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真命天子戏娇奴 > 第十章

真命天子戏娇奴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小莫子,找到巧珠了没?〞姬光原坐在梳木椅上,一见到小莫于进门,忙不迭地起身问道。

小莫子连忙请安道:〞皇——"

"别喊我皇上,一切尚未成定局,而且我一直认为轸怀才有资格成为一国之君。〞姬光挥手阻止小莫子唤他皇上,接著急声问:〞有巧珠的下落了吗?〞

〞奴才查了许久,终于查出她已在二十几年前偷偷离宫,辗转到了许多地方,最后藏身在边城的一个小镇上。〞小莫子恭谨地回答。

〞那你快去把她找来啊!〞姬光急忙说道。

〞巧珠告诉奴才她不会再进宫,宫里的险恶是她所忌讳的。〞

〞那我去找她。〞姬光等不及想弄清楚一切。

轸怀的天子之尊能不能因为一封信而改变,他一定要为他澄清一切,让他重登皇位。

〞可是……玉麟王爷,您的身体?〞小英子迟疑他说。玉麟王爷身子骨才刚痊愈,就为了皇上的事劳心劳力,他十分感动。

〞我身子骨已好多了,别为我躁心。〞

既已找著了巧珠,那就表示轸怀回宫之日不远了。

若问他为何对轸怀才是真正的真命天子充满信心,他也说不上来,不过他很明白自己是块什么样的料,把江山交到他手上,他可比任何人都烦恼。

〞好,那奴才立刻去准备出宫事宜。〞

〞快点!〞他已迫不及待想告诉轸怀这个好消息了。

〞我们到哪儿了?〞

攸攸随著轸怀出宫至今已是第五天了。一路上他嘴巴虽不说,但她可明显感觉到他的怅然,有时他甚至会眉宇深锁。发呆片刻,出现以往不曾有过的失神模样。

是失去皇位的原因吗?

〞一个名为封水的小镇。〞他随口回了一句。

〞天色已晚,我们找门客栈休息一晚吧。〞

一股落寞桓在她胸口无法宣泄,她不知要怎么做才能让他快活,也明白自己是让他沦落到今日这种地步的罪魁祸首。

虽然他们天天腻在一块,尤其夜里他对她更是温柔有加,几乎与她缠绵终宵。但攸攸心知肚明,只有她的身体能得到他的青睐,他的心始终不曾为她驻足,或许还在埋怨著她。

〞也好。〞他率先迈步向前,她只好快步跟上。

直到进了客栈的房间,轸怀才开口道:〞饿了吗?我去叫店小二送点东西进来。〞

〞不用,我去好了。〞他自小被人伺候偿了,她怎能让他做这种事。

〞攸攸,我现在已不是皇上,做点事无妨。〞轸怀哪去看不出她脑子里在想什么。

〞嗯,我知道,可是还是由我去吧。〞

一听见〞皇上〞两字,对她而言就像是千斤大石压著她喘不过气来,为了不让他看见自己流浪,她快速地冲出房外。

当来到转角处,她终于忍不住流下心痛的泪。

都是她的错,若他设遇上她,就不会沦落到今天这种随著她四处流浪的地步。

〞攸攸!一个男人的声音开然响起,她赶紧拭去泪水,会身一看——

"玉麟王爷…是你?!〞她惊愕道。

〞终于让我找到你们了,看来宫里的密探不算自养。〞他一点也没察觉攸攸陡变的脸色,急声问:〞轸怀呢?我有急事找他。〞

〞他……他在屋里。〞她指著不远处的房门说。

〞好,我去见他。〞姬光回头吩咐随身护卫道:〞你们到客栈外头守著。〞

〞那我去叫店小二准备些点心。〞攸攸已清出他的来意,她有预感自己就快失去轸怀了。

她扬起一株苦笑,自始至终她从未得到过他,又哪谈得上失去?

她怀著悲戚的心情,转身离开长廊。

而待在屋里的轸怀一见到姬光,震惊道:〞姬光?!你怎么来了?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哈!这表示我的本事愈来愈大了,任你跑到天涯海角,我还是能把你过到。〞姬光可得意了。

能见著他,总算不在这几日来他没日没夜的找寻。

〞才数目不见,想不到你这么想我啊!〞轸怀挑高眉,盯著如今已能不再依赖轮椅的兄弟,指指一旁木椅,〞坐吧。〞

〞我岂止想你,简直是快害相思病了。我快被你留下的大批奏章压垮了,所以这种重责大任还是交给你吧,我实在不行——"

"你行的。〞轸怀打断他妄自菲薄的话。

〞你太看得起我,少了你,整个朝廷可说是一团乱!俞仪以为揭穿一切能提升自己的名望,谁知道却被文武百官批评攻汗,指她忘恩负义。怀有野心,结果她什么也没捞到,就快疯了。〞说著,姬光叹了口气,〞这种女人还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我不怪她,本就不是我的,又何必强求。〞轸怀薄薄的唇勾起笑意,状似轻松写意。

〞是你的!〞姬光正色道。

〞什么?〞他一怔。

〞我找到当初换婴儿的巧珠了。〞姬光的语气变得兴奋。

轸怀眼一眯,并未开口。

〞她告诉我,当初她奉了红妃的命令去换孩子,但是又感恩于涟妃的善良与体谅下人的心,因此临时改变主意,她并没将我们交换。所以轸怀,你还是皇上,名正合顺的皇上!〞姬光兴高采烈他说,完全没注意到轸怀脸色一僵。

〞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可不敢诓你,你本来就是真命天子。〞

〞小声点。姬光,我问你,这事可有外人知道?〞轸怀神情严肃地问道。

〞外人?!〞姬光震愕不已。他在说什么啊?

瞧他这副模样,似乎不怎么想回它当皇上。这可不行,他可是历经千辛万苦才找到他的。

〞我是说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知道这件事?〞轸怀眯起眼,凌厉问道。

〞还有小莫子。〞

〞小莫子?〞轸怀沉吟了会见,〞还好,他守得住话。〞

〞你的意思是?〞姬光直觉不对劲,难道轸怀当真不想回宫?

〞姬光,你和小莫子千万要守只这个秘密,巧珠既已隐瞒了二十年,也务必让她继续瞒下去,我是不会再回去当是上,目前这种惬意的日子我过得挺习惯。或许过两年我玩累了会回去看你,你再封我个王做做即可。〞

〞你在说笑吧?〞姬光显得手足无措,〞我没办法胜任,我...〞

〞别看轻自己,你我同为父皇的子嗣,我能你也能。另外,林丞相是个非常有经验的老忠臣,不值的地方可去请教他。〞轸怀给了他几句鼓舞的话,随即转了话题,〞我饿了,攸攸去吩咐店小送食物来,怎么那么久?〞

〞喂,轸怀,你别顾左右而言他——"

轸怀连忙打断他的话,〞留下,一块吃吧,我去看看。〞

他推开房门,却猛地睁大眼,他看见搁在地上的托盘,却不见攸攸的身影。

〞该死!她肯定是听见我们的谈话了。〞轸怀懊恼极了。

〞那又如何?〞

〞她走了!〞他沉声一吼,〞我去找她!〞

〞可有攸攸的消息〞姬光闪著面窗而立的轸怀。

轸怀摇摇头,此刻的他神情微凝,眉宇间泛著一股浓得化不开的郁闷。至此姬光才明白这世上真正能影响轸怀的不是皇位,而是那个女神医。

〞我已派出随身护卫四处搜寻了。〞姬光安慰道。

〞谢了。〞他淡淡地回了一句。

〞谢什么,那些原就是属于你——"

"姬光,你又犯忌讳了。〞轸怀打断他,以防隔墙有耳。

姬光连忙捂住嘴,还真是怕轸怀那双犀利的眼光。

〞我已经歇息够了,想再出去找找,光靠那些人我一点也没信心。〞事实上他已不眠不休找了她三天三夜,还是姬光硬逼他留下休息的。

经过这几天,他终于明白何谓爱了!他爱她,根本一开始就爱上她了,是他笨得拚命抗拒这份爱。

〞你这样不要命地奔波,身体会吃不消,我看姬光才说到一半,肝陈然传来护卫的声音。〞公子,我们已有范姑娘的消息了。〞

轸怀立即打开门,急忙问道:〞她在哪儿?〞

〞据居民提供的消息,在下源的陵水河畔曾见过她,她好像受了伤。〞

〞什么?受伤!〞

闻言,轸怀立即夺门而出,直往陵水河而去。

姬光找到他们的那一天,攸攸在得知轸怀确为皇上后,便心碎地离开了,但也对自己造就的错误些微释怀。

她明白自己绝对反不了这场赌局的。与其留在他身旁伤心.不如离去吧!重返她要走的那条路……无心的继续走攸攸本欲连夜离开封水这个小镇,怎知夜色昏暗,她又心神不宁,一个不小心意掉落一处堑沟,因而扭伤了脚踝。

她只好一跛一跛地往河边项因而行,在那儿会生长些仙桂草,对她的脚伤极有疗效。因此她这几口都在河边一间破旧的约棚暂住,待脚伤痊愈后再出发。

当轸怀赶到时,见到的即是她坐在棚内包扎伤势的情景。

〞攸攸……〞他嘶哑地喊道。

她打了个轻颤,却不敢回头,害怕那只是自己的幻听。

他不可能找来这的!他怎可能知道她在这儿,而且她也不值得他来找她啊!

〞你为何不告而别?〞轸怀难掩急躁,语气沉重地问道。

〞我……我输了。〞她垂首,包扎脚踝的双手不听话地直发抖。

他们既不属于同一世界的人,她又如何强求他那少得可怜的爱呢?他既是君王,就该爱全天下的子民,她不能独估也无法独占。

〞你可问过我,你输了吗?〞

轸怀冲到她面前,接过她手上的布条,〞受了伤也不回来找我,你当真打算把我撤得一干二净?〞

他的动作异常轻柔,看著她肿得吓人的脚踝,眉头愈锁愈紧。

〞我不会再和你回宫。〞攸攸喃喃道,有点害怕他现在的表情。

〞你不回宫?〞他眯起只眼,莫测高深的盯著她。

〞对,我不会当你众多女人之一。但我承认你不仅占有我的身子,也夺走我的心。你赢了,而我输得彻底。〞她哽咽地回道,低垂的小脸满是泪水,心情也跌到谷底。

替她包扎好伤处后,轸怀斜靠石墙,眼带笑意的看著她一脸的倔强。〞这么说我已成功掠夺了你的身心,只是你不愿陪我回宫而已。〞

她微蹙起眉,勉强地点点头。

〞那我懂了,你跟我回去。〞他弯下身就要抱起她。

〞你既然懂了,为什么还要勉强我?你知道我在宫里一点都不快乐。〞她挥开他的手,就是不肯走。

明明他在意的是皇位,如今他已得到了,还愁没有女人吗?他还硬要她留在身边做什么?

〞我会让你快乐的。〞他端详著她,幽黑的瞳仁中掩敛深沉。

〞你说什么?〞

〞我是说,既然你不随我回宫,我就不回宫了。〞他笑得别有深意,却不直接回答。

〞你开什么玩笑,既然你是真皇帝就该回去,若不是遇见我,你就不会遇上那么多麻烦事,白白绕了一大圈!〞攸攸除了满心不舍外,对他还怀著些许歉疚,若非因为她,他此刻绝不会流浪在外,整日郁郁寡欢了。

他嘴角扬起一抹古怪笑意,〞看你远副迫不及待甩开我的模样,怎么一点也不像爱上我了呢?你该不会是寻我开心吧?〞

〞你怎么这么说,我真的爱你。〞

〞那就没问题了,我遇上你也缠上你,才得以享受轻松的人生。〞他的眸光闪著深情,攸攸却轻蹙黛眉。

〞你骗我!〞

〞嗯?〞

〞我看得出来你这一路上魂不守舍的,甚至连说话的兴致都没有,这不是因为你失去一切吗?〞她神情紧绷,垂泪道:〞而我却不能帮你什么,只能眼睁睁看著你和我四处流浪,但我知道你一点也不快乐。〞

〞我不快乐?是谁告诉你的?〞一抹笑意浮现他嘴角,黑眸里柔人一丝玩味笑意。

〞我又不是瞎子。〞她用一皱,别开脸,避开他灼亮的目光。

〞那是你太敏感了。〞轸怀霍然大笑,紧紧搂住她的细腰,亲呢地挨著她。

〞你这是干嘛?放开我!〞她挣扎著想逃,但疼痛的脚踝让她无法移动。

攸攸突然不认识眼前这个霸气无礼的男人,前些日子他严肃郁闷,怎么现在又变得玩世不禁了?

她懂了!他现在又可以呼风唤雨了,自然有心情与她调笑。可是他可知他的戏谑对她而言却是种沉重的伤痛?

〞你究竟要我怎么对你才好?真不让我碰你?〞轸怀紧扣住她,俯身吹拂她敏感的耳后,眼中尽纳她晕红的娇容。

〞求求你,不要……〞在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要离开他时,他为何就不能让她好好的走?

〞我偏要。〞他啄了下她微咂的唇角,漾了抹孩子气的笑意。

〞你不能这样。〞攸攸一震,随即别开脸。

〞别忘了你已是我的女入了。〞他肆笑,一双柔情似水的黑眸一瞬也不瞬地看著她。

〞你回去当皇上后,会有更多的女人……〞她的眼中又泛起泪光。

〞我只要你。〞轸怀勾起她小巧的下巴,沉瞳闪过两道幽光。

〞不可能,这于法不容。但你这么说,我已心满意足了。〞攸攸感动地扑进他怀中,流下不会的泪。

〞如果我不回去当皇帝呢?〞轸怀捧起她的脸蛋,专注地梭巡著眼前粉嫩细致的含水妹颜,眼光变得深浓。

〞不〞

〞别说话,我想告诉你,如果你用了,我承认自己早已爱上你,你还会舍弃我吗?〞他撤撇嘴,笑容陡地变得暖昧。

〞你……你哄我。〞不,他怎可能突然对她示爱呢?这是他不让她离开的一种手段吗?〞轸怀,不要再对我使计,这只会伤我更深。〞

〞天,我可是头一回对女人说那个字,你居然不相信!〞他有些哭笑不得。

〞你……〞她震愕地看著他正经的脸庞。

著她那副排拒他的表情,他不禁怀疑她是不是变了心,把当初的话忘了。

〞攸攸,我问你,你还爱我吗?〞他捧住她的小脸,低沉的语调中暗藏他亟欲了解的急切。

〞我当然爱你!若不爱你,我不会在乎要不要与别人分享你。〞她柔声说道。

轸怀松了口气,俊颜掠过一抹释怀的浅笑,伸手轻拂开她脸颊上的发丝,〞那就好,我也不屑让别人分享我,我只要你。〞

〞你说的可是真的?可是你为何一路上表现得如此郁郁寡欢,我不要以后每天陪我的是那张失落的脸。〞

攸攸犹豫,他说的是那么真切,可是这几天他的不快又是为何而来?

〞想不到我表现得那么明显。〞他紧搂住她,〞傻攸攸,其实那是因为我发觉自己不能没有你后所表现的无措。〞

〞无措?〞攸攸皱起柳眉,难道喜欢她是那么痛苦的事?

〞我身在宫廷多年,看了太多美女,早对女人没什么感觉了。说得难听点,她们只是为发泄生理需求的工具,但遇上你后什么都不对了。〞

攸攸歪著小脑袋,等待他的下文。

〞本以为对你的占有只是征服,但慢慢的我竞发觉自己离不开你。这一路上我不断的反覆思量,这种感觉是爱吗?因为我从未爱过,所以不敢妄不断言,直到你不见了……〞

他浅笑地微勾唇角,〞我才知道对你的感觉早已不只是爱,只要能找到你,我可以失去一切,即使拿我的命来换我也在所——"

"不!不要这么说,我懂,我懂你的心。〞攸攸连忙以纤指掂著他的唇,阻止他说出不吉利的话。有君怜卿,夫复何求?

〞既然懂,就和我回去。〞他笑容不减道。

她痛苦地摇摇头,〞不,我不能那么自私。你是位仁君,绝非好战喜功,穷兵屠武的暴君,国家有你主政才能国泰民安,四海升平,我怎能独霸你一人。〞

攸攸低垂首,楚楚可怜的娇态撼动了轸怀。

他眉宇蹙紧,俊逸的脸庞冷然合成,〞就因为这个烂理由,你便决定不要我?〞

〞我没有不要你,只是……〞

他不给她再说出拒绝言词的机会,修然将她压在身下,炽热的唇狠狠地印上她……震波一阵阵撼动著攸攸,她了解自己永远是属于他的。

〞你放弃皇位,你不后悔?〞她微喘问道。

〞放弃你才会后悔。再说姬光跟了我多年,由他主政我再放心不过了。〞他疼惜地拭去她额上的汗珠。

〞怀…〞她主动吻上他的唇,抚触他的胸,那是种感恩,更是种爱的宣誓。

轸怀当然也不负期望,同样以最炽烈的爱意回报她,而且是永生永世……香村镇上的未来客栈,一对夫妻对面而坐,为镇上的病人义诊。

他们对前来看病的贫苦人家分文不取,反而以极好的药材予以诊治,因此每到一个地方,他俩都被冠上〞活菩萨〞的美誉。

当然,永久资助他们这番义行的不是别人,就是当今皇上姬光了。

夜晚休息时,攸攸倚窗绣著小荷包,过两天就是轸怀的生日,她想进份礼给他。除了医术,刺绣便是她的专精,她专注地在荷包上一针一线的添加爱与无限情丝。

突然,门打开了,她赶紧将荷包塞进桌下怞屉,抬头一望,正好对上轸怀一双黑眸。

轸怀手上摔了盘精致小点,还打了壶酒,笑意盎然道:〞掌柜的为了谢谢我们,特地请我们吃消夜。〞

〞不行,再吃下去我都快胖死了。〞攸攸低首看著愈趋粗大的腰身。

〞你愈胖愈好,这表示我儿子也是个壮娃儿。〞

他轻抚了下她圆凸的小腹,突地一个踢动让他吓了一跳,〞天!这是什么?〞

〞这是胎动,宝宝在向他爹打招呼。〞攸攸开怀道。这种现象是近来才发生的,虽然每回都让她难受不已,但她却甘心承受…〞可见他和我一样,是个体力充沛又健壮的男人。〞轸怀惊奇不已。说完,又俯下身细探她的肚子。

〞那么他未来的娘子可惨了。〞她轻笑道。

他扬眉笑看著她,〞是吗?你认为你很惨?〞

〞是啊!我爱惨你了。〞攸攸眸光似水,眼里涌现感动的泪雾。

〞爱惨我怎能哭?〞他温柔地拭去她的泪水,〞来,吃点东西,酒你就别喝,以免伤身。〞

他拉著她走到桌前落坐,勾惑人心的黑随闪烁趣味,〞据这镇上的居民说,我的医术愈来愈精湛,就快赶上娘子了。〞

攸攸忽地吸噘小嘴,〞你本来就有学医的天分,赶上我是迟早的事,再说…〞

〞嗯?〞他噙笑的脸庞透著疑问。

〞再说指名由你医治的大都是女性病患,见了俊哥,当然不药而愈。〞她别扭他说。

轸怀闻言倏而狂笑,〞哈哈哈!敢情是我的小娘子吃味了?〞

〞才没.我说的是事实。〞她的娇容瞬间变得火烫。

〞其实该生气的人是我才对。〞他露出嫉妒的表情。

〞你生气?〞

〞是啊!那些公子哥个个红光满面的还来就诊,只要能让你的柔夷碰上一下就快乐似伸仙,也不瞧瞧你已经挺了个大肚子。〞更气人的是,他就坐在她对面,偏偏可怒又不能言。

〞难道我挺个大肚子就不能让人喜欢了?〞她故意挑衅。

〞有我喜欢,你还要谁喜欢?〞轸怀蹙眉逼祝她。攸攸成功地打翻了他的醋坛子。

〞有人喜欢我不行吗?〞她还想逗他。

〞咦,你的样子不对劲,挺可疑的。〞

轸怀的好性情瞬间被醋意取代,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暗藏著一抹呼之欲出的狂野。

攸攸却笑得像只刚吃饱的猫咪,望著眼前高鼻凤眼、身材挺拔,浑身散发著一股狂傲气势的男人。

她心爱的相公阿!

〞你到底说不说?是谁喜欢你,还是你喜欢别人?〞他的声音凛如寒冰,早已心乱如麻情绪复杂。

〞别这样,我没……你干什么?别动我的东西。〞

轸怀突地拉开怞屉,想要找出她藏起的东西。但攸攸立即挡住,不让他得逞。

〞我瞧见你刚刚明明在绣东西,为何我一进门就藏起来,是要送给别人的?〞他怒气勃发的低吼道。

〞不是〞

〞那是什么?我非得看看。〞轸怀不打算让步。

攸攸偷偷拿出荷包,捏在手心里,〞记得上次我绣了个荷包,你抢去后就不肯还我,除非你拿来换。〞

〞不换!〞他随身携带惯了。

〞那荷包上的词句不好,我重新绣了一个较贴切的,你要是不要?她好笑地拿出新荷包在地面前抖了抖。

〞你果真是给我的?〞转怀怒意倏落,表情大喜。

攸攸羞怯地点点头。

〞好,那我换。〞他拉出胸前的红丝绳,解下贴身荷包文予她;攸攸则将新的递人他手中。

轸怀低头一瞧,瞬间红了眼眶——

夫是天是地是屏障是安全的堡垒妻住在其中优游享乐如同彩蝶尽情飞舞〞你是我最爱的相公,是我的天,我的地,我的屏障,堡垒。〞攸攸流下欣慰感激的泪,倚在他宽广安全的胸膛。〞我只喜欢你,也只让你喜欢。〞

〞你放心,我会让你如同彩蝶,在我的保护下尽情飞舞。〞

轸怀许了愿,这时一颗星星划过天际。在它的见证下这对鸳鸯神医将永远情爱绵长……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真命天子戏娇奴最新章节 | 真命天子戏娇奴全文阅读 | 真命天子戏娇奴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