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总裁的灰姑娘 > 第十章

总裁的灰姑娘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又回到加油站工作的初盈可说是忙碌得不可开交,由于今天是站内集点兑换赠品的最后一天,所以客人特别多,她被那些简简单单的数字给搞得焦头烂额。

事实上是她心神不宁,脑海里全是杂念,才会变成这样。

「初盈,你快去那边帮忙,那条线人手不够。」

见兑换礼品区的人少一些,老板又开始对她发号施令。由于这阵子他都没看见柴飞来这儿,心想八成是小两口吹了。

反正富家大少嘛,见一个爱一个,又怎么会对一个加油站的穷女孩动真情,这事他可是看多了呢。

「哦,我马上过去。」赶紧将登记簿合上,她立刻冲了出去。

忙了大半天后,她突然看见一辆熟悉的车子停在眼前,她的心蓦地一窒,数秒后,她才恍惚清醒,以颤抖的手为他打开油箱门,这时候车子的驾驶突然开门下车,站在她面前笑睇着她。

「嗨,好久不见。」柴飞对她眨眨眼,那对幽邃的眸子瞬也不瞬的胶着在她脸上。

「你……你好……」

初盈对他微微颔首,强迫自己将注意力全摆在加油上,干万别再为这个男人心动了。

今天会遇上或许只是巧遇,她不该再心旌摇动,毕竟他已漠视两人的感情,她没道理再为他的一举一动而心神不宁。

「嗨,你怎么不说话呢?总该问问我是要加满还是加多少钱吧,就这么一直灌油下去,到时候我不承认要你加那么多,你可要赔钱哦。」他开着玩笑,可是初盈听在耳里却紧张了。

她赶紧关掉它,一脸仓皇地说:「很抱歉,我忘了问,不知这位先生要加多少油?」她神色满是惊慌,好像他是撒旦、恶魔,嗓音跟着发抖。

柴飞闻言,眉头不禁紧蹙,「初盈,你还恨我?说什么都不肯原谅我吗?」

「先生,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请你快告诉我你要加多少,后面的车子还在等呢。」

「加满。」柴飞深吸了一口气,趁她加油的时候继续说:「我知道那天我粗蛮、莽撞了些,但是你该体谅一下我的心情,我——」

「先生,已经加好了,打编号吗?」她对他微微一笑,可这个笑容却是生疏的、刻意的、礼貌性的。

「不用!」他气得吼出。

该死的,为什么她要以这么冷漠的神情对他?为什么他在面对她这副样子的时候却反驳不了?

是他理亏吗?没错,但就算是他理亏又如何,他不是来找她了吗?

他从皮夹中怞出钞票递给她。「初盈,我今天来主要是为了——」

初盈不给他说完的机会,连忙找了钱给他,「谢谢光临。」

「初盈,你别以为这样就赶得走我,我偏偏赖在这儿不走,怎么样?」被逼急了,柴飞又开始跋扈不讲理。

这时,加油站老板匆匆忙忙地跑过来,一看见是柴飞,话语登时卡在喉头,一句也吐不出来。

「老板,能不能放你这位员工半天假?我有话跟她说。」柴飞抿紧唇,瞪着加油站老板。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初盈,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快跟着柴先生去吧。」他对着初盈说,就怕惹恼了柴飞。

「老板,不好吧,你看大家都那么忙,我怎好在这时候走呢?我和他之间已没有任何瓜葛了,我不想跟他出去。」初盈咬着唇,强硬地说。

「可是……」

「老板,如果他想在这里阻碍我们做生意,我可以打电话报警。」她一双灵灿大眼直瞪着柴飞,下定决心不妥协。

「好吧,既然你这么狠心,那我……我就杠上你了。老板,去打电话,最好把所有的警察都找来,说不定等会记者也来了,你这间加油站就出名了。」

柴飞扬起薄唇,俊美的容颜上全是犀冷的笑意。

「这……」加油站老板可慌了,「初盈,别闹了,拜托你好好跟他谈,这又不会少了你一块肉,再说你这么坚持咱们会更忙呢。」

闻言,她轻叹了口气,「你言下之意就是我妨碍了你们?」

「我……」加油站老板哑口无言。

「好,没关系,我现在就辞职。」丢下这句话,初盈便离开加油站。

柴飞见状赶紧坐进车内,发动引擎俐落地绕了个大圈,停在她面前。「初盈,别这样,你听我说。」

见她不理他,继续往前走,他索性将车子停在路边,快步追上她。

「初盈……」

「什么都不要说了,莫非你戏弄我戏弄得还不够?不是说好不再跟我有瓜葛吗?你今天怎么又想到来找我?」她紧握着双拳,凝视柴飞那张英俊的脸。

初盈必须承认,自己仍心系于他,可她所爱的男人却不爱她啊,为何他还要来扰乱她的心,这是一种最严苛的惩罚吗?

「我是特地来找你的。」他的目光直瞅着她。

「找我做什么?看我笑话?」她无神地望着他,「你能够放我们一马已经感激不尽了,不要再来纠缠我了。」

「我查出来了。」

「什么?」她不解地凝睇着他。

「我查出当初害我受伤的真正元凶了。」他柔了柔眉心,「当时除了你哥和我两辆车之外,还有一辆红色轿车。」

她蹙眉望着他,「先前你一直不相信有另一辆车,这下怎么又信了?不怕我只是想推诿过错?」说完,她不再理会他,举步走过他身旁。

「初盈!」他一把拉住她。

「你做什么?放开我!」她甩开他,迭退数步。「这是何苦呢?当初你是如何的决绝,你的不告而别对我而言又是多大的伤害?」

「我知道我那时的确是狠了些,可是……那是因为我吃醋,我吃夏毅的醋,而且我也恨他的大意,因为他的不慎差点毁了我的一辈子!」柴飞因激动而大声嚷道。

「可你不是报仇了,难道还不够,莫非要了我的命才肯罢手?」初盈忿忿的吼了回去。

「我不要你的命,我要你的人!你永永远远都是我的,这几天我一直无法忘记你,无法想像你将永远走出我的生命。」

「这只是你不服输的个性使然,以为你会输给我大哥是不是?」她对他了解得非常透彻,深情地看了他一眼后又举步向前。

「夏初盈!」柴飞对着她的背影大声吼道:「我是不服输,可我更爱你,知不知道我更爱你!」

她心头一震,蓦然顿住步伐,双肩轻轻颤抖着,「别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呢?我不相信。」

「不爱你又怎会为你吃醋呢?」柴飞急抓住她的双肩,目光如炬地望着她,「是我的错,我不该不分青红皂白就冤枉你们,真正肇事者是贺玉莲。」

「什么?是她!」初盈闻言吃了一惊。

「就是她,我派人去调查,他告诉我有目击者亲眼目睹一切。」

「如今你已明白了,这才来表达你的歉意吗?如果……如果没有目击者,我大哥是不是就要含冤莫白一辈子?」初盈含着泪,一步步逼近他,最后在他面前站立,「若是我们仍处于误解中,你是不是再也不想见到我?」

「不是!在不知道事实真相之前,我就在找千万个理由见你,更希望你能原谅我,回到我身边。」他激动地喊道。

「不可能的,如果你真爱我,就不会那么对我了。」对他大声咆出后,初盈用力推开他,往前直奔。

「初盈!」柴飞扬声叫道。

可是她拚命的跑,看来她是真恨他、气他,已不再给他任何机会了。

难道她对他已不再有任何留恋了?

他该用什么方法挽留住她?

老天……该用什么方法呢?

「夏小姐。」

走出校门的初盈,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道陌生的嗓音。

她回头望着眼前这位长相帅气,但举手投足间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男人,脑海里又泛过「他」的影子,胸臆间又是一酸。

「你是……」她不解的看着他。

他咧嘴一笑,「我叫季桀。你瞧我是不是长得器宇轩昂、帅性不羁?」

「嗯……」被他这一问,初盈反倒傻了。

看来这男人是个无聊搭讪的登徒子。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而且我很忙。」

「别这么生疏,你虽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呀。」他扬起嘴角,大胆地瞅视着她。

她的确是个清丽秀妍的俏佳人,难怪柴飞会对她神魂颠倒。不过凭他季桀的机智,要帮他唤回她的心还不简单吗?

「你到底是谁?」她烦郁地柔着太阳袕,「如果你觉得很无聊的话,我可以打电话请女警来陪你聊天。」

这阵子她夜夜思念着柴飞,几乎睡不安枕,没想到今天又冒出这个无聊男人,他到底是谁?只是纯搭讪吗?

闻言,他瞠大眸子,轻吹了声口哨,「你还挺恰的嘛!难怪柴飞会为你受伤。」

柴飞受伤?!初盈蓦然抬头瞪着他,「你……你说什么?柴飞怎么了?」

「哟,说起柴飞才正视人家,人家不依。」可恶的季桀还对她嘻皮笑脸的「撒娇」,真是让初盈气结。

「你能不能正经点?」她急呼,「我很急呀!」

「哦,你还会管他的死活?我还以为你再也不理他了,那是我误会了。」他摸摸鼻子,东拉西扯不说重点。

「喂!你——」

「哇!母老虎发威了!」他装模作样地掩嘴低呼。

「不说算了。」初盈心想,或许他是柴飞的朋友,知道有她这号人物,所以闲暇来这里开玩笑。

「喂,你真不在意?」季桀挑起眉问着她。

「我怎么会在意?」她赌气回道。

「那真悲哀了,柴飞那小子又撞车了,居然没人去安慰他,真是令人感叹呀。」他抚额大叹。

「你……你说什么?」她一愣,「你骗我的吧?」

「我为什么要骗你?我说的可是真的。」季桀认真地说:「唉,他还伤得不轻呢。」

「他伤到哪儿?眼睛?还是……你快告诉我呀。」初盈激动地推着他的双臂。

「小姐,你别激动。他的眼睛没事,也没有明显的外伤。」他话中有话。

「什么?」她心口一紧,「没有外伤,那么是内伤了?」

「那算内伤吗?」他头一偏,状似认真思考着。

「你到底说不说?不说是不?那我去问别人。」她决定去找柴茜问个清楚。

「等等。」他追上她。「好,我说就是,脾气别这么火爆嘛。」

「那你快说。」初盈没好气地瞪着他。

「是这样的,他没受什么伤,只不过……」季桀贴着她耳朵轻声说:「他的小老弟受了重伤。」

「小老弟?」她不解地扬声。

「嘘,小声点。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那就是男人的宝贝嘛!」季桀因为憋笑,一张脸涨得通红。

初盈狐疑地望着他,「既然这么严重,你怎么还表现得这么开心?」

闻言,季桀搓搓脸,立刻端正起脸色,「我只想缓和你的情绪,希望你别太忧心。不过,我想柴家就要断后了。」

「他……他现在在哪儿?」

「这是医院的地址与病房号码。」季桀从衣袋中掏出一张纸条给她。

初盈拿过来看了看,立刻飞也似的奔离。

季桀唇角勾起一抹调皮的笑,低声道:「柴飞,我能做的就这些,剩下的全靠你了。」

初盈立刻循着地址来到医院,到了病房外她有些迟疑了。

怎么办?她该就这么进去见他吗?

可不进去又怎么知道他的状况,又如何安抚他的情绪?

此刻的他心情一定很颓丧,若她能给他鼓励,他会不会好些?或是适得其反?

深吸了口气,她举手在门上轻叩两声。

等了好一会儿都无人回应,初盈只好试着转动门把,缓缓走了进去。

将门轻合上,她朝前走了几步,见着躺在床上双眸紧闭的柴飞,泪水忍不住落了下来。

可才刚接近他,却见柴飞突然张开眼,让她吓了一大跳。

「啊!」她惊呼了声。

「是你……你怎么来了?」柴飞虚弱一笑,「是谁告诉你我躺在这里?」

「不管是谁,我现在来看你了。」她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望着他那张她始终忘不了的脸孔。

他逸出一阵苦笑,「太迟了。」

「迟?」

「呃,没什么,能见到你真好,表示你已原谅我了是不是?」他一双深情瞳眸凝视着她那张清妍小脸。

「我……」她垂下脸,能不原谅他吗?唉……

「对,我早原谅你了。其实我从没恨过你,只恨我自己为什么要那么爱你。」

「初盈!」他急切地握住她的手。

「等等,你别乱动呀。」她赶紧压住他。

「我……我只是兴奋。」

「要兴奋也得等出了院,现在好好休养。」她赶紧安慰他,「以后我会经常来照顾你。」

「你说……你会来照顾我?」

听她这么说,柴飞巴不得自己真受伤了,可他只向医院租一天的病房演戏。

「嗯,你不愿意吗?」她疑惑地看着他。

「不是、不是,而是……」突然想起要演的戏码,他又哀声叹气地说:「而是你现在原谅我已太晚了,我……我不值得你这么做。」

初盈当然知道他沮丧的原因。「只要保住命就好了,其他的别想太多,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照顾你一辈子。」

柴飞难以置信地张大眼,「你说的可是真的?但我受伤的地方是不会好的。」

「那没关系。」她咬着下唇,「我觉得性并不是维系感情的最重要元素,真感情才是呀。」

「放心,我会真心对你,但……我不希望耽误你呀。」他装模作样地又叹口气,「尽管你不在意,可我不能不在意。」

「你是不相信我对你的爱,或是你还怀疑我和我哥——」

「不是的!」他握住她的双肩,「知道我有多爱你、多想你吗?自从冤枉你之后我日日忏悔——L

「别再说了。」她伸出手捂住他的唇,「我相信你,可你相信我对你的爱吗?」

「我……」他佯装迟疑。

「要我怎么做,你说。」她急切地问道。

「吻我。」

「在这里吗?」看了看门口,她有些顾忌。

「对,就是在这里,你去把门锁上。」

「这好吗?」

「只是一个吻而已,莫非……你看不起我?」柴飞轻叹了口气,「可能你认为我已没资格。」

「不是的!」见他又消沉了,她赶紧安慰道:「好,你将眼睛闭上,我先去关门……」她的小脸蓦地一红。

他微勾起嘴角,「嗯。」

初盈锁上门后,慢慢朝他走来,而后弯下腰,在他迷人的薄唇上印上一吻。这时,他突然伸手将她的身子一钳,猛地拖上床。

「啊,你做什么?你的伤……」她担心着他的伤势。

「我要让你知道我爱你。」

他眼底深处尽是浓郁深情,俯首含吮住她的小嘴。

「嗯……」初盈本欲拒绝,可又怕打击了他的自尊心,她只好闭上眼,任由他的唇舌在她口中施暴,大手在她身上游栘,她忍不住低吟出声……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的灰姑娘最新章节 | 总裁的灰姑娘全文阅读 | 总裁的灰姑娘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