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情窦初开 > 第十章

情窦初开 第十章 作者 : 楼雨晴

    何必生这一人间蒸发,就蒸发了一个月。回到家的时候,一屋子空荡荡,没半个人。他放下行李,先到浴室冲了个澡,回到客厅想打开电视,看见压在遥控器下面的纸条。

    妈妈去参家进香团,这几天不在家。

    冰箱有炒面,微波就可以吃了。

    老妈留的字条?怪了,这老妈是看大爱台受到哪位师姊的熏陶?居然也慧根大开,学人家留起温情字条来了。嗯,字体有进步很多,可惜参加的加写错了,比他还糟糕,属动指数小小扣了几分,不过搞笑指数有增加。

    他端出冰箱的炒面微波,边吃边刻薄评论。

    虽然炒面不确定放了几天,可是他真的非常饿,也顾不了太多,反正他很好养,面也满好吃的,就算拉肚子他也甘愿。

    吃完面,回房往床上一瘫,盯着天花板脑袋放空。

    结果咧?放逐了一个月,不管人在哪里,看着垦丁的天空,澎湖的天空,小琉球的天空,心里最留恋、最美的那片天空仍然是自家卧室天花板上的这一片。

    他翻了个身,背后似乎压到什么,稍微挪开身,探手摸出一只发夹。

    这是琤琤的,他认得。琤琤的发夹怎么会掉在这里?而且是很暧昧地掉在被子里……他一顿,思绪在看见枕头上那几根属于女孩子的长发后炸开。何必问,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浑蛋!

    他都还没搬出去耶!有这么急吗?多等一下,让他疗完伤,可以笑着面对他们时再来干柴烈火行不行!

    浑帐、浑帐!

    害他稍微平复的心又撕裂开来,痛得直淌血。

    他霍地跳了起来,无法在那张床上多待一秒钟,那会让他脑袋无法控制地想象他们在这张床上做过些什么……

    抓了钥匙冲出门,本想呼吸新鲜空气,四处走走让心情平静下来,双脚却不知不觉又走到小鲍园里来!

    这小鲍园啊,他们在这里约会过两个月呢!

    那时的她,还不晓得怎么与外人互动,每天做着一样的事情,低头画她的画。真奇怪,他那时脸皮也够厚,居然一点也不在乎她安静不理人的模样,换作一般人,可能会觉得被讨厌,自讨没趣地退开吧!可是他没有,或许是因为,她偶然给他的暖暖笑意。

    她一个笑,就能让他活过来,信心百倍地坚持下去。

    现在想想,真的好怀念那段时光,肩碰着肩,坐在那第长椅上,他替她撑阳伞、赶蚊子,她偶尔会带着二哥做的好吃食物给他,有时她前一晚没睡好,还曾经在他怀里睡着过呢,真是一点也不防他。

    突然间好想吃甜筒,他进便利商店买了巧克力品味的甜筒,让甜甜的味道在嘴里化开。

    他想,他以后可能也会和她养成一样的习惯,心情不好时吃支甜筒,想着和她在一起吃甜筒时的幸福时光。

    一路漫步走进公园?本想在长椅上坐一会儿,可惜那里已经有人了!

    还不不及看清发生了什么事,眼前一花,腰被牢牢抱住,唇际一暖,软软的触觉令他备受惊吓。

    哪来的浑蛋敢偷袭老子!他可是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纯情男子汉,不是谁都能滢乱的——正欲破口大骂,看清眼前的丽容,又让他跌入更深的惊吓中。

    琤,琤琤?

    震惊地拉开她,狼狈地退开数步。“你、你、你!”

    打结的脑袋无法理出思绪,居然很蠢地说出这句:“甜筒不是这么吃的……”

    拜托,别这样吓他,他待会再买支给她行不行。

    “才不是吃甜筒……”她低声辩驳,上前要抱,被他避开。

    “不、不然吃哈……”问得更笨,完全没智商。

    “你啊……”低哝声模糊地绕在嘴里。

    好想他……

    “哈?”没听到。

    “你,等一下,不要走,等我哦!”要干么?他一脸困惑,看她三步一回头,确定他还站在那里不动,这才快步跑开。“那个,慢一点……”来不及叮咛她慢慢走,小心跌倒,她已经跑得不见人影,不晓得在急哈。

    他索性坐下来看公园的小朋友打羽毛球,一边等她。

    羽毛球从他头顶飞过,眼睁睁看着它卡在马路边的树枝。

    几个小孩跳啊跳,还拿木棍捞、空宝特瓶丢,让他想起第一次在公园见到她时的景象,不自觉笑出声,起身走上前去。

    “来吧,叔叔帮你们拿。”

    范如琤抱着画本匆匆赶回来,没见到他,慌张地大喊:“生生—”

    没有回应。

    如果他在,一定会回她的,他又走掉了!

    她蹲下身,好着急,好慌乱地痛哭失声。他没有等她,他又走掉了,这一次,不知道要走多久……她每天都在等,等他回来,告诉他,她努力在学的一切,可是,他为什么不听?他还在生气吗?

    何必生拿完羽毛球回来,就看见她一个人蹲在那里哭得好凄惨,满脸的泪水。

    “怎么了?怎么了?琤琤?谁又欺负你了?”他被吓到了,赶紧上前询问。

    他……没有走掉?

    哭声停顿了一秒,然后扑抱住他,继续放声大哭。

    何必生拍拍她的背,抱起她坐在长椅上,就像更早之前,她被妇人无理指责受到委屈时那样,让她趴在肩膀上哭,用他的怀抱给予安慰。

    “乖,谁欺负你,告诉我好不好?”

    “没有人……”没有人欺负她……她哭到打一隔。

    他不在的时候,她一滴眼泪都不敢掉,怕大家担心,怕不够坚强他就不要她了……现在他回来了,忍不住就会想哭,因为会疼她、帮她擦眼泪的人在这里,她可以哭了,可以撒娇了……

    她抹抹泪,将怀中的画本递去。“给你、给你看!你不要……不要再不见了……”

    何必生低头看一眼,苦笑。“不用了。”

    他不是因为她不给他看画本才走的。

    可她也很固执,他不拿,她就不收手。

    他只好接过,意思意思翻个两页,才刚翻动,下意识又立刻合上,左右张望了一下,脸色不受控制地红了。

    “你、你……”她改行画[成人式]绘本了吗?里面的内容……他给她看的明明是少女漫画,怎么会有十八禁的A漫画面?

    “谁教你的叩?”他突然有股想杀人的冲动,这绝对不是纯洁的琤琤想得出来的,而那颗老鼠屎必然是—

    她吸吸鼻子。“阿问。”果然是他!

    他泄气地垂下肩。人家现在要怎么调教女友也是他们的闺房情趣,轮不到他来管了……

    “这种事你跟阿问讨论就好,不必让我知—”

    “不是阿问,是跟你。”她认真回应。

    “什么?”心痛得半死、忙着恬伤的人呆住,用塞了颗鸵鸟蛋的可笑表情回视。

    “学这个,是要当你的妻子。”夫妻不只是每天晚上躺在同一张床上数星星而……还有更多亲密的事情,她二十一岁了,不会一无所知,只是……只是很陌生而已。

    阿问拿成人书籍、成人录像带给她自己研究,虽然很害羞,但还是把它记起来了。

    何必生张口、闭口,试了好几次都发不出声音。他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一定很白痴,但还是愣愣重复确认。“你说,这个!是为了我?”

    她点头。“不只这个,上课、做菜……还要学很多。你不在,我去你家,学这陪妈妈,当你的妻子,等你回家。”

    寥寥数语,他却听懂了,眼眶发热。

    “所以,家里的炒面是你做的吗?”

    “嗯,好吃吗?”

    “好吃。字条也是你留的?”

    “对。”她每天都留,因为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家。

    “我不在,你替我陪妈妈、喂小狈?”

    “狗狗一只送人了。”三只太多了,有点吵,妈妈不好睡。

    “你晚上睡在我的床上,等我回来?”

    “你回来,一起数星星。”他说过的,她没有忘记。

    她为他做了那么多,像个贤惠的小妻子,守着他们的家,等着他回来,他居然一个人在外头耍废,还自以为失恋了!何必生,你是白痴吗?

    这一刻,他真的懂了。

    她突然不依靠他,自己会坐车,自己会打理所有的事,他忙,她比他更忙,其实是两个人同时都在为他们的未来做准备,只是努力的方向不一样。

    她的独立不依赖,是因为她也想让他依赖她。

    不让他看画,不是不愿与他分享心事,再也走不进她心里,而是少女羞怯!这种画他一个大男人都不好意思了,何况是她。

    可是她还是很忠实地记录所学,因为阿问说那可以让他快乐。

    那阵子别别扭扭不让他碰是因为,想到要跟她做那些事情的是他,她当然……害羞吗!

    人家对他满脑子性幻想,他却以为自己被拒绝,她不要他了!

    “那,阿问呢?你不是说,你喜欢他?”

    “他,喜欢,你,是爱:——…”她知道喜欢和爱的差别啊,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她很固执地只喊他“生生”,一个大男人被叫得这么可爱,笑挂了一票人,他从来没向她表达抗议,其实他也喜欢被她这么叫。

    就像大家喊她铮铮一样,她感受到里头的宠与爱,所以用同样的模式称呼他,给他宠与爱。

    她从来只用这种方式喊过他一个人,如此独一无二,他却执着在她从来没对他表明心意,其实在她每一句呼唤、每一个细微的小举动里,时时刻刻都在说爱了,他却没发现。

    何必生动容地抱紧她。“我好笨对不对?”

    “生生不笨,我爱。”

    对,她说的是爱,不是喜欢。

    活到三十岁,她是第一个对他这么说的女人,他激动得热血沸腾,好想化身禽兽……

    “那个……我们回家去好不好?我们的家喔!”

    “好。”小红帽好温顺地点头,完全没察觉大野狼正张大嘴,准备将她吞如腹……

    “唔……生生…”被吻得喘不过气,从公园到床上纠缠,场景跳太快,搅成一团的意识有些模糊,却还是本能地回应他。

    “嗯……”被软软的唇瓣回吻,他舒服地想声吟。

    果然有看带子“预习”过就是不一样,他该死地有点感谢何必问了。

    丁香小舌害羞地恬舐他,吻得他一阵兴奋。她好像……比他主动许多……

    他粗重地喘息,涌了生平仅见的最快速度脱光衣服,再回到床上来。

    “快,趁我兽性还没超越理性之前,第一次让你自己选,你要哪一个姿势?这个怎么样?”手忙脚乱地翻到他垂涎已久的那一页。

    刚刚在公园看到时,差点喷鼻血,这个实在太刺激、太诱人了!

    她脸红到快爆炸,小小声哼应:“好……”

    “你说的!你说的喔!”简直像中了乐透头彩,兴奋地扑向她,开始一口一口享用他美味可口的小红帽。

    “啊!”她娇笑,被他上下其手,啃得全身吻痕遍布,又羞又喘。

    她没有跟谁光着身子,那么亲密地抱在一起过,她可以听得见他的心跳,摸得到他肌肤的热度。

    他尝得很彻底,属于她的每一寸水嫩肌肤,他都舍不得放过,亲吻、碰触,有温柔的、煽情的,将他知道是所有调情技巧用在她身上,撩起女性沉睡在身体深处的**,她值得最珍惜的对待——

    知道哦啊确定她已动情,为他准备好,他缓慢地深入,缓慢地等待她的适应。

    “痛。”她皱眉。

    “我知道。”他让自己不动,停留在她深处,等待她的不适淡去。

    她扬唇,搂住他的颈子。“我感觉得到你。”他在这里,用那么亲密地方式与她融合。

    “对,我们在一起。”他动了动,“可以吗?”

    她害羞地点头。

    他不敢太放肆,一点一滴释放**,她太稚嫩纯洁,过于鸶猛的索求她会承受不了。

    “不是那个……”她低低吐出,和他说的那张画,不一样。

    他低笑,好温柔地吻吻她。“第一次会很不舒服,不能太刺激。”

    先循规蹈矩慢慢来,那种进阶班、技术级的,暂时让她欠着,下次!下次他一定讨回来!

    过后,他们依偎着,调匀气息,头靠在一起数星星,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分享欢爱过后的温存余韵。

    “变好黑。”她摸摸他的脸,刚刚发现他身上好多地方红红的,脱皮了。

    “我去了不少地方,吹海风吹到感冒,晒太阳做日光浴看看能不能晒成人肉干,结果只晒掉一层皮。”原来心情不对,任何美景都成酷刑。

    他趴在床上,享受佳人嫩指在背上滑动的触感,薄荷药膏渗入肌肤,带来一丝沁凉感受。

    她停下动作,沾着药膏的食指点了点他鼻梁,好认真地一字字叮嘱:“下次要带我一起,不可以再忘记。”

    他凑上前,咬住纤指。

    “啊,有药啦!”她娇笑闪躲,他扑上前,在床上笑闹地缠成一团。

    掩住她,凝视围困在怀抱下的娇小身躯,他低头细细啄吻。“我好高兴你还在,好高兴你没有嫌弃我,虽然我没有了不起的成就,可是我一定会尽我的全力让你幸福。”

    “我知道啊。”她觉得他很好、很好,一直都知道。她不需要什么成就,也不想懂,在她眼里,那个张开怀抱护卫她,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守在她身边,全心全意疼宠她的他,就是最好的了。

    “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背对背默默许下心愿,看远方的星,是否听得见……”枕着他的肩,喃喃轻哼。

    何必生破诧异地挑高眉。“你在对我唱情歌?”

    细致脸容红了红。“不好听?”

    “不会,很好听,非常好听!”就算五音不全,在他耳里也是天籁。

    他的琤琤唱情歌给他听耶—…好爽……飘飘然比吸毒更梦幻…

    “这也是阿问教的?”

    她皱皱眉。“台客之歌,我不要。”

    他放声大笑。

    好你个何必问,干得好!以后要算计琤琤的事就交给他好了……

    不过,那个“绿岛小夜曲”就很其心可议了!以前那几个家伙天天到他面前唱,叫他学着点,免得去到“那里”很无聊……,还是他家琤琤聪明,他完全无法想象,要是连她也对他唱“绿岛小夜曲”,他应该会吐血吐到贫血吧。

    一波三折,租书店终于择日开幕了。那天,一伙人聚在一起,误会说开后,杯酒释恩怨,何必生正式被贴上醋夫标志,闲着没事就被拿出来嘲弄一番。

    开幕那天,范如衍的合伙人也顺路来道贺,范如衍问他:“你有想看什么书吗?”

    “有金瓶梅吗?有人嫌我不够博学多闻。”

    “等、等一下。”范如衍一本正经,坐在计算机桌前查询,开始有老板娘的架势了。

    来人大笑。“我现在知道什么叫兄妹了,血缘果然是奇妙的东西。”

    何必生摸摸她的发,替她解答疑惑。“他开玩笑的。”

    琤琤学习得很好,现在也在上一些计算机课程,不过对语言的解读仍然很片面,无法解读太曲折的心思。

    不过对于他人的情绪,她已经很努力地思考、并且理解,现在如果他问她:“哥哥比较重要还是我?”

    她已经学会嘴甜又识大体地回答他:“哥在这里。”指指脑袋。“你、在这里。”指的是心。

    一个记在脑子里,一个放在心上。

    回答多官方啊!忍不住怀疑背后有军师在教。

    他每天都被她哄得心花朵朵开,这个专拐纯情男子汉的心的爱情小骗子。

    “啊!”听到一声轻呼,他赶紧回过头,发现她抱一迭书回架上,而现下正抱着肚子皱眉。“怎么了,琤琤?”

    “痛,肚子。”

    “大舅子,帮我看一下店,我送琤琤去看医生。”丢下这句话是同时,人已经在门外。

    “应该是我带去……”范如衍喃喃呆愣。“你健保卡没带……”

    明明妹妹是他的,点是那个人的,为什么是他和健保卡留下来看店?

    中午过后,终于等到他们回来了。“没事吧?”范如琛必切地问。

    何必生表情很呆滞,摇了摇头。

    岳姗姗忍不住叹息。“一波三折就算了,开店当天未来老板娘还挂病号,干脆改名叫命运多舛租书店算了—你不用张口,我知道舛字你不会写,也不指望你懂。”直接阻断那个很没老板命的人开口。

    “谁说我不会!”很不服气地拿笔写了个“喘”字。

    气氛一阵寂静。

    范如衍默默接过笔写下一个“舛”字,再拍拍他的头。

    一挂人当场笑得东倒西歪。

    “天哪,连琤琤的国文造诣都比你强了!”

    “就算这样,小孩的名字我还是要取,谁都不能跟我抢……”灰头土脸的某人喃喃自言。

    有事一阵寂静!

    “你说什么?”范如衍伸手上前,当老大的已经先一步揪住他衣领。

    “能不能、如果不麻烦的话!请再说一遍?”

    “不用客气,大舅子,你要当舅舅,我要当爹了!”需要这么意外吗?琤琤三天两头在他那里过夜,这是意料中的事吧?难不成以为他们真是盖着棉被数星星?

    “你就不会避孕吗?”范如琛咬牙。

    “我为什么要?”他一点都不排斥有小孩。琤琤也是。“所以,二位舅爷,可以准备办喜事了。”

    “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范如琛喃喃低哝,冲击太大,一时无法回神。

    “恭喜你啊,琤琤,要当妈妈了。”岳姗姗上前,疼惜地轻抚她脸庞。“那我也告诉你一件事,我要结婚了。”

    “真的吗?二哥?”她本能地看向另一边那个男人。

    “好你个岳家婆娘,几时得手的?”何必生颇讶异。好歹陪她喝过几次失恋酒嘛,居然来陰的,也不通知一声,太没道义了。

    岳姗姗表情僵了僵,而另一个传说已久的绯闻男主角则是沉默地别开脸。

    咦,不对唷!气氛怪怪的。

    “我要结婚干他什么事,你们看他干么?”所以……新郎不是范如琛?这下,场子又僵掉了……

    “不是要结婚吗?去拿农民历来,赶快挑个好日子,怀孕的话婚期不能拖太久。”范如琛打破沉默,神态是一贯的沉稳,垂眸翻看开店选日子留在这里的那本农民历。

    何必生回头看了看多年老友,虽然很同情她,可是未来舅子他没胆得罪啊……

    “下个月十七号,你们看怎样?”

    “有点赶,不过应该来得及。好不好,琤琤?”问一下太座意见。

    “好。”准新娘乖巧点头。

    “那喜饼是要中式还是西式?”

    “西式啦!琤琤喜欢吃那种薄片的小饼干。”

    某舅子冷眼一瞪。“新娘不能吃自己的喜饼。”

    “唉呀,没关系啦!琤琤爱咩,你们谁敢阻止她就给我试看看!”

    讨论声此起彼落,热热烈烈,盖过了原本的寂静。

    啊,真的要嫁妹妹了,从没预想过会有这一天呢……

    今天,是小妹的大喜日子。

    照理说,他应该觉得开心的。

    是的,他很开心,看到妹妹将手交给那个男人,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那一瞬间他是真的欣慰又释然。

    那个男人,以世俗定义而言,不算是很好的对象,草莽气息太重,浪荡了大半辈子不曾定下心来好好规划人生,有时候讲话颇江湖味,还曾经当过地下钱庄的讨债打手,唯一庆幸的只是没沦落黑道而已。

    他曾经质疑过这种人无法照顾他纤细娇柔的小妹,但是那个男人做到了,他用行动向所有人证明,他爱这个女人的决心。他离开那个靠拳头生活的环境,他定下来计划未来,他说话粗率,可是对小妹却温声细语极了……

    为了捍卫爱情,娇弱的小妹原来并不娇弱,他的爱情让他的女人成长。

    做不被看好的,竟是这世上能将小妹守护得最好的人。

    世事真是没有绝对,可不是吗?

    在这个意义深重的日子里,心底莫名地沉重,莫名地……有太多、太复杂的感触。

    “一个人在这里发什么呆?”岳姗姗上个厕所出来,看见他站在透明落地窗前俯瞰脚下万家灯火。

    里头在拼酒,预备灌挂新郎不让他们入洞房,他却为一个人待在这里,那道背影看起来竟有那么一股落寞清寂。

    范如琛侧眸,浅浅一笑。“没。一个人安静想些以前的事。”顿了会儿,他幽浅低诉:“我还记得,琤琤小时候连说话都说不清楚,满屋子乱爬,哭了就撒娇要人抱的样子,我和大哥一路谨慎地呵护她,不让她受别人欺负,怎么一转眼,她就嫁人了。”

    “怎么?舍不得了?”听起来,很想全天下嫁女儿的老父心声。

    “我原以为,不会有这一天的,也做好准备,一辈子照顾她了。今天!坦白说,我除了替她高兴,其实更多的是释然。她找到幸福,我就安心了……”可以放下困锁多年的桎梏。

    “你讲得好沉重。琤琤并不是你的责任。”今天就算没有阿生,他也用不着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身为一名兄长,他做得够多了。

    “不,她是我的责任。”他叹息。“你不懂。她是我的责任。”

    然后?

    本着两人之间无形的相知与默契,她知道他还有话说,他想讲的,绝对不单单字面上这些……

    “你知道吗?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好像被诅咒,所有亲近我的人都会遭遇不幸。很无稽,但是替我算过命的命理师,全都一致说我是孤克命,、克父、克母、克兄、克妹、克妻,注定要孤独终老的。”

    “乱讲,范大哥和琤琤不是好好的?”

    “是啊,他们好好的……”她不知道,他多庆幸他们好好的。“后来妈妈告诉我,琤琤八字好,能逢凶化吉,所以替她取了和我相似的名字发音,希望她的福分能分些给我。”

    她没搭腔,而他陷入沉默,好一会儿没再开口。

    半响,他低低幽幽地开口。“其实,当年我继父想侵犯的人,不是琤琤。”

    不是琤琤?那还会是——

    思绪一顿,恍然间的领悟,令她难以置信地张大眼,发不出声音。

    他和琤琤,都承袭了母亲的好相貌,十二岁的琤琤,充其量不过是个孩子,发育还未完全,可是十六岁的俊美少年就不一样了……那人是变态!

    琤琤是为了保护我。“于是失手杀了那个人,以她的福分换来他的平安。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无法承受生命由自己手中消逝的罪恶感,将自己关在心灵底层,封闭与外界联系的管道,大哥也为了保护琤琤,扛下杀人罪名。

    而他这个挑起一切事端的人,却好好地,被他们保护着。

    “那一年,她保护我,所以往后的人生,换我保护她,直到这辈子走完。”

    岳姗姗恍然明白,他心里个愧疚感比谁都深重,他始终觉得琤琤是为了他才变成如今的模样,难怪他对琤琤有过度的保护欲,因为他不想看见她再受到一丝丝的伤害。

    “都过去了。琤琤现在找到自己的幸福了,不是吗?”她无法自主地伸手,指尖抚过他眉眼间的愁郁。

    “是都过去了。”也可以放下心上的包袱了,只是今夜,突然很想将隐藏多年的情绪找个人倾倒,说完之后,他会彻底忘掉。而眼前这名女子……即使还不了她的情,她依然在他忧伤时,伸出抚慰的手,默默相陪。他知道自己亏欠她。

    “你要嫁的那个,他好吗?”

    她微僵,怞回手。“很好啊,很体贴,很照顾我,我想会是个好丈夫吧!”

    “嗯,那很好。”他低语。“我祝福你。”

    往后,就真的再也没有交集了……

    “唔。”她模糊点了下头。“没事的话,我进去了。你不要想太多,还有!多善待自己一点。”

    她步法走得凌乱仓促,想要粉饰太平,却让高跟鞋敲击出的杂沓步调,泄漏了言不由衷的思绪。

    “姗姗!”他回眸唤了声,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她顿住脚步,没回头。“请你,一定要幸福。”至少,要比他幸福。她没应声,笔直朝屋内走去。遗落在身后的,是从没得到过响应的多年苦恋,从此,结束得干干净净。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情窦初开最新章节 | 情窦初开全文阅读 | 情窦初开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