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躲你,心慌意乱 > 第十章

躲你,心慌意乱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不要,我可以自己走。」在大庭广众下被抱着走让林浿葶感到很难堪,算了,既然要赴断头台,那她还是勇敢一点吧。

走进电梯,朱立洋将她放了下来,她忍不住抓紧他的手,手心沁着冷汗,让他心疼不已,但他必须这么做,以逼走她内心的魔障。

前天,他终于鼓起勇气打了通电话给林彼得,告诉他他要追求他女儿,但遇上了劲敌,林彼得却告诉他,他没有情敌,浿葶心里只有他一个,虽然他不知道这话是否是真的,但林彼得这番话的确给了他莫大的信心。

在电话中,林彼得还告诉他一个浿葶幼年时的故事,若是他能化解她心底的阴影,他的地位将无人能取代。

随着电梯往上升,来到三十八层时终于停了下来,朱立洋小心翼翼地拉着她走出电梯。

林浿葶双腿抖个不停。

天呀,她脚下是空的,可以看见车子像小虫般在奔跑,这样的情境吓得她寸步难移,「立洋,我想回去。」

「妳看,星星就在那里。」他指着玻璃窗外说,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

「真的,好亮的星星。」她笑着看向另一头,「可是……」

「跟我走吧。」

见改变不了他的决定,她只好信任他地缓步朝前走,终于来到角落的位子,她赶紧坐了下来。

但只要低头看,瞧着空荡荡的脚下,她的心就吊得好高呀!

侍者殷勤的过来招呼,朱立洋为两人叫了这里的招牌──摘星咖啡,然后紧握住她的手,「看着我,我一点都不怕,妳知道为什么吗?」

她摇摇头。

「因为我心底没有陰影。」他瞇起眸,语气肯定的说:「妳母亲的去世不是妳的错。」

「不,是我的错,是我……是我……如果我不乱动、不乱跳,她就不会摔下去。」林浿葶小手紧捂着脸,就要哭出来了。

在她六岁那年,本来爸妈要陪她去儿童乐园玩,但林彼得突然有公事要忙,她母亲不忍见她难过,便独自带她去玩,却在搭摩天轮时却发生了意外。

第一次搭摩天轮的林浿葶一见它升高,就开心的直跳着,虽然她母亲多次喝止都无效,就在半空中,她们车箱突然松脱,整个车厢猛一倾斜,车门毫无预警的开启,林浿葶的外套勾住栏杆,幸运的没有掉落地面,但她母亲却滑出车厢,摔了下去。

林浿葶好伤心难过,一直认为是自己的错,她不该不听母亲的话拚命跳。虽然事后检查车厢滑轮本就已经松脱,即便她不跳也会发生意外,可她仍无法说服自己。

「不是妳的错,是车厢本就坏了。浿葶,看着我的眼睛,我要妳记着,它本来就坏了!」朱立洋紧握着她的手腕,大声说着。

「可是……可是……」她嗓音发抖了。

「没有可是,鉴定报告是不会骗人的,嗯?」他微笑地看着她。

「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看见他的笑容,林浿葶缓缓化解内心的伤痛。

「我还知道,妳一直没爬上自由女神像顶楼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可那天却为了我,不顾自己的害怕。」他感动地说。

「但我还是没有用,到了顶楼却吓坏了……」

「所以今天我要让妳完完全全了解,害怕是多余的,妳母亲根本不会怪妳,更不希望妳变成这样。」他拿起咖啡递给她,「趁热喝一口,会舒服些。」

她接过杯子,感受到杯子传递而来的温暖,低首喝了一口,热腾腾的咖啡将她冰冷的心燃上一丝热力。

「记得在那之前,幼稚围老师刚好教我们要把爱说出口,所以那天我想在摩天轮上告诉妈咪我有多爱她,但我……我还没来得及说……她……她已经……」她又喝了口咖啡,好镇定那颗再次颤抖的心。

「后来遇上九一一,我人在旧金山,因为我父亲就在世贸大楼内工作,看着电视转播那惊心动魄的画面,天……我心都碎了!因为我也不曾告诉他我有多爱他……」

说到这儿,她忍不住流下泪,「幸好那天他不在那里。后来我发誓,只要遇到所爱,我就要告诉他……我一定要表现出来让他知道,就算他不在乎、不珍惜也没关系,我──」

「我珍惜妳、我在乎妳。」朱立洋握住她的手,郑重地说出心底的话,「我是真的被妳的爱感动,是真的爱妳。」

「立洋……」她喉头一紧。

「所以,千万别爱上齐风,好吗?」

「笨蛋。」林浿葶垂下脑袋,将他的手贴在唇角,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来,我们过去那儿看星星。」他指着专供人赏星所设的角落处说。

「要这样走过去?」她摇摇头,「不……不要……」

「妳可以做到的,现在的妳已经没有任何顾虑,也没有任何陰影,因为妳身边有我。走,跟我一步步走过去。」他拉着她起身。

林浿葶战战兢兢地移动步伐,「不行,我会掉下去。」

「我抓紧妳了,就算妳会掉下去,也有我陪妳。」

他的话惹得她眼睛一酸,「讨厌,你又要惹我哭了。」

来到赏星区,朱立洋将她锁在怀里,「有时候我会怀疑,妳和筱雨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还有齐风怪里怪气的表现……你们该不会在演戏吧?」

她身子一僵,「哪……哪有?」

本来还不确定的朱立洋,因为她身子变得僵硬,不禁对自己的判断更加肯定了。「真的没有?」

「当然没有。」她深吸口气,故作理直气壮。

「那为什么妳和筱雨的感情这么好?情人眼里容不下一粒砂子,筱雨可是粒大砂子呢。」他笑问道。

「这……这跟我们的感情没有抵触,因为筱雨发现自己喜欢你呀,说不定等她再回来时,你就可以圆梦了。」她语气泛酸。

「是吗?那我要谢谢妳拐走齐风啰?」他俯身看着她一脸嗔恼。

「那也是因为我喜欢齐风呀,你要谢我可以,那就谢呀。」她气得噘起嘴,似乎忘了自己身在何处。「是不是还想请我当伴娘?」

她一步步逼着他往后退,直到朱立洋背靠在长柱,指指她的脚下,「瞧,妳办到了,现在妳就一个人走到正中央了。」

林浿葶低头一看,双脚开始发抖,「不要丢下我……快,快过来拉我一下。」

「不要,妳会修理我。」他笑着直摇头。

「你……小心我抓到你会揍你!」她朝他大吼。

「那来呀,来呀!」

这时,其它人发现了他们的举动,不禁为直发抖的林浿葶鼓励着,「加油……加油……」

「你!」她咬牙瞪着故意在一旁看好戏的朱立洋。

「快过来呀,不要犹豫了,否则玻璃要是碎了,没人抓着妳可是会很危险的。」他对她眨眨眼。

厚,这臭男人居然还幸灾乐祸!林浿葶用力瞪着他,恨不得在他身上射穿两个大窟窿。

「你以为我不敢,我就走给你看。」她闭上眼缓缓向前走。

「把眼睛张开,不能这么没用,我认识的林浿葶是个有冲劲又大胆的女孩,绝不像现在这样瞻小。」他开口激她。

其它人也都大喊着:「对对,勇敢点,男友就在前面,快步走过去就好了,加油,妳可以的。」

「对呀,妳一定可以的,不要怕,像我一开始有点怕,可后来习惯就好了。」说话的是名中年妇女。

林浿葶看着他们,胆怯地发着抖,但在这么多人鼓励下,终于克服她心底的害怕,她一步步往前走,这次她没闭上眼,而是很勇敢的面对自己的恐惧。

「对,浿葶,我在这,快过来。」朱立洋朝她伸出手,而她快步走过来,紧握住他的手。「天,妳办到了,妳真的办到了。」

他紧紧搂着她的身子,轻抚着她的脸颊,「瞧,妳终于做到了,以后妳就不用再为这件事而难过了。」

「你……你好坏。」此刻她的心还卜通卜通的跳着呢。「刚刚你真的会丢下我不管吗?」

「怎么可能?如果不管妳我早跑了。」他咧嘴笑道。

「我真的克服了,真的!」她用力抱住他,直到这时她才感受到自己真的彻底解脱,完完全全从多年的罪恶感里解脱了。

十多年的束缚终于有了解脱的一天,教她怎能不开心呢?

「妳还没回答我。」在床上,朱立洋搂着林浿葶娇软的身子,柔声开口。

她微挑一眉,「回答你什么?」

「妳是不是和筱雨、齐风串通好,故意要气我?」他的热唇贴在她颈后,故意呵着气,挑逗着她。

「讨厌,你在做什么?」她脖子一缩,偷偷笑着。

「快说。」他轻咬着她的耳垂。

「才不是呢。」她还嘴硬。

「妳就是不肯招是不是?」他伸手在她身上的敏感带搔弄着。

「哈哈……你怎么可以搔人家痒啦……管他是不是真的,但你没齐风浪漫这是真的,你就算气死也没用,哈……」她缩着脖子笑着说。

「我真的一点都不浪漫?」抵着她的唇,他半瞇着眼问。

「其实浪不浪漫不重要。」她轻抚着他的脸颊,「只要真心对我好,能够照顾我、容忍我,那就够了。」

「是吗?但还是有不足的地方,对不对?」他多么希望自己给她的感觉是零缺点。

「这点不足可以慢慢改。」林浿葶窝进他怀里,嗅闻着他的体味,渐渐有了睡意。

「葶。」他轻抚着她的头发。

「嗯?」她微微睁开眼,认识他这么久,这还是他头一次这么亲昵地喊她。

「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

「真的?」她立即抬起脸,眼中闪烁着浓浓的喜悦。

「对,我可以跟妳一块回美国了。」她的笑容温暖了他的心,朱立洋头一次觉得自己对另一人是这么重要。

「我好爱你。」她展开双臂用力抱住他,「爹地见我们一块回去,一定会很开心。」

「嗯,我相信。」他热情地吻住她,在一场缠绵过后她累瘫在他怀里。

朱立洋悄悄起身走出房间,点支烟站在阳台看着外头的夜色,思绪随着过去的记亿流转着。

的确,以往在他的生命中,除了认真做事外,并不存在「浪漫」两个字。

浪漫到底是什么?他非常想给她,难道就这么难吗?

送花?俗气!他突然想到满阳台艳红的玫瑰,若是送花,浿葶一定会联想到筱雨,八成会翻脸。

在心形的粉红色汽球上写着「我爱浿葶」,然后弄上几千个,在大街上当着路人的面升上天?唉,了无新意,何况他的个性没这么招摇。

这时雪花来到他脚边兜着圈子,他笑着蹲下身轻抚着牠的头,「妳也是女的,知不知道浿葶要的浪漫是什么?」

只见雪花直对他摇着尾巴,他撇嘴一笑。捻熄烟,走进书房,瞧见置于花台上的仙人掌──

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这次一定要让浿葶另眼相看。

第二天一早,朱立洋一转醒,伸手一摸却发觉枕边人不见了。

他猛地坐直身子,害怕她是不是不吭一声的跑了。

抓起衣服,他立即冲了出去,有着更大的意外等着他,他万万没想到连强强和雪花也不见了。

「浿葶……浿葶……」他抓了抓头发,在屋子里四处的找着,再回到卧房时才看到搁在床头的字条──

我带强强和雪花去见你家人,晚点就回来,不要太想我喔。

朱立洋这才松口气,只是他不明白她将强强和雪花带到孤儿院做什么,这丫头做事都是这么随性的吗?不过,他正好可以利用这空档来制造他的「浪漫」。

待一切处理就绪,已是午后,见林浿葶还没回来,他只好打电话请院长留住她,等他去接她。

到了孤儿院,就见强强、雪花正和孩子们开心玩耍着,「强强,过来。」

他朝牠拍拍手,强强先是愣了下,接着朝他奔了过来,孩子们也非常开心的朝他跑去。

「立洋哥哥……」

「立洋,你总算来了。」林浿葶听到他的声音,连忙从教室里跑出来。「我以为你早上就会过来,怎么现在才来呢?」

「正好有事。」他双臂环胸,微笑道。

「你不是已经忙完公事了,事情还这么多呀。」林浿葶拉起他的手,开心的往教室走去。「今天我当老师教他们英文,你来看看嘛。」

朱立洋笑着跟她走,在教室里看见院长。

院长笑意盎然地走向他,「浿葶答应我会来帮忙,今天果然来了,还教得很好呢。」

「院长,您不怕她带坏孩子们呀?」朱立洋开起玩笑。

「你怎么可以不信任我?太过分了。」林浿葶拉着他来到孩子们面前,「告诉立洋哥哥,葶葶阿姨教得怎么样?」

「Verygood!」孩子们异口同声喊道。

「听见没?大家都说我教得非常好。」她得意地说。

「等等,他们喊我哥哥,却喊妳阿姨,我不就变成妳的晚辈了,这怎么成?」朱立洋抗议道。

「所以快叫阿姨吧。」她抬起下巴笑瞇着眼。

「院长,您看,我就说她劣根性很重,不适合在这工作。」遇上她,他向来是没办法的时候居多。

「其实浿葶很好,你要好好善待人家,知道吗?」院长哪会瞧不出来他们之间的款款深情。

「院长,天地良心呀,我可是将她放手心里呵护的。」朱立洋举手做发誓状。

「才怪,上次还因为不信任我,出言侮辱我的人格呢。」林浿葶噘起小嘴,一副委屈样。

「拜托,已经是陈年往事了,就别再提了,只有老巫婆的记性才会那么好,巫婆可是很丑的喔。」朱立洋在她面前装鬼脸,果真逗笑了她。

院长看在眼里,忍不住笑了,「浿葶,立洋离开院里后,就肩负着照顾院里孩子们的责任,所以向来是一板一眼的,我从没见他这么开心地表现自己的爱意过,这点院长要说句公道话。」

「院长!」林浿葶心里十分感动,咬着唇看着朱立洋,「我也是逗他的,当然知道他是爱我的。」

她虽然害臊,但还是不顾一切地在众人面前投入他怀里,在他颊上印了一记热吻。

孩子们看了不禁拍手叫好,「新郎亲新娘、新郎亲新娘……」

朱立洋立即对他们眨眨眼,接着便嘟起嘴吻住林浿葶。

「哇!立洋大哥变大野狼了!」孩子们兴奋地大喊。

小红帽的小嘴被大野狼攫住,四周的笑闹声已经完全被排除在外,此刻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

返回住处的途中,林浿葶坐在车里无聊地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美国?」

「什么时候都可以。」朱立洋对她温柔一笑。

「那我们尽快回去好不好?我已经好久没见到爹地了,好想他,还想满院子的小动物,以后再加上强强和雪花,一定会更热闹。」

「院长答应照顾牠们实在是太好了。」强强和雪花暂时有了家,朱立洋也安心了。说实在的,他从没想过向来不喜欢小动物的他也会为两只狗的未来担心。

她微笑点头,「是呀,院长真是个大好人。」

「对了,以后妳可以开一家纽约最大的动物医院。」他突然说道。

「你全力支持我?」她转首看着他。

「当然。」他点点头。

「意思是你愿意陪我到纽约定居了?」她好激动。

「我为妳父亲工作,住近些不也挺好,省得我还要台湾美国两地飞来飞去。」朱立洋瞇起眸,笑意盎然地说,「以前在纽约没有牵挂,自然不会想搬去那住,但现在心里有了人,我不希望与她分开,更不希望让她与她唯一的亲人分离。」

「立洋,你真好。」林浿葶开心的扑向他,若不是他正在开车,她一定会猛亲他。

车子快驶进入社区的入口,他突然叫了声,「糟!」

「怎么了?」

「我有份文件之前拿去影印,放在店内的复印机里,忘了拿回来。」他摸摸空的牛皮纸袋说。

「那还不赶紧去拿?」她催促着。

「已经到了这里,离住处很近,我看妳先回去吧。」

「嗯,好,你要快点回来喔。」林浿葶推门下车,对他摆摆手。

「我会尽快。」眨眼一笑后,朱立洋便掉转车头驶离了。

林浿葶转身往前走,就在她进入社区的剎那,吃了一惊。

什么时候开始这里每户人家的窗口都摆着一盆仙人掌?

有人看见她,便捧着仙人掌跑出来,对她微笑说:「朱立洋先生要我告诉妳,他是非常爱妳的。」

跟着一名小孩也捧着仙人掌追上她,将它交给她,「朱立洋叔叔准备向妳求婚,希望妳能答应他。」

她愣住了,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弄傻了眼。

她怔怔地捧着仙人掌走近超商,老板娘也拿了一盆仙人掌出来,「朱立洋先生要我告诉妳,仙人掌永远不会枯萎,因为他的爱如潮水。」

「天!」她落泪了。

讨厌、好讨厌,说他不浪漫,他居然想到这样的招数,分明是要害她感动到无以复加嘛!

「谢谢。」再接过仙人掌,走没几步她看见面店老板也捧着一盆走出店外,圆胖的笑脸上有着爽朗的笑容。

「妳的情夫要我告诉妳,仙人掌是最坚韧的植物,就算不照顾一样会长得很好,就像他对妳的爱,是亘古不变的。」

林浿葶捂着嘴,羞赧无语,心脏狂跳不歇,她真不敢相信这些话是那个一板一眼的朱立洋教他们说的。

但事实证明,他当真不顾面子,请了整个社区的人帮他说爱。

「还有,他说如果嫁给他,不用担心不会煮饭,他可以照顾妳一辈子,也可以吃我面店的面代替。」老板露出傻笑,「后面这句是我加的啦。」

她流下感动的泪水,接过老板手中的仙人掌,她再三道谢后便捧着这几盆仙人掌快步走回住处。

一路上,她发现只要是站在路上的行人一定是人手一盆仙人掌,这个臭立洋,害她哭得这么丑,看她怎么找他算帐。

她冲上楼,用力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大丛桔梗花束。

倏地,花束往下移,露出朱立洋那张温柔笑脸,「听花店老板说,桔梗代表不变的爱,一百四十四朵代表着爱妳生生世世。」

她看着手中的仙人掌,「我以为……我以为我真的只适合仙人掌。」

「傻瓜,仙人掌是我喜欢的,才要妳买来送我,现在换我送妳,喜欢吗?」他将花束递给她。

她点着头,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开心地接过花束,「喜欢,我好喜欢……你怎么突然开窍了?非但开窍还浪漫得过火。」

「喜欢还哭?」他取笑的看着她。

「我是因为感动嘛!」将花束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抬头看看四周,她这才发现屋里的每个窗台上同样摆着仙人掌,「你去哪儿弄来这么多仙人掌?」

「只要有钱,什么事都好办。」他对她眨眨眼。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阔了?」

「我本来就不穷,只是不想炫耀而已。」张开双臂,朱立洋等着她自动投怀送抱。

看着他的笑脸,林浿葶娇笑地扑进他怀里,「你说……你的爱如潮水,不会让我的爱干枯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那妳呢?愿意嫁给我吗?」他紧张地看着她。

「不嫁你是傻瓜。」她笑着回道。

「天,我总算拥有妳了。」朱立洋牢牢扣住她的身子,试探性地又问:「这么说来,我的浪漫终于赢过齐风了?」

林浿葶撇嘴一笑,踮起脚尖亲吻着他长出胡碴的下巴,「你我之间从来没有齐风,即便你永远比不上他的浪漫,我爱的还是你。」

他闭上眼,将她紧紧压在胸口上,长长地吐出满足的叹息,跟着低首含住她的小嘴,将满腔的爱恋传送给她。

「爱妳……一辈子爱妳……无人可取代。」

听着他说出令她动心的告白,她笑弯起嘴角,心满意足地接受他的爱。

此时花香满溢,笼罩而来的除了满室香郁之外,更有着浓热的激情……

一株株的仙人掌围绕在窗口,像是守门的精灵,脸红地转身,对着外头渐渐低垂的暮色偷笑着。

【全书完】

想知道齐风与范筱雨的爱情故事吗?请看珍爱J2797《暧昧的陷阱》。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躲你,心慌意乱最新章节 | 躲你,心慌意乱全文阅读 | 躲你,心慌意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