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靓女演怪角 > 第十章

靓女演怪角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砰!

突然,车窗被敲破,有个人伸手进来打开车门,先将何天晴拉到车外,接着又朝可恶的乔孟琛挥出拳头。

“啊!”乔孟琛终于恢复理智,这才看见站在车外的袭昱扬抱着哭泣不止的何天晴。“天晴,你听我说,我刚刚只是……”

“你滚!给我滚!”袭昱扬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你和长谷集团的合作就到此为止。”

乔孟琛被他那副怒容所震慑,想说的话都吞回肚子里,颓丧的开车离开。

袭昱扬扶着何天晴回到车上,怞了张面纸为她拭去泪水。

“怎么会跟他在一起?不是要你等我回来吃饭吗?”

“我……”她不停的深呼吸,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我是想劝他不要再为我叔公做事。”

“什么?他为何长风做事?”

“嗯。”何天晴看着他,“我在无意间发现这件事,本来是想劝学长收手,没想到他居然会……”

“别想了,嘘……真的别想了,我就在你身边。”他轻拍她的背,安抚着她。

“昱扬。”她激动的扑进他的怀里,“谢谢你,谢谢你来救我。”

他眯起眸,轻抚她的下巴,“你喊我昱扬,没发现吧?”

何天晴羞怯地摇摇头,“发自内心,就不会察觉。”

望着她粉嫩的小脸,袭昱扬再也忍不住的吻上她的红唇,汲取她口中的香津,翻搅着她的舌头,坚硬的身躯缚锁住她柔软的娇躯。

他按下自动车帘,掩住外头的灯光,并降下前座的椅背,想尽办法与她亲密紧贴,继而狂肆的剥光她的衣物,吻逼她身上的每一寸。

此时此刻,他一心只想爱她,而且会永远爱她……

何天晴被他这种狂肆的动作吓得瑟缩了下,怯怯地说:“你……你能告诉,你爱我吗?不要再让我臆测了……好难……”

“傻女孩,我怎么能不爱你?!”他嗓音嘶哑地说。

“昱扬……”何天晴的一颗心狂跳着。

袭昱扬露出邪气的笑容,褪下自己的上衣。

在车上做这种事,一开始何天晴有点挣扎,但终究还是屈服了。

袭昱扬闭上眼,将自己埋入她。

何天晴闭上眼,充实的畅意让她忍不住说道:“我爱你……昱扬,我好爱你……”

他迷乱了,但是他不在乎这些,仍用力的挺进,只要听着她声声娇吟着他的名字,他连命可以都不要。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方佳娜依约定将何长风这些年来要她所做的坏事全部写下来,并搜集相关资料,交给了袭昱扬。

“喏,都给你了,你要给我的东西呢?”

“这是你要的那块地。”他将上地所有权状交给她。这块地是他请林家祥问过何长谷,已办好转让手续。

“哇……太棒了,有了这块地,我就发了。”方佳娜开心不已,又看看袭昱扬,“如果不是你这么爱何天晴那丫头,我真会把你抢过来。”

“谢谢你的抬举,你可以走了。”他抬头对她一笑,“咱们只是各取所需。”

“唉,好吧!不过在我离开前,你先别去找我舅舅,等我逃远一点,你再揭发他,否则他不会饶过我的。”方佳娜将士地所有权状收进包包里,转身离开,可是她一打开门,便看见何天晴站在外面,于是对她笑了笑,“你呀,不要人在福中不知福,好好把握里头那个男人。”

何天晴微蹙眉头地看着她离开,然后走进总裁办公室,看着袭昱扬,“为什么要瞒我?”

“什么?”他不解地望着她。

“方佳娜呀!原来……你和她是这种关系,你知道她的底细,所以希望她能配合你,是不是?”刚刚该听到的她都听到了,虽然不是很详尽,但是凭她的理解力,自然可以猜出前因后果。

“我是想没什么好说的,况且你迟早会知道。”他潇洒自若的微笑。

“可是我误会过你耶。”

“后来你不是理解我了?难道……你都是装的?”他调侃的说。

“我……我才不会装呢!别以为只有她可以给你东西,我也有。”她不服气的将手中的牛皮纸袋交给袭昱扬。

“这是?”他打开牛皮纸袋,发现里头的证物也很丰富。

“是学长拿给我的,他顺便跟我道歉,说他能帮我的就只有这些。”她叹了口气,“好好一个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环境的确会改变一个人的思想。”他不也因为外公的那番话,一直深陷在仇恨之中?

“那些东西有用吗?”她关心地问。

“非常有用,谢谢你。”

袭昱扬立刻拿起话筒,按下一串号码。

“李律师吗?可不可以请你过来一下?我手中有很多确切的资料。嗯……好,那我等你。”

与律师约了时间后,他便挂断电话。

“你要把这些东西交给律师?”

“对,他马上到。”袭昱扬看着一桌子的东西,“我们得先做个纪录,或留底才是。”

“我帮你。”

何天晴主动拉了张椅子坐在办公桌旁,将比较重要的东西先拍照存证,文字资料就拿去COPY,在李律师到达之前,他们已做好准备。

之后,他们和李律师做了一些商议,直到天色全暗,李律师才先行离去。

做了个深呼吸,舒缓一下筋骨,袭昱扬开口,“天晴,我们先去吃饭,再到山上走走,好吗?”

“现在?”

“对呀,夜晚山上的视野好极了,往下看一片灯海,还可以享受这季节和煦的晚风洗礼,你不想试试?”他笑问。

“听你这么说,我不去都不行了。”何天晴赶紧收拾桌面,“那么快走吧!”

她的个性就是这样,一下子就转变了,不过他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她。

两人搭电梯来到地不停车场,由袭昱扬开车,直奔台北近郊的山上。

“看见没?连星星都特别大,特别亮。”他将车子停在路边,指着窗外。

何天晴贴近玻璃窗。“真的好美!”

他笑着开门下车,然后绕过车头,帮她开车门,牵起她的手,扶她下车。

“你看,那就是灯海。”

“哇……好壮观喔,果真数大就是美!”她痴迷地看着脚下的台北盆地。

“天晴,”他一手搭在她的肩上,“有件事我要跟你招认。”

“什么事?”

“虽然我不清楚为什么你爷爷要将总裁的职位让给我,但是我会接任的确是有目的。”他不想再欺骗她。

“什么目的?”她瞠大眼。

“因为我怀疑他就是杀害我父母的凶手……”

何天晴大声打断他的话,“不可能,绝不可能,太……这太离谱了。”

“别激动。”他笑着扶住她的肩膀,“现在我也觉得不太可能,但我想他必然和我父母认识,等他回来,我得好好问个明白。”

“你想你父母会不会是他的儿子和媳妇?如果是的话,这个猜测就更好笑了。”何天晴的第六感告诉她,袭昱扬肯定是爷爷的亲孙子。

“别为我的身分烦恼,无论我是谁,我爱你的心绝不会改变。”他定定的望着她璀璨的眼眸,“你知不知道?你的眼睛很美……比灯海还要美。”

“你什么时候也开始会说甜言蜜语了?真不像你。”她羞怯地垂下脸。

“是你让我改变的,我不再愤世嫉俗、不再怨天尤人……”她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就算知道自己不是何家的孙女,也只是哭过一场后,就立即回到原点,在她脸上再也找不到伤感。

她就像个天使,可以让每个人快乐,温柔又善良。

“昱扬……”

纵使有千百万语,何天晴已感动得说不出口,多希望今后每个夜晚都有他作伴。

踮起脚尖,她炽烫的柔唇慢慢覆上他的,在满满灯影与星光的祝福下,好罗曼蒂克!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接下来的几天,在李律师连同会计师的查核下,终于整理出何长风所有的犯罪事实。

其它曾经与他联手为非作歹的主管,也被袭昱扬逐;追散,这段时间虽然辛苦,但是当看见长谷集团终于能以清新的样貌重新出发,袭昱扬与何天晴都很开心。

“虽然这是家丑,但是终于结束了。”长年被欺压的感觉顿时消失,她也松了一口气。

“放心,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形。”袭昱扬笑望着她。

看着他的笑容,何天晴突然觉得自己奵幸福,上前一步,倚着他的肩头。“真的,幸亏有你。”

“傻瓜,你也帮了不少忙呀。”袭昱扬轻拍她的背。

她抬起小脸望着他,“如果我爷爷现在回来,那该有多好。”

听她这么说,袭昱扬无法回应,因为他还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心情面对何长谷。最近他甚至忙到没空调查自己的生父到底是谁,可是光凭姓何这一点,就已经让他的心全乱了。

“我的小公主就这么想我呀?”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何天晴立刻转头,嘴角跟着上扬,“爷爷……爷爷,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来,让爷爷抱抱。”何长谷笑着张开双臂,紧紧搂住她,“咦?小公主好像瘦了?”

“哪有!你看,人家的腰还是这么粗。”她双手抆腰,在何长谷面前转了一圈。

望着她青春可爱的模样,再看看何长谷慈蔼爱笑的脸,袭昱扬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会这么喜欢何长谷了。

“在爷爷眼中,你的腰一点也不粗。”何长谷开怀大笑,接着转向袭昱扬,“我们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我们见过面?”袭昱扬知道他话中有话。

“在你三岁之前,是跟我一块住的,庭院里的草皮和那棵桩树下面是你最喜爱的地方。”何长谷望着他的眼神隐含悔恨。

袭昱扬深吸一口冷空气。难怪上回去何家作客时,他会对外头的景物有着一抹挥下去的印象。

“我是你的亲爷爷。”何长谷看向何天晴,“老刘告诉我,你全知道了,爷爷向你保证,你在我心目中永远是我最爱的孙女。”

“爷爷……”何天晴心悸地抱住他,“我知道,而且我一辈子都只要当爷爷的孙女,你是赶都赶不走的。”

“哈……好,那就好。”何长谷感动得落泪。

何天晴看着袭昱扬,“看,我的第六感不会错的,你真是我爷爷的孙子!快叫爷爷呀,快呀……”

“天晴,别催他。”何长谷走近袭昱扬,却见他猛地闪开,看样子要他马上接受他并不容易。“这几年爷爷真的好想你。”何长谷落下老泪。

“有件事我想确定,你是不是愧对我父母?”袭昱扬眯起眸。

“唉!”何长谷轻叹口气,“以前我反对过他们的婚事,却强行将你抱走,限制你母亲与你见面。这是我所做过最愧对你母亲的事。”

“难怪我外公这么恨你,还说我父母是被你害的。”

“他这么说,我不怪他,当年你爸见你妈因为想你而伤心,所以想尽办法将你抱走,我知情后连忙派人追挡,他们一路逃、一路搬,我却紧追不舍……没想到居然让你叔公有机可乘,制造假车祸,害死他们。”何长谷的眼底早已充满了悔恨与伤心。

“什么?我父母是被何长风害死的?”袭昱扬紧握拳头,“太过分,简直太过分。”他又看向何长风,“既然你知道是他干的,为何不说、不查?”

“我查了,非但难以找到证据,还让天晴发生多次意外。再说,我年纪大了,又为了天晴着想,只好装傻过日子,但我知道长谷集团不能这么下去,所以想办法把你找回来。”何长谷语重心长地说。

“爷爷,那我是哪里来的?我有亲生父母吗?”何天晴忍不住问道。

何长谷走向她,“你是在昱扬的父母去世后,我到孤儿院领养的孙女,据院长说,你当年被放置在孤儿院门口,其它什么都没留,你有爷爷,还想这些干嘛?”

“哦。”虽然有点失望,但是何天晴想开了,她有这么好的爷爷,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我是想用对你的爱来弥补对儿子、媳……媳妇的亏欠。”说到袭昱扬的母亲,何长谷再次泣不成声,“我从没好好待她,也没当着她的面承认过她,可是她真的很温柔,是个好女人。”

“天!”袭昱扬无力地坐了下来。

何长谷看着他,“我并不祈求你的原谅,以后长谷集团就交给你了,我希望你能好好对待天晴。”

“你不能原谅爷爷吗?”何天晴抓住袭昱扬的手,“别这样,都事过境迁了,原谅他吧!”

“我……”袭昱扬想说的话竟又吞进肚子里。

“别勉强他,我会耐心等待。”何长谷笑说:“你们出去聊聊吧,现在再让我坐坐这个位子,怀念一下。”

“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劝他原谅你的。”何天晴睨了袭昱扬一眼后,将他拉出办公室。

直到顶楼的小花园,她转身看着他。

“你说,到底怎么样?”

袭昱扬半眯起眸,眼底流露出温柔的光影,微笑地看着她,“什么怎么样?”

“你到底肯不肯原谅爷爷?”她眨着眼,“老人家都比较固执嘛,电视上不都这么演,这种老人很多呀,虽然可恨,但也可怜。”

“你说他可恨?”袭昱扬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呃……也不是啦,只是……”她搔搔耳后,“这要怎么说呢?”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这就下去告诉他,你说他可恨,看他伤心,我就会很高兴。”一抹恶作剧的笑意挂在袭昱扬的嘴角。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太过分了。”何天晴挡住他,“我已经没有家人了,你还要让爷爷讨厌我呀?”

瞧她那泫然欲泣的小脸,他笑着上前托住她的后脑,“怎么那么爱哭呢?!放心,我不会跟你抢爷爷的。”

“但是再怎么说,你还是他的亲孙子,我……我觉得好对不起你。”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还是滑落她的脸颊。

“你没事干嘛跟我说对不起?”他微拧双眉。

“属于你的幸福全被我抢走了,我又怎么能继续霸着不放?事实上,刚刚看见爷爷脸上的喜悦,我已经不在乎是不是他的孙女了,只要他还要我就好。”何天晴望着他,认真地说。

她低哑的嗓音让他听了好心痛,他哪里舍得她难过!

“傻瓜!我看得出来,他是打从心底爱着你。要不要打赌?我和你两个人让他挑一个,他还是会挑你。”

“真的吗?”她露出可爱的笑容,抓着他的手前后摇摆。“既然你这么不在乎爷爷挑谁,那就原谅他嘛!”

“喂,得寸进尺喔。”袭昱扬直盯着她娇笑的容颜。

“答应我啦!要不然我会哭喔。”

“你不是早就哭了?”他终于知道女人耍赖的时候,有多么让人吃不消了。

“人家答应爷爷一定会劝你原谅他,如果没做到,我会没脸见他。呜……答应人家嘛,回去喊他一声爷爷。”她偷瞄他那故作冷硬的表情。

“要我这么做也行,你得答应我一件事。”袭昱扬挑挑眉,轻咳两声。

“好,你说,只要我办得到,一定答应你。”反正他也不可能要她做什么打家劫舍的事。

“这可是你说的!”他眸光闪烁,笑容里隐含邪谑的意味。“走,我喊爷爷的同时,你就在一旁说‘我要嫁给袭昱扬’,那就行了。”

“什么?为什么要我开口……”她被他拉着直往楼梯口走去。

“怎么?后悔了?”他回头笑睇着她。

“我后悔什么?!只是……让一个女生说这种话,太丢脸了。”

“我去叫爷爷也很丢脸耶。”他唇角轻扬,眸光流转。

“那……好吧,去就去,反正你不娶我也不行了。”何天晴嘴角一勾,转瞬间变成她拉着他往楼下走去。

这一刻,袭昱扬才恍然发现,原来上当的人是他!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这场求婚戏码不管是谁上当,何长谷自然是欣然答应,为了让家里多个人,变得热闹,决定尽快举行婚礼,婚期定在两个多月之后。

好日子到了,何天晴终于成为袭昱扬的六月新娘。

婚礼采用化装舞会的方式,在他们初识的那个场地举办,不同的是彼此的心境,他们俩的关系也从陌生到亲昵,由对立到甜蜜。

观礼的宾客比上次更加踊跃,众人在舞池里轻摇慢旋的同时。也一直注意着大门口,心想,新人们何时才会到来?

不一会儿,掌声雷动,结婚进行曲随之轻扬。

大伙不约而同地看向门口,就见罗宾汉偕同印地安女孩进场,半罩的脸上虽看不清楚表情,但可以从他们微扬的嘴角看出他们的喜悦。

当新人们来到舞池的正中央时,结婚进行曲突然变成“春之圆舞曲”,他们快乐的跳舞,开心的飞旋。

其它宾客立即兴起加入,热闹的舞会登时达到高潮。

何长谷见了,也走进舞池,虽然他年纪不小,可是动作还算敏捷,反而得到多数人的注目,两位新人相形失色。

一曲舞毕,何天晴笑看何长谷,“爷爷,你好厉害,我从来不知道你的舞艺这么棒。”

“今天可是我的小公主出嫁的日子,而且是嫁回自己家,我怎么能不高兴呢!”何长谷大笑。

何天晴害臊的垂下小脸。

“是不是该进行结婚仪式了?”何长谷又说。

众人立即鼓掌,扬声叫好。

何长谷走到主婚人的位置,证婚人是江俊,一场温馨的婚礼带给所有的人欣喜感动。

交换戒指之后,袭昱扬先拿下自己的面罩,再轻轻的取下何天晴的面罩,托住她的下颚,在她亮眼的红唇上印下真切热情的一吻。

这样的热情与挚爱,一点点融入何天晴心底,让她忍不住淌下泪水,同样以炽情烈爱回应他。

掌声顿时响遍会场,热闹、喜气的氛围不禁让何长谷感动得落泪。

“好了,现在请大家前往后院的露天自助法式料理区,享用美味佳肴……”

在何长谷的招呼下,大伙开心的转移阵地,来到后院,看见长餐桌上面放满了精致的法式美食,每个人都食指大动。

趁着大家享用美食之际,袭昱扬悄悄将何天晴带离后院,来到一处斜坡,两人并肩躺在上头,享受晚风的吹拂。

“终于可以安静一会儿了。”他轻吐一口气。

“怎么?跟我结婚这么累呀?拦何天晴嘟着嘴问。

“怎么会累呢!只是觉得这样的时间应该属于我们俩就行了。”他一手放在脑后,望着她亮眼的五官与白皙动人的脸蛋,“天晴……”

“嗯?”她转首望着他。

“知道吗?你今天好美。”他勾唇魅笑。

她撑起上半身,“是吗?你不是说我穿印地安服装很没形象?”

“我想,或许就是这样的你让我着迷。”他将她的头发轻轻勾向耳后,“这阵子委屈你了。”

“委屈什么?”

“因为我的心情起伏不定,对你的态度也变得无常,但我发誓,那绝不是真心的。”他很认真的解释,她却在偷笑。“你笑什么?”

她捂住唇,娇俏地问:“干嘛跟我说这些?怕我记仇呀?”

“是呀。”

“这么怕我?”

“对,怕你,怕你恨我,如今我才明白恨一个人有多难、有多累……有多么耗损细胞,所以我不希望你恨我。”他每说一句话便轻啄一下她的眼、她的鼻、她的眉……

“我也害怕,害怕你不理我,害怕你是为了某种目的接近我,害怕在你心里我不如其它女人……”

想起这阵子的忧与伤,她忍不住说出自己的想法。

“没想到我居然给你这种感觉,看来我是该自我反省了。”袭昱扬英挺的眉一皱。

“这样吧,你也不用自我反省,今晚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她转动眼珠,露出慧黠的笑容。

“今晚?!那还用说,我一定尽力取悦你……”他说着就要吻她的唇。

“呃……不是啦!”何天晴避开他的狼吻,“忘了吗?明天要去度蜜月,今晚有好多东西要整理,这些事就交给你啰,OK?”她开心的说,轻快的站起身。“爷爷看不到我们一定很担心,快回去吧!”

“喂,你把事情全丢给我,就想溜啊?!回来!”他动作快速的追上她,然后将她困在双臂之中,“你呀……还是这么的古灵精怪。”

话虽这么说,但是袭昱扬知道,就是她这种天真未凿的个性吸引了他,让他的一颗心从此为她所缚。

两人再次缠绵亲吻,难分难舍,对于远方的嘈杂声,早已充耳不闻。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靓女演怪角最新章节 | 靓女演怪角全文阅读 | 靓女演怪角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