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调教老婆 > 第十章

调教老婆 第十章 作者 : 子心

    于缦不知道自己在街道上闲逛了多久,她不想回马成焰的住处,更不想回家,两个哭得红肿的眼睛似核桃般。

    “呜……我好可怜,居然没有地方可以去。”她白哀自怜地怞噎著,最後来到了陆佳仪的家门口。

    伸手按了门钤,但来开门的人却不是佳仪。

    “我找佳仪。”她对著来开门、皮肤黝黑的男子说,还差点让自己的口水给噎著。

    男子不语地看著她哭得红肿的眼和夸张红咚的鼻。

    “我找佳仪。”她又说了一次,带著浓浓的鼻音。

    男子终於退了开来,让开一步让她入内。

    “是不是有人找我?”佳仪的声音传来,她由卧房里走了出来。“缦缦?”见到于缦的刹那,她满睑的惊讶。

    “怎么了?”看她哭得凄惨的模样,她赶紧拉著她就要往卧房里走。

    “佳仪。”才推上门的男子喊住她。

    谁知陆佳仪根本不想理他,脚步不停,拉著于缦继续往卧房的方向走。

    于缦嗅出了点气氛的不对劲,那男子虽没追上前来,也没再开口喊人,但于缦很肯定,身後有一道灼热的视线紧随著两人,直到佳仪将她给拉进卧房,反身推上门。

    “他是谁?”于缦问,含著浓浓鼻音。

    佳仪走到床沿坐了下来。“别理他。”她的表情怪异,言词闪烁。

    于缦踱了过来,跟著在床沿坐下。“你不想说就算了。”拿起面纸,她擦擦哭得红咚的鼻头。

    “说说怎么了,你的眼睛怎会哭得跟核桃一样?”佳仪关怀地问。

    “哇——”不问还好,佳仪一问,于缦又哭了。

    “别哭了,到底怎么了?”佳仪见状,忙著怞面纸。

    “佳仪,我告诉你喔。”于缦边说,还边怞噎著。

    “说,你要说什么,我都听你说。”佳仪的手忙碌著,当然是递面纸。

    唉,认识于缦这么多年,她不知道她竟然这么能哭。印象中,她好似从未哭过吧?她该不会是想一口气将二十年的泪水一次哭尽?

    于缦哭得梨花带泪,还差点喘不过气来的咳了几声。

    “那个男人居然在办公室里乱搞男女关系。”说著,她又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

    “哪个男人?”佳仪被她搞糊涂了,压根听不懂。

    “马成焰。”于缦边擦眼泪边说。

    “耶?”佳仪满脸狐疑地上下一阵打量著她。“那不是正合你意吗?”要不当初到元霓去打工干嘛?又为何要装针孔摄影机?

    于缦哭得好伤心,打了几个嗝。“你根本不知道。”

    “小姐,你不说,我怎会知道?”

    是她不要人家的不是吗?还记得她曾信誓旦旦地说,要抓人家的把柄,好作为拒婚的证据,怎知现在却……

    “你根本不知道,我也不愿意呀,怎么知道谈了恋爱之後,才知道他就是马成焰……”于缦一口气将她和马成焰如何认识、交往、两人身分揭穿,到最後狐狸精介入的所有过程,一占脑儿说给陆佳仪听。

    佳仪听得瞠目结舌,直呼不可思议。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所谓歪打正著,这两人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不知道。”于缦猛力的摇头。

    “真不想嫁给他?”佳仪一针见血的问。

    于缦又摇摇头。

    “嫁?”佳仪问。

    于缦又摇头。

    “不嫁?”佳仪觉得自己已快翻白眼。

    于缦将头摇得更用力。

    陆佳仪深深地吁出一口气,伸来两手按住她的头。“小姐,你到底想怎么样?”说嫁也不是、不嫁也不是?

    “我也不知道。”于缦皱起睑,“他有其他女人。”而且那个女人说,他们早在西雅图时就在一起了。

    想想可悲的自己,搞不好,自己才算是人家的第三者吧?

    “就是那个狐狸精吧?”她记得于缦刚才是这么称呼人家的。

    佳仪站起身来,在卧房里来来回回走了几趟。

    “你打算成全他们吗?”终於,她停下脚步,走回于缦的身旁坐下。

    出於直觉反应,于缦很用力的猛摇头。

    “那就去抢回来吧!”佳仪说著,握起了她的双手。“开玩笑,我们年轻貌美,难道会抢输一个老女人吗?”

    谁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吧?男未婚、女未嫁,谁都有机会和权利争取自己所爱。

    “是呀!”于缦的双眼一亮,佳仪的话无疑是一记强心针。“可是,你……佳仪,你会不会觉得我们的年龄不大,也可能是个问题?”

    脑筋一转,她的心头又笼上了矛盾。

    成熟女人的妩媚动人,可是在她们身上寻不到的。

    “天呀,你头壳坏掉喔!”佳仪真想摇醒她的脑袋。“你想想,全世界有多少女人想将年龄永远停留在我们这个年纪,却感叹永不可能?”

    要不,每年为何有那么多女人去整型、美容,拚命打肉毒杆菌,又擦又抹保养品,为的不就是要青春永驻吗?

    “你说的也对!”于缦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显然她中了那个狐狸精的计。

    “那么?”佳仪挑起一眉。

    “我当然不会放弃他。”于缦壮声一说,但随即小脸又垮了下来。“可是……佳仪,你能不能收留我一晚?”

    擦擦鼻水和泪水,她可爱的脸蛋上终於重展笑容。

    佳仪摇摇头,闷闷地哼了一声。“我能说不吗?”见她展露笑靥,她的心情也跟著放松了下来。

    唉,为何分析别人的情感只需三言两语,对於自己的问题,却始终理不出头绪?

    真的像他所说,是她太过於偏激?还是他太过於死心眼?五年了,五年的光陰,难道还不够久,不够久到可以忘掉一个人的好?

    陆佳仪将视线由于缦的身上拉开,望向那道阻隔开卧房与外边的门扉。

    她想将那个男人永远阻挡在外,只是能吗?如果时间和距离真能拉开一切,为何现在的她仍然会感觉到隐隐的心痛?

    只怕说太多,再三的否认,都只是自欺欺人。

    当马成焰找到陆佳仪的家时,已是午夜时分。

    站在门口,没有踌躇和犹豫,他马上伸出手来按门钤。

    很难说出他此刻复杂的心情;他该生气,气她竞胆大的在他的办公室里搞破坏;另外,他则又难掩心头的雀跃,因为她的破坏,他才能知晓两人间问题所在。

    于缦哭著跑走之後,折回到办公室的马成焰,心浮气躁。

    坐在座位上,他根本无心处理公事,一颗心紧系在那个小女人身上,一遍遍回想起她含泪怨怼的双眼,越想越不对劲。

    虽不是认识太久,但于缦的性子,他自认为已摸得一清二楚。

    她很洒脱、总是勇往直前、不做作,这样的她虽偶尔会要要小脾气,但很少开口伤人,也不可能要泼辣的蛮横追打著人。

    除非,真有什么事让她心伤,害她情绪失控。

    几经思考後,他急於解开心中疑窦,所以将齐彦给叫进办公室里来。但齐彦耸肩,也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模样,只说,于缦跟他要了一部笔记型电脑,而那台电脑正放在沙发旁的茶几上。

    於是马成焰打开了电脑,才发觉令他错愕的真相。

    全都录!?

    这个小女人居然在他的办公室装起了针孔摄影机!

    他该生气的,但随著那些已存影像档的开启,他却又不舍得气她了。

    他知道她会莫名其妙的发脾气,全因为吃醋的关系。两段的录影内容,其一是茶水间里,他和董燕霓看来暧昧不明的动作;另一段则是女厕中,两个女人的战争。

    显然是有人还不死心,故意挑拨离间。

    不再犹豫,马成焰要齐彦将董燕霓给叫上楼来,给了她两个明确的选择,一是即刻回西雅图去,不再参与新案的开发,那么他还能看在过去的情分,继续留她在元-里,否则只有离职一途。

    虽百般不愿,但最终董燕霓也只能选择离开。

    随後,马成焰立即展开了一连串寻找于缦的动作。

    他拨打她的手机,谁知她根本没开机:他急忙的开车奔回住处,也同样不见她的踪影;於是他急了,直接跑到于家去找人,于缦的父母却说女儿还在与他们闹脾气,所以已有许多天没联络。

    就这样,他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开著车子在台北市四处寻找,直到深夜的一通电话。

    是陆佳仪的本尊拨来的,告知于缦在她的家里,於是他就急奔而来。

    电钤没有响几声,门就让人由里头拉开来。

    “她在我房里睡觉。”见他一脸疲累紧张的模样,不用介绍,佳仪也知道他就是马成焰。

    “谢谢你。”没有多余的寒喧,道过谢後,马成焰即依佳仪的指示,大步地朝卧房走去。

    看著他慌忙的背影,佳仪绽开一抹轻笑,在心中偷骂了于缦一句。

    真是个笨蛋,他如果不喜欢、或不在乎你,就不会搞成这副模样。

    马成焰的动作是轻缓的,他旋开了门,在轻轻合上转身的刹那,见到了躺在床铺上睡得正熟的人儿。

    轻手轻脚地,他来到床边,在床沿坐了下来。

    “真是个糟糕的小笨蛋。”他-了声,一手轻轻挑开她垂落在颊靥上的发丝。

    他找人找得快疯了,而她竞在床上甜蜜的睡著。

    想著,他忍不住一叹,说来自己还真是自作自受,哄哄、抱抱、惜惜,不就好了,干嘛没事跟她吵架发脾气,最後低头的还不足他自己?

    他的叹息声吵醒了沉睡中的她。

    “你来了?”于缦柔柔惺忪的眼,忍不住佩服起佳仪。

    记得睡前佳仪才告诉她,要她别担心,她有把握将人给骗到她的面前来,果然,她还没醒来,他就已坐在她的身边。

    “嗯。”他宽大的掌抚上她的小脸,温柔地轻抚著。“佳仪说你感冒发烧……”

    “你气不气我骗你?”柔柔眼,她完全醒了过来。

    马成焰摇摇头。

    “那你……你说过你喜欢我的,现在还是不是?”她很紧张,很期待的望著他,希望听到肯定的答案。

    为了真爱,她决定要作战,不用吵闹的方式,而是直接掳获他的真心,她不想将他让给那个女人。

    “傻瓜。”马成焰笑了,激动地将她搂入怀里。“我何止是喜欢你,我……我根本不能松手放开你,因为我爱你。”

    在他的怀里,于缦整个人一愣,太过於惊讶,小嘴张得大大的,半晌合不起来。

    “你……你说……你爱我?”老天,她的心脏又开始不受控制的狂跳了起来。

    “是呀。”他捏捏她的鼻子。

    于缦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拉开。“可是……可是那个女人……”一想到董燕霓,于缦的小脸就忍不住皱起。

    “你说董燕霓?”他低头亲亲她的颊靥,不介意将话题谈开。

    下意识地,于缦鸵鸟心态的闪避著他的眼神。

    “她说你跟她……”他该不会想告诉她,他虽然爱她、要娶她,但也不想与那个女人断绝关系?

    “我跟她是在西雅图认识的,一直以来也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不想她的小脑袋再胡乱猜测,马成焰挑明了说。

    “可是她说……”于缦的双眼发亮,眸底还闪著淡淡的忧郁。

    “她说什么你就信吗?”他突然捧起了她的脸,深情地望入她的眼里。“也没想过来问我求证?”

    被看得心虚,直到此刻,于缦才觉得自己或许真有点理亏。

    “我、我……其实一开始我也不信,但是最近你对我奸凶,还有……”她想将话绕到另一个方向。

    马成焰低下头来,吻住她,堵住她想继续辩驳的小嘴。

    许久之後,直到两人气喘吁吁,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她。

    “我凶是因为你一直说不肯嫁给我。”虽然知道她是嘴硬,但也怕说多了,最後真会成真。

    “对不起!”于缦垂下头,以一手拉拉他的衣袖。

    现在她知道自己的行为真的可称上幼稚,明明要命的在乎他,却嘴硬的老是说不肯嫁给他。

    “算了。”事情早已过去。

    他伸起手来,又捧起她的脸,左瞧瞧、右看看。

    “疼不疼?”对於那一巴掌,他自责的要命。

    于缦知道他指的是那一巴掌。

    她摇摇头。“想一想,那时候我真的太激动了。”恐怕害他变成了话题焦点,不知会不会成为元霓的员工茶余饭後消遣的话题。

    “算了,都过去了。”他抱抱她,亲亲她。“今後有任何事情,只要我们都开诚布公的说出来,就不会再有像今日的问题了。”

    “嗯。”于缦点头,心头是喜孜孜的。

    还好,她并没有因此而失去他。

    但提到开诚布公,她……那件事应该说吗?可以说吗?说了他会不会生气呢?

    偷偷地,她抬起一眼看著他。

    “有件事……”嗯,她看,还是别说的好。

    试想,有谁在得知办公室被装了针孔,而能不发火、不生气的呢?改天,改天找个他不在的日子,再偷偷地去把东西拆下来就奸。

    “什么事?”看著她的眼,他也知她还有话没说完。

    “没事、没事。”她的笑容看起来僵硬,动作明显述说著她的心虚。

    “于小缦?”这个小女人该不会又在打著什么歪主意吧?

    “真的没事。”她大声地说。

    通常越大声就表示越心虚。“坦白从宽。”他的眼里闪著警告味。

    “真的没事嘛。”除了抵死不说之外,她也不忘转移话题。“对了,她呢?”

    马成焰知道她指的是董燕霓。“我把她调回西雅图去了。”她的心思就那么一丁点,他岂会不知。“别岔开话题了,你的话还没说完。”

    “我……嗯……今天的天气很好呦。”

    “于小缦,你信不信,我会揍你的小屁屁。”

    “不要嘛、不要嘛。”一说到打**,一向胆大的于缦显出了她的怯懦。

    “那就坦白说。”

    “你先答应我不生气。”

    “好。”

    “我装了针孔……”她的声音变得很小,尽量含在嘴中,听来模糊不清。

    “你什么?”马成焰故装生气,声音略略上扬。

    “我说,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在你的办公室装针孔摄影机的,谁叫我老爸当初要逼我嫁给你,我见都没见过你耶,怎么嫁?搞不好,你还是个糟老头呢!也有可能是个变态,要不然也有可能是丑八怪,是老男人、是可怕的……”

    她一口气说了一堆,直到小嘴再度让人给堵住。

    马成焰深情地吻著她。唉,其实他早该有心理准备。

    爱上小老婆的後果,就是要有随时承受突发状况的准备。

    【全书完】

    编注:欲知褚晓豆和尹兆邑之情事,请翻开贪欢限情250《我爱小老婆系列》三之一“总裁老公”。

    欲知金融教父夏罡之情事,请继续锁定贪欢限情《我爱小老婆系列》。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调教老婆最新章节 | 调教老婆全文阅读 | 调教老婆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