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姐你好辣 > 第十章

小姐你好辣 第十章 作者 : 子心

    “女儿呀,怎么这么早就回来?”才一开门,雒予歆即让屋子里的汪瑶瑶给吓了?一大跳。

    “干嘛不开灯?”手在墙上一摸,她扳开了客厅的电灯开关。

    “才刚玩回来嘛,你爸还在洗澡呢。”拉起她的手,汪瑶瑶像个孩子似地摇晃着,忘了她是母亲的身份。

    “妈咪,你是不是又在打什么歪主意了?”雒予歆当然不会被她的动作给欺骗了。

    汪瑶瑶伸出一手,搭上女儿的肩膀。“你真想一辈子留在我们身边,当老姑婆呀!”

    “妈咪!”雒予歆烦躁地喊了声,知道她又想谈岳远的话题。

    “喊了二十几年了,你还没喊累呀?”她当然不准女儿逃避。“说到岳远那小子,我还真是越看越顺眼,绝对是个值得投资的绩优股。”

    “绩优股?”雒予歆哼了声,深深拙吁出了一口气。“你根本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就说他是绩优股?”

    是呀,在财富一来说,他绝对是个大绩优,但,那又代表什么呢?

    “我看那小子,绝对不是作奸犯科的人。”凭她汪瑶瑶的眼光,看人可从来不曾失误过。

    “他确实不是。”扳开母亲搂在肩上的手,予歆走向沙发。

    “那就对了。”跟着走向沙发,她不死心地劝说着。“何况你们都已经那么亲密了,结婚只是早晚的事罢了。”

    深吸了口气,予歆看着母亲。“你接下来是不是要问,聘金要多少?酒席要开几桌?场面要有多浩大?”

    她的心里矛盾着、痛苦着,根本没注意到出口的话有多尖锐、多伤人。

    汪瑶瑶被吓着了,整个人呆愣住。

    “歆歆……”过了许久,她张开双臂抱紧她。“你有什么放在心里的话,可以统统告诉妈咪。”

    她现在才知道女儿心里竟有那么多的压抑。

    “妈咪。”雒予歆倚人了母亲的怀里,似在刹那间回到了小时候。“我承认喜欢上他了,但……”

    “但怎么样?”江瑶瑶急于探出女儿的痛苦。

    “但……我不能喜欢他。”困扰着她的正是心里的坚持,她长久以来赖以生存的理智和执着。

    “为什么不能喜欢呢?”喜欢不就是喜欢吗?为何听她说得好像很复杂?

    “他家在制造军械!”

    哇——原来未来女婿是人中之龙,果然杰出呀!

    汪瑶瑶伸出双手,捧起了女儿的脸。“你管他是做什么的,现在你只要老实告诉妈咪,如果这辈子不嫁他,你还会不会看上其他男人?”

    看着母亲的眼睛,雒予歆认真地想了很久,然后摇了摇头。

    “不会?”汪瑶瑶问。

    雒予歆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在女儿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妈再教你一件事。我们女人呀,遇到自己喜欢的男人,绝对要快、狠、准,宁可错杀一百,也不可错放一人,免得最后后悔哭泣的是自己。”

    女人的大好青春可是有限的,有人一辈子还未必能遇到一个相爱的人。

    这是何其有幸,才能有的结果呀!

    予歆被她的话和表情逗笑了。“你在说爸爸吗?”心头的死结顿时解了开来。

    “死孩子。”汪瑶瑶眸了声,摆摆手。“不瞒你说,正是,否则哪来的你呀?”昂起胸膛,她甚至可说是自豪。“你可是我和你父亲最骄傲的结晶喔!”

    “看你说得一点都不害羞。”

    下一秒钟,她抱住了母亲,“妈咪,谢谢你。”在她的心里很久以前就想这么说了。

    岳远平常上床前,总会在练剑室里要上一套八卦剑。

    今晚也不例外,当他满头大汗离开剑室,正准备回房冲澡时,阿铁拿着电话走向他。

    “白先生拨来的。”将电话递给了岳远,阿铁退下。

    “喂,立威,睡不着吗?”接过电话,岳远开着玩笑。

    但电话那端的人似乎半点玩笑的心情也没有。

    “立莱什么时候离开你那儿的?”急切的语调不难让人听出他的紧张。

    “立莱?八点多吧!怎么?她没回去吗?”岳远的心脏一紧。有了不好的预感。

    “是啊,她从来没这样过。”电话那端的声音听来已很不安。

    “会不会绕去找其他朋友?”毕竟八点还不晚,找朋友的话是有可能。

    “立莱没什么朋友。”立威一口就否定了岳远的想法。

    “同事呢?”他记得诊所里有其他护士。

    “立莱平常很少跟她们往来。”

    “需要报警吗?”岳远蹙起了眉。脸露忧色。

    “先不要好了。我不是担心她被绑架。”他和妹妹的身份单纯,没有可让歹徒觊觎的条件。“我较担心的,是怕她会出了什么意外。”

    现在台湾的治安不好,妹妹又长得不错。天啊,可千万别出事!

    “意外!”岳远的眼皮无端跟着跳了下。“你等我,我马上过去你那儿。”匆匆挂了电话,他飞奔上楼去换衣服。

    站在铜雕花门前,雒予放不知已来来回回走了多少次,但她仍无法提起勇气来按门铃。

    真是个笨蛋!她在心里忍不住地骂着。没想到她居然接受了母亲的建议,直接来找他。

    目前的情况,比应付几十个歹徒还叫她困扰。

    一阵踌躇后,正当她欲按下门铃时,车库的门却缓缓往上卷起,于是她收回了手。

    岳远坐在车上,将车子开出车库。

    “嗨。”予歆发现了他,走向前。

    “怎么来了?”他将车子煞住,按下车窗。她的出现对他而言绝对是个意外。

    “你要出去吗?”看他一脸焦急的模样。

    “嗯,有一点事。”点点头,看了手表一眼后,岳远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车子给熄了火,下车来。

    “你不是急着出门?”她抬起头来看他,发觉他眉间的结拧得很紧。

    “我是有急事没错。”他伸出双手,将她给搂进怀里。“怎么突然想要来找我?”但对他来说,她更重要。

    她会主动来找他,是不是意味着……

    她这次没有挣扎,在他怀中倾听着他的心音,她感到心安。“我妈咪说,如果我错过你了,往后可能就没有其他男人敢要我了。”

    她笑着说,尽一让话听来不肉麻。

    “是吗?”岳远勾起唇角,微微地笑着。“所以,你急着赶来告诉我这些?”果然,在丈母娘身上下苦心是最有用的。

    “不然呢?”她双手平放在他宽阔胸膛,抬起顿看着他。“你要我说出‘爱你’这种肉麻话?我可不要!”

    话一脱口后她就后悔了。她干嘛不打自招,没事说什么爱、不爱的?

    看着她,岳远的眼里有着浓浓的笑意。“是、是,我不逼你说这种肉麻话。”反正不用逼,她都已经说了,不是吗?

    低下头,他在她唇上印下深深一吻。

    “你不说,我说。”他的双手端着她的脸,深情地凝视着。“我承认我失心了,被你这个可怕的、强悍的、不服输的、倔强的、美艳的泼妇,给摄去了魂魄,我已无可救药的爱上你了!”

    他说得很夸张,但奉承的话中却多半是毁谤。

    “你说谁是泼妇?”她气愤地推开他,单指在他胸膛上戳刺着。

    “你说,我能说谁呢?”他笑笑地说着,一把抓住她的手指,送到嘴边轻轻一咬。

    “喔!”予歆气得翻眸瞪他,急于挣脱他的手掌。“你居然咬我!”空着的一手气愤地拍打着他的胸膛。

    “嘘,别喊了。”抓住她行凶的手,他将她整个人抱住。“你再这样继续喊的话,方圆二、三公里的人都能被你给吵醒。”

    “谁叫你咬我!”虽娇嗔地回嘴,但她还真是听话的没再吵闹。

    “真的咬疼你了吗?”他让她倚在胸口,抓起她的手到眼前审视着。“没事的,只是有一排齿痕而已,这样才能让你永远记得我。”

    他的唇落在她纤细葱白的指头上,轻轻地啄吻着。麻辣的火热由指端很快地蔓延到她的全身,她喘息着,慌得想怞回手指。

    不能怀疑,也从不敢怀疑他挑情的功力。

    他松开了手,端着她的脸,看着她因**而渐染绯红的脸,他猝然心动,低下头来,又重新攫住了她柔软的唇。

    一阵吮吸,两人的**皆被点燃,直到一阵不识趣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两人的亲热。

    离开了她的唇,他眷恋着,无奈地接起电话。

    “喂,岳远。”他的口气听来冷硬中带着懊恼!

    “哥,是我啦。”那端传来岳辕的声音。

    “有什么事吗?”岳辕很少拨手机找他,何况电话那端的声音听来是雀跃愉快的。

    “我现在要上飞机了。嘿嘿……”他大声的宣布着,还附上贼贼一笑。

    “你要去哪?”不是说还要停留几天吗?

    “回家。”岳辕说得直接简单。“喔,我只是临上机前告诉你一下,我带走了你心爱的宝贝喔!”

    “宝贝?”岳远皱起了眉,不懂他的暗示。

    “你想要白立莱,就乖乖地回家吧!”似在宣布什么重要的事,他将话说得很清楚,不过话一说完,就马上按断了通讯。

    “喂、喂……”

    岳远一怔,“立菜?这么说,立莱是被辕带走的!”他自言自语,恍然大悟。

    听他的对话中提到了白立莱,雒予歆当然是竖耳聆听。

    “乖,留在家里等我,我出去一下。”一回神,他在她的颊靥上轻轻一吻,转身就要上车。

    “岳远。”予歆喊住了他。

    岳远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是不是白小姐出事了?”她问。这就是今晚他急着外出的原因吗?

    “嗯。”他点了下头。“等我,我很快回来。”他冲着她淡淡一笑,转身上了车。

    直到车子的身影消失在巷道中,雒予歆仍旧深陷在漫无边际的沉思中。

    不到半个小时,岳远就来到了白立威的小诊所。

    才停好车,还没来得及伸手按门铃,门即让人由里头给拉了开来。

    “立莱让岳辕给带走了。”见到开门的是立威,岳远直截了当地说。

    “他带走立莱干嘛?”与岳远的弟弟只见过几次面,但立威对他的印象并不是很好,尤其在男女情感方面。

    耸耸肩,岳远的双手一摆。“也许他误会了什么。”记得方才电话中,岳辕说“我带走了你的心爱宝贝”。

    “能误会什么呢?”立威的眉头锁得紧紧地,一反平日的好脾气。

    妹妹只有一个,不管谁带走她,对他而言都是不可原谅的事。

    岳远走到他身旁,伸手拍了拍他的肩。

    “立蓁跟辕在一起不会有危险的。”他没说出,也许岳辕会带走立莱,只是希望他赶快回美国去。

    “你确定她不会有危险吗?”立威可抱着跟他完全不同的看法。

    生命危险当然是不会有,但人身安全呢?

    岳远看着立威,知道他语中涵义。

    虽是同父异母,但怎么说都是从小一同长大的,弟弟有什么毛病,他这当哥哥的,可清楚得很。

    “至少她目前安全。”他尽量让神情看来由自然,以免立威更紧张。

    但安慰似乎无效。“不行,我得去趟美国。”万一他的宝贝妹妹让岳远那个浪荡弟弟给骗了,还得了?

    “去美国?”岳远在心里暗喊不妙。“立莱不会有事,你大可不必这么紧张。”以立威对妹妹的爱护,若立蓁有半点闪失,他不拿刀砍人才怪。

    “我当然紧张。”只要一牵扯到自家小妹,自立威的理智就不管用了。“你也知道你弟弟在男女关系上,简直‘随便’得可以。”

    岳远的脸上闪现少有的错愕。看来立威这次真的动火了。

    说出的话就似泼出的水,当立威发觉了岳远错愕的表情,也已难将话给收回。

    “我去拿护照,马上走。”只愣了一、二秒,对于美国行,他还是相当执意。

    看着他转身往内走,岳远深深吁出一口气。

    “算了,我陪你一起回去。”

    万一,立威拿刀到他美国的家里去砍他唯一的弟弟,这可就不是件好玩的事了!

    何况,利用这个机会测试他和予歆的感情也不错。

    一早,雒予歆强忍着睡意和头痛欲裂的难过,进到了署里。

    昨夜她一夜无眠,在岳远的住处等到了天亮才离开,结果他没有回来,更奇怪的是连一通电话也没有。

    在她对他坦白之后,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而彻夜不归,这样的认知让她难过,让她的心里失衡,让她怀疑他对她的真心,于是她陷入了另一波的情绪中,懊恼、妒嫉、猜疑,变得一点也不像原本的她。

    “嗨,早呀,予歆。”见她一出现,张论武热情地打起了招呼。

    “早。”与他相较,予歆看来有气无力、毫无精神。

    “怎么了?没睡好吗?”自从上次的深谈之后,论武已打开了心结。正如予歆所言,不能当情侣,当同事或朋友也挺不错的。

    予歆抬起手来轻捶着背,她没出声表示默认。

    “喂,放心吧,那个让上级和朗叔担心的人物,已经离境了!”这也是今早他刚听到的消息。

    “你说谁离境了?”论武的话让予歆跳动的心脏几乎停止,她突然紧张地抓着他的衣襟,将他拉近。

    论武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就是那个不断缠着你送玫瑰的岳远呀。”予歆怎么了?怎会一副要打人的模样?

    “他走了?!”雒予歆无法置信。“他该死的怎么走了!”她开始无意识摇晃着张论武。

    “我、我……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无辜的张论武被吓着了。

    “谁告诉你的?”她终于回神,但脸上尽是落寞。

    “国安局那边来的消息,说昨夜匆匆离境,回美国去了。”边说,论武边偷瞄着她。

    “是吗?”她终于松手放开了论武,唇瓣扬起了一抹冷冷的笑。

    他的出现和离开都快得让她措手不及,甚至还痴傻地等了他一整夜。

    原来只是个玩笑,原来只是个骗局!

    从一开始,她就只不过是他相中的猎物,对她的追求与讨好不过是狩猎过程中的手段。

    对一个猎人而言,得手的猎物通常都已无新鲜感;但对猎物本身而言,那致命的伤痕却是永难抹灭的痛。

    一个月后。

    “砰、砰砰、砰——”宽大的拳击室里,练拳的沙袋让人打得砰砰作响,可见那挥拳的人儿,多想发泄心头的怒火。

    “予歆,你再这么打下去,这沙袋就要报销了。”张论武贴心地为她拿来一瓶易开罐的果汁,拉开拉环后递给她。“休息一下吧!”

    又朝沙袋挥出了一拳,然后是一个左旋踢,雒予歆终于停了下来。

    “谢谢。”拉掉手上的拳击套,予歆接过果汁。

    “打拳确实是一种发泄情绪不错的方法。”论武笑说着,不过话一出口,才发觉自己似乎说了不该说的话。

    看他一副做错事的模样,雒予歆耸肩笑了笑。

    “没关系的!”她放作开朗地自我调侃。“我说过当朋友比当情人好,就是这道理。”

    由那日的情况,论武已看出她和岳远的关系,不过他这好友的贴心就在于凡事不会追问到底。

    至于她与岳远间的事,虽然她嘴里强说无所谓,但心里的伤却很难复原。

    他就像消失了一样,没告知、也没电话,仅在三天后的傍晚,要阿铁送来那柄古董青铜剑。

    予歆很识趣,她想他的意思大概是要“挥剑斩情丝”吧!

    “的确是如此。”论武无法否认她的话。

    如果两人的关系是情侣而非朋友,不巧他又成篇负心的一方,恐怕方才予歆饱以老拳的对象将是他,而不是沙袋。

    “你怕啦!”听着他的回答,予歆突然噗哧一笑。

    看来论武怕的,是她像打沙袋一样的打他吧?

    “看你挥拳的模样,谁不怕?”论武说得煞有其事.正想再往下说,手机却突然响起。

    “是、好,马上到。”按掉通话键,他满脸严肃。“走吧,开工了,有人抢劫银行还挟持人质。”

    当他们到达现场时,雒予歆忍不住地蹙起了眉头。

    敦化、仁爱路口,又是同一家银行?而银行外早已聚集了大批的媒体和严阵以待的警员们。

    “予歆呀,歹徒指名要你进去谈条件。”朗叔手里拿着扩音器来到她身边。

    “挟持了多少人质?”边检查着身上的装备,她边问。

    “就银行的行员、经理,听说还有一个牧师,和一个律师。”朗叔说着,向她伸来一手。“你知道,不能带配枪。”

    为表配合,谈判人员一向是如此。

    予歆掏出了枪枝,交到朗叔手里。“你跟歹徒说,我进去了。”话落,她笔直地朝银行走去。

    “里面的人听着,我们的谈判人员已经要进去了,你有什么要求就对她说,她可以完全代表我们警方。”朗叔的声音由她的身后传来。

    雒予歆来到门边,在里头等待的人将门开启,让她入内。

    再次见到他的刹那,雒予歆整个人愣住了。

    哪有什么劫持案?银行里是有不少人没错,但那些行员、经理全都坐在椅子上一字排开,而一旁真的是有个穿着牧师服的男人,而他身旁那西装笔挺的男子,应该就是朗叔口中的律师。

    “嗨,一个月不见,想不想我?”岳远朝她走近。

    走时匆忙是因为事出突然。而后没拨电话,则是为了测试她,他想知道她会不会主动与他联络。

    但事实证明,她还真能撑,一个月都过了,她还是无动于衷;所以,他只有投降,主动出击了!

    “怎么了?太高兴,呆了?”他来到她的面前,看着动也不动的她。

    “你……”她单指指向他,气愤地浑身颤抖。

    “大家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一会儿后,你爸妈也会赶来。”他将事情解释得更清楚,原来眼前和外面的状况,全是他安排好的。

    “我会嫁给你,名字就让你倒着写!”一回神,她不顾一切地朝他的俊脸挥出一记漂亮的右勾拳。

    “砰!”毫无防备,被重击一拳,岳远指住了鼻子,向后退开了一大步。

    “哇——”在场的所有人尖叫一声。

    “你把我打丑了,我怎么当新郎?”放下手来,那麻痛的感觉在他颜面上散了开来。

    “我管你怎么当新郎!”她气愤地上前,很快地再补上一记旋踢。

    有了方才的教训,岳远这次机警地反应,双手一伸,撩开了她的攻势。“想不到我们新婚的第一天,你就这么火热。”

    他的话很有震撼力,马上引来在场所有人的欢呼。

    “谁跟你新婚!”雒予歆快气疯了,继续抱拳相向,但都让岳远给轻易地化解。

    “你是个谈判人员,怎可不顾人质的安全呢?”他擒住了她的双手,笑着说。

    “你该死的放开手!”什么人质?这儿根本没人质,是他要计谋将她给骗来的。

    不过有一点她不明白,为何大家会配合他?

    “不放。”放了岂不前功尽弃?“牧师,可以开始了。”他转过身,对着牧师喊着,然后一手紧抓着她的双手,另一手则紧紧钳着她的腰。

    他知道她气他不告而别,但就因为她气,所以他知道她在乎他。

    但,要她点头答应结婚,一定得等到她气消,至于要等到她气消,可不知要等到哪年、哪月、哪日,他可没有耐性等下去。

    “奉主耶稣基督之名,在此……”牧师上前念着前祷文。

    “牧师,前面的省略。”岳远大声地喊着,因为雒予歆已不安分的一直扭动。

    “你这是逼婚!我不承认,这些都不成立!”她大声地喊着,双腿还想踹他一脚。

    “乖,你别吵了,我知道你气我,等一下我会一一给你合理的解释。”他挪开钳着她腰肢的手,改而捂住她的嘴。

    “岳远先生,你愿意娶雒予歆小姐为妻,终其一生,不论生、老、病、死,永远相互扶持,一辈子珍惜疼爱她吗?”牧师问着。

    “我愿意。”虽辛苦,但他说得很大声,换来在场所有人的一阵掌声。

    “雒予歆小姐,你愿意嫁给岳远先生为妻,终其一生不论生、老、病、死,永远相互扶持,一辈子服侍他妈?”牧师又问。

    “唔、唔、唔,不愿意。”她喊着,但声音模糊难辨。

    “她说愿意。”岳远替她回答。

    “那奉主耶稣基督之名,在此宣告两人成为夫妻,生死与共,终生相守,阿们!”

    “我可以吻新娘了?”岳远似乎比较在乎这最后的仪式。

    “当然。”牧师点头。

    迫不及待地,他端起了她的脸,热情地烙下深吻,然后众人的鼓掌声在这时响起。

    “喔!”岳远痛喊一声,想当然耳,不配合的新娘子狠狠地咬破了他的嘴唇。

    犹豫了下,他还是抬起手来,将力道控制得刚好,以不伤害她的情况下,以手刀将她给击晕了。

    弯身抱起新娘,他迈开大步朝外走,留下一室的欢动鼓掌声。

    关于那些该解释的、不该解释的,他想都留到床上去谈会较容易些。

    至于外头那些配合的人呢?当然晚报或新闻,就会报导出他给的好处。

    一本书完一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姐你好辣最新章节 | 小姐你好辣全文阅读 | 小姐你好辣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