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阴大人 > 番外四:《阴宅》

阴大人 番外四:《阴宅》 作者 : 凌淑芬

    “唉,你还是回来一趟吧!”

    因为阴大人这样无奈的一句话,阴丽华带着老公和一对七岁的双胞胎,一路迢迢从台北杀回台南去。

    一踏入阴宅——附注:姓阴的人住的家宅,同“陈宅”、“王宅”、“李宅”——黄光磊见到岳父大人,照例背心一凉,让到一旁对阴大人必恭必敬地陪笑。

    “外公,外公!”小太阳黄妞妞蹬着肥肥的小胖腿,快快乐乐蹦进阴大人的怀里去。

    小阴魂黄宝宝落在身后,没有立刻跟上。太靠近妹妹会很烫,刚才在车上已经忍受父亲和妹妹的阳气连续轰炸好几个小时,他的极限差不多到了。

    “妈,发生了什么事……”阴丽华慢慢地牵起儿子,选了一个最角落的位子坐下。

    黄光磊哪里理她?大脚一迈,**一坐,把儿子老婆紧紧卡在沙发角落。母子俩叹了口气,互相抱紧一点,分享一下阴凉的体气。

    女儿抱着孙子缩在一角,一脸惨烈之相。旁边那颗大太阳还不知好歹,紧紧卡住他们的逃生去路,阴大人眼神又阴了一阴,脑子里瞬间冒出十七、八个念头,每个都能把这白目女婿电得金光闪闪吓吓叫。

    “华华……呜!妈咪撞鬼了!”风华从不曾褪色的沈淇淇偎在丈夫身旁,把阴大人的注意力稍稍拉回。

    “哈哈,妈,以一个麻瓜来说,你还真不是普通的爱撞鬼!”黄光磊哈哈大笑。

    阴大人的眼神飘过来,他打了个寒颤,连忙噤声。

    再看他丝毫不见放霁的神情,心头一悚,赶忙坐离老婆儿子一点距离,让他们有空间呼吸。母子俩同时松了口气,各自大大吸了口气。

    “到底是怎么回事……”阴丽华有气无力地问。

    於是淇淇含泪开始诉说——

    上个星期,淇淇拉着已经退休的阴大人陪她去买菜。阴大人在附近的公立停车场停好车,两人刚走到大马路来,就见到对面不远的地方有一群人围观,七嘴八舌不知道说些什么。

    停车场旁边的那间面店老板和淇淇很熟,於是她好奇地拉着丈夫过去。

    “老板,那边挤了一堆人是在闹什么?”

    老板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对面的一百号出人命了。”

    淇淇吓了一大跳。“出人命?怎么会?”

    “嗯,一百号是卖北平烤鸭那一家?”阴大人暗叹一声,今晚没好吃的烤鸭吃了。

    “对呀对呀!”

    “怎么会出人命?”淇淇觉得很恐怖。

    “我偷偷跟你们讲,你们不要跟别人讲,这事只有我们老地头知道——那间店,其实很阴,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死一个。”老板低着嗓音道。

    “为……为什么?”淇淇背心寒寒的,连忙抱紧丈夫的手臂。

    “听说那间店的房东会邪术,在里面养了一些无形的东西,所以每个租这间店面的店家都会大发,生意好得不得了,他们的店面人人都抢着租。可是……这种大发是要付出代价的……”老板悬疑地拉长声音。

    “好了,我肚子饿了。”英明的阴大人决定拉走爱怕又爱听的老婆。

    “喂喂喂,等一下,人家我故事还没讲完啦!”老板含泪叫住人。哪有这样的?听故事只听一半。

    “听完再说,听完再说。”胆小表淇淇偏偏有一颗无比的好奇心。

    “总之每隔一阵子,那些无形的东西就会出来吃人,所以也每隔一阵子,那间店就要死一个人。”老板终於讲完,很欣慰的觉得交代完大事。

    “这么恐怖……?”淇淇身上的寒毛全竖了起来。

    “来去买菜!”阴大人不由分说把妻子拖走。

    夫妻俩依照她习惯的动线,先逛马路的这一边,再逛马路的另一边。而逛马路的另一边,自然会逛往一百号的鸭肉店方向。

    淇淇站在八十几号前,犹豫地望着渐渐散去的那团人和那间紧闭的店面。

    “喂,阴大人,我们还要不要往下走?”

    阴大人看看手里提的菜,买得也差不多了。

    “你怕我们就回去吧!”他淡淡道。

    “可是我喜欢吃的古早味蛋糕在更过去的地方……”淇淇小声咕哝。

    “那你在这里等,我去买。”

    “好。”淇淇很懦弱地挥手作别,让老公去冒险犯难。

    阴大人提着满手菜肉,丝毫不损他一身尔雅丰采,悠然走过一百号前面。

    经过时,他随意的瞟了一眼,一百号的铁门拉下,只开了旁边的一道小门,里面有道士和家属招魂的铃声阵阵传来。

    他向来不惧鬼神,也不甚在意,继续往古早味蛋糕的店家迈去。

    买了蛋糕,转头走回来欲和老婆会合,远远却看到一百号前那纤瘦的身影,不正是自家老婆吗?

    阴大人有些气恼。明明就胆子小的人,偏要跟上去凑热闹。

    “你不是怕吗?跑过来做什么?”他走到妻子前面,面无表情地问。

    淇淇看着老公不快的脸色,有些莫名其妙。

    “我在等你啊!”

    罢说完,她像想起了什么,眼睛一瞟,突然发现自己竟莫名其妙来到一百号前面。

    呜——我怎么会在这里?

    “阴大人,我觉得毛毛的,我们回家吧!”

    **

    “然后呢?”阴丽华冷静地问。

    “然后?然后就撞邪啦……”她娘吸吸鼻子。

    总之就是后来回到家,她开始发现东西会自己不见,然后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冒出来,不然就是一时发呆走了神,回神时却发现已经在另一个房间等等。再对照当天阴大人在鬼店面前捡到她的情况,淇淇悚然一惊——

    莫非是撞邪了?

    她年轻时怕鬼怕得要命,后来当了妈妈,基於为母则强的心理,情况稍微有些改善。

    如今女儿长大了,不再像小时候需要她的保护,年轻时那种怕鬼的心情又回来了。

    “哈哈,我看是妈自己恍神乱走,不会是早期的老年痴呆吧?”黄光磊再度发展快人快语的开朗情操。

    “……”

    “……”

    “……”

    三个阴家人都不觉得好笑。

    他再度被岳父大人冰得全身一颤。

    “咳,我是说……那个,没事。”

    “那外婆怎么说呢?”阴丽华问道。

    这些年过去,老当益壮的聂小倩已处於半退休状态,目前大半时间都和丈夫、几个老朋友全台湾各地游山玩水,一年难得见上几次。

    “妈说我自己神经病乱想,就不理我了。”

    “嗯。”确实很像外婆会说的话。阴丽华深深点头。

    想到那位高寿健朗又貌美如花的外婆,黄光磊突然感慨地点点头,慈爱地看向女儿。

    “妞妞,从遗传学来看,将来你也有机会活得很长很长,跟老妖怪一样长,哈哈。”

    “……”

    “……”

    “……”

    在场三个阴家人又默默看他一眼。

    黄光磊再度打个激灵,好、好像又说错话了……

    老公,为什么你平时能言善道,跑起业务来呱呱叫,一到了我老爸面前就整个弱智化呢?阴丽华只能无声叹息。

    “说到底就是你姓不好!害我们家都变『阴宅』了。”淇淇吸吸鼻子,牵拖身旁那个男人。

    阴大人唯仰天长叹耳。

    小夫妻俩互换一眼,低头商量了一下,半晌阴丽华点点头,由老公开口,给他一个重振声威的机会。

    “爸,不然你这星期带妈妈出国玩玩,散散心,我们搬回来住几天,看看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也才好做打算。”

    这次他总算说了句人话,阴大人对他的提议勉强满意。

    “我想,还是今天晚上我过去看看吧……”

    住了几天,家里实在没有任何异状,阴丽华想想,还是得到凶宅亲自走一遭。

    “我跟你一起去。”

    “你一去,鬼就不出来了。”也不想想自己那一身阳气。

    “不行,不能让你一个人去!”

    “去看一下就回来,很快的……”

    “不行,绝对不行!”

    她坚持,黄光磊更坚持。

    基本上只要阴大人不在的场合,他还是非常有一家之主的男人样的。最后夫妻俩讨价还价的结果,由他载到凶宅附近去,然后在车子里等。

    阴丽华特别标示出一千公尺的安全范围。

    “你那一身阳气,在黑夜里都亮得跟白天一样,走得太近会被发现的。”

    黄光磊驳回抗议,自动缩短成三百公尺。

    於是,这夜刚过子时,一辆宾士停在寂静无人的马路边。

    后座里两个小家伙各自抱着最喜爱的小毯子,睡得东倒西歪。因为临时说好要来的保母有事,他们只好把两只小的都塞进车子,一起载来。

    黄光磊不太乐意地看着她下了车,慢慢走向前方的阴影里。

    这一整个区块都是菜市场,没有什么夜生活,於是一到了夜里,分外冷清。

    行人是一定没有的,连车辆都不多,楼上的住宅也多半已经歇下了,整个世界隐隐有种独剩她一人的感觉。

    阴丽华却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的。身后不远处,一个不爽的男人正坐在车子里,紧紧盯着她的背影。

    想着想着,心里莫名的有些甜。以前年轻时候,这样的夤夜踩点并不陌生,身后却没有那双守护的眼神。

    凄清的路灯晕晕亮着蒙黄的光线,把燠热的九月夏夜都染上了一层冷凉之意。

    癘窣。窸窣。

    后面有人跟着!阴丽华飞快回身。

    “……你怎么来了?”

    儿子漆黑清醒的眼睛,在那张苍白的脸上显得特别大。

    “人家想来……”

    “你太小了,先回车上等妈妈。”

    “爸爸很担心。”黄宝宝说。

    基本上这一大家子人,不管是姓黄的还是姓阴的,共同点是男人的那一方都觉得自己有必要保护女人的那一方。

    “那也不能派一个七岁的小表出来吧?”阴丽华很是犹豫。

    “妈妈,我不想说的那么白,可是你变弱很多,加了我比较有胜算……”黄宝宝轻飘了一句。

    阴丽华沉默了一下,叹口气拍拍儿子脑袋。“没办法,妈妈是……”

    “我知道。”黄宝宝不等娘说完,自动接下去。“是被爸爸睡掉的,不能怪你。”

    “……”

    儿子,这不是七岁小孩该说的话吧?

    既然已经来了,算了。阴丽华牵起儿子的手,母子俩一起走向那间阴黑的凶店。

    想想,这好像是母子俩第一次联手耶!真是有纪念性的一刻,呵呵。

    目的地抵达,她迅速敛了敛心神。

    丧事自然是移回丧家里办的,因此从那天法师来招过魂之后,这间鸭肉店便大门深锁,再没有人进出过。不过白天时黄光磊来踩过点,鸭肉店后面与隔壁中间有一条小到甚至不能称之为防火巷的小缝隙,也就只有阴丽华这样小的人能走得进去,高头大马的黄光磊要挤进去还有些难度。

    鸭肉店有一道后门开在这个小缝隙处。想来是当年先盖好了前方鸭肉店这栋,有前后门方便进出,后来才盖了紧邻的那栋隔邻,这条藏污纳垢的小缝倒被人遗忘了。

    平时鸭肉店老板会把一些杂物堆放在小缝隙里,为了取拿方便,所以后门一直都是没锁的。白天黄光磊辛苦的挤进来之后,发现丧家也没注意到后门没锁,所以从这里进来很方便。

    阴丽华看看那条脏兮兮的黑巷,回头再和儿子确定一次。

    “你要不要在这里等我?妈妈进去看一下就出来。”

    “妈,外公才怕蟑螂,我不怕。”

    “……嗯。”真不可爱的小孩。

    阴丽华转身钻了进去,想了想,再回头叮咛一下:“千万不要在外公面前提起他怕蟑螂的事。”

    “我知道,我又不是爸爸。”

    “……”

    阴丽华开始觉得自己体察人情、观察入微的儿子,将来会出人头地。

    身材娇小的母子俩,一下子便闪过长年堆在暗处的垃圾,来到鸭肉店后门。

    手一转,门把确实是松的。阴丽华微微一推,门扇幽幽往内晃去。

    一股沉窒的气味迎面而来,母子俩都不自觉闭了闭气。

    撇开阴森感不谈,这其实就是一间普通的关店后的店面。

    后门直接进去是连着厨房,两个几乎和她一样高的超大铁桶就是平时老板烤鸭用的烤箱。厨房旁边有一个小棒间,阴丽华一探,里面只摆得下一张窄床和一台小电视,想来是老板如果弄得太晚,就在这个小棒间里将就一夜。

    出了厨房往前走,前方就是一般客人用餐的餐厅了,还有一间厕所,整间店面的隔局相当简单。

    阴丽华牵紧了儿子,在餐厅的地方看了一遍,没有感觉到什么异状。隔着紧落的铁门,偶尔可以听见外头有车子经过的声音。

    “还是回厨房看看吧!”

    儿子点头同意。他也感觉不到前头有什么邪气。

    母子俩回到厨房。空气实在有些窒闷,於是阴丽华把面对小黑巷的窗户打开。

    开了才发现,跟没开差不多,这么狭窄的一条小缝,基本上没有什么新鲜空气在流动。

    阴丽华又四处摸摸看看,最后来到那间小房间。听说,老板是死在这张床上,被人发现的。

    她一样先把小窗户打开,在床沿坐下。

    “我们在这里等一下……你会不会怕?”

    “妈,我不是妹妹和外婆……”

    “……嗯。”

    又坐了一会儿,黄宝宝出门前喝的那杯水发威了。

    “妈妈,我去前面上厕所。”

    “要不要妈妈陪你去?”

    “不用了,妈妈在这里等我就好。”

    “好。”反正就在同一间屋子,阴丽华也不怕他出什么意外。“等你回来之后,如果没有什么状况,我们就走吧!今天可能时辰不对。”

    “好。”

    儿子苍白清冷的小身影往门外飘去。

    其实,现在如果有人正看着这间凶店,光他们两个一脸惨白的在屋子里晃的景象,就已经很足以构成“鬼屋”的要件了……

    阴丽华静坐片刻,蓦地,窗户附近响起一个淡淡的声音,好像什么东西“噗”的一声。

    她往声音的来处瞄去,半晌没听见或看见任何异状。又坐了一下,“噗”的又来了一声,她心头一惊,起身往窗户走过去。

    忽然间,脚软了一软,整个人突然失了力,趴在小床上,她的脑子里一阵昏晕。

    “妈妈——”

    儿子的惊叫声响起!

    一个星期后,带着老婆到普吉岛度完假的阴大人回来了。夫妻俩一进门,淇淇先发礼物给两个小外孙。

    黄妞妞是漂亮的沙龙和小帽子,黄宝宝是乌漆抹黑的部落木雕面具和护符。

    礼物很和两人的心意,於是两小孩到隔壁房间玩了。

    度了假回来,心情开朗许多,淇淇整个人光彩焕发,已经不是出发前那魂不守舍的模样。

    她们家女人都不易显老,淇淇穿着沙龙,脚踩海滩鞋,在普吉岛的街上和丈夫一起闲逛,风韵犹存的美貌吸引了无数中年外国观光客的视线。阴大人只是离开一下去买个饮料,就有不少油胖臭老头上来搭讪。

    淇淇精神能恢复得这么快,跟女性虚荣心得到满足有莫大关系。

    “后来呢?后来呢?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她喝着女儿做的西瓜牛奶,兴致勃勃地问。

    阴大人默然看她一眼。

    阴丽华和丈夫交换一个眼光,开口道:“妈妈放心吧!我都收拾干净了。”

    “真的?结果里面是什么东西?”

    “也没什么。总之,我都收拾乾净了,家里以后不会再出事了。”阴丽华说。

    “那就好。”

    生性乐天开朗的女人了了一件大事,开心地跑进去找外孙玩了。

    阴大人还是默然地看妻子背影一眼。

    其实,这样胡里胡涂的人生也满快乐的……

    “说吧,是什么情况?”

    罢才他们交换的那记眼光,他可没错过。

    两个小的也没打算能瞒过他,黄光磊抢着要说话,阴大人轻飘飘地瞄他一眼,他背心一个冷颤,哈哈陪笑两声,发言权交给老婆。

    阴丽华开口解释完,客厅里安静了一会儿。

    黄宝宝大概是对里头那些女人家玩换装的游戏没什么兴趣,不知何时也拿着他的面具,钻到客厅来坐。

    “瓦斯中毒?”阴大人轻声开口。

    “嗳。”

    三个黄家人都点头——阴丽华同时身兼阴家人及黄家人两种身份,戏份比较重。

    阴大人微讶。

    在所有可能性里,他倒没想过是这一个。

    “隔壁邻居的瓦斯热水器就装在他们的小房间窗口,只要有人洗澡,一氧化碳就往里头飘,屋子里通风又不好,迟早要出事的。难怪定期会发生命案。”黄光磊其实白天去勘察的时候就发现了,只是回家忘了提,没想到差点害老婆挂在那里。

    不过“差点害老婆挂在那里”的这一点,两人都明智地认为没有必要提,不然有个阴大人可能也会让他差点挂在客厅里。

    “那你妈莫名其妙跑到店门口……”

    “外婆不是说当时接到曾外婆打来的手机吗?”黄宝宝接口,“那一区的手机讯号很差,外婆可能是边找讯号边讲。就不知不觉走到凶店门口了……”

    阴大人想了想老婆的迷糊性子,这完全就是她会做的事没错。

    “那在家的恍神……?”

    “应该就是吓到了,所以开始疑心生暗鬼,觉得什么都不对。”阴丽华说。

    到底是有点年纪了,记性不如年轻时也是正常的事。一般人的家中长辈也偶尔会有这样恍神的现象,但因为没有其他因由,所以就只觉得是恍神而已,淇淇却是想多了。

    所以,所谓“无形的东西”,是一氧化碳?

    嗯,果然很无形。

    “哈哈哈,妞妞穿这样好可爱!”房间传来祖孙俩快活的笑闹声。

    阴大人叹了口气息。“好吧!就这样了。你们辛苦了。”

    “妈那里……?”阴丽华不确定要不要跟母亲说。

    “我觉得没必要跟外婆说耶!”黄宝宝突然开口。

    认为女儿除灵了的她好像比较开心……

    房间里又是一阵阵笑闹声传来,一干大人默然片刻,阴大人拍拍外孙的头。

    “就照宝宝的话吧!”

    於是,阴丽华母子第一次的除灵之旅,就以这种……惊险?惨烈?无奈?暗淡?呃,总之是很反高潮的方式画下句点。

    “宝宝,将来有机会,妈妈再带你去看更有看头的地方。”

    “妈,你还是乖乖陪爸爸睡吧!以后这种事我来就好。”

    “……”

    真是个不可爱的孩子。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阴大人最新章节 | 阴大人全文阅读 | 阴大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