。”她展开双臂搂紧他结实的腰。

“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孟波抬起她的下巴望著她的眼。

“嗯?”

“如果我不来找你,那你当真一辈子都不来找我了?”可恶,为什么她就能放得下?

“不,我今天还是会去找你。”她笑了笑。

“为什么是今天?”孟波不解。

“你还真忘了呀?”她笑著拿来两杯啤酒,一杯递给他,“祝你我生日快乐!”

“你我生日?”

“别忘了是你说的,我们的生日都在儿童节。”

他赫然想起,来到台北那天,她给他看她的驾驶执照,上头的生日的确跟他一样。

“不,你错了,是妇幼节。”他拿她当初纠正他的话回送给她。

听到他这么说,小渔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过往的一幕幕仿佛在眼前浮现,是那么的清晰。

她心情愉快地说:“干杯?”

“没问题。”

于是两人举杯一饮而尽。

“我记得你是个酒国英雌,怎么样,我们今天再来比酒吧?”他想起与她比酒的那次,他可是惨败。

“好啊,不过你别忘了,你可是我的手下败将。”小渔笑得非常开心。

“你别看不起我,这阵子我可是训练成千杯不醉了。”说著,他走向吧台,抱来两大坛的酒。

“又要喝这么多?”她眉头一蹙。

“怎么样?难道你怕了?”

“我怎么会怕,我是替你担心。”

“好,那就来比试啰。”孟波先饮上一杯。

小渔也喝了一杯,但刚下肚不久,她的脑袋已开始昏眩。已丧失特异功能的她不再千杯不醉,如今区区一杯啤酒就让她脸儿潮红。

“我不行了。”她摇摇手轻轻一笑。

看著她微红的娇容,孟波的心一阵悸动。奇怪,她今天怎么了?酒量变得这么差?

“我……我……”沉吟两声,她便躺在他怀中闭上眼。

孟波喊不醒她,只好将她抱进车中载她回家。

半路上,她突然开口问:“孟波,你爱我吗?”

转头看著她的睡颜,他知道她在说梦话,于是回道:“当然爱了。”

“那有……多爱?”她继续问。

他想了想。“很爱很爱。”

“那爱得有多深?”她张开一只眼偷觑著他。

“很深很深。”

当他说完,小渔立即开心的大笑,“好棒!我终于听见你说爱我了,我真的好满足喔!”

孟波吃了一惊,诧异地煞住车,“你没醉?”

“有啊,只是微醉而已。”她红扑扑的小脸可没有造假。

“你这丫头!”他翻身压在她身上,“好,既然我都坦白了,你当然也得说,快说,你爱不爱我?”

“嗯……我偏不说。”她头往旁边一偏。

“真、不、说?”

他倾下身,鼻尖与她的鼻尖只差不到一吋的距离,温热的气息故意吹拂在她脸上。

“我醉了,你不能欺负我。”她贴著椅背,脖子缩得紧紧的。他所吐出的热气令她心神荡漾,她可不能在他面前输掉这局棋。

“去你的,你这女人是藉酒装笨,愈醉愈奸诈。”他眯起眸子,热唇缓缓贴上她的,“说不说?”

小渔闭上眼,还是拚命地摇头。

“你可以小小声的说,只要我听见就可以。”他的舌轻画她的嘴角,想慢慢勾引出他要的答案。

“不……”她的声音颤抖著。

“好倔的小女人。”他勾起嘴角,笑得别有含意,“好,要你小小声的你不说,那我只好让你大声的喊了。”

说著,他用力攫住她的小嘴,大手在她的胸部游移。

小渔吃惊地张大眼,“怎么可以?不……不要在这里……”

虽然是晚上,但车外霓虹灯闪烁,很容易被路过的人察觉的!

“不要也行,那你爱我吗?”他低低笑著,就是想捉弄她。

讨厌,这男人怎么还是这么霸道?她噘著嘴说:“不爱!”

“什么?不爱?”他锁起眉头,“好,那就继续。”

当他的手钻进她裙子里,她吓得赶紧道:“爱啦!爱就爱嘛,你住手……不能再继续了……”

“真没情调,说得一点儿也不让我感动。”

感觉到他的手渐渐往上移,小渔紧张地直看向窗外,就怕有偷窥族,“别这样,好,我好爱你,好爱你,这样可以了吧?”

“嗯……”他想了想,“算是差强人意。”

“什么差强人意?”她白他一眼。

“我这是制造情趣耶。”他邪魅地笑了。

“我一点儿也不觉得有什么情趣,你快开车啦。”她的小手抵在他胸前,用力推挤著。

“没情趣?”他笑了,“那这样呢?”

他往仪表板下方按下一个按钮,接著车窗及前后挡风玻璃自动降下黑绒布幕,车内也亮起一盏晕黄的小灯。

“这是……”她看得目瞪口呆。

“想了你好久,我现在就要你。”孟波眼中闪过一丝激情,接著便狂放的**过她全身。

小渔本来极不自在,但是在他的挑逗下,体内渐渐涌起控制不住的情潮,最后也投入狂放的情焰中。

孟波激狂的表现让车身震动不已,但是她已经不在乎了,和他一块儿加入车床族的行列。

车外霓虹闪烁,车内旖旎无限,爱,正无尽蔓延……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玩火最新章节 | 玩火全文阅读 | 玩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