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破军拒爱 > 第十章

破军拒爱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是小紫!你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金嬷嬷听出是她的声音。

「别进来,快离开……」她趴在地上,咬著唇,强迫自己用平常的声音说话。

再低头看著自己衣衫半褪,酥胸尽露的模样,她不知道若是金嬷嬷见了,会怎么看她。

贾心莹体虚力乏地倒在地上,拚了命的喘息。

而躲在外头的金嬷嬷却脸红耳热的想,天……终于停止了!

完全将药物挥发殆尽的邑破军,正用他那双混乱的眼望著娇喘吁吁的贾心莹。

「我竟然这么对你,你恨我吗?」刚刚的记忆突然闪现脑海,让他震愕自己会失去控制到这种地步,「对不起,我……」

「别道歉,我不在意,其实我也……」她害臊得羞红了脸,「我也得到了享受。」

「真的?」他将她抱起,放回贵妃椅上,含情脉脉地望著她。

「别这样看我。」她别开脸。

「为什么?」

「我……我说过我长得丑,真怕你后悔。」想想自己现在的模样,和以前的贾心莹比起来,实在差远了。

「如果我真的在意外表,过去有多少美艳女子任我挑选,我全看不上眼,唯独你……无论你长什么模样,你在我眼中都是最美的一个!」他温柔的话语直捣她心底,让贾心莹的心微微发烫。

「永不厌烦?」她仔细瞧著他。

「我发誓绝对不会。」他举起手。

眼脚余光突然瞧见窗外还有摇晃的人影,她害臊地低声说:「别对我发誓,金嬷嬷遗在外面呢。」

「哦。」

邑破军立刻站起身,走到门口将木门拉开,还当真看见金嬷嬷在外头窃听,不禁挑起眉。

「金嬷嬷,你在这里做什么?」

「呃!我只是……只是替大人和小紫守门。」她笑得好尴尬。

「她是心莹,不是小紫。希望你忘了刚刚所看见的一切,我被奇娜公主下了药,心莹完全是被迫的。」

「她真的是夫人?夫人回来了!」金嬷嬷笑开嘴,「我就说嘛,大人你怎么可能跟一个小婢女……放心、放心,我绝对不会多嘴的,只是奇娜公主未免太过分了!」

「这件事我会处理,绝不会再让她来打扰我和心莹的生活。」他回头看看衣裳已被他扯烂的贾心莹,「拿件斗篷过来给夫人披上。」

「是。」金嬷嬷领命,立刻转身离去。

邑破军则回到贾心莹身边,再一次将她抱个满怀,感动的说:「我一直期望你回来,可是明天就是期限的最后一天,我不知道你回来的抉择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她微笑地说:「无论对或不对,想见你的念头一直很强烈,否则我也不会冒著失去记忆的危险,下这赌注。你看,你不是认出我了?」

贾心莹的一番话让他将她搂得更紧了,但未知的明天却让他眉头紧蹙,就不知老天帮不帮忙了。

***bbscn***bbscn***bbscn***

这时候,在哈尔滨的贾父,贾母与江玉菁看著盛开的花朵,不禁相识而笑。

贾母倚在贾父肩上,含泪笑说:「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心莹的毅力真的太坚强了,我该学学她,那我一定可以减肥成功。」江玉菁也为贾心莹开心,但只要想起日后少了一位可以拾杠的好朋友,她也不禁心痛了起来。

「我们应该笑著祝福她,相信她一定会在那个地方拥有最多的幸福。」贾父安慰著她们,相信给予祝福是贾心莹目前最需要的。

***bbscn***bbscn***bbscn***

暍青右将府内所有人的心情都是七上八下的。

夫人回来了,虽然外表有点出入,但她终究是大人深爱的女人,眼看大人也恢复以往的神采,谁不开怀?

但是今天晚上便是皇上揭晓答案的关键时刻,大人的生与亡也就在那时候会被判决,为此,所有欢笑声的背后都隐藏著忧心,只是没有人敢表现出来。

相较之下,邑破军和贾心莹反而用平淡的心情去看待,因为那个关卡必定得经过,过不过得去并非靠紧张就可带过,所以他们决定好好利用这一天,做完所有想做的事。

「破军,榔头给我一下。」上回地震后,木屋有些地方出现问题,贾心莹正敲敲打打的补救著。

「会不会太累了?要不要歇一会儿?」邑破军把榔头拿给她。

「不会,就快好了,再钉几根钉子。」她拭了拭汗,「幸好这木屋重要的地方是用水泥砖块砌成,没有太多的损伤,只是府邸里的其他房子好像……」

「别管它们,告诉我想去哪儿,我带你去。」他想给她最美的一天。

「我哪儿都不去,只想在阳台泡泡茶,聊聊天。」她的嘴角噙著笑。

「你还是老样子,就喜欢窝在这里。」他接过她手上的榔头,「要敲哪儿?我帮你,看你一根好好的钉子都钉歪了。」

「咦?你怪我呀?是你们这里太不科学,我们钉钉子用的是冲钉器,哪还用得著榔头?」甩甩手,没想到一歇下来,手腕还真酸呢。

「可是这么做最实在,不是吗?」他撇嘴一笑。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也很累人哪。」她赶紧到阳台,拿起一杯热茶喝了几口。

「所以我才要你休息。」他站了起来,「好了。」

她走过去瞄了眼,「哇,你钉得好棒、好扎实喔。」

「这才叫实力。」他自豪的一笑。

「呵,你还真臭美。」她也为他倒了杯茶,「喝喝看,这是我昨儿夜里摘院子里的新鲜玫瑰花办做的玫瑰花茶。」来不及晒干,只好用烘干的。

他嗅了嗅。「这是什么怪味儿?」

「这是香味儿,什么怪味儿。」贾心莹噘起唇,「你喝是不喝?」

「好,你要我喝我就喝。」他拿过杯子,憋著气将玫瑰花茶暍下。

「瞧你,好像要你暍毒药似的。」看他面有难色的模样,贾心莹忍不住嘀咕著,「算了,我也不问你好不好喝,省得伤心。」

「好喝,真的很好喝。」他转过她的身子,「尽管不敢喝,还是尝了口,淡淡的玫瑰香气,自然而不浓郁。」

「是打从心底的感觉?」她偷瞄著他。

「没错。」

「这才对嘛。」贾心莹开心一笑,接著拉住他的手,「走,我们到附近走走好不好?」

「心莹,如果我有明天,我一定天天喝你泡的茶。」邑破军突然这么对她说。

她定住脚步,却不敢回头,只是垂著小脸笑了笑,「不是说好不谈以后?如果真要谈,那我要说的是,你一定可以天天喝我泡的茶。」

接著,他们一块走到后山,登上高峰,刚好飘落片片雪花。贾心莹张开双手,接住飘落的细雪。

「破军,下雪了!」

「今年好像特别早下雪。」他仰首望著天空。

贾心莹也眯起眸瞧著远方。

枯树上沾满白影,细雪纷飞。夕阳斜照,幽幽的橘色光影洒遁大地,烟如织,草萋萋;一幕霞光婉蜒向西延伸,仿彿一条金龙在天空飞旋,形成一道炫目华彩,清雅美丽,华而不俗。

「冷吧?回去了。」他紧搂住她。

「今天一天过得真快。」才一眨眼就晚上了。

「愈珍贵的一天,过得愈快。」淡然的语气中暗藏离愁,只是他不敢想像当天色全然暗下之际,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真的好冷哦,回去吧。」她搓搓手,回头轻松一笑。

就在这时候,金嬷嬷神色不定的朝他们走来。

「大人、夫人,林大人到了。」她指的是皇上身边的跟班林和。

「那家伙来得还真快呢!走吧,去看看。」握住贾心莹的手,可这一触,邑破军才发现她的手竟然又冰又冷。「怎么了?这么冷吗?」

「没……没什么。」她是因为紧张,但她不敢说,「我们还是快点过去吧。」

贾心莹加快脚步直往大厅迈进,本来的悠哉、恣意却在这时候慢慢瓦解,剩下的只是占据她心头的烦郁。

一进大厅,就见林和从椅子上站起。

「右将大人、右将夫人,我好像早来了一个时辰。」他笑意盎然地说。

「无妨,林大人,想喝点什么?参茶?燕窝?」邑破军撇嘴一笑。

「参茶?燕窝?」林和捻须轻叹,「没想到右将大人还真懂得享受。」

「就怕活不过明天,我把府中的好东西全下了锅,要走也得吃得饱饱的走。」邑破军自嘲地开著玩笑。

「右将大人,你好像不太一样了?」以往的邑破军可是一板一眼,无趣到不行,可今天他居然会跟他说笑,该不会是受了刺激,举止反常?

「是吗?我哪里不一样?」

「你……会笑了!」

「哈……」邑破军索性发出更狂野的笑声,「如果林大人今天来此不是为了取我的性命,我会笑得更开心。」

「右将大人,你说这话是不是要我也大笑几声?谁敢取你的性命呀?」

他这句话让一直不语的贾心莹急急开口,「林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我真是破军的命定佳偶?」

林和勾起嘴角,「疑假似真……疑假似真……看是假,却是真,右将大人,你一向聪明,认为这是什么意思?」

「我想绝不是她父亲姓贾、母亲姓曾的缘故。」想起当初金嬷嬷的天真想法,他不禁莞尔。

「当然不是。」林和眯起眸。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就别打哑谜了,就算事不关己,也体谅我们紧张的心情。」贾心莹还真受不了他的吊人胃口。

「夫人,你还真是快言快语,就不知道右将大人是不是因而被影响了?」林和望著不一样的贾心莹。

「林大人,你放心,我只会影响他好的方面。」

「我看得出来,夫人。说真的,我很佩服你,既然这里的一切都是未知数,你居然义无反顾的回来。」

他这句话一说出口,让邑破军和贾心莹同时一震。

「你怎么知道?」邑破军问。

「这些全在皇上的梦境中。」林和笑著上前拍拍他的肩,「已经没事了。假。即是这位贾小姐是来自未来,并不是我们这时代的贾心莹。真,也就是对,即是你们俩彼此深爱,即便来自错的地方,但最终还是对的。」

「林大人,我……我当真是破军龙凤帖上的另一半?」贾心莹激动得浑身发抖。

「没错,就是夫人你。」林和吁了口气,「不知右将大人刚刚说的燕窝、参茶,现在可不可以送上了?瞧你们紧张的,连我都流了一身汗。」

一直偷偷待在珠帘后的金嬷嬷闻言,立刻掀开帘子走出来,笑咪咪地说:「小的马上去准备,请林大人稍等一会儿。」

「金嬷嬷,等一下。」邑破军突然喊住她。

「大人,还有何吩咐?」

「以后可得改改躲在外头偷听的习惯。」

金嬷嬷羞傀得垂下脑袋,「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贾心莹瞧她快步溜了出去,与邑破军相视而笑。

可以想见,当金嬷嬷到后头告诉大伙这个好消息之后,下人们会多么的开心呀!

***bbscn***bbscn***bbscn***

一年后

邑破军在书房批阅卷牍,贾心莹坐在旁边为他磨墨,看著他挥洒自如的墨迹,还真是遒劲有力呀!

「看什么?眼睛张得这么大!」他用毛笔轻点了下她的鼻尖。

「我在看你的字。」她托著腮,「上回我帮翠花写了推荐信。」

「哦,什么时候?」邑破军放下笔。

「就在我撞见你和奇娜一块步出皇宫的那晚,可是……」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他笑意盎然地望著她。

「可是我当时写的字……好丑。」她皱起可爱的鼻尖,心想,若翠花真的拿它去找工作,她的丑字不就到处流传了?

「你不是念过书、习过字?」

「我只学过用普通笔写字,毛笔完全不在行。」贾心莹噘著唇,「破军,你教我好不好?」

「当然可以,你过来这儿坐。」邑破军让出位子,然后将毛笔递给她,「来,你先写个字让我瞧瞧。」

「才不要,你会笑我。」她摇摇头。

「你不写,我要怎么教你呢?」他抿唇一笑,鼓励她,「我绝不笑你。」

「真的?好,那我试试。」她拿过毛笔,在宣纸上写了「破军」两个字,「喏,你看,我写好了。」

邑破军拿起宣纸一瞧,脸部表情瞬间绷紧。

贾心莹紧张不已,「到底怎么样?你也说说话呀。」

「这……这……」他的脸孔逐渐涨红,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我说心莹,你……你真的学过字吗?」

「你不信呀?早说你会笑,没想到还笑得这么夸张!」她不服地皱起双眉,双手抆腰,「那你继续笑吧。」

「好,我不笑,那我教你写字。」

抓住她的手,邑破军慢慢挥毫,教她勾、捺、转、撇的技巧。

「好了,该说的重点我都说了,以后你只要天天写十张宣纸,保证一个月后你的字就会大有进步。」说著,他放开她的手。

贾心莹边放下毛笔边惊诧的问:「才一个月?!」她的资质真有这么好?

「想不想接受挑战?」他笑著反问。

望著他的笑容,贾心莹深具信心的说:「一个月我都可以让一个不会笑的男人学会笑,写字当然难不倒我。好,我接受。」

「那我明儿个再准备一套笔墨,以后我批阅卷牍的时候,你就乖乖待在一旁习字。」这么一来她就不会老盯著他,害他经常批错。

「习字就从明天开始,今天我们做别的事。」贾心莹俏皮的抓住他的手,「跟我去一个地方。」

「去哪儿?」

「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她对他眨眨眼。

「呃……什么日子?」他还真想不起来。

「讨厌,原来人家说得没错,男人结婚后,百分之九十九不记得结婚纪念日。」她甩开他的手,独自走了出去。

「心莹,等我一下,你说什么?结婚纪念日?!」他赶紧追上。

「就是成亲满一年,两年、三年……的日子嘛。」她红著眼眶,「连我五十几岁的老爸都还会送花给我妈,你什么都没送也就算了,还忘了这个大日子。」

「原来这是大日子,那我以后记住了。」邑破军很真诚地说:「还有哪些是大日子?全告诉我,我一定不会忘了。」

「你……」瞧他那认真的神情,贾心莹不禁破涕为笑。「你真是讨厌,每次都这样,让人家没办法真心恨你。」

「那你还爱不爱我?」他只怕她有一天会厌烦他的木讷。

「只要你今天一整天给我,我会爱你一辈子。」

「我答应你,永远让你随传随到。」这句「随传随到」也是他前两天学来的。

「那才对。」她勾起他的手,笑著往后山的大椿树奔去。

邑破军一眼就瞧见椿树下的地上已摆满了食物、点心,当然少不了三明治。

「原来你早就准备好了。」他真是汗颜,没想到这么重要的日子竟让她一个人忙碌。

「喜欢吗?」贾心莹倚在他怀里。

「当然喜欢,那我们……跳支舞拉开序幕吧。」邑破军旋身抱住她,照著记忆移动脚步,「现在可以告诉我,上次跳的那支舞是什么吗?」

「那是……永远的华尔滋。」她偷偷改了名,笑著贴近他。

舞曲,悠扬清新;感情,如胶似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破军拒爱最新章节 | 破军拒爱全文阅读 | 破军拒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