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诡男 > 第十章

诡男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到了住处,邵千果然察觉到周遭隐藏着危机。

甚至有股很大的磁力正在吸收他的能力,让他发挥不出来。

一有这样的感觉,他竟控制不住地浑身打起冷颤,握着柳雨媛的手也更紧了。

“怎么了?”柳雨媛敏感地问道。

“没事,小心点就好。”邵千给她安抚的一笑。

“嗯。”她点点头,“那我们进去罗?”

邵千牵着她搭电梯来到屋里,表面上一切都是这么平静,可暗地里却藏着诡异的气流。

柳雨媛走进房里,就见加加慢慢从角落现身,一看见她便用力朝她身上一跃,不停发出喵喵的叫声。

“对不起,加加,我来晚了,你一定又饿又渴吧?”柳雨媛将它抱得好紧好紧,习惯性地又用她的脸颊磨蹭着它的软毛。

“走了,雨媛。”

邵千提醒她的声音让她忆及这次回来的危险,于是立刻点点头,朝他走了过去。

可就在他们来到楼下正准备开车离开时,却发觉一辆车子挡在前面。

邵千眯起眸,直盯着眼前的男人,才一运功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道给击回,让他赫然一震。

该死的,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邵千……”柳雨媛也瞪着前方,知道前面那人必然是为了对付他们而来。

“走不了了,你看看后面。”他从照后镜看见后面又来了一辆车,他甚至可清楚的看见开车的人就是赵国龙,而他身旁坐着的便是秦老大。

“雨媛,我的特异功能在这些人面前突然发挥不了作用,无法揣测他们的想法。”邵千露出苦笑,“你跟我是跟错了。”

“不,我没跟错,我相信你能过得了这一关的。”柳雨媛突然想到什么,“对了,吕伯伯的信封呢?”

“对呀,我怎么给忘了。”邵千立刻从口袋中将一号信封拿出来,打开后才发现里面只写了一个字:右。

他往右一看,那里是木墙,没有路呀!

“怎么办?”柳雨媛心急不已。

“不管了,就赌赌看吧!”他猛地转动方向盘往右疾冲而去。

当车子撞上墙的刹那,柳雨媛紧抱着加加倚在他身上,但是当这面木墙一倒,前面竟是一条宽阔大道!

邵千见状立即加速行驶,身后两辆车立刻追上。邵千知道,只要甩开他们,他和雨媛就安全了。

然而他们穷追不舍,邵千只好尽可能往小路问躲。可偏偏幸运之神总是忘了他们似的,眼前的死巷又让他一阵灰心。

“该死的!”他猛力敲了下方向盘。

眼看他们就要追来了,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拿出第二封信。

上头依旧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后。

后面两辆车就要冲了来,他往后不是自投罗网吗?邵千先是犹豫了下,接着顾不得一切地猛踩油门,车子迅速往后倒退,那冲力吓坏了急迫而来的赵国龙。

他下意识将车子往旁边一闪,反而冲撞上墙面,整辆车就卡在墙缝中,这时候接获吕良报案的警方正好赶到,便将赵国龙与秦老大一举成擒。

张华见状心知不妙,他聪明的立刻掉头就要溜走时,却不知道邵千早已趁刚刚慌乱之际来到他车边。

“你也会特异功能?”邵千内敛地一笑。

张华看了他一眼,便说:“我不会,但是会想办法抵制。”

“哦!那你说,你到底对我动了什么手脚?”邵千直盯着他,不让他逃避问题。

“警方会注意到我,快让我走。”张华慌了。

“只要我一叫,他们不但会注意你,还会找上你。”由于巷子太过狭窄,张华若想倒车可不简单,如果要溜走的话又被邵千给堵上,让他进退维谷。

“这……好,那我就告诉你。”张华往警察那儿防备地望了眼,“我本身虽然不会特异功能,但却专攻这方面的研究,已找出不少种特异功能的弱点。”

“那我的弱点是?”连邵千都还不知道自己有哪方面的弱点,只知道他对特定人士会无法判定,产生漏洞。

“你的弱点是她。”张华指着站在邵千背后的柳雨媛。

“我?!”柳雨媛吃了一惊,“为何是我?”

“说句实话,你如果不跟出来,我是拿邵千一点办法都没有,就因为有你在,我连用特制的仪器,影响他的判断力。”

“你别胡说,我怎么会影响邵千,你少在那挑拨离间了。”柳雨媛鼓起腮,最恨这个人信口开河,谁不知道她是最爱邵千的!

“我并没有胡说,因为你是他的最爱。预言术的弱点便是对自己的亲人无法预测未来。”

当张华说出这话后,邵千立即恍然大悟。

没错,不管是过去的“文可匀”或是现在的“柳雨媛”都是他无法判定的对象,那不就表示她将来肯定会成为他的“妻子”?!

“另外有两种人也是,一种便是你自己,另一种就是预言术的道行比你深的人。”

他这番话又给了邵千一个提示,没错,吕教授和校长李劲的道行肯定比他深,这才会让他怎么也无法针对他们做出正确预测。

“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可以走了吧?”张华说,“这次之所以帮秦老大完全是看在过去他曾照顾过我的情分上,以后我不会再这么迷糊。”

眼看张华已经彻底悔悟,邵千也无意逼他走进死路。

于是他让开身,“你走吧,倒车动作太大会引来注意,你还是用走的。”

“好……谢谢你。”张华走出车外,感激地与邵千交握了下双手后,便选择弃车而逃。

眼看他已消失无踪,柳雨媛不禁问:“你真的打算放他走?”

“他并不坏,只是被利用,我能预言他的未来,是个很有发展的特异功能研习者。”邵千笑了笑。

“哦。”柳雨媛垂下小脸,“那我想问你,你真的如他所说,将我……将我视为你的最爱?”

“这个嘛……”邵千抓抓脑袋,“你怎么又来了?”

“我已经是隔好几天才问你爱不爱我,不说算了。”她往一旁走去。

“连刚刚那个人都瞧出来了,你还不信任我吗?”他上前握住她的手,“走吧,咱们得帮警察做个笔录,好早点将秦老大送进监狱。”

说着,他便牵着她往前警察的方向走去,让柳雨媛好不满足喔。

难道要他说声爱,真是这么困难吗?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平安地和吕良碰面之后,邵千又带着柳雨媛回到那间曾有着他们俩快乐时光的小屋,而柳雨媛明白是该和邵千分手的时候了。

再怎么说邵千也该回学校,何况风学园又不是她一个外人可以进入,两人势必要被隔离。

“想不想回到原来那个家?那边房子较大,我还可以继续雇用刘管家回来照顾你。”坐在地毯上,邵千和柳雨媛手里各持一杯红酒,可心底各自发闷,尤其是柳雨媛变得寡言,迫不得已,邵千只得耍宝、装鬼脸逗她开心。

哪知道这小女人泪腺发达,有时候他是愈逗弄她,她的泪水掉得愈快。

她摇摇头,“不想,屋子太大会觉得自己更孤寂。”

“雨媛,你能不能快乐点?如果有空,我一定回来看你。”端起她的下巴,他专注地说。

“我又没有伤心。”她转过脸,不想让他瞧见她眼底弥漫的泪雾。

“我太了解你了,你以为你这样就能瞒过我?”他放下红酒,转过她的身子,看进她的眼眸深处。

“我……”她眼珠子突然转了转,连忙拭去眼角的泪水,换上一张笑脸,“真的,我不难过了,我已经想到一个主意。”

“什么主意?”瞧她脸上突然扬起慧黠的光芒,邵千也好奇的想知道她的想法。

“我要搬家。”她很笃定地说。

“搬家?!”他两道俊眉一挑,“搬哪去?”

“风学园附近。”她笑了笑,接着又说:“你们只是规定别人不能住进风学园,又不表示我不能住在附近,到时候你只要休假,即便是半天,我们都可以见面。”

“这……这样好吗?”他眉头轻蹙。

“怎么了?你不想让我陪在你身边?”瞧他那对藏在无镜片眼镜后的眸子闪着一丝诧异,她不禁疑心了起来,“是不是你在那儿已有女朋友,所以才不希望我陪在你身边?”

“拜托,你想到哪儿去了?”邵千抚额大叹,还真是被她弄得啼笑皆非。

“不是吗?”她偷瞄着他的反应,“那你为什么那么怕我搬过去?”

“因为我怕你寂寞。”他心疼地柔柔她的小脑袋。

“寂寞?!”她摇摇头,“我哪会寂寞。”

“你不知道,台东风景虽宜人,但是并不热闹,我是担心你不知道该借着什么样的方式打发时间。”邵千说出他不赞成的理由。

“我怎么会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呢?”她在他面前坐直身躯,很认真地回答,“想想我过去十几年里,哪一天不是被关在屋子里?那样的生活我已经习惯了,真的!”

“雨媛。”他疼惜地用力将她挑进怀里,“就是因为知道你过去已过了太久那样的生活,我才不能这么自私,你懂吗?我想让你去看看这世界,以最轻松的心情去享受。”

她抬起脸笑睇着他,“难道你不怕我看上别的男人,到时候把你踢到一边?”

“哦,你真会这么做?”

“说不定哦,到时候我如果遇上一个比你还帅的帅哥,可能被他一拐就跟着他跑了。”她说的跟真的一样。

邵千抿唇一笑,顺着她的话说:“如果真是如此,我也不好说什么了,只好……只好……”

“只好什么?”柳雨媛张大眸子等待他接续的话。

“我只好……全——”

“什么?你成全我?”鼓起腮,她愤怒地站起来就往门外走。

“喂,你要去哪儿?”邵千以更快的速度拦下她。

“我去找乐子呀,嗯……就去喝酒,然后随便勾个男人离开,接下来——”她愈说愈高兴,没发现邵千一张脸已气得发黑,还反问他:“你说:当一个男人将一个女人从酒店带走,会去哪儿?”

“你问我是不是?”他点点头,笑得有点诡异。

“对呀。”她不知是天真还是故意,居然笑得好灿烂。

“嗯,这我得想想该用什么方法对付他。是扭断他的脖子,还是折断他的手臂,或者砍断他一条腿?”他拳头一握,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

“哇,你好暴力哦,刚刚不是才说要成全我们,这下又耍狠手段,太没道义了。”听他这么说柳雨媛心里虽是喜孜孜的,但仍旧不表露出来。

“我刚刚有说要成全你吗?”他故意耍赖。

“没有吗?我明明听见你说什么全。”

“唉,你笨哪,我的意思是我要送他一拳,此‘拳’非被‘全’,你不要搞混了好不好?”嗯,硬拗也得拗得像样点,这么说应该可以了。

“你少跟我玩文字游戏,我就是听你说成全,唔——”

她辩驳的话还未说出口,已被他抓进怀里,热唇随即覆上她的娇软,将她满口的怨言化为一丝丝的声吟。

“傻瓜,你是故意气我的吗?明知道我不可能舍弃你,所说的话全都是想逗你笑而已,何必当真?”他轻柔的软语一句句地沁入她的心脾。

“那你让不让我跟?”她撒起娇。

“好,你要跟就跟吧。”邵千怎能不依她呢?谁不知道女人一发起狠来可比什么都可怕。

“哇……邵千,你真好。”她开心地往他身上一跳,他接住她,轻轻往地毯上放。

柳雨媛张着大眼,直瞅着他幽邃仿佛深沉大海的瞳眸,像是等待着他的吻。

见她微翘红唇的媚样,邵千火热的眸光已转暗。跟着,他再也等不及地用力托起她的后脑,热唇猖獗地含住她的小嘴,放肆地挑弄着她唇内的香蜜。

柳雨媛展开双臂,勾住他的颈部,学着他吻吮他的唇、舌、嘴角,那小舌尖滑冷地在他口中探索,激起邵千体内一股抑制不住的欲望,血液为之翻腾,弥漫全身,像极了一股永不熄灭的地狱之火。

“呃——”

柳雨媛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已开始发烫……最后那热气传递至她的末梢神经,侵入她每一处脆弱的敏感点。

邵千抬起身躯笑望着她天真的反应,又一次攻占她的香唇,与她柔软的舌尖玩着销魂的游戏。

本来一心想转为主导的柳雨媛投降了,她根本没有力气撩逗他,反而被他撩拨得浑身发抖,只剩下虚弱的喘息……

邵千的手来到她的大腿顶端,以一种令人血脉偾张的方式抚弄着她,故意延长着这种令她难以承受的撩人折磨。

“邵千……不行,我……让我来……”她勉强保持冷静,可是他却不给她这样的机会。

接着,更扬情的折磨来了!

他倏地高举她的一条腿,以唇舌濡湿她如丝般的大腿内侧,两条腿轮流恬舐着,带给她另一波高潮。

“啊!”天,这太罪恶了,他不能这样对她,“住手……”

“为什么?不喜欢吗?”他定住动作,谜样的眼眸望着她那张渲染得通红的小脸。

她摇摇头,哑着嗓音说:“今天我要当主控者……”

“哦?!”看着她在他的抚弄下,浑身已绽放出最艳丽的美,尤其是她那芳郁中掺合着百合的体香,一吸入鼻腔,已让他控制不了了。

“让我……”她祈求地看着他。

“OK,就让你来。”

邵千很听话的躺了下来,柳雨媛先平缓呼吸后,便分开双腿坐到他腰上,接着主动褪下长裙和底裤,隔着他的长裤摩擦着他早已酥醒的男性。

“小女人,你这是在玩火。”邵千暗哑着嗓音,目光直凝在她那波波动人的雪白侞房上。

看着那对酥胸晃动的美,邵千知道自己的自制力就将用尽。

于是他撑起她一点点高度,好方便将自己下半身的衣物褪去,当柳雨媛再次坐下时,他的骄傲已顺势滑进她体内……

“啊……”这一顶,顶到了尽头,让她满足地一喟。

这时邵千开始加快冲顶的速度,每一下结结实实的充填了她。望着她因喜悦而摆动的双侞、迷醉半合的媚眼,以前微启呐喊的红唇,邵千已完全无法思考,下腹的鼓胀也愈来愈炽烈……

他仿佛这辈子、下辈子也要不够她似的不停冲刺,取悦着她——

主导的柳雨媛虽然还在上方,但不知何时已由主导转为被动,在邵千惹火的冲刺下只觉天旋地转。

她晕眩地贴在他身上,丰满绵柔的双侞紧贴着他,这种触感强烈刺激着他,他猛力一个回身,反将她压在身下。

他满意地看着她彤晕滥滥、娇软连连的模样,并拉远距离瞧着她苗条诱人的迷人胴体,下腹的灼热也愈来愈强烈了。

勾起她的两条大腿,他强悍地再次深入,在火热的旋律中彼此远扬的理智飘得更远,**的浪潮已渐渐淹没了他们。

霎时,一股怞搐的块感从他们的感官中炸开,让他们更加紧密地贴合在一块……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邵千还是带着柳雨媛来到风学园。

一路上他即便开着车还是不舍的握住她的手,耳提面命着要她如何照顾自己,而她却一直保持着笑容,告诉他,她定会在附近找屋子,陪伴他到毕业。

边开车,他边不放心地问:“你真的坚持这么做?”

“嗯。”柳雨媛很认真地点头。

“可是你把行李都带出来了,又还没找到住的地方,我怎么放心回学校呢?”看看手表,这次任务的归校时间已经到了,他根本没时间陪她去找房子。

“你别把我当废物,我自己可以找的。”她甜笑地看着前面,“学校到了耶。”

邵千将车子停在校门口,思考了一会儿,“不管了,我先陪你去找房子好了。”

见他又要发动引擎,柳雨媛赶紧阻止,“你别这么莽撞,违反校规,你要延缓好久才能毕业,人家不要。”“可是……”

“真的没关系,不要对我这么不放心。”她先下了车,然后走到他那边为他打开车门,“唼,哪有男生要女孩子替他开车门的,快进学校,快啦!”

见他仍动也不动,她只好使尽蛮力将他往车外拖。

“别拉,我若真要进去,车子还得开进去呢。”他笑着摇摇头。

“对喔,那还不赶紧进去?”哇,风好大,她冷得拉紧衣领。

“你快上车来,我还是决定陪你找房子去。”天气突然转冷了,他怎么可能就放任她在这处陌生地方提着行李到处游荡。

“才不。”她虽然爱他,但才不要影响他的学习生活。

“雨媛!”

“你别叫了,我说不要就不要!那我先走罗,你赶紧进去。”她明白倘若她再不走,定会害他无法准时进学校。

看她愈跑愈远,邵千立刻冲出车外,追上她,“好,我不逼你,那你能不能答应我,找到住的地方,给我一通电话?”

“我会啦!”她低头一看,发觉他穿着短袖就跑了出来,忍不住将他拉到车旁,从里头拿出一件薄外套让他穿上,“拜托,你以为你是超人吗?那么冷的天气硬要穿短袖,人家超人还穿长袖呢。还说怕我不会照顾自己,真不知道你这几年是怎么在学校过的!”

“雨媛……”邵千心底一片暖意。

“别跟我说会让我掉鸡皮疙瘩的话哦。”知道他这些话一说出口,定会让她好不容易武装起来的坚强再度瓦解。

将他的衣服拍一拍,做最后整理时,她突然触摸到他口袋里好像有个硬物,手伸进去将它拿了出来。

两人一看到她手中的信封袋,同时愕然对望。

“对了,吕伯伯给我们三个信封,我们只开了两个,那么这一个上面不知写了什么。”她纳闷地说。

“我也不知道。”邵千随即对她眨眨眼,“我们何不打开瞧瞧呢?”

“嗯。”她也同意。邵千打开信封,里头有张纸,可上头不再是一个字,而是一串话——

年轻人,依依难舍了是吧?

拿我这封信带着雨媛一块进去,李劲看在我的面子上,定会帮你们解决问题。

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祝福你们了。

“吕教授老早就知道我们将会遇上什么事了。”邵千抚额大叹,“唉,我真是服了他。”

“那他的意思是……我可以跟你一块进学校了?”柳雨媛因为兴奋又不敢置信,沙哑的声音里带着颤抖。

“当然了,我们走吧。”

带着她坐进车里,才要将车子开进学校,柳雨媛却握住他的手。“不好吧,你先进去问问,如果可以我再进去,我担心倘若校长不领吕伯伯的情,那就不好了。”

“你放心,不会有事的。如果李劲真那么顽固,大不了我不念了。”邵千说着,便将车子开了进去。

“什么?你可不要莽撞,喂——”但邵千已下定决心,踩下油门就闯进校园,连守卫要拦都拦不住。

没想到才进入校门,他远远地就看见李劲站在半路上等着他们。邵千连忙踩下煞车,“校长,您怎么会在站在这里?很危险的!”他和柳雨媛走了出来。

“刚刚是谁骂我顽固,既然骂我,还关心我的死活呀。”李劲笑睨着他。“啊!校长,我怎么从不知道您的能力那么强。”邵千倒是满惊讶。“要不然你以为我拿什么管你们?”李劲冷哼,“来吧,把吕教授的信拿给我看看。”

邵千啧啧称奇地把信交了出去,“校长,您将会怎么安排雨媛?”这时柳雨媛也走上前,轻声喊了句,“李劲校长,您好。”

“嗯,这嗓音美妙,听了真舒服,我正在想咱们学园里好像少了福利社,正打算新建,为了省钱就不外雇,你们这几个小子的女朋友都可以派上用场。”

“什么?校长,你竟然是打这样的如意算盘。”

“嗯……是很如意,难道你不认为?”李劲兴味地笑着,“如果你接受的话,就带她先熟悉一下校园环境吧。”对着邵千眨了眨眼后,李劲便自动离开了,留给他们年轻人独处的空间。

“邵千,你们校长长得还满帅的,人也不错哦。”柳雨媛本来还以为校长都是老头子呢。

“什么?他帅?!蟋蟀的蟀吧。”邵千不以为然。

“怎么了?你吃醋了?可我真觉得他不错。”能留在这儿陪着邵千,柳雨媛此刻的心情可有说不出的兴奋。

“那你说,是我帅还是他帅?”邵千贴近她的脸问。

“嗯?这么呀……很难判定耶。”柳雨媛故作思考状。

“什么叫做很难判定?”他的口气已有些不稳了。

“因为你现在头顶冒烟的样子好难看哦,嗯……还是校长够稳重,我要去找他聊聊,请他带我到处走走,拜拜了。”

发觉他头顶的黑烟愈冒愈浓,柳雨媛赶紧拔腿就跑。

“你这个小女人,居然敢这么说我,看我怎么打你的小**。”他扬声对着她俏丽的背影大喊。

可小女人居然不甩他,还转过身对他做鬼脸。

邵千笑着摇摇头。好啊!她居然敢取笑他,身为男人又怎么吞得下这口气?二话不说,他立即朝她直追而去——

李劲站在校长室窗口,看着外面草地上一对追逐的欢笑俪影,暗付,再过不久风学园应该会更热闹,他是不是该加盖宿舍呢?

嗯……这事得赶紧着手去办才行呀!

【本文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诡男最新章节 | 诡男全文阅读 | 诡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