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姊夫敢做敢当 > 第十章

姊夫敢做敢当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夜深了,两对新人各自返回新房。到达目的地时,葛欣玫却一脸诧异地问着李烽,「这里不是你家,到底是哪儿?你该不会要把我卖了吧?」

「卖妳?妳说我舍得吗?」李烽漾出一抹最温柔的笑容。

「那这里是……」葛欣玫看着这问两层楼的木造房屋,很有日本和风的味道,门上还挂着小风铃,风儿一吹,叮叮当当作响。

风钤旁挂着两盏红色灯笼,以及一个摇晃晃的祈晴娃娃,还真是古意盎然!

「我们的小窝。」他咧开嘴笑说。

「我们不住你家吗?」葛欣玫以为他认为她不喜欢大家庭,「你会不会搞错了?我喜欢李伯……不,是公公、婆婆,我不介意跟他们一起住。」

「我当然知道,但这是我爸买来送给我们的。」他笑了笑,「还记得小时候妳常来我家玩,总是喜欢拿出一间日式房子当家家酒的小天地,那时我爸问妳,妳有欧式的小房子、中国古代的三合院建筑,为何总见妳玩这间?」

「我怎么没印象了?」她偏着脑袋想了想,「那我怎么回答的?」

「妳说妳不喜欢那种大房子,只喜欢这种木头地板的小房子。」他撇撇嘴,笑望着她诧异的表情。

「我真这么说?!」

「嗯,那时候妳才幼儿园吧,就很有主见。」

「公公对我真好。」想到这儿,她忍不住落泪。

「笨蛋,该高兴,新娘怎么可以掉眼泪!」他为她拭去泪水,「下车吧。」

「嗯。」她才刚下车,他就猛地抱起她往里头走。「喂,你不用抱啦,现在又没人,不必做给人家看。」

「妳以为新郎抱新娘入洞房都是为了做给别人看?」李烽狂恣又得意的笑容更为他增添了一股特殊魅力。

「不是吗?抱个女人很重耶。」她天真地说。

「但我想新娘就算再重,每个新郎都希望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进洞房。」打开锁,推开门,他直接将她抱进房间。

站在地板上,看着这问满满都是她最喜欢的淡柑橘色的房间,她心底有说不出的感动,「你……你为什么要隐瞒我这些事?一次全部公开,我真怕自己承受不起。」

「我只希望给妳惊喜。」他点了点她的鼻尖。

「那还有没有更多的惊喜等着我?」她只是随口问问。

「妳说呢?」李烽顺势将她推到床上,深邃的凝眸直震撼着她的心。

「如果真有,现在偷偷告诉我,我不想再受惊吓了。」

「嗯……等做了该做的事,我再告诉妳。」

他撩人的手开始脱下她身上的小礼服,滚烫的唇再次熨贴她的小嘴,彻底淹没了她的声吟,让彼此的心跳转为狂烈,也令她的身子更加炽烫。

「玫,我好想妳,前阵子只要妳和刘尉出去,我就会开始胡思乱想。」他的眸子熠熠发亮地盯着她美丽的小脸、窈窕的身子。

「你以为我会跟他?」她皱着眉。

「我知道妳不会,但是怕他不规炬。」他轻轻撩拨她的发。葛欣玫看着他谜样的眼神,身子不禁微微颤抖。

「妳真的好美!」他褪去了她的胸罩,开始恬吻着她胸前的香泌气息。这样的酥麻让她激切地轻嚷:「烽……」

「对,这辈子妳只能喊我的名字。」

他英俊的脸孔蓦然燃起狂热的欲望。

「我要妳,玫!」

他按捺不住地分开她的双腿,火速、激狂地在她的体内放电,让葛欣玫完全陷于喜悦的瘟狂中。

潜意识里,她弓起身子配合着他的攻势,而李烽紧抓住她的娇婰让彼此更加契合,锁在一块,让一道道闪光在两人体内炸开。

同时间,迸出了喜悦与满足的火焰!!

「姊,妳真的很过分,竟然隐瞒我这么大一件事。」

第二天回娘家,宴席过后,葛欣玫忍不住找上葛欣雅,对她小声的抱怨。

「还不是李烽说妳老是千思万虑的,直将自己的幸福往外推,才请求我帮助他。」葛欣雅虽觉得过意不去,但一点也不后悔。

「他求妳,妳就照做喔?!」葛欣玫瞇起眸,瞟向一脸得意的李烽,接着又转向一直不语的江岷,「真没想到我现在要改口喊你姊夫,你追我老姊多久了?」

江岷难为情的抓抓颈子,「好一阵子了,虽然我正式追她的时间不算长,但我一定会爱她一生一世的。」

他这话一出口,葛欣雅立刻走向他,紧紧抱住他的腰。

见他们如此恩爱,葛欣玫也安心了,她转向李烽,「我们就别当电灯泡了,走,到外头去,我正好有话对你说。」

「妳有什么话要说?」看着她的眼神,李烽已出现危机意识。

「当然有啰。」

他们来到外头的小棚下,她让他在椅子上坐下,亲昵地贴着他的脸。

「我说老公,你还瞒着我什么?快点告诉我。」

「有吗?」他瞪大眼,故作无辜。

「什么?你昨天自己说的,那个……那个之后要告诉我的,谁知道你居然睡得比猪还熟。」她紧皱起眉头。

「哪个之后呀?」他笑得暧昧。

「你很讨厌耶,老是欺负我,不怕我会吵着离婚吗?」她抬高下巴。

「跟我离婚的话,妳绝不可能再找到像我这么好的老公。」李烽撇嘴肆笑,「明明是自己事后累瘫了,睡得不省人事,还诬赖我,真是冤枉呀!」

「你……你……」她猛跺脚,「不肯说就算了,反正娶到手就不懂珍惜了,我早就有心理准备。」

「好啦、好啦。」他笑着走向她,轻轻环住她的纤腰,「妳先把眼睛闭上。」

「那么神秘?」葛欣玫故意做出高傲的表情。

「不神秘就没意思了,闭一下。」他柔声诱哄着。

「好,我闭上眼睛就是了,如果你骗我,小心我……罚你晚上不能进房里睡。」她偷偷笑了出来,她知道罚他什么都没用,就这招最管用。

「天呀,真的被妳抓到弱点!好,为了我的小兄弟着想,我一定让妳满意。」李烽还是一样,老说些煽情话语,让她难为情极了。

「我已经闭上眼睛,你快说好不好?」葛欣玫不依地说。

李烽从外套口袋中掏出一张纸交到她手上,「现在可以打开眼睛了,不过可不要太惊喜喔。」

葛欣玫立刻张开眼,看着手上的纸。「这不是斐济观光景点介绍吗?」

「你……你真要去斐济度蜜月?」她嘶哑了嗓音问。

「不喜欢吗?」他知道她喜欢海,也一直吵着要到斐济旅行。

「你不是要带我姊姊去吗?」她上回听他提过呀。

「妳又要笨哦。」李烽没好气的说:「当初就已决定娶妳了,所提的蜜月旅行自然是针对妳,除非妳不想去?」

「我……」她嘟着小嘴,又泪汪汪了。

「天,我心目中的恰查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哭了呢?」他想激怒她,让她停止哭泣,可没想到这次这招失灵了,反而惹得她愈哭愈大声。

「哇……」她索性偎进他怀里。

「怎么了?妳别吓我。」李烽瞪大眼,只好搂住她,拍着她不停怞动的背脊,「别哭了,难道我这么做让妳难过伤心?」

她拚命摇头,将他抓得更紧,「烽,我好爱你。」

他心一动,跟着咧开嘴角笑道:「怎么了?变得这么感性!」

「我知道你无论说什么都只是想让我开心,我真的没想到你会爱我爱得这么久、这么深,我……我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吸引你。」她抬起脸望着他,「真怕你哪天发现自己看走眼,想要离开我。」

「哈……妳放心,就是看妳看了太多年,我绝不会看走眼的,这辈子是爱定妳这种半带迷糊、半带固执,还有点小可爱的个性。」他拿出男用的丝质手帕为她拭去满脸的泪水,「现在才知道妳原来还是个爱哭鬼。」

「讨厌!」她笑睇了他一眼,「我要去,什么时候呢?」

「时间让妳决定,因为我已为妳决定太多事了。」

「那……愈快愈好,最好是马上去,立刻去。」她露出最甜美的笑靥,跟刚刚那泪人儿的模样还真是判若两人。

李烽摇摇头,而他爱的不就是全身充满惊奇的女孩吗?

不知哪时候,李烽的父母已走近他们。

「见你们两个这么恩爱,我们也安心了。」李尚扬说,「欣玫,新房子还满意吗?」

「满意,我好满意,谢谢爸、妈。」葛欣玫害羞地垂下脸,这还是她成为李家媳妇后第一次面对长辈心底好紧张。

「不必装含蓄,我爸妈又不是不知道妳是什么样的个性。」李烽偏要扯她后腿。

「李烽,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她真想咬他。

「哈……」李母走向她,轻轻抱了她一下,「本来我们一直不赞成妳婚后还当模特儿,但是李烽跟我们谈了很久,我们决定让妳继续从事喜爱的工作。」

「什么?」葛欣玫吃了一惊,没想到他连这件事都帮她打点好了。

「不过唯一的条件是,不可以在外人面前穿比比基尼还少的衣服,但在我面前除外。」李烽双手插在裤袋内,笑得好温柔。

她的心又微微泛酸,「嗯,我也不可能露给别人看呀,再说我一直想要个孩子,如果怀孕了,我也打算退出模特儿界,专心照顾孩子和你,还要让你养一辈子.」

「哦,那我是乐意之至。」他大笑,也看得出来他对她的情意更浓了。

「放心,我们两个老的也会帮忙养呢。」李尚扬也笑道。

站在门外的葛欣雅看着这和乐融融的一幕,也对着江岷说:「带我去见你父母吧。」

「他们是乡下来的,没见过有钱人的家,有点怯意呢。」江岷解释着为何他父母老坐在角落不动一下。

「那我更要好好对待他们,让他们放松神经。」说着,葛欣雅主动定到客厅,坐在公婆面前与他们谈笑。

果然,话匣子一开,江家两老也侃侃而谈,这情景可是让江岷再满意不过了呢。

斐济位于南太平洋中心点,介于赤道与南回归线之间,是纽澳前往北美的必经之地。由三百二十五个环状珊瑚礁围绕而成,整个岛屿椰林摇曳,是一个非常热情且诱人的度假休闲地。

此刻,李烽和葛欣玫就在斐济的第二大岛!!万奴来岛。

葛欣玫趴在躺椅上,头戴着草帽,做着日光浴。

李烽则在她身侧,细心地为她抹上防晒油,轻轻柔柔的触觉让葛欣玫舒服得都快睡着了。

「烽……」她轻喊了他一声。

「嗯?」

「我好困喔,回房间去吧。」她喃喃。

「才刚帮妳抹了一身防晒油,妳就要回房,那多浪费呀。」李烽抹完她的身于,又开始抹起自己的。

「那你想做什么?」葛欣玫转过身笑望着他。

「游泳。」他扯唇一笑。

「来,我帮你。」葛欣玫坐起身,让他趴下,然后在他背部轻轻抹油,「虽然我喜欢玩水,但是泳技不好。」

「放心,我会牵着妳的。」李烽笑着说:「如果妳被大白鲨叼走了,我也会扑进牠嘴里找妳。」

「嗄!这里有大白鲨?」她浑身紧绷。

「哈……随便说说,妳也信呀?」李烽笑不可遏。

「厚,你就会欺负我。」她用力往他的窄婰上一坐,瞇起眸笑嘻嘻地说:「要不要我在上头跳舞呀?」

「哇,没想到女人一凶狠起来,可是会吓死人的。」他忍不住调侃她。

「你再说。」她又用力蹬跳了下。

「哇,妳是想绝子绝孙吗?」他大叫了声。

「绝子绝孙的是你,可不是我。」葛欣玫一说完就知道惹恼了大爷,下一秒已眺了起来,直往海滩跑去。

「葛欣玫,妳给我过来。」他朝她大声吼道:「那妳要跟谁生呀?」

「要你管。」她朝他吐舌头。

「妳这个小女人。」李烽没办法,只好加快脚步追上去,眼看快要赶到她身边,他索性用力扑过去,两人一起跌在柔白的海滩上。

「哇,你好粗鲁喔。」她瞪着趴在她身上的李烽。

「妳刚刚是什么意思呢?」他咧开嘴,笑得很邪恶。

「我……」她的眼珠子俏皮的转了转,「我哪有什么意思?人家只是随口说说,偏偏有人要信以为真!」

「哦,可是男人对这方面都是很小气的呢。」他当然知道她是开他玩笑,而他也只不过想藉此机会逗弄她。

「是真的小气。」她附和地点点头。

「女人难道就不小气?」他的眼瞳深处反映出一道趣味光影。

「至少我不小气。对了,你不是想游泳吗?现在没什么浪,刚好适合游泳耶。」她望向海面,打算将这话题鱼目混珠给混过去。

「别给我转移话题。」他用力转正她的脸,「不小气的老婆大人,妳的意思是我可以学古代帝王纳好几个妾啰?」

「我……」

「想想也是,赶紧找人传宗接代,省得绝子绝孙。」他离开她的身体。

「你是什么意思?」她皱起双眉,「好吧,要去就去,我乐得轻松,对了,还得要她们没事拖地、洗衣、刷油漆。」

「嘿,妳这个元配真毒辣。」李烽笑着。

「是吗?那你后悔娶我啰?」他可以拿任何话题吓她,唯有这点她完全不中计,因为她知道他有多爱她。

「唉……」换他找理由脱身了。

「你叹什么气呀!」她对他做了个鬼脸,跟着笑望着他,「你知不知道?听说刘尉已经回台湾了耶。」

「什么?他有找过妳?!」

「不、告、诉、你……」她摇头晃脑的,故意吊他胃口。

「妳说是不说?」李烽开始搔她痒。

「哈哈……不说……」葛欣玫受不了地用力踢他,「你怎么可以搔人家痒,好霸道哦!」

「对,我就是这么霸道,怎么样?」他继续搔痒。

葛欣玫边笑边扭动,身上的比基尼肩带不小心松开了,还暴露了春光!

车好这里是私人海滩,能享受此艳福的唯有李烽一人。他火辣的眼直视那弹脱而出的双侞,忍不住捧起它,用力吮吻那娇艳欲滴的蓓蕾。

「呃!好麻。」她深吸口气,闭上眼享受这份酥麻的感觉。

「知道吗?妳让我永远也爱不够。」

他的嗓音低沉,热唇回到她的小嘴,孟浪的探入,品尝她樱桃小口中令人销魂的迷醉滋味。

而她热情的偎在他怀里,像只佣懒娇柔的小猫,那柔软的胸脯直磨蹭着他的胸口,让他的欲望也为之高昂。

就在这时候,一个大浪打在他们身上,吓得葛欣玫大叫一声,眼看彼此都湿透了,两人又忍不住大笑出声。

「哈……你好狼狈喔。」本来沙子沾满全身,现在又被大水泼湿,头发上都是湿黏的沙粒。

「妳不也一样吗?」他也取笑她。

「那我们干脆去游泳吧。」葛欣玫开心地率先朝海水走去。

李烽赶紧尾随于后,保护着她,带领她在这无止尽的海面上悠然漂游着。

两人一会儿打水仗,一会儿在海里追逐,当然李烽都会让葛欣玫三分,让她恣意又开心的大笑着。

「烽,这是什么?」她小手一摸,摸到一个东西,拿起来一看,「哇,跟上次那个海螺一样。」

「我终于懂了,妳那次早就打定主意要离开我,才要我在里头留声音,对吧?」他瞇趄眸逼视着她。

「嗯……是又怎样?可是一点用也没有,每次我伤心得想听听你的声音,它就只有呜呜呜的鬼叫声。」她噘起嘴抱怨。

「欣玫!」他用力的抱住她,让她震了下。

「你怎么了?」

「对不起,让妳伤心了。」他不知道她会伤心到利用一个海螺来思念他。

「一切都过去了。」她微笑地望着他,「对了,我姊姊和江岷去哪儿度蜜月呢?」

「这我就不清楚了。」

「你怎么会不清楚呢?你们不是曾经研究过?」葛欣玫又问。

「拜托,那也是我和欣雅两人演戏给妳看的,至于她和江岷有他们的计画。」他捧起水往她脸上一泼,「妳就不要胡思乱想了。」

「你好讨厌,怎么可以泼我水呢?」她大声喊道。

「因为妳的小脑袋总是喜欢胡思乱想,可偏偏就是不会为我多想想。」他的口气带着酸味。

「那你说,你要我怎么为你想?」偏着脑袋,葛欣玫对他一笑。

「嗯,妳该想想妳老公现在饿了没?是不是该去吃点东西了?」他搂住她的腰,那魅惑的笑容就是这么慑人。

「好吧,我们回去冲个澡、换件衣服,就去吃饭。」她握住他的手,一块回到海滩上。

这时,李烽放在躺椅旁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葛欣玫顺手抢了过去。

「不知是哪个男人在蜜月的时候还不忘带手机在身边,我倒想看看是谁这么下解风情。」她按下通话键。「喂。」

「欣玫呀,我是欣雅。」对方笑说。

「啊!是姊……你们在哪儿?」她开心地问道。

「让妳猜。」

「嗯……欧洲?」因为李烽持有的是卫星手机,世界各地都接得到。

「不是。」

「日本吗?」

「也不是。」

「那么澳洲或东南亚?」通常蜜月胜地大概就这些地方了。

「都不是。」葛欣雅不再卖关子,「我们就在你们隔壁。」

「什么?」葛欣玫吃了一惊,接着按住话筒,对李烽说:「我姊姊说他们就在隔壁。」

李烽愕然地左右看了看,这里是私人度假小屋,有邻居一点也不奇怪,只好摇头笑说:「他们竟然跟着我们来这儿。」

「姊,妳跟在我们后头来的吗?」葛欣玫又问。

「我和江岷一直想不出该去哪儿度蜜月,索性就偷偷跟在妳和李烽身后,妳不会生气吧?」葛欣雅窃笑着。

「当然不会了。」葛欣玫也跟着笑了。

「那我们马上过去找你们喔,待会儿见。」

说完,葛欣雅就挂了电话。

葛欣玫赶紧对李烽说:「我姊姊和姊夫等下要过来呢。」

「什么?」李烽看着她一副性感的模样,立刻拉着她的手往回饱,「快回房间洗个澡,换件衣服吧。」

「什么?你连我姊夫也防呀?」她故意取笑他。

「当然,全地球……不,是全宇宙的男人都休想看见妳这副曼妙惹火的身材。」

虽然李烽这样的占有欲与保护欲太强烈了,时间一久,一般女人或许会受不了,但是葛欣玫不会,她就是喜欢他将她捧在手掌心里,层层保护的感觉。

如果她是寄居蟹,她将永永远远藏在他化身的硬壳中。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姊夫敢做敢当最新章节 | 姊夫敢做敢当全文阅读 | 姊夫敢做敢当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