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师妹懒洋洋 > 第十章

师妹懒洋洋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当季可汉得知齐小天不肯离开苏州,而是陪着齐越锡在外头找安顿的地方时,特地找上她,想与她谈谈。

“我要你回去。”接下来该是他解决自己的事情的时候,为了顾及齐小天的安危,他不希望她继续待在苏州。

“除非你也走,否则我不会回去。”齐小天很坚决的说。

“记得我在山上跟你说的话吗?”他的表情凝重。

“你说的每个字,我都记得。”因为爱他,她当然不会忘记他说过的每一句话。

“那你应该记得,我提过要为姜华复仇的事?”他的嗓音嘶哑又激动,“所以在这之前,我不会走。”

“姜华?是……是你以前喜欢的女人?”齐小天的神情一窒。不知怎地,知道他始终将那人的事放在心上,她好难受。

发现她流露出受伤的神色,他立即转开脸,“对,我要留下来为她报仇。”

“你的意思是,她是被黄府的人所害?”齐小天黑白分明的大眼闪过仓惶,“那是谁?是谁害死她的?”

“黄万福,他不知道打哪里查出姜华家中有难得一见的千年天山灵芝,误信江湖术士的话。以为它可以拿来救黄沅,因此故意让黄蝶与她攀上交情,借住她家一宿,待查出灵芝藏于何处,便回报黄万福他再派人下手抢夺,偏偏……偏偏那晚只有姜华一个人在家……”他用力抓住她的肩膀,“所以,你赶快回去,我不想再失去你。”

“意思是,你留下来会很危险?”她咬着唇,“既然你不想失去我,我也不愿意失去你,跟我一起走吧!”

“你有寻父的目标,而报仇就是我的目的,我不能走。”他一脸坚决的说:“你先回去。”

齐小天深吸一口气,“行,这么好了,既然你不走,我也不走了。”

“你爹好不容易才脱离黄府的箝制,你不管他了?”这丫头到底在想什么?

“我会安置好我爹的。”齐小天吸了吸鼻子,突生一股傲气,“关于这点,你不必为我担心。”

“齐小天!”他真的很生气。

“师兄,如果有一天我也被人害死了,你也会记在心底一辈子,计划为我报仇吗?”望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孔,她这才知道自己有多爱他。

“你不会的,别胡说八道。”

“我只是打个比方,你会吗?”她急切的问。

“这……当然会了。”如果真要他回答,她才会离开,不再插手管他的话,那他就回答吧!

可是齐小天并没有展露笑容,而是紧皱着眉头,“知道吗?如果我哪天真的遇害,我并不希望你为我报仇,我只要你快乐,快乐的活下去,这对我而言便是最大的安慰,我相信姜华姑娘也是这么认为的。”

“别说了。”现在他没心情去听她分析这些事。

“师兄……”

“我说别说了!”他烦躁不己,朝她大吼,“你嫉妒吗?说,你是不是嫉妒?”

“我……”被他这么一遍问,她反而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

“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这件事我不能不做。”季可汉深吸一口气,“你还是跟你爹回长安吧!”

说完,他僵着脸,转身离去,徒留下一脸怆然的齐小天。

一直站在远方等着他们交谈完毕的齐越锡,看见季可汉离开后,这才走了过来,发现齐小天脸色苍白,不禁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你的脸色好难看。”

“爹……我……他不肯让我留下来,但是我不能走。”她一双小拳头用力一握。

齐越锡仔细看着她的表情,理解的点点头,“一开始不是就决定不走了吗?那就别走了。刚刚我突然有个念头,因为我留下来也没帮助,打算先回北方,到故乡看看,你留下来陪他吧!”

“爹!”她瞠大双眸,直摇头,“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回去?不要……你再等等,我会找到落脚处的。”

“我心意已决,你就别再说了。我还想先去扬眉堂见见你们的掌门人,感谢他对你的照顾。”他衷心期望齐小天能够寻找到自己的幸福,而他这个做爹的过去没有照顾她,未来也不该成为她的阻碍。

“可是我不放心呀!如果黄万福半路拦截,怎么办?”她紧握着他的手,内心十分煎熬。

“他现在被衙门的人盯上了,自身难保,根本没时间理会我,你快去吧!我们就约在扬眉堂见面,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齐小天紧紧抱住齐越锡,眼眶湿润,“放心,我一定照顾好自己,你也一样。”

她同时告诉自己,她的心不能受伤,不可以再受伤了……如果真得受伤,那就干脆让身体去受伤吧!

“还有,爹,你是大夫,我想麻烦你一件事,可以吗?”她突然想到一件事,必要时她必须这么做,更希望会管用才好。

“什么事?”

“我需要你帮我调配一样东西,你一定要答应我。”

****当齐小天返回黄府时,竟发现大厅连个人影都没有。她蹑手蹑脚的绕到后面,瞧见后院的松树林里有两个人影,发出窸窸窣窣的说话声。

她悄悄靠近,想要偷听。

“你说季可汉是为了姜华而来?怎么可能?他怎么知道是我们干的?”黄万福压低嗓音说。

“那天他正好来姜家,看见我离开。”黄蝶懊恼不已,“如果没让他撞见,该有多好,我就有机会了……”

“你这丫头,还在妄想,他是在利用你。”黄万福喝止她继续作白日梦。

“伯父,你想怎么做?”黄蝶低着头,咕哝的说:“人又不是我杀的,我只是通风报信而已。”

“别再作白日梦了,你也算是同伙。”黄万福眯起双眸,“这么说来,我杀他的决定是没错的。”

“杀……杀他?伯父,你……你要怎么做?”黄蝶大吃一惊。

“事实上,我已经开始做了。”黄万福的表情凶狠,“他眼底对我的恨意非常浓烈,我早就感觉到,他之所以愿意留下来,一定是想对我不利,所以昨夜当我知道他的意图后,就约他今晚到费林山的树林单独解决。他会赴约,到时候我在那里暗藏机关,他就逃不掉了。”

“他答应赴约?”黄蝶摇摇头,“他何其精明,绝不会上当的。”

“没错,他是不会上当,但是……我将我的计划告诉他之后,他绝对要赴约。”

他仰首大笑。

“什么计划?既然他明知道对自己不利,为何还非去不可?”黄蝶瞠大双眸。

“这件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过可别受伤太重。”

“伯父,你的意思是,你真要他的命?”

“别再说了,如果你胳臂再往外弯,我会翻脸不认人。”黄万福给了她最后的警告之后,便大步离开。

“伯父……伯父……我不会,相信我不会…”黄蝶快步跟了上去。

眼看他们离开之后,齐小天整个人靠在树干上,一颗心狂跳不已。

他说什么?师兄答应今晚赴约……这怎么可以?这怎么行?他真的为了姜华,连命都不要了?

她心情颓丧的离开后院,才晃到前院,正好与返回黄府的季可汉撞个正着。

他一看见她,脸色立即变得铁青,“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她拧着眉头”深情款款的望着他。

“你不顾及你爹了?”他想尽办法,就是要赶她走。

“我爹已经走了。”

“什么?”季可汉瞪大双眸,“你……你就非要这么做吗?”

齐小天闭上双眼,虽然他的语调淡漠,但是听在她的耳里,比咆哮还可怕。她知道自己不能害怕、退缩,否则他可能会死。

“对,是你说你喜欢我的,既然如此,我就不能不管你。”她扬起眉头,凝睇着他那深幽且令人窒息的微眯眼瞳。

“你……你知不知道?我真想掐死你这个丫头!你为什么要回来?

为什么不跟你父亲一起离开?”老天,他该怎么做,才能将她赶离苏州?

“那你掐呀!”她上前一步,勉强挤出一抹笑。

他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好,齐小天,你说吧!总有办法让你离开,你说你想要怎么做?”

“如果我说出来,你会答应?”她笑问,这笑容令人看了好心疼。

“好,我答应。”’

“我要你今晚陪我。”齐小天大胆的提出要求。

“今晚陪你?”他皱起双眉,“你到底在想什么?”

看见他这质疑的表情,尴尬与难堪的情绪同时涌上心头,但是她不想退缩,“不愿意吗?”

“今晚不可以。”他有事要办。

“真的不行吗?”她点点头,“好,那我就跟你跟到底了。”

“齐小天!”他深吐一口气,“听我说,我一定会回扬眉堂,你先回去好吗?”

“不要。”她仍然十分坚持。

季可汉看看天空,又看看她,两簇火苗在眼中跳动。“你这个傻瓜,为什么你的脾气这么拗昵?”

齐小天抿了抿唇,含着泪水说:“脾气拗的人是你吧?你都可以不顾自身性命为她死,那我也可以为你死。”

“拜托……”他暗暗倒怞一口气。

“你说对了,我是嫉妒,我嫉妒她,我讨厌她,为什么她离开了,还不肯放过你的心?”齐小天逼近他,“你说,该怎么办才好?所以我只能缠着你了。”

季可汉紧盯着她,最后豁出去了,紧握住她的手,“好……我答应你,跟我来。”

“师兄,你这是?”齐小天诧异不己。

直到进入他的房里,他将她重重的摔在床上,故意大吼道:“既然这么想,那又何必等到晚上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到底怎么了?

“那你又是什么意思呢?”季可汉双手擦腰,逼视着她那泫然欲泣的小脸,“是你说要我陪你过夜,怎么又忸忸怩怩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她抚着胸口,有点害怕他此刻的模样。

“我说的不正是你想的?”

“不是……”

“不是?那么是…”他挑眉问道。

“我……我说要你陪我,只是想请你陪我喝一杯。”齐小天瞅着他,“来到黄府之后.我们好像都没有再好好的一起吃顿饭了。”

“就这么简单?”他观察着她的表情。怎么看,她现在的神情都不像是想喝酒的模样。

“对,我很复杂吗?”她摒除紧张,笑说:“难道师兄害怕我会做出什么不利于你的事?”

“算了,喝就喝。”他叹了口气。

“我去拿酒来。”齐小天立刻跳下床,准备到厨房拿酒。

“不必,我去,虽然不怕你,但是我也要提防你。”季可汉睨了她一眼后,转身走出房间。

齐小天见他离开之后,立刻走到房间角落的小桌边,那儿有个酒盘,上面有两只酒杯,她从衣襟内拿出药粉,涂抹在其中一只酒杯的杯缘上,眼看是二选一的机会,她就冒险试试看,如果事与愿违,再想办法了。

半晌,季可汉回来了。

他先将酒壶放在桌上,又从角落拿来杯盘。

齐小天虽然紧张,但是仍要表现出无所谓的模样。

终于,他坐了下来,拿起酒壶,为两人斟酒。

看着他递过来的杯子,齐小天这才松了口气,立刻接过杯子,尽可能保持嗓音平稳的说:“师兄,我敬你。”

他也举起酒杯,与她喝下这杯酒。

“你…你今晚真的要去赴约吗?”她拿起酒壶,为他斟酒。

季可汉的表情一震,轻颦眉心,“你知道?”

“无意间听见的。”齐小天瞅着他,露出浅淡的笑容,“何必这么紧张?我们再干一杯。”

看着她的笑容,季可汉顿时觉得有些吊诡,但随即摇摇头,心想,这丫头虽然固执,但是散漫的个性不变,又能要出什么花样呢?尽管他对她为何邀他共饮一事还没厘出个头绪。

拿起酒杯,他又喝下一杯,“可以了吗?我已经陪你喝过酒了,你是不是该走了?”

“嗯!”她敲了敲太阳袕,思考了下,“还没晚上呢!我们再聊一会儿好吗?”

“不好。”他皱起眉头,“别玩了,快走。”

齐小天看他吃了药,精神还这么好,于是开口,“你知不知道,你不顾性命的去报仇,我是什么想法?”

他敛下眼,“什么想法?”

“很难受、很想哭,觉得自己不如她,但是我又无法责怪你……”

她眼眶透红,并没有让泪水落下,“毕竟像你这样深情的男人不多见了。”

“你没必要难过,这件事过去之后,我不会再想她。”他又自行倒了一杯酒,灌进喉咙中。

“真的吗?”为何她听进耳里,却一点也不相信呢?

“我不会骗你的。”他握住她的手,“不要想太多,我一定会回去,你只要照顾好自己。”

齐小天轻咬下唇,伸出小手,轻轻拂过他的脸庞,“师兄。”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他半眯起眸,神情中有着难以察觉的紧绷。

他真的很希望别骗她,可以回得去,但是这次连他自己都没有把握。

“那你也是,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就像你说的,今天的事过去之后就忘了,忘了仇恨,这辈子别再被仇恨束缚了。”

她是担心,如果她怎么了,他会再一次陷于这种困顿中不可自拔,那就太辛苦、太可怜了。

“嗯,我知道。”

她站起来,走到他身边,主动坐在他的大腿上,“抱抱我好吗?”

季可汉疑惑的望着她,但想想时间己差不多,也没空追究,于是展开双臂,紧紧搂住她的腰。

齐小天微笑的趴靠在他的肩上,泪水终于滑落,一颗颗滴落在他的衣服上,慢慢的晕开……听见她细碎的哭泣声,季可汉推开她,看着她红通通的双眼,“你怎么了?小天……”她的泪水刺激着他的心口,让他的心情更乱了。

他抱起她,与她一块仆倒在床上,低首深深的吻住她。

齐小天也急切的回应他的热情。

突然,他觉得脑袋一阵昏沉,“奇怪……我的脑子怎么……”他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看着她,“齐小天,是你、你……”

“对不起。”齐小天愁眉深锁,轻轻的推开他,然后看着他闭上双眼,便在他韵唇上印下一吻,“真的对不起,再见了,可汉……”

她没再喊他师兄,只想喊他一声可汉,这辈子怎么也想喊一次他的名字。

随即起身,她看看时辰,离情依依的走出房间。

季可汉虽然闭上双眼,但是没有完全昏厥,幸好药力不强,他先凭借着意志力让自己保持半清醒的状态,再施以内力,赶紧将药性挥发,因为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倒下,否则小天就太危险了……他一定要尽快赶去不可……***齐小天独自来到费林山,好不容易爬到半山腰的树林,看见那儿寂静无声、阗暗无影。

黄万福说他在这里埋下机关,是真的吗?

她深吸一口气,继续往前走,无论等着她的是什么,她都不该感到畏惧,毕竟这些全是为她最爱的男人所承受,她都要勇敢面对。

突然,前方闪出亮光,徐徐的朝她接近。

齐小天定住脚步,等着对方来到。

慢慢的,她看见黄万福,以及站在他身边的黄蝶。

“怎么是你?”黄蝶惊愕不已。

“哈……我说那小子怎么会那么勇敢接受我的挑战,原来只是个幌子,不过他把你叫来,也太无情了吧?”黄万福笑望着她。

“什么意思?”齐小天瞅着他们。

“那晚他来找我,告诉我他本来想亲手杀了我,但是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所以不想为了我这种人让他心底的那个人伤心难过。”

黄万辐奸恶的笑说。

齐小天面露诧异,张大眼眸,“你……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那他为什么还要赴约?明知道这可能会要了他的命,他为什么还是坚持要过来?”齐小天激动的问。

“听你这么说,不是他让你过来的?”黄蝶插话。

“你快说!”齐小天没理会黄蝶,现在她只要听黄万福解释。

黄万福蹙起眉头,“因为我一听他那么说,就直觉的认为他指的人是你,虽然他与黄蝶状似亲昵,但是我有眼睛,可以感觉得到他对黄蝶并不是真心的。”

“所以你就拿我要胁他?”齐小天可以预料他会这么做。

“没错,我告诉他,他不赴约的话,我会杀了你,在苏州城内,我不相信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天啊!”难怪师兄一直要她离开……难怪他不管她如何要求,还是要赴约……原来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她!

“为什么他没来?”.“我来就行了,不是有机关吗?或是有打手?全出动也没关系。”齐小天瞪着他们,咬牙说道。

“你这丫头,在胡说八道什么?”季可汉正好赶来,但是还受到药效的影响,脚步显得蹒跚。

“你……你怎么来了?”齐小天上前扶住他。

“我们之间的帐以後可有得算了。”尽管体力已耗尽,季可汉仍想好好的骂她。

“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你们已经没有以後了。”看见季可汉现身,黄万福的眼神饱含提防。

“是吗?那就试试看。”尽管视线飘忽不定,季可汉仍不忘紧紧的握住齐小天的手。

“好,那我就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黄万福对黄蝶使了个眼色,“我们先走开吧!让他们好好享受被乱石击身到死的痛苦。”他率先走开。

黄蝶看着季可汉紧握着齐小天的手,由爱生恨,冷哼一声後,跟着离开了。

黄万福扳下机关开关,可是等了半天却不见有任何乱石从两座山壁间飞出,顿时脸色苍白。

“这是怎么回事?”

“伯父,你再扳扳看。”黄蝶帮着他.可是一样没有任何动静。

这时,几个人从暗处走出来,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齐小天头一个大喊出声,“堂主!”

“师父……”季可汉也看见了江兴和几位师兄弟。

‘你们是谁?”黄万福惊愕不已,望着这群看似武功不弱的男人。

“你真可怕,居然打算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暗算我的弟子,我这个做师父的又怎么能袖手旁观?’江兴边说边让开身子。

这时,苏州城巡府衙门的刘大捕快从後头走了出来。

黄万福看见他,立刻知道自己大势已去。

‘前几次前往贵府,你都大声狡辩,现在无话可说了吧?跟我到巡府衙门去。”刘大捕快将黄万福与黄蝶带走。

季可汉上前,“师父、师兄……你们怎么会过来?”

“早知道你们此行会有危险,盘算你们应该到了,也就及时赶上,希望能帮得上忙,没想到才到费林山,就看见黄万福的手下在这儿动手脚。”江兴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你了。”

“师父,你这么说,徒儿怎么承受得起!”

“看样子你仍受药效影响,慢慢下山吧,我得先陪刘捕快去一趟衙门。”江兴又转向齐小天,笑说:“我遇到你父亲了,他要我尽快赶过来,你可好?”

“我很好,只是我害了师兄……”齐小天看了季可汉一眼。

“既然你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就该好好照顾你师兄,他就交给你了。”江兴意味深长的对他们一笑後,带着其他徒弟们,跟着刘捕快一道下山。

“师兄……对……对不起……”齐小天向季可汉认罪。

‘你以为说声对不起就行了吗?”他在一块石头上坐下,慢慢的调匀体内不定的气息。

“那你说,要我怎么做?”她垂下脑袋,乖乖的站在他身边,一动也不敢动。

“坐下吧!”他指着身边的空位。

齐小天柔柔一笑,立即坐下,然後勾住他一只手臂,“师兄……我知道你没生我的气了。”

“谁说的!要完全气消,还得好一阵子呢!”他气恼的说:“居然敢对我下药!”

“如果今天师父没来,我不对你下药,就是你死。”见师兄仍怪罪於她,齐小天难过的站了起来,“好嘛,只要你不受伤、不死,你怪我、气我一辈子都没关系。”

说着,她居然哭了起来。这个坏师兄,一点都不知道她有多紧张、多害怕,不安慰她也就算了,还这么爱记恨!季可汉顿时哑口无言,好像一瞬间他从受害者变成了加害人。

“小天,你别哭了。”他连忙哄道,真没想到女人闹起别扭来还真难搞。

“你别理我。”她委屈的捣住脸,“你走,一你先下山,我想一个人静静。”

季可汉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然后温柔的扬起嘴角,“师父要你照顾我,你怎么能让我一个人离开?真不负责任。”

“师兄……”放下手,齐小天心伤的看着他。

“怎么不喊我的名字了?我喜欢听你叫我的名字。”

“啊!”一张小脸倏地爆红,“你都听见了?”

“对,我没昏到不省人事,该听见的都听见了。”他笑着上前揽住她的身予,“我们……一起走吧!”

“你不怪我了?”她小心翼翼的问。

“嗯……不敢怪你,否则你不理我,会让我更伤心。”他拨开她落在额前的一缯细发,笑容中满是疼惜。

“可汉!”齐小天扑进他的怀里,嗓音细哑的说:“你真的为了我可以放下仇恨,真的是为了我……”

“要不,还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这难搞的丫头。”柔柔她的脑袋,他握住她的柔荑,“走吧!”

“嗯。”齐小天甜笑的扶着他。

月光下,一对有情人缓缓的往前移步,紧紧依偎的身影中,有欢乐,还有浓浓的爱意……

一完一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师妹懒洋洋最新章节 | 师妹懒洋洋全文阅读 | 师妹懒洋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