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诈亲大少 > 第十章

诈亲大少 第十章 作者 : 元柔

    村民们架着祝蓉娇弱的身子,将她慢慢带到村里头一个晒场上,四周同样布置得充满喜气,村民排成两排,左右站着看她进场,巨大的火堆在场中央升起,火堆四周有几个少女围城一个圈,嘴上唱的是开心快乐的曲子,但是每个表情都很怪异。

    祝蓉缓缓抬首,瞧见火堆前方,有一个高壮的身影,穿着大红色的喜袍,胸前系着一个同心结,注视着她的到来。

    一瞬间,祝蓉真想仰天大笑,真的是他、真的是他!如果是他,那塔喇又算什么?帮凶吗?握紧手里的匕首,眼底泛起寒光,她要问清楚!

    村民们轻轻地将她放在离胡车儿身边没几步的地方,而后退开来。

    “我终于得到你了。”看在近在咫尺的祝蓉,胡车儿欣喜地说着。

    “终于?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当年到底是谁害死我娘的?”祝蓉冷冷地看着他,原来,疯的不是塔喇,是他!

    “仙如,你在说什么?你忘了吗?这是我们订情的地方啊!”胡车儿朝她走近一步。

    强忍着胸口的怒火,祝蓉恨恨地看着他。“我叫祝蓉!我不是雨如仙,她早在十几年前就被你害死了!”

    “仙如,我知道,当初是我不对,太急着想拥有你,才不小心杀了你,可是,你现在不是又回到我身边了?别生我的气了,仙如。”胡车儿对她像一个在闹脾气的孩子,轻柔地哄着。

    “是你杀了她?”祝蓉瞠目,不敢置信。

    “是我杀了她又如何!她想要逃离我,终究还是让我得到她了!用死逃脱,她现在还是一样回到我身边!”胡车儿表情一变,变得狰狞又恐怖。

    祝蓉害怕地退了两步,这个人,他根本没疯!“你、你没疯!”

    胡车儿嗤笑一声,“我疯,塔喇才是真的疯,那个白痴,哈哈哈哈!被我控制了十几年,生不如死啊!祝蓉,当年我得不到你娘,我得到你也是一样的!”伸手抓住祝蓉的手腕,拖着她走。

    “放开我!你真冷血,你这疯子!是你害死我娘的,是你!放开我!”祝蓉使劲想甩开他,他正好抓住她拿匕首的那只手。

    “闭嘴!”胡车儿烦躁地回收打了她一巴掌。“是她不识相,我会比不过祝清吗?凭什么她会选择祝清这种人,你是我的!”说完低下头,强吻她!

    “不要!”祝蓉挣扎地撇过头。“我爹比你这个疯子好太多了,疯子、疯子!你注定得不到我娘的!”这个人,这个人为什么可以这样残忍!

    “住嘴!”胡车儿发狠的抓住她脑后的长发,让她的头仰起,邪邪一笑,“我现在就睡了你!看谁救得了你!”

    另一手松开对她的箝制,抓住她胸前的衣服,用力地向下一扯——

    “唰”地一声,祝蓉的前襟被强撕破一大块布料,露出白皙的肌肤跟里头的肚兜。

    “不要!”就等他松手,祝蓉握紧手上的匕首,朝他胸前刺去!

    “啊——你这个贱女人!”胸前一痛,胡车儿直觉便出手将祝蓉给打飞。

    “啊——”祝蓉像极了破娃娃似的飞跌出去,摔倒在地,全身上下都因为撞击力道太大而疼痛。

    村民们实在看不下去了,但又不敢上前一步,村长一咬牙,可惜!可惜方才祝蓉那一刀,没有刺进那男人的心窝。

    祝蓉徐缓地挣扎从地上爬起来,长发早已经打乱地披散在她脑后,鲜红的血丝滑出她的唇边,红着眼,她瞪着正将匕首拔出来的胡车儿。

    “胡车儿,你怎么对得起我娘!”她愤愤不平的大吼着。

    一瞬间,时光仿佛倒流,胡车儿仿佛看见雨仙如站在那里,用着一摸一样的表情痛斥着他。

    胡车儿!你怎么对得起祝清!

    “是你!是你不要我的,我这么爱你,你怎么可以不爱我?”胡车儿双手抱住头,发狂似的拼命摇头。

    站在火堆旁的少女见状,对她低声地喊着,“快跑!”她指着一旁黑暗的林间小路。

    祝蓉不再迟疑,一转身,奔进黑夜的森林里。

    胡车儿听见她急促的脚步声,一回神,看见她已经跑到只剩下一个红点的身影,跟着追上去。

    “村长!”几个村民来到村长的身边,着急地看着林里。

    “别追上去,我们无能为力。”村长无奈地摇首。

    不是他见死不救,事实那个男人如此邪恶,不是他们这些村民可以应付的。

    “村长……”村名们低下头。

    整座村庄静默了一会儿之后,突然间,一大批黑衣人从四面八方涌进村子,将他们团团围住,村民们一阵蚤动,不懂现在又怎么了。

    楚和祺一身黑色装束,领着大批人马感到了。

    “祝蓉!”四下张望,并没有看见祝蓉跟胡车儿的身影。

    村长一看见他,又听到他这么大喊,马上猜想到他是来救人的,不拖时间,指着祝蓉跟胡车儿消失的林间小路,“那位姑娘往那边逃走了!”

    楚和祺没空去想他说的是真是假,一转身,顾着他指的方向冲进去,一队护卫也跟在他身后冲进去。

    “阿旺!阿才!小丁!小刘!你们比较懂山林里的小路,拿着火把进去救人!”救星来到,村长扬声指挥着。

    “是!”四个被点名的村人抓起火堆里的火把,冲进林里,楚和祺所带来的其它人马也跟在他们身后进林。

    村长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抬头看着天上的繁星,暗暗祝福,希望一切都来得及!

    狂乱地在山间小路奔逃着,看不清前方,她只好踏着紊乱的脚步,下意识地直往杂乱没有道路的地方跑。

    “别走!”杂乱的草木有效地阻碍胡车儿追赶的速度。

    听到他近在身后的叫唤声,祝蓉更加慌乱,拿出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拼了命的往前跑,急奔中,脚下不知道路踢到了什么,整个人向前翻滚,无法停下来。

    “啊!”

    一阵天旋地转,四周景色快速流转,祝蓉无法停下来,一直往前滚动,直到腰腹不知道撞到什么,才止住她的去势。

    这么折腾下来,饶是一个武艺高强的男人都受不了了,更何况是娇弱的祝蓉,她无力地躺在地上,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胡车儿紧追而来,微喘息,看着躺在地上动也不动的祝蓉,笑着慢慢走过去。

    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到身边,祝蓉长发凌乱覆面,试着想爬起,但是她动不了了,左腹部痛得像火在烧一样。

    “逃啊!我看你能逃到哪去!”胡车儿缓缓地朝她伸手。

    人在紧急之中,真的会有股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力气,恐惧加上愤怒,祝蓉避开他的手,翻身捂着伤口,撑着方才撞上的大石子,徐缓地站起来。

    “我不属于你。”她轻声地说着,大石子后方,原来是一个断崖,难怪会有一个大石子挡在这里,就是怕人不小心掉下去才搬来的吧。

    胡车儿一怔,将她跟雨仙如的身影重迭在一起。“仙如……”

    “我叫祝蓉,我娘已经被你害死了,你得不到她,你也永远得不到我。”祝蓉露出凄美的笑,脚步颠簸着,慢慢地往后退,语气坚定,眼神隐隐透露出一股坚决。

    和祺,我等不到你来救我了,和祺、和祺……

    一瞬间,她想起从遇到楚和祺之后的每一件事情,他们约好,要将两家的婚约履行的,苦笑了下,看着四周的黑幕,闭上眼,晶莹的泪水滴落,看样子,她没办法跟他白发苍苍了。

    “你……”胡车儿顿了下,话还来不及说,眦目尽裂。

    祝蓉一个转身,毫不犹豫地往断崖跳下去——

    “不要!”胡车儿冲向前,伸手一捞,及时拉住她衣服的一角。

    祝蓉娇弱的身子,在断崖旁迎风飘动,只要胡车儿一松手,她就会摔下万丈深渊。

    “祝蓉、祝蓉!”大批的人马赶来了。

    楚和祺借着火光,看到有一个人影站在不远处,马上冲过去,一到了火光能照清楚的范围,也看见眼前的情况。

    胡车儿蹲在崖边,手上抓着一块红艳的布,那块布彷佛有重量似的向下沉,楚和祺心口一紧!

    “祝蓉!”

    胡车儿看着大队人马,大吼道:“别过来!不然我就放手!”

    悬在半空中的祝蓉听见楚和祺的声音,仰头大叫,“和祺、和祺!”

    和祺来了!他终于来了!

    胡车儿低首看着手中的人。“告诉我,仙如,你选择我!”

    他的痴恋,对她来讲真的不算什么吗?他一见到她就已经痴痴的爱上了她啊!

    祝蓉悲伤地看着他,真想拿刀划破自己的脸,都是这张脸惹的祸。为什么?为什么长得美就得有这种下场?

    “选择我,不然我就松开手!”他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胡车儿!”楚和祺怒吼着,恨不得立即上前杀了他。

    “我不会选你的,我爱的只有楚和祺。”祝蓉紧咬着唇,她绝不向这种人妥协。

    “哈哈哈……”胡车儿放声大笑,疯狂笑着。

    所有人都心急如焚,却不敢轻举妄动,就怕胡车儿疯到真的玉石俱焚!

    笑过了之后,胡车儿低头看着她。“你跟你娘的回答是一样的。”

    静静地说完这些话后,他松开了手。

    “胡车儿——”楚和祺眼睁睁地看着他放开手,心痛如绞,身影一晃,眨眼间来到断崖边,一掌将他击飞。

    “啊——”断崖深渊里,祝蓉的尖叫声回荡着。

    胡车儿整个人犹如断线风筝一样,急速地摔下去,看着如黑缎般的天空,慢慢地闭上眼,等着迎接死亡的那一瞬间。

    “蓉儿!”楚和祺痛心疾首地趴在崖边大吼,一股气流不受控制的侵向他的心脉。

    “噗!”他张嘴喷出一道血箭,脸色转为青白。

    “大少爷!”一旁的护卫全冲上去拉住他。

    “蓉儿!”楚和祺甩开所有人,奋不顾身就要跟着跳下去。

    “大少爷!”

    “大少爷!不要啊!”

    楚和祺被护卫拉着,动弹不得,看着漆黑的断崖,蓦地痛哭失声,“蓉儿、蓉儿!”他放声嘶吼着,声声悲凄、声声哀怨。

    至于摔落断崖的祝蓉……

    当胡车儿一松手,她放声尖叫,娇弱的身躯快速地坠下。

    风压不断自她脸上掠过,那样的压迫感让她想吐,害怕地闭上双眼,她意识渐渐模糊了,而后摔落半空的身子突然慢慢减低速度。

    迷迷糊糊睁开双眼,朦胧中,她似乎看到一个穿着一身白衣的少年,轻轻地拉住她的手,她坠落的身子停住了,隐隐约约中似乎还在往上攀升。

    “你……是谁?”她听见自己这样问着。

    少年的五官就像在一团白光里头,没有回答她,只有几道笑声,而后,她眼前一黑,昏过去了。

    那团白光慢慢地自崖底飘起,徐缓上升,升到一个断崖的凸起旁,少年轻轻地将祝蓉的衣袖穿过凸起的地方,将她吊在半空中。

    “嘻嘻……你可千万不能有事,我还得借你出世呢。”少年轻笑几声,唇红齿白的模样十分可爱,而后就如来时般神奇,身体同一道白光慢慢消失在夜空之中。

    崖上,楚和祺麻木地跪倒在地,泪水不止,就像一个被掏空心魂的人。

    一名护卫不忍地撇过头去,伤心地抹去颊边泪水,看着黑漆漆的断崖,更伤心,正想转开视线,突然眼角看见断崖有个黑影有晃动,仔细一看——

    “大、大大大少爷!”他冲回去摇晃楚和祺的身子。

    楚和祺一点反应都没有,傻傻地看着前方,眼底没有半丝情感。

    护卫更用力的摇晃他。“大少爷、大少爷!祝小姐没有掉下去,她卡在半空、她卡在半空中啊!”

    所有护卫正想斥责他大不敬的举止,听他这么一说,纷纷冲到崖边,跟着上山的村民连忙将火把一照。

    果然,他们看见祝蓉的身影吊在一个断崖的凸起处,飘啊飘的。

    楚和祺这才慢慢地回过神。“蓉儿?”

    护卫激动地哭着说:“祝小姐没有掉下去!大少爷,她吊在崖边!”

    楚和祺一怔,霍地站起身子,冲到断崖边,低头一看,用不着他吩咐,一旁的护卫已经率先将粗绳绑在腰间,垂吊下去救人了。

    不一会儿,一个护卫来到祝蓉身边,将绳子紧紧地绑住她的腰,对上面喊,“拉!”

    他一手勾住祝蓉,崖上的护卫听到后,使劲一拉,将他们从断崖下慢慢拉上来。

    “蓉儿!”一上崖,楚和祺迫不及待抱起昏迷中的祝蓉,急切的想确认她是真的。

    不是梦、不是梦!

    所有的人这才松口气,欢声雷动,发现祝蓉的那个护卫更让所有人抬起来抛高。

    楚和祺紧紧抱住她,眼眶噙着泪水。

    她还活着、她还活着,一颗被撕裂的心,这才又开始跳动着。

    “大少爷,快带小姐回去疗伤吧。”一名护卫来到他的身边,拍拍他的肩膀。

    楚和祺点头,“嗯。”

    他紧紧地抱着她,这辈子,他再也不放手了。

    “好吃吗?”

    一间宽敞的房里,床旁,一个俊雅的男子端着瓷盅,一口一口吹凉盅里的药膳,细心温柔地喂着半躺在床上的女子。

    女子一双细致的柳眉成弯月状,眉下一对比天上星光还灿烂的水眸,秀气的鼻子下,有一张菱形的红唇,全都镶在一张鹅蛋脸上,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透着两抹淡淡的红晕,姿容绝美。

    “好吃。”她笑弯了水眸,看着俊雅的男子,娇嫩的嗓音充满幸福。

    男子对她的呵疼宠爱表露无疑,眸底是深深的爱恋,一边喂着,还不时拿着旁边的白帕为她拭去嘴边的汤渣。

    一个与女子容貌相像的男子推门入内,眼见两人如此甜蜜,忍不住对天翻个白眼。

    “拜托,控制一下好吗?”祝英骀实在受不了了,这对还没成亲的未婚夫妻感情实在好得过火,常常在别人面前展现他们有多恩爱,一点都不在意旁人目光。

    也对啦,历经生离死别之后,两个人更加珍惜彼此是对的,但也不要一直刺激还没成亲的他好吗?

    祝蓉对他笑了笑,“你羡慕的话,也快点成亲啊。”

    楚和祺先将瓷盅放到一旁,才看着祝英骀。“有事吗?”

    赏给那对鸳鸯两颗大白眼,祝英骀没好气的说:“你们还没成亲,别说得好像已经嫁人了,没事我进来看你们恩爱干嘛?”他才没那么闲。

    从胡车儿的事情发生到现在,也过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了。

    当楚和祺将祝蓉抱回来之后,祝蓉伤势不轻,就留在杭州的别院休养,一开始,半夜里她一直被梦魇纠缠,夜不成眠,不断消瘦。

    楚和祺见状,顾不得什么礼教,夜里直接留在她房里,陪着她入眠,这一招果然有用,祝蓉不再半夜作恶梦,身体也渐渐好了起来。

    楚和祺全心全意陪着祝蓉养伤,所有的事情当然只好由苦命的祝英骀去处理,先是确定胡车儿是不是真的摔落断崖了,后面又拉拉杂杂一堆事情。

    当年的事情究竟怎么样,已经无从得知,不过从祝蓉断断续续说出的片段,他们大概也推测出当年的始末。

    应该是当年胡车儿跟塔喇同时爱上了雨仙如,只是塔喇忍不住对雨仙如表明心意,遭到雨仙如的斥责,而胡车儿也因此没有将爱意说出口,直到雨仙如跟祝清要成亲了,才引发出他因爱疯狂的一面。先是用苗蛊控制了塔喇,让他当罪人,将雨仙如绑走,也让众人以为雨仙如是塔喇害死的,其实是因为雨仙如不顾遭到胡车儿的玷污,起了争执,胡车儿一时错手杀了她,再佯装成她是自杀的。

    而后在陰错阳差之下,他看到了祝蓉,原本已经埋没在回忆里的疯狂,又因为祝蓉的长相跟已经逝世的雨仙如一模一样,而引发这一连串的悲剧。

    其中,最无辜的,应该是塔喇吧,从头到尾,都是他背负着恶名,还让胡车儿控制这么多年,最后还落得不得好死的下场。

    这些事情,祝蓉知道后,只是轻轻叹了口气,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而众人,也不再提起这件事情,希望到此为止,随着胡车儿的死,都过去吧。

    “后天要出发回成都了。”祝英骀这阵子两地跑,真的忙坏了。

    “为什么?”祝蓉不解地看着他。

    “你不用回去嫁人喔?三媒六聘都省了吗?”真是个笨姐姐!

    “喔。”祝蓉娇憨一笑,差点都忘了,她还没正式嫁到楚家呢。

    “剩下的事情都办妥了?”楚和祺问的不是婚礼的事情。

    “嗯。”祝英骀也懂,看祝蓉一眼,点点头。

    塔喇的后事还有胡车儿的遗体,他都已经处理好了,经过爹的同意,他将塔喇葬在祝家的祖坟,让他能够远远守候母亲,而胡车儿的遗体也送回关外的牧场,真正的原因他并没有跟胡车儿的妻儿说,只说他不小心摔落断崖而死。

    祝英骀开始跟楚和祺说起婚宴的事情,祝蓉懒洋洋地靠在楚和祺身上。

    看着楚和祺的侧脸,某一个角度时,她突然顿了一下,伸手抓住他的下巴,把他的脸左右移动着,怪了,怎么觉得很眼熟?

    楚和祺跟祝英骀两个人都看着她,不知道她在干嘛。

    “你未来的丈夫长得很帅,你不用这样一直确认。”祝英骀忍不住说道。

    祝蓉这才发现自己的动作,放开手,对楚和祺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突然觉得有点眼熟。”这话有些怪怪的。

    “什么眼熟?你傻了啊?每天看有啥眼熟不眼熟的?”祝英骀走到床边,伸手摸摸祝蓉的额头,想她是不是发烧了?

    “不是啦,我真觉得有点眼熟啦!”祝蓉没好气地拨开他的手,脑海中灵光一闪!

    “我想起来了,还记不记得我摔落断崖的事情?”

    “我不爱你提这件事。”楚和祺心一紧,想到那一幕,心都还会痛,还好她没事,不然他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祝蓉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安抚地拍拍他的手,对他一笑,“我知道,就说这么一次吧,那时候我明明记得我掉到断崖下的,我记得……”

    她将自己在朦胧中所看到的一切对他们两个人说。

    听完,楚和祺跟祝英骀对看一眼,祝英骀一脸不信。“你是吓傻了吧?哪来的穿白衣的少年。”

    祝蓉鼓着双颊气呼呼地瞪着他,“你才傻,一直说我傻!”臭英骀!

    祝英骀扮个鬼脸,如果她不是作梦,难不成是见鬼啦?

    楚和祺笑着柔柔她的头发,“或许是吧,不一定是神仙来搭救。”

    如果真的是那个人救了祝蓉,他只有满心的感谢。

    “那跟姐夫有什么关系?”神仙来搭救?又不是神话故事。

    这就是重点了,祝蓉一拍手,睁圆了眸子。“那个神仙啊,虽然都在一团白光里头,可是我刚刚看着和祺,突然发现,和祺有某个地方好像他喔!”

    而且她总觉得,那个救她的人,很像白玉,但是……转头看着楚和祺,祝蓉又觉得不可能,像白玉的话,怎么可能又像和祺呢?

    祝英骀听她这么一说,更确定她是在作梦。“别想太多了啦,是你那时候吓过了头,以为是姐夫救你啦!”

    “不是啦!我还可以感觉到他握住我的手耶!”祝蓉很认真的说,转头看着楚和祺,“和祺!我真的有感觉!”

    楚和祺笑而不语,他该接什么话?原本她要不说神仙像他,他还信了一半,说了神仙像他,他也觉得是她那时候是惊吓过度,以为有人救她。

    一瞧他这模样,祝蓉也知道他不信,气呼呼地嘟高嘴,“你们都不相信我!”

    瞧她生气了,楚和祺不舍地搂紧她的腰。“信,我当然信。”

    祝英骀唾弃地看着姐夫,什么嘛,这样都信,姐夫也太没有原则了吧,明明就不相信还敢这么说。

    “你最好了。”祝蓉笑嘻嘻地亲他的脸颊一下,得意扬扬地斜睨着祝英骀。

    “哼,不跟小人斗,我去吩咐下人收拾东西。”祝英骀撇撇嘴,用美人计,他哪赢得了这招。

    祝蓉挥着手,高兴地目送战败的祝英骀离开。

    楚和祺摇摇头,爱怜地捏捏她柔嫩的双颊。“你别欺负英骀,你出事的时候,英骀可是吃不下,睡不着地担心你。”

    “我知道。”她更知道,当她下落不明的时候,楚和祺是多么疯狂地找寻着她,一得知她的下落,连夜领着护卫们赶到泰山,还在她摔落断崖时,哭得有多么悲伤。

    “和祺,如果那时候我没有好运地吊在断崖边的话,你会怎么样?”拨开他的手,将自己的小手贴在他的掌心里。

    楚和祺深深吸口气,将掌中的小手握紧,将她的小脸抬高。“我什么都不会吧。”

    “什么都不会?”祝蓉疑惑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摸摸她的脸,他用着最丰沛的爱意轻声说道:“没了一颗心,我什么都没了,还会如何呢?”

    也许,会日日夜夜徘徊在失去她的梦魇中,而后像一棵没了根的树,慢慢地什么都无法吸收,而后渐渐死去。

    祝蓉心一颤,抱紧他。“傻瓜……”

    “我是傻瓜啊,一个深爱着你的傻瓜。”楚和祺淡淡一笑,太过深刻的情感,让他很困扰,可却又欣喜若狂。

    怀底的美人儿动了动,靠到他的颈边抱紧他。“我也是傻瓜喔。”

    “我知道。”楚和祺感动地红了眼,早在断崖边,他就已经知道,她有多爱他了。

    “我们一起白发苍苍喔……”

    “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诈亲大少最新章节 | 诈亲大少全文阅读 | 诈亲大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