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掳获撒旦 > 第十章

掳获撒旦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天亮了,罗倩依旧傻傻地坐在冉炽的身边,喊了一夜,她已哑了声,几乎连他的名字也喊不出来。是该死心吗?她不停问着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惩罚她呢?

既是如此,应该让她受伤、让她昏迷不醒才是,不该是冉炽呀!

「炽,你要坚强,我一定要将你带离开这里,一定要支撑下去。」她一直在他耳边呼喊着,深怕他睡着后就再也张不开眼了。

接着她又冲到海边大喊,即使没了声音,她也非得喊到有人来救他们不可,他不是有那些伙伴吗?为何都不见人呢?

「来人呀!快点来人!」罗倩嘶哑地喊。

就在她绝望的跪在海里时,突然耳闻极远的地方彷似有艘船驶过。

罗倩赶紧柔柔双眼,确定那真是艘船,于是赶紧起身又跳又叫对它呐喊嘶吼。

无奈,她嗓音已破,距离又太远,根本徒劳无功,怎么办?这该怎么办?

眼看它往另一头直驶而去,她泪眼迷蒙的回头看了看冉炽,心底蓦然产生一股决心。

她一定要去叫住它!

于是罗倩深吸了口气,管不了波涛汹涌的海浪会不会吞噬她,她义无反顾往海中一跃。

罗倩不停回忆着冉炽曾教过她一些对抗海浪的技巧,卖力的往前游去。

她的身体经过昨日的折磨已耗弱不少,想游近那艘船根本就是痴心妄想,但她不愿就此退缩,因为除了这么做,已找不出可自救的法子,况且冉炽的情况不能再等了。

于是她使尽所有的体力向前划行,明知不可为,但心底出现的却是救冉炽的信念,并告诉自己就算死也一定要追上它。

此时站在炽焰号甲板上的路彻辰正拿着望远镜四处观察是否有冉炽的踪迹,经过昨日一天的搜寻未果,他的心发寒了。

该死的,冉炽,你这家伙万万不能出事啊!

「岛主,有没有任何迹象?」邵晏走近他,脸色同样紧绷。

「没有,据我估算他们应该是会漂流到这一带,问题是这里小岛太多,根本不知道他会在哪儿。」

路彻辰仰头看着天空,太阳高照下,他觉得烦郁难安。

「说得也是,那个罗丝娜真的太狠了,经警方查问才知道罗倩并不是她的亲生女儿。」

「虎毒不食子,原来她根本不是她母亲。」重重的吁了气,路彻辰再度拿起望远镜四处观看,突地,他眉心一拢,立刻喊道:「邵晏,你看那是什么?」

邵晏马上拿过望远镜,朝路彻辰所说的方向看过去。

「天!有个人直朝我们这里游过来!」他震惊的叫出声。

路彻辰紧皱的眉忽地一展,立刻以对讲机呼叫船长,「快,快将船停下,别再开了。」

而这时邵晏又道:「我看我得“下海”一趟,那人似乎体力不支了,愈游愈慢了。」说着,他便脱下衣物跃入海中。

当然,路彻辰对他此举并未出现惊愕神情,因为他明白在他们恶人窟中除了冉炽就属邵晏泳技最佳。

如今只求冉炽能够平安无事……

罗倩突地从床上坐起,怔忡的张着大眼直视着前方。

梦中一堆乱七八糟的景象几乎让她乱了心。天……她到底是怎么了?

双手捂住了脸,她突然想到了冉炽。

他在哪儿?她不是正要找人去救他,难道只有她被救,而冉炽仍留在那荒岛上?

「喂!喂!」

她大声疾呼,想下床竟觉得全身疼痛不已,可能是与海浪搏斗时弄伤了肌肉。

「喂!有没有人在这里?」

她不停大声叫着,撑着身子冲出房门,正好被昝晃的老婆綦连梦攸拦下。

「哎呀!你怎么可以爬起来?快躺好,医生说你体力透支,得多躺个几天才会复原。」她将她扶回床上。

「我躺不住,我不要再躺了!」罗倩直摇头,想推开綦连梦攸,但没想到她有武术底子,不是她随便推得开的。

「你这是干什么?若是被冉炽看见他会心疼的。」綦连梦攸笑笑地回应她的一脸焦虑。

「他!你是说他也在这里?」罗倩开心的抓住她的手,但突然想起自己根本不清楚对方的身分,到底是敌是友,连忙又放开她,防备地蹙起眉,「你……你是谁?这里又是哪里?」

「我?」綦连梦攸指着自己的鼻尖,突然甜笑开来,「我是冉炽的……应该是说嫂子吧,虽然他们彼此并没有年龄之分,但我还是喜欢以嫂子自居,这样多了。」

可这话却让罗倩听得更迷糊了,她此刻一心系在冉炽身上,哪有心情去判断这些。

看出她听不清楚她话中意,綦连梦攸对她微微一笑,「不让你猜了,我是恶人窟中昝晃的妻子,而你现在就在恶人窟内。」

「什么?恶人窟!」罗倩认真地看着她,「这么说冉炽他没事了?」

「嗯,他已无大碍,正在医院养伤呢。」綦连梦攸缓缓解释。

「真的?你没骗我。」久违的笑容终于回到罗倩的脸上,她激动的抓住綦连梦攸的手,「那我可以去见他吗?」

「当然可以了。」她突然掩唇一笑,「不过他呀!」

「怎么了?」罗倩看着她故弄玄虚的一笑,心口猛然一提。

「他一点也不配合,右肩伤得重得包里上层层绷带,他老兄嫌麻烦还说以后打架不方便,硬是不肯。」

「那怎么办呢?」罗倩更急了。

「没办法了,只好随他意,不过医生说了,这伤若又发了炎,下次可不好医了。」綦连梦攸故意加油添醋。

「我这就去看看。」她忧急如焚地追问,「能不能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呢?」

「嗯,我突然想到一个很好玩的游戏,要不要试试?」其实这才是綦连梦攸来此的目的,她想看看平日不苟言笑的冷面煞星发窘时到底会是什么好玩的模样。

「什么游戏?」她疑惑地望着綦连梦攸一脸横生的趣意。

「嗯……是这样的。」贴近罗倩的耳畔,她缓缓道出她的计画。

却只见罗倩杏眼圆瞠,为难地皱起双眉,「这样好吗?」

「当然可以了。」她开始说服她,「如此一来,不但可以试探他的心,还可以看看他到底痊愈了没,要不,我不让你见他哦。」

不是她要要胁她,而是这东西可是她与岛主的老婆韩忆情研究好久才发明的耶,若不找个她们最想试验的人试试,怎会甘心?

「这……」罗倩顿觉为难。

「好嘛,以后我们可要生活在一块,算是成全我一次,好不好?」綦连梦攸开始她的诱哄策略。

「这……好吧,我答应你就是。」她现在一心想见冉炽,就算是要她上刀山下油锅她都愿意呀。

「那好,等你身体再养好些,我们就执行计画。」

「不用再等了,我现在就可以。」罗倩赶紧道。

「是吗?你确定?」綦连梦攸皱起可爱的双眉,盯着罗倩的脸颊。

「当然,我相信见到他后,我会马上好,比吃药睡觉还管用。」

「那……好吧,你跟我来。」綦连梦攸对她扯开笑容,便将罗倩带到韩忆情的研究室。

一到了研究室,罗倩才惊觉这里挤满了女人,可都是为看成果来的。

韩忆情将一块面皮贴在罗倩脸上,再经过一些精密的手法调整后,看着镜子,罗倩简直吓了一跳。

接着她们在她喉间装了换音发声器,还拿出一套极为暴露的护士装要她穿上。

天呀!这简直是……某种录影带里面的打扮嘛!

罗倩刚开始直摇头,可是在韩忆情有条不紊的说明下她竟有点心动。如果她真以这模样去勾引炽,他会如何呢?

于是她大胆的答应了。

而此刻她正端着药和血压计前往冉炽所待的病房中。

至于冉炽呢?

向来不太会表达情绪的他已被关在病房好几天,这下冰块快被腹中热火煮沸了。

王八蛋,到底有没有人来关心他?

问过每个来看他的人有没有罗倩的下落,他们这些「烂兄烂弟」就只会皱着两道粗眉对他摇摇头。

摇头、摇头,若他们只会摇头干脆放他出去找,可恶的是,他们非但不放反而用铁炼扣住他双腿,这教他怎么出去找人?

叩!叩!

正当他打算再次扬声发飙时,门扉突地轻敲了两下。

他立刻开始骂道:「快放开我!你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把我当什么?瘟疫呀?」

站在门外的罗倩被他一吼吓了一大跳,无法想像这个男人就是她认识的冉炽。

等了好一会儿无人进门,冉炽又朝门外大吼道:「到底是谁?快进来呀!」

罗倩吞了口唾沫,这才缓缓推开房门走进去,才刚进门就看见他冲着她的脸咆哮。

「快,快把我解开来!」

亲眼目睹他被铁炼拴在床上,罗倩心底十分不舍。

天!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来,我帮你解开。」罗倩赶紧冲过去,可当她拉起铁炼时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钥匙。

「快呀!你怎么不动手了?」他不停挣扎着。

「我……我没钥匙。」

「什么?没钥匙!」深吸了口气,他压抑住满腹的怒火,「那你来做什么?」

「呃!我是拿药来给你吃。」罗倩直望着他的眼瞳。他是不是当真不认得她了?

「我不要吃药!去把恶人窟那几个该死的男人全都叫来,要他们给我松绑,要不,去把你们医生请来,快点!」冉炽用力挣扎,以至铁炼嵌进皮肤里勒出血痕。

她看得心都痛了,「不要……不要再动了,求你!」

听闻她的语气,冉炽突地顿住动作,迟疑地望着她,蓦然,他的目光往下移正好看见敞开的领口,一眼望去连侞沟都瞧得一清二楚。

他的双眉不自觉紧蹙,「小姐,请你放手好吗?真搞不懂你是怎么想的,明明就是护士,干嘛穿的跟应召女郎一样。」

「你说什么?」罗倩看向自己的衣服。

天……她怎么忘了自己穿的是一件极暴露的衣服呢。

「还要我说吗?还有这裙子实在是……拜托你回去换掉!」他闭上眼转开脸,「出去!」

罗倩这回没被他凶狠的语气吓到,瞧他中气十足的模样,想必伤势应该不会太严重,如今她只要将他不肯包扎的肩膀包扎好,并喂他吃药,那就算大功告成了。

「我不能走,我的责任就是要替你包扎喂药。」她垂下脸,偷偷窃笑着,跟着开始打开药盘上的几瓶药水。

刚刚来这里之前,她已经在綦连梦攸的陪同下经过医院的医生指导,所以上药、包扎伤口对她而言并不困难。

「你!不用。」

他转开脸,双手一伸想枕于脑后,却因此不注意扯痛右肩胛处。

「怎么了?快让我看看。」她急急抓住他的右臂,「别动。」

本想推开她,可冉炽当真觉得很不对劲,虽说这女人他不曾见过,穿着也过于大胆,可他就是无法对她很凶。

「不用──」

「别吵。」她一对细眉轻蹙,赶紧拿起药水、绷带,把那只任何人也不敢动的臂膀绑上。

「喂喂喂──」

「你这里都溃烂了,再不上药包扎真的会废掉,你要不要试试?」

她气得瞪着他,那眼神让冉炽心口一慑。

这眼神为什么那么熟悉?

就在他恍惚间,罗倩已将他的伤口包扎好,然后看着他含带错愕的眼。

「你怎么了?」

「我们曾经见过吗?」冉炽压抑住怒火,拿出平日该有的冷静。

「我们……没有啊。」她转身将药盘放好的同时不禁又偷笑了下,已决定试验他一次。接着她拿了一包药,并倒了杯水过来,「快,把药吃了。」

「为什么要吃药?」他嗤之以鼻的说,十分厌恶药味。

「你受了伤,是该吃消炎药,这样好得快些。」把药包打开,罗倩往他嘴边递去。

「只要你把我的脚炼解掉,我就什么都好了。」冉炽撇开脸,抓住她的手想甩开,可一看见她的眼睛,他竟然忍住了。

「好,只要你吃我就放了你。」她凝住他的眼,与他赌上。

「你有钥匙?」他记得她刚刚明明说没有。

「有啊,就在这里。」她指着上衣口袋。

「我吃,你真会放?」他仍觉得这女子有些诡异,可除了信她一次,他已无计可施。

见她点点头,他深吸口气,一把抢过她手心的几颗药丸,一古脑儿往嘴里送,又接过开水吞下。

「可以了,快放了我吧。」冉炽有点不耐烦地瞪着她。

「嗯……可是……我这口袋里放的只是我的车钥匙耶。」罗倩扬起「无辜」的笑脸。

「什么?」他猛一蹙眉,就要爬起,一不注意又扯动了铁炼。「妈的!」他死瞪着她,「你……你竟敢耍我?你知不知道我要去找人,非得去找她!」

「你要找谁呢?」心知肚明的罗倩轻声问道。

「不关你的事。」冉炽口气毫不友善。

「好吧,那你就在这里自怨自艾,我要出去了。」她轻轻扯笑,眸中掠过一丝趣意。

「别走!」冉炽双拳紧紧握住,忍住如火的怒潮,「好好,我说,我要去找……找我最心爱的女人、我的妻子,现在你是不是可以帮我让我走?」

「你有老婆了呀,她叫什么名字?」她故意问道。

「她……她叫罗倩……该死!为什么要绑我?」冉炽恼火的咆哮,「岛主呢?我要见他,开他居心何在?」

瞧他当真认不出她来,罗倩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脸,心底不禁对綦连梦攸与韩忆情的杰作深感偑服。

为不枉费她们的努力,她大胆的对他妩媚笑着,「哎呀,不过是女人,何必嘛!」

「你!」见她突变的表情,冉炽提防的瞪着她。

「我的意思是要女人现成就有啊。」说着,她便坐在床畔,俯低身故意用一对丰满的侞房勾引他的目光。

「滚开,你这是做什么?」见她居然爬上床,然后大胆地撩起短得不能再短的裙子坐到他身上,他的脸色已变铁青。

「安慰你呀,想必你一定是禁欲多时,才会这么想那个女人。」红着脸,她以自己的触及他的昂长,在上头前后晃动着。

「走!」他用力推开她的身体让她跌在地上,「告诉你,别以为我双腿被束缚你就可以这么不要脸的在我面前宽衣解带诱惑我!」

「为什么不行?」罗倩直柔着摔疼的婰部。

「你也不照照镜子,哪能跟我的妻子比?」他气得开始用力扯着铁炼,「算了,我就靠自己,你别来烦我。」他非得扯掉这些讨人厌的东西不可。

眼看他不管手臂的伤还用力与铁炼对抗,罗倩看得于心不忍,因此爬起身抓住他的手,「好了,不要拉了……」

可冉炽仍不理会她,还是死命拉扯着他的「眼中钉」。

罗倩这下着急了,不禁掉了眼泪,「够了,难道我丑得让你要这么自残吗?难道你真以为自己可以扯断那炼子?」

边说她边撕下贴在脸上的假面皮,但专心对抗束缚的冉炽却没察觉这一点。

「你好可恶,为什么就不抬起脸看看我,为什么?」他不搭理她的冷酷样让罗倩一面喜一面恼。

喜于他对她的专情,并不因为其他女人的引诱而乱了性;恼的是他竟然以这种方式折磨自己。

见她突然变了声音,冉炽好奇地抬起脸,这一瞧他全身定住,动弹不得。

「小倩!」他深吸了口气,简直是难以置信。

「炽……」抿了抿唇,她噙着泪水扑到他怀里,「我只是想试试你对我的心,所以……别生气好不好?」

「天,真该死,我怎么忘了那眼神就跟你的一模一样,还有那说话的语气和调调全与你如出一辙,只是……你的声音,还有那张面皮是……」冉炽迟疑地望着她。

「呃……」她不好意思得羞红了脸,「这是……忆情姊和梦攸要我戴上的,她们还给我装了变声器呢。」

「真是的!我是哪里得罪她们了,居然要用这种方式整我?」发泄过后,望向她的小脸,冉炽的嗓音满含情感,「那天……那天是你舍命救我的?」

「快别这么说,若非为了我,你也不会中了枪,我……」说到这儿,罗倩不禁愁上心头,「我终于知道,她不是我亲生的母亲。」

「你是说罗丝娜?」他不屑地扬起嘴角,「我早猜到她不会是你母亲,没有一个做母亲的会和自己的女儿抢男友啊。」

「没关系,这几天我已经想通了,大不了知道自己是个孤儿而已。」拭了拭泪,她故作坚强地说。

「你不会再孤单了,从今以后你有我。」用力将她揽在怀里,他轻声问道:「对了,你的身体好了吗?那天一定累怀了。」

想她一个女孩子身子又弱,居然有勇气与大海搏斗那么久,他能不感动吗?

「我已经没事了。」对他微微一笑,她忍不住问道:「我想知道……刚刚你说我是你妻子,是真心的吗?」

「难道你不相信我?」抬起她小巧的下巴,冉炽严肃的神情已显现出对她的深情挚爱。

「刚刚……我如果真的将衣服全脱了,你还会推我下床吗?」咬着下唇,她害臊地问道。

经她一提,他这才想起自己粗鲁的举止,于是赶紧转过她的身子,检查她的婰,「有没有摔疼你了?」

「有,这儿。」她指指自己的右婰,噘起小嘴直抱怨着,「没想到你那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对人家那么坏。」

「你想,如果刚刚勾引我的女人不是你,而是另外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她穿着暴露的在我身上摩擦着,你会要我怎么做?」柔柔鼻子,冉炽反驳道。

「我……我……」她抿抿嘴,扬起眼睫偷觑着他脸上的得意。

「嗯?怎么样?」勾起笑痕,他幽邃深眸闪过一抹荡肆邪笑。

「当然是推开她,警告她以后不准再来诱惑你,否则……否则我就不饶“它”。」罗倩说着,竟然一手往他胯下宝贝抓了下去。

「喂,你这是干嘛?」双脚被束住的冉炽脸色突地一变。

「试验你呀!」

她美丽的眼蓦然闪过一丝谑笑,显露出她俏皮的一面,接着小手隔着长裤在他上头摩擦着。

冉炽倒怞了口冷气,直瞪着她柔媚如春风的脸,「放开我,你不能这么做,我现在……」

「我就是要趁这时候呀,要不,何时你才会被我摆布?」她一双含水秋眸直望着他,而后缓缓解开衣扣……

房内娇喘连连、肆吼翻腾,却不知房外有好几个人在等待,等着待会儿要「闹病房」呢。

其中最兴奋的莫过于严皓寒了,是他为冉炽上了炼,也是他让妻子把钥匙卡缝在小护士的底裤里,为的就是要报冉炽上回质疑他性能力的大仇。

哈……看他这几天叫天吼地的模样,他可是十分爽快。

由此可知,恶人窟的男人也是不好惹的。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掳获撒旦最新章节 | 掳获撒旦全文阅读 | 掳获撒旦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