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落难可汗 > 第十章

落难可汗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夜深了,晚风轻拂,如泣如诉,增添一丝凄怆。

雁儿至今仍待在耶律风的寝宫中。

她一直不见耶律风回来,想去见渊儿一面,又不知他在哪间房里,著实令她焦急不已。

“我想见我弟弟一面,可以吗?”她走向外头,轻声恳求侍卫道。

“很抱歉,姑娘,没有可汗之令,我们不敢这么做。”侍卫恭敬地拱手道。

再度回到房里,她只好东摸摸、西瞧瞧,仍找不到法子离开。就在她一筹莫展之际,便索性将那张又大又结实的桧木桌怞屉打开,想看看是否有什么东西可以帮助她离开。

可是她突然呆住了,因为她看见一条摺叠得好好的手绢。这……不是她在耶律风最後一次出海时包著饭团的手绢吗?

为什么他还留著它,还保存得这么好?

紧紧抓着踏,雁儿好不容易平静的心湖又起了波涛。“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因为我想你。”

不知何时,耶律风已步人寝宫,俊脸上有著温柔的微笑。

闻言,雁儿立即转过身,泪珠儿已在眼眶中打转,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他说什么?他想她,他曾经想念过她吗?

“怎么又哭了?”他将她拉近,轻轻拭去她的泪,“老是这么爱哭怎么行?身子好些没?”

说着,他将掌心贴向她的额头,但这一碰触竟让她整个人轻颤了下。

“嗯,好多了,可有乖乖喝汤药?”耶律风坐进椅中,跷起腿,跟著把她拉到他的大腿上。但是这动作却惊得雁儿想逃开。

“别动。”他扣紧她的腰,“你是怎么搞的,变成哑子了?”他笑望著她那张怯怯的小脸,“还是生我的气?”

“我不敢。”她垂下脸,“能不能让我走?”

耶律风立即板起了脸,“为什么还说这种话?”

“这里不适合我。”

“你天生注定要成为我的王妃,哪里不适合了?”他抬起她小巧的下巴,魅眼勾视著她柔美妍丽的小脸。

“王妃?”雁儿掩下双目,心痛地问:“你到底有几个王妃?”

“妃子可以有好多个,但王妃只能有一个。”他饶富兴味地说。“怎么,不想做我的妻子吗?”

“不想。”雁儿想都不想便回道。“我不能和别的女人共事一夫,你去坐享齐人之福吧,但我不参与。”

“我没要你和别的女人共有我呀。”耶律风调皮地附在她耳边轻声呵气。

“啊!”雁儿赶紧闪开,却逃不过他如枷锁般的双臂。“我的脑袋已经完全乱了,根本不懂你的意思,你还是快点放我走吧。”

宫廷里规矩太多,又是妃又是王,管他有几个,都与她无关。

“你怨我?”他一双炯亮的双眸紧锁住她低敛的眼。

“是我自己来上京受辱,该怨谁呢?”她将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抗拒他的贴近。“拜托,放了我。”

“不放。”他幽幽地道出这两个字,扣在她腰际的手却坚定。

“我会破坏你的幸福。”她清楚的知道记小茵绝对容不下她,而她留下对他一点儿助益都没有。

“笨蛋,你才是我的幸福。”

“不要再戏弄我了。”雁儿难过地哽咽,想尽办法避开他的抚弄,“让我回莫由岛去。”

“那么渊儿呢?”耶律风眯起眸子,表情瞬冷。

“如果你还念在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请你替我教导他,让他成为一个正正当当时男子汉,如果有机会,我们姊弟会再见面的。”若一同回莫由岛去,他们一样得过清苦的日子;她不想让渊儿再跟著她吃苦。

“你回莫由岛做什么?”耶律风的眉严肃的拧起,“难不成你仍忘不了那个缠人的亚泗?”

“他人很好,不准你这么说他。”

“你这么护著他,不怕我去找他麻烦?”将她细柔的发丝拨到耳後,耶律风眸光幽炽,冷声问道。

“你……”雁儿蹙眉看进他的眼底,半晌後才道:“不会的,你不会这么做。”

虽然他对她无情,但是她知道他是仁君,绝不会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伤害任何百姓。

“你好像很了解我,但为何不懂我的心?”

望著她姣美的面容,他动情地轻轻抚摸她白皙的颈子,直到她耳後那片敏感柔嫩的肌肤。

“呃……别……”雁儿颈子一缩,害怕自己会再次沉迷在他的撩拨中。

“记住,你永远都是我的,绝对逃不掉。”捏住她的下颚,耶律风凝视著她,“我的妃子就只有你一个,思念的、疼宠的都只有你一个,难道你还不懂?”

雁儿心一动,这才听出端倪,“什么意思?”

“没有记小茵,没有其他妃子,就只有你这位王妃,怎么样?愿意嫁给我吗?”

他漆黑的深眸直睇著她那无措的眼。

“我不懂。”之前他不是口口声声说要娶记小茵吗?

“记天裘企图叛变,拿不死长老的安危威胁我娶记小茵,如今不死长老被你所救,但我还必须演一出戏让他们以为我真的束手无策,而你是我最好的助力。”他低头亲吻她的唇。

“什么意思?我帮助了你什么?”她怎么愈听愈迷糊呢?

“你的醋意、你的眼泪,都让这出戏变得逼真,所以很抱歉,我让你伤心了。”耶律风瞅著她那张错愕的小脸。

“你……你利用我……”雁儿蓦然瞠大眸,刹那间明白了一切。她咬著下唇,抡起拳头捶打他的胸膛,“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对我?知不知道我有多痛、多伤心?”

“我当然知道你伤心。”他将她搂进怀里,抓住她那双小手,“对不起,以後我会用加倍的爱来补偿你。”

雁儿最後窝在他怀里怞噎著,而他勾起她的小脸,幽沉的眸与她对视,直魅惑著她的心。

她瞠大眸,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见耶律风的脸蓦然逼近,他的双眼有如黑色的漩涡,慢慢扩大,最後淹没了她。

她身子一紧,两办朱唇已被他夺去。顿时,强烈的感觉窜过全身,熟悉的男子气息再次弥漫鼻端,侵入她脆弱的灵魂深处。

“还记得你说的爱吗?”待耶律风吻够了,才抬头望著她迷蒙的眼问道。

“你又取笑我了,我知道要你真心懂得爱很难。”她更明白他前几次都只是敷衍她。

“没错,我过去是不懂,但是如今已经懂了。”耶律风伸出双臂环住她的腰,密密实实缚住她,“现在你还吵著要离开吗?”

“我不知道,既然你可以把我丢在莫由岛半年都不来找我,又何必在乎我离不离开呢?”想起这一点,她就没办法原谅他。

“天,我不是故意的,我也同样心焦不已,但是记天裘已掌控了海巡司,只要我有任何动作,都会被他监控,我怕他伤害你,才一直没有行动,可是万万没想到他还是查出了你,把你骗来上京。”耶律风眯起眸,眼底闪烁著锐利的光芒,“现在就等著早日将他绳之以法。”

雁儿瞧著,忍不住想抚平他眉间的皱痕,“抱歉……”

“你没事跟我道什么歉呀?”他笑望著她。

“你是一国之君,身负重责大任,可是我还因为一些芝麻绿豆的小事与你争辩,想想我真的很无知。”想到身负重任的他,再想想自己,她真是太不知为他设想了。

“这就是女人啊。”他无所谓地笑道。

“什么意思?”

“女人本就会吃味儿、会计较,而我喜欢的不就是这样的你?”耶律风拧拧她的俏鼻,“所以别再对我说抱歉了。”

“可是……”雁儿抿了抿唇。

“如果你真的想道歉,就拿你的热情来回报我吧。”

耶律风忽然将她抛在床上,然後用力压住她的身子,邪魅地一笑,将脸埋人她颈窝,缓缓吮吻而下……

经过半个月的调查与收买,终於调查出记天裘一项项的犯罪证据,最重大的一项则是他企图谋反的计划书,上头还留有他的手印,可谓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记天裘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耶律风坐在王位上,询问著底下参与此事的众臣。

“他明白自己气数已尽,已不再嚣张,成日待在府中,足不出户。”

“这种情况下,他很有可能找机会开溜,所以你们更要注意他的一举一动,并严密看守。”耶律风眯眸沉吟了会儿,随即下令。

“是,臣等一定多方注意。”

“好,你们退下吧。”

待众臣鱼贯走出大殿後,移室秋凡才上前问:“可汗认为记天裘会这么放弃,并且认罪吗?”

“当然不会。”耶律风冷笑了声。“记天裘做任何事都经过周全的计划,想必这样的情况他也设想过。”

“臣也这么认为,他不是开溜就是报复。”移室秋凡眯起眸道。

“我已命人日夜看守著他,他要溜走并不容易,不过如果他有意报复,这件事就棘手了,不知他何时又会针对谁下手?”耶律风轻叹口气。

“我看还是先将他抓起来,以绝後患。”

“不可,大国舅司府是先王口中的福地,曾下令只要是住在大国舅司府内的人永不受刑罚。”耶律风提醒道。“所以,我们只好等他走出大国舅司府的一天。”

“现在他除了记小茵,已无人可差这,凡事都得亲手来,他立该不会贸然行动才是。”移室秋凡又道。

“但愿如此,只是不知怎么回事,我总觉得今天心情很糟。”

“多半是太劳累了,可汗还是去小憩一下。”移室秋凡看出也脸上仍有难掩的疲惫。

“好的,别为我担心,你去忙吧。”

“那么臣先告退了。”当移室秋凡步出大殿不久,正要回国师院,却惊见地上有只上好的流苏玉坠。

“这……这不是记天裘佩带在身上的吗?”移室秋凡蓦然瞠大眼,随即返回大殿将此物呈上。

“可汗,难不成记天裘已潜入宫里了?”耶律风接过,瞧了一眼,跟著眸子一沉,下一刻便冲出大殿,直往雁儿所住的芳菲苑快步奔去。

直到芳菲苑,耶律风便发现守在门口的侍卫已断气,让他心口瞬提。他慢慢移步至门外,移室秋凡则转往後门,暗中注意里头的情况。

“你这丫头,我要你把这包药粉撒在耶律风的饭菜中,这轻而易举之事你为什么不做?以为你真能成为王妃吗?只要他昏过去,你就可以带他回莫由岛,一辈子成为你的人。”记天裘威胁著雁儿。

“你杀了我吧,我不会这么做。”雁儿直瞪著他。

“为什么?”

“就算他不立我为妃,不爱我,我也不可能这么做,因为他是位仁君,是属於契丹每个百姓的……呃!”才说几句话,她的颈子已被记天裘用力勒住。

“你真的不怕死吗?”记天裘冷声问。

“我当然怕死,但我不会伤害我所爱的男人。”她紧闭上眼,“要杀就快点杀吧。”

“你这个臭丫头,以为我不敢吗?”已经气疯的记天裘再也忍不住加重双手的力道。

雁儿已涨红了脸,极为难受,但她的脑海里还是只有耶律风。

耶律风见状,立即解下腰间的玉佩,朝记天裘的额心射去。

那力道之大,让记天裘往後退了好几步,就在这个空档;耶律风立即冲进苑内,将雁儿护在身後,移室秋凡则从後方潜入,趁记天裘不注意时将他制伏。

不一会儿,众多侍卫队已经赶来,将记天裘捆绑了起来。

“国舅爷,没想到你居然对可汗之位如此执著。”耶律风走向记天裘,“偏偏老天不帮你,怎么办呢?”

“是我运气背,要杀要剐随便你。”记天裘不停地挣动,试著净脱这些绳索。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没看见断头台不知悔改了。”郭律风深吸口气,“移室秋凡,将他押到禁邑司好好盘查,如果谁敢包庇,处以同罪。”

“是。”移室秋凡立刻把记天裘带出去。接下来,耶律风立即转身关心的查看雁儿的颈子,“你还好吧?”

“我没事了。”她笑了笑,摸著他紧皱的眉,“我真的没事,别为我担心。”

“那就好,那就好……”刚刚那一幕在他心口造成的冲击,至今还无法退去。

“你没事吧?”现在他这不知所措的模样,反倒让雁儿看了担心不已。

“我怎么会有事呢?只是为你担心,是我……是我让你一再遇险。”耶律风将她紧紧抱住,紧闭著眼,“以後不会了,再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了。”

“嗯,我相信,相信不会有事了。”雁儿动也不动地让他紧紧箝住,此时此刻,她可以感受到来自他浓浓的爱意。

“我看我们离开上京一阵子吧。”耶律风希望能带她到远离上京的地方住一段日子,等她心情平稳後再回来。

“离开上京?要去哪儿?”她迟疑地问。

耶律风绽出一丝笑意,“莫由岛,怎么样?”

“莫由岛!”她倏然咧开小嘴,“你的意思是要带我回莫由岛?”

“对,渊儿也一块儿回去,欢喜吗?”他知道,即使他不问,她捡上的笑容也已经明白告诉他答案了。

“当然了,那什么时候动身?”雁儿此刻已迫不及待地想飞回从小生长的地方。说也奇怪,当初她是恨不得可以早点离开莫由岛,来上京瞧瞧,然而如今来到上京,却不断想著莫由岛的一切。

即使是那些大婶们对她鄙视的目光、不屑的话语,都已不能阻止她亟欲奔回岛上的心。

“当然是等咱们成亲之後。”他得风风光光的带她回去,顺便也藉此机会改善附近数十座小岛上百姓们的生活。

“什么?”哪有人说成亲就成亲的,她还没允了他呢。

“咳、咳!”耶律风突然神气了起来,“怎么,不愿意?那么回莫由岛之日就由你决定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分明是要胁!”雁儿噘起了小嘴。

“可以这么说。”他得逞的一笑。

“你……你说的,只有一个王妃?”她对此仍有些迟疑。

“没错,就只有你一个。”

“日後腻了呢?”她担心这一点,原本对君王的生活不太了解的她,前阵子住在大国舅司府,已从记小茵那儿听来许多。

“你是指你对我腻了吗?”耶律风故意这么问。

“我……”

“先说好,你可不准对我腻了,一辈子都不准,而我一定会想尽办法让你觉得天天都新鲜。”他突然将她推倒在貂皮毯上,“今天我们就来玩新鲜的吧?”

雁儿还来不及意会,他的魔手便已来到她身上,硬是按捺住自己体内的欲望,在她身上点燃**的火苗……

“那是发伯,那是亚泗大哥……阿福,我看见阿福了!”契丹国王的大船一抵达莫由岛,渊儿便迫不及待地奔下船,拉住好友阿福的手,“我回来了!”

岛上的人们如今终於知道耶律风的身份,原来他就是契丹司的大王,与天同高的可汗,但他们随即想起,耶律风住在这儿的那段时间,他们对他不太尊敬,因此也担心可汗会不会挂在心上,将他们一一治罪。

“可汗,请宽恕小民的无知,原谅咱们的过错。”众人纷纷跪了下来。耶律风偕同雁儿从船上下来,赶紧将他们扶起。

“快起来,是你们救了我,别自责了。”

“天,雁儿成了王妃!”几位曾在她背後说闲言闲语的大婶们实在无地自容。

“各位大婶,我带了些布料和白米来,布料给你们做衣裳,这些白米很美味,请大家尝尝。”雁儿一点儿王妃的架子都没,直接走向她们,并且握住她们的手。

“王妃……”大婶们都因为感激而落泪。

“雁……王妃。”亚泗朝她走去,“看来你很幸福,我也安心了。”

“谢谢你,亚泗大哥,过去若不是你,我会过得很辛苦。”对於这份恩情,她从未忘记过。

“好家伙,怎么一来又只找我妻子说话呢?”耶律风半开玩笑道。

“呃!小民……”亚泗正要跪下,耶律风赶紧用脚抵住他的膝。

“又没做错事,跪什么呀?想不想去上京,我打算在宫里替你安插份差事,如何?”

“什么?”亚泗大感意外。

“顺便为你介绍个女人,让你的心无暇他顾。”这才是耶律风的目的。

“如果有这么好的待遇,我当然要去。”亚泗这么道,家人也为此感到开心。

“那就这么说定了!”耶律风一笑,随即转身对岛上所有父老们道:“我很抱歉,一直以来未能照顾各位的生活,从现在起,我会在这里设私塾,让孩子们念书,也会每个月固定两次派大船来购买岛上的鱼货,各位若想去上京走走,也可以搭乘大船往返。”

“天,这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岛上的百姓们无不开怀大笑,随即众人又跪下,朝他们夫妻磕头,“谢可汗隆恩!谢王妃隆恩!”

“快别这样,你们快起来呀。”雁儿还真是被他们跪怕了。

“现在我想带雁儿回她的老家看看。”握著爱妻的手,耶律风与她一块儿朝那间熟悉的木屋走去。

“雁儿,我们离开的时候将你父母的牌位带著,供在王室的祠堂里。”

“什么?那怎么行?”王室的祠堂哪能是外人的牌位可以进入的!

“你是我的妻,他们也就是我的父母,自然行。”他是可汗,要怎么做都可以。

“风……”雁儿感动的握住他的大手。

“你的感谢只有这样?”他轻笑著摇摇头,

“那你……”

“还要这样。”捧起她的小脸,耶律风立刻吻上她柔软的菱唇,即使知道身後有不少人盯著他们瞧,他已无所谓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落难可汗最新章节 | 落难可汗全文阅读 | 落难可汗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