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猎爱监护人 > 第十章

猎爱监护人 第十章 作者 : 子心

    一回到家,蓝岚便找了费妈商量,想利用了宋子崇还未到家的时间,将领带偷偷地放进他的更衣室里,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

    她来到他的卧室,身旁紧跟著哈孥,依照费妈的说法,她很快地就找到了更衣间。

    “嘘,哈孥你在这儿等我就好,我一下子就出来。”她弯著腰,似对著一个小孩般地对哈孥说。

    “呜、汪。”哈孥似听得懂她的话,果真在长毛地毯上趴了下来。

    “好乖。”蓝岚轻抚了它的颈背一下,旋开更衣室的门就往内走。

    果然如费妈所说,电灯的开关就在门旁一寸不到的地方。

    蓝岚摸到了开关,啪嚏一声按开了电灯。

    蓝岚看著两边连壁的衣橱;或许是因一时好奇心起,她拉开了衣橱的门看著里头被整齐高挂的衣物,清一色全是整套的西装。

    她一一地看著,忍不住又拉开怞屉式的衣柜,里头摆著衬衫全都熨得平整。

    在她将所有东西都看过了一遍之後,她终於找到了挂著领带的架子,将手里握著的经过精美包装的领带放在架子前,她从口袋里怞出一张小卡片,放在盒子上。

    正当她准备阖上衣橱的门,转身离开时,角落的一个大纸箱却吸引住她的目光。

    这个纸箱看来与整个空间不搭。

    蓝岚伸手一拉,惊觉纸箱很轻,完全出於好奇,她掀开盖子,当她第一眼望见了箱子里头的东西时,只觉得眼熟。

    而当她将箱子里的东西抓一个在手上,仔细地瞧过後,霎时愣住。

    绒毛小熊!?

    她将手上的小熊翻了过来,看著小熊胖胖的**底座。

    果然没错,这小熊是她在教会里义务帮忙缝制的,**的地方有她不甚精细的针法。

    这……这些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子崇哥的衣橱里呢?这可是教会为筹措兴建金费的义卖品。

    望著手上的小东西,蓝岚不由得发起呆来——

    或许她该找个时间问问子崇哥。

    在蓝岚急著想找出答案时,宋子崇却忙得早出晚归,在蓝岚还没来得及开口的情况下,他到轮敦出差去了,蓝岚只好暂时将心思放在毕业考上。

    但有时巧合就是发生的突然,在蓝岚放温书假的那天,宋家一个请了长假的司机却刚好返回了工作岗位。

    蓝岚拉著哈孥在庭院里散步,远远地就瞧见费妈和一个男子边聊天边走过来。

    “蓝岚,我跟你介绍一下。”费妈一看见她,很快地走近,而一旁的男子自然跟了过来。

    “这位是阿飞,前一阵子因为家中母亲生病,他回南部去照顾她,而请了长假。”费妈滔滔不绝地说著,完全没注意到阿飞和蓝岚脸上的神情。

    是他!?那个开著一部加长型宾士,常常将车往路旁一停,跑下来向她买绒布小熊的男人!

    “这位就是蓝岚小姐。”费妈对著阿飞介绍著,当然不忘一阵该有的叮咛。

    阿飞愣了一下,赶紧开口道:“蓝岚小姐好。”少爷果然是个狠角色,现在不用停在路边买布偶,因为直接将人给带回来就得了。

    “哦……好。”蓝岚仍陷於错愕中,一时反应不过来。

    “阿飞是阿吉的堂弟,今天开始回来工作。”费妈在一旁介绍得仔细。

    “喔。”蓝岚轻应著,刹那问脑袋灵光一闪,终於将前因後果给想通。

    原来那些小熊是子崇哥买的!?而阿飞只是个跑腿,至於他买那么多小熊做什么?是喜欢吗?还是……

    蓝岚想得头痛,仍然想不出答案。当然一旁的费妈说些什么,她也完全无心听入耳了。

    毕业考结束的当天刚好是蓝岚的生日,她原以为自己会很孤单的度过,没想到当晚费妈帮她准备了蛋糕,和宋家所有的仆人们一同帮她庆生。

    生日会热热闹闹的,直到深夜才结束,而最令蓝岚感到兴奋的,是子崇哥回来了,他也没忘记她的生日。

    当所有的仆人陆续离开客厅,最後只剩下两人时,他来到她的身边。

    “跟我来。”他牵著她的手,走过回廊,往楼上走。“我有个东西要送你。”推开房门,他将蓝岚拉进了他的卧房里。

    他松开她的手,开了小灯,然後由一旁的柜子上,拿来了一个黑色绒布缀著美丽花纹的小盒。

    “送你的。”他将她的手拉起,将盒子塞入她的手中,一手改揽紧她的腰,低头在她光洁的额上烙下一吻。“生日快乐。”

    蓝岚眨眨眼看著他,脸上有莫名的羞红。

    她好想问关於绒毛小熊的事,但每次话一到嘴边,就是开不了口。

    “不想看看是什么东西?”末子崇睨著她催促著。

    蓝岚看著手里的盒子,再抬头看看他。“子崇哥,其实我……”过了今夜她就成年了,这是不是意味著,她得搬出宋家了?

    “嘘!”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压上她嫣红的小嘴。“别说话,先看我送什么。”他的态度看来坚持。

    对於他所要求或决定的事,蓝岚一向都只有乖乖听话的份。

    将盒子打开,里头是一枚闪耀著夺目光彩的钻戒。看著戒指,蓝岚一愣。

    “我……”可以接受吗?好像太贵重了。

    “我帮你戴上。”末子崇接手的动作很快,直接拉起蓝岚的手将戒子套人她的手指。

    “子崇哥,这……”蓝岚看著自己的手指,视线落在戒指上。

    好像戴错了吧?不是结婚才戴这只手指吗?

    “嗯?”他半点不以为忤,彷佛是故意将戒指给套错。“喜欢吗?”他接著问,眼里绽著冀盼她点头应是的光芒。

    “嗯。”蓝岚点头,当然不希望他失望。

    “那就好,否则为了跟这戒指的设计师沟通,而在轮敦多停留三日,就白费了。”

    这阵子他忙於公事,而蓝岚则忙著学校的考试,虽两人相见的时间变少了,但他也仔细地考虑清楚了。

    虽然当初收养契约是他订的,但现在他打算不再遵守。

    为免夜长梦多,他打算采取速战速决,不再等到蓝岚二十岁,才将她给娶进门,而是一成年,就与她举行婚礼。

    “三天?”蓝岚看著戒指再看看宋于崇。“可是太贵重了。”她想将戒指拔下。

    子崇哥居然为了送她戒指,而在轮敦多停留了三天?

    他手一伸即阻止了她的动作。“别将戒指拿下来。”

    手被握著,蓝岚整个身子在刹那间僵住。“可是这个生日礼物太贵重了。”对珠宝,她从来不懂。

    但光由这戒面的钻石来看,这戒指恐怕有几十万的价值。

    “怎么会?”他看著她,握著她的手在戒面上摩挲著,眸光渐渐变得炙热。“十二点了。”他说著,视线移到一旁矮柜上的古董钟。

    “嗯。”蓝岚的视线跟著-动,落在钟面上。“子崇哥,我要谢谢你,这将近一年来的照……”

    她没来得及将话给说完,因为宋子崇的手指突然落在她的红唇上,阻断了她要说的话。

    “你成年了。”他的声音听来暗哑,喉结滚动著。“恭喜你!”

    他一侧首,在她的脸颊上轻轻烙下一吻。

    蓝岚整个人僵住,像被人下了咒语般,脸蛋红咚咚地。

    “谢谢!”许久之後,她勉强将话挤出口。

    “有没有想过成年之後要做什么?”他的一手轻轻爬上她的背,温柔地抚触著。

    十八岁之前的禁忌,在两人间就像是一道看不见的藩篱,如今藩篱已拆,他也不必有所顾忌。

    “我……”蓝岚想说:我该搬出去吗?但话还未到口就卡於喉头。

    既然已成年,她是该搬走了,但心里又有莫名的不舍。

    不是因为子崇哥能给她很好的物质享受,而是因为舍不得这宅子里的一切,费妈、阿吉、哈孥……当然最重要的是,他!

    如果她搬走了,以子崇哥的忙碌程度,两人想再见面一定很困难吧?

    “嗯?”他想听听她的愿望,并且不介意帮她完成。

    忍住到嘴的话,蓝岚摇了摇头。

    见她摇头,宋子崇蹙起层。“都没有?”怎么可能?

    他希望她在嫁给他前,不要有任何想尝试却未去做的遗憾。

    见他轻纠著的眉,蓝岚的脑中突然闪过一件事,她不想再由他身上获得什么好处,但或许可以藉这机会问他。

    “只有一个问题。”心里满是不安,在该与不该问之间挣扎。

    “什么?”他似乎比她还急。

    蓝岚的脸刷地垂了下来,双手扭绞著。“你的衣柜……”

    子崇哥会不会怪她去乱翻他的衣柜呢?她送的生日礼物,他发现了吗?

    “什么?”他实在听不清楚她说些什么。

    深深地吸气,憋了很久,终於将勇气一古脑地全找出来。“你的、你的衣橱里为什么有绒毛小熊?”

    她的眼睛水汪汪地盯著他,那模样很容易引人犯罪。

    “关於衣橱里的小熊。”轻咳了一声,他拉著她在床边坐了下来。“那是因为、因为……”天啊,他首度口吃。

    为了一个自己爱上的小女人,他居然得史无前例地想法子开口解释。

    “因为?”蓝岚看著他,满脸认真。

    “因为……”宋子崇突然伸手端起她的脸。“你要我解释也成,不过先答应我,一会儿要补偿我。”早在发现领带架下的礼物时,他就知道会有这天的到来。

    补偿?蓝岚眨眨眼,完全不能了解为何得补偿。

    不过在他的面前,她似乎是永远居於弱势,只好用力点头。

    他看著她,炯亮眸光中的深情似曾相识。“因为我喜欢上了小熊的贩卖者,只好不断地命令司机停车去买。”

    喜欢小熊的贩卖者!?

    蓝岚被这句话吓呆了,不,或许该说她是太高兴了!

    “天!”她的喉间含糊发声,呆呆地望著他。“从、从我救了哈孥之後,你、你天天都来看我?”

    她记得那阵子阿飞天天都来跟她买小熊,那他是不是天天都坐在车上看著她呢?

    宋子崇点头承认。

    “可是你说是因为哈孥才收养我!”天啊,她的心跳得好快。

    “原因之一。”他轻松地回答,不过不是主要原因。

    “但是……”她还想再开口问,但声音却已被堵住。

    “我等不及要补偿。”端著她的脸,他不想再等待地吻上她。

    对於吻技,他一向有信心,很快地,毫无实战经验的蓝岚被吻得气喘吁吁,见她需要喘息,他终於离开了她的唇,但趁著她张口喘息问,却又重新攫住她的嘴,这次不仅是亲啄、啃咬嘴唇,他火热的舌勾挑地缠绕她的,教导著她挑情的技巧。

    蓝岚喘著息,心跳加速,感觉全身莫名地发烫。

    “子、子崇哥。”她以求饶的眼神看著他。

    “我要补偿。”他霸道地表示,再次俯低头来。

    她的衣服倏地被扯飞,抛向床下。

    “子崇哥。”蓝岚紧张得双手抵住他伏在她胸前的头。

    “我等很久了。”他扬眸看著她,眼里有著浓烈的欲望。

    若不是因为她尚未成年,他想更早拥有她。

    “等?”蓝岚的思绪在他游-而下的手和他的话问思量。

    “我不想强暴未成年少女。”

    “啊?”蓝岚整个人呆住。

    “我只是话少,但绝对是个正常男人!”他强调,手脚并用。

    “耶?”她的脸蓦地更红。

    “给我,我爱你!”他再度吻上她,这次的吻如方才一样霸道,却沁著深情。

    须臾之後,他离开她,蓝岚喘著气。

    “我也爱你!”仿佛是鼓足了勇气,她细声道。

    “我知道。”他覆上她的身子,明知她是第一次,但为了防范第三者的闯入,他依然迫不及待地想占有她。

    为免夜长梦多、不准有人横刀夺爱,所以,他决定,先占先赢!

    一早,宋家的客厅就因来了一些不速之客而显得特别热闹。

    费妈在客厅和宋子崇的房门口来回穿梭著,犹豫多次,最後终於鼓起勇气去敲房门。

    房门终於让人由里头拉了开来,宋子崇虽出现了,但脸色却很难看。

    “什么事?”若不是打扰他好眠的人是费妈,他铁定会将人给轰下楼去。

    费妈看著他,不时探头探脑地往房间里瞧。

    “蓝岚还在睡。”宋子崇毫不在意的说著,决定由今日起,让蓝岚从宋小姐直接升格为宋太太。

    “这么快?”费妈的反应倒是耐人寻味。

    其实少爷喜欢蓝岚,她早就知道,何况这将近一年来两人的互动,她早

    都看在眼中、烙在心底,只是没料到少爷的手脚还真迅速,人家昨天才满十八,今天她就得到他的床上来找人?

    “嗯。”他低低地应了一声,算是回答。

    “少爷。”见他那毫无愧疚的表情,费妈没了护主心,突然想要看好戏。

    “什么事?”宋子崇的脸当然是臭的,他一副“有事快说”的模样。

    如果没事,他可急著快快回到床上去抱他的宝贝蓝岚。

    费妈偷偷一笑。“楼下客厅来了好多陌生人。”她故意扬声说著。

    “赶走!”他睨了她一眼,转身就又要往内走。

    “他们说是蓝岚的亲戚!”居於幸灾乐祸的心态,她大声说著。

    “亲戚?”他的语调听来平稳无波。“叫他们等著。”他冷声道,随即转身走回房里。

    几分钟之後,当宋子崇与蓝岚同时现身在客厅里,才知道客厅中除了蓝岚那票毫无爱心的亲戚之外,还有唐仙儿。

    “你来做什么?”宋子崇开口,没给好脸色。

    “我……”当然是来看热闹的,而且蓝岚的这票亲戚们还全部是她找来的。

    自从禹槭告诉她,宋子崇喜欢的人是蓝岚时,她便找了徵信社对蓝岚作了彻底调查。

    也因此才让她获知了一个天大的秘密,於是她打算出招,找来了蓝岚的所有亲戚。

    “蓝岚呀,你知道这家伙居然骗了我们。”没理会两人的对话,蓝岚的五叔父一见她现身,马上靠了过来。

    宋子崇倏地将她拉退了一步。

    “五叔。”蓝岚看了末子崇一眼,满脸赧色。

    子崇哥怎可能骗人呢?她为这些不知该不该再称为亲戚的人,居然登门来找碴而感到羞愧。

    “蓝岚呀,你一定被蒙在鼓里。”这次开口的换成了三姑妈。

    “姑妈。”蓝岚小声地喊著,这会儿她很希望地上能马上有个洞,让她将头给埋进去。

    “蓝岚呀,你如果还认我这个姑妈,现在就跟我们回去。”三姑妈接著道。

    “我……”蓝岚看著她又看看宋子崇,其实她该直说——她才不要这个三姑妈,因为当初不要她的可是这些亲戚们。

    见她满脸为难,宋子崇看不下去。“蓝岚不会跟你们回去,她会永远在宋家住下。”想跟他抢蓝岚,这些人是不是活得不耐烦?

    “你还好意思说呢?”被他这么一顶,三姑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当初是你骗我们签什么放弃扶养声明书,我们根本不知道这契约里有暗藏玄机!”

    暗藏玄机!?

    蓝岚蓦地抬起头,瞅著宋子崇。

    只见他不动声色,倒是本来揽著她肩膀的手瞬间下滑,毫不避讳地搂住她的腰,不在乎别人看出两人的亲昵。

    “你、你……”三姑的嘴里发出啧啧响声,上前想一把拉过蓝岚,怎知宋子崇眼明手快,扣著蓝岚腰肢的手微使劲,两人很快地往後退开一大步。

    他瞪著眼前的人,冷肃的表情叫三姑一愣,不敢再越雷池一步。

    “当然是暗藏玄机。”一旁的唐仙儿刹那间醋坛子全打翻了,对於蓝岚和宋子崇之间的亲密动作,她再也看不下去。“这个家伙早就居心不良。你知道他那份契约里写了什么吗?什么叫作愿意负担养教之责,不论生活费、

    学杂费……一切金钱上所需,然後在二十岁时履行妻子的义务?”

    “妻子的义务!?”蓝岚惊讶地看著宋子崇。

    对著她,他只好耸肩一笑的带过。

    “谁叫我喜欢你!”不管客厅还有其他人的存在,他甚至大胆地俯下头来,在她嘴上轻轻一啄。

    蓝岚的脸蛋因这一吻,蓦地刷红。

    而其他人则因这一吻,惊愕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蓝岚呀,乖,你跟三姑妈回去,他这等於是骗婚行为。”首先反应过来的三姑妈又开口说。

    “对呀,不必让他收养你,五叔养你!”一旁的五叔父插嘴。

    “是啊、是啊,跟你的亲戚回去吧!”唐仙儿在一旁怂恿。

    蓝岚看著他们,沉默了。“三姑、五叔,你们为何想养我?”过了许久,在宋子崇眸光的鼓励下,她终於问。

    “我们、我们……”三姑和五叔同时支吾著。

    当然是为了好处喽,现在他们知道了这个豪宅的主人看上了蓝岚,不藉这机会来狠敲一笔,就是大傻蛋!

    “费妈,送客。”宋子崇突然一喊,不等他们将话说完。

    其实不必多言他也知道,这群人不过是打著藉机捞点好处的算盘。

    厅外的费妈似乎已等著上场,宋子崇一喊,她则马上现身。

    “什么送客,你居然敢赶我们走,小心我们告你诱拐未成年少女!”不甘心被驱赶,三姑扯著大嗓子喊嚷。

    “你未成年吗?”仿佛是故意让大家都听见他的问话,宋子崇故意扯开嗓子。

    两人交换了一记深含默契的目光,蓝岚很用力的摇头。

    “我记得昨晚你就答应要嫁给我了,对吗?”他又故意接著问。

    “嗯。”蓝岚更用力的点头。

    “我只听说过未成年人结婚需要监护人同意,一旦成年,可就绝对自主!”他很开心,更是大声地说著。

    “对!”只见蓝岚更大声地回应。

    “那么……”宋子崇拥著蓝岚,迈出步子朝外走。“费妈,送客,若再有闲杂人等想来打扰,就放狗咬人!”他毫不客气的说著。

    “是哈孥吗?”费妈明知故问,已开始想像那精采的画面。

    一群人等只能错愕地看著两人离开,直到狗吠声突地传来,哈孥的身影进入客厅。

    “哇——”哄声四起,不必送客。

    走道上的宋子崇和蓝岚相视而笑,他搂著她的腰,放慢脚步。

    “你气不气我骗了你?”他问,为收养契约的事。

    蓝岚摇了摇头。“为什么要订在二十岁?”她比较在乎且想不通的是这件事。

    “得让你慢慢适应我。”他轻声地说著。“还有,执意要你姓宋,也是因为我的家族有冠夫姓的习惯。”

    原来是这样!蓝岚望著他。想来他还真狡猾,因为当初关於姓氏的事,著实困扰了她好几天。

    “那又为什么是现在?”他说昨夜送她的戒指是婚戒。

    “因为我等不及了!”他大声说著,然後俯下头来给她一记深情的吻。

    是的,因为他等不及了,或许是一开始就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也或许是怕半途又杀出什么“程咬金”……

    有太多、太多的或许,因为他的在乎,所以决定先一步,将她永远绑在身边!

    【全书完】

    编注:别忘了,《监守自盗》还有“驯爱监护人”、“求爱监护人”、“我爱监护人”喔!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猎爱监护人最新章节 | 猎爱监护人全文阅读 | 猎爱监护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