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意随君欢 > 后记

意随君欢 后记 作者 : 楼雨晴

    雨晴答客篇(2)

    大家好,让各位期待已久的“雨晴答客篇”又来了!

    自从上一回在《誓情衷》的后记里,另辟了个“雨晴答客篇”的空间后,受到不少读者的喜爱,于是乎,便应请者要求,这一回的后记就(咻砰!谁?谁暗算我?)

    好啦、好啦,人家讲实话便是。

    话说那个名为水昆晴的楼姓女子,昧人性,悖良知,每次回信都要读者三催四请,此等恶质行径,已然众矢之的,于是,在某日完稿后,闲闲没代志的某人突然良心给他发现,乖乖的坐在计算机桌前回复近三个月以来的信债,一边还很感性的喃喃念着:“弃我去者,昨日之信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信多烦忧”

    意思就是说,昨天以前的信呢,我们可以自动让自己得暂时性失明,当作不存在,那么一封不存在的信,当然也就没有回的必要了,可是今天的信实在让人想不出更无耻的方式企图赖掉,才会让人无比烦忧咦?那迎面飞来的不明物体是什么?(砰,咚──我知道了,是铁槌。)柔着头上的肿包,晴某人无比哀怨。呜呜,原来不是乌龟也会怕铁槌

    啊!诸位壮士,请手下留情,本人要上诉。

    我觉得我已经粉善良了耶!虽说是“昨日之信不可留”,可我回的是三个月分量的信,比李白有良心多了好吗?(巧言佞色鲜仁矣,那强词夺理鲜什么矣?忠孝仁爱信义和平?)

    唉,我真的有粉给他尽力了,但信债实在太沉重,在努力了半个多月之后,有些信还是回不完,所以剩下的就留待答客篇中回复好了。

    何况,人家也没乱讲呀,的确是有不少人喜欢答客篇中,读者与作者之间的互动交流嘛(这得归功于佳佳不计形象的搞笑演出)!

    以下就是晴姑娘节选的答客内容──

    小妹:风无痕这男人真是生来伤女人心的,真是不可原谅!但如果说风无痕这样对待女主角很可恶,那某男人更叫人嗤之以鼻,那就是惊天地、泣鬼神的“朱允尘”!众所皆知的天字第一号大变态,竟然当着“心爱”女人的面前和别的女人“做x”,亨,就算不得AIDs,也但愿他的小弟弟别烂得太快。

    睛:呃,小妹,-会不会太激动了?朱允尘的小弟弟烂不烂,和-没太大的关系吧?那是秦云-该担心的,我们就别太为他们躁心了,乖,去泡茶看戏。

    小雅:晴姊姊书中的用词都好棒、好棒,看得人家都好感动,想必晴姊姊一定是个大美人,人家好想见-哦~~

    晴:用词棒不棒,和晴姊姊是不是大美人,没太大的关联吧?就像“那只猪吃很多,想必,是可以飞天”一样的没逻辑。(呃,楼雨晴和猪好象也没有关联耶,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比喻?)本人衷心的认为,没见到我是-的福气,毕竟收惊费也是一笔开销。

    咏荷:看完了您的新作《柔情的陷阱》后,使我不得不动笔,鼓起勇气写信给您。不过首先我想问问:为什么您会有“恶魔晴”这外号呢?是因为您就像《柔》一书中的宋怜一样鬼灵精吗?不知怎的,当我看完这书后,我总觉得-们很像呢!

    晴:错觉、错觉!来,跟着我念一遍,用力的自我催眠。这绝对是错觉,晴姑娘比宋怜善良多了(喂,吐什么?中华民国哪一条法律有规定,不可以自我安慰?)再说到那个“恶魔晴”的封号,呜呜,我是冤枉的,就因为我太纯真可爱、善良无邪了,才会被栽赃,人不是我杀的,火也不是我放的啦(既然自我安慰都不犯法了,睁眼说瞎话也没犯着哪一条法律吧?)

    佩如:当我看到《晨恋》中的左少羿那样的宠骆曦晨,真是让我不敢置信,原来晴姊姊是个有心有肝、有血有肉,懂得不玩弄男女主角的人。嗯!没错,晴姊姊果然是人

    晴:喂,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以前很不是人吗?居然还得靠《晨恋》来证明我的确是人?

    筱茹:看完醉红颜这个系列后,最大的感觉就是:棒!希望有机会能看到这些醉红颜的男主角们一起把酒言欢的场面,没有过去、没有仇恨,只为每个人都已觅得人生最佳的伴侣。我真的很佩服-喔!-一定很具古典美吧?

    晴:-会不会想太多了?-觉得那几个性情古怪,全都一副烂个性的死男人,有可能乖乖坐在一起把酒言欢吗?别说-无法想象了,连我都难以揣摩呢!

    再说到古典美,我又要重复一次了,一只吃得很多的飞天猪

    小静:我深信寒寒和香漓两个人的醋缸加起来,绝对赢不了映蝶美人,我安全无虞。SO,垂涎逸幽已经很久的-才该小心为妙啊!要是哪天小静翻开报纸,愕然看见一个大标题:“知名作家楼雨晴被发现x尸计算机桌前,疑为情x!”时,我铁定猜得出凶手就是谷映蝶的!

    晴:有、有这么恐怖吗?(左右张望)那──为了身家安全着想,唐逸幽我不要了,-的玄隶分我用好不好?

    哈?各位看不懂?那好吧,在此附上一张小静的后宫树状图。

    皇后:曲慕文(长相左右)

    爱妃:朱玄隶(心情不好时用的)

    唐逸幽(生病欠呵护时)

    左少羿(没小说时)

    秋若尘(闲闲拿来调戏的)

    谷清云(顾我美美的目啁,养眼用的)

    奴婢:屈胤-、谷映尘、展牧云(专门欺负用来出气的)

    哇咧!镑位瞧瞧,多享受啊!

    小莹:关于奴儿失踪兼怀孕一事,而导致屈胤-(笔划多到让人想踹他)禁欲到生产的半个月才解禁这件事,在此奉送一个笑话──有一个丈夫,因为妻子怀孕之故而禁欲,有一天,丈夫实在受不了了,就对快临盆的妻子提出要求,妻子也觉得让丈夫忍了九个多月,很辛苦,于是答应了。没想到第二天,妻子就临盆了,待小孩一出生,呈现双手抱头状态,父亲将他的手拿开,小孩就问:“你是我爸吗?”父亲点头,小孩立即伸出一根手指,戳父亲的头,并且不断问他:“这样会痛吗?这样会痛吗?”(注:九个月时,小孩的头是朝下的,请发挥想象力。)

    晴:看吧!有这样的读者,晴姑娘想不被带坏都难。(-,小莹,下回再多提供几则更劲爆的,这个有点小儿科。)

    怡璇:我很喜欢看两种爱情故事,一种是搞笑的(就是那种看了会让人笑骂白痴的),还有另一种就是给人哭到想死的那种。所以说,《晨恋》和《分心》就让我看得很爽,而我爱《分心》又多过《晨恋》,虽然它让我哭到想撞壁

    晴:那呃,我是指-家的墙壁,至今是否依然健在?

    小妍子:偶一直在想,语嫣叫小幽幽“幽哥”,那叫小农农时不就会是了“农哥”了吗?好家在,晴家伙还算有诗情话意的天分,所以让语嫣叫他逸农,不然哪,就不知会有多少人抱着肚子去挂急诊了。

    晴:小幽幽?小农农?呃,换我要抱着肚子去挂急诊了。

    Luna:宋擎真的很棒ㄋㄟ!认真负责&体贴心语到“匪夷所思”(我个人觉得)的地步,尤其是他为了心语和丈人爸吵架的桥段,真是太可爱了

    插播,-觉得在丈人爸面前说他们两个已经“做了”,这场面有点“监介”吗?如果我是心语爸,心情恐怕很复杂Y

    晴:会吗?还好吧!反正他又没有全程实况转播,总比那个自曝闺房秘辛的于大少爷好多了。

    天时:我觉得逸农比较像“人”,至于逸幽,嗯跟秋水心一样,是“超人”此二人角色是值得“万民景仰”的,不过,我独钟逸农,难以想象会有此等悲情角色被-创造出来。在我看来,能看见角色的全面性的,大概就属他了,一再的心伤、一再的承受,和一再的付出,就我的认知,那才是男人!

    PS楼雨晴,好怪的笔名,解释一下吧!如果有读者交流站三、四、五的话。

    晴:你说是男人就是男人吧!我一介小女子,哪敢对你们大男人的话有意见?(很怀疑耶,整整三张信纸,写得密密麻麻、至情至性你是不是受过什么情殇之苦,也为了像语嫣那样的女人伤心过?)

    好啦,唐逸农是人,唐逸幽和秋水心是超人,而我不是人你们全都归类好了,我还能说什么?

    那个笔名,会很怪吗?雨后初晴,很诗情,也很画意呀!所以那种有雨有晴的诗词,多到数不清呢!

    接下来,那个金鱼妹呀,-觉得台湾的邮政,有先进到只要在信封上标示“花莲市某处”,就能准确送达的地步吗?要真有这一天,请容晴姑娘大呼一声:杰克,真是太神奇了!

    谁笑得这么大声?那个台北的晓娟,-半斤也不必给他笑那个八两了,晴姑娘一直到回完信,才发现-除了署名,什么也没留。怎么?存心戏弄我老人家的感情哪?

    每次回信,总会有几个这样的宝贝人类,拚命催人家回信回信,却没留个处于地球表面的有意义地标,怎么叮咛都还是会发生。

    还有那个叫“猜猜我是谁,猜对有奖”的家伙,晴姊姊很不想打人,请不要逼我。

    拜托,-当我是神吗?没留名字、没留地址,更没任何讯息,这样就要我猜?

    说到这个,连带的,晴姑娘免不了要不厌其烦地再一次提醒几个注意事项。

    每一封来信,除了要清楚注明地址外,请连姓名也一道附上,注意,是“全名”哦!我光是叫宜静、静怡、怡静等等的读者,就有六、七个了,要命的是,其中就有三个都姓陈!除非你们确定我和-很熟,光笔迹就认得出来──例如那个一天到晚喊着“我要玄隶”的花痴小静,以及光掂信封重量就有三十来张,闭着眼都认得出来的长舌佳佳。

    还有一些昵称,我实在很羞于写在信封上,例加丫丫、-、秋月奴(把我的书名各抓一个字来凑成名字,亏-想得出来。)、津津、王黍蜀、小硬等等,不胜枚举,就连阿华田都出来了!(没被点到的也不要偷笑,那并不代表你们没事,我只是懒得一一清算罢了。)

    最后一点,当信件堆到一定分量之后,拆信就成了件耗时工程,所以为了节省看信与回信的时间,折信与封信请务求简单便利就好,有不少读者,真的是写三张分三张折,写七张分七张,然后再来编号,如果是不同时段写的也就罢了,偏偏那是连续性的而我,就得一张张的拆,天哪,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更夸张的是,还有人折成心形那种最复杂、最难折的折信法,(干么?想展现高人一等的折信技巧啊?)别说折回去了,我连拆都不知由何拆起,好想打人

    哇,这回的篇幅好恐怖,不停笔是不行了,咱们十一月《君莫问愁》见吧!

    来信请寄:815高雄邮政34-45号信箱楼雨晴收。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意随君欢最新章节 | 意随君欢全文阅读 | 意随君欢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