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偏不爱你 > 第九章

偏不爱你 第九章 作者 : 叶双

    所有的勇气在看到那扇紧闭的门扉后,戛然而止。

    被舍弃的恐惧深深的攫住了她,无力的滑坐在一个窗台下,顺手拔起了身旁的一朵红色的小花。

    找不着他,或者该说是没有勇气去找他,满腔满腹的话,她就干脆对着花儿说巴,

    “真的是我太贪心了吗?我只不过是想要一个很圆满的家庭罢了。小时候,爸妈的眼中除了事业之外,就是能传承事业的大哥,我在他们的眼中一向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常常爸爸妈妈去开会,家里就只剩下大哥和佣人,可是他们没有人和我说话,只是任由寂寞不断的向我袭来。”

    “十八岁那年,大哥要我嫁给你,虽然无奈,但却仍满怀希望的可以拥有一个真正的家,逃离戚家的冰冷。”

    “我想我在还没有嫁给你之前就已经爱上你了,爱上可以拥有一个圆满的家的希望,但我失望了,你在婆婆的丧礼之后,就消失的无声无息,可是我不灰心,紧紧的将这份失望锁在心里,然后说服自己并不在乎孤独,甚至可以享受孤独,反正孤独惯了嘛!”

    戚怀风的泪无声无息落下,可是她却仍扬起一抹苦笑,彷佛东方慕辰能看见似的,或者该说她希望他能看见她的笑,因为她真的很感谢他这段时间为她所做的,因为那让她感到幸福,只是她没有想到幸福竟然来得这样短。

    “那时候,是应儿和爸给了我温暖,他们让我知道我不是只有一个人,后来你突然出现了,虽然我表现的很排拒,可那不过是我为了抵抗心底的奢望所有的保护色。”

    “在你折断我的手腕时,我怕你,可是当你替我削苹果、喂我吃稀饭,甚至是抱着束束低哄,只为了让我好好的休息时,那颗抗拒的心软下了。

    甚至在你口口声声不帮忙,却又忍受不住我的愚笨而悄悄替我批公文时,我更爱上了面恶心善的你。”

    说到这里,她的哽咽声更大了,可是她仍然不想停止,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继续说。

    “当你今天说要和我‘谈恋爱’时,我的心是多么的狂喜,在那份狂喜之下,我渴望也能为你做点什么,所以我半哄带骗的带你去见琴姨,希望让你从她的口中听到事情的真相,知道那不过是一个错误。

    爸他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十恶不赦,我以为当你了解这点之后,那独属于我的家庭就会圆满,可是没有想到我错了……我错了……可是我爱你……”

    戚怀风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巨大的悲伤笼罩,让她哭得几乎喘不过气了。

    扔去了手中的花,她拚了命的在心底呐喊着要自己坚强,就像当初他没来由的离去时一样。

    可是那时候她的爱不深,心也不似现在的空洞,所以她能很坚强,可是现在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再也坚强不起来,因为她早已深深的爱上了他。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坐了多久,她只是傻傻的坐在那里等着,她丝毫不想离开。

    即使只是这样隔着一座墙,她也甘之如饴,因为这样她就可以幻想着他依然伴在她的身边。

    “傻瓜!”突如其来的一句轻斥从她的身旁传来。

    她没有抬头,不,该说是她不敢抬头。

    她怕这句熟悉的轻斥不过是出自于自己的幻想,但即使只是幻想也好,她紧闭着眼,贪心的希冀这幻想能、水远的停留。

    “你为什么不早说?”东方慕辰的话听起来像是责难,可其实里头包含了太多太多的心疼。

    他一直想不透为什么在他逃离后,怀风宁愿独守空闺,也不离开。

    原来她想要的只不过是一个圆满的家!

    多么简单的一个愿望呵!但就是因为简单,所以才让人更加的心疼。

    她那么卖力的工作,她勇敢的与自己对峙,原来只不过是在求一个圆满的家。

    原本心中那种被背叛的愤怒突然间消失了一大半,他怎么会以为这样善良的她会真的背叛他呢?

    她只是在做她认为对自己好的事情而已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从来也没有人教过我该怎么‘要求’,所以我只能认命的接受。”以为自己是在和“幻想”对话,她颓然地将头埋得更深,声音听起来也更加落寞。

    “傻瓜!”

    又是一声轻斥,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似乎有人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你可以要求的,如果你要的是一个‘圆’,那你就应该大声的说出来,否则谁又知道你心底在想什么呢?”

    深埋着的头默默地摇动着,她可怜兮兮的说:“用做的人家都不见得了解和接受了,又何况是用说的呢?你就像是一个不容撼动的巨人,不管用说的还是用做的,对你来说都是一样的,只要你不想去了解,便没人能影响你。”

    “你倒是挺了解我的。”东方慕辰没好气的咕哝着。“可是你不了解的是,当这个不容撼动的巨人遇着了真爱,也只能成为绕指柔,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愿意去尝试,虽然不见得会成功,可是我愿意……”

    深情且低沉的呢喃不断的窜进戚怀风的耳中,让她忍不住的认为这一切都是真的,抑或是她疯了,为了这份深藏的爱而疯了,所以让幻想变得这样真实。

    “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不过是我的奢求,不是真的……”她不断的这样告诉自己、提醒自己。

    没发现的是,她以为是在心里想的,可是这些话全都已经出了口。

    “你真是个大傻瓜!”东方慕辰受不了的低吼了一声,索性将她整个人给

    “拖”进了怀中,只手撑起她的下颔,强迫她看着他,然后眼对眼、心对心的说:

    “我是真的,说的话也是真的,我说我愿意试着去找出真相,试着原谅他,试着帮你建立一个圆满的家。”

    “你……”戚怀风傻了,她只能怔怔的望着他,感受他怀里源源不绝往她身上窜来的温暖。

    “我是真的,刚刚说的也是真的,谁让我竟该死的爱上了你,所以再大的怨恨也只能搁在一旁。”

    东方慕辰的语气很粗鲁,可是眼神却很温柔,那种温柔却将她整个人拉入了更加的不确定。

    “你不是真的……你是骗人的……就算你真的爱我,可是真的有爱到能为我放下所有的怨恨的地步吗?我不相信。”

    她该死的不愿承认自己所看到、所听到的是真的,那他就用他的办法来让她清楚的认知刚刚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爱你,而且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东方慕辰俯首在她的耳际低喃,然后随即的吻住了她,用狂狷的温柔抚平她那不安的心。

    他辗转流连她的红唇,而她则从不信、惊愕,再转为承受他的吻,甚至更主动的与他唇齿交缠。

    “我爱你!”悄然的叹息出声,经过这次之后,她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爱是那么的深、那么的沉。

    “我也爱你,但前提是,以后不管什么事都得要用说的,我是人不是神,不能总靠猜的,这次就差点猜错了。”

    东方慕辰宠溺的要求着,同时也许下了爱的承诺。

    他的温柔又勾起了她的贪心希冀,忍不住地,她破坏气氛的问道:“那爸和琴姨的事,还有席氏的事……”

    “女人,别心急!慢慢来行吗?”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东方慕辰为了制止她继续这种杀风景的事,于是唇手并用的在她的身上燃起一簇簇的火花。

    他要让她永、永远远都没有心力去记得这种杀风景的事情,绝对要!

    ******

    阳光普照,彷佛是在印证着人们的好心情。

    距离那天的真心话大考验之后已经过了两个礼拜。

    这段时间,在爱情的滋润下,戚怀风以往只有沉静的脸庞多了些闪亮的笑容,言语行动之间更多了许多的轻快。

    “别这么拖拖拉拉的,活像个行将就木的老头似的。”硬扯着那心不甘、情不愿的东方慕辰,她步履轻快的往前走着。

    昨夜他终于答应了要来看爸,他的应允,让她快乐得像是要飞上天似的,一大早她就迫不及待的催促着东方慕辰,要他快点带她来医院。

    但真正让她快乐的还不只这一样,他甚至还答应等会要去“丛林咖啡”看琴姨,并且承诺不再发火。

    这两个承诺,几乎让她快乐得飞上了天,因为这一步代表的是她所要求的“圆”已经要圆了。

    虽然现在的他依然臭着一张脸,彷佛她欠了他多少钱似的,可是她不在乎,因为她相信只要开启了这第一步,接下来必定会简单的多。

    因为他的公公是好人,琴娘也是好人,她知道只要一旦放开心怀,东方慕辰必定也能感受他们的好,而原谅他们一时的错。

    “现在倒像是一尾活龙了,昨晚不知道是谁在床上求饶求个不停的。”东方慕辰气闷的咕哝着。

    男人真的应该戒色,那真的是会坏事的,这是东方慕辰此刻心里唯一的警剔。

    要不是昨夜在意乱情迷之际着了她的道,他今天也不用被她扯来拉去的,就是要他实现承诺去看那老头。

    可恶!东方慕辰在心中暗咒,但当他的眼神看到那日益开朗的身影时,眼神却又不由自主的放柔。

    在他自己发觉之前,他已经如她所求的加快了脚步,笑看着她一马当先的冲进了病房,显然是想先去向“那人”报告这个好消息似的。

    于是他尾随而入,却没有想到他竟看到了那令他訾目欲裂的一幕。

    那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把黑沉沉的枪管,指着的是戚怀风和席杰邦,而拿着枪的却是这段日子几乎让文连星搞得求生不能的戚骆威。

    “啧,想不到你也来了。”看到东方慕辰出现,戚骆威笑得更加开怀。“这爱情的力量可真大,想不到你恨你爸入了骨,竟然也会出现在这病房中。”

    “你想干什么?”东方慕辰沉声喝问。

    “不想干什么,只不过想来同你们打打招呼,顺便送你们上路。”

    “大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是兄妹啊,”戚怀风不解而沉痛的问道。

    他们虽然感情一向不亲,可是总归是兄妹,她也知道在“焰”集团的强大火力下,妄想并购席氏的大哥过得不甚顺心。

    可是她从来也没有想过,他竟然拿着一把枪守在公公的病房,他究竟想做什么?“我们从来就不是兄妹!”戚骆威扬起一抹冷笑,含着巨恨的眸光在转瞬间钉在她的身上。

    “我们是,我们身上流有相同的血,之前你不顾兄沫之情的想要并吞席氏,我可以原谅你,因为那终归是生意,可是为什么你现在还要这样拿着枪吓人?”

    她不解的看着戚骆威,试图用他们同出一脉的血缘来打动他,可是出她意料之外的,却更加的激怒他。他猛地将原本定在席杰邦身上的枪管移向她,并且目露凶光的说道:“你不是我的妹妹,你是那个贱女人带进来的贱种。”

    “哥,你在说什么?为什么我都听不懂?”戚怀风完全不了解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贱女人?什么贱种?她将不解的目光移至东方慕辰的身上,想在他的身上找到答案,可是他却只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不懂是吗?那我就说给你听。”

    戚骆威不屑的撇了撤唇,多年来潜藏的恨意一拥而上,他恨恨的说道:“你不该姓戚的,你不过是你妈那个贱女人带进戚家的拖油瓶,那个贱女人抢走了戚家女主人的宝座还不甘心,她甚至镇日带着人到我妈家去闹,最后逼得我妈含恨自杀,甚至还偷偷妄想将戚家所有的财产全部占为己有。”

    “不,不可能的!你骗我!”她猛摇着头,完全不能接受威骆威的说法。

    自己以为的家人从来就不是自己的家人,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你以为我爸和那个贱女人真的是死于单纯的车祸吗?不,是我派去的人动了手脚,戚家的一切都是我的,我不会让它落在别人的手中,所以我要她死!”

    “可是……”这个事实太过教人震惊,转瞬间她的思绪全都乱了,惊骇莫名的她甚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你又以为我逼你嫁进席家,真的是为了你的幸福吗?不,不是的,我早就知道席慕辰和他老爸不和,依他那骄傲的性子,必定不会善待你这个钦走的新娘,结果事实果然如我所料,你真的独守了这么多年的空闺,并且注定寂寞至死,而席氏也成了我的囊中之物。

    可是没想到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竟然回来了,他不但救了席氏,甚至还爱上你。”缠绕多年的恨意由言词一箭箭的笔直射向戚怀风,一股打从心底窜出的冷让她忍不住的双手环胸。“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你得到幸福,像是这种贱女人生的贱种,只配过那种暗不见天日的日子。”“你……你说的都不是真的。”她拒绝相信这么残忍的事实,可却又不得不信,她只能愣愣的看着戚骆威脸上的恨意,不知所措。

    说着说着,戚骆威的眸中杀意顿现,他缓缓的将食指微曲,枪管笔直的对着戚怀风。

    “戚骆威,你若现在丢掉枪,我可以保你不死,甚至愿意给你一笔钱到国外去重新开始,否则你一旦杀了她,我保证你这辈子不会有一分一秒的好日子可过。”

    戚怀风的命在旦夕,让东方慕辰的心倏地紧缩,为了保住心爱的女人的命,从不和人谈判,从不受置于人的东方慕辰突地给了承诺。

    “我不希罕也不在乎,我只要那个女人的野种和我一起下地狱,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得到幸福!”

    冷冷地一笑,戚骆威丝毫不曾考虑的回绝了东方慕辰的提议,长年的恨已经蚕食掉他所有的人性。

    “你……”眼看枪口直指着戚怀风,他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生命受到威胁,这种无计可施的无措逼得东方慕辰几欲发狂。

    “和你心爱的女人说再见吧!”戚骆威勾指扣动扳机,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刹那,戚怀风只见两道身影同时往由自己的方向扑来。

    她着急的想要伸出手推开他们,她不要任何一个人替她死,可惜的是她的手才伸出,便已听见一声巨大的重物坠地声。

    “不……”她摇着头,看着已然倒在地上的两父子,她的心更像是破了一个、水远填不满的大洞似的。

    倏地抬头,看向戚骆威,她伤痛欲绝的问:“为什么?”

    “哈哈!杀死你最爱的人,让你一辈子活在痛苦中。”

    留下了这句变态的话语,戚骆威发了狂似的举枪在自己的头上补了一枪,就此结束他悲剧性的一生。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笨……”戚怀风的耳边不断的窜入这样的嘶吼,勾回她狂乱的心思。

    她将视线自戚骆威那流了一地的鲜血移开,来到了那声嘶吼的来源。

    看着儿子的泪,席杰邦并不后悔替戚怀风承接那一枪。

    “她是你心爱的……女人……我要……她留下……来……来……陪你。”剧痛让他说起话来断断续续的,可那话语之中对东方慕辰的父爱却是不容磨灭的。

    “爸……”东方慕辰激动的大喊。“我要你们都留下来陪我!”

    如果说,他在看了母亲的手札之后,对父亲还有一点点的怨慰,也全都在父亲那份无私的爱中被怞离。

    “我以为……以为……这………这辈子……不能再听……你……喊我……爸爸了,能听到……我……我就满足了……你要好好对待……怀风……她一直是个好……女孩……”

    他的眼无力的闭上,手也跟着滑落,这样的景况看得戚怀风和东方慕辰皆是心一惊,东方慕辰更是激动的朝着吓傻了的戚怀风喊道:“爸……快叫医生!快叫医生!”

    她慌乱的夺门而出,泪无声的落下,难道那圆终究还是不能成圆吗?

    不行,她一定要成就那个圆,她一定要……

    在这样的慌乱中,她惊慌的奔出门,推开听到枪声而聚集的人群,狂乱的嘶吼着,“叫医生!有人中枪了,快叫医生来啊!”

    终章

    一年后

    “爸,你别逞能啊!”戚怀风忧心的声音不断的在房子里此起彼落的响起。

    “没关系,焰月那孩子的医术好,你瞧我这不是能走了吗?”苍老的低沉声调中夹杂着一丝明显可见的喜悦。

    “可是月也说了,你要多休息,不要急着效复健,否则搞不好伤势会恶化。”她忍不住的兜了一盆冷水往公公的头上浇去,免得他兴奋过了头,会伤了自己。

    “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有月在嘛!”席杰邦彷佛有恃无恐的说道。

    他的声音中有着藏不住的喜悦,如果是以前,他一定会对东方慕辰那几个看似不务正业的坏朋友嗤之以鼻。

    但在鬼门关里走了一趟,很多事都看开了。

    加上他也素闻,火焰门虽然是黑帮,但却从来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更不碰毒品,所以他也就很自然的接受了东方慕辰是火焰门里的一员,甚至还将其他的三个男人看成了自己的儿子,并且为他们的不凡和杰出,尤衷的感到骄傲,尤其是那个医术高超得可以和阎王抢人的瞿焰月更是让他有恃无恐,只除了——

    “爸,你再这样,我就要告诉辰了,我要让他禁你的‘足’,还要让他不准你看孙子。”

    戚怀风哭笑不得之际,只好抬出她的亲亲老公来恐吓,因为这是唯一制得住她公公的法宝。

    果不其然,她的话声刚落,席杰邦就乖乖的不敢再逞能做复健,还任由她将他扶坐下来。

    “你这丫头学坏了,尽懂得拿慕辰来威胁我,明知道我好不容易捡回一个儿子,舍不得再丢掉,你就这样欺负我。”

    “爸,我只是担心你的脚。”生怕公公误会,她连忙解释。

    怎知她急切的解释却换来了席杰邦宠溺的笑。“傻丫头,我怎么不知道你是担心我,瞧你急的自不是怕慕辰不要你这个‘贤妻’啊?”

    “爸!”被取笑的戚怀风不依的跺脚,正巧这时东方慕辰自门外步入,她无瑕的雪颊立时飘来了一片红云。

    “怎么啦?”看到威怀风这副怪怪的模样,东方慕辰心知肚明的往席杰邦的方向一睨,似是在责怪他对自己爱妻的捉弄,然后这才转向她宠溺的问。

    “都是爸啦!他不听话的一直做复健,都不休息。”

    刻意的省略了自己被说中心事的那一部份,她不甘心的告状。

    “你又不听话了?”东方慕辰闻言,瞪了席杰邦一眼,半真半假的吓道:“你再这样,等怀风肚子里的娃娃生出来,你看我让不让你抱孙子。”

    “啧!还真不愧是夫妻,不但有志一同地威胁我这个老人家,甚至连恐吓都一模一样,我看我这没人要的老东西还是不要留在这里碍你们的眼好了,否则你们就真不让我抱孙子了。”

    “爸!”无奈地望着公公灵活的躁控着轮椅离去,戚怀风的表情简直可以用哭笑不得来形容。

    “别理他,他只是嫉妒我们而已。”东方慕辰低下头,亲昵的用挺直的鼻梁在她小巧的鼻头上磨蹭,宠溺的立息味十足。

    “可是……”尽避东方慕辰已经尽力安慰,可是她却依然有些担心。

    她好不容易获得了一个属于她的圆,她总是小心翼翼的守护,生怕缺了一角便不能成圆。

    “傻瓜!你以为他真的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他只是找了个借口让我们培养感情。”

    “培养感情?”她疑惑。

    “是啊!一个能让这个圆能持续坚固的原动力啊!”他理所当然的说,“就是日日夜夜,捉住机会就培养感情……”

    他的话声未落,人已经俯首攫住她的唇,让她身体力行的和他一起“培养感情”。

    她的手悄悄的环住了他,就像环住了她梦寐以求的“圆”似的。

    在这一刻,她终于相信,她会一辈子住在他为她创造出来的圆中。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偏不爱你最新章节 | 偏不爱你全文阅读 | 偏不爱你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