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奸猾小子 > 第十章

奸猾小子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夏翎痴痴地看著莫忻双目紧闭的俊帅脸庞。

她终於懂了,他之所以来找她完全是为了腹中孩子。

既是如此,她更不能跟他回去了。

一种建立在「孩子」身上的感情,很容易因为一个随便的口角而破裂,况且她是夏庭的女儿,一个他极讨厌的人的女儿。

夏翎蹑手蹑脚地下了床,穿上衣服便离开了。

他对她既无爱,她不能将担子全部放到他肩上,三千万对他虽是九牛一毛,可她不想开口救助。

那感觉会让她觉得自己是在卖孩子。

回到酒店,她立刻被保镖和大班给押进休息室。

「对不起,昨晚那客人太霸道了。但我不是回来了吗?你们就不要再用这种眼光看著我。」

「你昨天被人强行带走时穆爷正好在高雄,听见这消息可是气得火冒三丈,还叫我们务必找到那个男人,你说他叫什么名字?」

「我哪知道呀,反正他给钱我就收。」夏翎眯起眸子,「该不会是客人争相抢夺我,所以你眼红了吧。」

「好大的胆子,你居然敢这么说我!」

大班气得想掴她巴掌,却被一旁的保镖给拦下,「别动手。穆爷说等会儿会过来,想尝尝夏庭的女儿是什么滋味,你要打也得等穆爷走了再打。」

「哼!」大班幸悻然的放下手,「把她带出去招呼客人。」

「是。」

不久,门口传来嘈杂声,夏翎抬头望去,看见一个身材魁梧,一脸恶霸样的男人走进来。

「穆爷。」所有的小姐与熟客一见到他,熟稔的喊道。

大班走到他身边,对他使了个眼色,穆邦的目光立刻落在一脸木然的夏翎脸上。

他眸里闪著喜悦的光点,举步朝她走过去。

「真是美,难怪来这里才一个月,就闹出不少事。」穆邦坐在她身侧,一脸邪笑地看著她。

「原来你就是穆大爷。」夏翎扯了抹笑,「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如今见了感觉如何?」

「不过尔尔。」她睨了他一眼,不怕死的下了结论。

「哈——」穆邦意外地笑得开怀,「好,我喜欢你这种女人,直接、不逢迎拍马,爽快!」

「是吗?」她笑得柔媚,「若真是如此,是不是把我爸欠你的钱也爽快的一笔勾消?」

「这……」穆邦被她这一问给问儍了。

「舍不得了?哼,我就知道。」她一双漂亮的大眼闪过一丝鄙夷神色,嘴角漾起不屑的弧度。

「好,你陪我一夜,债务就一笔勾消。」他穆邦也不是小家子气的人,为了美人损失三千万,值得!

夏翎心扯痛,思考著,如果她不答应,或许会让数不尽的男人玩遍都还筹不到这笔钱,等她肚子大了,又该如何?以他们的狠毒准会逼她堕胎。再不情愿就跟这个男人一次,就出卖一次,至少可以买回以后的自由。

现下,她能靠的下就只有自己吗?

「好,我答应你。」她含泪应允。「但我不是处女了,你考虑看看值得吗?可别又后悔了。」

「值得,凭你的姿色当然值得。」穆邦一手揽上她的肩,「现在可以走了吧?」

「好。」她也希望赶紧摆脱一切。

他们才站起身,突然传来枪击声——

砰!砰!

顿时,酒店内的小姐和男客都尖叫起来,不过几秒钟就陷入一团混乱。

穆邦立刻冲到屋外,而夏翎吓得躲到角落。

不久,又听见警笛的声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连警察都赶到了,是要临检吗?糟糕!

慌乱中,她听见身旁两位酒店小姐的谈话——

「怎么警察也来了?以前穆爷的生意没有人敢来打扰,今天是怎么回事?真是奇怪。」

「是啊!会不会是穆爷的事业出了问题?」

「那我们该怎么办?」

「要是被抓到警局可是会被大批记者围著拍照,那可就惨了。」

听到会被拍照,夏翎吓得手足无措,不知该往哪儿逃。不,她不能被拍摄到,不能丢脸到全台湾的人都知道啊!

可她要怎么办?警察就要进来了,她该逃哪儿去?

对,后门!

她偷偷溜到后门,一推开门,就看见一名警察站在那儿等著她。

「这位小姐,你要上哪儿去?」

「啊!」她吓了一跳,脸色也转白了。

「你是这间酒店的小姐,请跟我们回警局一趟。」这名警察面无表情的说。

夏翎惊慌的挥挥手,「不,我不是酒店的人,你抓错人了。」

「不是吗?我觉得你就是。」他的目光带著一丝诡异地打量著她。

「可我……」

「别说了,快上车,莫非你要等记者来?」

一听到「记者」两个字,夏翎不再迟疑地朝警车走去,车门关上后,她战战兢兢地问:「你们能不能帮我躲开记者?」

「没问题,只要跟著我,你铁定能躲过他们。」警察声音不带起伏地说。

「嗯,那么穆邦……他被抓了吗?」她心底祈祷著他最好被逮个正著。

「已被逮捕,这下可得吃好几年的牢饭了。」

夏翎松了口气,「那就好,只要他不再威胁我,随便你们带我去哪。」

好累,真的好累,这段日子她没好好睡过一觉,如今神经一松弛,她不知不觉靠著车门睡著了。

但在睡梦中她似乎闻到一股怪异的味道,她想睁开眼却没有力气,不一会儿便沉沉入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倏地停止,强劲的煞车力道震醒了她。

夏翎蓦地张大眸子,发现这里是郊区,而且四周也没有警察局。

「警察先生,这里是……」

「那栋别墅就是,你进去吧。」那名警察头也下回地说,声音依然没有情绪起伏。

「可是……」

「下去。」他不耐烦地说。

邵晏整理了下头上警帽,难得当警察,他可得装得神气点。

夏翎突然心生骇意,觉得这个警察有著说不出的奇怪,不敢待在车里,赶紧下了车,可才刚踩著地面,她就差点因为不平衡而摔倒,还好她赶紧扶住车门才没出糗。

天……她是怎么了?像睡了好几天,居然连路都不会走了。

当她站稳身子时,警车却已呼啸离去,留下她一个人在这里。

这里是哪儿?景观怎么那么陌生?

她将目光转向那幢漂亮的别墅,半信半疑地朝那儿走去,才推开大门,便被一道黑影给拉了进去。

「啊——」

「嘘,是我。」一股男人气息欺近她的唇,吮含住那蜜般的滋味。

夏翎吃惊的张大眸,直到那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声音传人嘴里、耳里,她浑身一震,有股落泪的冲动。

「为什么要趁我睡著的时候溜走?」莫忻温热的纯男性气息吹拂在她颈间、唇角。

「我……我跟你不再有关系了。」她转过脸,不想面对他火热的注视。

「不再有关系?」莫忻深吸口气。

「对,你归你,我归我。」她看著屋里典雅又高级的装潢与摆设,「这里到底是哪儿?根本不像警局。」

「这里本就不是警局,你还真天真,别人说是,你就是啦!」他没辙地轻拧她的鼻尖。

「那么这里是……」她直觉有异。

「我的地方。」他随意的一语带过。

「可我还是弄不明白,你怎么会在这里?」望著他俊脸上流露的邪魅气息,夏翎不禁心头一动。

她不能再与他维系任何关系,否则有天他肯定会将孩子抱走,无情的将她扔下。

「别问那么多,只要记得你这辈子都是我的,永永远远都得跟著我。」他眯起眸,语气强硬地说。

「我才不上当,你要的只是孩子对下对?」她眼角沁出泪水。

「你说什么?」

「在不知道我有孩子之前,你对我是如此冷淡,甚至不理我,还串通林曼玲来侮辱我。」说到这儿,她的嗓音都变了,「可是现在……你又表现的这么专情、温柔,但我不会再相信了。」

莫忻苦恼的蹙著眉,「那你说,要我怎么证明我的心?」

「我只想离开这里,带著我的孩子离开这里。」她有自知之明,这个奸佞男人是不会对她动情。

「你作梦!」他冷著目光走近她,「为了调查穆邦的下落与犯罪证据,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幸好我的夥伴赶到台湾,正好集体出击。」

「原来逮捕穆邦的不是警方,而是你们恶……」

「对,就是恶人窟,而你现在待著的地方就是恶人岛。」

夏翎一愣,「你……你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现在站的地方就是恶人岛。」他大声地重复道。

「不……不可能,我才小睡一下,怎么可能……」

「这一小睡可是一整天的时间。」莫忻捧起她粉嫩的脸蛋,「认命吧!反正你这辈子已注定是我的女人。」

「什么?」她张大一对杏眸,「你对我下迷药?」

「你有身孕,我不敢乱用药,这药量和药剂我可是问过医生,特别配制的。」他笑著解释。

「太过分了!」她怒眉高耸,但不一会儿又含泪望著他,「不要抢走我的孩子,你可以跟曼玲生,跟天底下所有女人生,不缺孩子的。」

「就算不缺,我也不让你走!」明知她误解他的用意,但他气得只想反驳却忘了解释。

「这么说来,你就是不肯放我走了?」她哑著声问道。

「对,不放,你休想离开我的视线。」莫忻狂傲十足地瞪著她。

「你……你别忘了我是酒店小姐,你不怕我肮脏吗?」夏翎一心只想离开这个让她揪心的男人。

「你是当酒店小姐当上瘾了?」他深吸一口气,「好,你在恶人岛上继续干你的酒店小姐,反正不准离开我的视线就是。群聊」

「你未免太霸道了!」她鼓著腮帮子,气怒道。

「对,我就是霸道。」他转移话题的说:「你也累了,快去楼上梳洗一下,晚点我带你去吃饭,顺便与我的夥伴见面。」

「见你的夥伴做什么?」夏翎提防道。

「既然你以后都要住这儿,是不是该认识我的朋友?」他的语气里有著一丝宠昵。

「我不会永远住在这里。」咬著唇,她仍对他带著防备。

「你——好,不跟你吵架,你刚来一切都还不习惯,我可以等。」莫忻在她颊上印上一吻,「我在这儿等你,快去梳洗。」

她抬起小脸,疑惑地望著他良久,这才半信半疑地拾阶而上,可心底仍抱著离开的念头。

轻抚著小腹,她决定要做个勇敢的妈妈,绝不再掉入他的奸计中。

*********

夏翎诧异地望著眼前几个俊男美女。

女人看似温柔,可男人却个个长相陰邪,一定和莫忻一样不是好男人。

「嗨!美女,我从没想到莫忻也会带女人回恶人窟,所以再忙也要来看看你。」向来油嘴滑舌的严皓寒立刻上前,嘻笑道。

「喂,昱萱就站在你后面,你小心回去罚跪算盘。」韦应块撇撇嘴提醒他。

「跪算盘大便宜他了,我会要他跪豆腐,而且豆腐不能破。」童昱萱眯起眼笑道。

「呃,老婆,你未免太狠了。」严皓寒回身搂住她的腰。

「才不狠,这招我们学起来了,跪豆腐,豆腐不能破。」另外几名女子全都勾住丈夫的手,以眼神示意道。

昝晃立刻送给严皓寒这个始作俑者一记大白眼。

夏翎懂了,那一对对的就是夫妻,单独站著的就是单身汉。她不想坏人姻缘,看来只好向单身汉「下手」了。

她左右看了看,突然瞧见那个假警察邵晏,立刻推开莫忻走向他,「你不是那个俊帅的警察先生吗?」

「你认出来了?」邵晏眼底带笑的睨著他。

「当然了。」她大胆的将一只玉臂搁在他肩上,「对帅哥我是不容易忘记的,怎么,你对我的感觉如何?」

「你……」他奇异地看向一脸铁青的莫忻。

「喜欢我吗?想不想试试,我可以算你便宜一点。」她边说边瞟向莫忻,一看就知道她是故意气他。

「夏翎,你这个——」

莫忻正想冲向她,却被贺暝挡下。聪明如他,当然知道该怎么化解这对冤家的误会。

贺暝走向夏翎,咧嘴笑道:「好,我要你,你开个价吧。」

「你——」这话不光是莫忻吓了一跳,就连夏翎也愣住了。

她傻傻地看著贺暝,良久才道:「我……我不喜欢你,小心我可是会开高价哦。」

「没问题,随你开。」贺暝肆笑道。

「呃……五百万……五百万美金。」她乾脆狮子大开口,相信这么一来,不但莫忻会讨厌她,就连这男人也不敢要她,那她就可以离开恶人岛,与肚子里的心肝宝贝过一生。

虽然,她永远也忘不了莫圻、会在伤心中度日,但也不能将孩子送出去。

「好,就五百万美金。」贺暝立刻开了张支票给她。

夏翎瞪著眼前的支票,整个人动弹不得。

「走吧。」贺暝二话不说地拉起她的手,「上楼。」

「什么?」夏翎被他拖著走,吓白了脸,早忘了自己的目的,放声大喊:「莫忻,救我……我不要去……」

「他救不了你,我已经拿五百万美金买下你今晚了。」贺暝就是不放手。

「不要——」夏翎回头望著面无表情的莫忻,「求你救我……我不要五百万,我什么都不要了——」

「要我救你可以,但得答应我三件事。」莫忻好整以暇的开口。

「好,我答应!」

「不再吵著离开。」莫忻跟在他们身后。

「只要你不赶我走,我就不走。」她急急承诺。

「还有,不再诱拐别的男人。」

「我也不想诱拐,是你……」

「我怎么了?」莫忻走到她面前,与她面对面。

「是你不好,是你不爱我,所以我才要离开,要不等你抢了孩于,那就太迟了,我……啊!你要干嘛?」她突然被他打横抱起。

「履行第三个条件,我们结婚去。」莫忻抱著她走向岛上唯一的教堂。「唯有结婚才能让你停止胡思乱想。」

「喂……我——唔!」尖嚷的小嘴瞬间被堵上,夏翎也只能无言地跟著他了。

恶人窟一干人带笑的看著他俩又叫又闹的离开,岛主路彻辰不禁摇头轻笑,「走吧,我们也该去观礼了。」

这场极为热闹的婚礼果真如预期般闹得人仰马翻,最后夏翎体力不支地倒在莫忻的怀里睡著了。

看来,等新娘子一醒,莫忻又有得忙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奸猾小子最新章节 | 奸猾小子全文阅读 | 奸猾小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