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祸水娃娃 > 第十章

祸水娃娃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这一路上突然多了乔敏随行,娃娃甚是尴尬,却又奇怪为何每一夜端木煜都来她房陪她。为他流落外面三年的公主呢?他真不打算理她了吗?

更离谱的是,乔敏公主看来依旧是笑口常开,似乎并不介意,难道她并不爱煜?若不爱她又为何为他离宫?

「哇!罗俐国到了!煜哥哥你瞧,我们回家了」乔敏开心地抓紧端木煜的胳臂,又跳又叫著。

「是到了,我们再快点吧。」他拍拍她的手,温柔体贴不已。

娃娃只能别开眼,黯然神伤。她心想,或许是乔敏公主被蒙在鼓,不知道她与煜的事,所以没有防备她。

「娃娃,快呀,你不是急著见君儿?」端木煜好笑地拧拧娃娃发愣的脸蛋。

一想起君儿,娃娃立即加快脚步,把这些苦涩暂往腹吞。当务之急,便是以找到君儿为要。

跟在他们身後徐慢走著,约莫一个时辰後,果真看见罗俐国城门呈现眼底,只要从那儿过去就能见著她的君儿了!

端木煜立刻握住她冰冷的手,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别担心,一切有我。」

娃娃也还以一笑,然而心中却忐忑不已。

一进城,似乎众人都认得眼前这两位高贵的大人物,看守城门的将领立即调来马车,载著他们进瓦拉城。

近乡情怯,娃娃由小窗看著外头熟悉的景物,忽而想起五年前的过往,不禁悲从中来。

「怎么,又伤感了?」端木煜笑意盎然地探问。

娃娃只是摇摇螓首。不是她不愿吐露思乡情,而是不知从何开口。

当她将眼神再调往天真的乔敏身上,只见她趴俯在窗口,咧开嘴直笑著,不知有什么开心的事正在她脑盘旋。

娃娃转念一想,一定是因为煜吧!

没一会儿工夫,马车乍停,原来这已是广怀王府大门外了!这么说君儿也在头了?

娃娃迫不及待地下了马车,并在端木煜的牵引下进入这处她原以为再也不会踏进的府邮,但奇怪的是乔敏并未下车。

「煜,公主呢?」

「她回王宫了,她溜出来五年,想必国王定是急坏了。」他恣意一笑,步履优雅的直往前迈进。

但一进入这地方,他俩都感觉到有点儿不对劲,怎么四处都张灯结彩,看来像是有喜事啊!

「大世子,您终於回来了!」总管贾四一见到端木煜,立刻又哭又笑的。

「年纪都一大把了,怎么还这么爱哭?」端木煜执起玉袖,为贾四拭起老泪来。

贾四一惊,往後退了步,「这怎成,冒犯您了。」

「我出外五年,早已洗去一身贵气,别再把我当成往日那个凛不可侵的端木煜。」如今佳人陪伴身侧,以往风光他早已不看在眼中。

「对了,王爷和王妃呢?」

「他们都在厅。」贾四回答。

「对了,府邸怎么四处都是红彩,有喜事吗?」端木煜指著四处高挂的灯笼与焕然一新的样貌。

「没错。」贾四笑咪咪地回答。

「哦,难不成是蓉儿?」

「不,蓉郡主两个月前去雾都书院求学去了。」

「这丫头什么时候那么上进了,一个大姑娘居然跑书院?」端木煜无不诧异道:「那么这是谁的喜事?」

「难道大世子不知道?」贾四扬高眉头,「这是——」

「贾四,是谁啊?你究竟和谁在说话?嗓门那么大、那么带劲儿?」马夫寇卡正要出门,突然听见贾四的大嗓门。

然而就当他瞧见了端木煜,下巴突地一张,都快掉下来了!「大大世子,真的是您」

「是我,五年不见,你变得更黑了。」他拍拍寇卡的肩。

「是是」看见五年未归的大世子,寇卡竟兴奋得说不出话来,在见到娃娃时,他更是震惊,「这位是娃娃姑娘?」

「寇卡,贾四,你们都好。」娃娃温婉一笑。「念君君儿还好吧?」

「小主人好得不得了!」贾四开心地说。

「小主人?!」娃娃震惊不已,「你们全都知道了?」

「这是当然,因为他有双咱们夷族才有的紫灰瞳仁。」端木煜帅性一哂,瞳底的紫影交错,形成一道诡谲笑意。

「原来你早有这层把握,所以一点儿也不担心了?」娃娃恍然大悟,不禁气自己怎么忘了这么重要的区别。也是因为君儿的与众不同,她才把他带到山,隔绝外人对他的异样眼光。

「别生气了,想见君儿就快点。」端木煜再次抓住她的柔荑,直迈向主屋大厅。

才进厅门,便看见广怀王正在教君儿下棋,王妃则在一旁观看,气氛融洽又温馨。

「君儿!」一见爱子,娃娃再也忍不住叫唤出声。

君儿一抬头,乍见娘亲,立刻溜下椅子朝她奔了去,「娘娘!您真的来了,爷爷奶奶没骗我,爹真把您带来了。」

娃娃抱得他好紧。

而兴奋莫名的君儿探出脑袋,对著端木煜说:「听说您就是我爹,是不是?」

「没错。」端木煜柔了柔他的小脑袋。

「哎呀!真好,我有爹了!而且还是个这么好看的爹。」君儿开心地大笑出声,但说出的话却令娃娃难堪。

他有了爹,可还要她这个娘?瞧他脸色红润不少,似乎在这儿过得不错,他会再愿意和她回去过苦日子吗?

「娃娃,你回来了。」王妃突地在她身後轻唤。

娃娃立即回过身,曲膝道:「娃娃见过王爷、王妃,谢谢你们这阵子替我照顾君儿,还把他养得这般好。」

「他是我们的孙子,这是应该的。我瞧你脸色不太好,定是赶路累了,君儿,带你娘回房歇息。」

王爷严肃的外貌依旧,虽白发过半,仍带著副与生俱来的威武气势。

「好的。」君儿听话的拉著母亲的手,「娘,我带你去我房,有好多玩具,都是爷爷和奶奶买给我的。」

娃娃感激地看向两老,微微颔首便与君儿一块儿退下。

「你这小子,居然一离家就是五年,派人去找你你又避而不见,存心气死我们吗?」端木遨看见端木煜又是欣喜又是气愤,忍不住叨念了几句。

「当初是你们用计欺瞒我。」端木煜并未退缩也不想认错,「再说若非我执意寻回娃娃,端木家便有子嗣流落在外了。」

「你——」

「好了、好了。」王妃赶紧当起了和事老,「当初是我不对,主意也是我出的,煜儿,你真要怪就怪娘吧。」

这五年来煜儿不见了,就连公主也失了踪,弄出这一团乱的不就是她吗?她不也日夜在啃啮自己的悔恨中度日?直到遇见君儿那个小家伙,才让她已冰冷的心又热络了起来。

「算了,反正已事过境迁,我找回了妻儿,就连公主也回来了,但我先表明立场,我是不会娶乔敏的。」他冷毅的脸上流露出太多失而复得的喜悦情绪。

「真的?公主也回来了!」端木遨深吐了口气,「太好了,否则我们一直为此事愧疚在心,难以释怀。你放心,我们不会再勉强你娶乔敏公主,事实上她也是因为逃避这桩婚事才离家的。」

「当真?」端木煜欣然一笑,紧捆在胸口的束缚倏地松脱。

「是啊,国王可急坏了,请随侍翟追了她五年,终於把她追回来了。」

「翟?可是我并没见著他。」端木煜眉头一攒,暗自揣测似乎有他所不知道的事正在进行中。

「那也可能他先回宫了。无别管这些,你这一出门就是五年,一定很累吧?要去歇会儿吗?」王妃爱子心切地说。

「也好,不过我想先弄清楚府裹究竟是要办谁的喜事?」既非蓉儿,难不成是他?

「是你呀!」

「什么?」果真是自己!

「难道你不愿意?我是想总不能让君儿当一辈子的私生子,既然找回娃娃,你们还是得早点儿成亲,可别再误了人家。」端木遨眯起眼,矍铄的双目掠过一道温热的光影。

门户之见,害得一对有情人分散五年,还误了公主五年青春。

「爹」端木煜感动的握住父亲的手,眼中泛出几许水光。

端木邀一阵轻咳,以掩饰内心的起伏与激昂。

是啊!父子一别数年,再见面已不似以往熟络与无碍,接下来的日子是该仔细琢磨相处之道了。

不过可以想见,君儿将是很好的中间人。

☆★天长地久的踪迹★☆

「君儿,可知娘好想你。」娃娃抱著儿子,哽咽地说。

「我也是,娘。」君儿被搂在怀,倚在娘亲胸前,好柔好软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你喜欢这吗?」娃娃淡淡地问,眼底却凝泪。

「喜欢,我喜欢爷爷和奶奶还有每一个人。」君儿的眼睛已半合了。

「难道君儿不喜欢娘和外公?」她眼底迅速滑过受伤的黯然,眉心的惆怅更形浓烈了。

「我也喜欢啊。娘,你去把外公也接来,我们就可以再一块儿了。」君儿将一双大眼睁开一道缝,认真地表示。

「不了。」娃娃直摇头,看著屋外满园的红灯笼。她刚刚询问过丫头,她说这些全是为大世子准备的。难道是为煜和乔敏公主的大婚之礼而忙碌?既是如此,那这还有她留下的余地吗?

煜要她信任他,但眼前一切教她如何信任?

她望著已睡著的君儿。在这他可衣食无虞、受到良好的教育,又得多人宠爱,总比跟著她流浪要好多了。但求乔敏公主能善待君儿,将他视如己出。

「君儿」她紧紧搂著他,无奈凄凉的心情紧紧扣著她的脾肺。

此时房门被开启,端木煜一进屋,看见的就是娃娃悲然低泣的一幕。

「怎么了?」他快步走向她,抱起她怀已睡著的君儿,将儿子安置在一门相隔的邻房後,再度走到娃娃身旁。

「在等我是吗?久等不到我,所以在这儿偷哭。」明知事实不是如此,但他只想逗她开心。

「明天一早我就离开,君儿就交给你了。」豆大的泪珠悄悄晕化在衣襟,娃娃的芳心已乱如飞絮。

「你要走?为什么?」她突如其来的话语让他恍似坠入五里雾中。

「王爷与王妃正在为你办喜事吧?」说完她紧抿朱唇。如今面对他沉敛狂狷的眸子,她的心跳还是会加遽无度。

可惜眼前的男人就快不属於她了。

「是啊!但你为何这么不开心?」他深邃的眼睛眯成一道直线,直想看进她刻意关闭的心房。

「开心?!你说你心底只有我,却要娶公主了,还要我随你高兴开怀?」娃娃再也受不了这种无情的对待,泪水已潸然滑落。「乔敏公主回来了,想必王爷他们也知道了,你看他们不是为你准备迎亲大礼吗?那我还留下做什么?」

端木煜神色陡地一亮,恍然大悟道:「原来你以为我」

「别说了,我不要听!」她别开脸。多年的感情又将付诸流水,再一次的失去似乎比上次更痛,因为她还赔上了君儿。

他精灿的眼瞳一抹流光骤闪,端详著她的那双多情美眸,眼底笑意净是风情。「娃娃,你也答应过我不离开的。」

「不离开你可是要我亲眼看你俩卿卿我我的甜蜜情景!」她紧抓住自己嫩绿襦衫裙,怒意盈然。

他立即绽出一抹如沐春风的微笑,「你可知道乔敏离家的原因?」

「还不是为了寻夫。」娃娃酸溜溜地说。

「瞧你,那天还大义凛然地要我回到她身边,这会儿语气却酸成这样,可见那天我是被你骗了,枉我还气成那般!」端木煜纳她入怀,阳刚俊伟的脸庞带了抹邪邪笑意。

「王府每个人都开开心心地为你准备大婚之礼,难道你又要违背王爷和王妃的意思,做个不肖子?」娃娃错愕地迎向他诡谲的笑脸,感觉这样的他似乎有点儿神秘。

「这么说你是不介意我娶乔敏了?」端木煜笑得春风无限。

她立即转移视线,望著室内一角火红的炭炉,它可令室内温馨,可为何就暖和不了她已冰冷无感的心。

「我没理由介意,所以得走。」百感交集的话说来真令她心痛。

他可知,每当乔敏亲昵地喊著他「煜哥哥」的同时,她一颗心就滑落谷底,变得好冷、好冷

「你真是个傻瓜!」端木煜攀紧她娇柔的肩,对住她那对已蓄满泪光的眼,「我不知该生气还是气馁,你总是这样,一点儿都没意愿争取我吗?五年前我娘的一句话让你打了退堂鼓,如今亦然,你知不知道」尚未说完,他已蛮横地攫住她的红菱,这个吻鸷猛且狂野,丝毫不给她退缩的机会。他的灵舌强悍地探进她微启的小嘴中,吻得她娇喘连连。

在端木煜俐落的动作下,快速褪去彼此的一身阻碍,并拉开距离欣赏著娃娃那美丽与无措的憨柔表情。

「告诉你,如今我只爱你一人,心底根本容纳不下别人,即便家人为我准备的大婚在即,你还愿不愿意为我努力?或依然放弃?」

「我我没有用」

「我不是要娶个有用的人当妻子,何况有没有用不在於金钱地位的区分上。」他的嗓音不自觉加重了。

望著他那专注又愤慨的表情,娃娃突地懂了一切。

爱就是爱,爱一个人无罪,她没必要因为自卑而放弃、牺牲,再说他们已有了君儿,即使做对山野夫妻,也趣味无穷!

「煜,我愿意和你一块儿努力!我爱你,爱你好深、好深,就怕自己成为你未来的阻碍,但既然你不在意,那我又何必自惭形秽呢?」她倏然投进他怀,头一次当真是头一次主动将自己献给他

「煜」她香汗涔涔地趴在床上,小小的身子竟因这份喜悦而颤抖。

「你愈来愈热情了,要你一次总是不够。」端木煜双手紧抱著她,手臂在她胸前交错。

「不可以下。」她逃了开,拿起衣裳穿了起来,「君儿在隔壁房,刚才我们也太不小心了,如果他跑过来撞见该怎么办?」

「那我这个做父亲的就只好来个机会教育,教教他如何驾驭一个女人了。」他倜傥的俊容上挂著副别有心机的笑容。

「你怎么可以?」她信以为真,红透了双腮。

「要当新娘子了,是该脸红才对。」他不忘调侃她。

「什么?新娘子?」娃娃错愕地瞠大美眸,眼底充满著疑惑。

「其实我爹娘这次为我筹备的婚事,你才是那位正角儿。」见她一副吓坏的模样,他更是笑得灿烂。

「你说什么?不是公主」

「其实乔敏之所以离开王宫也是因为听闻我与她的婚事,所以吓得逃婚了。」端木煜俊眉一挑,也起身披上外衫。

只见娃娃愣在原地,反覆想著他的话中意,「你你是说公主不要你了?」

「不错,现在我已没人要了,只好赖上你了,你收不收留我?」

帅性的笑容是如此的魅惑慑人,精烁迷人的五官是这般灿然夺目!娃娃真想骂乔敏公主的不识货,但也因为她的不识货,她才能得到如此良人不是吗?

「煜你骗我骗得好惨」她窝在他怀中,流下喜悦的泪水。

「我只是气你的擅自作主、自以为是。」端木煜拧拧她的小鼻尖,性格的脸庞漾出一丝温柔。

「我我好高兴,那王爷与王妃可也接受我了?」这是她最挂心的。

「放心,我娘早已悔恨不已。你呢?可原谅她老人家?」

娃娃摇摇头,「这是命,我早不怪了,但我有一个请求」她咬著唇,开心的忍住泪说。

「什么?」端木煜轻柔地问。

「我爹他——」

「放心吧,我早巳派人去接他老人家进府了。」他笑得恣意潇洒。

「当真?谢谢你,谢谢你」她紧偎在他怀,多年紧绷的心情这时才得以解脱,被爱融化了所有愁苦。

咕——咕——

突闻外头传来鸡鸣,天亮了,原来他们也在床上做了一夜的爱。

看著由窗缝流泄进屋的白色光束,端木煜突然道:「想不想出去看看日出?晚点儿我再带你去看已辟好五年的莲花池。」

「莲花池?」娃娃没想到他还记得这档事。

「对,当初做了一半我就去找你,相信我爹娘有替我完成它。」他眯起眼,眸中情意绵长缱绻。

娃娃抬起仍被泪沾染的小脸。「好,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端木煜抱她下床,为她外罩水色披风,牵引著她来到阁楼上红柱白墙边,眺望远山深邃微白、曙光险露的佳景

娃娃靠在端木煜身畔,此时他俩的爱情,就如同这日阳,早已苦尽甘来。

想一窥赵清与札答怜的感情世界吗?请看「水叮当小说」T001《怜我小婢》——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祸水娃娃最新章节 | 祸水娃娃全文阅读 | 祸水娃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