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伤情箭 > 第二卷 第七章 因果

伤情箭 第二卷 第七章 因果 作者 : 柳残阳

    这位“三才帮”的大把头,是个黄面无须,形色深沉的中年人,刚经过一阵急奔之下,略略显得有点喘息,但却仍然维持着从容不迫的态度,排众走到全寿堂身边。

    全寿堂一见来人,不由得又是高兴、又是窘迫的大叫:“子扬、子扬,你可算赶回来了,‘三才帮’居然叫人端了堂口踢了盘,搞得是乌烟瘴气,人仰马翻,连我也遭到如此屈辱,是可忍孰不可忍啊,你快快率领儿郎们击杀来人,替我出这口怨气……”

    在“三才帮”中,大把头的地位至尊,是仅次于瓢把子的掌权人物,尤其是眼下担任此职的魏子扬,本身便是一条响当当的好汉,在江湖上威名极盛,素有“黄面判官”之称,不仅帮里上下对他敬畏有加,一般闯道混世的朋友也予他颇高的评价;全寿堂向来视他这位大把头为股肱,十分倚重,近几年来,帮中大小镑事,魏子杨几乎大多可以替全寿堂作主,难怪他一出现,“三才帮”众就宛似加燃起一把旺火……

    魏子扬非常冷静,他目光搜经地下的几具尸体,又缓缓环视围立周遭的一干手下们,然后,才向全寿堂微微躬身,却只长叹着说了两个字:“何苦?”

    全寿堂不料他的首席大将竟是这么一个反应——在目睹组合遭此打击、损伤惨重之下,却是这样一个反应!这不啻是向全寿堂兜头浇了一瓢冷水,浇得他七窍生烟:“什么叫何苦?子扬,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魏子扬注视着对面的范苦竹,却是向全寿堂说话:“老爷子,今天的结局,我早已料到,值得庆幸的是情况比我忧虑的要好一些,至少老爷子尚未受害,本帮的元气尚未大丧……”

    全寿堂怒道:“现在说这些话有个屁用!人已叫姓范的匹夫放倒了好几个,脸面也被他全抹黑了,‘三才帮’岂能容范某如此糟蹋?”

    摇摇头,魏子扬低声道:“老爷子,这件事我已一再奉劝老爷子揽不得,情理上都站不住脚,传扬开去对老爷子清誉更是有损,何况范苦竹并非等闲之辈,他的艺业精湛高绝不说,尤其此人毅力之强,自信之坚,不是一般人可与比拟,我对他有深一层的了解,确知事情发生之后他决不会善罢甘休,必将讨还公道;老爷子,俗语说一夫当关,万夫莫敌,我们虽不怕搏战到底,问题却是值不值得?”

    全寿堂气喘休休,极为不快的道:“当然值得,我年逾古稀,尚无子嗣,那童立自愿为我螟蛉,便是有父子之实,义子有难,为了义子挺身而出,有什么不对?莫非持护香烟的接续还错了么?”

    魏子扬沉重的道:“请老爷子听我一言——童立背叛师门,陰谋残害手足,劫财夺命,诱滢师嫂,已是犯下不可宽恕的滔天重罪,这种人老爷子如何能以收为螟蛉而使祖上蒙羞、子孙玷污?再说他投身老爷子膝下,决非有志替老爷子接承香烟,一因强仇当前,无以为策,二则亦是觊觎老爷子辛苦创下的这一片基业;

    托庇侵产,一举两得,他何乐不为?只是把老爷子风烛之躯当做他十恶不赦的挡箭牌,此人心性之毒,实令我等难以忍受!“

    细目暴张,脸颊与下巴的肥肉急速抖搐,全寿堂呼吸间宛似拉起风箱:“你你你……子扬啊子扬,你不要误信传言,听人造谣,这全是对童立的恶意中伤,我老来无子,全家不能绝后,这一生挣得的局面亦须有人维持,童立俊逸灵巧,正是理想人选……子扬,你不用怕他侵犯到你的好处,我会事先分配停当,绝对不会少了你的这一份……”

    魏子扬表情苦涩,话说得更苦涩:“老爷子朝这上面想,我毫不意外,但老爷子却错了:我魏子扬进帮六年,六年中全心为帮,一力替老爷子担忧分劳,却月月领有分给,年年拜赐红利,老爷子不欠我什么,我更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欲,我进三才帮,为的是追随老爷子,一朝三才帮易主,我必不为新东家凭添累赘,只求老爷子体认我对老爷子的一片赤诚,善纳谏言,虽粉身碎骨亦可无憾了!”

    于是,全寿堂开始冷静下来,他长长吁了口气,显得有些衰弱的道:“不过,有关童立的闲话。你也不可尽信……”

    魏子扬严肃的道:“我从不听信谣传,老爷子,在此之前,我业已私下做过探访,更且与‘幻翼门’的展毓秀秘密接触过数次,对於童立的所行所为,获悉良多,我之如此做为,只是要替老爷子分辨一个是非,预留一步余地,切莫听信单方巧言饰词,误做分判,因而坏了老爷子一生名望,断送本帮的大好前程!”

    全寿堂浑身瘫软,形态閘uo玻氯粢幌伦永狭耸辏凰抗馕奚瘢羿逞频牡溃骸澳闳范ㄋ赖哪谌莶换嵊形螅俊

    魏子扬坚定的道:“这是何等大事?若无十分把握,各项证言,我怎敢贸然相陈?老爷子若有任何疑窦,我可找人前来对质,老爷子如有兴趣知悉真伪,眼前的范苦竹就是第一个人证!”

    窒噎一声,全寿堂呐呐的道:“那……我们折损的孩儿,这笔帐又该怎么算?”

    魏子扬伤感的道:“老爷子,恕我大胆的说一句,为了老爷子这个错误的决定,本帮业已遭至损伤,好在事情如能了结,主体并无太深侵害,假若再要蛮干下去,则必越增不幸,老爷子,流血搏命应有代价,这个代价未免不值;就这一桩肮脏事,一个肮脏人,已把几条弟兄的性命赔上了……”

    全寿堂痛苦的声吟着:“子扬,你的意思是?”

    魏子扬的神情果断:“很简单,争纷到此为止;因为我们起始的过错,从而引至流血冲突,冲突的责任应由我们承担,失败的苦果也由我们吞咽,老爷子,这很悲哀,但这悲哀却是我们自己找的!”

    全寿堂有些抖索的道:“你是说……就这么认了?”

    魏子扬吃力的点头:

    “是的,就这么认了,除非老爷子还想流更多的血,赔更多的命!”

    颓然垂下脑袋,全寿堂形色惨淡:“五十年铁血生涯,半世江湖,老来却栽了这么一个天大跟头,子扬,真是冤啊……”

    强忍酸楚,魏子扬直视着对面的范苦竹,沉声道:“范朋友,我们希望事情不再扩大,纠葛就此勾消,你怎么说?”

    范苦竹缓缓的道:“我原就期冀不要流血,不要动手,大把头,若非贵帮一再相逼,老爷子执意偏袒,这些不幸便根本不会发生。”

    魏子扬道:“尚烦范朋友收回金箭,以免误会。”

    这就是魏子扬精到老辣的地方了,他之所以迟迟不将透插过全寿堂两腿之间的金箭拔除,不是他欠缺这份力道,更非有意使他们老当家延增难堪的时间,主要乃在于他对范苦竹那种奇快诡绝的运箭手法深俱戒心,恐怕贸然抄箭会引发范苦竹先行动手的意念,而他毫无把握能够加以反阻,万一如此,则情势就益加不可收拾了……

    范苦竹左臂微抬中弦索飞扬,但见黑影如蛇,闪掠之下已缠箭而起,稳稳当当的扯回手里。

    几名把头迅速上前,将全寿堂扶将起来,又簇拥着他急步送入石楼大厅之内。

    叹了口气,魏子扬向范苦竹重重抱拳:“多谢范朋友你高抬贵手,箭下行仁,这场误会的成因其咎在我,谨请接受本帮深挚的歉意。”

    范苦竹道:“好说,大把头明理通情,才是消遏灾祸的根由,贵帮有才如你,乃是贵帮之福。”

    略一沉吟,魏子扬苦笑道:“范朋友,你似是尚有未竟之愿?”

    范苦竹静静的道:“我要童立与白凤,大把头,这是我来此的原因。”

    魏子扬默然半晌,终于下了决心:“他们现在不在这里,昨天下午已迁往距此十里的‘仙女峰’、‘松林台’,‘金冠千岁’严瘦鹤在‘松林台’筑有一座木阁,你赶快一步,可能截得住。”

    拱拱手,范苦竹方待移步,魏子扬又唤住了他,这位“三才帮”的大把头流露着至诚的关注之情,以极轻极轻的声音道:“小心那严瘦鹤,范朋友,此人不易相与——你多保重了……”

    再次拱手,范苦竹却胸口梗塞着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急急转身掠走,以免眼眶内打转的泪水被魏子扬发觉——多么可感的一丝温暖,然而这丝温暖却竟来自一个不曾相关的敌人!

    “仙女峰”并不很高,形势却极险峻,陡直竖插的主峰呈现着郁郁的墨绿色,主峰两侧是较为平坦的岗岭,范苦竹知道“松林台”是在正对峰前的右侧。

    峰岭之间有淡淡的雾氲迷漫,烟气袅绕中越增凄冷之情;山径很滑很窄,水湿的树桠野草时时拂扫过范苦竹的面颊衣袂,那股子陰寒潮晦的感受也就更深了……

    于是,他看到了平伸向山崖之外的“松林台”,也看到了筑在这片台地上的原木小楼——楼有两层,精巧玲珑,因为全系采集原木所建,另有一种古拙的兴味与真淳的野趣。

    无数株绿松围绕小楼四周,或是怒虬伸张,或是娉婷如盖,或一干独立,或交相纠生,各属其状,各具其态,这里,本该是一个多么清幽出尘,不染人间烟火的好所在……

    来在门前,范苦竹没有叩门,也没有出声,他只是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消瘦的面颊轻轻怞搐,满布髭渣的唇颔更凭添了一股落寞情怀,此时此地,他的感触似乎麻木了,心和血都是一片冰凉。

    楼中的人不曾让他久等,灰褐色的门扉无声启开,一个高大魁梧的独臂壮汉与另一个身不及三尺的怪异侏儒走了出来,这一高一矮两人却并没有招呼范苦竹,他们仅是分别站向两边。

    范苦竹望着这两个外形奇突,容貌奇丑的“非常人”,也没有开口,他心里有数,龙套既出,主角就快要登场了。

    金光自门内耀闪,一个生相俊挺、皮肤细白润致的锦服人物,从中缓步行出;这人头戴一顶八瓣瓜冠,冠顶铸成内凹的花式,整顶金冠拭擦得锃亮生辉,人一移动,光华微闪,颇带几分公侯将相的威仪。

    范苦竹不曾见过“金冠千岁”严瘦鹤,但他确信眼前出现的人就是了,那头顶所戴,如同招牌,他还没听过江湖上有第二个这般打扮的角色。

    那人安详的打量着范苦竹,安详的道:“我是严瘦鹤,这一位,想是‘幻翼门’的范苦竹了?”

    范苦竹毫无表情的道:“不错。”

    严瘦鹤淡淡一笑:“我刚刚才得到消息,说是范兄大展神威,踹了‘三才帮’的堂口,连全老头都在你手下吃了瘪,范兄本领高强,果非虚传。”

    范苦竹道:“严兄却是情报灵通。”

    严瘦鹤平静的道:“‘三才帮’之后,我知道范兄跟着就会莅临山居小筑,业已恭候一阵了。”

    范苦竹低声道:“严兄想必明白我此来何意;严兄立场,亦请示知。”诡异的笑了笑,严瘦鹤道:“不晓得范兄是否了解我与令师弟童立的关系?”范苦竹垂下视线:“听说你们结了金兰之谊。”

    点点头,严瘦鹤道:“正是如此,既为拜把弟兄,理该同舟共济,祸福与共,义弟有难,不能弃之不顾,我之苦衷,范兄当该谅解。”范苦竹厌倦的道:“此人衣冠禽兽,不值严兄费神庇护。”

    严瘦鹤的形色不变,依然微笑着:“范兄,我不管你们之间的私怨如何,我只知道童立是我的义弟,这就够了,任何人妄图加害於他,即是侵犯于我,实难坐视。“

    退后一步,范苦竹僵硬的道:“严兄立场已明,我想,苦要找出童立,必须先通过严兄这一关了?”

    严瘦鹤渊停岳峙,镇定逾恒:“在范兄打算通过我这一关之前,是否可以做个商量?”范苦竹道:“请说。”

    严瘦鹤沉声道:“范兄嫂夫人白凤,目前便在楼中,假若范兄能以放过童立,我负责引还嫂夫人完璧归赵,范兄意下如何?”范苦竹突然痉挛着笑了起来:“完璧归赵?”

    严瘦鹤神色一冷,酷厉的道:“答不答应全在於你,范兄,这却不是一桩好笑之事!”深深吸了口气,范苦竹道:“如果你是我,严兄,你会答应么?”

    严瘦鹤紧闭着嘴唇,好半晌,才陰晦的道:“这样说来,你是不答应了?”

    范苦竹语声悲凉的道:“一个人的名誉,前途,尊严,一个人的家庭,基业,门派,被破坏得如此支离零落,糟塌到这样四分五裂,这个人的一生也就毁了,严兄,造成罪孽的元凶祸首,总不该以一句话或某项条件便能免除他的责任吧?”严瘦鹤审慎的道:“不再有圜转的余地了么?”

    范苦竹摇摇头:“没有。”

    严瘦鹤低喟一声,双手竟然倒背向身后。

    便在这时,站在左侧的独臂巨汉蓦地抢进,右手伸缩间一蓬黑沙猛洒急挥;黑色的沙粒在空中扩散笼罩,发出刺耳的磨擦声,兜头泻向以范苦竹为中心的丈许方圆!

    暗器中,像沙针这一类体积细小的东西,多半淬有毒性,范苦竹当然不会正面截挡,那片群蜂乱飞似的黑沙甫往下落,他已猝而掠出两丈之外,凌空掉身,又“呼”的拔升九尺——

    那矮小的侏儒往上弹起,弹跃到一半,巨汉借势抬掌兜住侏儒双脚,奋力撑举,这样一来,侏儒的动作就快了许多,彷若一块经天的顽石,刚好够上位置,扑袭拔升起来的范苦竹。

    侏儒的武器是一对短柄钩连枪,冷芒倏映已到了范苦竹颈项部位,来得又快又狠,准确无比!

    金箭的镞尖暴出,两响合为一声,同时磕开了钩连枪的攻击,范苦竹趁着箭杆的回荡,全身悬空倒翻,单脚飞踹,“吭”的一记便把侏儒踢落坠下。

    地面的巨汉吐气开声,骤然移动,摆头缩肩之下竟恰巧迎住了侏儒臂股,侏儒的身子在巨汉双肩一沉一抗之余又猛的抛起,快不可言的撞向犹在空中的范苦竹。

    双方接触的速度非常急劲,倏擦而过,但见侏儒的一双钩连枪洒着血滴脱手,侏儒自己却连连翻滚着一头栽到地下——发出的号叫就像剥猪!

    巨汉疯了一样扑来,戴着鹿皮手套的巨灵之掌泰山压顶般挥落,光景是想一掌打破范苦竹的脑壳;肋下流血的范苦竹斜闪五步,金箭掷地倒弹,反射如电,那巨汉一掌挥空半张面孔已随着金虹的炫映消失!

    弦索飞出扯回,尚沾着斑斑血糜的金箭。便在这刹那间,一轮急速旋转着的金弧已兜头罩下!

    范苦竹贴地穿走,弦索反手直戮,那轮金弧“嗡”的一声弹开,却疾如电光火石般斜回,这一斜回,范苦竹右臂上便被刮开三寸长的一道伤口!

    带血翩飞的金弧,正是严瘦鹤顶上所戴的八瓣金冠——杀人的金冠!

    现在,金冠又回到严瘦鹤的手上,他目光森寒的注视着范苦竹,白皙的脸孔透显着一抹黑气,语声也幽冷得宛似地袕的回响:“我金冠严千岁在道上打滚了二十余年,今天才算真正遇到了敌手,范苦竹,难怪全老头会栽跟头,难怪你有胆量来找我,此时我已经意会到为了童立要付出的代价是多么巨大了!”

    范苦竹望着金箭尖端沾连的细碎血肉,漠然道:“如果你马上退出,还来得及,我说过,童立不值得你这样替他卖命;

    三个月以前我知道童立还不认识你,充其量你们也只有三个月的交情,九十几天的来往,不应该到达足以刎颈的程度。“

    严瘦鹤形色诡异的道:“你说得不错,但只是指一般状况一般人的情形,我与童立却是不同,大大不同!”

    范苦竹道:“怎样不同?”

    喉咙里迸出一声怪笑,严瘦鹤说得斩钉截铁:“我爱他,你明白吗?我爱他,不是兄弟之爱、朋友之爱,就好像夫妻之间的情感;范苦竹,你永不能体验这是一种多么深挚又不可分的心灵系结……”

    倒吸了一口凉气,范苦竹此刻才恍然大悟为什么严瘦鹤如此为童立卖命的原因,姓严的竟有断袖之癖!而童立为了遂其私欲,尝其贪滢之念,不惜将人格践踏、自尊抛舍,假结拜之名却献身以媚,世间事再也没有比这更肮脏,更无耻的了!

    严瘦鹤盯视着范苦竹,厉声道:“你在想什么我很清楚,范苦竹,你以为这是一种疯狂的,不洁的,违悖俗世的行为?但你错了,这也是一种爱,一种崇高圣洁的爱,没有人够资格规定只有男女的塔配才能产生这种爱,亦没有人可以拘束这种爱不滋长于同性之间;你不懂,我晓得你一点都不懂,你只要懂得为了这份爱,我不惜舍命就行了!”

    范苦竹不觉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他强忍住那股作呕的感觉,喃喃的道:“真是物以类聚,天啊……”

    严瘦鹤怒叱道:“我不许你侮辱童立,你不知道他有多好,多驯良,多温柔,多体贴……”

    范苦竹突然昂烈的大叫:“你们都是畜牲,一对畜牲!”

    手上的金冠蓦地抛起,就在金冠闪移不定的飞快旋转中,严瘦鹤双掌里已冒出两柄精光炫亮的短剑来,短剑显露的同时,人与剑已若流虹般长射范苦竹。

    于是,范苦竹右足踏着弦索的一端,左手满弦,金箭搭上——

    长射而来的严瘦鹤,整个身体猛的向上弹起,两柄短剑滴溜溜的抛落松林之中;金箭从他头顶透入,背脊穿出,强大的力道一直将他带出丈许之外,才“噗”的一声钉落地面!

    金冠就在这眨眼里扣下,对着范苦竹的脑袋扣下。

    这一次,范苦竹没有再用弧索去阻挡,他只是往后退出半步——罩落的金冠却仿佛附有严瘦鹤的鬼魂,在一击不中之后猝然升起一尺,像把大轮刀一样撞向范苦竹的胸膛。

    黑色的弦索尖啸着抖出,当弦端触及金冠,范苦竹才感觉到那股旋转力量的强烈,宛如在须臾前饱吸了严瘦鹤的精血,为它的主子报仇讨命来了;

    弦索顿时反震歪斜,金冠也在弦索碰击之下连连跳弹,竟又骤然折回,好像算准了范苦竹的闪腾位置般第三度掠斩!

    原本跃向左侧六尺的范苦竹,突兀间脑中灵光一闪,只在四尺之遥硬生生煞势顿身,那顶金冠正挟着强劲力道,嗡嗡怪鸣着飞击过六尺外他原定落地的部位,一直掠出两丈,才拦腰削断一棵碗口粗细的松树,斜倒坠地!

    范苦竹呆呆的站立着,目光定定的注视两丈外横搁于草丛中却仍在闪闪生辉的金冠,他这一辈子也从未有过这种经验——只与一件兵器拼斗,而兵器的主人却已经死亡!

    当然,范苦竹不相信是精魂攀附的说法,他明白只是劲力的巧妙运用和对方位置角度的预先推断,再借助金冠本身的特殊构造,事实贯注入所须的旋动转回力道,借其预蕴的潜能飞翔起伏;道理是如此,但在亲身经验之后,却仍将范苦竹惊出一身冷汗。

    从严瘦鹤的尸身上拔起金箭,范苦竹以自己的衫袖擦拭箭上的血迹,眼睛却望着楼上,他在等待,等待那终将到临的一刻——也算最后的审判吧!

    有沉重的步履声响起,走路的人似乎十分犹豫,十分恐惧,步履时断时续,显得蹒跚又艰辛。

    范苦竹右脚踏着弦索的一端,左手将弦撑满,箭已上弦。

    人出来了,不是童立,不是白风,却是满脸疤点,双目已瞎的任登龙!

    一阵山风吹拂,任登龙机伶伶的打了个寒噤,他双手向前探摸,嘴里惶恐的嚎叫:“四师弟,四师弟,是你吧?你人在哪里?倒是回我一声话啊……”

    范苦竹望着他的二师兄,望着那满头白发随风飘舞,那满脸红黑交杂的针孔,那混浊流脓的双眼,佝偻孱弱的身子……叹了口气,他开口道:“我在这里,二师兄。”

    全身一震,任登龙“扑通”跪了下来,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号啕大哭:“四师弟,你可怜可怜我,我已是一个残废无靠可怜要死的老人,求你不要杀我,让我自己咽气——四师弟,我错了,我对不起你,我不该那么糊涂,那么自私,那么好妒……四师弟,这就是报应,我已经遭报了,你,你就放过我吧……”

    范苦竹长长吸了口气,压住心头翻涌的一股悲苦,他辛酸的道:“二师兄,老五死得多冤……”

    任登龙以头碰地,咚咚有声中涕泪泗流:“我不是人,我是畜牲,是禽兽,鬼迷了我的心啊……四师弟,求你怜悯我,饶恕我,好歹我们总是师兄弟一场,我这里给你叩头……”

    范苦竹凄然道:“罢了,二师兄,罢了……”

    不顾脑门的鲜血直淌,任登龙望空作揖:“谢谢你,四师弟,谢谢你的宽宏大量,谢谢你的仁恕胸襟,好人自会有好报,老天爷不会亏待你的……对了,四师弟,你要赶快,小童刚刚才迫押着白凤从楼后小门逃走,却逼着我来拖延时间……”

    范苦竹一言不发,腾空而起,在木楼檐角略一盘旋,已如一头巨鹰般掠过楼顶,往崖边落下。

    童立并没有逃出多远,事实上也很难逃脱,断崖当前,深有百丈,如今,他正站在崖边,左手紧抓着白凤的领口,右手一柄锋利宽刃短刀抵在白凤背心。

    范苦竹挺立于七步之外,面庞僵硬得没有一丝表情,两只眼中怒火几乎迸出目眶。

    那是他的小师弟,向来最为他疼爱的小师弟,英俊、灵巧、乖顺的小师弟,这么一个外表逗人爱的好孩子,怎会蕴藏着一颗邪恶有如魔鬼的黑心?

    怎会设计那等卑劣陰毒的诡计?

    那是他的爱妻,曾经心心相印,同床共枕的爱妻,就只九十余天,盟誓俱毁,情愫全消,婚前的思念,婚后的缠绵,皆同镜花水月——灵肉相融的夫妇,期守百年的姻缘,岂奈是南柯一梦?

    山风强劲,吹得童立与白凤发飞衣舞;童立那张秀美得带点儿稚气的脸孔这时却一片惨白,他两眼大瞪,死盯着对面的范苦竹,双颊在不可控制的连连怞搐。

    白凤也在望着范苦竹,满脸的泪,盈眸的凄苦,她嘴唇颤抖,竟说不出一句话来,那样的愁惨悲痛,却越发衬出她楚楚可人的韵致,甚至到了这时,她仍然美得令人心酸。

    童立咬咬牙,粗暴的大叫:“范苦竹,你不听我的解释么?”

    范苦竹冷冷的回答:“什么都不必再说了。”

    童立形色狰狞的喊:“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我承认人算不如天算,但我决不会向你哀求低头,你要再往前逼我一步,你老婆就先死给你看!”

    范苦竹不由得怆然大笑:“奸夫滢妇,死有何憾?童立,你拿白风来威胁我,只会使你们两人死得更快!”

    突然间,白凤凄厉的哭出声来,宛似泣血:“苦竹,苦竹,你可以要我死,你也可以亲手杀我,但有几句话,不说明白我死也不能瞑目……苦竹,我没有背叛你,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我和童立不曾苟且,我的身子仍然是清白的……”

    范苦竹僵窒半晌,才撕烈般嘶叫:“你为什么不在家里等我?为什么跟着童立离开?为什么二师兄和老五都说你与童立之间不干净?”

    白凤哭泣着道:“童立骗我说官府已将你定了斩罪,且即要抄家封产,他说他已在牢中有所安排,一定可以使你逃出,他叫我赶紧收拾细软跟他躲到三芝岩去等你……苦竹,我怎会知道这都是他的诡计?”

    范苦竹没有出声,牙齿却已深深咬进下唇。

    白凤又断断续续的怞噎着道:“早在一年之前,童立对我的态度已显出轻佻暖昧……他背着你不时挑逗我,暗示我,我从未搭理过他……我又不敢向你提,深怕引起你们兄弟反目,造成更大的不幸,我原以为我的峻拒会打消他的邪念,却做梦也没想到竟激发他更大的祸心……”

    范苦竹仍未开口,弦索业已踩在脚底。

    白凤啜泣着道:“二师兄、五师弟和童立抗瀣一气,暗中勾结,当然会听童立的一面之词,相信他的胡言乱语,其实,他们有谁见过我与童立要好,有谁目睹我不守妇道?这些天来,童立日夜监视着我,更一再硬逼软哄,意图糟塌我,但我就是死也不让他玷污我的清白……”

    范苦竹忽然冒出一句话来:“那枚竹字花押印记?”

    白凤仰起泪水斑斑的脸庞,哀伤的道:“我把印记好好的收藏着,没有人拿得去……”

    这时,童立邪异的怪笑起来:“范苦竹,你老婆向你表的这些三贞九烈,你相信么?”

    范苦竹久存心中的疑团已经解开了,他沉缓的道:“我相信——童立,你想打我这笔积蓄的主意,峻使老五向我下手,意图逼我交出取钱的印记来,其实,印记不在我身上,一直都交给白凤保存着,置放印记的地方,只有我们二人知道,如果她有心与你苟且,又何须绕这个圈子,费如许手脚?直截了当的将印记交给你不是省事得多么?童立,你欺师灭祖,残害同门手足,又迫押师嫂,坏人名节,居心之狠毒,已是天地不容,万难宽恕——”

    童立狂叫一声:“范苦竹,我这就和你同归于尽,叫你抱恨终生……”

    白风也在悲泣:“苦竹啊……”

    童立挺在白凤背心的宽刃短刀方待用力送入,金箭已贴着白凤的肋边穿射而到,箭镞透进童立的胸膛,而强猛的劲力更将童立撞抛起半丈多高,才带着那么惨怖的一声长号遥遥坠落崖底。

    陷于晕乱情绪里的白凤尚未定过神来,已被一只有力的手臂环揽入怀,她抬起脸儿,自泪的晶幕中望着范苦竹那张面庞,一刹间,她忘记胁下刮擦的箭伤还在沁血,她知道几乎失去的一切重又获得了……

    范苦竹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搂着白凤往回走去,多少的屈辱,多少的酸楚,在这一刻都有了补偿;上天总是公平的,它取走了一些,往往便会在另一方面赐予你一些。

    木楼那边,有三条人影仓皇的奔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叫嚷,嗯,那是范苦竹的大师兄常家鹏,三师兄展毓秀,还有,六师弟屈云帆。

    范苦竹不禁笑了,长日以来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了,同门师兄弟到底是同门师兄弟,固然有点缺憾,尚不失大体,他们不是都赶来了么?虽说来迟了些,却比不来要好……——

    全书完——

    ;;;武侠屋扫校独家连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伤情箭最新章节 | 伤情箭全文阅读 | 伤情箭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