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婚身乏术 > 第十章

婚身乏术 第十章 作者 : 子心

    坐在龙-谦办公室的沙发上,李实在不敢相信,一直被她视为菜鸟的商凯歌,真能让龙-谦答应接受她的专访。

    “龙先生,请问,你是在几岁时立下承接龙氏的志向?”

    龙-谦不耐烦地瞥了她一记,随即将目光拉向一旁的凯歌,薄略的唇抿得死紧。

    “我接龙氏,没有什么立不立志的问题,这是家族使命。”

    她居然找个-嗦的女人来采访他!?晚上回家,他一定要向她索讨加倍的热情。

    “龙先生,你能不能谈谈贵集团最新的计画?听说有个耗资百亿的度假中心,正在规画动工中。”

    “这是商业机密,不便奉告。”龙-谦一语带过,微微怞动的眼角已显出他的不耐。

    “-还剩下最后三个问题,等一会儿,我要开会了。”其实他已经想直接赶人了。

    “呃……这个……”李一愣,但很快回复镇定。

    这个男人果然如传一言中的狂傲。

    但他的狂效是有道理的。因为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龙-谦却不像其它企业的二世祖,完成学业归国后,就空降到管理部门,而是由龙氏的基层员工做起。

    “龙先生,听说你当年进龙氏时,是由收发员做起?”

    “是的-还剩下两个问题。”他抬手看看手表。

    凯歌在一旁对他挤眉弄眼,但他视而不见。

    “这个……能不能谈谈,你在龙氏基层工作时的情况?”

    “不能-还剩一个问题。”

    李感到挫败。不过这是创刊号,她总得问些能让广大女性读者感兴趣的问题。

    “龙先生,听说你至今未婚?”

    “好了,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龙-谦说着,由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向办公桌。

    “龙先生,你还没回答呢!”李起身跟上去。

    “-看我的样子是已婚?还是未婚?”在办公椅坐下前,他故意又看了凯歌一眼。

    真不晓得她在想些什么,竟然要他别公开两人的关系?曾几何时,他变得见不得光了?

    “这个……”李不得不承认,这很难猜。

    “照我看,外界传的不见得都是对的;而外界没说的,也不见得就没发生。”他手往桌上的卷宗一怞,取出了张纸递给李。

    “如果没内容写,-就照着这上头的填吧!”

    “今天的访问到此为止,如果你们对于龙氏有兴趣,我可以请秘书小姐带你们四处参观一下。”龙-谦摆明了是在赶人了。

    “龙先生……”李本想再追问一些问题,但被龙-谦一瞪,所有的话全都卡在喉头,一句也吐不出来。

    “能拍张照吗?”这时,一直坐在凯歌身边,整场沉默的张,终于开口了。

    “不……”能字还没说出,龙-谦已收到凯歌瞪过来的眸光。“好吧,只此一张。”他坐在办公椅上让人拍照。

    照片一拍完,李快步上前。“谢谢你的合作,龙先生。希望以后还有机会能再来采访你。”

    “不客气。我赶着开会,不送了。”龙-谦站了起来,走到门边拉开门。

    李只能尴尬地一笑。

    “我们走吧!”她对着张和凯歌喊。

    张跟上她的脚步,而凯歌则是走在最后。

    “对不起,商小姐,能不能请-留下来一下。”龙-谦突然说。

    准备离去的三人同时停下脚步。

    “我有样东西想请-转交给-的『好朋友』。”他故意加重了好朋友三个字。

    只有凯歌知道,龙-谦口中的好朋友,指的就是她。

    “凯歌-留下吧!我和张去参观一下。”李以为他所谓的好朋友,就是帮忙安排这次访问的神秘人物。

    于是她偕同张先行离去,偌大的办公室里,独剩两人。

    http://wwwnet/http://wwwnet/http://wwwnet/

    “喂,你真的很没诚意耶!”龙-谦一关上办公室的门,凯歌就忍不住发难。

    “没诚意就不会让你们来了。”龙-谦说着,走了过来,张开双臂抱紧她。

    “你干什么啦?这是办公室耶!”她伸出双手推着他,并在他的胸膛上槌了一记。

    “有什么关系?又没人瞧见,就算有,谁规定老公不能在办公室里亲老婆的?”他说着,热吻就要落下来。

    凯歌赶紧抬起一手来抵着他的嘴。“你方才那种态度,还想玩亲亲?”

    龙-谦摊摊手。“我就是这样呀!不信-可以去问问-那个『好朋友』,而且,她答应访问之后就随便我亲亲。”

    看着他的笑容,凯歌懊恼得想咬他一口。“你根本没照约定。”

    “我没接受访问吗?”他拉着她,将她给搂回办公桌后。一**坐回椅子上,将她给抱坐在大腿上。

    “有是有,可是你根本非常不配合。”凯歌噘起嘴抗议,两手忙着制止他不安分的手。

    “我不配合?”龙-谦哼了声,一手从她上衣的下探入。

    凯歌狠狠地朝着他的手拍了下。“你有配合?”她怀疑。

    “已经破例了好不好?”他抓住了她的手,箝在身后。

    “你这哪叫访问?根本是自己写好了问答,要人照本宣科。”才说完话,凯歌猛地怞了口气,他居然真的……真的……

    “别亲我那里啦!”无奈双手已教他给制住,根本无法抵抗。

    “要不,-说……我该先亲哪?”龙-谦抬起头来,笑得邪恶。

    “讨厌啦……”

    就这样,凯歌闪闪躲躲的,龙-谦则像只恶狼,准备吃掉她。

    “说真的,老婆,-有没有考虑过,别再当记者了?”偶尔他们正在激情中,她还会让手机给Call出门。

    “不行啦……这是我的兴趣耶!”凯歌娇喘了声,怕跌倒,她双手缠上他的颈子。

    龙-谦动得更激烈了。“知不知道我为何没将结婚的消息让我爸妈知晓?”

    凯歌一个劲地摇摇头,闭起了眼,浑身因激情而窜过一阵颤栗。

    “我看-最好要有心理准备,爸妈一旦知道我结婚,接下来就会催着要抱孙子。”

    也许在双亲责骂他不“告”而婚之前,赶快生个小孩,会是个不错的主意。

    办公室内的激情指数很快地往上飙升,直到两人都达到了高潮,他们相拥着,眼里只容得下彼此,以至于忽略了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拉开一道缝隙,外面隐约可见有一个人影。

    “什么结婚,根本是骗人。我就知道,他一定是有了新欢,才会想将我给甩掉。”高芷蕾很意外就在她即将调到国外的前一天,居然让她发现了这样一个大秘密。

    “接受访问?哼,根本是因为钓上了一个女记者。”既然她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她缓缓地掏出手机,小心翼翼地将镜头对准了办公室内──

    http://wwwnet/http://wwwnet/http://wwwnet/

    凯歌和李的相处情况,似乎因为那次的采访而获得了极佳的改善。

    然而,好景不长。

    就在刊物发售后的第四天,一家八卦杂志以斗大的标题作出煽情的报导,凯歌也因此被叫进了会议室。

    “-看,-到底做了什么好事?!”砰地一声,李将杂志扔到了凯歌面前的桌上。

    这是一本刚上架的杂志,每周发行两次。

    凯歌走上前,还没拿起杂志,却先瞥见徐正光沉重的脸色。

    “我们先听听看凯歌的说法,这杂志过去也不是没有作假的情况发生。”徐正光说话了,不过眉宇间始终有着深深的凹壑。

    “还听什么?!都这种情况了,你还帮她说话?我为你卖命了好几年,怎就没看过你帮我说话?”李咄咄逼人地,未了还不忘瞪凯歌一眼。“-简直是我们报社的耻辱!”说着,她头也不回地拉开会议室的门,走了出去。

    凯歌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有件事她倒是明白了。

    原来李会祝她为眼中钉,是因为妒嫉徐正光过于关照她。

    “嗯,凯歌……这个!”偌大的会议室里虽然只剩两人,但徐正光却不知该如何启齿。

    他站了起来,走到凯歌身边,将桌上的杂志推向她。

    “我信得过-,-不是这样的人。”他说。

    随着他的动作,凯歌觑了会议桌上的杂志封面,上头印着一串耸动的标题——

    女记者为达采访目的,不择手段献身财团少东。

    “天!”凯歌惊愕地捣住嘴巴,脸色蓦地刷白。

    而文字下还有着小小的照片,虽然人是看不清楚,但场景却是在办公室。

    该不会是采访那日的事吧?

    她想一定是的,因为她只去过龙-谦的办公室一次。

    “-……”因为凯歌并无否认,徐正光的脸色变得更凝重了。难道……真有其事!

    凯歌无法理会徐正光的反应,以颤抖的手急急地翻阅着杂志的内文。

    “糟了,他一定会骂死我。”她已能想象龙-谦火冒三丈的模样。

    但是对于杂志上毁谤她的内文,凯歌并不是那么在意,倒是文中提到了龙-谦有位不具名的前女友,这消息让凯歌仔细地将报导从头至尾看了遍。

    “我不知道-真的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徐正光的话突然-了过来。

    “耶?!”凯歌终于放下杂志,抬起头来看着他。

    “-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我……不是的,徐大哥你误会了!”凯歌感觉到徐正光看她的眼神,是轻蔑的。

    “我误会?”他又朝她逼近一步。

    一直以来,她在他的心目中是神圣的、不可侵犯的,但是他却没想到,仅仅一篇专访,就能教她乖乖献身!

    “是、是呀……”

    “我误会什么?难道-没陪人家上床?”手一伸,他粗暴地箝住她的手臂。

    凯歌被他吓到了,惊愕得忘了喊疼。

    “我、我、我……”“我”了好几声,她仍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就在此时,会议室的门被人推了开来。

    “放开她!”龙-谦现身在门口,而他的身后紧跟着李。

    “啊,-谦,你怎么跑来了?”凯歌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我叫你放开我老婆,你听见了没有?”龙-谦吼道。

    老婆?

    这句话不仅吓傻了许多跟过来看好戏的人,也同样让徐正光惊愕得成了一尊石像。

    而龙-谦就这样大剌剌地走了过来,直接将商凯歌给抢回家去。

    http://wwwnet/http://wwwnet/http://wwwnet/

    一路上,龙-谦都不说话,光从表情,凯歌发觉很难看出他到底是不是在生气。

    回到家里,凯歌再也忍不住了。

    “你没说你有个女朋友。”就在他欲上楼梯前,凯歌绕到他的身前拦住他。

    龙-谦撇了撇嘴,瞪着她。“-也没说,为什么那个男的要拉住-的手?”如今回想起来,他有些后悔,至少该揍他几拳才对。

    “我知道你在为杂志的事生气,但请别随随便便的将我和其它男人牵扯在一起。”

    “-以为我喜欢玩连连看的游戏吗?”他倏地出手,捧着她的脸。

    凯歌不甘示弱地迎着他的眸光,“难道不是?”

    要不是那日他硬是拉住她,而且还吃了她一遍又一遍,也不会让人给偷拍到养眼的镜头!

    “当然不是。我看得出来,他对-有意思。”那个混蛋居然敢抓着他老婆的手不放。

    “……”凯歌无法反驳他的话。

    “怎么,没话可说了吧?”

    就在这时,门铃响起。

    “-去看看是谁,一会儿到卧房来,我有话跟-谈。”龙-谦说着,头也不回的就上楼去。

    凯歌朝着他的背影吐吐舌头。她问的事,他都还没回答呢!居然还敢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

    凯歌心里虽有千万个不服气,还是乖乖地走去开门。

    http://wwwnet/http://wwwnet/http://wwwnet/

    凯歌很惊讶,因为一拉开门,见到的人竟然是凯乐!

    “不请我进去坐?”凯乐说着,很主动的跨步入内。

    见她人都已经进到客厅了,凯歌只好关上门,跟进客厅里。

    “-怎么有空来?”

    凯乐不知道龙-谦在楼上,她大剌剌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周刊写成那样,我当然得过来一趟。”

    “呃……你们都看到了?”天呀!好尴尬!

    “是妈要我来传话的。”凯乐的神情中明显写着不耐。

    “喔。”凯歌走了过来,在她对面坐下,才想起了没倒茶。“要不要喝些什么?”

    “不用了。”凯乐站起来走了两步。“妈要我告诉-,对于那则报导,-一定要告到底,如果胜诉,至少也可以索赔个几千万。”

    “啊?”凯歌一听,下巴差点掉下来。

    “就、就……”就为了这事,所以妈妈要妹妹专程赶来?

    “-一副吃惊的模样,-又不是不了解我们的妈。其实我这次来,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要告诉。

    如果-还认她这个妈,就好好利用这次的机会吧!报导中不是说龙-谦有女人吗?妈说可以原谅-之前不听话的行为,只要-好好利用这次机会,和龙-谦摊牌,离婚回家。”

    “耶?”居然有当人母亲的要自己的女儿快快离婚,搬回家去的?凯歌愣了许久。

    “-最好回去告诉-妈,叫她别妄想,凯歌是不会跟我离婚的!如果她还想三番两次的来搞破坏,那么,我绝不会轻饶!”

    龙-谦的声音突地由楼梯上传来,不仅吓了凯歌一跳,也同时吓傻了凯乐。

    “你……”结巴半天,凯乐就是无法将“你在家”几个字完整说出。

    龙-谦的脸色非常难看,他缓步下楼,来到沙发旁。

    “滚,”只短短一字,已足以吓跑所有人。

    凯乐立刻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龙-谦将视线拉回到妻子身上,“走吧,我们上楼去谈。”

    有些事是该谈开了,免得有人常常跑来制造事端。

    http://wwwnet/http://wwwnet/http://wwwnet/

    “她真的是我的秘书。”他等着她进到房里来,然后反身踢上门。

    凯歌没理他,径自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妈的!真的让艾略特那乌鸦嘴给说中了。”龙-谦低咒了声,大步走了过来,跟着坐在床沿。

    “又关艾略特什么事了?”凯歌双手抱胸看着他。

    “他说我早晚会自作自受。”龙-谦无奈地吁出一口气。

    “这么说……你真的跟那个女的……天!”凯歌瞪着他,惊讶得捣住嘴。

    “是在认识-之前。”他不疾不徐地解释。

    “这么说,我才是第三者喽?”凯歌的表情更惊讶。

    龙-谦再也看不下去了,他伸出双手来,捧着她的脸。“停止-那愚蠢的想法,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没有第三者,好吗?”

    凯歌眨了眨眼。“原来我从来不在你们之中!”

    “妈的,”龙-谦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是她不在我们之中。”

    于是,他彻头彻尾地将过往的一切说了遍。

    “你说她叫高芷蕾?”凯歌相信了,因为他没骗她的必要。

    龙-谦点点头。

    “那你以后,我是说有时候,会不会想到外边去偷吃一下?”这种事最好还是问清楚。

    “妈的,-猪头呀?”龙-谦咬了牙,大声地骂出来。“现在我都有-了,为什么要这么做?

    至于那个该死的高芷蕾,我已经把她给开除了,而且李律师已经准备要告到她去蹲大牢。”他干脆将她拉近,锁入怀中。

    “不要吧?”要把人家告到去坐牢?就算毁谤罪已触犯刑法,不过这也太残忍了……

    龙-谦知道她又心软了。

    “谁教她偷拍我们!”他咬牙切齿地说。

    凯歌沉默了片刻,道:“你说,你不会再去找其它女人?”

    “废话!”他脸色不善。

    “那你对我是不是像艾略特说的……只图方便?”她悲观地想。

    “下次-要是敢再跟我说这些五四三的,信不信我会让-三天三夜下不了床!”他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低头,准确地攫住她的嘴,直到她快喘不过气来,他才意犹未尽的离开。

    拉起凯歌的手,他开始仔细的检查。“对了,-还没告诉我,那个男的到底是谁?”真是欠揍,居然敢拉着他老婆的手?

    “是以前的学长,现在是我的上司。”凯歌考虑着该不该将事情说得更清楚。

    “只是这样?”龙-谦狐疑的起眼来。

    凯歌干笑了两声。“是呀,否则呢?”

    “坦白从宽。”他的嘴角勾了起来,摆出威胁的脸色。

    两人互看了一会儿,最后凯歌败下阵来。“好啦、好啦,我说就是了嘛!”

    “快说。”他的模样似要吃了她般。

    “嗯……他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有追过我啦!”她极小声地说着,就怕他发飙。

    “什么?”果然,龙-谦吼了一声。

    “可是我拒绝他了嘛!他又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何况那时候对于爱情和婚姻,我根本是抱着恐惧的心态。”

    听着她的话,意外地,龙-谦安静了下来。

    许久,他只是以一手轻轻抚着她的一头长发。“那么现在呢?”

    “啊?”她抬脸望着他。

    “现在-后不后悔?我是说……-嫁给我,还有对于婚姻?”他睇着她,表情认真。

    凯歌咬着嘴唇,用力摇头。“你对我这么好,而且我也不是我妈。”

    “妈的。”提到那个势利眼的女人,龙-谦忍不住又粗咒了声。“以后我不准-回去那个家了!”哪有人三天两头,就要女儿和女婿离婚,尽早搬回家去?

    “我想,除非他们有所改变,否则那个家,我也不会再回去了。”凯歌叹了一大口气。

    “知道就好。”龙-谦低下头来亲亲她的脸。“我才不会让她把我最爱的人抢走。”

    “最爱?”凯歌被他突来的表白吓到。

    “废话,不爱-,我干嘛娶-?-以为我真的吃饱太闲喔?”瞧她那是什么表情?

    “老公。”凯歌感动得眼眶红红的。“我也好爱你!”

    “我知道。”他拍拍她的背。

    “你知道?”她不记得她有对他说过。

    “废话!要不-早就逃婚去了,会乖乖嫁给我吗?”他又低下头来吻住了她的嘴,吻得热情、吻得激烈、吻得早已忘了当初他们是多么的不相信婚姻……

    等一下!笔事还没结束。

    热吻中,有人的脑袋还是很清楚的。

    “老婆,我看-别再去报社上班了。”

    “为什么?!”当记者可是她的兴趣和志向。

    “不用多久,-就会知道为什么了。”龙-谦语带玄机地说。

    http://wwwnet/http://wwwnet/http://wwwnet/

    三天后。

    “臭小子,你结婚居然敢没通知你老子和你老娘!”龙-谦的父亲在电话那端狂喊。

    归功于八卦杂志的报导,龙-谦父母亲很快就知道了他结婚的消息。

    至于电话这端的人,还是散散地道:“要不然,你说该怎么办?”

    “赶快生个孙子让我们抱!”

    七天后。

    “喂,凯歌吗?-怎会跟龙-谦搞在一起呢?”温红薇由上海拨电话过来。

    “我结婚了。”凯歌说着。

    “什么?”

    “我结婚了!”

    “砰、咚……砰!”电话那端传来了碰撞声,不知她人是否摔得不轻?

    编注:别忘了,《恐婚情人》还有“婚道扬镳”、“神婚颠到“、“婚昏欲睡”喔!

    全书完

    本版书籍版权属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律雅台会员独家OCR,仅供网友欣赏。

    本版小说允许转载,转载时请保留律雅台字样及扫校者的id,谢谢合作!

    支持作者请购买正版原著。书籍请在下载24小时后删除。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婚身乏术最新章节 | 婚身乏术全文阅读 | 婚身乏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