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抢夫交战手册 > 第十章

抢夫交战手册 第十章 作者 : 子心

    从没想过,在等不到他的同时,我已永远地失去了他,见不到他的痛,日日夜夜折磨着我,只有在梦中,我才能与他相聚。

    这或许是上帝给的惩罚,没有他的日子,哪怕我仍呼吸也仿佛身陷地狱。

    对我而言,这是最严厉的惩罚,我不知进还得过这样的日子多久,但在今早醒来时,我突然想通了一切,也许,我还有其他的选择……

    收拾好简单的行李,穆艾苹的视线再度扫了过欧阳彻的屋子,她想着姐姐在电脑留下的最后一篇文字。

    爱让她绽放、让她有自信、让她更懂得体贴人,但也逼她走向绝路。

    谁都想不到,她所谓的选择,竟是吞下两瓶的安眠药,然后追随她的爱人而去,独留下她这个妹妹。

    走到卧室,她站在床铺前愣了片刻。

    她承认自己的爱也很强烈,可以不顾一切的追求,但却没有像姐姐一样的勇气,她不会轻视自己的生命,因为爱对方、她要更努力的活下去。

    无法忘怀两人一同买床铺的情况,但他已知道了约定一事,恐怕不会轻易的原谅她吧?

    她又怔怔地站了一会儿,最后决定将房子的钥匙放在床铺上,然后她转身提起简单的行囊,走出卧室、穿过客厅、玄关,最后打开门,关上门。

    爱他,可以放在记忆深处,成为自己永远的秘密。

    只要他过得好,寻到真爱,她会默默视服他,永远幸福快乐。

    jjwxcjjwxcjjwxc

    当欧阳彻赶到诊所推门而人,没见到靳彤,倒是有个男人坐在病床上。

    “她呢?”他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人,正是靳彤肚子里孩子的父亲,那个有妇之夫——翁仲焰。

    “我不准你们再来往!”翁仲焰掏出一根烟来点燃,完全漠视墙上禁止吸烟的标语,一口一口吸着手上的烟。

    看着他手上的烟圈袅袅上飘。“我为什么得听你的?”脑中灵光一闪,欧阳彻决定开口试探。

    或许他们两人间的关系不似靳彤所说,这男人并不是真的不在乎她。

    “因为她是我的女人!”由病床上站起,翁仲焰恼怒的表情中带着满满的不耐烦。

    “是吗?”欧阳彻故意拉高鼻音。“我听靳彤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个女人疯了!”可听出他语调中的强力压抑。

    若不是疯了,也不会跟前男友偷偷往来,还想拿掉肚子里他俩爱的结晶。

    “疯了?”欧阳彻愣住约一秒,思忖过后似乎颇认同他的说法。“如果她疯了,该怪的也是你吧?”

    欧阳彻仔细的观察若他.从言谈、举止、神情中看来,基于男人了解男人的心态,他不相信翁仲焰不在乎靳彤。

    “你这么说,我不能否认。”翁仲焰突然陷入一阵愁云修雾中。

    自己明明是已婚之人,却放任自己去爱上她。

    “既然这样,你打算怎么办?”他踱到病床旁,坐了下来。

    翁仲焰转过身来看着他,似乎也看出了异样。“你跟她之间?”

    “过去式。”欧阳彻坦言,然后深深叹了口气,“就算想死灰复燃也不可能,因为我已经有了喜欢的女人。”

    脱口而出的刹那,他也感到讶异。

    是的,自己怎会从没想过,她之所以吸引他、之所以能让他对她念念不忘,就是因为他已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她,否则也不会容她介入他的生活。

    至于过往那段因艾梅而带给他的恨,也不知何时,已被渐渐淡忘,而他确实不该以偏概全,不是所有女人都不可信。

    “这么说……”翁仲焰恍然大悟。

    “我只是她的一个朋友。”他进一步解释。“现在,靳彤是你的问题了,你自己去跟她处理好肚子里小孩的问题。”

    他想没必要再往下说了,自己还得去找艾苹将两人间的问题说清楚,于是他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但是她,靳彤她不想要小孩。”翁仲焰突然说。

    欧阳彻连转过身来也没有。“她说,是你不想要。”说完,他头不回地走了出去。

    jjwxcjjwxcjjwxc

    艾苹没想到欧阳彻会到住处来找她,拉开门的刹那,她表情呆愣地看着他。

    “不请我进去坐吗?”忍着昨夜没立刻来找她,是想给两人一点时间,沉淀一下心情。

    “喔。”她退开一步,让他入内,然后缓缓推上门。

    “我想了很久,昨夜。”他站在她的身前看着她。

    艾苹想逃避,怕亲耳听他说出什么伤人的话。“你想喝点什么?”没等他说话,她很快转身就往厨房走。

    “水就好。”他没跟上她,利用她去倒茶的机会,他打量起屋子,直到架子上的一张照片吸引了他的目光。

    他伸手拿下照片,当看清楚了相片中的人时,他的心也跟着往下沉,沉到晦暗无光的深渊中。

    难怪他总觉得她眼熟。

    照片中穿着高中生制服的就是她,而她的身旁则是站着一个差点毁了他一生的女人。

    “你的茶。”艾苹端着茶,由厨房里走了出来。

    他回过头来看着她,眼里净是愤然的眸光。

    “你是谁?”他愤怒地质问,将手中拿着的照片往前一丢。

    随着玻璃相框被甩落地,传来一阵碎裂响声。

    迎着他的视线,艾苹的心颤抖着。“艾……艾梅是我姐姐。”

    听到她亲口承认,他突然狂笑出声,笑声听来令人不寒而栗。

    “我怎能糊涂到这种地步?竟会相信你、竟会相信你……”他一手指着她,一步步后退。“你们不愧为一对姐妹,同样喜欢玩恋爱游戏,同样喜欢整人。”

    说罢,他转身就要往外走,艾苹将手里端着的茶随便一置,追上他,伸出手抱住他的手臂。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虽然她不知道他为何又来找她,但她不想他误会。

    “不是怎样?”他的眼里全是喷燃的怒火。

    “我不想整你。”她哀戚地看着他。

    “喔?”他挑起一眉,神情一敛,显出了一脸的不在乎。“你敢说跟人打赌,要驯服我是假的?”

    艾苹望着他,猛力的摇头,她只能摇头。

    “难道你要告诉我,你不是艾梅的妹妹?”他得马上走人,否则他不敢保证不会亲手掐死她。

    又是一径地摇头。一时间,她不知该如何开口解释。

    “放开我!”他气愤地用力将她给甩开,然后瞪着摔倒在地的她一眼,头不回地开门离去。

    第二回,门板被甩上后震耳的响声回荡在屋里。

    艾苹静静地看着门,泪水不自觉地往下流淌,她知道,两人这一回是真的完了。

    jjwxcjjwxcjjwxc

    “怎么了?瞧你愁眉苦脸的。”因为跟翁仲焰的误会已解开,靳彤眉开眼笑,心情看来好极了。

    “没什么。”欧阳彻的音调又冷又硬。

    因为不放心,他特地来家里看她,不过看来他是多虑了。

    瞧几天前她才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现在却生龙活虎到令人发指。

    “看在你帮过我的份上,我愿意当你的听众喔!”瞧他紧板着的死人脸,说没事,谁信啊?

    “你没事的话,我走了!”他当然还是不愿意说,因为没告诉她的理由。

    “跟女朋友吵架啦?”他不愿意说,靳彤只好自己猜。

    欧阳彻的身躯猛地一震,因为她一开口就猜中了他的心事。这几日来他并不好过,不管是工作、睡觉、吃饭,脑中都会不断地想起文苹,想起与她在一起时的点滴。

    他真恨自己,明知她在耍他,他却忘不了她。

    “让我给猜中啦?”绕到他身前,靳彤先是左瞧瞧、再右瞧瞧。

    “先生,这次看来,你似乎真的陷下去了。”她一副同情的口吻,伸手拍拍他的宽肩。

    “反正我的模态也全让你给瞧到了,一人一次,我们就互不相欠了。”

    “你……”欧阳彻扬起脸来看她,想骂人,却不知该骂些什么。

    “说吧、说吧,别客气了!”靳彤一副不怕死的模样,拉了拉耳朵,准备洗耳恭听。

    瞪着她许久,最后欧阳彻深深叹了口气,然后他将认识艾苹的前因后果一个劲地全说完,当然包括了她跟人打赌的约定,还有她竟是艾梅的妹妹。

    “原来是穆艾梅呀!”靳彤一脸恍然大悟,难怪第一次见到她时,她会有面熟的感觉。

    见她抬头看着天花板,一副强忍笑意的样子,欧阳彻便决定不再留下,说实在他还有点后悔,将事情都告诉她。

    他准备离去,才站起身走了一步,却又让她给喊住。

    “喂,搞了半天,艾苹到底有没有爱上你?”

    她想,这才是重点吧?

    而据她的推断,答案应该是肯定的成分居多,因为没有一个女人会因为一个无聊的约定,而跟男人上床。

    这是男人与女人间最大的不同,男人可以先性而爱,而女人则需先爱而后性。

    “我……”他一时语塞,竟不知如何回应。

    靳彤望着他,然后大笑三声。

    “原来你根本没搞懂这点啊!”她的笑容很灿烂,但笑声听来让人恨得牙痒痒。

    “这重要吗?”板着脸,欧阳彻想反驳。

    “当然重要。”

    她将脸挪近他,想了下,决定不再戏弄他。

    “如果你们彼此相爱,干嘛彼此伤害呢?中间的路不管怎么绕,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后你们会在一起!”

    她说完话,客厅的门刚好被人开启,翁仲焰由外头走了进来。

    “亲爱的,你回来了呀!”如一只愉悦的小鸟,她飞向主人的怀中。

    看着恩爱的两人,欧阳彻只觉刺眼。

    jjwxcjjwxcjjwxc

    那个男人的脖子果然硬如石头,静静地观察了几天之后,靳彤下了这样的决定。

    她不再只手旁观,否则好友这段恋情恐怕就要无疾而终了。

    于是在她的要求下,翁仲焰动用人脉帮她找到穆艾苹的住处,在将她送到公寓门口时,还一再耳提面命,要她多小心,他则在楼下等她。

    艾苹听到电铃声,由门上的猫眼看见了来人,经过一番犹豫后,她还是将门给拉开。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她当然认得她,虽只见过两次面、在毫无交谈的情况下,她还是记得她。

    因为她是欧阳彻的初恋情人。

    “你还认得我吗?”靳彤说。

    天啊,瞧瞧她那对可与熊猫比拟的大黑轮,就知道和阿彻一样,日子过得有多差,这两个傻子竟以相互折磨为乐。

    “嗯。”艾苹被动地点头,不明白她来找她做什么。

    警告吗?宣示主权吗?应该都不需要了,不是吗?因为她已经和他分手了!

    “其实我来找你,是有一事想问你。”靳彤看了身后一眼,希望她能让她入内。

    毫无畏惧,或者该说她也不该有畏惧,艾苹向后退开一大步,让她进屋来,然后推上门。

    “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爱上欧阳彻了,还有,你还爱不爱他?”见她一推上门,靳彤劈头就问。

    艾苹被问得傻了眼,愣了几秒,如看一个外星人一样的看着她。“如果你是担心我跟他,我可以告诉你,我……”

    没来得及说完话,她即让靳彤打断——

    “我担心什么?你会不会搞错了什么?”艾苹在说些什么?她怎么都听不懂。

    “你跟阿彻……”

    天啊,真残酷,难道要她说的那么清楚吗?

    “过去式。”靳彤大声地说:“你会不会误会了什么?”

    “那孩子?”艾苹不敢相信地看着她。

    “关他什么事。”她恍然大悟,然后贼贼一笑。“原来你是误会这件事呀!”

    之后,她将前因后果简述了遍,当然包括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正在楼下等她。

    “原来是这样。”艾苹的心里虽为知道真相而高兴,但随即浮现的念头,却让她快乐不起来,因为还有另一个让她无法释怀的心结。

    原来,他确实很慢艾梅,因为她在情感上的背叛。

    “你担心艾梅的事?”看她沉着脸,靳彤直接猜。

    艾苹的心狂跳了下,这么多年来,她首度找到一个可以一同聊姐姐事的人。

    “你认识姐姐吗?”

    “见过几次面。”靳彤坦言。

    两人间的藩篱在顷刻间不见了,因为共同的话题,因为话题中聊起的人。

    靳彤离去前,最后留下了一句话:

    “放心吧,艾梅会在天国保佑你们的,因为你们两个都是她最爱的人。”

    jjwxcjjwxcjjwxc

    欧阳彻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像个疯子一样,开着快车,闯过无数个红灯来到这栋公寓下。

    只因为方才靳彤的一通电话,他竟忘了艾梅的背叛、忘了那个该死的赌约、忘了该怨恨她,一路紧张地驾着车子,直奔这里。

    在打过数通电话,仍旧是无人接听的情况下,他的车速越飙越快,最后恨不得车子长出翅膀来,好让他马上抵达她的住处。

    随便丢下车子,他看了早已等在门边的锁匠一眼。

    “快点,快去开楼上的门。”他拉着他的手一同跑上楼。

    锁匠熟练的一下子就将门给打开,而欧阳彻在丢了张千元大钞到他的手中后,便疾速往内冲。

    客厅没人、厨房没人、卧室没人,他将视线落在几步外的浴室,然后壮挺的身躯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他一步步地走近,伸出手来,发现门让人由里头反锁着。

    “苹苹、苹苹。”他伸出手来拍打着门板。

    但,回应他的却是一大片的沉默,这更令他心慌不已。

    他往后退开一大步,抬起一脚,用力一踹。

    好地一声,浴室的门被人应声踹开,而躺在浴白里的人,早已没了知觉。

    jjwxcjjwxcjjwxc

    屋子里,客厅里的几个男女笑得东倒西歪,闹成一团。

    “茶泡好了,你们喝吧,我到卧房去看看他。”艾苹放下手上端着的茶盘,转身进了卧房。

    想当然尔,那群看戏的人怎会错过此等好戏呢?

    很快地全都一个个地溜到了卧房门口,大家齐压在门板上,进行着偷听行为。

    不过,这可不能怪他们,谁叫卧房里那个男主角,差点将他们给吓出心脏病来!

    “让个位置、让个位置。”手脚较慢的甘雨露挤了过来。

    “我也要听、我也要听。”蓝苡缡也挤了进来。

    “你们真没同情心。”童-晴推了韩司一下。

    “怪谁呢?谁叫阿彻那小子竟打电话告诉大家,艾苹自杀了!”陆克为毫无同情心地说着,顺道推推一旁的易澧泷。

    “闭嘴,否则听不到了!”被压得有点难受,易澧泷扳起了脸来。“大家注意听,好像有声音了……”

    jjwxcjjwxcjjwxc

    卧房里,欧阳彻首次尝到了恨不得在地上打个洞,将头给埋进去的滋味。

    “你的茶。”艾苹将茶端给他,在他身旁坐下。

    “我很糗,对吧?”

    都是该死的靳彤,居然打电话来告诉他,怕文苹会步上艾梅的后尘,也想不开自杀。

    一想到她可能从此离他而去,他便像发了疯似的,顾不及其他的问题,直觉先打电话联络锁匠,然后直奔她的住处。

    当他见到她躺在浴白里无任何反应时,他几乎快被吓死了,怕自己的心也从此随她而去。

    在那一刻,他才发觉自己已经该死的爱上她了,他不想失去她、不想过没有她相伴的日子。

    于是他急着将她送医,然后通知她的朋友。

    谁知,只是乌龙一场,艾苹因为几日来连夜没睡好,在浴白里泡澡,泡到睡着而已。

    “不糗。”她深情款款地看着他,“我只觉得;我好幸运。”

    挪了挪身子,她坐在他的大腿上,双手攀上他的颈子,将头倚在他的肩上。

    若不是这件糗事,她也不知道他是爱她的。

    她终于等到了,这个男人竟爱上她了!

    “有件事,我考虑了很久,但还是决定告诉你。”在两人间的误会已解开后,她决定彼此间不再有秘密。

    “什么事?”他的手搂着,感受着她的体温。

    过去的他,为何要犹豫挣扎在苦痛的深渊中,而差点就错失了她呢?想想,自己还真笨。

    “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后,就喜欢上你了!”已毫无顾忌,艾苹在他耳边说着。

    “第一次?”他以为他们之间是因为赌的才在一起的。“是在港湾吗?”就如靳彤所言,何必在乎过程呢?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艾苹摇了摇头,“记得我提过的初恋吗?”

    “嗯。”他点头。怎么,这两者有关吗?

    “你就是我的暗恋对象。”她羞赧地说出口。

    “你说什么?”他推开她,被吓了一大跳。

    “从很久以前我就开始喜欢你了!”她的脸泛桃红。

    “那时我是艾梅的男友?”

    艾苹对着他点头。“我知道呀,但就是喜欢你嘛!”

    “这么说,你跟我在一起不是因为那个赌注喽?”

    她又点点头。“是天助我也,否则我没理由接近你!”

    “天啊,你真……”他装出吃惊的模样看着她,然后轻轻地吻上她。“你真可爱!”

    他的吻变得火热,大胆的动作毫不客气。

    须臾后,他终于结束了热吻,离开了她。

    “你还气姐姐的事吗?”迷蒙着眼,她的头紧紧靠在他的怀中。

    既已谈开了,她不希望两人往后会有心结。

    欧阳彻摇了摇头,他终于正视了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

    “说完全不气是骗人的。”他不想当个虚伪的人,尤其在她的面前。“但,我想了很久,与其说我恨艾梅,倒不如说,我是恨他们背叛的行为。”

    “你该看看姐姐留下的东西,你就会知道她有多后悔伤了你,还有她的痛苦。”她拉着他,走向一旁的电脑。

    在她伸出手来,准备开启电脑时,他却阻止了她的动作。

    “算了。”他拉起她的手轻轻啄吻了下,“苹苹,我不想看了,对我来说,那已是过去式,都不重要了!”

    如今的他,已完全释怀,知道该珍惜眼前当下,差点失去她的震撼,让他恍然大悟,顿时想通了一切。

    过去已是过去,何必苦苦去追忆,让自己深陷苦痛中。

    “为什么?”他的回答让文苹感到又惊又喜。

    “因为有你!”他的眼里净是深情。“可以吗?”他低下头来,边笑着边在她耳畔低语。

    暧昧的氛围迅速笼罩室内。

    们外有人。”她娇嗔着,不忘提醒。

    “管他们,反正最糗的事已经发生了!”他低下头来,热情地吻上她,再度将她给拐回床上。

    她已经爱了他好多年了,对吧?那他又岂可辜负她的一片真情呢?何况,应门外听戏的听众要求,他是该做点什么了!

    否则男人的面子,岂不要挂不住了?何况,他,绝对是个神猛铁人!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抢夫交战手册最新章节 | 抢夫交战手册全文阅读 | 抢夫交战手册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