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迷糊逃妻 > 第十章

迷糊逃妻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秋天将尽,寅月利用闲暇时间来到主屋的花园,看着花儿绽放不久的美丽,不过她不难过,因为明年春天一来,它们又会开花,让蜜蜂传送花粉,一代代的成长。

想到这儿她不禁一笑,这阵子裘烨夜夜对她过度的需索,虽然让她差点睡眠不足,但是她很快乐,就不知道自己的肚子里哪时才会有裘烨的后代。

“寅月,这么冷,就别在花园里闲逛了。”王妃正巧来到花园,望着她单薄的衣衫,“怎么不再加件披风呢?”

“额娘,没关系,我不冷。”

“年轻人虽然身子骨好,但也不能大意呀。”王妃笑望着她最近较为丰腴的小脸,欣慰一笑,“听说你原谅烨儿了,也不再与他分房?”

“呃……额娘……我……”她红着脸儿,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若是这样,我就放心了,想想我们康鑫亲王府又可回到最初,就等着添几个小娃儿,那多逗人哪!”

王妃的话让寅月想起方才的想法,本来就红透的小脸这下子更晕红似烧虾了。

瞧着她羞臊的娇态,王妃于是开口,“好、好,额娘不逗你,那你也赶紧回房去,这儿太冷了。王爷刚刚吵着要吃老范做的梅果子,我到前面嘱咐言伯派人去买。”

“对了,阿玛近来的状况很不错,刚刚我跟他说故事时,他直对我笑呢,还会回应我几句。”寅月甜甜的话语定住王妃的脚步。

“是呀,这一切多亏有你。”王妃可是愈看寅月愈喜欢。

“额娘,你再这么说,我真要挖地洞钻进去了。”她可爱地掩住脸。

“好,好,那我就不说了,先到前面去。”

“额娘,慢走。”寅月目送她离开后,又闻了下花香,看看天色,接着又转往府邸的最后方。

那儿有间空石屋,据说是很久以前王府囚禁罪犯的地方。这地方是春秀发现的,她也觉得很安全,因为石屋很紧密,只要将门关上,就算里头发出什么声响,外面也不易察觉,

步入空屋后,她拿起石桌上的琵琶认真的弹奏。奶娘当初说了,不练则矣,如果练了可不能荒废,所以她每天都会拨出一个时辰来这儿练习琵琶。

时间慢慢过去,直到石门外发出春秀击墙的暗号,她才察觉自己似乎又待太久了。

她赶紧打开石门。“春秀,我又忘了时间了吗?”

“是呀,姑爷回来后一直在找你呢,我就知道你又来这里了。”春秀说。

“好,我这就回去。”寅月快步往大厅走去,却在半路上被裘烨拦下。

“你去哪儿了?我在主屋和花园都找不到你。”他蹙起眉头,语气急促。

“因为无聊,我到后山走走。”她微笑地问:“怎么?有急事?·”

“我一回来就想见到你,以后不要再跑到那么远的地方。”裘烨眯起眸,心底好沉重。

经过这些日子的卖力找寻,依旧没有任何关于绿萼的消息,明天皇上就要他的答案了,这一进宫,他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见她。

“我又不知道你哪时候回来,总不能要我一直关在房里。”她娇嗔的说。

抬头看见他眉头深锁的模样,她立即以指尖轻抚他的眉头。

“干嘛?眉头皱得这么紧,好丑喔。”

“寅月……”他眯着眸,“明天我要进宫一趟。”

“嗯。”她点点头。

“皇上可能会命令我赴远地处理一些事,可能……我会有好一阵子没办法回来。”他至今仍不知道自己会得到什么样的罪名。

“什么事?到底要去多久?”她皱起眉头。

“还不知道,先跟你说,是要你别担心,嗯?”裘烨勉强挤出一抹笑。如果他将一去不回,他真不敢想像寅月会多伤心。

想现在告诉她,却一直都开不了口。

“只要你平平安安,我就不担心。”她的小手握住他的,“裘烨,带我一块进宫好不好?”

“你怎么突然这么想?”

“我好小好小的时候跟阿玛进宫过一次,印象中的宫廷好美、好漂亮,里面的建筑更是气派,带我再去看—次,好不好?”她半带撒娇地问。

“改天,改天我一定带你去。”他柔柔她的脑袋。

“还要改天呀,为什么不能明天?”寅月拉着他的衣袖,孩子气地摇着,“好啦、好啦,就明天。”

他摇头,“不行。”

“为什么不行?”她不依地噘着唇,“带我去,说不定可以对皇上有所贡献喔。”

“贡献!?你想对皇上贡献什么?”他似乎会错意,“想当妃子还是娘娘?”

“你这个臭男人!”寅月听了好生气,“这么不信任我,那就算了,不去就不去,我也不希罕。”

“对不起,寅月,我只是一时心直口快。”他转过她的身子,望着她噘起的唇,“瞧,翘得这么高,是在勾引我吗?”

“我才没……唔……”

她的话还没说完,他的热唇已猛地覆上她,双臂紧锁着她的身子,不让她逃开。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放开她,幽邃的双瞳盯着她,“算我怕了你,也太爱你,才不想失去你。”

“你说什么?”她咬着唇,不敢相信地望着他。

虽说这阵子他每个表现都蓄满了爱,却吝于对她表白,可是他却挑在现在告诉她,他爱她!

“怎么?是没听清楚还是不相信?或者是*诈的想让我说第二遍?”裘烨撇了撇嘴角,望着她眼底闪现的愕然。他深吸一口气,再次将她牢牢拥进怀里,“傻瓜,我爱你,是真的好爱好爱你,不想离开你,只是……”

“只是什么?”她眯起眸。

“没什么,今天能不能再吃一次你亲手为我做的膳食?”以后不知道他还有没有这个机会了。

望着他眼底泛起的浓热,她不禁疑惑的说:“你明明有事,为何不说?”

“真的没事。”他将她转向厨房的方向,“快,我饿坏了呢,我们一起去厨房吧。”

“可是贺嬷嬷还在厨房里。”

“现在这时间她应该准备好晚膳了,我们去跟她抢过来。”对她眨眨眼,他拉着她直往厨房奔去。

寅月没料封他也会有这么调皮的神情,跟着开心的笑了。

两人就这么发出清脆的笑声,携手跑向厨房。

府邸里的人都很诧异地看着他们。贝勒爷笑了,还笑得这么畅快。

他们的笑声传进了厨房,让贺嬷嬷吓了一跳。

“贝勒爷、少夫人,你们……你们怎么了?”

“我们想向嬷嬷借一下厨房。”裘烨笑意末歇地说。

“借?!”贺嬷嬷惊愕不已,拚命摇头,“这里的一切都是贝勒爷的,干嘛说借呀?那就让你和少夫人使用。”

她会意的笑了笑,转身离开。

寅月立刻拿起锅铲,“要不要帮我的忙?”

“什么?居然要本贝勒爷沾这些油腻!?”他说了句玩笑话,当瞧见寅月错愕的表情时,他立即拧了拧她的鼻尖,“瞧你,什么表情呀?逗你的啦。来吧,今儿个贝勒爷我要大展身手。”

“好吧,拿去,柔面团的工作交给你这个大男人,要柔匀呀,”寅月将一个大面团递给他,俏皮地说。

“你用对人了,柔面团不就跟柔你那里一样,我最拿手了。”他饶富兴味地瞄了眼她的雪胸。

“你还真是的!”瞧他在厨房还不忘调侃她,让寅月羞窘得不顾满手面粉,往他脸上抹去。

“天!你想闹是吧?好,那就开打吧。”裘烨也剥了一块面团,往她的小脸扔去。

顿时夸张的欢笑声洋溢在整间厨房,吸引了不少下人挤在外头围观。

*

第二天一早,裘烨起床准备,打算进宫面圣。

“烨,昨晚厨房被咱们弄得一团乱,结果没好好做顿晚膳给你吃,今天早点回来,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寅月上前,温柔的帮他整理衣襟。

“嗯……我……”他蹙起眉头,“我尽量,不是说了,可能要出远门吗?”

“出远门也得回来准备些东西吧?”

她眨着水灿大眼,微启的唇还真是诱惑他。

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夜夜紧抱着她,几乎是埋在她体内入睡,为何一早醒来还是舍不得离开她半刻?

“我还是那句话,只能尽力。”他轻抚着她娇丽的小脸,不敢给她没把握的承诺。

“皇上真的这么霸气呀?好吧,既然这样,还是早点进宫,别让皇上久等了,说不定他龙心大悦,就会早点让你回来。”整理好他的衣裳,她柔媚的笑着。

“嗯,不过我还得等隆非和两位弟兄一道进宫。”

“今天为何这么大的阵仗?”以往他都是独来独往呀。

“因为有事。”他脸色沉下。

“那你去大厅等,我梳洗一下,待会儿去大厅送你们。”寅月轻轻跃起,亲了下他的下巴。

“你这丫头!”他露出宠溺的笑容,“好,等你过来。”

眼看裘烨离开后,寅月立刻唤来春秀,“快,帮我换装。”

“换装?!格格,你要去哪儿?”春秀不解地问。

“我要进宫。”她小声的说。

“是姑爷要带你去吗?那一定很有意思,我立刻帮你梳个美美的发髻。”春秀说。

“我不是跟他进宫。”寅月噘着小嘴。

“什么?”

“所以头发不用梳得太复杂,端庄大方就行了。”想起即将发生的事,寅月忍不住偷偷笑了出来。

“格格,你今天好诡异喔。”春秀疑惑地说。

“没什么,你动作要快……我得比姑爷快才行。”眼看时候已不早,她催促着春秀。

这时,隆非已经到了,他走进大厅后立即对裘烨说:“爷儿,让你久等了,刚才使馆发生一些事,所以迟了。”

“什么事?处理好了吗?”裘烨问道。

“请爷儿放心,没什么大事,都已经处理好了。”隆非看看时辰,“我们应该进宫了吧?”

“也是。”裘烨直往里头瞟看,心想,寅月那丫头怎么还不出来?就怕他这次进宫,再也出不来了……

“怎么了?爷儿。”隆非疑惑不已。

“再等一下,一下下就好。”裘烨继续朝里头张望。

时间辗转流逝,隆非不得不提醒他,“爷儿,再不走,可不行了。”

“好吧,那走吧。”裘烨深吐一口气,说不出心底的苦涩,但还是只能步出大厅,问着守在门外伺候的言伯,“备好马了吗?”

“禀报爷儿,已经在大门外候着了。”

“好,那出发吧。”

尽管心中再不舍,他还是步出府邸大门,对守在外头的两位弟兄示意的点点头后,便跃上马背,与他们一块朝紫禁城的方向疾奔而去。

*

一进入皇宫,裘烨立刻勒紧缰绳,下马之后,正要与弟兄们前往太和殿,却瞧见其中一位弟兄捣着嘴奔到角落吐了起来。

“札克,你怎么了?”隆非走过去。

“别过来,我马上好。”然而发出的声音居然是女声。

下一刻,裘烨立刻上前抓住“他”的肩膀,猛力一旋。

“真的是你!怎么会变成你?!”他瞪着故作无辜的寅月,“札克呢?”

“我让春秀请札克从偏门人内,端了杯茶给他喝,他一喝就倒下了。”瞧他脸色瞬间大变,她赶紧补充,“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两个时辰后就会清醒。”

“少夫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连隆非都傻了。

“我想进宫嘛,可是爷儿就是不肯带我进来。”她用力吐了口气,“以为自己已经克服骑马的晕眩,没想到还是没办法。”她不停的深呼吸。

“你哪时候学骑马了?”

“这半个月我请照顾马匹的阿泰教我,偷偷在后山学的。”她吐了吐粉红色的舌头。

“目的就是为了进宫?”老天!他简直快疯了。

“不行吗?”她缩了下肩膀,对他做了个鬼脸。

看着她这可爱的动作,如果是平时,裘烨一定会捧腹大笑,可是今天这时间、这场合,就是不对!

“当然不行。寅月,趁还没被人发现,我让隆非送你出去。”裘烨说什么都不想连累她,再说今天皇上的脾气一定不小,到时候迁怒她可不好。

“不要,我不走。”寅月拚命摇头,“你就正正式式带着我去面圣不就行了,我想咱们大清国的皇上也不是无理之人。”她很兴奋地四处张望,“哇……皇宫还真是气派,不愧是皇上住的地方。”

“寅月,以后你要来,我一定带你来,可是今天……”

“裘烨贝勒,你很罗唆喔。”寅月笑咪咪地勾住他的手臂,“快走吧。”

裘烨没辙,见她打死不回去,只好冒险一试了。

他带着寅月来到太和殿,经小顺子公公的传话,终于让皇上亲允接见。

他转首看着寅月,“你好运气,有时皇上根本无意接见臣的妻室。”

“可能是听了我的名字,觉得可爱吧!”寅月对他眨眼一笑,然后一块步进太和殿。

皇上看见他们夫妻俩一块前来,立刻扯唇笑说:“没想到裘烨贝勒今儿个会将妻子带来,只是……寅月格格这套衣裳倒是特别。”

寅月赶紧跪下。“呃……皇上,是臣妾穿成这样偷偷跟裘烨进宫的,您别怪他。”

“起喀,朕不怪你,也不怪裘烨贝勒。”皇上笑说。

寅月一起身,裘烨跟着跪下。

“皇上,臣今天是特地前来领罪的。”

“哦,意思是你没有找到绿萼?”皇上脸色一沉,“你和易湏、德璇他们到底是怎么了?一而再的给我出问题。”

“臣无能。”裘烨拱手道:“请皇上赐罪。”

“你还真是……”皇上见他如此,也生了闷气,“好,既然你口口声声要向朕请罪,要朕赐罪,那朕不真的给你一点惩罚,就太对不起你了。”

裘烨却只是垂首,一句话也不说。

隆非赶紧跪下,“皇上,干万别怪罪裘烨贝勒,错在我……当初是我向贝勒爷保证,绿萼姑娘一定在江南,这才弄岔了方向,所以皇上该惩罚的是我。”

“不,臣是决策的人,他只是臣的护卫,既然决策错误,就该由臣承担一切。”裘烨给了隆非一个警告的眼光,要他别再说话了。

“你们怎么了?为什么你一言,我一语,就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傻傻站在一旁的寅月突然开口,接着转向皇上,“皇上,请息怒,臣妾弹奏一首曲子让皇上消消气好吗?”

裘烨意外地看着寅月,“你哪时候会弹奏曲子了?”

寅月对他笑笑,接着又说:“皇上,愿意听臣妾弹奏一首曲子吗?”

“当然好,就不知道寅月格格需要什么乐器,我派人拿来。”皇上暂时忘了那些烦心事,觉得这位寅月格格还挺可爱的。

“琵琶。”她淡淡一笑。

“什么?”丧烨和隆非异口同声。

皇上眯起眸,“好,就琵琶。小顺子,命令宫女抱一把琵琶过来。”

“是。”

不一会儿,有位宫女抱着琵琶进来,寅月伸手接过来。

“不知皇上想听哪首曲子?”

“朕对乐曲并不熟,这样吧,看你会什么就弹奏什么。”皇上捋须轻笑。

“那么……‘梅花三弄’中的寒山绿萼这个小段如何?”寅月望向裘烨,一看见他露出震愕的神情,不禁撇嘴—笑。

“你会?你什么时候会的?”裘烨发现自己对她似乎一点都不了解。

“有一阵子了。”寅月笑说。

皇上受到的震慑可不比裘烨小,但他还是得先确定她所弹奏的曲调的确是寒山绿萼才成。

“小顺子,你不是听过这曲子?”皇上问道。

“是,十多年前小的尚未进宫,经常前往美人铺听曲子。”小顺子恭谨的说。

“如果现在奏出曲子,你听得出是哪一段吗?”皇上又问。

“当然可以。”

皇上点点头,又对寅月说:“好,你现在可以弹奏了吧?赐坐。”同时要裘烨和隆非起身。

不一会儿,宫女又端来椅子。

寅月坐下后先试弦音,接着指尖缓缓在弦上拨动,顿时悠扬的曲调在殿内回荡……弦音撞击着四周金柱,产生美妙的共鸣,几乎让殿内所有的人都听得失神。

—曲完毕,小顺子感动的说:“就是寒山绿萼,没错,就是它。”

寅月笑望着皇上,站超身,“皇上,小女子就是绿萼。”

“你是绿萼?!”大伙都很震惊。

“对,我娘徐静,当初就是美人铺三美之一,虽然在王府她是我的奶娘,但她真实的身分是我阿玛未正式娶进门的爱人,因为王室宗亲规定不得迎娶汉女为妻,我娘因为深爱阿玛,愿意无名分的跟在他身边。”寅月跪了下来,“这一切都是我娘最近才告诉我的,裘烨完全不知情,请皇上饶了他吧!”

“皇上!”裘烨和隆非又一起跪下。

“哈……天!找了半天,原来近在咫尺呀。”皇上摇着脑袋,大笑出声,“好、好,都给我起来,既然找到了人,还把她娶来当妻子永远绑在身边,这还有什么罪呢?裘烨。”

寅月、裘烨和隆非听命起身。

“臣在。”

“别再惹恼佳人,让她逃掉了,否则朕一定唯你是问。不过现在朕终于可以松口气,等着易湏,德璇带来好消息。”

“臣绝不会再做出那种傻事。”这也是他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

“好,朕就先信了你。朕累了,先回寝宫歇息。裘烨,寅月格格难得进宫,带她四处看看、玩玩。”皇上说。

“谢皇上恩典。”裘烨深深吐了口气。

直到皇上与小顺子离开后,隆非也识趣的说:“属下这就回都尉使馆告诉弟兄们这个好消息。”

“嗯,晚上我会带少夫人去和大家畅饮一杯,叫大伙准备准备。”裘烨拍拍他的肩。

“好,弟兄们知道后一定会很开心,属下告辞了。”

隆非一离开,裘烨立即拉着寅月的手往外走。

来到御花园,他才转身凝睇着她,“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也是那天奶娘来府邸找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亲娘呀。”寅月睨着他,“生气了?”

“你是绿萼,皇上跟前的红人,我哪敢对你生气!”突然,他恍然大悟,“难怪那天静姨来,你们两个的神色都不太对。”

“是呀,突然知道自己有个亲娘,还是天天照顾你、爱护你的人,而你却连声娘都不曾喊过,心底有多闷,多空,你知道吗?”想起这些年娘受的委屈、她的眼睛又红了。

“别难过了,以后你有的是时间孝敬她,别忘了还加上我。”他安慰着她。“还有,你的琵琶……也是静姨教的?”

寅月点点头,“上回被你气得跑回家的时候,我娘教我的。”她又睨了他一眼,“说真的,多亏你拿绿萼气我,我这才下定决心听我娘的劝,学好这首曲子。”

“哦,这么说来,你是为了报复我,是不是?”他眯起眸,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小心眼的丫头。”

“我才不是小心眼,只是……只是以为你爱的是会弹奏琵琶的姑娘,所以我不甘示弱嘛。”她举起指尖,轻轻抚过他颈部的喉结,“你说!现在有没有更爱我?”

“爱,爱疯了!”裘烨眯起眸,笑着抱紧她,“说真的,今天多亏有你。”

“所以我才想尽办法跟着你进宫嘛。”寅月仰首轻吻了下他的下颚。

“你这个小女人,竟敢在御花园撩拨我?!”裘烨抬起她的下巴,望着她娇美的容颜,“不怕我就在这儿要了你?”

“少来了。”她小脸羞红,轻轻推开他,同时注意到御花园的缤纷色彩,“奇怪了,有些花我连见都没见过,为何这个季节还开得如此艳丽?”

“哦,这些花大多是外邦进贡的,所以花的特性与这里的品种不同,有些花还只开冬季。”裘烨解释。

“只开冬季的花儿多半淡雅、色浅,可是像它们这样颜色香气都这么浓郁还真是不多见呢。裘烨,能不能跟皇上要些种子,我带回府邸栽种看看?”一说起花儿,寅月的兴致都来了。

“傻瓜!皇上日理万机,怎么有空管这些花花草草!这些都是后宫的理事嬷嬷在掌管,而我偏偏和理事嬷嬷熟得很呢。”裘烨轻笑的说。

“真的?!那你能不能跟她提一提?”寅月心急地问。

“嗯……这个嘛……”他故作犹疑。

“到底怎么样?”

“我想问,我能得到什么奖励呢?”他别具深意地凝视烨她。

“你要什么,我就给什么。”寅月对他眨眨眼,暗喻的意味非常浓烈。

“那我就非得替娘子办到不成了。”他搂住她的腰,“明天我就将你要的种子交到你手上,不过现在……陪我骑马去。”

“不要、不要……我会晕……”

“那就与我同乘一驹,我保证你不晕。”

*

马背上一对俪人相依,在草原上快乐驰骋。

“烨,你好像很不喜欢我待在宫里。”寅月倚在他胸前,小声的说。

“因为那里不适合你。”

虽然皇宫富丽堂皇,但是处处都是过分矫饰的华丽,还有善用心机的后宫,当真与天真单纯的寅月格格不入。

他只想让心爱的妻子接触天、地、大自然,可以让他们长长久久拥有的东西,就像他们的情爱,绵延不绝。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迷糊逃妻最新章节 | 迷糊逃妻全文阅读 | 迷糊逃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