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心疼情动 > 第十章

心疼情动 第十章 作者 : 余宛宛

    “快回去睡觉吧,你明天不是还要上课吗?你如果愿意跷课,我们就可以再去喝第三摊。”唐辛诺勾着季莹莹的肩,站在他家的大门前说道。

    “是你喝,又不是我喝。”季莹莹柔柔有些困意的眼睛,优雅的单眼皮已经疲累得快睁不开了。

    “少来这一套,我看见你对那杯草莓酒爱不释手,新任酒鬼。”唐辛诺弹了下她的额头。“好了,快去睡觉吧。”

    “晚安。”季莹莹挥手和他道别,双眼却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唐家一眼——没有灯光。唐士尧睡了吗?还是他根本还没回家?又去“应酬”了吗,应该不会吧?已经凌晨两点了。

    为什么她喜欢的人不是二哥?那她会少掉很多痛苦吧?她什么话都可以跟二哥说,却有许多情绪不敢在唐士尧面前抒发——她害怕成为第二个罗莉。

    “今天的星星好多!”她脱掉讨厌的高跟鞋,仰望着夜空。

    季莹莹轻笑出声,眼泪却一颗颗地滚落脸庞。喝酒怎么会是快乐的事呢?她就一直想哭啊!

    她踏着脚尖,轻手轻脚地推开门走上楼梯。走过姐姐房间时,门隙中传来了大提琴低醇的琴音。

    今天大家怎么都这么奇怪——二哥在酒馆喝了好一阵子的闷酒;而工作狂唐士尧已经上床睡觉;坚持要在十二点前就寝的姐姐却熬夜练琴……

    季莹莹收回自己本欲敲上姐姐房门的手。算了,自己这一身的狼狈就别再去让姐姐担心了。

    她一手抬着高跟鞋,推开了自己的房门。

    咦?房间里怎么有酒味?她皱着鼻子闯了闻,既而嘲笑起自己的多心--她喝了酒,当然会有酒味啊!

    季莹莹背靠着门板闭上了眼睛,对着黑暗叹了一大口气。她好烦!

    一阵冷风吹来,她打了个冷颤——窗户没关吧?

    “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唐士尧的声音让她整个人惊跳起来,季莹莹的高跟鞋碰地一声掉到了地上。

    “士尧大哥!”季莹莹猛然睁开眼,却受不了室内乍然大亮的灯光。

    她捣住自己的眼睛,拚命地眨着眼,直到视力适应了这样的光线为止。

    “不习惯这样的亮度吗?想来你一整个晚上都待在一些陰暗的地方了!”唐士尧陰沉着脸,谴责地看着她。

    季莹莹咬着唇,不回答他的话,退自在化妆台前坐下。

    她咬着舌尖,努力不让自己有任何的表情。

    他凭什么一副兴师问罪的表情?被冷落,他也会不高兴、心里也会不舒服吗?

    季莹莹对着镜子取下了几支固定头发的小夹子——知道他在看她,她故意低头整理桌面上的瓶瓶罐罐,希望他会自动离开。

    现在的她,脆弱得随时会嚎陶大哭。

    唐士尧走到她身后,双手置于化妆台两侧,将她的活动空间限制在他的两臂之间。他向前站了一步,炽热的胸口贴在她头颈后侧。

    季莹莹的手撑住桌子,惊惶的眼珠在看问镜中那双燃烧的黑眸时,噤住了声息——

    这陌生的男人是谁?!

    “你究竟想怎么样?!要逼疯我吗?”人类与仅生来的兽性跳出内心,他的面容布满了狂乱的戾气。

    唐士尧的身体再度向前,季莹莹摆在桌上的手滑了一下,整个人于是平贴在桌面上。

    季莹莹恐惧地想转身推开他,却让他有力的手臂扣住了腰身。他的双手扣住她的腰,雄性的手劲在一握一提间,便让她整个人坐上了梳妆台的桌面。

    “害怕吗?”他的气息逼近她的鼻间,原有的儒雅气质转换成妄然的神情。

    这样的唐士尧让季莹莹瑟缩地向后退,她的背背靠上了冰凉的镜子——她打了个冷颤。

    他锐利的眼神直逼到她眼前。

    “你难道没有什要话要告诉我吗?就连一声对不起都没有吗?”

    “我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她莫名其妙地仰头看着他,在闻到他身上的酒味后,直觉地皱起了眉。“你喝了很多酒?”

    “一个浑身烟味的女人,没有资格嫌弃一个喝了酒的男人——或许你今晚和唐辛诺在PUB里也喝了不少酒?我喝了一瓶威士忌,你们两人喝了多少?”他的手指捏住她的下颚,染着酒气的唇放肆地逼近她柔软的唇瓣。

    “不要这样!”她伸手要推开他,却只是让他更粗暴地将她的曲线压探在他的胸口上。

    “不要哪样?不要吻你?不要碰你?还是不要过问你的事?!”他用力地咬了她的唇,在她吃疼的叫声中毫不怜借地占领了她的唇。

    季莹莹抗拒,想侧开头,他的唇却转为诱哄地轻吮着她,慢慢地引出她的热情。而她因为酒精而烧的的身子则迷迷糊糊地贴向他冰凉的身体。

    “我端不过气了……”季莹莹摇着头,睁开了氤氲的双眼——唐士尧的眼正冷漠地注视着她。

    大惊之下,她用力推开他,身子不住地向后缩,几罐化妆品从桌上乒乒乓乓地掉落一地。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生气?我做了什么?”她止不住身子的颤抖,只得紧紧地用双臂环住自己。

    “你就那样离开宴会,你考虑过我心中的感受吗?!”唐士尧怒视着她。

    她就那样带着微笑飞向辛诺,仿若他们两人才是相属的情侣——回忆起那一幕时,他胸口中的怒火再度愤怒地燃起。

    “你并不需要我,我待在那里是多余的人。”她委屈地咬着唇,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谁说我不需要你!”他一拍桌子,伸手捉住直发抖的她。

    “我不是木头,我感觉得到我在那里只会让场面变得很僵!”泪水模糊了视线,她忿怒地别开头咬住自己的唇,拒绝让自己痛哭出声。

    “都是你的感觉,我的感觉就不算感觉吗?那你感觉一下我现在在想什么!”唐士尧猛然抱起她,把她抱到她的单人床,用身子重重地压住了她,用一记吻掠夺了她的呼吸。

    他强势的深吻让她不知所措,她从他的口中尝到了更多的酒味,她伸手捶着他的肩,他的手却不客气地拉开了她衣服的拉链。

    “你走开!不要这样!”季莹莹拚了命地想推开他,他却硬是将她的两只手定在床上。

    “痛苦吗?”他不为所动地扯开她的衣服,手及双唇在她胸前烙下了红印。

    “住手!”她大叫一声,泫然的泪眼直直地看入他眼里。“我没有力气反抗一个酒鬼!如果你还是我认识的士尧大哥,请你看看你现在正在做什么!如果你是想讨回十多年前保住我清白的救命之恩,那么你动手吧,我不会反抗。我就当这一切是我欠你的债!”

    季莹莹的话尖锐无比,眼泪却依然扑籁籁地直掉。

    唐士尧瞪着她几乎被他剥去半数衣服的白细身子,理智全回到了他的脑子里。他伸手想拭干她的泪,她却吓得僵住了身子,不住地颤抖着。

    “你……怕我?”唐士尧痛苦地说道,沉郁的双眼直看着她的伤心与脆弱。

    他懊恼地在床上坐起身,脱下自己的外套以掩住她的衣衫不整。

    他是个禽兽!唐士尧的手掌不客气地打了自己一拳。在她惊慌的注视中,他背过身走到窗户边。

    季莹莹咬住自己的唇,怕自已惊叫出声——他的嘴唇流血了。她紧抱着自己的双臂,在深呼吸了好几下之后,却仍然没有办法平复自己的心情,她年轻的脸上布满了苦恼。事情怎么会弄到这样的地步?

    她的视线不由自主地回到唐士尧身上。

    “我想……我毁了我在你心中的形象。我和王子辉他们喝了很多酒,多到我已经不知道我的脑子里在想什么。在你房里坐了一个多小时,愈等心就愈烦躁,我甚至想打电话给罗莉向她道歉。原来等待一个人的滋味,是件会让人发疯的事。”唐士尧倚着窗台,一任冷风袭上他的脸,他说话的声音极度地低沉:

    “如果你想分手,就直接开口吧,我罪有应得。”

    “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为什么要那样对我?只因为我不告而别?”季莹莹擦去自己脸上的泪痕,静静地瞅着他。

    唐士尧回头自嘲地一笑。

    “嫉妒——我嫉妒你和辛诺。”

    “嫉妒?。我和二哥之间根本不可能……”该吃醋的人不是她吗?她讶异到说不下话,只是睁着水亮的眼不懈地迎向他郁郁寡欢的脸庞二。

    “你们那么投缘,其他的人在你们眼中竟都成了不相干的外人。我一直希望你独立,没想到妨碍你独立的最大阻碍居然是我。我不愿意你那么快乐地和我

    之外的男人相处甚欢。”他的手指插入头发之间,懊恼地抱住了自己的头。

    “我只是想逃开那个不属于我的世界,而且嫉妒的人不只是你——你有多介意我和二哥,我就双倍介意你和姐姐,毕竟你和姐姐曾经……那么要好过,而我还没有足够的自信相信自己值得你爱。况且姐姐一来,你就忙着和她说话,不是吗?”她的指尖深陷入手心之中,就怕听到他口中传来肯定的答案。

    “我和季桦说话,是想让你有些喘息的时间,我知道你不喜欢那种场合,那我就干脆不要把话题扯到你身上。”他专往地看着她的眼睛,慢慢地走到她身边。

    “我以为……”她难过地端了一大口气——她误会他了,

    “以为什么?以为我不在意你吗?所以你又自卑地逃走了?”唐士尧的手用力地握住她的肩膀。

    “放心吧,我不会再强迫你参加那一类的场台。如果你肯原谅我,如果你还要我的话。”

    “我当然要你!”她整个人扑进他怀里,将脸庞贴在他快速跳动的心口上。“我可以学习去参加一些宴会,不过可不可以等我再稍微有社会历练一些呢?姐姐拥有是鹰翼,可以在空中高飞。我却是个安于现状的小麻雀,我只想安心地待在适合我的地方。”

    唐士尧紧紧地拥住她,不住地轻吻着她的脸庞。

    “对不起……为了所有的事,为了我没有给你足够的安全感让你相信我。”他的额头抵住她的,让两人的气息在一呼~吸间轻密地交流着。“我并不希望你是季桦,如果我喜欢她比你多,当初就不会和她分手。我从来不屈就自己,我只要最适合我的那一个。季桦和李诺亲热,我不会想揍辛诺,可是你却差点让我们兄弟阋墙,懂了吗?”

    “嗯。”她闭上眼,双手环往他的腰,安安静静地倚着他——她相信自己不是姐姐的替身,他激烈的情感是伪装不来的。

    “我后悔我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让你等我从别人怀里走向你。”他说。

    “没有别人,你怎么会知道,我就是你最想要的那一个呢?”她喜欢他醇厚的嗓音从她的头顶上飘入她耳间、传入她心扉的这种感觉。

    他侧过头,在她的耳边低语;

    “你是唐士尧这辈子最想娶的女人,嫁给我……在爷爷生日的那一天。”

    “你……别开玩笑!”季莹莹倏他睁开了眼,心跳加击鼓。

    “我是认真的。如果你当真不嫌弃我的年纪大大,就嫁给我。”

    求婚的话就这样滑出口,他却不认为有什么不妥。

    感情的深度不在时间的长短,和莹莹之间的一切总是显得如此自然。

    “可是我们交往的时间这么短……”说不感动是骗人的。季莹莹激动地投身到他怀里,用力地抱紧了他。

    “我们已经认识十几年了。”唐士尧轻吻着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尖,最后在她的唇上低语道:“这张容貌我不可能再更熟悉了……说你愿意嫁给我。”

    “让我考虑一下,好吗?当我觉得自己可以独立地站在你身边,而不是纯粹依靠你时,我会答应的。我相信你的爱……”她红着脸颊,心疼地亲吻了下他受伤的唇角。“我只是不想在婚姻中有任何陰影存在。”

    “我想我们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一些——你已经能够独立判断,而不是一味的依从我了,不是吗?”唐立尧回吻着她的唇,温柔地说道:“虽然对于求婚失败,我有些失望,不过我会继续努力的。”

    “你……现在愿意要我吗?”她让肩上的外套滑落,让洋装轻轻地飘落到地上。在他炯炯的视线中,她含羞带怯地将他的手拉到她胸前。

    “你说呢?”他的大掌握住掌间的细滑,以指尖燃烧着她的蓓蕾,让她的身子紧箝住他火热的欲望。“我非常非常地想,只是……你的第一次不该给一个酒鬼。”

    “我不介意……”她呢喃地说。

    “我介意,我只给你最好的唐士尧。”唐士尧打横抱起她走入浴室里,少见的邪气微笑扰乱了她的心。“一起洗个澡吧,鸳鸯浴是个让你尽快答应我求婚的方法。”

    “你的脸需要上药。”她的指尖轻拂过他红肿的脸颊及仍有些血丝的唇瓣。

    “我需要的是你。”

    ×××

    “今天中午吃什么?排骨饭还是牛肉面?”五、六个女孩抱着书本站在校门口讨论着民生大计。

    “莹莹,你要吃什么?”有人问道。

    “随便。”季莹莹心不在焉地说道。

    “你的脸怎么一整天都红通通的?是不是昨晚做了什么不可告人之事?”同学纪淑娟撞了下她的腰,暧昧地朝她眨了眨眼。

    季莹莹直觉地捣住自己的脸——她的脸真藏不住心事吗?她哪有做什么坏事!她只在浴白里懂得了肢体接触的高度愉悦,也在沐浴后舒服地在他胸膛上睡了一场好觉。

    想着想着,她的脸倒是真的红了起来

    “哈!你好好骗喔!”纪淑娟哈哈大笑地拿书本拍了下莹莹的头。“还是心里真的有鬼,被我~戳戳破了?”

    “你这个讨厌鬼,我再也不要相信你说的话了。”季莹莹用手轻捶了下纪淑娟,对她皱了皱鼻子。

    “喂,那里有个俊男一直往这里看。”一个女孩突然压低了声音。

    “哪里?”另一个闻言立刻回过头。

    正当季莹莹和纪淑娟也打算回过头时,朋友捉住季莹莹的脸,用眼神恐吓任何胆敢回头的人。

    “你们不要那么明目张胆地转头,会被发现的。”

    “他会过来搭讪吗?”有人变换了个姿态,故作不经意地偷瞄到那个身着深蓝色笔挺西服的男人。

    “不会吧?他看起来不像那么没品的人。”

    “他气质挺好的,很有企业家风范,穿着有点像日剧男主角,长得也有点像欧美杂志里的模特儿,满有品味的。”各式的评论纷纷出笼。

    “拜托,你那种形容太笼统了吧?你至少该说明一下重点——他究竟是在看哪一个人?还是他根本就是在看我们学校门口的警卫。”一直想转过身的纪淑娟,嘀嘀咕咕地说道。

    “我肯定他是在看我们这边。”

    “我觉得他年纪太大了,八成有三十岁了。”有人冒出了这么一句。

    “拜托,差个几岁有什么关系!贫贱夫妻百事哀,男人事业有成,女人坐享其成,这才是最大的幸福!莹莹,你说是不是?”纪淑娟寻求季莹莹的认同。

    “我觉得感情和年龄没有什么关系。”季莹莹轻声说这,心头仍像沁入了糖蜜似的。

    “喂!他……走过来了,你们赶快假装聊天!”同学低声喝道,所有人则开始忙着鬼扯些没有意义的话。

    站在最外侧的季莹莹,弯下身去绑自己的鞋带。她无心和他们讨论什么陌生男人,她心里的那一个男入已经占满她的心了。

    系好了鞋带,季莹莹突然发现同学们呱噪的声音乍然停止,而一双深咖啡的光亮皮鞋则出现在她视线中。她眨了眨眼,好奇地抬起头——

    “士尧大哥!”季莹莹惊讶地低叫出声,双眼不敢置信地大睁着。

    唐士尧扬起唇朝她一笑,弯身拉起了她的手,享受着她眼中的喜悦。

    “你怎么有空来学校?”季莹莹笑弯了灵秀的眼,小手则自然地被他握在手中。

    “看到你压在办公桌上的课表,知道你下午没课,刚好我今天下午比较轻松,就顺道过来看看能不能捉到你。”唐士尧扬着眉,很单纯地因为她的喜忧而喜悦一一这是种他从来不曾感受过的情绪。

    “说得好像我很会乱跑一样,我每天一下课就到公司报到,我很乖的。”她不自觉地放软了声调,像小孩撒娇似的。

    “是啊!你报到时还老爱带些食物去贿赂人心,弄得每个人一边上班一边嘴巴动个不停。”面对她和同事们打成一片的景象,他又不能大吃飞醋,只能在万欣颖的贼笑声中,尽快地把季莹莹拉进他的办公室“办公”。

    “谁要我们老板办公时都板着一张脸,不爱和人说话,我是帮他调剂公司的气氛。”季莹莹鼓了下腮帮子,看着自己另外一手也被他握在手掌里。

    一旁的纪椒娟和同学们交换了眼神——有些事是不言而喻的,他们的东方小美人坠人爱河噗!

    “喂……莹莹。”纪淑娟朝季莹莹眨了下眼,嘿嘿干笑了两声:

    “这位成熟的帅哥是不是你刚才脸红的原因啊?”

    ‘你别乱说!”季莹莹红了脸,很快地把自己的手背到身后。

    “脸都红到耳根了,还说我乱讲!”纪淑娟揶揄她。

    女孩们全笑成一团,几双期待的眼睛全等着看好戏。

    唐士尧伸手环任季莹莹的腰,把她揽向自己身侧,没想到这个举动却引起女生们一阵喧哗。他不解地挑了下眉,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叫的。

    “莹莹,他是你男朋友吗?”纪淑娟代表发言。

    季莹莹有些羞怯地点点头。

    “嗯,他叫唐士尧。士尧大哥,她们是我的同班同学——纪淑娟、傅心瑜、邱玉贞……”

    “各位好,很高兴认识你们。”唐士尧微笑地向这群活泼的女生问候。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

    “已经到什么阶段了?我们可以当伴娘吗?”

    一连串的问话,让季莹莹和唐士尧完全没有插话的空间,只能望着她们的嘴巴不停地开合、开合。

    “我肚子饿了,我们边吃饭边聊,好不好?”纪淑娟止住所有人的谈话,眼睛直往唐士尧瞧去。“莹莹,你男朋友有没有空?”

    “我下午有空,也很乐意请大家吃饭。”唐士尧微笑地说。

    “耶!”一票人喧闹鼓噪后,又开始讨论起中餐该吃什么的老话题。

    “我现在知道你昨天在宴会里的感觉了。”唐士尧附耳对季莹莹说道。

    “我们互相鼓励、互相适应吧。”她勾住他的脖子,展颜一笑。

    即使未来还有困难要超越,携手同行却可以克服许多的困难。爱情不只是一时的激情,而是一辈子的相知、相守与相惜。

    “别那样看着我,会让我想吻你。”唐士尧低嘎地说道——她的美好丰富了他的世界。

    季莹莹的指尖轻按住他的唇,在众入的注目及在他的讶异眼神中,她踮点脚尖,很冲动地给了他一个吻——

    “我爱你。”

    她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我会让你知道我的爱绝不逊色于你。”唐士尧看着她的眼神转为深沉,微笑的后在瞬间霸气攫取她的双唇,让他的气息占领了她的柔软。

    一场炽热炎情在午间的阳光下,展开……——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心疼情动最新章节 | 心疼情动全文阅读 | 心疼情动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