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订作白马王子 > 第十章

订作白马王子 第十章 作者 : 子心

    “怎样,交代你的事情,办得如何?”

    陰陰的月、飕飕的风,就如此刻站在窗边女子冷透的嗓音。

    “我办事,-放心。”杜可斌反手甩上门,将手里握着的钥匙串往柜子上一抛,走过来,张开双臂抱紧女子的腰肢。

    女子一转身,毫不留情的推开他的双手。

    “放心?”她哼了声,以冷然的眸光瞥着他。“如果我能放心的话,事情是不是早该解决了?”

    “哎呦!”杜可斌由她的身后靠了过来,很快的又揽上她。“人有失足、马有乱蹄嘛!”

    “失足又乱蹄?”女子昂脸,黑色的瞳仁中迸出凛冽的精光。“这次如果再失手,恐怕我们两都得去蹲大牢。”

    杜可斌皮皮地抬起一手来。“是、是、是,我已经照-说的话,把东西都给了,接下来只要等那个蠢女人去下毒,然后禹钧尧就会一命呜呼。”

    他的眼一斜,嘴巴和舌头一撇,耍宝地摆出一副中毒者的模样。

    女子看着他,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似在盘算着什么。

    “哎,这样都逗不笑-!”杜可斌将下颚抵在她的肩上。“可见得-有多冷呀!”不过,他爱死了她冷然的模样,甚至愿意为她去做任何事。

    伸出一手,他勾起她的下颚,侧过脸来要吻她。

    女子以手抵住了他的唇。“我的冷你又不是不知?”

    她的眸光搜索过他的脸,在对上他眼瞳的同时,绽开若有所思的笑。

    “是、是、是,大小姐,我就是喜欢-的冷,喜欢到愿意赔上自己的命。”伸起一手抓住她的手,他压下头来,恶狠狠地吻上她的唇。

    女子几乎被吻得岔了气,然后,杜可斌的双手开始不安分了起来,先是扯开女子的衣襟,然后粗暴地拉扯着她的裤头。

    女子没有挣扎,但是以一手握住他压在她裤头上的手。

    “总得给我一点甜头!”他看着她,无法忘怀在她身体里的销魂。

    虽然过去他也抱过许多女人,但没有一个能像她一样,给他既满足又蚀魂的感动。

    “我没说不给你。”女子又笑了,如果杜可斌不是那么的猴急,那么他将不难由她的眼瞳中观察出一抹肃杀之气。

    “那……”他张口就要吻她。

    女子以一指压住了他的嘴。“等一下,你认为今夜一定能成功吗?”

    看着她如泥鳅一样的溜出怀中,杜可斌懊恼一叹。

    “百分之百。”他说得异常笃定,脑中一闪,突然想起了一事。“对了,事成之后,-会与我远走他乡吧?”

    “你说呢?”女子难得露出娇美的笑容。

    她背对着他,走到窗前的一个矮柜前,由上头取来两只各盛着三分之一酒液的酒杯。

    “我猜,-不会舍得放掉我。”对于自我魅力,杜可斌很有自信。

    另一个女人不就被他耍得团团转吗?要她往东,就绝对不敢往西,要她去杀人,不也乖乖地成了连环杀人案的主谋者。

    “也许吧!”女子冲着他一笑,将两杯酒端到他的面前,任由他选。

    杜可斌习惯性的选择了左边的一杯。“去瑞士、法国或荷兰,-可以任选一个。”

    女子没多说话,只是端起酒杯与他一碰。“你决定吧!想去哪儿,都好。”

    “这可是-说的!”他终于盼得美人归了。

    仰头一饮,他一口气将酒全数吞入口中,但随着热辣的酒液慢慢的滑入咽喉,到达腹腔,他的脸色变得难看,由扭曲到狰狞。

    “为……为什么?”腥咸的血液冲口而出,喷了一地。

    “你说呢?”女子的脸冷得没有表情,彷佛失魂的恶鬼。

    “-……”杜可斌再也说不出话来,因毒性太强。

    “我说过,你想去哪,都可以的!”看着他在自己的面前倒下,女子小心翼翼地走过来,避免碰触到地上的血渍。“如果你不死,这个故事如何划下完美的句点?”

    她在笑,甚至笑得很灿烂。

    沉重的眼皮眨了眨,彷佛是垂死前的挣扎。“这么说……-……是不是一开始……就没打算跟我在一起……只是在……在利用我?利用我去怂恿另一个女人成为-的杀人工具?”

    “看来你并不傻嘛!”她在他身旁蹲了下来,左瞧右看的研究起他即将断气的模样。“不过,你不也是同样的利用了另一个女人吗?”

    “-……”感觉这是最后一口气了,杜可斌露出无奈的笑。“没、没关系,不过……我会在……在陰间的路上等着-……紫……萝……”

    终于,他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但不甘心的双眼,并没闭上。

    紫萝站在他的身旁看了他一会儿。“都要死的人了,还说那么多话干嘛?不如快快的闭上眼死去,省去我一点时间,一会儿,我还还得忙着去解决掉另一个人。”

    她缓步小心的走开,将手里端着的酒液倒入水槽,又将杯子擦拭干净,整理过整个屋子,将现场布置成自杀的状况,临离开前,她又睨了地上的人一眼。

    “对不起,还有一件事我忘了告诉你,从来我喜欢的只有女人,而且早在多年前,我爱人的一颗心,已随着那女人的自杀,一同死去了!”

    禹钧尧回到禹家大宅已是凌晨时分,离天亮只剩下几个小时的时间了。

    由于整晚几乎没吃什么东西,他在放好外套和换上一身休闲服后,直接来到厨房,想冲杯牛奶。

    很意外的,他在厨房里遇到了玉燕。

    “少……少爷。”玉燕的手上正端了一杯牛奶,以汤匙轻轻的搅和着。

    “-怎么还没睡?”禹钧尧睨了她一眼,虬起眉结。

    “我睡不着,因为发生了太多事。”玉燕朝着他走近,唇瓣勉强挤出一抹苦笑。“我看到你的车灯,猜想你应该会肚子饿,所以就干脆起身,帮你冲了杯牛奶。”她说着,将手里端着的牛奶往前一递。

    禹钧尧没理由拒绝,顺手接了过来。

    不过,他没马上喝,隐约间总觉有些怪异、有那么一点的不妥。

    “对了,贾小姐和阿飞先生,真的、真的……”玉燕声调明显的颤动,据新闻报导说,两人当场死亡,尸首还随着起火爆炸的车体,被烧了一半。

    “嗯。”禹钧尧的喉结滚动了下,一股淡淡的轻香扑鼻,有点似茉莉香,很淡很淡的茉莉花香,似曾相识。

    在他的记忆中,有一个女人很喜欢这股香味,那个女人是……

    看着他的脸色骤然改变,状似彷徨,玉燕突然扯开笑容,朝他走来。

    “怎么……你感觉到了吗?”她的表情丕变,不再是方才那个温柔、怯懦、楚楚可怜的人儿。

    “感觉到……”禹钧尧整个人骤然一怔,发觉自己的全身居然无法动弹,几乎瘫软了下来。

    “感觉到那股茉莉花香?”玉燕来到他的身旁,伸手抢过了他手上的牛奶。“其实不用毒药,我也一样可以杀了你,而且,我已经想到了一个更好的法子──我先服过解药,再用两种以上的高纯度吸入性麻药,加上茉莉花香压味,然后随着牛奶一同搅拌,让空气中充满香气,你说,效果是不是比你直接喝下这杯毒牛奶更好呢?”

    “-……为什么?”这一刻,他发觉连舌头都已渐渐地麻痹。

    “因为你应该忏悔,向一个人忏悔。”不留情的,玉燕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

    随着啪-声落下,她的双眼发亮,表情甚至可说已接近疯狂。

    “怎样,感觉到了吗?是不是全身都不能动了呢?”

    她笑着,笑声诡异,然后,陡地伸来一手,揪紧他的领口。

    “不过,你不需要说话,现在你需要的,只剩下忏悔!”

    她以出人意料之外的气力,将他推倒在地,拖着他,小心翼翼地绕出厨房,闪过走道、进入花圃、经过花房,一路走向林荫深处。

    玉燕将禹钧尧拖到树林中,在林荫的深处停下脚步,然后在隆起的土壑上甩开他,双脚跪了下来。

    “姊姊,我最爱的姊姊,我一直都有遵照-的遗言,不让任何的女人抢走他。那个姓舒的女人,我虽然扮鬼吓不走她,但让她死在车祸中也一样。不过,姊姊,这似乎是没用的,对于像他这样的男人,多的是想靠过来倒贴的女人,所以我想到了一个很好的方法。姊,我让他去陪-,唯有让-亲自看着他,那些女人才不会不断地贴过来,-说……好不好呀?”

    然后,玉燕站了起来,在一旁的草丛中一阵摸索,再度站直身时,她的手上已多出了柄亮晃晃的刀。

    她缓步朝他走来,一步一步地,不疾不徐。

    “你说,你喜欢我一刀直接割断你的颈子,还是……”她笑了,笑得令人毛骨悚然,彷佛陷入了自我的幻想情节中。

    禹钧尧挣扎着,无奈全身仍旧无法动弹。

    “别怕,你别怕。我相信姊姊一定也舍不得让你太痛,她很爱你的,所以我干脆一刀插进你的心窝,一刀毙命就不会痛太久,你说,好不好?”她来到他的面前,慢慢地蹲下。

    “嘘──只要一下下,不会痛太久,你很快就能见到姊姊了,我把她的骨灰埋在这里已经好几年了,我相信,她一定一直在这个大宅里等你。”

    她的眼里爆出凶光,看来细弱枯槁的手紧紧握住刀柄,猛地举高。

    “闭上眼睛好不好?等你再睁开眼时,就能见到姊姊。”闭了口气,握着刀柄的手紧了紧,眼看就要往下挥──

    “住手!”终于,一声宏亮嗓音回荡在林间。“把刀放下,否则我就开枪了!”

    转眼间,树林里走出了许多人来。

    有穿着制服的员警和几个侦办凶杀案的便衣,至于拿着枪走在最前头的,则是阎罗本人,他的一旁紧跟着阿飞。

    “你……你们……”玉燕慌了,不可置信地转动脑袋,看着从四面八方朝她围过来的人群。

    “看来我是逃不掉了,既然如此,我们同归于尽吧!”她转回脸来,瞪了地上的禹钧尧一眼,猛力的将刀往下插。

    砰──枪声划破静谧林间,尖叫声随之响起。

    “啊!我的手……我的手……”眼见玉燕疼得在地上打滚,因手掌被贯穿而疼痛松落的刀子,笔直地往下掉。

    千钧一发之际,禹钧尧的脸往旁边一偏,几乎在同时,刀子掉落在他的颊靥旁,笔直地插入泥土中。

    阎罗和一旁的人蜂拥而上,员警抓住了玉燕,阎罗则是踱步到禹钧尧的身旁。

    “怎样?我猜得没错吧?算不算你欠我一个人情?”他忙不迭地在他的身旁蹲下。

    禹钧尧愤恨地瞪着他。

    “哎!别瞪我,我承认你瞪人的眼神,确实有让人丧胆的寒意。”阎罗笑说着,朝着身后的阿飞挥挥手。

    阿飞走过来,掏出口袋中的一个小药瓶,递给他。

    阎罗接手,由里头倒出一粒黑色小药丸,撬开禹钧尧的牙关,直接让药丸滚进他的腹中。

    又过了几分钟,禹钧尧感觉到手指渐渐能动,接着是整个下臂、上臂、肩膀、脖子、脸庞、身体,一直到脚。

    “还好,我记得随身携带我家族的良药配方。”阎罗笑着,朝着他伸来一手。

    禹钧尧又忿忿地瞪了他一眼,将手伸给他,一拉一扯之间,跃身而起。

    “你昨天查到的资料果真没错,她真的是顾筱玫的亲妹妹,本名顾筱君。”但有一点他不明白,如果她是,那为何可以狠得下心杀害自己的外婆?

    “你想问,为何她连自己的亲外婆都能下得了手?不如……你自己问问她吧?”阎罗笑得酷酷的,绽着他那口招牌白牙。

    禹钧尧睐了他一记,真想打掉他那一口白牙。

    “我知道-恨我,也许-恨我是情有可原,毕竟筱玫是因为我才自杀身亡,但为什么要杀掉自己的亲外婆──阿梅婶呢?”禹钧尧走到玉燕的面前,看着面色苍白的她。

    “我没有杀她!”玉燕摇摇头,歇斯底里的吼着:“她是被你害死的!”

    是的,绝对是她的外婆发现了她的身分,在知道自己不曾见过的外孙女居然犯下了滔天大罪,自觉良心不安的情况下,才会以双重方式自杀死亡。

    “我?”她根本是含血喷人,胡乱指控。

    “是的,是你!都是你!你是个瘟神,所以姊姊才会在小时候见过你一面,就对你念念不忘,就算在我母亲和外婆不和,吵架后搬离台南数年,她仍旧对你无法忘怀。

    她一心只在你身上,看你上哪所大学,她也跟着考进去,她说,她是为你而生,也可以为你而死的人,她只要你,要你一辈子也只能要她,但你却在拥有了她的爱之后,又变心爱上别人,所以她在自杀前留了遗书给我,要我看紧你、要你一辈子不会被其他的女人给骗走、要我……”

    “够了,住口!”禹钧尧瞪着她,大喊了声。

    玉燕整个人一愣,似乎被他给吓着了。

    “当年,我并没有爱上任何人,除了她,我并没有变心爱上任何女人,是她几近病态的疯狂占有欲,让我心生恐惧,让我觉得喘不过气来……”一想起那段往事,他就气愤难当。

    “你没有?没有爱上别人?这么说……”玉燕错愕的看着他,暂时忘了手伤的疼。“这么说、这么说……不!不可能!姊姊不可能骗我!是她亲口告诉我,说你变心爱上了其他女人!”

    偏头想了下,她露出迷茫的表情,边摇头边叫着。

    怎么可能呢?她最敬爱的姊姊,怎可能编谎言骗她?

    “我恨-们的偏执。”禹钧尧气得咬牙切齿。“-们害死了多少无辜者的生命,最后甚至连自己的亲外婆也不放过!”

    “我没有!我没有!”迎着他的眸光,玉燕频频摇头,过了许久,她突然一叹。“也许是……也许是吧!也许真的我……”

    她突然低下脸来,用没受伤的一手掏出怀中的一包药,往嘴里一塞。

    禹钧尧一怔,上前想抢下,但已太迟,她已将药全数吞下。

    “你不知道姊姊对我多重要?”毒效很快随着血液运行,在全身窜散开来,玉燕的鼻腔淌出了鲜红的血液。“妈妈对我们不好,一直都是姊姊在照顾着我,如果当年不离开这里,跟着外婆一同生活,或许我们能过得很好;要是姊姊没有遇到你的话,我们或许会过得更好,我们能……”

    “喂,阎罗,快找医生!”禹钧尧昂首大喊。

    玉燕陡地抬起一手,抓住他的。“太迟了,不用了……我真的没有杀外婆……”

    说完,她的头一斜,倒地不起。

    “她服毒。”禹钧尧抬脸望着冲过来的阎罗和阿飞。

    阎罗蹲了下来,看着她毒发的状况,抓起她的手腕,往脉动一按。

    阿飞也跟着蹲下,但他较冲动。“老板,这、这……这毒发的状况看起来很像是老爷子特制的独门秘方。”

    禹钧尧一听,眸光刷地拉向阎罗,满脸不可置信。

    阎罗这下也给搞糊涂了,一时沉默,不知该如何应答。

    “阎罗,这……”看着他脸上困惑的表情,禹钧尧的脑中突地闪过一道黠光,当影像越来越晰明,他的心几乎要停止跳动。“阎罗,这药除了你,还有谁的身上会有?”

    阎罗抬起脸来先睨了他一记,再看看阿飞。

    “紫……紫萝!”阎罗和阿飞异口同声。

    “不,不可能,怎么可能是紫萝!?”阿飞否定。

    “玉燕说她没有杀阿梅婶。”禹钧尧说。

    如果玉燕没杀阿梅婶,而杀了阿梅婶的人是紫萝,那么事情的前因后果就能兜得起来。

    阿飞明明在整个大宅里装了多处针孔摄影机,独独遗漏阿梅婶被杀时的路径,而紫萝知道针孔的装设位置,所以……

    “是的,但……”阎罗也不能相信。

    “她没必要骗我们。”禹钧尧很急,一转身,急忙往树林外冲。

    阎罗和阿飞跟上他的脚步。

    “虽然现在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但她是在何时进入你父亲的门下?”现在他恨不得能长出一对翅膀,马上飞到舒晴的身边。

    “就在……”阎罗说着,心咚地一跳,是他初到英国的那年,也是与禹钧尧初识的那年。

    也就是说,紫萝当年会投入他父亲的门下,是因为经过缜密调查和精心计画,为求有朝一日能顺利接近禹钧尧,才绕个大圈,从他身旁好友下手?

    天!若真是如此,那么……

    她的心思未免过于细密!?但是,又是为何要这么做?

    “或许她和玉燕的想法是相同的,她们都以为顾筱玫的死,是因为我变心交了新的女友。”

    奔出树林,跑过花房和花圃,禹钧尧直接跑向车库。

    在见到车子时,他才想起车钥匙放在卧房的小几上,忍不住的低咒了声,正当他懊恼得想要狠扁自己一顿时,吱呀一声,阎罗刚好将车子煞在他的眼前。

    “快上车!”他在车子里对他喊。

    禹钧尧毫不犹豫地坐上车。“你说,她会不会对舒晴不利?”

    车子像利箭一样的急射而出,阎罗撇撇嘴,眸光森冷。“我才不管她会不会对谁不利,我只想说,她死定了!”

    敢利用他阎氏一族,还一卧底就是数年。

    “我才不管她死不死,我在乎的是舒晴的安危!”禹钧尧气愤地大喊,狠狠地-了车窗一记。

    “喂,你别把我的车子打坏了。”阎罗想都没想地说,目前只要能阻止他对车子施暴,他愿意做任何事。“你放心,我帮你打个电话,只要那个女人在舒晴身边,我想紫萝并没那么容易能对舒晴下手!”

    是的,他曾试过贾以婕的身手,那个女人悍得很。

    “谁?”

    “贾以婕。”阎罗说着,边掏出手机拨号,话机一通──

    “喂,-现在在哪里?”他问,然后沉默了许久,脸色渐趋难看。“-这个女人,没事跑出去干嘛?不会看紧-的好朋友吗?-不怕她被杀了吗?-真的……”

    以婕说肚子饿,想出去买烧饼豆浆,舒晴在恍惚的睡梦中被她吵醒,然后看着她穿上外套出门,就再也睡不着。

    坐在床上,她拿着选台器,看着电视萤幕跳过一台又一台,然后无聊地转过脸去,看着站在一旁,与她同样已无睡意的紫萝。

    “紫萝,要不要聊聊?”舒晴关掉电视,打了个呵欠。

    “聊什么?”紫萝的嘴角微弯,笑着拉开好看的弧度。

    “说说-的工作,阿飞跟-一直以来都是搭档吗?”以舒晴的观察,阿飞和她似乎默契挺好。

    “这有什么好聊的?”紫萝睨了她一眼,缓收起笑容。“-要不要来杯热茶?”她改走往厨房。

    “好呀!”看着她走进厨房,舒晴干脆下床,跟上她的脚步。

    小小的套房中,坪数不大,走几步就能到厨房。

    紫萝倒了两杯水,将其中一杯递给舒晴。

    “谢谢。”舒晴接手喝了一口。“对了,-还没回答我的话……”“呢”字还没来得及说,她的脖子突然一紧,一条白色的绸巾霎时套上她的颈子,死命地往后拉扯。

    “咳、咳……”舒晴死命地挣扎,睁着不可置信、惶恐的眼瞳。

    “-别怪我,其实我并不是那么讨厌-,不过,错就错在-爱错了那个男人,而那个男人也不该爱-!”

    她的身后传来紫萝的声音,紫萝的双手愤力一拉,舒晴感到眼前渐趋昏暗。

    “为……为什么?”舒晴几乎是用尽了气力,才挤出这几个字,耳畔飘来清晰、偏执、激亢的笑声。

    “好吧!为了让-能死得瞑目,我就告诉-好了。因为-的男人害死了我深爱的女人,他让我生不如死,所以我也要他尝尝这种滋味,我要让他在孤独寂寞中,永远自责、悔恨。”

    “-……”舒晴再也吐不出声音来,渐渐稀薄的进气,让她的脑海开始变得昏沉黑暗。

    “我要禹钧尧痛苦,从筱玫死去的那一刻起,我就立下志愿。我用了多年的时间精心计画,终于让我等到了报复的机会,其实我可以一刀杀了他,但我发觉这样做太便宜他,太简单了!

    我的渗透、我的伪装、我的杀机,为的是什么?”她扬声大笑,笑得很疯狂。“我要让他体会失去真爱时椎心泣血的痛,现在我发觉,他真的很爱-,所以我想,如果杀了-,他应该会更痛苦,这种痛不知能不能让他悔恨终生……”

    紫萝的手劲毫不迟疑地加重,凄厉的笑声回荡在空气之中,一声声、一阵阵,哀戚得如催命的鬼魅。

    终于,当舒晴胸腔中的最后一点空气被掏尽、当无边的黑暗笼罩着她、当她的身子如虚软无骨的布娃娃一样的滑下,门被人重重地由外往里撞开──

    一道银光闪过,血在她的眼前爆散开来。

    尖叫声、呼救声,吵得她无法安眠,还有一个紧紧抱着她的男人,嘴里不断、不断地呼喊着她的名字……

    一个月后禹家大宅的玻璃温室花房中

    “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舒晴站在几盆兰花前,昂首问着站在身边的禹钧尧。

    他打算捐出禹家大宅,让政府以古迹接收。

    “是的。”他一手搂着她的肩,侧过脸来亲亲她的脸。“不管这里曾经有过好的、不好的回忆,我希望能从此过去,就从捐出这里的这一刻起。”

    “你问过你父亲吗?他老人家也同意吗?”这可是禹家的祖厝耶!

    他搂着她,端开她手里的兰花。“他老人家没意见。”

    祭祖,在哪儿都一样的,何况,清明节时也可上坟去呀!而且,留下这宅子对亲生的儿子来说,有个抹不去的陰影,两者相较,他当然选择捐出。

    看出他眼里的陰霾,舒晴伸来一手,握紧他的。

    “其实我觉得,爱不应该是那么偏执的!”

    她能死里逃生,首先要感谢以婕,是她先破门而入,以飞刀特技在死神和紫萝的手中救了她,然后钧尧和阎罗于下一秒赶到,帮她做了人工呼吸,抢回了她的性命。

    “是-善良。”他笑着亲亲她。

    这世上很难再寻到与她一样的人。

    爱人是希望你爱着的人能过得幸福,看着对方幸福,自己就会幸福,这才叫**。

    想着她的论点,他觉得自己幸运,因为能遇上她。

    “不,才不是。”舒晴摇摇头,深叹了一口气,“是他们爱得太自私,因为私心的占有会让人疯狂,让人拚命的往牛角尖里钻,让人……”

    一想起整个事件中的所有人,舒晴忍不住一长叹。

    “说来,他们都只是可怜的人。”她想起了紫萝、想起玉燕、想起杜可斌、阿梅婶、顾筱玫……

    其实可以有不同的选择的,只是一念之间罢了。

    “对了,紫萝呢?”将脸埋入他的胸口,深吸了口属于他的气息,她问。

    她是个可怜的人,是对爱的执着绑死了她,不管是男女之爱,还是同性之恋,是暗恋,还是相恋。

    “疯了。”禹钧尧说,也是今天一早听阎罗拨电话过来说。

    原来紫萝在大学里曾经与顾筱玫同一个宿舍,两人是室友关系,而且因为朝夕相处,紫萝偷偷地恋上了才华洋溢的顾筱玫。

    “阿梅婶和杜可斌真的都是她杀的吗?”想起杜可斌这号人物,舒晴觉得最不可思议。他们怎么会聚在一起?

    “嗯。”禹钧尧点点头,手臂一束,将她给揽紧了些。“阎罗说紫萝恐怕只是利用他,而之所以会是他,也许真是巧合。”

    “可是以婕查出,寄那些资料到杂志社的也是杜可斌。”她想着。

    “应该是经由紫萝的授意。”禹钧尧哼笑了声,摇摇头。“她希望以多重方式来折磨我,其中包括让我身败名裂……”

    唉,没想到她对他的恨意真的深得骇人,印证了爱能使人疯狂的话。

    “这样……”舒晴一叹。“我想这整个事件中最可怜的,莫过于玉燕和阿梅婶。”

    “是亲情绑住了她们。”禹钧尧跟着一叹。

    “嗯。”舒晴也觉不可思议。“不过阿梅婶似乎一直没认出玉燕来!”

    “我想,是分开太多年了吧?玉燕和筱玫随着她们的母亲离开时,一个八岁,另一个才五岁。”

    “是时间的关系吗?”舒晴忽然昂起脸来凝视着他。

    “怎么?”他看着她狐疑的眼神。

    “我们分开不也好多年了,而且我也变了许多,但是你还是记得我呀!”说到这点,她的心里总溢满着甜蜜。

    “是的。”他压低脸来,亲亲她的额头。“关于这点,我也觉得讶异。或许是-给我的感觉很不同吧!”

    “不同?”她怀疑。

    “每个人对于爱的需要与定义是不同的。”他亲亲她的鼻头、她的颊靥、她的小嘴。“我的爱需要自由的呼吸,只有-才给得起!”

    “喔!”两人相视而笑。

    许久之后,她说:“是不是该像电视广告里说的,有点黏又不会太黏呢?”

    睨了她一眼,禹钧尧朗笑了数声-

    那间,舒晴知道,那个阳光的、开朗的、有活力的、在她印象中深根深植的禹钧尧又回来了。

    他是她最爱的男人!

    “对了,钧尧,你说我该怎么跟爷爷说?”不知爷爷知道了会怎么想?她跟他口中老喊着的少爷在一起。

    “管他怎么说。”他笑睨着她。

    “可是……”她有点担心,该不会因此而闹家庭革命?

    “没有什么可是。”他将她搂在怀中,一同缓慢地走出花房。“如果爷爷知道-有多勇敢,爱我爱得可以不顾生命,那么他一定不会反对我们在一起。”

    这样一个女人,软他如何不爱?如何不疼惜?

    芸芸众生,寻寻觅觅,曾经相遇,也曾别离,欢笑、泪水、逃避、追忆,蓦然回首,寻找的不就是这点契合?

    【全书完】

    编注:欲知《爱情授权书系列》另一个精采的爱情故事,请翻阅时尚系列021“预约亿万情人”。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订作白马王子最新章节 | 订作白马王子全文阅读 | 订作白马王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