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大亨的假情妇 > 第十章

大亨的假情妇 第十章 作者 : 子心

    通常发生了这种事,醒来时的场景,应该不是早晨,就是白天吧?

    然而偏偏不是。当伍青轻轻剪动眼睫,由沉睡中醒来,窗外还挂着灿灿烈阳,不知道是几点,但能肯定太阳还没下山。

    干嘛要太阳下山或是蒙蒙清晨呢?

    别人的想法是不知道啦,但在伍青想来,肯定是比较容易逃跑。

    不像此刻的她,逃也逃不掉,跑也跑不走。

    “呃……嗨……”几乎是她才微微一动,就感觉到身旁的人将她更紧搂了些。

    伍青眨了几下眼睫,本想继续装睡一下,但还能装吗?

    恐怕身旁的人早就醒了。

    只是不晓得酒醒了没?脑子是否还清醒?如果没醒,她是不是可以借机偷偷地溜掉?

    “为什么说谎骗我?”

    梦粉碎了,如意算盘拨错了。欧德威冷冷的嗓音传来,让伍青整个人只差没当场弹身跳起,赶紧逃之夭夭。

    但,她只能拉起被子,一再拉高、拉高,高过头,盖过脸,最好是整个人缩到被子里,去当只缩头的乌龟,或是当个草履虫似乎也不错。

    “什么?我没骗你呀!有骗你什么吗?”闷在被窝里,不仅闷得声音沉沉,还汗珠一滴一滴的往下淌。

    什么叫作缩头乌龟?不正是她。

    霎时,欧德威一向严肃的脸显出难得的松懈,又好气又好笑。

    “还说没有?-明明不是……不是那个,为何还要让我一直误以为是?”

    她若是妓女的话,他就不禁要大叹,现在的医生处女膜重建手术技巧实在太完美,要不就是她的演技一级棒。

    但,两者皆不是。

    她绝对是个货真价实的完好女人。

    “人家又没有说,从头到尾都是你自己猜的,好不好?”伍青还闷在被窝里。她真的不知该怎么面对他。

    “那,-就让我一直误会下去,还附和着让我尽往坏的方向去想?”欧德威再也忍不住,跟一床被子说话,索性伸手怞掉被子,让被子下光溜溜的人儿无所遁形。

    惊叫一声,伍青急着寻到替代物,至少能遮掩住眼前春光的东西。

    “呃……那个时候,我们还没讲和,还在吵架嘛!”她的眸光乞求,期望他能大发慈悲,给点遮身蔽体的东西,哪怕是个枕头也罢。

    她可爱娇羞的模样,逗笑了欧德威。

    “喽,这个给。”果然,他还真给了她一颗抱枕,不过功用不大,遮得了前、挡不了后,还暧昧得紧,是个引人遐思的红色心形抱枕。

    见她接过手去,遮上也不是、遮下也不成,欧德威朗声大笑了出来。

    他一笑,她更尴尬,噘起嘴来生着闷气,横竖方才发生的事他也有掺一脚,还非常卖力的演出,没道理只有她觉得不好意思,而他却一副没关系的模样。

    想来有点气,于是伍青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拿起抱枕,直接往他的笑脸丢了过去。

    她那哪是砸人,根本像是情侣间的打情骂俏!不费吹灰之力,欧德威一扬手就接下了可爱的抱枕,眸光深浓的瞅着她。

    被看得不自然了,更别说她根本是全身光溜溜的。

    “你别再看了,再看,回家之后,我就在窗口挂把剑!”

    他的眸子光耀耀的,带着浓烈火焰,不仅让她羞得无地自容,更像随时随地欲将她给生吞活剥了般。

    抛下话,她想干脆溜下床算了,床下有衣服,随意捞来穿上也好过此刻。

    欧德威的动作比她要快上一步,她才匍匐到床沿,他已先一步拦住她,一拉一扯之间,她又回到了床上,回到了他的身下。

    他的眸光瞅着她,热烫烫的,更糟的是双腿间的威胁,又重新燃起,比前一次更激狂、更嚣张。

    “我想,我该对-负责的,青,-呢?-可愿意让我对-负责?”

    或许一开始,她就是吸引他的。

    否则他也不会由她一搬进大楼起,就注意到她,眸光不自觉地被她所吸引,随着她打转。

    想来真是可笑,自认已谈过恋爱许多年的他,直到今时今日才知道,什么是恋爱的感觉,彷若初识爱情。

    “负责?”他的意思是……

    伍青整个人先是一怔,随着会意,水盈盈的眸光顿时闪过无数光彩。

    “让我当你的女朋友吗?”

    他终于注意到她了?

    “当老婆都没问题。”他说着,亲昵的吻上她。

    “目前还不用啦,你只要当我的亲亲爱人就好了。”她咯咯的笑着,因为他甜美黏人的吻。

    她终于能拥有他了!

    “只是亲亲爱人吗?比较起来,我还是比较喜欢当亲亲老公。”通常老公的福利会比爱人多吧?就像现在一样,谁管白天或黑夜,黄昏或清晨,热情开跑,一室柔情缠绵,细细娓呢。

    ******bbs.fmx.cn***

    才一天的时间,更正确的说法是一天不到,大约二十个小时左右,就有人后悔了。

    李倩倩跑到办公室来找欧德威。

    也不看看今非昔比,她一到办公室,态度仍然嚣张,气焰未减半分。

    “我要找德威。”叩叩叩叩,踩着足下高得让人不得不为她捏了把冷汗,高得吓死人的高跟鞋,一摇一摆的走进来,完全将杨立视为无物。

    “欧先生交代过,不要任何人进去打扰。”早就看她不顺眼了,杨立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拦下她。

    从昨天黄昏,老板开车载着伍小姐一同回到公司,由两人亲密的互动间,杨立已可猜出一二。

    未来老板娘可要换人做做看了!

    不是他势利眼,而是李倩倩真的很惹人厌,何况老板又下了一道不再见李倩倩的命令,他可非常乐于当个挡驾的英雄。

    “你这死阿立,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居然敢拦我!”全不在意自己曾经做过什么,李倩倩摆出高姿态压人。

    很可惜没效。

    “请问-是谁?是欧先生的娘?还是欧先生的什么人?怎么说我杨立可也还是欧先生的私人助理,不拦-?我要拦谁?”

    “你!”李倩倩一听,气得跺脚。

    就在这时,欧德威刚好由办公室里探头出来。“阿立,什么事这么吵?”

    一听见他的声音,李倩倩马上像只苍蝇一样的飞黏过来。

    “德威,是我啦,倩倩。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咋天人家是跟你闹着玩的嘛,你不会真要跟我分手吧……啊!”

    是的,啊!

    尾音是惊讶的往上飘,同时还确确实实的张大了嘴,惊愕得下巴差点没往下掉,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帅呀!

    帅,她从未见过比他帅的男人,那发型、那眉宇、那身装扮、那……根本就好看得太没天良,好看得会害许多女人跌倒,好看得……

    “耶?”李倩倩耶了一声,张了张口,忘了要说什么,只是从头到脚、从脚到头,上上下下,不断来回的打量着他。

    是他!

    没错,真是他!

    他变了,习惯抹着发油的头发,如今自然蓬松的垂挂于脑后,脸上的厚沉眼镜也不见了,身上一向宽松、俗得可以的西服被换下,换成了剪裁合身的年轻化西装,还有眉宇间的神韵,薄唇上淡淡微勾的笑纹,和……

    他真的变了,是彻头彻尾的改变,变得让人几乎不认得他,变得让人忍不住为他神魂颠倒!

    “对不起,欧先生,我没能拦住她。”杨立的声音传过来。

    欧德威朝着他挥了挥手,表示不介意,要他先退下。

    杨立依言,很快退下。

    “德威。”李倩倩终于反应了过来,黏皮糖似的就要黏趴过来。

    “怎样?觉得后悔了吗?还是因为我外表的改变而吃惊?”欧德威眼明手快的一闪身,半点怜香惜玉也没有的推开她。

    “我……”李倩倩一时无话可应。

    “是伍青的建议。”提到她,欧德威的心口顿时盈满了暖意。是她的自然理论影响了他的想法。“我说过不想再与-有任何的瓜葛,-来做什么?”

    转过来面对李倩倩,他冷下脸来。

    先是嗲嗲的一娇嗔,再加上一脚用力的跺了下。“别这样嘛,人家昨天只是闹着玩的而已嘛,你当真了吗?”

    “闹着玩?”欧德威眸光顿显锐利。

    闹着玩?这种事能闹着玩吗?谁陪她?

    以前的他或许会,在未识真正爱情之前的他。但现在,已不可能,在他知道什么是爱情之后,他已不可能随她起舞。,

    “是嘛、是嘛!”装出一副无辜又可怜的模样,李倩倩甚至努力的挤着眼眶中的泪水,无奈功力不够,怎么也挤不出半滴泪来。

    “我承认我是一时迷了心窍,才会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但是现在我知道错了,谁能无错呢?我发现我还是爱你的,真的,所以你就不能原谅我一次吗?”

    若真要说后悔,她现在是有一点,她居然看走了眼,那个吕伟雄虽然长得一表人才,潇洒好看,又是南部大地主的儿子,但实际上却是个窝囊废,无权无钱,连买部车还得看家中眼色。

    “住口!”欧德威怒声一喝。

    他不想由她嘴里听到爱你这两个字。

    她污蔑了这两个字,爱情在她的眼里,不过是拿来当做交换物质享受的工具。

    所以,她不配说这两个字,不配谈爱情!

    被怒声一喝,李倩倩着实吓了一大跳。

    欧德威瞪着她,眸光中燃着愤怒的火光。

    “既然-今天来了,也好,我就一次跟-把话说清楚。钱,我可以给-一些,就之前的承诺,我会给-两千万,当是把送给-的那间房子买回来。不过,从今以后,请-在我的面前消失,我永远不想再见到。

    还有,也不怕-知道,我已经有个女朋友了,如果没意外,过一段时间我们就会结婚。”

    “你、你……”李倩倩无法置信的后退了好几步。“不,你说谎,你一定是说谎对不对?你故意说谎来骗我,来让我生气,因为你还爱我,故意要让我吃醋的,对不对?”

    这个疯女人,面对她,欧德威的耐性已快宣告用罄。

    他还没开口说,杨立刚好不知为了何事的拆了回来,受不了的补上一句:

    “欧先生说的都是真的,他和伍青小姐的感情真的很好,请-别再厚着脸皮来缠着人家了,否则连我都要看不下去。”走过来,他递给欧德威一份文件。

    原来就是为了这份资料,他才又蜇回来。

    很快地,杨立说完话,转身又走人。

    他一走,李倩倩先是愣住了几秒,随即又尖叫了出来。

    “是伍青,那个伍青,对不对?”同一栋楼里的,欧德威说过她是妓女!“你怎么能这么不公平?我不过是脚跨两船,不是三船,你就嫌我脏,不要我。那她呢?她是妓女耶,都不知道跟过多少男人,你怎么就不嫌她脏?这种女人,你也要!”

    “住口!”欧德威再度厉声一吼,吼得李倩倩整个人呆住。

    更让她害怕的,不是他的吼声,而是他此刻彷若要杀人般的模样,表情凶恶且狰狞。

    “不管过去我说了什么,她都是干净的,她此-干净一千、一万倍,不管是心灵或是身体,-连她的一根脚趾都比不上。”

    要怪就怪他过去太武断,自以为是的判断,污蔑了她的名声。

    “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再见到-,一次都不想、一刻也不要,滚!”

    说完话,他愤然地将她推出办公室,砰一声,用力的甩上门,阻隔开两人的距离,永远、永远,也或许,他们本来就不曾接近过。

    ******bbs.fmx.cn***

    伍青不喜欢与人吵架,从来都是。

    尤其是一个莫名其妙跑来按她的电铃,一开门就像疯子一样狂吼的女人。

    “-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下三滥的坏女人,没道德的臭妓女,不知羞耻的荡妇……”叽哩呱啦、叽哩呱啦的骂不停,吼不完。

    伍青哪能听清楚她说些什么?若是可以的话,就不是正常人了。

    不过还好,她认得她,知道她是谁。

    恐怕化成了灰都会记住。

    最后,也终于听清楚了,因为李倩倩已经骂得快岔气了,速度变慢,不过吐出口的话仍旧难听得不饶人。

    “-别太得意,欧德威看上-不过是一时,是贪鲜,你们不会长久,他始终是爱我的,会回到我的身边。”

    所有的话,伍青只听进了这句,因为这句话说到她的心坎里儿去。

    “是吗?”她笑笑,只能笑笑。

    是心里的那股不安和不确定,毕竟欧德威从没对她说过,她也不明白他到底爱不爱她,还是,对他而言,她不过是一个责任?

    是的,哪怕心头喜孜孜地,似沾满了蜜,爬满了幸福的乐章,但她仍没忘了,昨日他嘴里说的是责任,不是爱。

    “哼,最多一个月,他要不了一个月,就绝对会回到我的身边来,就会明白,我始终是他的最爱。”李倩倩仍旧耀武扬威的说个不停。

    伍青却仍维持着相同的表情,继续听着她说。

    末了,她轻轻蹙了下眉心,内心深处终于有了个决定。

    也在这时,伍青的身后另有声音传出,门被拉了开来。

    “阿青,是谁?怎么不请人进来坐,站在门边说这么久?”

    说话的是伍唐,伍青的六叔,不用猜他出现的理由,还不就是又来当老奶奶的说客。

    “喔!-、-!”谁知,李倩倩却突然尖叫了一声,跳开一大步,一手指着伍青,然后又指向伍唐。

    没给她“-”下去的机会,伍青径自转向叔叔。“我随你回去好了,但你要先给我纸和笔。”

    “真的!”伍唐喜出望外,终于对老母亲有交代了。

    “马上,我写个东西,就马上随你走。”试试也好,就如李倩倩所言,她也很好奇,甚至愿意赌上自己的爱情。

    她想知道,欧德威到底爱不爱她。

    因为她要的不仅是责任,她更要爱情!

    伍唐很快转身进去拿纸笔。

    这时李倩倩刚好吼出了声音来:“-又偷人,我要去告诉德威,他还说-很干净,我看-是干净个屁啦!”

    懒懒的瞥了她一眼,伍青决定刚好利用她。“随便-爱怎么说就去说吧,喔,对了,等会儿我会顺道给-一个地址,我要跟那个男人走了,如果-很执意叫德威来看戏,也没关系啦,-就叫他来吧!”

    话才说完,伍唐也刚好蜇了回来。

    伍青接手他手中的纸笔,龙飞凤舞的写下一长串的字,很随性的,也装出了满脸的不在乎,塞到李倩倩的手中。

    “走吧,你开车。”没打算再进屋去,伍青甚至夸张的伸出一手,挽住伍唐的手臂,小鸟依人的催促着他,随他而去。

    ******bbs.fmx.cn***

    从台北到台中需要多久?

    正常来说,开车至少要两个小时吧!如果再加上找地址的话,就肯定要三个小时,毕竟伍家可不是在交流道旁,更正确的说法,还是坐落在郊区,得费一番工夫去寻找的郊区。

    但,当欧德威再次出现在伍青面前时,不过是一个半小时之后。

    而且还不包括被挡在伍家大门外,之后又一一的过关斩将,一路砍杀,杀到老奶奶面前,被评头论足一番,外加以三寸不烂之舌,舌灿莲花一番,终于得到首肯,让他去见心爱的女人。

    “咦?你c车!”这是伍青见到欧德威的第一句话。

    她回到家,**都还没坐热呢!

    “我能不飚车吗?”终于释怀的他,像松了一口气一样,只差没瘫软下来。

    伍青顿觉不好意思。

    “可是毕竟很危险呀!”小小声地,她嗫嚅地说,不敢看他。

    他还是赶来了,他来了就是不争的事实,已经不需多说。

    “-还知道我很危险呀?”他走近,一伸手,飞快的一捞,直接将她给捞进了怀里。

    直到这一刻,确定了,确定了她的存在,他的心也安了,定了。

    他会被她给吓死,当李倩倩去而复返的跑到办公室跟他说,伍青跟男人跑了,他震愕得差点当场呆掉。

    还好,有张地址,想当然尔,他马上飞快地追人来。

    “对不起嘛!”小手磨磨蹭蹭,在他的胸口绕呀绕,指尖细细柔柔的。

    “奶奶都告诉过你了吗?”

    “嗯,说了。”原来是个嚷着要跷家的小表!

    唉,说来真是可笑,原来他所以为的那些“恩客”们,全是她的亲叔叔。

    一字排开,方才他已一一见识过了。

    “那……”他没被她的家人给吓着吗?还敢说她是他的责任?

    他看进了她的眼瞳,看进她的心里。“我说了,-是我的责任,因为-是我的女人。”

    “就仅仅只是责任吗?”仍是小小声的窃窃低语,世上的人都是这样,尤其女人更甚。

    一旦爱上了、付出了,就会想获得同等的回应,会变得贪心,变得想要独占。

    “-希望听到什么?”她的话,他还是听到了。

    “啊?”她吓一跳,眨眨眼。

    咳了一声,欧德威的脸色还是一样严肃,不过有点尴尬。“如果-一定要我说才能安心的话,我想,我就说了,不过先说好了,就这么一次。”

    “什么?”又眨了眨眼,她怎么完全听不懂了?

    “我想,-是吸引我的,也许从一开始。”他脸红了,伍青注意到了。

    “从一开始?”

    “从-搬进大楼开始。”咽下一大口唾-,他发觉,他果然不适合表白,脸都快红得像关公一样。“我想-绝对是吸引我的,要不,我不会特意去注意到-,所以……”

    “你也是喜欢我的?”嘴角高高扬起,挂着愉悦的笑。

    欧德威不否认的点点头。

    “就是说,你也是爱我的?”伍青更高兴,还笑得有点得意。

    他凝视着她,深深地人-沉地,不用多言,由眼中就可看出深情。

    “那,第一次,就是那一次,你是因为喝了酒才抱我,还是本来就想抱我?我以为那一天,因为李倩倩的关系,让你很伤心,所以一直喝闷酒,才让你……”越说越小声,没办法,她想问的太多,不介意一次问个够。

    “这个……”犹豫了下,看来,他还是得据实以告。“说来那日,我的心情是很矛盾的,不过抱-,是真心的,是真的想要-!”

    “矛盾,为什么?”

    轻咳了下,欧德威松松喉头。

    “我那日拚命灌酒,是因为我内心深处有很浓的罪恶感。我居然没为李倩倩的事而气得当场揍人,更该死的,我心里真实的感觉到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因为我正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困扰不已。

    我喜欢-,是真的喜欢-,但没道理让-成为我和李倩倩之间的第三者,-知道我不是见一个就爱一个的人,我一直都对自己有信心,所以……”

    “所以,你困扰着,不知该如何对李倩倩提出分手?”

    “嗯。”欧德威点了下头。

    “所以机场的事,没让你感到痛苦?而是……大大松了口气?”她真是笨得像猪头,居然会以为那一天,他是难过的在-闷酒!

    “嗯。”欧德威又点了下头。

    “也就是说……你比爱李倩倩还要爱我,所以你选择了我?”

    “-要这么说,我并不能反驳,但若要说是爱,倒不如说,之前对于倩倩的感觉并不是爱,是在认识-之后,我才体悟了,什么是爱。”

    喜孜孜地,听了他的话,佳人已笑开怀。

    “那么……你有多爱我?”忍不住地,有人得寸进尺了。

    一张酷酷的脸更红了,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去。“我想,是很爱吧,有多爱就不知道了,我只晓得,没有-,我恐怕会很难过。”

    要他承认这些,恐怕是很难的。伍青明了,伸出双手,用力的抱紧他的腰际。

    “我也同样的爱你!”她笑得又甜又美,幸福全漾在她的脸上。

    半晌之后。

    “对了,李倩倩呢?”听那女人的口气,似乎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的亲亲爱人。

    不行,她不能不多去注意这一点!

    “我跟她已经结束了,断得干干净净,昨天-不也在场?”他反过来问她。

    摸摸脑袋,伍青想想也对。

    不过……万一她不死心呢?

    “放心吧,她没有多大耐心,缠一阵子,没结果,自然就会寻找新的目标和对象。”漏说了一点,那个女人还怕他凶,只要他始终板着脸孔,要不了多久,会自动放弃的。

    “这样喔。”咕哝了声,伍青的脸在他的胸膛抹了抹,突然想起。“对了,奶奶怎么肯让你进来?”

    “这个、这个……”说到这点,换欧德威变得支支吾吾地。

    “该不会你答应了什么吧?”盈亮的眼慢慢地-了起来。

    “是。”叹了口气,他只好坦承了。

    “说!”她的眼睛再睁开,变得锐利。

    “我答应奶奶,结婚之后,搬回来一起住两年。”

    “什么?”根本是丧权辱国的条件!

    “没关系,人多热闹嘛。”他贴过来,在她额上亲亲.

    “热闹个头呀!我不管,我不结婚,不嫁给你了,我们只当亲亲邻居,只当亲亲情侣。”不自由,勿宁死!

    “青……”不结婚?怎么成!他还打算尽快带她回家去见父母。

    “不管!”她很坚持。

    换欧德威咕哝。“其实奶奶也挺怪的,以后有我看着-,其实她大可放心,干嘛还怕-跑出国去写什么旅游杂志呢?不回来住,其实也可以呀,说穿了,她不过就是怕-会像-的爸妈一样,出了意外,一下子失去了-……”

    “欧德威!”他在说什么?什么旅游杂志人,什么跑出国?

    “什么?”他终于停下了喃喃自语。

    “你方才说什么?”伍青皮笑肉不笑。

    “有吗?我有说什么吗?”没想到他也学会了失忆那一招。

    “说!”她贼贼的笑,双手掐上了他的颈子。

    “青,-要掐死我吗?-会成为寡妇,-会失去-的亲亲好老公!”

    “你是我的亲亲好邻居!”

    “对,是亲亲好邻居,也是亲亲好情侣,将来更是亲亲好老公。”

    “你想得美!”

    “是事实,我只是陈述事实!”

    对的,是事实,缘分就是这么的奇妙,斗来斗去的两人,可以继续他们的战斗,就这么一辈子给他斗下去。

    “亲亲老公,你说以后我们窗子上挂什么好咧?”

    “挂袜子吧!”

    “袜子?拜托!你很逊耶,圣诞节才挂袜子的,好不好?”

    “……”无话可说了。

    【全书完】

    编注:欲知菲尔.亚丁罕和魏早苗的精采情事,请翻阅棉花糖477【宠妻大男人系列】三之一“王爵的恶女佣”。

    请继续锁定【宠妻大男人系列】喔!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亨的假情妇最新章节 | 大亨的假情妇全文阅读 | 大亨的假情妇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