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透明心 > 第十章

透明心 第十章 作者 : 叶霓

第二天,施靪与秦凯通过电话联系后,便前往他刚到任的警局去找他。

当施靪看见生龙活虎般站在他面前的秦凯时,他笑着上前抱住他,用力拍着他的背脊。

“你没事了,真的太好了。”施靪哑着嗓地说。

“听说你比我还严重。”秦凯咧嘴大笑,“看见你我才高兴呢!”

施靪回以一笑,“彼此彼此,听说你找我。”

“嗯,是有关林子庆那件案子的事。”秦凯请他坐下,并为他倒了杯水过来,“喝杯水吧。”

“谢谢。”接过杯子,施靪挑眉问:“林子庆不是已经死了?”

“他是死了,可他的手下阿义却一直逍遥法外,尤其我还听说林子庆有个包养情妇,也是个狠角色。”秦凯翻开档案卷宗,指着上头的女人给他看。

施靪看着那张相片,及旁边印上的名字:嘉娜。

“还满艳的嘛!”施靪噘起嘴角冷笑。

“你别这样,我跟你说正经的。”秦凯受不了他现在这副吊儿郎当的态度。

“你说呀,我在听。”施靪懒散地撇撇嘴。

“她在跟林子庆之前可是有名的黑寡妇,林子庆几次夺手的名画都到了她手上,换言之,她也是同谋之一。”

施靪逸出一抹冷笑,“那已不关我的事了。”

“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你以前可是非常热情的人。”秦凯很意外地望着此刻一脸淡漠的施靪。

“秦凯,再多的热情也没用,我已不是以往的施靪了。”扬起眉睫,施靪冷着一张无表情的面容。

“我听说你是丧失……”看见他脸色陡变,秦凯赶紧转换话题,“就凭你的身手,可没几个人打得过呀。”

“我们能不能不要提这个了?”施靪深锁起双眉。

“我……好,我不说就是。”秦凯深吐了口气,这时候警局的侦防车刚好回来,里头竟然就押着阿义。

阿义被推进警局,一瞧见施靪,他吓了一大跳,“你!”

“你还是被逮到了。”施靪望着他勾唇一笑。

“求你……求你们别杀我,你们要问什么我都招,我一定招。”阿义胆小又怕死。

“好,那你就招吧。”秦凯拿出笔录。

阿义的眼神却一直盯着施靪,发着抖说:“你别这样看我,好……我什么都说,当初我不是故意要欺骗冉小姐,完全是被林子庆逼迫的。”

听他这么说,施靪脸色随即一变,“你们欺骗她什么?”

“因为林子庆查出冉菱有位从小就寄养在亲戚家的弟弟,所以拿他要胁她,逼她得帮他对付你。”阿义深吸了几口气,“我只是听命行事,别杀我呀。”

施靪怔忡住了。他喃喃念着:“冉菱怎么从没提起过?”

“是林子庆逼她不能说的。”阿义看着他那张变色的脸孔,紧张不已地又道:“你别生气,千万别生气。其实冉小姐是很爱你的,当时她在身上藏了把刀,跟林子庆说若他不留你活命,她定会陪葬。”

“她真这么说?”施靪抖着声问。

“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还有,嘉娜她是个危险人物,你们得多注意她,她近来找不到林子庆生前藏起的几样古董,直说要逼问冉小姐,所以——”

施靪听着听着,竟一拳打在桌上,“我……我去找她……”

眼看他跑了,阿义赶紧问秦凯,“我坦白了那么多,是不是可以减刑呀?”

秦凯怒眉一飙,“我看你去求法官吧!”

瞧他那副没种的样子,他都忍不住丢下笔,连笔录都不想记了。

冉菱离开医院后就一个人在南部工厂当起女作业员。

自从八年前出事后,她跟着林子庆四处偷窃,没再升学。没有文凭在身很难找到一份好工作,能在工厂里糊口饭吃,她该满足了。

在这里每天都得日夜加班,经常早出晚归,加上心情的低落,她的身体似乎愈来愈不好,脸色也愈来愈差。

“冉菱。”才走出工厂,与她同一条工作线的女同事阿珍急急喊住她。

她回过头看着阿珍,“有事吗?”

“厂长要你过去一趟厂长室。”阿珍指指里面。

“还要加班?”她头好晕,实在是没办法。

“应该不是,你就过去看看吧。”

“好,谢谢你。”对她道谢后,冉菱折返工厂,一进入厂长室,却见厂长一脸严肃地看着她。“厂长,你找我?”他的脸色令她心生不妙。

“有人投书,说你曾有偷窃纪录,是吗?”他一点也不客气,开门见山就问。

这句话立刻令冉菱呼吸一窒。

她紧皱起眉头,“是谁投的书?”

“你不需要知道,只要告诉我是不是?”厂长冷了表情。

冉菱盯着他瞧,“如果我说是,你会把我送交警方吗?”

厂长眉头一拧,“这么说你真是了?”

她别开脸,不再说话,也不想为自己辩解。

厂长点点头,“警察已经在外面等着你了。”

冉菱错愕地看着他,随即笑了。“也好,在牢里或许可以得到真正心灵上的解脱。”

才走出厂长室,她就见到两位穿着警察制服的人在门口等着她,于是她想也不想地便交出双手让他们为她铐上手铐,完全没发现他们表情中所隐露的邪恶笑容。

冉菱被带走不久后,施靪终于找来了。

这几天他可是花了不少工夫,天天逼着邵千给他一些感应,这才循线找来这里。

他当下抓到人就问:“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个叫冉菱的?”

每个人都被他这激烈的动作给骇住,尤其在这样纯朴的乡下,几乎不曾见过像施靪这般帅酷绝俊的男人,让一群女作业员个个看傻了眼。

看她们只会张着双眼看着他,连话都不会说,他气得又一次大吼,“你们可有人认识冉菱?”

这时刚好进来的阿珍听见了,连忙问:“你是谁,找冉菱什么事?”

“我……”他深提了口气,“我是她男朋友。”

“哦,原来是你呀,冉菱她经常在午休时间发着呆,又不时偷哭,我就开她玩笑是不是在想男朋友,没想到她哭得更凶了。”阿珍开始八卦。

施靪闻言,只觉胸口紧紧一怞,“她现在在哪里?”

“刚刚厂长叫她去厂长室,不知还在不在那里。”

“厂长室怎么走?”施靪脸上终于露出一抹喜悦神采,他就要看见她了。

“二楼右转。”

“谢谢。”一得到消息,他迫不及待地急冲上楼。

当他进入厂长室,厂长看着他,竟然问道:“你不会又是警方派来的吧?人都已经被你们带走了,别再来烦我行吗?”

“你说什么人被带走?”施靪急问。

“冉菱呀!不是有人告她偷窃,已经被带去侦讯了。”厂长不耐烦地说。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施靪握紧拳头。

“半个小时前吧。”

闻言,施靪再也待不住地冲出工厂,一进入车上他立刻打了手机给秦凯,劈头就骂:“我老早就要你们放了她,为什么你还要对她穷追不舍?”

“施靪,你在说啥呀?”秦凯听得一头雾水。

“冉菱呀,你们居然派人把冉菱抓走了!”他气愤不已地吼着。

“这……不可能呀,我没看见上面有指令,更没收到紧急公文,是什么时候的事?”秦凯这下更是懵懂不知。

“可是——”施靪突然噤了声,因为他想起阿义曾说过,黑寡妇嘉娜正在找着冉菱。挂了电话,他立刻躯车往前,沿路直问着路人是否看见警察带着一个女人的踪影。

“喂,施靪……施靪……”秦凯皱着眉头盯着话筒,“这家伙怎么搞的,挂电话也不说一声。”

在施靪锲而不舍的询问下,终于问到了一位清洁工,他亲眼看见一辆轿车内坐着两名警察和一个女人,因为那辆车并非警车,所以他的印象极为深刻。

接着施靪依循这条线索,快车直追,果真在前面街角看见一名警察刚好买了槟榔上车。他技巧性地跟着,眼看他们绕进郊区,又回了几座山后,便在一间铁皮屋前停了下来。

施靪这时又打了通电话给秦凯,告诉他确切的地点,请他派人过来。

眼看冉菱被带进铁皮屋内,而那两名假警察手上都拿着枪,他知道自己绝不能贸然行动,就怕他们情急之下会伤了她。

唉.如果他的特异功能没丧失那该有多好!

他小心翼翼地下了车,全身因着急而发热蒸腾着。如今的他一心一意只想救冉菱,压根没注意到在他潜意识里正倾尽全力地发起功来……

当他走进里面时,却发觉居然没有人发现到他。

猛低头一看,他才意外发现自己竟隐身成功了!

他变透明了……不可思议地变透明了。

就在这时候,他听见黑寡妇嘉娜正咄咄逼问着冉菱,“快说,林子庆将一些名贵字画古董都藏哪去了?”

冉菱抬起脸凝睇着她,无神地说:“我不知道。”

“不知道?绝不可能,我翻过所有能翻的地方,都一无所获。你跟了他那么久,不可能不知道。”嘉娜激动地说。

“我当真不知道。”闭上眼,冉菱脸色苍白地看着她。

“你这个贱女人,看我怎么——啊!”

嘉娜才要对她挥下巴掌,眼明手快的施靪已冲上去用力箝住她的手,让她怎么使劲都动不了。

这情况让冉菱赫然张大了眸,直瞪着前方。是施靪……那绝对是施靪……唯有他会隐藏自己来救她呀。

闭上眼,她闻到那熟悉的味道……没错,是他身上专有的青草香。

“见鬼了!你们快来救我呀。”嘉娜拼命大吼着。

这时箝住冉菱的其中一人放开手,上前帮住嘉娜,却同样被一股不知名的力气给扳倒在地,身上的枪还飘在空中。

“啊!真有鬼……”那人吓得惊声尖叫。

嘉娜这才后知后觉地想到一件事,“施靪!我听林子庆说过你会隐身术,是你吗?”她发着抖继续问:“可我听说你不是已经废掉——啊!”

一巴掌猛甩在她脸上,施靪是不打女人的,可她不是女人,是妖孽。

冉菱并不想成为他的累赘,虽然她已头晕目眩,但还是用尽全力施展她平时训练的身手,一腿勾下身旁假警察手中的枪,指向嘉娜,“束手就擒吧!”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嘉娜疯狂喊叫着,一双精心雕琢的大眼极尽外凸,一张血盆大口又叫又嚷,看起来还真是丑陋又骇人。

“嘉娜,我真的不知道林子庆的那些画放在哪,但是我猗测那些东西早巳经没有了,否则他也不会明知危险还硬要留下来,所以我劝你死心吧。”冉菱说出她的感觉。

“什么?”嘉娜气得破口大骂,“那该死的林子庆居然吞了一切,他还说他爱我……简直就是骗人,他是个大骗子!”

这时施靪慢慢现形了,“没错,他是骗子,不但骗了你也骗了冉菱、更骗了我,如今你走了最错误的一步,是该伏法了。”

此话一出,警车的汽鸣声也由远而近地响起,警方一赶到,施靪立刻将他们交出去。

“就他们这几个企图杀害这位冉小姐。”

“秦凯跟我说了,你是施先生吧,谢谢你了。”其中一名警员笑着说。

“不客气。”

警察点点头,将犯人押解离开后,冉菱仿似得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整个人竟往后一倒。

“冉菱,你怎么了?”施靪立刻接住她。

“施靪……我想问你,你是不是真心原谅我了?”她扬起眼睫,专注地凝睇着他。

“不恨你……当然是原谅你了……”施靪眼眶红了,紧紧地抱住她,“你怎么了?怎么身体这么烫?”

“只要你不再恨我那就好了……无论我怎么样都没关系的……”她淡淡一笑,缓缓地闭上眼。

“菱……你怎么了……菱……”他心下一惊,连忙抱起她上车,心急如焚地直躯医院。

到了医院后,施靪一直陪伴在冉菱身旁,心底却直担忧着为什么她还不清醒,难道她是要报复他……报复他前阵子对她的不闻不问、刻意疏离?

“菱。你快醒醒……我向你认错了……你快张开眼睛看看我啊!”他不停在她耳旁轻唤着,就如同当初她在他耳旁喊着他名字一样。

可是大半天过去了,她竟然还是连一点动静也没有,他忍不住发起了脾气,“那该死的医生,说什么她马上就会醒了,看看过了几个小时了,我非得去找他问问不可。”他火速冲出病房,打算找医生理论去。

就在他离开病房后不久,冉菱慢慢张开了眼,泪水含在眼眶里。

施靪,对不起……我没怪过你,而是没脸再见你……

眼看门口那袭她留不住的身影,她心痛地吸了吸鼻子,随即下了床。她必须在施靪赶回来之前离开才行。

这是她当初答应张馆主的条件之一呀!

匆匆整理了下衣服,可是就在她将房门打开的刹那,却猛然被门外那抹高大的身影骇住了。

“施靪!”她吃惊地喊道。

“你终于愿意醒过来了?”他半眯起眸,眼底洋溢着浓烈的情感。

“你……你知道我是装的?”冉菱怯怯地问。

他笑着点点头,“对,演技真烂,光看到你眼角滑出的泪水我就知道你醒了,可偏偏不理我。我只好陪你一块演戏了,看来我技高一筹喔。”

“你居然还跟我开玩笑。”冉菱真不知道她现在是该哭还是该笑。这男人就是这样,让她又爱又恨。

“见你醒了,我能不开心吗?一高兴就想跟你开开玩笑了。”他拉住她的手,“为什么不理我?”

“我没不理你,只是一想起我竟将你害成那样,就愧对你。”她摇摇头,苦涩一笑,“我们还是这样吧!”

施靪皱起眉头,“什么叫做就这样?”

“你说过,以后我们就算见面也不相识,我……我一直都这么做,所以我们就别再见面了。”含着泪推开他,她只想逃得远远的。

但走没两步她就被施靪从身后抱住,“你这是做什么?我说的只是气话,你就一直耿耿于怀?我承认是我不对……我该死,我当时是气疯了才会说那么重的话。”

“你说的不是气话,那时候的你是那么生气、那么严肃,我永远也忘不了。”一想起他当时的眼神,她浑身便涨满疼痛。

“好、好,就当我是个混球、王八蛋,我没仔细探究你的心,你的委屈,却一味地怪你。”他急急认错。

“施靪,你没错,是我错……你不怪我我已经很开心了。可我想……会有更好、更完美的女孩适合你,我还是坚持要走。”她闭上眼,心底的罪过让她没法子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你!”他深吸了口气,“好,如果你认为我没资格照顾你的未来,那就走吧。”说着,他便缓缓松开她。

冉菱更气了,“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你好讨厌,你又没错,为什么要揽错?”

“我是错了,我完完全全错了。”他蹙起眉头,偷偷观察着她的表情,“反正你都不理我了,那我……我干脆出家算了。对,就当和尚,对着菩萨忏悔一辈子。”

这句话一出口,他竟然就这么跑了!

“施靪!”她冲上前拉住他,“你这是做什么?”

“我成全你。”

“可我没要你去当和尚呀。”冉菱激动地说。

“你就是那意思。”他推开她,继续往外走。

“喂,你等等。”到了楼下柜台,冉菱再次拉住他.然后跑到柜台去,“对不起,我跟你们请个假。”

“多久?”柜台人员客气地问。

“呃——”

她正在考虑时,施靪居然走过来,抢了她的话,“她不会回来了。”

施靪二话不说,便从皮夹掏出一叠钞票搁在柜台上,“小姐,就拜托你帮忙办出院,我急着出家,没空呢。”

接着他竟然就这么坦荡荡的往外走,倒是让冉菱留也不是、去也不是。逼不得已之下,她只好跟着他走出医院,“施靪,你能不能走慢点?”

“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你不必对我依依不舍了。”

扯,这男人还套用楚留香的名言。

“施靪,我有话要跟你说。”到了停车场,她只好跟进车里了。

眼看他发动车子,直往山里的方向去,她眉头都皱了起来。

“你真要到山里击当和尚?”

“嗯。”他煞有介事地点点头。

“那如果……如果我不要你去当和尚呢?”她小手拧着裙摆,显然有点儿窘涩又无措。

“你不要?”他眉宇性格的一飙,酷酷地晃了晃身子,“你不要也不行呀。”

“为什么?”

“你又没说你要我,那我留在尘世间不是一样很孤独吗?不行,我怕孤独,我要去陪菩萨聊天。”说着,他居然加快速度往山上直奔。

眼见这情况,她急着又说:“那你要我怎么说,你才肯答应我不出家呢?”

“没得好说的。”他活像铁了心。

“你……你……”她好想哭,想着想着,居然真掉下泪来。

“你哭什么?”他撇过脸看着她。

“我不要你去嘛!”她摸摸自己的额头,“你瞧,我还发烧耶,身体还没好,你不能就这么丢下我。”

“哦,说起这个我倒想起来了,我这里有药,是医生开的。”说着,他把口袋中的药递给她,又从车后座拎来水壶,“吃药。”

“我不吃。”她竟也学起他耍赖。

施靪停下车,“好,你乖乖吃我就不出家。”

“真的?”冉菱不太相信地看着他。

“嗯,我说一就是一。”施靪重重地点点头。

“那我吃,你要信守承诺哦。”得到他的允诺后,她才乖乖将药吃下。

可才吃完,她竟发现他又往山上开了。

冉菱忍不住大喊道:“喂,你怎么可以食言?”

“我没食言呀,我刚刚说‘说一就是一’,可我现在是说‘要出家’,跟‘一’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他耍诈。

“喂,你太过分了,骗我不说还要我。”冉菱被逼急了。“我要下车,管你出不出家,大不了我去当修女,咱们就互不相欠。”

施靪皱起眉,“别老是说互不相欠这四个字好不好?”他当初错了,可不希望她一直挂嘴上呀。

“那你跟我走,别上山了。”冉菱含着泪水,转首直望着他。

“已经到了,来不及了。”他指着前面那座挺新颖的寺庙。

冉菱往那庙宇看上去,天……每间房还有冷气呢。

厚,要出家还挺会享受的。

“别去了啦。”她拉拉他的手,“我答应你,随便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就是别出家啦。”

“真的!”他眉头开心的一挑。

“嗯。”

“可人家等我好久,不去不行,总得去打声招呼嘛,你就跟我来。”他一边开车一边吹着口哨,哪有人要出家还像他这副德行?

冉菱是愈看愈觉疑惑,直到快要进庙门了,她才赫然发现大门口有个高高的匾额,上头竟写着——“出家度假山庄”!

再瞧瞧里面,才发现这里头哪有人是穿素袍袈裟的?

天……她又一次被他给耍了。“施——”

“嘘……佛门净地,别吵了人家。”停下车,他绕过车头为她开启车门,继续解释,“这间度假山庄是新盖好的,无论视觉、感官都给人一种另类的庙宇风格,我带你四处参观去。”

“你所说的出家就是这里?”冉菱鼓起腮。

“是呀。当我知道你是假昏睡时,我就打了通电话来这订了间雅房,真的很不错,我带你上去看看。”他还对她眨眨眼,“但这里修女止步,你是做不成修女了。”

“施靪,我恨你——”

冉菱举起拳作势要捶他,而施靪早就有所防备地拔腿就逃,直到山庄后面才停下来反身将她抱个满怀。

“别生气了,我只是想逗你开心。”

“我好委屈,一点儿也不开心。”她噘起唇。

“那就罚我娶你啰。”他柔魅一笑,“而且还附加一条——罚我爱你一辈子。”

“可是你真的好讨厌!”奇怪,她鼻子怎么又酸了?

“我知道我坏嘛,但我会选在这里是有用意的。瞧东边那座白色庙宇吧!那可是真的庙哦,我就是要带你来这儿,站在菩萨神明面前发誓,我会倾尽所有一切爱你。”他微笑的嘴角浅露出他如朝阳般和煦的爱意。

“我——”她声音都哑了。

“过几天我带你一块儿去新加坡见我未来的岳父岳母,还会把你在美国的小弟请来,你说好不好?”他盯着她的眼又说。

“我——”她鼻根都酸了。

“然后我们可以在风学园内共组家庭,等我毕业后就搬出来,随便你想住哪儿都可以。菱,嫁给我吧。”施靪眯起眸,每句话都麻入她的心窝。

“我——”她的心在发抖。

“嗯?愿意嫁给我吗?”他又问了一遍。

“靪……”

她终于喜极而泣,哭着扑进他怀里,虽没言语只有啜泣声,可他已得到了答案。

是个最幸福的答案。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透明心最新章节 | 透明心全文阅读 | 透明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