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暗恋冷狮 > 第十章

暗恋冷狮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果不期然,天方亮,当本谷亚吏发现孙女与他的机密计划蓝图同时不见,顿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风起云涌”那几个麻烦家伙。

由于怕自己的秘密泄底,他便单枪匹马地来到了风起云涌。

“赫连驭展,你给我出来!”本谷亚吏一到门外,便大吼起来。

不久,戈潇便命手下敞门迎接。“本谷先生,我们帮主有请。”

本谷亚吏表情沉重地大步往里走,直到了厅堂内,戈潇也礼貌地起身迎接。“本谷先生一大早就出现在咱们帮会,真是稀客啊!”

“别废话,把我的孙女交出来!”他冷声说这。

“本谷小姐?她怎可能在我们这里?”戈潇装傻。

“少装模作样!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你别误了良辰。现在就把她还给我。我可以网开一面原谅你。”本谷亚吏蹙着白眉。

“哦。”戈潇但笑不语。

“当然,还有我的东西也得一并交出来。”这东西是他的命,如果流人外人手上,他这辈子的威名就完了。

“东西?什么东西那么重要,我倒想知道。”戈潇淡淡挑起眉。“”你——我不问你,把赫连驭展给我叫出来!“他发狠地说。”他正好不在,真是抱歉了。“”这……好,那我去赫连拢誉的寓所找他。“本谷亚吏已按捺不任心底的恐慌,非得见见赫连驭展不可。

才转身,他便看见站在门口的赫连驭展与本谷忧!

戈潇双眸一眯,在心底暗咒了声;这小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出现,找死吗?

看来得如方溯所言,随机应变了。”小优……“

奉谷亚吏一见着孙女,心中大石赫然放下。

他立即上前拉住她的手,却被她闪了开。”你怎么了?我是你爷爷啊。“

他激动不已。”我从没认过你这个爷爷。我没有一个会将我和母亲赶出家门的爷爷,更没有一个会把孙女的幸福随便出卖的爷爷!“一见是他,本谷优浑身不住抖颤,心伤的泪因而滑落。”不管你认我也好、不认我也罢,你一定得跟我回去和天皇成婚!“”别碰她!“赫连驭展立即挥开他伸来的长臂,并将本谷优带到身后。”你……你这小子胆了还真大!让开!“本谷亚史寒着脸说。”老头,少在那儿盛气凌人。你看这是什么?“不知何时浦卫云已来到厅内,手上拿着他要的蓝图。

本谷亚吏猛然瞠大眼,立即冲上前去抢,却被戈潇拦阻。”您年纪大了,得小心点儿。“”我要东西!“他执意抢到手,怎奈年迈的他已是力不从心。”给你是不可能,只要你不让本谷优嫁给今上,我发誓不让这东西外泄。“戈潇与他淡条件。”这……“眼看对方个个身手不凡,他单独一人除了认命又能如何?但他仍担心地问:”你们当真不会泄漏出去?“”不知你信不信我,不过我以人格担保。“戈潇神情肃然地保证。

本谷亚吏看了眼一脸凛然的戈潇,想答应却又不甘心,心里头反反覆覆琢琢磨磨,终于下了决定。”东西已在你们手上,我能不认命吗?“”既是这样,那这边坐,我们好好聊聊,“戈潇指着一旁的椅干,对他颇是尊敬,并对外头的弟兄喊道:”守好大门,别让人随便闯入。“

这时赫连驭展也带着本谷优人内,坐在本谷亚吏对面。

本谷优满是尴尬地面对着他,他们虽然已相处数日,但她就是开不了口喊他一声爷爷。

双方莫约谈了个把钟头,突然门外的小李冲了进来,”不好了!“”怎么了?“赫连驭展问道。”今上带着大批日军到咱们这儿来了!“”该死,一定是我的人向他告密,说了小优与赫连驭展的关系。“本谷亚吏心里直喊不妙。”别急,请他进来。“戈潇下令。

不久,今上英治率领着他的贴身保镖一行五人进入屋内,当他看到木谷优时,二活不说就想带她走。”今天是我们结婚的大日子,跟我回去!“

当然,他这个举动被赫连驭展阻止了。

赫连驭展一手钳制住他,眯眼说”小优已是我的人了,你别妄想!“”什么?你敢动她?“今上气坏了。”在你认识她之前,她已是我的人,你少在那儿喧宾夺主,企图霸占她。“赫连驭展蓦然加重手劲,今上立刻疼得哇哇叫!”好小子,你以为你很行吗?小心我的枪口。“

今上倏然由袋中掏出一把枪,赫运驭展矫捷地以另一手抓住枪管!”赫连小心……“本谷优吓得人叫,戈潇他们却为抵御其他人无暇他顾。

砰——

今上英治当真扣下扳机,赫连驭展一个闪身,子弹虽射穿了他的掌心,却没伤及其他地方。”赫连……“鲜血白他掌心呈放射状喷洒而出,落在本谷优脸上!

赫连驭展并末松脱扣住今上的手劲,强势将他的手反剪于身后。今上的手下见状全都拿出家伙,对他们疯狂扫射!

只见风起云涌的六个小子连番跳跃闪躲,他们不是不敢拔枪,而是不愿与日本天皇对立。只是眼看他们愈做愈过分,戈潇瞬下令,”反击!“

却在这时候,一颗子弹竟毫无警地射向本谷优的方向!”小忧!快蹲下——“首先看见的赫连驭展惊惶大喊,正当他要去挡子弹时,今上死命拖住他,让他迟了一秒!

蓦然,一道黑影扑向本谷优,子弹瞬间射入了那人的背脊——

同时间,那几个妄开枪的手下也被制伏了。”爷……爷爷……“本谷优抱紧他,锁不住的泪滴在他全是皱纹的脸上。”我……我终于听见……你喊我爷爷……“他以颤抖的手抚触着她满是泪痕的脸庞。”爷爷……对不起……“她哭哑了嗓,不断怞噎。”不怪你。你说的对,我……我不配当你爷爷。“他痛苦地说道。”别说了,快送医吧!“赫连驭展阻止他再说下去。”等等……我要和天皇说句话。“本谷亚吏困难地转向今上,”看在我的面子上,放……放过小优吧!否则我会……会把你的秘密……说出去。“

今上一愣,颤着声问:”你……你知道?“

事实上,今上并非前任天皇的亲生儿子,而是他贴身保镖之子。老天皇为报保镖救命之恩,将当年才三岁就已成孤儿的他认为亲生子。这事无人知晓,唯有当年在老天皇身侧担任军师的他得知此事。

可以想见,若将这秘密宣扬出去,今上英治的地位必将不保。”别忘了我是你父亲身……身边的人……当然知道……“”行了。方溯,快把他带到你们医院去吧!“赫连驭展将今上推给夏侯秦关,再抱起本谷亚吏将他送往医院。”我也去……“本谷优抹了抹泪立即追上。

今上英治皱着眉对戈潇说道:”就当这一切没发生过吧!我这就回日本。你能放我回去吗?“

戈潇虽不明白他与本谷亚吏之间的秘密,但他相信那绝对有遏止他继续进犯上海的效果,于是说道:”这是当然。送客。“

今卜哼了声,便狼狈的须着所有人离开了。

XXX”你看你,怎么可以拿手挡枪,简直不要命了嘛!“

眼看事情已过两天,赫连驭展手心的伤口还很严重,不时就会有血水流出,本谷优就心慌意乱。

她忍不住又皱眉道:”伤口太大了,我们去方大哥的医院上药好不好?“”这点儿小伤,何必麻烦!“赫连驭展低笑了声,随之拿出一条绷带以另一手与嘴为自己的伤口包扎。”什么小伤,这样容易感染的。“本谷优小嘴一噘,可不同意他的说法。”好。等会儿去看本谷老头时,我也让方溯给我消毒包扎,这样总可以了吧!“他有意安抚她。这种伤对他而言已是司空见惯,以前没女人”管束“,他才不会花那么多时间照顾自己。

可如今身边有了心爱的女人,他不为自己,也得为她啊!

问题是那个本谷亚吏醒来后的第-句话居然是想到这儿,他就忍不住要咒骂!”你怎么可以喊我爷爷老头?“本谷优随即笑容一敛。”爷爷为我受了那么重的伤。我已经很过意不去了,你还……“”他替我救了你,我当然感激他,可是他不能跟我说非得带你走不可啊!“赫连驭展气得柔了柔眉间的皱褶。

本谷优也伸出手,轻轻柔压着他的太阳袕。赫连驭展一触及她的体温,某种安心的感觉油然而生——还好她没事,还好他没失去她……

就因为如此,他才会答应让本谷亚吏先带她回日本,于一个月后再迎娶她进门。

本谷亚吏说这是他们家族的家规,非要他遵守不成。天!有这种事吗”

“他也是为我好。爷爷说木谷家的家规是让女儿与新郎完全隔离并在家里住满一个月后才能出嫁,这样婚姻才会幸福美满啊!”她为爷爷抱屈。

“我真不敢确定是否能熬过这——个月……”他抱头声吟。

“一个月很快的。”她安慰着他。“你别生气哦,待会儿去见我爷爷也别再为这件事和他争辩了。”

赫连驭展苦笑道:“看来你有了爷爷就不要我了。”他的口气括像个和爷爷争妻子的吃醋男子。

“才不会。”她立即澄清。

“是哦。”他没好气地哼了声。

本谷优善解人意地倚着他,嗲声说道:“我一定每天写一封信给你。另外等舅舅从法国回来,麻烦你替我解释一下,我担心我和爷爷相认,他会不谅解我……”这是她唯一担心的事。

“这你放心,我绝对会替你说话。”一听见、-心爱小女人的软声嗲气,他的火气顿捎。

“可是舅舅是那么恨爷爷。我”我说了,这事包在我身上。难道你不相信我?“他只着她的额问。”我当然信了。“她羞涩地说。”那就再与我温存一次。“赫连驭展深情地望着她,”养父不在,佣仆也都被我请到夏侯的酒楼喝酒,屋子里只剩下我们俩……“他拉住她的小手,灼热的唇沿着她的颈线,吮住她娇软的耳垂。”赫连?“她心跳得厉害,低垂小脸不敏说话。”你说,这一个月你会想我吗?“他哑着声问。”当然会想你了。“她的小脑袋却愈垂愈低。”我真不想让你离开!在你离开前,我只想时时刻刻都占有你。“赫连驭展浓浊的气息喷拂在她耳际,热唇贴着她的嘴角大胆呢喃。”别……别这样嘛!“他为何每每都要以这种蛊惑人心的沿调和她说话?让她心口直蠢动,无法漠视。”我就要。“他笑着抬起她的下巴不再让她躲藏,一手柔进她的宽领上衣内,**着她坚挺的酥胸。”赫……赫连我……“她也想他啊!可是他未免太大胆了,她可从没和他在客厅里恩爱过,”别怕。这样才刺激。“仿若已猜出她心中的顾虑,赫连驭展低声嗤笑。

下一秒,他已将她抱起,放在沙发上。”叼!别这样……“他干嘛这么猴急?”嘘,小声点儿。家里虽没人,邻居可个个长了耳朵的。“他日中闪烁红芒,已动手剥开她的上衣……

一个月后

为免触及本谷优所担心的”忌讳“,赫连驭展可是委屈了自己。他硬是要兄弟们将他绑在风起云涌,以免他忍不住冲去日本找她。

刚开始本谷优还会每天写一封信向他尽诉相思苦,但从第二十天起,信件就突然消失了,这对他而言可是一大打击啊!”让我走,我要去找她,问她为何突然断了音汛?“冷狮乍变狂狮,亟欲挣脱儿个兄弟的钳制。”别这样,你不是说婚前见面会触楣头吗?“夏侯秦关猛力逮着他的双臂”我已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疯狂叫嚣,”三天了!我已经三天没收到她任何消息,要是你们会不着急吗?“”说不定她正忙着,还是生病了……就不过剩下一个礼拜,你就忍忍嘛,“这个风流传御出口就没好话,气得赫连驭展就快抓狂!”她生病了?“”我……我不过随便说说。“傅御耸耸肩。”风流,你给我闭嘴。“浦卫云狠狠地瞪他一眼、又对赫连驭展道:”我们的意思是她很可能忙着准备结婚大事,所以没空。“”连写封信也没空?‘’赫连驭展一听,更是怒不可抑!

“这……”

“赫连,要不你就去看看吧!”戈潇突然说道。

“我也觉得让赫连去看看也好,免得在这里穷着急,于事无补。”方溯坐回椅上,潇洒附和。

“你们确定放他走?”夏侯秦关与傅御仍揪着他不放。

“戈潇他们都说了,你们还抓着我干嘛?”赫连驭展火大了了。“”婚戒?我并没——“”我们全帮你包办了。喏,拿去吧!“戈潇从口袋掏出一个红色锦盒。

傅御却调皮道”是啊,我们就只差洞房没替你包了。“

赫连驭展拿过锦盒,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你们出卖我的这笔帐给我记着,我回帮后会好好跟你们算清楚!

“那我们今晚得好好闹洞房了。”方溯笑意盎然。

“你们……”赫连驭展眼看众多观礼者在场,不好口出秽言,只好先忍气吞声。

当他慢慢走向本谷优,看着她那隔了层薄纱的面容时,心绪顿时起伏不定。他深吸了口气,仍控制不住颤抖的手指,轻掀起她的头纱……

她娇柔似水、艳美如花的娇悄模样立即攫住了他的目光,他忍不住赞叹道:“你好美……”

本谷优柔怯地笑了笑;和赫连驭展在牧师的引导之且誓承诺,并为彼此套上婚戒。之后又在大伙的掌声中进入礼车直往本谷亚吏事先订好的餐厅,大肆庆祝。

事后,新人回到新房,又得面对风起云涌的伙伴大闹洞房,还真是疲累。再说那五个家伙闹洞房的本事还真不小,怎么也赶不走,为了打发那些黏人又可恶的苍蝇,赫连驭展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

直至夜已深,在赫连驭展允诺回上海后请他们在赌场大玩一场,他们才放过他,连夜赶回上海。

一对新人这才松了口气。赫连驭展看着己累瘫在椅上的本谷优,半蹲在地面前问道:“为什么要和他们连成一气骗我?”

本谷优一颗心立刻紧张起来,忙使出女人撒娇耍嗲的拿手绝活,“他们……他们说这么做能给你一个惊喜,所以我就同意了。你……别生我的气嘛!”

“你就那么听话?”

这招对男人当真有用,见妻子身穿合身的礼眼,曲线若隐若现的柔媚样,赫连驭展什么牢蚤都烟消云散了。

“人家只是想逗逗你,你好凶……”她缩在他怀里,微微怞噎。

赫连驭展一愣,他还没开口责骂她,她怎么就哭了?

“哭了,别哭了,新娘怎么能哭呢?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收不到你的信,我急得快疯了!”他赶紧诱哄这:“来,我帮你把眼泪擦掉。”

“对……对不起嘛…”用力甩开他们的手,快步往外走。

他万万也料想不到,当他离开后,他那些缺德的兄弟嘴角所泛出的笑容是多么邪诡……

赫浑驭展赶到红庆船运买了船票,搭乘最快到达日本的船次,但他心底仍是气郁极了!坐船到日本最快也得五、六天,他捱得住这些时候吗?

随着船身的晃动,他的心思也震荡得厉害,恨不得自己有双翅膀能飞过去!早知道他就向养父借专机开去,偏偏养父又不在……妈的!

好不容易,他终于看到了日本陆地,却因海上风浪的关系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一天进港,而今天正好是满一个月期限的日子!他气愤地爬梳过头发,飞也似地奔下船,但是当地投址来到本谷寓所时,却不见半个人影!

正当地忧心之际,屋后突然走出一位仆人。

“先生,请问你找谁?”那人以日文问道。

日文当然难不倒赫连驭展,他立即拿出所剩无儿的冷静,以流利的日文反问:“请问本谷先生在吗?”

“哦,原来你是要来参加我们小姐的婚礼啊?”仆人笑眯眯地说。

“婚礼?”赫连驭展一惊,同小可。

这……这究竟是怎么同事?

“是的,今天是小姐的大喜之日,我们老爷从一早就笑得合不拢嘴。”

赫连驭展深深地吸了口气,又重重吐出,“能告诉我举行婚礼的地方吗?”

“就在前头不远的十六番地……咦,先生你慢点走——”仆人话还没说完,他就跑了。

赫连驭展几乎是狂奔的来到仆人所说的地方,远远他就瞧见一栋高雅的教堂,四周还布置得美轮美奂、彩带齐扬!

他眉头紧皱,呼吸愈米愈急促——本谷亚吏,你竟敢耍我,把小优嫁给别人?!

他跺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往教堂前进,到了大门口,他即用力推开门,正想破口大骂时,突闻众多观礼者拍子叫好,“新郎来了……新郎真帅!”

赫连驭展又一次感到震惊,“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快过去吧!新娘正等着你呢。”

不知何时,他在风起云涌的五个死党居然全都出现了!而且个个脸带诡谲的笑容,潇洒地站在他两侧。

“你们——”他胸口突然烧起被耍的愤恨,但碍于场合又不能发作。

“快去啊。”戈潇指了指站在牧师前面低首羞怯的本谷优,“她就在那儿把婚戒戴上,

她就是你的本谷优依旧躲在他怀里,不肯抬起头来,肩膀的抖瑟却愈来愈严重。”我不怪你了,别哭了好不好?“他快被她吓坏了。

本谷优还是猛摇头,不肯抬头也不肯说话。

赫连驭展察觉不对劲,硬是将她的小脑袋抬起,然而所见的不是他意想中的满脸泪痕,却是一朵朵止不住的笑花!”你又耍我?“他忽而将她抱起,掷向床面,”好,看我今晚怎么对你——“”人家笑也不行啊?“她尖叫了声。”就是不行……“他邪恶地勾起唇角,就要伸手到她的领口。”别——我们还没洗澡,满身汗味。“她赧涩地抓住他的手。”想洗澡是不是?“他霍然划开一抹笑痕,”那我们就去洗鸳鸳浴吧!“

他不顾她的抗议,再次抱起她直往浴室里去。

浴室内除了水声,更充斥着狂欢时的娇喘与吟叹;属于情人的夜,正绵长……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暗恋冷狮最新章节 | 暗恋冷狮全文阅读 | 暗恋冷狮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