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恋你,无可救药 > 第十章

恋你,无可救药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连四季才刚转出小路,准备到大马路上拦车,谁知却被一辆轿车给挡住去路。

「妈……」

她看见陆华从车子里下来,驾驶座上的陌生男人也跟着出来,还以一双邪恶的眼睛盯着她。

「妈,他是……」

「他是我的男人。」陆华勾住施义的手臂。

连四季心里涌现一股不安,「你们是要……」

「我现在正在跑路,想跟你拿一些跑路费。」施义开口道。

她向后退了几步,「我没钱。」

「据我所知连克强给了你一亿元,怎么?你若不在意那笔钱,不妨全部送给我们。」施义冷冷地说。

连四季皱眉看着陆华,「妈,你怎么可以带个男人来跟我要钱?」

「四季,妈很痛苦,妈有病,就不能——」

「不,我想……你的绝症是假的对不对?」她想起骆翔东对她说的话。「没想到你的出现只是为了钱!」

「就算我的病是假的又怎么样?这些年来我处心积虑的想着那笔钱,甚至想掳走你好要胁姓骆的,气人的是他以刑事组组长的身分用尽一切力量防碍我们的计画,好几次我们差点被抓了,我恨死你们两个人了!」陆华神情激动地说,看来她的精神疾病又犯了。

「好不容易你成年了,我们终于可以出现在你面前了。」施义朝她伸出手,「跟我们走。」

「没用的,钱在骆翔东那里。」连四季骗他们。

「那就去跟他要!」施义大吼。

「不……」她拚命摇头,泪流满腮。

「不肯是吗?那我会杀了你。」陆华从皮包里怞出刀子,「还记得你小时候真的很有趣,你很怕高,可是我就爱把你往天空抛,看你愈哭愈大声,我就愈得意!还不时在你面前割腕,将血滴在你脸上,你哭了的样子好好笑……」她咧嘴大笑道。

「什么?原来……原来是你……」

「你爸为救你,常拿菜刀威胁我放手,我就哭闹着要自杀,你还来安慰我说爸爸不好,你不爱爸爸……哈哈!怎么有那么笨的人呢?」

陆华的话让连四季顿时傻住了,原来自己真的那么笨,不但对保护她的父亲怨恨多年,还将爱她的翔东给气走了?

笨,她的确笨……

「随便你们要怎么样,不过要钱没有,我更不可能跟你们走。」连四季不肯屈服的怒视着陆华,「你杀我呀,你杀我呀!」

她还存有一丝希望,但愿妈是被钱冲昏头,对她不会真的这么恨。

「你怎么那么不听话?好,我就杀你……」

虎毒不食子,没想到陆华当真举刀要砍她,这情况让施义措手不及,眼看刀子就要刺进连四季心口,突然陆华手中的刀被人一脚踢开。

「爸!」看见他,连四季震惊不已,原以为他早已不在了!

「翔东早料到他们会来找你,要我回来保护你。孩子,你没事吧?」连克强关切地看着自己的心肝宝贝。

「我没事。」她摇摇头;「你的意思是翔东知道你回来了?」

「嗯,我约他出来见过一次面。」连克强一手拿着球棒,将她护在身后。

「你们父女有完没完,只要把钱交出来,我立刻让你们享受天轮之乐。」陆华实在不喜欢看到他们和好的模样。

「对,我们要的只是钱。」施义附和道。

连四季颤抖的小手紧握住连克强的,「对不起,我一直不知道她是这样的女人,爸,你一定要小心。」

「别怕,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会赶来,你快去机场拦下翔东,快去呀。」听见她这声「爸」,对连克强而言已是莫大的安慰。

「什么?你报警了?!」施义瞪大眼,正想逃时,远处已响起警车的呜笛声。

连克强大声笑说:「瞧,爸没骗你吧,你还不快去把翔东给追回来?」

「好,我这就去。」连四季流着泪点头,直到警察来到,她才朝大马路跑去,拦了辆计程车到机场。

一路上她不停看着表,催促着司机,不知道赶不赶得上,翔东又愿不愿意为她留下?

她回忆起这五年来所有的情景,每一幕都让她的心口怞痛不已。以前年纪轻,她不会想、也不懂他的心,可现在她懂得了,知道他不论做什么都是为她好。

就在连四季高悬着一颗心时,终于到了机场,她付了车钱后便迫不及待的冲进去,心底直呼唤着骆翔东的名字。

她跑得又喘又急,目光不停地四处搜寻,泪水挂在脸上,但求老天爷能成全她,给她幸运的一天吧。

机场里,上演着离情依依的送别画面。

骆翔东看着其它人都是双双对对的,即便是分离,也相拥互吻,带着温暖与挂念离去。

可他呢?只是孤孤单单一个人。

他看看时间,是该前往登机了,朝前走了几步,他像是带着某份挂念,始终放不下内心最重要的东西似的,回头朝每个人梭巡了一圈。

轻叹了口气,他举步继续朝前走。

「翔东……」

他顿住脚步,彷佛听见有人喊着他的名字……久久,他才转过身,不敢相信地看着那个跑得气喘吁吁的女人。

「四季!」看见她的刹那,他不禁愣住了。

是她?真是她吗?还是他太想她所出现的幻觉?

「翔东。」见他还没走,连四季蹲了下来,因为跑得太急,肚子好痛;也因为见到他,让她安下心,跟着感到一阵虚脱。

「怎么了?」骆翔东将行李搁在地上,冲过去扶住她,忧心溢于言表。「是不是哪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

「不要,我只是太久没这么跑了。」她抬起头,泪水倏然滑落,紧握住他的手,「你肯不肯原谅我?」

「你又没做错什么,我怎不原谅你呢?」他露出一抹温柔笑意,听见登机的广播声响起,「我要登机了。」

「别走,你说过你永远都不离开我呀!」她牢牢抱住他,不管周遭来来往往的人潮。她天真的想,只要拖过这段时间,等飞机飞走了,他就不会走了。

他眉头紧蹙着,「但你已经彻底放弃我。」

「不……我爱你。」她哭喊着。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记得你说过永远都不想再见到我。」他抬起手,却不敢抚上她的发。

「那只是我的气话,是我不对,你能原谅我吗?」连四季怕他会走,一双手抓着他的手臂,好紧、好紧。

「可是——」

她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一脸害怕的说:「我妈……我妈要杀我……她……她追来了……」

对不起,她不是故意要说谎,只是想留住他,反正她已经给了他这么多坏印象,多一个也不算什么。

「什么?」他的脸色一沉,往她身后看了看,「她真追来这里了?」

「呃……嗯。」她害怕的点点头,「所以你不要走,我好怕……」

「好,我不走,先送你回去。」骆翔东扶她站起来,另一手拿起自己的行李,带着她往机场外走去。

连四季偷偷笑了,到了机场外,她低头看见他提着的皮箱,忍不住心头一紧,「看样子你打算去很久?」

「我还没打算去多久。」说到这儿,他突然顿住脚步,「你怎么知道我要搭机离开台湾呢?是徐琳说的?」

她下巴一缩,点点头、「她拿东西给我的时候告诉我的。」

「她已经把东西拿给你了?」

连四季的小手直绞扭着,过了好一会儿,她突然踮起脚尖吻住他的嘴,细碎的请求话语吐出喉间,「我爱你……真的爱你……不在乎钱,那些东西你可以全拿回去,我只要你一人。」

「是徐琳跟你说了什么?」他捧住她的小脸,目光深邃地望着她。

「对,是她的当头棒喝敲醒了我,让我知道自己有多么笨,你愿意接纳一个又笨又傻的女孩吗?」

「四季!」骆翔东用力搂住她娇软的身子,「我这一留就永远不会走,还想日日夜夜出现在你面前,你也愿意?」

「我巴不得你一辈子待在我身边。」他言下之意是愿意留在她身边了吗?她开心地笑了,「我们回家去,回我们的家,永永远远、生生世世都在一块。」

「你可要考虑清楚,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喔。」他竟然开起她的玩笑。

「你放心,我已经考虑得非常清楚了。」连四季甜笑地拦下一辆计程车,转首对他说:「快上车吧。」

「瞧你,跟个孩子一样。」这种被她重视的感觉真的很好,今生有了她,即便没有名利财富,他都无所谓。

「我本来就是个孩子,一个需要男人爱的女孩子。」她小声地说。

上了车后,骆翔东紧搂着她说:「对了,你父亲早在半个月前就出现了,原来他一直住在附近,离我们很近。」

「他一直住在我们附近?」这爸并没有跟她说。「他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他很关心你,却又不想面对你的误解,所以宁可守在你身边保护你,你有这样的父亲真的很幸运。」他柔柔她的头发说。

「徐琳骂得对,我真的是很笨,人的一生笨一次已经够了,我却笨了两次,你不嫌我,我真的很满足了。」骆翔东倚在他怀中,满怀歉意地说。

「我爱的就是这样的你,固执中带着可爱,有着一种无法抗拒的美。」他磁性的嗓音温暖了她的心窝。

「可我脾气不好,你要答应我,要爱我一辈子,不可以跟我生气喔。」她甜甜地撒娇。

他笑着点点头,但依旧为她的安危担心,「四季,你说你母亲要杀你,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我来找你之前,我母亲和她的男人找上了我,我妈的精神状况真的有问题,她居然要杀我……杀她的亲生女儿!」连四季回想起那惊险的一幕,便控制不住地发起抖来。

「不怕,一切都过去了。」骆翔东将她搂得更紧,柔声安慰她。「那你父亲没出现吗?我曾通知过他呀。」

「我……」她暗地里吐吐舌,「对不起,我骗了你一部分的事实。」

「什么?」他眉一皱。

「就是我爸来救我,我才能脱险,现在我妈和她的男人都被警察带走了,他们并没有追过来。」她把头垂得低低的。

「你哟,居然扯这种谎,知不知道从刚才我一颗心就悬在半空中。」听到她这么说,骆翔东才真正松了口气。

「别气我嘛,人家还不是因为爱你,怕你跑了。」她倚在他怀里道。

他轻拍她的背,「这次原谅你,下次可不能再吓我了,否则我铁定会心脏病发上

「你真的好爱我喔。」连四季开心地笑了,多日来陷于失眠中的她终于在这样放松的气氛下慢慢入睡了。

骆翔东轻吻着她的眼、鼻、唇,望着她的目光柔情似水,嘴角扬起一丝动人与满足的微笑。

三个月后。

「翔东,我爸为什么不肯搬来和我们一起住?」

与连克强的误会冰释后,连四季希望能和父亲住一块,可她好说歹说地说了三个月,连克强就是不肯答应,主要是怕影响了他们小两口的甜蜜生活。

「我想他是怕妨碍到我们吧。」在床上搂着她一块听音乐、喝咖啡、吃早餐的骆翔东笑望着她,「你别急,我会替你说服他的,再不我将这间屋子重新设计装潢,也许他就会搬过来了。」

「真的吗?」他的话总是这么容易让她浮动的心情稳定下来。

「一定会。」骆翔东撇嘴一笑,转移话题的问:「你还记得当年我是哪天去接你过来的?」

「嗯……当时是在放寒假,刚过完农历新年……」她看着窗外那抹属于冬阳的柔和与静谧,「对,好象就是现在这样的季节。」

「那天正好是二月十四情人节,大概就是因为如此,让我对你一见锺情。」

「什么?那么巧!」她张大眸有点意外和兴奋!「今天就是情人节耶。」

「待会我要送你一份礼物。」他轻拨她的发说。

「是情人节礼物罗?」她眼睛一亮。

「嗯。」他点头一笑。

「是什么?」

「卖个关子,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他对她眨眨眼。

她想了想,「对了,我也要送你礼物,快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我好赶去买。」

「拜托,你还真没诚意,自己想。」哪有人是这么给礼物的。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嘛!」连四季开始烦恼起来了,他那么有钱,就怕送的东西他不喜欢。

「这个要你自己去想,因为我是你的情夫,我的喜好你一定要知道。」骆翔东挑高眉,把问题丢给她。

「自己想……」连四季趴在他身上,小手轻敲着脑袋,「好难喔,你能不能给个提示,随便一样都行。」

「别偷懒。」他低头喝了口咖啡。

「哼,真没意思,不说就算了,我自己去找答案。」说完,她迅速跳下床。

「你要去哪儿?」

「去找给你的礼物。」

「我不用你的礼物了,你今天把精神养好,晚上我们有节目,记得要穿得正式点。」他将咖啡杯放到桌上,跟着下床。

「什么节目?」她不解地问。

「当然是情人节特别节目。你在家里等我,我大概六点半来接你。」他希望可以给她最开心的一天。

「嗯。」她点点头,主动到更衣室为他拿来衣服,「要早点回来喔,情人节不能让人家等太久。」

「道命。」他朝她立正并行个童军礼,将她逗笑了。

「那我走了。」在她额上印下一吻,他转身走出卧房,准备到公司上班。

连四季走进以前睡的房间,翻箱倒柜找着东西,最后她终于找到了……想它是她好久以前就做好的,可是太丑一直送不出手,今天应该是很好的机会,就算嫌弃,他也不至于说出口吧。

她用包装纸包好,又利用时间去美容院洗头、做脸,等时间差不多便回家换上一套她最喜欢的冬装,再将礼物塞进与衣服同款的YSL包包内,此时门铃正好响了起来。

她赶紧奔出房间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是已经在公司先换好衣服,帅劲十足的骆翔东。

连四季笑着在他面前转了一圈,那袭丝质及踝长裙衬托出她的美与气质,再搭上一件短貂皮外套,更显出她的高贵,「我美吗?」

「嗯,好美!」他发自内心的赞美。

「是衣服美吧,这可是你买给我的,我记得好贵呢。」她摸了摸一身高级衣裳,一想到它的价钱就不禁咋舌。

「只要是送你的再贵都值得。」他看了眼手表,「差不多了,快走吧。」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连四季坐进车子里后问道。

「子曰不可说。」他发动车子,故作玄疑地回答。

「哼,讨厌。」她噘起唇,「干嘛这么神秘,让我知道会怎么样吗?」

骆翔东只是撇嘴轻笑不语,到了目的地,他下车绕过另一头为她开启车门,「连小姐,请。」

「就是这里?」她正要看四周却被他的大掌捂住双眼。

「先别看,我们慢慢往前走。」骆翔东一手捂住她的眼,一手拉着她的手,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直到走了一段距离后,连四季突然听到周围传来热烈的鼓掌声,不禁吓了一大跳。

「怎么了,翔东?」她紧抓着他的手问。

「别怕,再往前走一点。」骆翔东温柔的说,连四季也信任他的向前小心挪步。

「好了,可以把眼睛张开了。」他笑着移开手,当她张开眼,看见的是四周围拢聚集的人潮。

「这里是……」她好惊讶。

「这里是我们新大楼预售的接待场地,占地共五百多坪,里头有五十比一的实物立体建筑模型,在同业中算是最大又最新颖的,而这些朋友是来参加我们首卖会的。」

骆翔东指着那些人说,连四季朝他们点点头,他们回以热情的笑容和掌声,最后她的目光停驻在连克强身上,他的掌声是最响亮的。

连四季对他笑着,转头对骆翔东说:「我想带爸看看模型屋。」以前只看见平面图,她好想看看立体模型屋。

「这边请。」在骆翔东的带领下,他们来到另一间屋子,连四季终于看见那个又大又具实体性的模型大楼。

她怔怔地看着,这里有许多她的想法、她的构图,没想到看到它立体的站在她面前,她的心会这么悸动。

「翔东告诉我,他为你筹备了一间公司,等房子盖好就可以搬进去,是哪间?」连克强问道。

「这间。」骆翔东指着其中位置最棒的一间说。

「谢谢你……我好喜欢……我真的好喜欢这样的情人节礼物。」连四季哭着笑着,喜悦的泪水滑落脸颊。

连克强见了,向骆翔东眨眨眼,暗示他得安慰佳人,接着便找借口离开,「我饿了,先去吃点东西。」

在他离开后,骆翔东伸手拥她入怀,「怎么?那么感动!」

「当然感动了。」她抹去泪水,抬头看着他,「我觉得好幸福……」

骆翔东见一旁有人,便拉着她的手走到外头小庭院,倚在围栏旁说:「其实还没盖好,不算礼物,真正的礼物在这儿。」他从口袋拿出一只小绒盒。

「这……」她心里已有数,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打开看看。」他鼓励着她。

连四季慢慢打开盒盖,屏息看着盒中闪着璀璨光芒的钻戒,「好漂亮,真的美极了!我好想戴戴看。」

「你的意思是……愿意嫁给我了?」他一样在发抖,只是心在发抖。

「我愿意。」她含羞带怯地垂下小脸。

「我替你戴上。」骆翔东内心有着说不出的兴奋,拿起戒指为她戴上,细白的玉手有了它的陪衬变得更迷人了。「从今以后你便从情妇跃升为老婆,我骆翔东最深爱的妻子。」

「我好开心。」她仰首接受他深情的吻。

片刻后,连四季轻轻推开他,从包包里掏出一样东西交给他,「情人节快乐!」

「这是……」他扬眉看着手中的东西。

「拆开看看呀!」她学他卖起关子。

骆翔东立刻将包装纸拆掉,看见一条米白色的针织围巾时,笑开嘴的问:「这是你织的?」

「咦,你怎没问我是不是买的?」

「这上头漏了那么多针,怎可能是买的。」他笑着说。

「你挖苦我?」她难为情地大叫;「这是两年前就织的,但因为太丑,我一直送不出手。」

「原来你两年前就爱上我了!」骆翔东邪魅地勾起嘴角,笑得开怀。

「那又怎样?」她脸红了。

虽然这条围巾有多处漏针,还有些皱,但对骆翔东而言,它是他这一生中最珍爱的情人节礼物。

他把围巾递给她,「它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美的围巾,我好喜欢,替我围上吧。」

「什么?你真要围?」她有些不敢置信。

他点点头,「当然了,围好我们就出去,请你父亲向大家宣布这件喜事。」

连四季咧开嘴,露出最最幸福的笑容,在围上围巾的同时,就好象已将他们的爱情也一圈圈地围住,绵绵密密、涓滴不漏……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恋你,无可救药最新章节 | 恋你,无可救药全文阅读 | 恋你,无可救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