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骗夫交战手册 > 第十章

骗夫交战手册 第十章 作者 : 子心

    厨房里,苡缡默默刷洗锅子。

    “汤碗放这里吗?”陆克为由她的背后出现,高挺的身影笼罩着她。

    “牧为走了吗?”看着他修长的手绕过她,将汤碗放到水槽里,她问,心想着牧为委托她的事。

    或许有法子可以帮帮他,以前老家制作过鱼露,用来调味,放了鱼露,就不需要再加其他东西调味.那么……

    “牧为?”陆克为的声音听来很沉,表情刷地变得僵硬。

    “是呀……”苡缡不晓得谁又得罪他了,瞧他的脸色,好似要杀人了。

    “是什么!?”他紧箍住她的手臂,“以后不准牧为、牧为的喊他!”他厉声警告,怀疑起自己心里竟也会醋海翻腾。

    “为什么?”看着他生气的模样,苡缡不明所以地问。

    不喊牧为,那她以后要喊他什么?总不能老是喂喂喂的叫人吧?

    “为什么?”这个笨女人居然还问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心里不舒服!不过,他当然不会说出口。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他突然松开手臂,放下她,双手后背地看着她。

    “嗯、嗯。”苡缡用力点了两下头。这个男人越来越奇怪了,更别说要猜测他的心思了。

    他对她勾了勾手,示意她靠近。

    不疑有他,苡缡的脸一寸寸地贴近。

    “到底怎么……唔……”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她即让他攫住了唇。

    他温柔地吻着她,然后有力的臂膀紧圈着她,转个身,将她整个人压到墙面上。

    “怎样,知道为什么了吧?”他终于暂时离开她,气息仍不稳。

    苡缡大口大口地喘息,惊愕的眼直望着他。

    她摇摇头,只觉脸蛋越来越热,因方才的吻,令她又想起昨夜的一切,沸腾的血液在她体内奔流乱窜,烧烫了她的心,也烧红了她的脸。

    “还不懂?”见她摇头,陆克为发觉男人的耐心,可能就是这样被女人给磨掉的。

    “你知道你喜欢我,但这跟我叫牧为有何关系?”

    她承认,从第一次见到他起,她就爱上了他。

    而昨夜,当他坦诚喜欢她时,她高兴的宛如置身天堂,现在还飘飘然地。

    他太优秀,身旁有太多美艳女人,与那些女人相比,她宛如丑小鸭,她没有她们的艳丽、没有她们的大胆、也不懂得诱惑之道。

    所以,在她心里仍旧无法确定,昨晚发生的一切,会不会只是他一时兴起,尝惯了山珍美味,偶尔想换换清粥小菜。

    “怎会没关系?”望着她,他挑起一眉,大有咄咄逼人之势。

    迎着他的视线,苡缡不由得一步步后退,很快地就要退出厨房,他却伸出手,早一步抓住她。

    “你不要欺人太甚喔!”她瞪着他。

    “欺都欺了,你说怎么样?”使劲一扯,她很快跌回他的怀中,才抬起脸来想瞪他,他的吻却又落了下来。

    被吻得气息不稳,周遭的气氛渐渐暖昧了起来,浓烈的喘息声充斥着静谧空间……

    “喂,你们要表演限制级,也先等我离开吧!”这时牧为的声音突然传来。

    苡缡被吓了一大跳,赶紧推离陆克为的怀抱。

    而后者,转过身来瞪人,一对愤恨的眼似能杀人。

    牧为装出一脸无辜,耸肩笑笑。“大哥,想要的话,等我离开后你们再继续,现在我还有话要跟你说。”

    克为没出声回应,只以凌厉的眸光宣泄他心中的愤恨,然后他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就往书房走。

    “唉,欲求不满的最佳写照。”牧为啐了声,一转过头来却见到苡缡仍处在发呆中。

    “我看,很快地,我就有好日子过了。”

    “啊?”苡缡不懂他的意思。

    “大哥这次很认真喔,等你搬来我家住,我马上就能脱离地狱生活了!”

    耶,他的胃,终于可以享福,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了。

    想着想着,他的口水忍不住地流了下来。

    “陆牧为,你还不快点进来!?”书房方向传来克为的暴吼声。

    “喔。”他很快地跑去。瞪着两人消失的身影,苡缡陷入了一阵怔愣中。

    牧为说他是认真的!?

    会吗?陆克为对她是认真的吗?

    若说今早是个热闹的早上,可半点也不为过。

    苡缡才刚将碗盘洗好,还没来得及将身上的围裙脱下,电铃声又响起。

    她来到门前,从猫眼看清了门外的人后,刷地拉开门。

    “嗨,克为哥,我……”

    门外的珠儿还没进门来,一抬头见到是苡缡,整个人愣住。“你怎么会在这儿?”

    一回神,她脸上的敌意顿现。

    她可是在姨妈那里缠了老半天,好不容才问出克为哥的住处,而这女人怎么会在这里!

    “嗯……苡缡往后退开一大步,想着该如何说。

    珠儿会如何对付情敌,她昨日可是亲眼目睹,除了疯狂,还会让人丧胆。

    “你该不会也勾搭上克为哥了吧?”大步一跨,珠儿进门来,随手甩上门,一步步逼近。

    苡缡频频后退,直到两人已退到了客厅。

    忽地,她想起了珠儿昨日的误解。

    “嗯,牧为在书房里。”

    “牧为也在?”

    听到她的这句话,珠儿彷佛吃了颗定心丸,脸上的神情变得比翻书还陕。“对不起,刚刚吓着你了,我不知道你是跟牧为一起来的!”

    如果有变脸冠军王,绝对非她莫属,方才那一身的杀气,竟在刹那间完全消失殆尽!

    她握起苡缡的手,亲呢地靠了上来。“克为哥是不是也在书房?”

    苡缡暗自松了口气。“对,他们两人都在。”谁说她笨,至少她懂得随机应变。

    “那我进……”她走着,一时不知道哪个房间是书房。

    “他们在谈事情,可能不喜欢被人打扰。”苡缡提醒着。

    “也对。”想了一下,珠儿踅了回来,在沙发上坐下,跷起腿来,一双眼睛忙碌地在茶几上下搜寻。

    “没有杂志或报纸吗?”

    “在这里。”苡缡跑向门口的鞋值,从上头拿来报纸。

    “你要不要喝点什么?”递出报纸的同时,她礼貌性问。

    “柳橙汁有吗?”珠儿却答得自然,像个千金小姐。

    “有。”不在乎她高傲的态度,苡缡想起冰箱里还有昨夜压的柳橙汁,于是她走到厨房里去倒来。

    没抬起头来看她,珠儿伸手接过果汁,喝了一口后,她皱起了眉头,“喂,我要现压的!”

    搞什么,居然让她喝隔夜的?

    “喔。”不知为何得听她的颐指气使,完全出于反射动作,苡缡又踅回了厨房。

    “不加冰块喔!”她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苡缡很快拿出榨汁器,从冰箱里取出柳橙,洗净后切成两半,再放到榨汁器上,正当她要使力榨汁时,电铃又响起了。

    客厅里的人在这时似乎体会了她的辛劳,主动前去帮忙开门。

    二分钟后,她终于压好了柳橙汁,端着果汁走出厨房。

    一到客厅,她即让跟前的景象给吓着!

    “啊——”

    “你先放开她,放开她后,我们有话好说。”苡缡紧张地说着。

    一个陌生男子手持一柄锋利的瑞士刀,刀口抵着珠儿的脖子,将她整个人钳住。

    “是你们不给我活路走,别怪我狠毒。”男子的手劲很强,一使力,又将人给拉退了一大步。

    “放开我、放开我,你再不放开我,一会儿就让你不得好死!”珠儿挣扎着,哪怕被人给钳制住,脾气仍然娇纵。

    苡缡看着她,频频摇头,要她别惹恼那个人。

    “住嘴!”

    男子抬起手来,赏了她的脑袋一记,灼灼目光扫向苡缡,再看向书房门口两个双手抱胸,一脸沉默的男人。

    “你们两个,谁是陆克为!”他问。

    只见牧为缓缓抬起一手来,指了指身旁的人。

    克为瞪了他一眼,仍旧没有动静,一副看戏的模样。

    苡缡很快地跑了过来。“克为,赶快想想办法。”

    见他们仍旧不为所动,苡缡紧张了。难道他们想见死不救?

    牧为伸出一手来,将她拉后退,“这里没你的事。”他也是一副看戏的模样。

    苡缡愣住,抬头错愕地看着他。

    “离她远一点。”克为的口吻听来十分不悦,很快地便从牧为的手上将苡缡给拉回,推到身后。

    见两个男人完全无视于他的威胁,还窃窃私语,陌生男子火大了。

    “陆克为,你快滚过来,你以为只有你能查出我,难道我就查不出你来吗?”

    他手劲粗暴地又打了珠儿的脑袋一记。

    “喔!”被赏了一记爆栗子,珠儿终于痛得大喊,眸眶含泪。

    “你既然找了条子来抓我,让我生存不下去,我就把你的女朋友给卖到泰国去陪浴。”

    卖掉!?

    先是一愣,然后陆克为终于开了口:“原来你就是骇客先生,你说……要把她卖到泰国去?”

    天啊!真是天助他也!

    他和牧为互看一眼,强忍着心中的笑意。

    把珠儿卖到泰国去?耶,真是个不错的办法,不过,泰国好像还是近了点,同样都在亚洲。

    嗯……如果可以把她带得远一点,他会更高兴。

    就南极好了,南极有企鹅;要不,大洋洲也可以,大洋洲有许多蛮荒上着,让她去跳祈雨舞好了!

    “对!”男子得意地一笑,“我要把她卖去当妓女!”他恶狠狠地说着。

    这下,陆克为更乐了。“请便,请赶快把她带走吧!”话一说完,他转向牧为,两兄弟一阵对视后,竟忍不住地大笑出声。

    他们的笑声,当场震傻了其他三人。

    “喂、喂、喂。”苡缡由克为的身后采出头来,推了他几下,替珠儿感到不平。

    没想到这对兄弟,真狠心!

    骇客先生愣了愣,整个人呆住。

    至于被他紧钳着的黄珠儿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或许是因为发怒而使肾上线素激增的关系,她一使力,一下子就推开了骇客先生,冲到陆克为面前。

    “我现在才知道,你这个人真是有够无情,也不想想我对你多好,看我被人挟持,你居然不救我?在听到他要我把卖去泰国,你竟然还拍手大笑!”她气到眼泪被逼出了眸眶。

    “我们没拍手。”一旁的牧为突然插入这一句。

    珠儿瞪了他一记,抬手拭掉脸上的泪。

    “你陆克为有什么了不起,以为我黄珠儿没人要吗?我告诉你,从现在起,我不会再缠着你,我要回去跟妈说,从现在起彻底跟你绝交!”

    终于将话给吼完,她转身冲出门去,留下一室的错愕。

    诙逃跑的人忘了跑、该有所反应的人暂时忘了反应,至于留在屋子里的唯一女性呢?

    她好似深受珠儿所说的话影响。

    许久之后,是牧为先回过神来,他走向那位骇客先生。

    “看来我们首次的见面,你就帮我们扫走了一个大麻烦。”

    他居然还笑容灿烂?

    “你……不生气吗?”他不懂,他们不是要警察来逮他吗?怎会……

    把刀子收起来,牧为的手揽上他的肩,勾肩搭背了起来。“关于这件事,就说来话长了……”

    他带着人往外走,将屋子留给了那对情侣。他相信,大哥得费上一番唇舌,好好解释了。

    “好吧,我承认,我很霸道。”

    他知道她生气,但干嘛要搬走?

    苡缡根本不想理他,继续着收拾行李的动作。

    她将衣服由衣柜里一件件取出,折好后放入敞开着的行李箱。

    陆克为再也无法忍受她的沉默,他走到床边,将她折好的衣服又从行李箱里拿出、弄乱。

    “好吧,我承认,有时候我不讲理,还很小心眼。”他都说过喜欢她了,难道真要把爱说出口?

    苡缡仍旧不理他,默默将他弄乱的衣服一件件重新折好。

    当她要再度把衣服装入行李箱里,他却阻止了她的动作。

    “好吧,我承认,有时我很坏,还有点无情,可以了吗?”

    她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仍1日不肯开口说话。

    转过身,她定向衣橱。既然他不肯让她收衣服,她收其他东西也一样。

    看着她的动作,一下子,克为的火气全都冒了上来。

    “不准收!这个不准、这个不准、这个也不准!”他用力将她给扳了过来,双手紧紧抱着她。

    她不想看他的脸,逃避着他的视线。

    一想到他无情地对待珠儿,苡缡就很难不联想到,哪天他也会这样对待她!

    “看着我,我只说一次。”他的手端起她的脸,异常执着。

    无法再逃避,她想干脆闭上眼。

    “你若敢闭上眼,我就吻你,马上要你!”他要胁,咬牙切齿。

    要她!?

    听他这么说,她浑身一震,似窜过一道电流,明知不该,却还是忍不住地羞红了脸。

    她的模样很迷人,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上一个真人版的洋娃娃。“我知道你一定是为了珠儿的事,想说,我这个人很绝情。”

    她没说话,迎着他的眸光,紧咬着红嫩的嘴唇。

    “你都不知道我有多苦。”他在心里大喊着:别再咬着嘴唇了,你难道不知道这样有多该死的诱人?“不信,你可以去问阿牧,珠儿从小缠我,就像个牛皮糖。”

    “那你也不该见死不救呀!”她终于说出心中的不满。

    “难道你想她永远缠着我?”她的胡作非为可不只一两样,如果不藉此机会彻底划清关系,哪天让她知道他喜欢上苡缡,苡缡可就糟了!

    “我……”苡缡想说不想,但话一到喉头却给卡住了。

    “你?”克为强抑着心头怒火。“你难道忘了她昨天,是怎么恶整别人的吗?”而且你还是共犯呢!

    “那也是因为她喜欢你!”毫无畏惧地苡缡回以一吼,经由这一吼,她似乎也吼出了自己的心声。

    “那你呢?”他抬高她的下颚,双眸紧紧地凝睇着她。“昨天你也是共犯,是不是因为你也喜欢我,才跟着珠儿胡作非为?”

    “我……”被看得心虚,又无法低下头来,她干脆闭起眼来。

    “不准闭眼,你一闭眼,我就吻你!”他的要胁又从头顶落下。

    她红着脸,委屈地撇撇唇。“好吧,就算我喜欢你、爱上你了又怎样,那又有什么用?就算跟你发生过关系,又算什么?你还不是会有一堆的美眉,还不是一样的无情?”

    说完,不知哪来的力气,她用力地推开他,转身跑了出去。

    不过还没跑到门口,就让人从身后给搂住了。

    “我方才说过,接下来要说的话,我只说一次。”他将她给扳了过来,双眼直视着她。“我承认一开始,当我知道你们无聊的赌约时,只是气愤地想找你玩玩。”

    他动手将她给抱回床上。

    “第一次遇见你,我承认你不是那种会让我眼睛为之一亮的类型,但我却将你的脸蛋记得很清楚,就像烙在脑海一样,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发觉自己真的喜欢上你,你将我生活的一切打点的很好,你很好骗、也很会做菜、脾气个性都好、人也长得很可爱。”

    她真不敢相信,这些话是由他这么一个苛刻挑剔的人嘴里说出来的。

    “可是……你不是带了女人到百货公司……”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为何要带个女人到她的面前来示威?

    “那是气你那天跟牧为有说有笑。”提及这事,他的心里还是有气。

    “耶?”她的眼睛发亮。这么说,他是在吃醋喽?

    “那一开始,你为什么要说谎,骗我车子、还有房子的事?”她继续迫问。

    “因为我知道你们的赌约,我伯你是爱慕虚荣的女人。”

    “那后来,为何又带我去你家?”难道不怕穿帮?

    “那是因为我母亲要帮我相亲。”那时他已喜欢她,所以不仅要她去当挡箭牌,最主要是希望家人能见见她。

    “要我当挡箭牌对吧?”她记得那日他是这么说的没错。

    “你以为我会随便找人来当挡箭牌吗?”

    真想敲她的脑袋一记,笨女人!

    “可是……”

    “女人,你的问题真多耶!”他已感到不耐烦了。

    “你说的喜欢,到底是不是爱上我了?”隐约知道,这次不问,可能往后就没机会了。

    “你很罗嗦耶!”

    “说嘛、说嘛,让我确定一下,这样我才能知道,我是不是真的赢了赌约。”她雀跃着。

    男人沉默不语:心里只有一堆莫名其妙的泡泡直往上冒。

    “唔!”嘴里发出闷闷的声音,他重重地点了下头。

    这个女人是他所认识的那位吗?怎么现在看来好似不笨呢?不知怎地,他突然有股受骗的感觉。

    “说啦、说啦,用点头的不算,我已经忍不住开始想像,有人恬我鞋子的感觉了。”她的眼睛发亮,双手主动地攀上他。

    究竟是扮猪吃老虎,还是扮猪被老虎吃呢?

    其实,她也弄不清楚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骗夫交战手册最新章节 | 骗夫交战手册全文阅读 | 骗夫交战手册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