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气红娘 > 第十章

小气红娘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往东追了约三里,士兵们便折返原路。

当他们瞧见德璿也赶了来,立刻拱手请罪。

「贝勒爷,乐梅姑娘被劫走之后,明党叛贼便分成五路散去,咱们不慎把人追丢了。」

「该死!」德璿一拳击在路旁的树干上,「已经不能再拖延了,看样子,我只好让皇上治罪了。」

乐梅在一旁听见他这么说,浑身倏然紧绷,「治罪?找不到她会怎么样?」

「看皇上的心情,反正罪不轻就是。」德璿苦笑这。

「那怎么办?怎么办呢?」乐梅着急的问。「对了,会不曾是裘大哥做的?我去请他放人。」

「别去,没有证据他是不会承认的。」他不希望乐梅与裘怀风再有牵扯。

「如果不找他,还有什么办法?」

「除非我们找到乐梅姑娘。」泽亚叹口气,非常自责,「都是我的错,如果皇上责难,就由属下来承担。」

「你说,皇上会这么做吗?」德璿睨了他一眼后便旋身往回走。

「那么,就由我来代替那位乐梅姑娘吧。」看现下这状况,她只有这么做了。

「妳?」

「对,就是我,反正不是只要弹奏琵琶吗?我会,我一定可以的。」乐梅认真地说。

「傻丫头,不是只要名叫乐梅的人来弹奏就可以,而是要会弹「三迭落梅」这曲子。」德璿将她揽至身旁,「我知道妳是想帮我,不过这是行不通的。」

「三迭落梅?」她眸子一转,不肯放弃地说:「我可以学,真的可以,只要知道曲调,我就能学会。」

「听妳的口气,似乎对自己的琴艺很有自信?问题是就算有曲谱,也不可能马上学得会啊。」他着实不想让她为他担忧。

「试试看嘛,你知道哪儿有曲谱吗?」可是她很想为他做件事。

「没有曲谱,梅花三弄的曲调,只有那三位姑娘自己知道。」

「不可能吧?你不是说美人铺是乐坊,既是乐坊,就该弹奏给客人听过,只要听过的人就该知道旋律,哼给我听听总可以呀?」她眨着眼说。

「乐梅姑娘,妳把自己说得太厉害了,听旋律就马上会弹奏?」泽亚直摇着脑袋,简直当她说笑。

「你们不信吗?」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从头说起,「以前我爹和我就是靠着到各大酒楼弹奏曲子讨生活,曾有些刁客要我弹些我不曾的曲子,他们经常用哼的,让我立刻弹出来,我是真的可以做到。」

「但是都十八年了,就算有人听过三迭落梅」,要记得每个旋律且不出错是不容易的,我会找人问问。」德璿拍拍她的肩,显然清楚这是行不这的。

泽亚忽然想到,「贝勒爷,上目不是有个人说他是当年美人铺的忠实顾客,永远忘不了梅花三弄的曲调,而且是「三迭落梅」这个调子?」

「真有这么个人吗?你能不能让他来兄我,只要哼给我听就行了。」乐梅满脸期盼。

泽亚则看向德璿。

「嗯,你去办吧。」德璿终于松了口,「这次别再出纰漏了。」

「是,这次若再出问题,属下提着自己的脑袋复命。」泽亚说着,便立刻办事去了。

德璿握住乐梅的手,「听说那旋律非常困难,妳尽力而为就行。」

「我知道,我一定会成功的。」乐梅的自信一笑,「一定。」

这时候,在行伍最后头的一位小兵,慢慢放缓脚步,直到他们全都走远了,他立刻住回跑,奔进裘府。

「裘公子、裘公子!」

「什么事?」

「德璿贝勒打算让乐梅姑娘代替他们找的那位进宫去。」他气喘吁吁地说。

「什么?」裘怀风先是一惊,跟着笑了出来,「不过是代替的,又有什么关系?」

「真的没关系吗?瞧那位乐梅姑娘说得自信满满,好像对弹奏曲子胸有成竹呢。」

乐梅呀乐梅,为什么妳要爱上佟佳德璿?裘怀风拳头一握,「算了,既然她要找死,就随她去吧。」

最后宝藏得不到,鞑子皇帝不会追根究柢吗?她可说是犯了欺君大罪,死罪难逃呀。

乐梅怀抱着已好些年没碰的琵琶,看着乐谱弹奏。

说真的,这曲子实在尽善尽美,如果她弹奏成功的话,一定非常好听,只可惜多年没碰乐器的手指像是生绣了般,该圆滑的地方不够圆滑,该磅砖的地方又显无力。

「讨厌,其讨厌,乐梅,妳怎么这么没用,我可是在德璿面前说过大话的耶|.」

她噘起嘴,狠狠地臭骂着自己。

「怎么了?」德璿正好走进屋里。

「没,我没事。」她尴尬地笑了笑,「只是刚开始有点不顺。」

「别急,也别把自己逼得太紧,真不行,我只好向皇上领罪了。」他又怎能凡事要求她。

「不要,千万不要,再给我两天时间。」乐梅急得忍不住哭泣。

「傻丫头,妳又掉泪了,自从认识我之后,妳好像从没开心过。」他伸手拂去她眼角的泪痕。

「才没呢,我现在就很开心呀,只是……」

「我明白。」德璿看看她手中的琵琶,「要不要奏给我听听?」

「还不熟练呢。」这种程度,乐梅还真不敢献丑,「不瞒你说,这曲子真的很难,而且不是普通的难。」

「没关系,反正我是门外汉,听听而已。」

在他的鼓励下,乐梅笑着点点头,便闭上眼依着节拍弹奏。

说也奇怪,在德璿的聆听下,地想表现得好,居然可以毫不出错,直到最后一个节拍。

天,真的很棒,才两天工天,妳居然已经可以弹奏得这么入神入化?」德璿鼓掌叫好。

头,露出可爱的笑容,「这么一来,找更有信心了。」

「还有三天,循序渐进就成。」他走向她,拿走她手中的琵琶,「出去定是吧,休息一会儿再回来。」

「三天?这么说,你已经跟皇上说了?」她深吸口气。

「傻丫头,要妳别紧张,妳却更紧张了。」他揽住她的肩,「走吧,别再想了。」

德璿真不忍见她直紧绷着一颗心过日子,然而皇上对此事太重视了,无非是国库吃紧,外乱频传,那些珠宝与兵器对大清而言可谓一大助力呀!

「到底要去哪儿?我不想去。」她用力推开他,「这会儿要我怎么还有心思玩乐呢?」

「就是要妳暂时忘了那些。」

不顾她的反对,德璿还是强硬的将她拉到后出。

他深吸了下清新的空气,然后指着前方已经摆好了的弓箭与箭靶。「想不想学射箭?」

「射箭?」

「射射箭,可以发泄一下情绪,要不要试试?」

他率先走向前,拿起弓箭,拉弦对准远方的箭靶,然后手一松,就见箭矢疾飞而去,正中红心。

「好厉害!」乐梅睁大眸子,拚命的拍着手。

「要不要试试?」他笑望着她。

「我可以吗?但我不曾耶。」

瞧她那副跃跃欲试,又很怕丢脸的模样,让德璿笑意更浓。

「别客气,快过来吧。」德璿将她拉到身前,然后教她如何拿弓、拉弓。

乐梅就这么靠在他身前,可是,糟糕的是她完全被他的气息迷住了,压根没听清楚他说了些什么,最后当他把弓箭交给她,她只好硬着头皮上阵。

「对,就是这样,射出去吧!」他在一旁喊着。

乐梅闭上眼,手一松,之后慢慢张开眼,竟发现那支箭才不过刚射出去就「坠地身亡」了。

「我好像没听懂。」她抿抿唇,偏着脑袋,歉然地对他一笑。

「没听懂?那妳刚刚到底在干嘛?」德璿笑着走过去,俯身瞄着她泛红的小脸,「只顾着偷瞧我,完全没听我说话?」

「我哪有。」天,真的是丢脸丢到家了。她赶紧指着脸,「不玩了,还是回房练曲子来得重要。」

「别急,再试试。」德璿将拉她到身前,再一次将弓箭交到她手上,「这次可不能不专心了。」

他又将方法仔细说了一遍,这次,乐梅终于专心听他叙述,然后依他所言,专汪地射出手上的箭。

「哇且光听声音就不同凡响耶,就算没有射中箭靶,找他很开心了。」她不停跳着,想看看它到底飞到哪儿去了。

「这次很不错,应该有个六分。」

「六分?」

「就是射中边靶。」他笑着说。

乐梅赶紧奔上前一瞧,果真射中了箭靶的边缘,「德璿,你怎么知这我射中这里?」

「光听声音就知道了。」他上前将箭拔了起来,「拿去作个纪念吧。」

「真的很好玩,如果这次的弹奏成功了,回来后我一定要玩个痛快。」

瞧她成天将他的事放在心上,而他怎么忍心再瞒她?

于是他用力将她拥在怀中,眸光深幽地望着她,「乐梅,妳听我说。」

「什么?」她眨着眼。

「我……」他深吸口气,眉心微蹙,按着叹息一声,将她紧锁在胸前,「没事的,一切都会没事的。」

「到底怎……嗯……」

乐梅话还没问出口,小嘴便被他封住。

这一吻激切且充满深情,浓烈缠绵得令她心口直发热。

随即,地也闭上眼,感受着他的热情与深爱,并在心底默默发誓,她一定不能让他死,一定要帮他……

又经过三天的苦练,乐梅已对自己充满信心。

接着,她便在德璿的带领下赶了两天路,直接前往位于山海关口的皇苑。

虽然这里比不上紫禁城壮观堂皇,可是在乐梅眼里已经蔚为奇观了,瞧这四周全是假山奇石,小桥流水,景致真是美得让人目不暇给。

因此,这会儿她可说是战战兢兢中又带着一丝新奇。

虽然德璿一早就叮咛过她,话不要乱说,眼不要乱瞄,举止要合直,但她还是免不了偷偷东张西望。

这时,德璿轻轻碰了她一下,小声说道:「安分点。」

「什么嘛,你的意思是指我不安分啰?」她的眉头紧紧皱拢。

「不能左右张望,还有……嘘」

他的暗示让她很不好意思,索性垂着脑袋不说话了。

但这条路还真不短,又不能欣赏周遭的风光,她垂着脑袋看着自己的鞋尖,觉得好无聊。

「哎呀。」德璿赶紧拉住她,免得她只知道看着地面,差点儿撞上前头的公公。

她立刻停下脚步,当发现自己的脸离那位公公不及盈寸,她赶紧往后退了步,并俏皮的对德璿吐吐舌尖。

他摇摇头,但脸上宠溺的笑容更深了。

在殿外等了一会儿,有位小太监从里头走出来,道:「皇上有旨,宣德璿贝勒与乐梅姑娘进殿。」

德璿这才带着乐梅走进去。

「臣叩见皇上,皇上吉祥。」

乐梅也跟着跪下,「小女子乐梅叩见皇上,皇上千岁……不,是万岁……呃德璿拉了拉她,「这样就好。」

「哈哈哈……」皇上顿时被乐梅的表现逗得哈哈大笑,「说真的,你们三位姑娘各有所长,也各有其可爱之处。」

「谢皇上夸奖。」乐梅不禁脖子一缩。

她可是冒牌货呀,如果合奏时打不开那个宝库,那该如何是好?这么一来,不仅让皇上生气,还犯了欺君大罪,她死是无所谓,若是害了德璿,又该怎么办?

「好,依惯例,朕本该试听的,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儿,就直接去山海关那儿合奏吧。」皇上捻须笑道。

「皇上,裘烨和易损两位贝勒可到了?」德璿很想见见他们。

「还没,不过应该快了,你就先带这位乐梅姑娘去准备一下吧。」皇上显得兴致勃勃,急切的想知道结果。

「是,臣领命。」德璿随即站起,并暗地望了乐梅一眼,递给她一抹笑,要她别担心。

按着,他们来到传说中的宝藏机关处。

德璿紧握着乐梅的手,嗓音柔缓地问:「紧张吗?」

「是有点紧张,不过也还好啦。」她深吸口气。

「他们一会儿就来了,到时候紧张的不只有妳,别担心。」

说话时,他正好听见后面传来脚步声,一回头,就见裘烨和易涢各领着一位姑娘前来。瞧他们那两对恩爱的模样,看来这场寻人游戏,受益最大的就是他们三个男人了。

「好家伙,你也不差,终于跟上了。」裘烨走上前,拍拍德璿的肩。

「是跟上了,不过跟得可累了。」德璿转向易涢,「好一阵子不见,过些时候,我们三个可以好好去骑马狩猎了。」

「那是当然,不过也得真有宝藏和珠宝蹦出来才成,倘若这只是传言,皇上的胡子一定会翘起来,我们三个也遭殃了。」易损只好吉中作乐。

当他们三个男人交谈时,姗姗和绿菩、乐梅也相视一笑,走上前相互自我介绍。

「没想到我们的娘以前是这么好的朋友,那以后我们也要做好朋友了?」姗姗,也就是徐扬儿,立刻握住她们俩的手,爽朗又亲切。

「那日三定的。」绿芎则是寅月格格,笑容千分甜美。

「乐梅,妳怎么不说话呢?」姗姗望着她问道。

「我……我……如果一切没问题,我当然乐意,也很荣幸。」乐梅好喜欢这两位姑娘,可是又怎好告诉她们她是假的?

「那就好。」绿曹开心地点点头。

就在这时候,皇上已在大批护卫与宫女的护拥下朝这儿是来,坐上大位。

而她们也在三位贝勒的眼神一奕曰心下,拿了各自的琵琶坐在前头,等着皇上指示。

「三位姑娘,你们可是腴教最信任的三位贝勒千辛万吉找寻来的,至于十八年前那个传说到底是真是假,马上便可分晓。三位开始吧。」皇上说完后便闭上眼,准备好好欣赏。

三位姑娘相互看了眼,跟着点点头,同时弹下第一个音。

原本单独聆听已经非常动人的音律,在合奏下更为扣人心弦,一会儿有如大风般,破浪而行,一会儿又宛似晨风,悠然轻扬:

难怪了!

莫怪乎十八年前「梅花三弄」的曲调可以让那么多人难以忘怀,深深沉醉于旋律中。

而乐梅在这种气氛的带动下,原本紧张的情绪完全消失了,觉得自己真的是那位乐梅,除了她之外,再也无人可以呈现出这么完美的含奏。

最终,曲毕,周遭一片寂静,完全没有任何机关开启的声音。

看见皇上的表情从激昂渐渐变得冷然,乐梅感到好愧疚、好难过,心想一定是她,肯定是她造成这样的结果。

为了不让德璿受累,她正想起身禀明皇上,是她欺骗了贝勒也欺骗了皇上之际,旁边突然发出轰隆隆的巨响。

「皇上小心!」众护卫立即上前拥着皇上。

当这道声响愈来愈大,众人前方的石壁居然开始移动,接着,一锭锭的金元宝、珍珠玛瑙便从石缝中滚了出来……

「德璿,成功了、成功了,真是太好了!」

回到泰尔亲王府后,乐梅可说是兴奋的不得了,皇上非但赐了德璿官位,连她都有一小批珠宝可拿,这下娘想要的大房子终于有着落了!

「这么开心?」德璿靠着廊柱,俊魅的眸瞅着她开怀的笑颜。

「当然开心了,我有一大堆元宝耶!」乐梅小心翼翼地从袖袋中掏出一锭银子,「你知不知这怎么辨别真假银子?」

「怎么辨别?」他笑望着她。

「你吹一下。」她把银子拿到他嘴边。

他低头吹了口气。

「现在听听看,有没有铃铃铃的回音?」乐梅又赶紧把银子放在他耳旁,眨巴着大眼,瞧着他的反应。

「没什么声音呀?」他皱眉道。

「就是铃铃铃……很小声,可是要仔细听。」她很希望他能听见。「哎呀,你们这些有钱人就是对金银珠宝看不上眼,从不研究它的吗?」

「这种东西也好研究?」他那些公务都处埋不完了,哪有闲工夫抱着金银猛瞧呢?

「你还真是……」她一抬头,正好对上他的俊脸,尤其是嵌在上头的两枚深邃且容易让人沉醉的黑瞳,让她很难移开目光。

「其实我只要研究妳就好了,妳这么爱银子,到底想做什么?」见她似乎想逃开他的注视,德璿飞快地抓住她的手腕。

「我想盖栋大房子。」

「盖大房子?」他挑眉想了想,接着笑道:「是什么样的大房子?」

「像……像我娘说的,有两层楼这么高,很宽敞的房子。」她只是听娘说过理想中的大房子,倒是没真正想过那是什么模样。

「我猜,应该像是十八年前美人铺的大房子。」德璿双臂抱胸,笑睇着她。

「怎么又是美人铺?」乐梅不懂,但马上叉问:「呵,你是不是要感谢我的帮忙,想送一栋大房子给我们?」

「关于房子的事,皇上已下令兴建,盖好之后,妳娘就可以搬进去了。」

「啊?这怎么可以,虽然我娘喜欢住大房子,但我们不过是冒牌货,到此为止就行,我不想再继续欺骗人了。」她摇摇头,噘着小嘴。

说真格的,做这种冒名顶替的事还真的很不好受。

「妳这个小傻瓜。」德璿圈住她的腰,目光烁亮地望着她,「妳怎么这么确定妳是冒牌货?」

「我当然确定,真正的乐梅姑娘不是被裘大哥带走了?」说到这个,她倒是为那位姑娘担心,「不知道她现在可安全?你该派人去救她呀。」

「喔,那位啊,她可是江湖侠女假扮的,要逃走易如反掌,根本用不着我出马。」德璿朝她眨眨眼。

「咦?」乐梅怔怔地望着他,「她也是假的?」

「她是我特地安排的人,也是故意让裘怀风劫走的。」将她拉近身,德璿亲吻着她的额头,「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我发现裘怀风在我周遭安排了不少眼线,为了掩人耳目,我必须在妳面前演这场戏。」

「那真正的乐梅姑娘呢?」她愈听愈迷糊。

他一笑,两只铁铸般的手臂紧紧扣住她的腰,「妳忘了自己叫什么了?我的心乐梅。」

「天,你的意思是说,我是真正的乐梅?」她不敢相信地抚着额,「这怎么可能,你该不曾是开我玩笑吧?」

「妳不信的话,可以去问妳娘,是她亲口告诉我这件事的,而找他在那时候便有幸亲耳聆听十八年前红极一时的{三迭落梅」这个小段。」

乐梅捂着嘴,直觉不可思议,「可是你说过,那位乐梅姑娘的母亲已经去世,是父亲将她带大的。」

「我问过妳娘,那个女孩是美人铺里女管家的女儿,因为与妳同龄,这才让许多人弄混了。」见她还是一副傻愣愣的模样,他立刻追问:「怎么,妳该不会生气了,气我到现在才告诉妳?」

「你也知这我会生气?」她鼓着腮直捶着他的胸膛,「为什么不告诉我?让我这么紧张,你真的好过分。」

「啊!好痛……我是想说呀,就是担心妳会对我拳打脚踢。」他指着胸口,「天呀,没想到妳拳脚还真重。」

「真的很痛吗?」瞧他的五官全拧在一块儿,乐梅心头暗惊,又看看自己的拳头,「我没有很用力呀,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

她不放心地上前想替他查看一下,却忽然被他紧抱住,走到旁边的园子里。

「我真的痛,不过是这里痛。」德璿指着自己的心口,「如果妳不肯原谅我,我会痛一辈子。」

「你……」乐梅羞怯的噘起嘴。

「想不想再赚一锭金元宝?」他邪笑着问。

「什么意思?」

「我已经找到对象,妳马上就可以向我额娘交差了。」德璿漆亮的眸射出一道神秘的光亮。

「是……是谁?」她的呼吸突地一窒。

「妳心知肚明。」

「我怎么可能心知肚明?」乐梅仍装傻。

「那么,就是等等曾在我身下娇吟的女人。」说着,他便将她压倒在园中的一块矮石上,热情的褪下她的衣裳。

「别,这儿会有人看见……」

「我的地方,谁敢乱闯?」德璿急切地吻住她的唇。

之后,花园里不再有其它声响,有的只是低喘、细吟与轻柔的爱语……

【全文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气红娘最新章节 | 小气红娘全文阅读 | 小气红娘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