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老板别太无理 > 第十章

老板别太无理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当天「郧宇」提早下班,全公司的人都前往「丽阳酒店」庆祝公司的作品获奖,也为该作品的设计者夏乐蒂道贺。

「来,乐蒂,我敬妳,妳为我们设计部争光了。」主任张恒先行举杯。

「乐蒂,妳一来就为公司捧个大奖,好棒。」海媛也笑着对她眨眨眼。

「以前我是最不服女人,这次妳让我改观了。」李侃也笑了。

「谢谢……谢谢大家,我也敬大家。」乐蒂不但可以得到大家的鼓励与支持,还与铁郧有了好的开始,今天可说是她最开心的一天。

「老板,你可有什么奖励呢?」海媛当着众人的面鼓动着。

「这个嘛……」铁郧眸光深邃地望着乐蒂,「看她要什么,我就给什么。」

「哇……要什么给什么?乐蒂,把总裁的人给要了,懂吗?」海媛转向张恒,「我看有人要抱着棉被痛哭整夜。」

「去你的,我老早就死心啦!」张恒其实早看出乐蒂的心思,对她的倾慕之情也能及时打住。

「哎哟,你们就会开玩笑,喝酒、喝酒。」乐蒂一张脸热得像烧虾,她赶紧以喝酒的方式来掩饰尴尬与脸红。

不一会儿,其他部门的同事也一一过来向她敬酒,就连铁郧的秘书米琴也笑望着她,「还真是人不可貌相,我现在是真心服了妳。」

「什么叫作『人不可貌相』呀?」乐蒂笑着反问。

「妳别误会,这只是成语……意思是看妳娇娇小小的;没想到脑袋里可以放这么多东西。」米琴被她这一反问,倒有点语拙。

「哈……这个形容好。」铁郧赶紧加了句。

乐蒂也笑在心里,对米琴点点头,「谢谢妳,我以后会更加努力扩充自己的脑袋。」

「别这么说,来,我敬妳。」米琴举杯道贺。

也因为敬酒的同事络绎不绝,让酒量本就不好的乐蒂有点儿醉了!看她脸颊出现不寻常的红晕,铁郧赶紧上前说道:「别再灌酒了,乐蒂酒量不好,真要喝的话,我替她。」

「哇塞!总裁为乐蒂挡酒耶,这太诡异啰!」有人在一旁笑闹。

只见乐蒂本就红透的脸这下子更是涨红到不行,她对铁郧摇摇头,「没关系,我还可以回敬大家,今天开心嘛!」

「可是……」铁郧笑着摇摇头,「好吧,那就随妳了。」

就这样她一杯又一杯地喝,直到夜已深,酒店也将打烊,整个公司的人这才慢慢离去,而铁郧就身负送乐蒂回家的责任了。

「要妳少喝点妳不听,很难受吧?」他扶着已半醉的乐蒂走向他的车子。

乐蒂摸摸自己的脸,「还好,我都尽可能少喝了,而且只喝鸡尾酒,这跟你上次骗我喝下的烈酒感觉差多了。」

没错,她是晕眩头疼,但至少脑子还很清楚。

「什么叫作骗妳喝酒?记着喔,我当时明明劝妳不要喝,是妳非喝不可,要献身也不用表现得这么明显嘛!」他也开起她的玩笑。

「什么?!我……我……」她瞇起眸,张嘴欲言,却不知该怎么为自己辩解。

「妳……妳……妳什么?」俯下身,他偷啄了下她的小嘴,接着发动引擎送她回家。

半个小时后,到了乐蒂住处公寓外,他以为她睡着了,转首看着她,只见她微笑地看着窗外的天空,「今天月亮好圆呢!」

「傻瓜,明天就是中秋夜。」他撇嘴笑道。

「啊!真的?」她赶紧坐直身子,可脑袋一晃又疼痛难抑。

「别乱动,我扶妳上去。」铁郧先行走出车外,扶着她慢慢走进公寓里。

自从喝了酒后,乐蒂一直感到昏昏沉沉的,于是也没多想,就让他步进属于她的秘密小天地。

「来,这边坐。」他扶她坐好,「我去倒杯水给妳喝。」

铁郧观察了一下环境,瞧见置于角落的望远镜,心里不禁有些好奇,但他还是先进入厨房,倒了杯水出来。「喝了会好过些。」

「谢谢。」她接过手喝了半杯。

「对了,那架望远镜是干嘛用的?我去看看。」说着,他就朝那里走去。

「啊!不要看──」顿时,乐蒂混淆不清的脑袋猛然转醒,慌张地喊住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铁郧这一看,终于验证了心底的猜测,他转过脸,邪魅地对她笑道:「原来妳都是这么注意着我?」

「我只是……只是……」乐蒂直柔着小脸,神情出现仓皇与无助。

「只是爱我爱到收不回心,所以用这样的方式思念我?」他瞇起眸,笑望着她一脸醉颜。

她用力抓了抓脑袋,呼吸也跟着急促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因为我很早以前就爱上你了。」

「很早以前?」他故作惊讶状。

「嗯。其实我就是雨,放了你两次鸽子,想先向你道歉。」她抬起头,醺然的容颜带着歉意和赧色,「爱你很久,又怕你不会喜欢这么平凡的我。」

她不是醉了吗?醉了就有胡言乱语的权利,那不如利用这机会将心底的话都告诉他,管他会怎么想……就算后悔也是酒醒后的事了。

本以为等到的会是他震惊的脸孔、愠恼的神情;没想到她看见的却是一抹恣意的笑容。

「你不觉得意外?」她皱起眉,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喝多了而看走眼?

「没什么好意外的,因为我早知道了。」铁郧勾起嘴角,「比较意外的是,妳这小妮子居然会跟我道歉。」

「啊?」这下子震惊的人换成她了。

「这架望远镜就是想看我做阳台运动时的英姿而摆放的了?」他笑着摇摇头,「天,真没料到妳会想到这计画。」

「我没有计画,只是突发的想法……因为唯有如此,才可以远距离的亲近你。」地深吸口气。

「傻瓜!」铁郧用力将她锁进怀里。「干嘛怕见我?妳长得又不丑,在我眼里妳是最美的。虽然是……矮了点,但我想我爱上娇小的女孩。」

「你说我是最美的?而且还爱上我了?!」看来她醉得不轻,居然会在晚上作起了白日梦!

「瞧妳这模样,好像不信?」

「你昨天才说喜欢,可今天就爱了,我怎能相信?」她摇摇微晕的脑袋,「而且吴俐伶才是真正的美,你却说你不爱她。」

天!这男人的审美观当真有待商榷。

「我真的不觉得她美,她那种美很肤浅,而且告诉妳一个好消息,我老爸已经不强迫我娶她了,因为妳替我解决了难关。」他将当初与铁誉之间的条件说了出来,但没告诉她这阵子俐伶的恶意挑衅。

「原来你是为了自己的自由,才逼我加班,还逼得这么紧!」她鼓着腮,不悦的抗议道。

「妳这个大笨蛋,我不为自己争取自由,怎么娶妳?而且加班是故意的,我想和妳多相处一会儿,妳难道感觉不出来我的企图?哎呀,说妳笨、说妳傻,还真是太看得起妳了。」他没辙的直摇头。

乐蒂顿时失去了说话的能力,满脑子放着的全是他这番话,「这么说……你也早就喜欢我了?」

「嗯,在妳还是雨的时候就喜欢妳,现在则是爱上妳。」他笑得好暧昧。

「那你怎么知道我是雨?」这点她一直想不透。

「因为妳缺乏智商、没有演戏天分、破绽百出,只要有一点智慧的人都猜得出来妳是谁。」他说得还真直接呢!

「你……你居然把我贬得这么低!」她瞪大一双水眸,「好呀,既然知道我是雨,还故意要我去看你和猫咪聊天,好毒喔!你去找她好了,走开……走开……」

「妳又要放弃我了?」他抓住她的手腕,凝视她一对泛泪的眼。

「我……我……不舍,可是你好坏。」倚在他怀里,她哭了。

「其实我也骗了妳,根本没有猫咪这个人,她是我编造出来的人物。」他微瞇着眸,也要对她坦白。

「是吗?我明明见过她。」乐蒂直摇头。

「妳在网路上遇见的那个猫瞇叫李烽,是我的好友,我请他帮忙冒充猫咪;哪知道他居然可以打出这么恶心的句子。」铁郧扯开嘴角,无奈一笑,「而德国那位猫咪则是他老婆葛欣玫,妳就知道这对夫妻有多让人讨厌了。」

什么?!她怎么愈听愈迷糊了?

乐蒂直甩着脑袋,「怎么……怎么这么复杂?都厘不清楚了。」

「妳不要躲了。」抬起她的下颚,铁郧直盯着她的眼,「现在妳搞懂了吗?对妳,我一向有所图,妳根本不必逃避。」

「郧……」她哑了嗓音,「既然你知道我是雨,为何还要绕这么大一圈?为的只是让我生气吗?」乐蒂望入他那两潭如深井般的眼瞳中。

「不,是要妳吃味,让妳知道妳有多爱我,让妳知道我可是会稍纵即逝,不容妳这样轻易忽略、不懂把握。」他的嗓音带着一股让人迷惑的磁性,将乐蒂本就迟钝的脑袋变得更加混乱。

「你也爱我了?」

「妳该不会真醉了?」他拍拍她的小脸,发觉她的眼神有着茫然,「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又在作梦呀!」

「你抱我,我就会知道是真的了。」乐蒂露出慧黠的笑意。

「妳这小女人。」铁郧展开双臂,将她紧紧拥入怀中。「这样是不是满意了?」

「嗯。」她甜甜一笑,笑过后居然哭了出来,「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刻,等了好久……等得我都快要绝望了。」

「其实一个男人之所以想要一个女人,有所谓的**发泄,也有的是出于真爱,因为有爱,他才想与那女人玩亲密的游戏,在德国的时候,妳误解我了。」

听他这么说,她竟含着泪又噗哧笑出来。

「妳笑什么?」他眉头微蹙。

「我笑男人都是如此,很会为自己狡辩。」她扬眉望着铁郧,「但是说也奇怪,我就是喜欢你……已经无法自拔。」

「那我能不能问妳一个问题?」既然她说她爱他,那他也得搞清楚一件事。

「好,你问。」

「史密斯真的是美国路易士建设集团的人?」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

「那……妳该知道那是家全球瞩目的公司,如果真到那里发展,妳的前途将无可限量。」铁郧紧绷着情绪,告诉她这些。

「我一向以『生平无大志,只求六十分』为座右铭。从没想过要无可限量,通常爬得愈高也就愈寂寞呢!」她偏着脑袋笑望着他。

铁郧偷偷笑了出来,心想,全世界大概只有她拿那句话当座右铭。

「可是那位史密斯长得也挺帅,妳没选择他不后悔?」

她眉头一皱,「你是想暗示什么?要我跟着史密斯去美国吗?如果……如果我要选择他,早就跟他去了……还是你迫不及待想赶我──」

「嘘……」他猛地覆上她叫嚣的小嘴,忙着在她口中低嘎地说:「我怎么可能赶妳走?我只是想知道妳有没有弄清楚一切,就怕日后妳会后悔,到时候我铁定会受不了。」

「我爱你就是爱你,怎会后悔?你才傻了呢!」她抿唇笑道。

「是这样吗?那他为什么知道妳的所有喜好?」他又紧绷着神经。

「啊!」她突然想起,「那天晨跑的时候,你问他可知道我喜欢什么音乐、喜欢哪种颜色、又喜欢哪本书……你是以熟知『雨』的方式在问他啰?」

「没错,可是那家伙居然答得出来。」想起这件事,他的脸色就跟他的姓一样是「铁」灰色的。

「呵,我懂了,你吃醋了对不对?没想到乐美这一招还真不错。」她掩嘴偷笑。

「哪一招?」

「其实史密斯是我妹的男友,乐美故意请他来追求我……没想到你真的吃醋了。」乐蒂直觑着他那张变形的脸。

「原来如此?害我……」铁郧深吸了口气。

「害你嫉妒得要命?」这下子换她眉飞色舞了。

「算我们半斤八两,都被对方耍过一次,扯平了好不好?」铁郧笑出属于他的诱惑力。

「可以,不过……」乐蒂支着半带晕眩的额,想了想,「我要你带我去旅游。」

「妳才刚回国,又想去玩?」

「拜托,那次是去工作耶!」乐蒂没好气地说。

「好,好,就去旅游,不过妳现在脑子和心似乎都不太灵光,去睡一觉吧!」他又抱了她一下,「那我回去了,明天再接妳去上班。」

「郧。」她喊住了他。

「怎么?」他停下脚步。

「别走,今晚留下来陪我。」乐蒂贴在他胸前,「我要你留下。」

「妳是说真话还是醉话?在德国时,妳不是因为这种事狠狠跟我争执了一番?」铁郧疑问。

她握住他的手,直往自己身上贴,「你说得对,因为你爱我,才会想跟我在一起,而现在我懂得那种感觉,你不要走好不好?」

「那明天醒来可不能翻脸不认人。」

「我又没醉死,你怕什么?」她仰起小脸儿,嘟着小嘴儿。

「怕?我怎么会怕?那就……陪妳啰!」俯身将她抱起,一块儿走向她的单人床。

床小、情热、气氛浓。

月圆夜,正漫长……

第三天,铁郧替两人请了假,带着乐蒂旅游去,不过这次不是转往国外,而是到中部走走。

在车上,他有些内疚地对她说:「因为刚从德国回来,很多事都堆在一块儿,无法远行,介意吗?改天──」

「没关系,就算只有两天,我也很开心。」至少这次是专程去玩,不是为了工作。

「想不想去谷关洗温泉?」他想想才说,「现在气候微凉,洗温泉很舒服的。」

「只要跟你在一起,去哪儿都好。」她弯起唇,甜甜笑着。

「是这样吗?那我们……去玩自由落体,我跳妳也得跟着跳喔!」他知道她胆子小,才故意这么逗她。

「什么?!」她秀眉紧蹙。

「再加个三百六十度旋转的云霄飞车怎么样?」望着她那张惊愕的脸孔,他的玩笑竟愈开愈大。

「厚,你故意的对不对?」她气得抡起拳头,捶着他的胸膛。

「小心,现在我可是在开车呢!」他一手抓住她抡拳的小手。

她收回手,眉儿一撩,「等到了谷关,我再跟你算帐。」

铁郧勾起笑,对她眨眨眼,「可以,就等着妳。」

「哼!」一抹笑隐约藏在她的唇角,突然间,她似乎能意会海媛曾说过的话──她和李侃彼此都享受着这种相互调侃、斗嘴的快乐。

没错,这种感觉真可以说是生活上的一种调剂。

于是在这样的情境中,你一搭我一唱的,让这段不算短的旅程减少了无聊与辛苦,感觉上一下子就到达目的地了。

「哇,终于到了,下车吧!」铁郧伸了下懒腰。

「你一定累了吧?待会儿可以好好泡个温泉。」乐蒂赶紧下车,帮他一起提行李进去温泉会馆。

「太重了,我提。」他上前拿过她手里的一只皮箱,笑着吻了下她的面颊。

当两人相偕走了几步,却看见眼前站了一对男女,正带笑望着他们。

「李烽、欣玫!」铁郧非常意外,竟能在这里遇见他们。

「猫咪!」乐蒂还是改不了口。

「没错,她是我的猫咪。」李烽将欣玫揽进怀里,跟着对乐蒂举手打声招呼,「宙斯,妳好。」

「啊!」乐蒂捂着嘴笑了出来,「原来那天在聊天室上说些……怪话的真是你,铁郧说了我还不太相信呢!」

「哈……我的演技不赖吧?」李烽撇嘴大笑。

「你那算什么演技,我才高明呢!」欣玫走向乐蒂,朝她伸出手,「我叫葛欣玫,可以成为妳的好朋友,但绝不是情敌。」

「你好,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和铁郧好,过去是我们……不,是我太多虑、太放不开。」

「别这么说,只要是人,一遇上感情的事,都会不像自己。」欣玫望向李烽,似乎暗示着自己也曾经这样过。

「对了,你们该不会有雷达眼吧?怎么知道我们来这里度假?」铁郧走向柜台,幸好今天不是假日,随时都有房间。

「我们这么无聊呀?是刚好我和欣玫也来这里度假,刚刚想出去买点心吃,正好看见你的车过来。」李烽一手搭在他肩上说。

「你还记得这里?」办好手续,铁郧问道。

「我哪忘得了?」李烽瞇起眸,回忆起以往。

「看你们的表情,以前常来这里啰?」乐蒂听了,禁不住好奇地问。

「我和李烽大学时期经常来这儿泡水,可以解除学业上的压力与疲劳,所以只要在国内,要度假的话,我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里。」铁郧解释。

「难怪了,昨天来的时候我一直觉得另一家更美、更漂亮,可是李烽就是坚持要来这儿。」欣玫这才恍然大悟。

当他们将行李都搬进小屋,欣玫便趁两个男人谈话之际,将乐蒂拉到一旁。「能让铁郧爱上妳,真是妳的福气呢!」

「嗯,我知道。」乐蒂满足的笑了

「吴俐伶妳认识吗?」欣玫突然说出这个人名。

「嗯,我知道,听说他是铁郧父亲喜欢的媳妇人选。」想到这儿,她不禁有点担心,「不过铁郧说了,伯父正好去日本找老朋友,等他回来,他会带我去见他,我一定会让他对我另眼相看。」

「有骨气,这样我就放心了,更不怕吴俐伶搞鬼。」

「她搞什么鬼?」

「铁郧没告诉妳吗?自从你们得奖之后,她就不停在商界造谣、扯他后腿,不过他都一一克服过来,现在大伙反而对她很反感。」欣玫肆意地笑了。

「喔……」乐蒂眉头一敛,心忖,为何铁郧没跟她说呢?

「喂,欣玫,妳在跟乐蒂说什么?可千万别传授妳的搞怪绝技呀!」铁郧不知何时已走了过来。

「我搞怪?!」葛欣玫鼓腮,转向李烽,「人家有了情人就嫌朋友碍事,我们走吧,不是要去买点心吗?」

李烽笑问铁郧,「你们想吃什么?我替你们带回来。」

「都行。」铁郧坐进床上。

「好,那晚点儿见。」

当那对小夫妻离开后,乐蒂走向铁郧,「听说吴俐伶近来找你麻烦,你为什么都没告诉我?」

「天!欣玫那个大嘴巴。」铁郧蹙着眉、摇摇头,「我都应付过来了,她那些伎俩,我没放在心上,当然就不想让妳躁心。」

「都怪我,你心里有事,我还拚命找你麻烦。」她垂下眼睫,非常不好意思。

铁郧笑着将她拉到大腿上,紧握住她的纤腰,「如果妳要补偿我,也行。」

「你要我怎么补偿?」乐蒂懂他的意思,已羞到不行了。

「很简单,那就──」

叮咚!他正要压住她的娇躯,哪知房间门铃突然响起,让乐蒂紧张得赶紧坐直身子。

「谁呀?」铁郧无奈地走过去将门拉开,就见李烽站在门口笑睇着他,「我想等咱们将东西带回来都凉了,倒不如你们一道去吧!」

「我刚开车来,累死了,不想再开了。」

「累?是吗?」他笑得挺暧昧,「又不用你开,坐我的车呀,走吧!」

于是在李烽蓄意的催促下,铁郧只好带着乐蒂一块儿出门,看来他非但交友不慎,更是误入了贼船。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老板别太无理最新章节 | 老板别太无理全文阅读 | 老板别太无理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