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孟婆汤 > 第十章

孟婆汤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初晴面无表情地下了唐骏的车,直迈向自己租赁的公寓。

走了数步,她停顿下来回头凝住唐骏的眸子。

“进去,我要看着你进去。”他说。

她仍定住不动,轻启后,“能不能告诉我,你喝了孟婆汤吗?”

“嗯?”唐骏脸一沉。

“喝了吗?”

“你看过孟婆汤这种东西?古老传说中的玩意儿你也信?如果你真见过它,那我就忍不住想问,孟婆长相如何?可美?”他狂肆一笑,语出轻浮。

初晴一怔,“你喝了!我早该猜到你喝了。”说完她旋过身子,步履蹒跚的走进公寓。

唐骏凝着脸孔,逼住眼眶里的水气,眼睁睁看着她一步步离开了他,直到她消失在红漆斑剥的铁门内。他沉痛地趴在方向盘上,久久后才发动引擎离开,躲回了办公室。

此时夜深人静,唐骏没点灯,颇是温恼地仰在小牛皮椅上闭目沉思,脑海却怎么也挥不去初晴的影子。

为什么他会瞧不出她是个游戏女郎?

他已死的心是因她而生,而她却在他无法失去她的时候甩身离去!

该死的!

电话铃声乍响,唐骏厌恶地皱起眉。已经十点了,怎还会有人打电话进公司?而且还是他的专线?

他啤了声后拿起话筒,“喂!”

“我终于找到人了!一是蒋仪的声音。“是你。”他蹙着眉峰。

“我是来告诉你明天我就要回美国了,愿不愿意为我饯行?”蒋仪娇笑道。

这一个月来她故意不找他,只是想试探他对她是否还有心,但整整等了数十天,他就像消失了般,连个影子都看不到,她想不死心都难哪,这个男人分明已经不爱她了。

“没空。”他直截了当回答。

“还在找她?”她也不避讳。

“你——”唐骏浓眉一拢。

“别瞒我,这事早就传到商界众所周知,大伙都知道你在找个女人,只不过不知是谁,但是我就知道。”她挺骄傲地说。

“你又知道什么?”唐骏不耐烦极了。

“知道你们俩爱死彼此了,奇怪的是她为什么跑了呢?”

“你烦不烦!没事我要挂电话了。”他懒得听她说废话。

“喂,你以为我乱说啊!难道你看不出那个‘纯’女人爱死你了吗?记得她发生车祸那天,有个目击者来通知我,他问我……”蒋仪停顿下来想了想。

“问你什么?”他不耐的嗓音蓦然提高。

“凶什么嘛……我想起来了,他问我那个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宝贝,为什么她情愿救它以自己的身体让车撞,奄奄一息时还叫人先救那个箱子还有肚子里的孩子。”

唐骏闻言一震!

她扬声大笑,“你又弄大人家的肚子了?”停顿了下,她继而又发表高论,“不过救孩子我能理解,但是干嘛救那个破箱子?你是对人家说了什么?让人家都快死了还对你这么死心塌地的。”

他脸色突然变得僵冷,“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只是我不明白,你既然那么在意那箱子,不准她砸了它,干嘛还要和我分手……”

蒋仪拔高嗓音说着,浑然不知唐骏已将话筒搁在桌上,走出了办公室。

★★★

“昨天你怎么突然走了,害我吓了一跳,以为你又被——”刘子梵顿住了话,怕又勾起初晴的伤心事。

“我想我也躲得够久了,为了避免让人说闲话,我是该搬回来了。子梵,这阵子谢谢你的照顾。”她并未道出唐骏曾找上她,反正他已经放了手,再说只是徒增悲伤。

“初晴,你非得对我这么生疏吗?”她的言下之意已限明白了,他刘子梵根本不能代替唐骏的位置。

“我……”

“我懂,别再说了。”算了,这样的事实他早就预知了,何苦再为难她呢。

初晴垂下小脸,不知该说些什么。

刘子梵暗骂自己破坏了气氛,连忙找话题,“接下来你的生活该怎么办?要不要到我公司来?”

她摇摇头,笑了笑,“自从上来台北后就一直让你照顾,我想我是不适合这里的生活。”

“你的意思是……”

“回高雄乡下。”她黯下眼。

“什么?回去高雄你能做什么?”说什么她也在台北住了好几年,一时间能适应南部的生活吗?

“我不想做什么,反正有爸妈养我,我只想静一静,为未来的路作打算。”

她看着他,从容地说,不想让这个关怀她多年的男人担心。

她不能给予他要的爱,至少不要让他挂心于她。

“学长,答应我一件事。”她突然说出这句话。

“什么?”刘子梵怔愣。

“试着去关怀别的女人,学着去爱我之外的女人。”她幽幽说来,是如此的云谈风轻。

刘子梵先是一震,久久才释然笑道“好,我答应你。”

初晴也笑了,是发自内心的深切笑容,无形中在她眉宇间添了几分成熟的韵味与感性。

“让我送你。”

她没有拒绝,只是无言收拾着行李。

★★★

虽已是初秋,但高雄的烈阳仍是刺眼灼热。

初晴坐在房间书桌前,两手支颐地看着屋外灿阳透过绿叶筛洒而下的点点光亮。

今天又是个艳阳高照的日子,为何却照不进她那颗已湿冷的心?

她低着头写了几首小诗,字字浓情、句句意深,但写着、写着,却怎么也找下到该画下句点的字来。

心好乱啊!

“初晴!酱油用完了,帮妈妈去前面张妈妈的杂货店买一瓶回来。”

母亲的声音突然从楼下传来,初晴立即将杂记本塞进怞屉,快速奔下楼。

“妈,您怎么那么早就做午饭了,我早餐才刚吃过呢。”

“我们乡下人一向三餐正常,你晚上不睡觉,当然睡到日上三竿了。”颜母慈蔼一笑,剥着手里的豌豆夹。

“妈!”

“你突然跑了回来,妈又怎会看不出你心事重重的,晚上不是坐在桌前叹气,就是闷在被里偷哭,你以为妈不知道吗?”颜母关怀地注视着女儿。

“我……”她垂下眼睑,泪已不知不觉凝聚在眼中。

“告诉妈,是不是子梵……”

“不是的,不关他的事。您不是要我去买酱油吗?我这就去。”初晴逃走似地走出家门,牵着那辆陪了她十几年的单车,慢慢骑在细细长长的柏油路上。

小小的镇上,她一个离家多年的女子突然回来了,自然引来三姑六婆的揣测,因此单单买一瓶酱油的路上,她就看见许多好奇的眼光凝在她身上,即便与她点头招呼,也都怀着看好戏的心态。

酱油放在单车前的铁篮内,摇摇晃晃地发出叮咛响,听着、听着,初晴的思绪竟又飘荡到遥远的过往……泪又像断了线的珍珠,落得怅们……

突然,一只厚实的大手取走了铁篮内的酱油,她愕然地抬起眼。

“骑车这么不专心,只顾掉眼泪,又蠢又丑。”

一个戴着深色墨镜的男人恣意地站在路旁,手里把玩着酱油瓶,在这淳朴的小镇上格外突出又引人注目。

“你——你怎么知道我……”

“怎么知道你住在这里是不是?”唐骏扬起唇角,替她说了。

“我想凭你的财与势要找个人并不难,我不诧异。”但她不明白,他既已放了手,又为何纠缠不清。

看了看空洞洞的铁篮内,既然酱油被他“坑”了,她只好将单车掉头再去镇上买一瓶了。

“刘子梵告诉我的。”他在她背后扬声说道。

她没停下单车,“他不会说的。”

“他是不说,是我求他说的。”他快步走了过来,拉住她的单车尾。

“你胡说,子梵他最守信用。”她没辙地下了车,但仍低着头没看他。心未死,就怕见了会更痛。

唐骏冷冷苦笑,“没错,他很守信用,我求了他三天,他死都不肯告诉我,还真是个多情种。”

初晴叹口气,“你怎么又——”“别生气,我只是说说,这次不会再乱吃飞醋了,因为我知道你心里容得下的只有我。”说到这,他笑得恣意飞扬。

“我们不再有关系。”初晴心一恸。

“是吗?几百年的纠葛真已没关系?”他瞅起眼,太阳眼镜映照着阳光,形成刺眼的光芒。

初晴一震,身子竟隐隐发抖。

他想起来了?

不,他只是拿她以前曾说过的话谓侃她罢了。

“没有所谓的前世今生,那只是我与你玩游戏的一种手段。”她冷冷地顺着他误解她的话说下去,但潜意识里却感觉“前世”两宇刺伤了她的心。

他为什么来?又何必来?

难道嫌她日日夜夜的惦念还不够偿还前世的价?

“初晴……”

她擦了擦黑发,故作初定,“我不想玩了,再见。”

“你对我已不再有感觉了?”唐骏沉声问过。他可以感觉她明明对他有心,为何就是不肯原谅他当日的误解和冲动?莫非她以往的坚持当真这么不堪一击!

“我不再相信感觉。”她不带感情地说。

她是不敢再相信任何感觉,一旦遇上他,他那赋予魔力般的吸引力又让她难以注视、抗拒不了。

可知要伪装冷硬,是得花费她多少气力?

别再纠缠她了,她不是他可玩弄的对象。

“就算是游戏,我也想一直和你玩下去,就这么玩一辈子……不,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要!”他牢牢抓住她的手,愤而将单车掷向一边躺下。

“你——你怎么可以……”她杏眼圆睁。

“你可以骂我霸道、无礼,我都接受。”唐骏打断了她的嗔怒,冲动地封住了她的柔唇。

初晴一震,身子变得僵硬,她猛然推开他。“你无耻!”

“很好,无耻也行,但今天我不会让你走出我的生命的。”他目露利光,嗓音沙哑。

“既然从没进人你生命,又何来的走出?”她使出全力地叫出来,仿佛要把堆砌在心中的埋怨全都吼出。

如果他心里真有她,就不会让她去送那个有着他和情人的深情泥塑……他把她当什么?无心无感觉的笨木头吗?

偏偏她真是笨得砸碎了泥塑,就连孩子也没了。

他激动地说:“你还很着我那天那么对你吗?那是因为我——”“因为我毁了你和蒋仪相爱的证明,你保留多年的寄托是吗?”她低首痛心地说,随即又像想到什么的抹去泪,勉强一笑,“我一直忘了向你们道喜。”

“道喜?”

“我祝福你们相爱永远。”她强力让自己的音调说来平静。

退后几步,她拉起车子,牵着它离开。

“还记得你曾说的一句话吗?”他突然说道。

她没有回头,无论他说什么,她也决定不再停下脚步了,她不是他游戏的对象。

唐骏语气沉重且不放弃地一字字说得清晰,“生死相守、不弃不离。”

初晴闻言心口一紧,双腿不由自主地定在地面!

他怎么会知道?他不是喝了……

或许是她曾无意间说出口,让他给记着了。

“知道我为何要你送那个泥塑去给蒋仪吗?”他继续道,见她有意听下去,于是又说:“记得那天你在我那里过夜,她曾打电话来吧!”

“不关我的事。”久久她才吐出话,重新迈开脚步。

“她要求与我重修旧好。”他紧跟在她身后。

“你不也答应了。”初晴苦笑。

“我没答应!”他愤而低吼,走到她面前抓住她的肩,双眸凝住她的,认真的神情让人惊心。

“骗人——”她挥开他的手,强持的冷静已渐渐瓦解。“你骗人……如果你真没答应,为何要我送那个泥塑去给她?还定要我完完整整送达……你……分明还爱她……”

“如果我还爱她,就不会要你拿它去还她!”他激动的神情转为后悔,“我本要亲自拿去,哪知道得临时出差,正好你来了,我想由你送给她是最适合不过。”

那时他才明白,自己从未爱过蒋仪,只是年少轻狂时的一种迷恋。

深刻的迷恋久久竟成为一种习惯,后来乍然顿悟,却只觉得可笑。

而初晴早已取代了蒋仪在他心中迷恋的位置,由她来了断他的迷恋是最好不过,他真是这么想的。

“我不懂。”她直摇头,不想再听他的甜言蜜语。

“她对我死缠不休,却见我无意复合,于是说如果我能忍心将那个泥塑完好的在她展览会开始前送还给她,那就表示我与她之间彻底断了。”他激动地解释。

“她为什么这么要求?”初晴不愿相信,却也不禁疑惑。

“因为她听闻这些年来我仍忘情不了她,所以她以为我不愿复合只是在气她,笃定我舍不下泥塑,更不可能真心与她了断。”唐骏眯起双目,“信不信?我当初毫不犹豫地告诉她,我定会准时将泥塑完好送达,要她死心。”

“我能再相信你的话吗?”虽是心动,但曾受过太重的伤,她怕极了重蹈覆辙。

“你当然得信,因为你爱我,已爱到不可自拔!”他故意说得满洒,心却沉重得像是灌了铅。

“早……早不爱了……”她惊慌地别过脸,躲过他轻柔回荡如风的嗓音。她不得不承认他温柔的神情对女人而言绝对是致命的武器。

“是吗?如果你不爱我,那车祸时为何要喊着先救箱子?”他意味深长地说,瞳底沉定如深潭。

“我……我不懂你说什么?”初晴惊讶不已。这个他怎么知道?

天,他该不会是又在取笑她的傻气和自作多情吧!

“真不懂?”他嘴角淡淡一扬,以眸光圈锁住她。

“那是因为……因为箱子是你所托付,为不负所托,我当然得以箱子为重了。”她紧张地解释。

“你说谎,那是因为我告诉你只要你平安将箱子送达,我就是你的。没想到我的一句话会让你出意外。”他蹙了下浓眉。

初晴完全乱了。他那是什么表情?想让她假装没看见都难。

不,她不能再沉沦在他的魅惑手段中!急忙上了单车,她疾速往前踩踏。

唐骏又怎肯罢休,立刻跳上单车后座,双手交叠在她手上,笑若说:“我很重的,让我踩。”说着他连她双脚放的位置也霸占了。

“下去!你要做什么?”初晴怔忡道。

他抓牢她的手,反成了他在躁控着单车龙头,往小镇的另一个方向骑去。

“嘘,别吵,我带你去个地方,是我刚才来这时无意发现的。”他长腿飞旋般地踩动,兴高采烈道。

她疑惑地看着他,此刻他的神情竟像个孩子。

不久,唐骏已将初晴带到后山的一处坡地,由于地势很陡,他踩得很辛苦。

“放我下来,你吃不消的。”她突然于心不忍。

“风大,别说话。”他眯起眼,奋力往坡顶踩去。

“你……”

好熟的一幕……好熟的话语……

眼看他额上、鬓边都蓄满了汗,她连忙又说:“你还是放我下来,瞧你都满头大汗了!”

他却撇后一笑,低沉地说:“上次是后有追兵,前有崖谷,我输给天意。这次我‘单车’载美人,怡然自得,天都要服我。”

初晴更震惊了,一个回头,唇却与他的轻擦而过。

他戏谑一笑,“想吻我等上了坡顶。”

她两颊迅速飘上红云,神经紧绷得不再多话。直到他们终于骑上顶端,他下了车,带着她一块儿坐在草地上。

唐骏两手撑在身后,仰望蓝天,“我骗了你,我没喝孟婆汤。”

“什么?你真的……”初晴秀眉一轩,悸动地看着他。

他索性躺下,对着阳光,“当初我以为你和蒋仪一样不要孩子,才会不让我知道你有孕的事。事后你又一声不响地跟着刘子梵离开,更让我难信自己的想法。我认定了你不是真正爱我,只是和刘子梵连手与我玩了场游戏。”

“所以你事后才会对我说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话?还误会我和学长……”她低下头喃喃自语。

事情怎会变成这样?他想起前世,但她却仍不懂他的心。

“弄清楚就好,我得回去了。”不知怎地,她突然好想哭……因不懂他的心而哭……

“你怎么了?”他拉住她的手。

“你来不就是要向我澄清这些吗?现在我已明白,那就行了。”她还没站起来就被他整个人缚锁住。“放开我……”

“你要我学凌隽,才会懂我的心吗?”他挑起眉,把她搂得更紧。

这个女人怎么搞的?事到如今还不明白他的来意吗?还是非得让他说出那个曾让他受伤的字眼?

初晴惊疑不定地说:“学他什么?”

“学他跳崖!这里没崖,我就跳到坡底。”唐骏放开她,气冲冲地走到坡沿。

“不……不要……”她急忙跑过去抓住他,“你怎么那么冲动!”

“我就是冲动!不过我警告你,这次跳下去,我肯定喝汤,把它喝个饱,免得下辈子再被你折磨。”他斩钉截铁地说。

“那你要我怎么做?”她被逼哭了。

天,到底是谁折磨谁?

他突然弯起后线,柔情地说:“嫁给我。”并在她冷不及防下掏出口袋中串了银戒的红绳套在她颈上。

“你知道吗?当我从护士手中接过它时有多气恼愤怒,你怎么可以把我送给你的爱掷还给我?”他低调沉郁的口气奇特地揪紧初晴的心。

“你说什么?”她被他的话所撼动。

“我要说一句我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对任何女人说的话,那就是我爱你!”

他突然转向空旷的绿地大声狂喊,“我爱颜初晴——我爱颜初晴——”天地忽而传来声声爱的回音……

“够了!”她连忙捂住他的嘴,“别这样,让人听见多不好意思!”

“要我不喊也行,除非你答应嫁给我。”他乘胜追击,抓紧她的手,眼瞳闪耀金光。

“这……我得考虑、考虑。”她怞回手,低头沉思。

“还要考虑?”他提高嗓门。

“嗯……”初晴抬起头,照凝他的眼神突然变得疑惑,她歪着小脸问道:“好奇怪,你怎么一直戴着墨镜呢?”

“我……”他惊退一步。

“拿掉墨镜让我看看。”她走近一步。

“别看了,你如果想看,我可以脱衣服让你看。”他嘻皮笑脸的,真的开始脱西装外套。

“你别贫嘴!我要看,不让我看我就不嫁。”她冲口而出。

“你的意思是如果让你看,你就嫁给我了?”他耳朵可尖了。

“呃……我……”

他可不会给她后悔的机会,“好,给你看,但你可别笑我。”他鼓起勇气,很快地摘下墨镜。

“你……哈……哈哈……”初晴瞪大眸,突然捧腹大笑,因为她看到一对熊猫眼。“这是怎么回事?”

“为了问出你的下落,我自愿让刘子梵接三拳。谁知他下手还真狠,三拳竟揍在同一个地方。”唐骏皱着眉,竟对她撒起桥来。

“痛不痛?”初晴轻轻对他的眼吹了吹。

“好痛,不过吻你就不痛了。”

唐骏合住初晴为他吹呼的小嘴,虽瘀青了眼圈,但眼神同样是这般明亮神秘,震住了她的心魂。

那瞳仁中射出的深邃光痕像是在告诉她,为了她他将永不喝孟婆汤,生生世世一颗真心非她莫局……

—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孟婆汤最新章节 | 孟婆汤全文阅读 | 孟婆汤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