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伴郎诈婚 > 第十章

伴郎诈婚 第十章 作者 : 元柔

    热热闹闹的婚礼结束,这场斑潮迭起的婚礼依旧占据了报纸版面好几天,期间全都是有关凌氏接班人诈婚等等的八卦新闻。

    只是这些纷纷扰扰都让凌家阻挡在外,不让那些记者打扰凌家这对终成眷属的爱情鸟。

    床上的人儿渐渐转醒,长长的羽睫轻眨了几下,缓缓睁开眼,眼前是一个白色的枕头,枕头下有一只修长的手臂,正绕过她的颈子垂放在她肩旁,赤luo的娇躯上,腰间横跨着另一只手臂,用着占有的姿态紧紧箝住她的腰身,一具暖呼呼的结实身子正紧贴着她的背部。

    夏璃轻轻转身,一张俊美的脸庞马上跃进她的眼底,她眼底眉梢尽是柔情,食指轻轻划过那对斜飞的眉、还有那双总用深情目光看着她的眼、挺直的鼻梁,跟那张她最爱的薄唇。

    食指轻轻滑到唇上,那双唇突然动了动,将她的食指含进嘴里,湿滑炽热的舌尖恬弄着她的指尖,酥痒得让她忍不住低低笑着。

    紧闭的眸睁开来,染上**的深邃目光,让夏璃红了脸,赤luo紧密贴合的身躯,轻易感受到他的躁动,不需言语,互相吸引的两人自动缠绵在一起。

    许久之后,等到一切平息,夏璃慵懒地靠在他怀里,连一根手指也不想动了,凌凡恩爱怜地抱着她,光luo着身子一起步入浴室,洗了一个香喷喷的鸳鸯浴之后,再抱着她出来,拿起一旁柔软的浴巾,细心将她身上的水珠一一擦干。

    “想睡觉吗?”她的眼里还是有些疲倦,还是让她再多睡会儿比较好。

    夏璃摇摇头,接过他递来的贴身衣物穿上,“不睡了,爸爸妈咪还有奶奶都在楼下,我也该下去跟他们几个长辈请安。”头几天,她还以为自己在作梦,总是焦虑不安,长辈们也都很体谅她,渐渐心情稳下来了,她怎么还可以赖在床上。

    凌凡恩隐瞒身份的事情,她当然也知道了,一开始的确心里有点小生气,但再多的不开心,都比不上他为她所做的一切,心底的怒气早就没了。

    他为了自己付出这么多,还帮助她摆脱夏家的包袱,坚持娶她,这样的她,配得上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吗?

    当她把心底的疑惑说出来后,惹来的是凌凡恩狼性大发,扑上床将她狠狠爱过一次又一次,每每在激情中,都逼着要她说配不配得上他,稍有迟疑,就再来一次,直到她最后讨饶了,他才放过她。

    现在她懂了,他要的就是她,以后绝对不能再说什么配不配得上谁了,她有预感,要是再提一次,只怕她会连床都下不了。

    凌凡恩目光温柔,看着她穿上衣服的每一个举动,上前一步,为她扣上胸前的纽扣,动作细心轻柔,眼底都是满满的笑意,有了她,每一天都过得幸福。

    痴痴看着他,夏璃眼眶微微一热,抿唇一笑。

    “凡恩,我爱你。”她想,只要有他在身边,不管有什么事情,她都可以撑过去。

    温润的眸底漾满柔情蜜意,将她轻揽在怀里。

    “我也爱你。”吻上她的发,他满足地抱着她。

    又静静地相拥好一会儿后,才让夏璃为他换上衣裳,此时管家通报说夏家人来访,他们相视一眼,两个人手牵手,相偕一起走出房门,去面对他们应该面对的事情。

    凌家的挑高客厅里,左右各坐着两组人马,左边是以夏河为首的夏家人,右边则是以凌老夫人为首的凌家人。

    坐在最旁边的,是一位长相与凌凡恩十分相似的男子,同样俊美出色的外表,但气质却是大不相同,要说凌凡恩像个俊美高贵的王子,那这个男子就是散发着费洛蒙四处勾引人的风流公子了。

    有些邪气的眼眉一挑,望向二楼楼梯口,那一对恩爱的夫妻正缓缓走下楼,他的动作让厅里所有人都跟着转头望去,同时间,两家人心思各不同。

    凌家四人满心欢喜地看着他们,夏家则不然,尤其是夏夫人,怨愤地等着二女儿,一旁的夏自成也是暗恨在心里,却又隐忍着不敢发作。

    至于唯一缺席的夏樱,她在夏璃的婚礼结束后,在凌凡恩的安排下,当夜就搭机出国,他还安排凌氏企业的律师团为她打离婚官司,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让她从这段不幸福的婚姻中解脱,重新过她的人生。

    夏璃看着眼前的阵仗,心头微微缩了下,面对自己的家人,她竟是感到畏惧,不自觉更靠近凌凡恩一点。

    “小璃。”凌老夫人笑呵呵地招了招手。

    瞧孙子跟孙媳妇感情这么好,她真的可以等着抱曾孙喽!

    夏璃偏头对凌凡恩一笑,离开他的怀抱,走到奶奶身边坐下,“奶奶、爸、妈咪、小叔。”她乖巧地一一叫人。

    凌凡圣不着痕迹地打量眼前这个新上任的大嫂,瞧她笑容甜甜,人又长得可爱灵巧,比夏家那几个碍眼的顺眼多了。嗯,他能接受!

    夏璃是在婚礼后第一次见到丈夫的父亲,也就是现任的凌氏总裁——凌育,他的面貌方头大耳,跟凡恩一点也不像,唯一像的就是那对眼睛吧。虽然他看起来严肃,但眼神却很温暖。

    范雪儿亲密地拉过媳妇的手,“小璃,肚子饿了吗?妈咪让人炖了汤给你喝,等会儿让王妈端过来。”

    “谢谢妈咪。”夏璃感受到凌家人对她的疼爱,感动地点头。她没有的,丈夫都为她补满了,就连家人的爱,都从这里得到了。

    这厢气氛和谐美满,另一端则是怒气冲天,夏夫人忍不住先开口。

    “你们凌家现在是打算怎么处理?”尖锐又饱含火药味的开炮了。

    夏璃微微紧张了下,虽然那天在婚礼上,父亲呛明要跟她脱离父女关系,但那只是气话,在法律上他们永远是父女,所以现在两家的情况有些僵持。

    范雪儿察觉到她苍白的脸色,对儿子还有丈夫丢了个眼色,笑眯眯地要她起身,“小璃,这事情就交给男人处理了,咱们婆媳俩去培养感情,走吧,我们去外面喝茶休息一下。”

    夏璃迟疑了一下,回头看着凌凡恩,凌凡恩对她点了点头。

    范雪儿笑着拉媳妇的手,一起离开这个沉闷的客厅。

    等到夏璃一走,凌凡恩脸上温柔的笑意马上收了起来,板起一张冷冰冰的脸,坐到正中央的沙发上。

    “要处理什么?你们似乎忘了,那一天在婚礼上,你们在大家面前说过要跟夏璃脱离父女关系的不是吗?”

    凌凡圣讶异地看着兄长,难得好脾气的温柔哥哥会变脸,看样子嫂子对大哥真的很重要。

    他在一个月前接到电话通知,从欧洲赶到美国去,本以为爸跟妈真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故,没想到只是小伤,确定他们无碍后,他收好东西要离开,却看到大哥气呼呼对着视讯说话,然后开始一连串的计划跟策略,夏家……恐怕还没发现另一件事。

    凌凡圣同情的目光不由得落在对面夏家人身上,摇摇头,真是一群笨蛋,他们凌家可不是草食性动物,胆敢招惹,就得承受所有苦果。

    “那是因为……”夏夫人一股气梗在胸口。

    “那是因为当时不知道我是凌家人吗?”眼神冰冷,凌凡恩陰驽地看着这群人,唇角微掀,“金富企业的股份,不知道各位还剩下多少?”

    夏河心头一震,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拿出手机,他飞快地打电话给金富的副总,夏夫人也是脸色凝重地看着丈夫。

    好一会儿之后,夏河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像遭受重大打击一样灰心,“完了、一切都完了……”他喃喃自语着。

    “到底怎么了?”夏夫人着急的拉着丈夫的衣袖,她辛苦算计了一辈子,她未来的奢华生活就全靠金富了!

    “金富的股份全被凌氏收购,只剩下你跟我的股份而已。”他跟妻子的股份算起来只占公司的百分之四十,以往持股的还有好几个董事,没想到那些董事居然背着他将股份全卖掉了,这也代表……公司的负责人将要易主了!

    “我不会毁掉金富——”凌凡恩停顿一下,透过落地窗,他看见母亲正牵着他的妻子到庭院里散心,原本冰冷的眼底抹上一丝暖意,“两个条件,第一,永远不准夏家主动来蚤扰我的妻子;第二,没有重大变故,夏家也不能主动打电话给夏璃。”他要呵护夏璃,他不要夏璃以后为了父母亲的蚤扰忐忑度日。

    他已经手下留情,要不是念在他们好歹将夏璃养育成人,他会直接将夏家吃得一干二净!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夏河跟妻子也没话说了,原本满怀怒火而来,如今却是被人用棍棒痛打一顿,打掉他们的面子,也彻底毁了他们的日子,以后……他们也只能靠着凌氏的怜悯苟延残喘下去。

    “知道了……”灰白着脸,夏河知道自己输了,而且输得彻底。

    庭院外,夏璃有些担心地望向客厅的方向,从这里她只能看到凌凡恩的背影,什么话也听不到。

    范雪儿注意到了,笑了笑。

    “小璃啊,喝茶。”倒了杯香醇的红茶送到她面前,偏过头对着一旁的女佣说:“去瞧瞧王妈炖的汤好了没。”

    “是。”女佣应了一声,笑着点头离开。

    “谢谢妈咪。”夏璃强撑着笑脸,端起杯子轻啜一口。

    范雪儿拉过她的手,“小璃,有些事情我们需要放手,已经溃烂的伤口,就要把肉挖掉,虽然会一次痛彻心扉,但只有这样,伤口才会好。”

    夏璃怔愣了下,“妈咪……”

    范雪儿是真心喜欢夏璃,第一眼看到她,她就知道这个女人深爱她的儿子,“小璃,妈咪希望你能跟凡恩快快乐乐的生活,还有,快点替妈咪添个可爱的小孙子。”她幽默地笑说着,眼神暧昧地盯着她的肚子。

    夏璃脸一红,羞窘地低下头,“妈咪,我想没这么快啦。”

    凡恩的孩子?她下意识伸手抚向平坦的小肮,相像着不久的将来。

    “哈哈哈……你真可爱!”范雪儿拉着她笑不可遏。

    婆媳俩感情好的在外头说说笑笑,夏璃原本紧张的心情也在范雪儿一点一滴的引导下消失了。

    “小时候,他们兄弟俩可是超黏我的,只要我一不见他们就哇哇大哭,有一次我跟你爸爸正在房里亲热的时候,他们突然来敲门,吓得你爸爸差点从床上滚下去。”范雪儿把以前发生的糗事全拿来逗她开心。

    夏璃也果真笑得连眼泪都掉下来了,聊得太开心,她甚至没注意到夏家人已经先一步离去,而她所爱的男人也朝她缓缓走来。

    “小璃,你看。”范雪儿伸出手指着她的后方。

    夏璃回首望去,阳光下,柔软的黑发在风中飘扬,俊美的脸庞上漾满笑意,温润的黑眸恋恋地凝视着她,修长的双腿正踏着稳健的步伐,朝她而来。

    红嫩的唇畔绽出一朵绝美的笑花,眼底闪闪发亮,笑着迎向她最爱的男人,投入他温暖的怀抱。

    凌老夫人静悄悄走到媳妇身边,两人对看一眼,都满意地笑开了。

    一年后

    轻柔的音乐悠扬地演奏着,宽敞豪华的空间里,许多男男女女或站或坐,有老有少,许多是报纸上常见的名人。

    这是一场豪门宴会,宴会上聚集了许多企业家二代,其中最受瞩目的,就是正与这场宴会主办人聊天的两名男子。

    一个是穿着黑色西装,神情有些冷漠的俊朗男子,鼻梁上挂着一副眼镜,看起来精明干练,也给人不好招惹的印象。

    另一位男子,穿着白色的西装,目光柔软,满脸笑意,气质高雅不凡,一举手一投足都散发贵公子般的优雅。

    这两个高级货色,只要不是笨蛋都知道该挑白色西装的下手,但众多女人都只能望着他叹息。

    这位像王子般的人物,是商业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爱妻一族,一年前与妻子那场轰动一时的婚礼,至今仍让众人津津乐道。

    他正是凌氏企业在亚洲区的总裁,也是将在下个月正式接手整个凌氏的凌家长公子——凌凡恩。

    望着他,众女兴叹,这么好的男人居然这么快就被别人抢走了,唉,真羡慕他的妻子啊!

    凌凡恩左右张望了下,怎么也没瞧见那个熟悉的人影。

    “凌总裁,怎么了吗?”主办人不解地问他。

    “我在找我的夫人。”方才刚进宴会厅时,夏璃还紧紧跟在他身边,可是靠过来的宾客越来越多,他又怕夏璃被人推挤到,所以主动走远了些,没想到现在完全看不到妻子的身影。

    “凌夫人?方才她不是还坐在那歇息?”主办人眼一抬,凌夫人原本坐在角落休息,怎么一下就不见人影了?

    凌凡恩垂眸想了下,扬起唇角,将手中的高脚杯随意摆放桌上,“抱歉,我先离开一下,我得去找回我的宝贝了。”

    “好,你随意吧。”主办人一笑,传闻中凌总裁深爱妻子,看样子是真的,只不过一会儿没见到人而已就这么紧张。

    凌凡恩对他点个头,再转头对身边的樊廷交代一声,这才转身离开前去寻妻。

    他的脚步没有半点迟疑,轻快走向那一片敞开的落地窗,远远地,他就看到落地窗外的阳台上有一抹熟悉的身影,他扬着笑悄悄来到她的身后。

    夏璃正闭上眼睛享受夏夜难得的凉风,腰间蓦地搭上一双炽热的手臂,柔嫩的颈边沉了些,轻轻张开眼,偏头一看,果然看到亲亲爱人的笑脸。

    “这么快就出来了?”她方才见他被人团团围住,想着他正在忙,就自己偷溜出来享受一下夏夜晚风。

    “没瞧见你,我不放心。”这阵子爱妻的身体似乎不是很好,他很担心,要不是奶奶说了要携伴参加,他早让夏璃在家里休息了。

    夏璃双手搭上腰间的手臂,满足地笑着,“我没事,你别老担心我的身子。”

    她只不过最近嗜睡了一些,他就老觉得她身体不舒服。

    “嗯,再忍耐一会儿,等等就能离开了。”他还是坚持她该多休息。

    夏璃好气又好笑地拍打一下他的手臂,这人真是的,根本就不听她解释。

    “月亮好美。”夏璃看着天上散发银色光芒的圆满明月,忍不住赞叹。这样的月色,总让她想起往事,尤其是那夜在月光下见到的曼妙舞姿。

    凌凡恩也想到同一件事,松开手挺直肩膀,在妻子不解的目光中,退开两步,然后对她行一个绅士礼,伸出一只手递向她。

    “美丽的小姐,不知你是否愿意陪一位孤单男子共舞一曲呢?”

    捂唇轻笑着,夏璃笑弯了眉眼,在他希冀的目光下,轻轻将手放进他的掌心。

    这里虽然离宴会厅有一段距离,但厅内的音乐依旧清晰传来。

    随着音乐,在盈盈月光下,阳台上正谱出一段优美舞蹈,美得令人心醉,一开始没有人注意到,渐渐地,厅里有人注意到阳台上的动静,都不自禁停下脚步,观赏眼前这对翩翩起舞的爱侣。

    每个人都注意到,男人的动作是多么轻柔,每一个凝睇,都是如此深情醉人,而女子也是如此,娇媚的脸庞闪烁幸福的光芒,唇畔的笑意温柔,任谁都能轻易看出他们是一对相爱的男女。

    直到一曲舞毕,阳台四周才爆出热烈的掌声。

    凌凡恩牵着妻子的手,姿态优雅地一起行礼,回报观众的热情。

    夏璃又惊又喜地偎入凌凡恩的怀抱,“我终于能够与你共舞一曲了。”

    “是啊,我希望一辈子都能与你共舞。”耳畔轻喃,甜蜜低语,凌凡恩暖暖的笑意一如初见时美好。

    “好。”紧紧握住他的手,夏璃和他在众人的瞩目下,缓缓走进大厅里。

    番外——凌辰轩的把拔日记篇

    大家好,我是凌家最可爱最幼齿的凌辰轩,我今年五岁,我有一个很帅、很帅,帅得像王子从书里走出来的把拔,有一个温柔,像白雪公主一样漂亮的妈咪,我是妈咪口中最心爱的小宝贝。

    今天是我到幼稚园念书第一天,温柔可爱的妈咪送我到幼稚园门口,妈咪红着眼眶要我好好念书不可以调皮捣蛋。

    哼!我是谁?我可是凌家最可爱的小宝贝耶!怎么可能让我妈咪难过呢?所以我用力点点头,妈咪笑了。

    然后我就跟妈咪说掰掰了,我本来以为学校是什么可怕的地方,结果不是嘛!

    老师都好温柔,好多小朋友跟我一起玩,开心得不得了。

    我在学校里认识好多男生女生,其中有一个小惠长得好像妈咪喔,说话小小声的好可爱!

    中午睡觉的时间到了,不知道为什么,好多女生都抢着要睡我旁边,嗯,讨厌,有点挤耶!

    睡醒了以后,又是开开心心一直玩,有个同学叫大宝,大宝说了一个很有趣的笑话,有一天,有一个叔叔按了门铃,他妈妈去开门之后,突然对他说叫把拔。

    大宝愣了愣,看着门外的叔叔,心里想着:他不是我把拔啊!难道……他有在电视上看过,难道这就是人家说的外遇!这个叔叔就是他的亲生把拔来找他了?

    大宝说,他那时候很伤心,就是不愿意开口叫把拔,他妈妈又叫他快叫把拔。

    他很生气、很生气!对他妈妈大叫,“我不要叫把拔!妈妈,你真坏!”他只喜欢他的把拔。

    大宝的妈妈很生气的瞪他,一巴掌呼向他的头,打得他头好晕喔,然后大吼着:“我叫你去楼上叫把拔,你在说什么鬼东西啊!”

    大宝原本很伤心在哭,听到他妈妈这样讲之后,才知道原来妈妈是叫他去楼上叫把拔下来!

    听到这,我只是觉得好好笑喔,大宝怎么会这么笨呢?哈哈哈!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快就溜过去了,玩了一整天,我很开心跟着来接我的妈咪一起回家了。

    回到家后,曾奶奶给了我一个香香甜甜的吻,摸着我的头说我乖,妈咪也很开心,看吧!我果然是宇宙无敌惹人爱的凌辰轩!

    妈咪今天打扮得特别漂亮,我知道为什么!曾奶奶告诉我,今天是东方的情人节,是两个相爱的人亲亲抱抱的日子喔,那这样我天天都在跟妈咪过情人节,因为每天我要睡觉的时候,妈咪都会抱抱我,还会温柔地亲亲我的脸喔!

    虽然爹地每次看到眼神都会变得有一点恐怖……那不重要。

    晚上六点多,家里的门铃响了,管家爷爷跟王妈都出开门了,门一开,咦?是一个从没见过的叔叔耶!

    这个叔叔跟把拔一样高,可是没有把拔帅,而且还把头发盖到眼睛上面,戴着一副丑丑的眼镜,看起来就好像奶奶跟他说的宅男。

    可是温柔的妈咪突然冲上去抱住陌生的叔叔!什么?妈咪抱着把拔以外的男人?这怎么可以!

    我当然迈开我短短肥肥的小腿,快速冲过去,巴住妈咪的大腿,努力瞪大我的眼睛,用力警告这个叔叔快点放开我妈咪。

    妈咪对着叔叔笑了笑,蹲下来摸摸我的头,“小轩,叫爸爸啊。”

    这句话……今天大宝才对我说过耶!可是、可是他刚刚问过曾奶奶,把拔还没回家啊,难不成妈咪是真的要他叫这个叔叔把拔?不!

    妈咪纳闷地看着我,“小轩,快叫爸爸啊?”

    我哭了!瞪着妈咪,没想到妈咪要我叫一个陌生人把拔?这个人该不会真的是我亲生把拔吧?我没办法接受,甩开妈咪的手,哇哇大哭冲回房间!

    “我讨厌他、我不要叫他把拔!”妈咪居然外遇?我可怜的把拔!呜呜呜……

    夏璃错愕地看着儿子泪汪汪地冲回房间,“小轩是怎么了?”

    凌凡恩对儿子的举动也是愣了一下,“他今天才去上幼稚园,已经开始学坏了吗?”怎么让他叫声把拔也能哭成这样?

    “不知道,等会儿我再上去看看。”夏璃不是很担心,儿子温柔的个性跟爸爸一模一样,能坏道哪去?倒是……她目光含笑地投到他身上。

    “怎么突然穿起这套衣服了?”自从结婚后,她就没有看过他这样打扮了。

    凌凡恩搂住妻子的肩膀,从怀里掏出一个蓝色绸缎的盒子,“情人节快乐,这是我们一起度过的第七个情人节。”

    他深情地吻上妻子的唇,轻柔地笑着。

    管家、王妈跟其他佣人都笑看着眼前这一幕,每一年,少爷都会在情人节这天送少夫人一个礼物,今年还特意打扮成跟少夫人谈恋爱时的模样,真是用心。

    夏璃心底一暖,伸手轻轻打开蓝色的锦盒,深蓝色的丝绒上,静静躺着一颗小巧可爱绽放着光芒的星星,这是她收到的第六颗星。

    “谢谢你。”捧着礼盒放到心窝上,夏璃很感动。每一年他都会记得送她一颗钻石星星,她知道他的意思,那是他在告诉自己,他把他的心给她,始终如一。

    “吃饭吧。”搂紧她,凌凡恩笑着跟奶奶及其他人一起步入饭厅。

    凌辰轩不知道自己躺在房间里哭了多久,只知道等到他醒过来时,窗户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他缓缓从床上爬起来,柔柔困倦的眼睛,摸摸自己正闹着空城计的肚子,最后拉着他最爱的小毯毯,往把拔妈咪的房间走去。

    把拔的房间门没有关紧,他透过门缝看去,惊愕地瞪大眼。妈咪居然在跟那个陌生叔叔玩亲亲!

    这怎么可以?妈咪是王子把拔的!凌辰轩气呼呼地推开门冲了进去——

    凌凡恩正想跟妻子度过浪漫的夜晚,没想到房门突然被推开来,他看儿子气呼呼地冲向他,然后用力伸手推开他,错愕极了。

    “妈咪,你不可以这样啦!”凌辰轩死命忍住眼中的泪水,气愤大叫。

    夏璃也被儿子吓了一跳,傻愣愣地盯着他,“什、什么?”

    她怎么样了?夫妇俩对看一眼,全是一头雾水。

    “妈咪……妈咪……把拔很爱你,你不可以外遇啦……”凌辰轩忍不住张嘴哇哇大哭。

    听儿子这么一讲,凌凡恩跟夏璃面面相觑了一下,懂了,同时放声大笑。

    “哈哈哈……妈咪的宝贝!”夏璃知道儿子误会了,笑得阖不拢嘴。

    凌凡恩目光温柔地落在儿子哭红的脸蛋上,缓缓蹲下身子,面对面看着他,“小轩,仔细看看我是谁啊?”

    凌辰轩抹去满脸的泪水,委屈可怜地瞅着这个陌生的叔叔,为什么声音那么耳熟?

    凌凡恩用手当梳子,快速地将自己前额的乱发梳拢到一旁,恢复平日的模样,然后在儿子瞪大双眼的注视下,摘下那副遮掉他半张脸的眼镜,两张像是同个模子刻出来的俊美脸庞互相对望着,一张充满稚气可爱惹人怜,一张却是足以颠倒众生的俊美。

    “把……拔?”怎么陌生叔叔突然变成把拔?

    “哈哈哈……”夏璃伸手将儿子用力柔进怀里,凌凡恩柔柔儿子乱翘的头发,展臂一起将他们抱入怀里。

    到此,凌辰轩终于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蠢事!哦……难怪妈妈要他叫把拔……

    啊!好丢脸啊!

    “把拔,你干么穿成这样啦,害小轩认不出你!”都是把拔的错,还有大宝也有错,都是他说的什么烂笑话啦!

    “这是一段很久远的故事,你要听吗?”夏璃看着丈夫,想到往事心底还是满满的甜蜜。

    凌辰轩看着笑得很温柔的妈咪,还有他心目中最帅的王子把拔,轻轻点点头,“我要听。”

    凌凡恩将儿子抱到腿上,低沉温柔的嗓音诉说美好的童话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漂亮的城堡里,有一个俊美帅气的王子……”

    静静地凝望着这对父子,夏璃笑了,她啊,真的满足了,有个深爱她的丈夫、可爱的儿子,还有……一手轻轻覆上她平坦的肚子,一个将要加入他们的孩子。

    瞥见妻子唇边那抹温柔的笑意,凌凡恩伸出一手,夏璃笑着将手放入他的手心底,偎到他的身边,陪着儿子一同回味那段既甜蜜又有些心酸的故事。

    “王子在舞会上,遇见一位落难的美丽公主……”低沉的嗓音在这个美丽的夜晚继续喃语着。

    窗外又下起绵绵细雨,天上有两颗最闪亮的星星……那是牛郎与织女,他们也正幸福地拥抱在一起。

    还意犹未尽吗?想知道还有哪些“非典型结婚”的浪漫情事吗?请参阅:绿风筝非典型结婚之《豪门骗婚》、米包非典型结婚之《总裁试婚》。

    —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伴郎诈婚最新章节 | 伴郎诈婚全文阅读 | 伴郎诈婚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