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的宙斯总裁 > 第十章

我的宙斯总裁 第十章 作者 : 子心

    茉莉无精打采地懊悔极了。

    再一次,她吞下了败仗,而且输得可惨了,让人给绑在床上一天一夜,不仅被吃干抹净了,**还被狠狠地招呼了一顿。

    想起了那火辣辣的掌温,和疼了好些天、坐不得的情况,茉莉又沮丧又懊恼。

    下班后,离开医院,茉莉没急着回家,她约了马郁勤诉苦。

    坐在餐厅里,茉莉的神情非常沮丧。“对不起,临时把-找出来。”

    “什么话,大家都已经是这么熟的朋友了。”将皮包放到一旁的空位上,郁勤拉开椅子坐下。

    “这里的海鲜茄汁饭还不错。”茉莉边说着边将菜单递给她。

    “我不看了,就依-的推荐就好。”

    “就两份海鲜茄汁饭,附餐请帮我们送热咖啡。”茉莉转向餐馆的服务生说着,并且将菜单递还给他。

    服务生一离开,郁勤赶紧关心的问:“怎么了,看-好像很沮丧?”

    “我们吵架了。”茉莉摊摊双手说。

    更正确的说法是,她被佟继白欺负的好惨,所以短期之内决定回以冷战,对他来个不理不睬。

    “很严重?”郁勤看着茉莉忧愁的脸色,大胆的猜。

    “嗯。”先是一点头,然后茉莉满脸疲惫的以双手-住了脸。“他还是那副坏脾气,还有该死的自以为是。”

    “-打算要放弃他吗?”郁勤偏头想着,偷瞄了她一眼。

    “不甘心。”不,是放不下,爱上一个人哪能说放就放?“他从来都没说过爱我,只有很过分的老是用命令句对我说话。”

    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真的很爱很爱他,爱得离不开他。

    所以,她是不是很笨?

    “真的只是不甘心吗?”郁勤叹息着问,她的男人也相同,这年头,是不是所有男人都一样?总让女人伤心。

    “当然……”茉莉咬了咬唇,嚅嗫着。

    当然不是。

    “当然不是,对吧?”郁勤代替她回答。她自己又何尝不是相同的状况?

    “……”茉莉一时无语,沉默地低头看着自己放在桌上的双手。

    “唉,感情的事好像都是这样,是一条漫长而达不到尽头的战斗之路。”郁勤有感而发。

    茉莉突然抬起脸来。“是的,-说得没错,是战斗!”

    郁勤被她吓了一跳,呆呆的点着头。

    “既然是战斗的话,我们就没道理一直处于被动防守的位置。”啪地一声,茉莉突然推开椅子站了起来。

    这个小姐显然已忘了**上的那一顿打,可能也忘了自己有主动出击过,找了锁匠来换锁,结果却无疾而终,那个男人照样拿到钥匙,每天大摇大摆的进出她的家门,自在得很。

    “我知道-的意思,要不要考虑一下,先坐下来再说?”为怕引来不必要的目光,郁勤连忙拉住她。

    看了四周一眼,发觉了自己的失态,茉莉尴尬的赶紧坐下。瞧,她已经快被气疯了。

    “郁勤,我要反击,我就不信在医院里能解救许多人的我,一到了他的面前,就像只任他宰割的羔羊。”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愤慨,茉莉说到最后甚至微微地颤抖着。

    “也对。”羔羊?嗯……这样的形容好像还蛮贴切的,“-准备怎么反击?”

    “我要让他知道,我白茉莉并非非他不可,想追求我的人多的是,随随便便一喊,一部卡车还载不完。”

    就是嘛,不是还有个现成的萧伟业吗?不过,她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喜悦不起来,甚至还有微微的哀伤感?

    “-的大反击就是准备放手一搏,再去谈其他的恋爱?”郁勤不认同的看着她。

    这绝对不是个好法子。

    “那-呢?”茉莉以双手撑着下巴,问得突然。

    “我……”是呀,她呢?马郁勤一时无语,以一指轻轻叩着桌面,在桌上勾划着一圈一圈永无解答的漩涡。

    “郁勤,我们要一直这样过下去吗?”茉莉有感而发。

    这个问题不仅问倒了马郁勤,也问进了她自己的心坎里。

    才回到住家大楼门口,茉莉就很意外的看见在门口徘徊的舒晴。

    “舒晴,-怎么……”

    舒晴一听到茉莉的声音,立刻神秘兮兮的跑过来,拉着她一路往大楼里头走。

    “茉莉,我有样东西给-看,但我们要先进屋去。还有,-要答应我,一会儿看了之后,不能伤心或生气。”

    几乎是被拖着走的茉莉,还能说什么呢?只好愣愣的点着头了。

    两人很快回到楼上,进到茉莉的家里。

    “-要不要先去泡壶茶,或是煮杯咖啡?”先说话的人是舒晴。

    “为什么?”说不出哪儿怪,总之,舒晴看起来神经好像绷得很紧。

    “缓和情绪用的。”发觉自己似乎说错话,舒晴赶紧-起嘴巴。

    “-说……缓和情绪?”茉莉看着她,这次注意到她手里拿了包资料,是用牛皮纸袋装着的。

    “唔、唔、唔。”怕再次说错话,舒晴唔唔唔的猛点头。

    “-手里的那包东西是不是要给我的?”茉莉的眸光落在牛皮纸袋上,再也无法拉回。

    舒晴终于放下了-嘴的手,“-先深呼吸,我就给-看。”

    听说深呼吸有助于缓和心跳和情绪。

    依言,茉莉深深吸吐了几次空气。

    “那,不如我们先坐下。”舒晴再度说。

    茉莉照她的意思,两人一同在沙发上坐定。“是-把里头的东西拿出来,还是我?”

    她的双眼仍定在那纸袋上。

    “好了,-来吧!”舒晴深吸了口气后说。

    或许是迫不及待的关系,茉莉一古脑儿的将纸袋里的所有东西,全往茶几上倒,很快的,照片滑了满桌。

    茉莉看着桌上的照片,伸手拿起一张照得最清楚的──

    “佟继白!?”

    她早该猜到了,舒晴还能神秘兮兮的拿什么东西来?狗仔的头头,拿的当然是镜头够劲爆、画面够腥膻的照片了。

    不过,这张还好啦!

    “茉莉,-刚刚答应过我要深呼吸。”舒晴在一旁扯扯她的手。

    茉莉没理她,继续往下看。“哇,原来是那个眼屎女!”

    “什么眼屎女?”舒晴把头靠了过来。“人家是玉女红星耶,-怎么叫她眼屎女?”

    就是为了跟拍她,才意外把佟继白也给拍了进去。

    “继白还说她是鼻涕女咧!”茉莉想都没想的说。

    “是吗?”舒晴听了很讶异,刚好见到茉莉拿起了最精采的一张,遂说道:“这下看来,-的佟继白好像被鼻涕给黏住了。”

    茉莉拿起那张照片,手抖呀抖的,不知是太惊讶,还是太气愤。

    “佟继白,你居然吻鼻涕!”

    轰!地雷在她的胸腔爆开,将她的脾气炸出。

    她──绝对要去找他问清楚!

    茉莉杀到公司,一路上过关斩将,难得招呼都不打地就直闯佟继白的办公室。

    砰地一声,茉莉用力推开办公室的门──

    “佟继白,你太可恶了,我都不知道,你现在居然喜欢黏鼻涕!”

    然而,里头静悄悄,一个人影也没有。发飙的情绪顿时少了一半,勇气也跟着锐减了一半。

    她的眸光改扫向会议室的方向,想直接杀过去逼问,却又收回脚跟,却步了。

    会议室里的人一定很多,虽然她很想直接将照片甩到他的俊脸上逼问,但还不至于想让他在别人的面前丢脸,也顺道丢自己的脸。

    “都一样,反正坐在这里等他,也一样。”茉莉的情绪降了下来,走到沙发旁坐下,只手撑着下颚等。

    或许是因为太安静的关系,等着等着,她的眼皮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想睡……

    几个小时之后,佟继白回到办公室,见到的就是这副景象。

    那小妮子竟然一件外套都没盖,偏头就躺在沙发上睡觉!他很想不吼人,但实在忍不住──

    “白茉莉,-耍白痴吗!?没事跑到我办公室来睡觉干嘛?”

    是关心,他打从心底的关心她,这感觉早在几个月前,他就隐隐发现,而现在是越来越明显。

    被打雷吵醒,不,是被吼醒的茉莉,眨着一对惺忪大眼,在瞧清楚眼前男人盛怒的模样时,咻地一声,马上由沙发上弹站起。

    他在发脾气,对她!

    “要睡觉不会盖件外套吗!?”

    她脑筋还没来得及恢复正常运转,就见佟继白仍臭着一张脸,脱下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直接往她的身上披,还将她给包裹得紧紧的之后才宣告罢手。

    外套里全是他的余温,暖暖地,熨暖了茉莉的身子、茉莉的心,呆滞的脑子因为暖意的关系,稍稍恢复了运转。

    她,好感动喔!

    她,几乎要痛哭流涕!

    她,想上前给他一记热情的拥抱!

    她……

    不对!她是来找他兴师问罪的!

    “喂,等一下,我来找你是有事情,不是来……”你的办公室睡沙发的。茉莉省略掉最后的一句话,伸出一手来揪住转身正要离开的他。

    不过,她也没拒绝他的好意,他的外套仍紧紧的包裹住她。

    佟继白转过身来。“我很忙,现在。”

    她杠上他。“我一定要现在说!”

    方才没直接冲到会议室找他,脾气没了、人又睡着,现在若还不说,等一会儿搞不好她连提的勇气都会消失。

    她可没忘,也命令自己不能忘,她是来质、问、他、的!

    “好吧!”佟继白难得让步,转回身来,双手搭上她的双肩。

    被这么一搭,茉莉又莫名的畏缩了起来。

    白茉莉,-不能畏缩,-要勇敢!

    “告诉我,这是什么?”拿出照片,不过她没往他的俊脸上扔,而是乖乖地递到他的眼前。

    接过那张照片,佟继白的浓眉一拧,神情严肃,目光集中,-眼瞧着照片里的人。

    “-怎么有这种东西!?”待他看得更清楚之后,暴吼声骤然拔地而起,绕梁三日,不绝于耳。

    “我、我为什么不能有?”他一吼,让她产生了莫名的心虚。应该是她来质问他的吧?怎么现在变成他……

    “-该死的找人跟踪我?”佟继白横眉竖目,一副欲将人给生吞活剥了的模样。

    “是……又怎样?”不容自己再退缩,茉莉勇敢的挺起胸,担起不该属于她的责任。

    有一堆小狈仔的是舒晴,不是她!

    “-是不是很久没尝过让人拧断脖子的感觉?”这个可恶的女人,居然不信任他?

    “错,是从来没有过!”虽然心里已怕得半死,但茉莉仍嘴硬的说。

    “-……”佟继白气得额冒青筋,眼尾跳动。

    “我怎样?我就是要拿这张照片去跟我的爸妈说,说你有其他的女人,说你欺负我!”哇,她好怕,真的好怕喔!

    “她是鼻涕女!”他又吼,这次多了瞪人的动作,眼似两盏火炬,灼亮得似烈焰冲天。

    “我知道。”不用他说,她第一眼就认出来了。“所以我才说,你现在不挑到连鼻涕都要!”

    一说完话,茉莉就后悔了,因为佟继白已是一副要杀人的模样。

    “-说什么?有胆-再给我说一遍!”

    他的气势够吓人,就算要吓跑一团军队也不成问题,更别提是一个小小女人了。

    “说、说就说嘛,我干嘛要怕你。”茉莉口里这么说,却已瞄好了逃跑的路线,准备待会儿情势若不对,转身就落跑。

    “你太霸道了,十足十的坏人,只会大欺小,成天欺负我,要我当你的看家工人,要我当你的小跑腿,要我往东又往西,要我这个又那个,要我……”

    豁出去了!既然要摊牌,就一次说尽好了!

    “所以,我最讨厌你这种人,讨厌你的自以为是、讨厌你的目中无人、讨厌你的表里不一、讨厌你……”

    她又说了一堆,说得佟继白目瞪口呆傻了眼,不过……不知道她自己发现了没,从头到尾,她就是没提及照片与那女人的事。

    “所以,我讨厌你,你别再来找我,我跟你到今天为止!”她一吼完,转身就落跑,她跑得很快,像是背后有恶鬼在追一样。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佟继白才由恍惚中惊醒了过来。他要追上去,电话却在这时响起。

    他满心不爽的走过去接,一听到电话里的人的声音,他再也控制不住的爆吼了出来──

    “妈的,阎罗,你最近跟我有仇是不是?老是摆烂让我收尾!我都说不要用那个鼻涕女当广告,你他妈的却跟我说没关系,什么保证她不敢再黏我,还说欠她什么鬼人情!现在我的女人误会了,要是她跑掉了,你拿什么赔我!?我的女人可是独一无二,天下只有一个,天下我也只要她一个!”

    电话那端的阎罗愣住,过了一会儿,却又不怕死的开始哈哈大笑了起来。

    瞧他听到了什么?

    深情的告白!

    其实他又何必对着他大发雷霆呢?只要将方才那一长串的话,一字不漏的去对他的女人说,他敢保证,他的女人绝对不会跑掉!

    夜黑风高,救护车在街头狂响猛驶,冲过几个路口,闯过数个红灯,笔直冲向熟悉的医院。

    “等一下就这样那样,知道吗?”救护车里的几个男人,交头接耳,彷佛在策动着什么惊天动地的计画。

    “老板,可是……这样好吗?”戴世哲睁着一对惶惑的眼,不想从恶如流。

    “你想不想被我扁?”佟继白挑起了眉,眸光说明一切。

    “可是……”暴力胁迫之下,难得良善之心还能存在。

    “还可是什么!?叫你怎么做,就怎么做,哪来那么多问题!”

    本来想,给那小妮子几天时间,等她气消了,再将人给绑回去好好解释。谁知,这小妮子这次玩真的,居然敢给他搞外遇,不,是交其他男友,还一个接着一个。

    最新消息,她自动请调回急诊,遇上了一个同期的男医师,两人还传出预备一同出国,远赴第三世界当国际红十字会的义工。

    至此,他再也按捺不住,他成天心神不宁,无法安心工作,最后只好痛定思痛,来个釜底怞薪。

    “是、是……”戴世哲颤巍巍地说道。

    白医师,请原谅我,为了老板的幸福,为了改善火爆脾气的赌注,我们只好牺牲-了-

    可别怪我们,领先的全体同仁会向-致上十二万分的敬意的。

    “可是老板,我哭不出来!”半响之后,他说。

    一拳打了过来,砰地一声,门牙没断,但泪水自然涌现……

    午夜,急诊室里难得空闲,像是上帝说好了让人放假一样,整晚连一个来挂急诊的也没有。

    终于,在时针走过了二的位置时,呜嗡呜嗡的救护车鸣笛声,由远而近地疾驶过来。

    “快点、快点,不得了了,不得了了!”救护车一在急诊门口停下,车上的人马上跃下车,推着担架上的人,拚了命似的往里冲。

    茉莉转过身来,见到是戴世哲,问:

    “怎么了?”

    戴世哲满脸的鼻水、泪水,一边摇头,一边嚎啕大哭,“白、白医师,老板、老板他……”他打我……可是,他没胆说。

    没等他将早编好的说辞讲完,茉莉即慌乱的推开他,飞奔到佟继白的担架旁。“他怎么了!?他怎么了!?”

    这个臭男人,都跟他说过多少回了,怎么就是不听劝,还依然故我的只知道工作!

    “这次他又几天几夜没睡了!”她扬声吼着问。

    她在心里一遍遍骂自己是笨蛋,怎会认为不见他就能将他给忘了呢?早该知道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

    她爱他之深,就像自己说的,可以用命去换,所以不见面,也只是加深思念罢了。

    一手紧紧握住担架上男人的手,她忘了医师该有的专业,忘了一向柔弱的形象,着急地吼着、问着,俨然化身为另一头女暴龙。

    大伙惊愕的看着她,看她慌急的在佟继白的身上这边摸、那边看,完全失了一向的沉稳冷静,直到躺在担架上的男人,缓缓地抬起一手来抓住她的。

    茉莉震愕地看着他,小嘴张得大大地。

    佟继白坐起身来。“嫁给我吧!”

    他慢条斯理地由衬衫口袋中掏出一枚戒指,将戒指套入她的手指中。

    茉莉整个人愣住,脑子再次失去运转的作用,乱烘烘一阵,无法思考。

    她被耍了吗?再一次?

    “我爱。”见她感动的模样,他似乎没想放过她,再次投下一枚更激烈的震撼弹。“从第一次遇见-,我就觉得-与众不同,-很自然地吸引了我的眸光。”

    “你……”茉莉哭了,蠕动着双唇,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来吧,乖,说-愿意嫁给我!”他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暴躁宙斯的深情,若不是亲眼所见,任谁也不会相信。

    “你……”女主角仍蠕动着双唇,一句话也挤不出来。

    “我知道-是太感动,不然用点头的就好了!”他难得捺住脾气,哄人好难,尤其是哄女人。

    “你……”她哭了,不过这次好些,咕咕哝哝地,不知说了些什么。

    “没关系,说大声一点,慢慢说,没关系!”他发誓,他的耐心已快要用罄。

    终于,女主角停止了啜泣。“你干嘛跟那个鼻涕女在一起?”

    一道出口的话,果然震撼力十足,让一票的观众应声跌倒,还有人在地上摸呀摸的找眼镜。

    “都知道她是鼻涕,我怎么可能跟她在一起。”暴龙笑了,好难得。

    历史镜头,拍下来,谁有手机,可以照相的那种!

    见茉莉仍一脸不肯相信的模样,他只好将话一次说清楚──

    “还不是阎罗那个死家伙,说什么上一回我无缘无故就换掉鼻涕女的代言,这次就算是给她一个补偿的机会,哪知鼻涕就是鼻涕,一见到我就马上又黏了上来,还偷亲我!”

    “你……”他被偷亲?就是说……舒晴的那些小狈仔,刚好在那时按下相机快门?

    “-都不知道那感觉恶心死了!”谁会喜欢被鼻涕黏到?

    “那……”她还有疑问。

    他没耐性了,以手指堵住了她的嘴,堵住了她的话。得快点,在他的脾气再度爆发之前。

    “不信-去问阎罗,那个死家伙会给-满意的答案。”

    “但……”茉莉又想说话,但这次堵住她嘴的,不再是手指,而是他薄略的唇。

    “唔唔唔唔……”拜托,她还有话要说。

    “快说,-愿意!”他亲了她两下,移开。

    “我……那些照片是舒晴的小狈仔拍到的。”她想将话解释清楚。

    “我不是要听-说这些!”他睨着她,然后叹了口气,深情款款地说:“快说-愿意。”

    他了解她,谅她也没那个胆敢找人来跟拍他。

    “我愿意!”罢了,早在帮他**打针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要被他欺负一辈子。

    “喔耶!”四周欢声雷动,在场的所有人莫不拍手鼓掌叫好,直到──

    “妈的,下次-再给我耍这种白痴试试看!”痴情男退场,暴龙再度重出江湖,吼声依然威力十足。

    “我、我、我、我……”谁来告诉她,能不能后悔呀?

    还没结成婚,退货行不行?

    彷佛能透析她的心思,暴龙再度仰天嘶吼:

    “想都别想,货物既出,概不退还!”

    【全书完】

    编注:欲知于尹东与马郁勤之精采情事,请翻阅时尚系列034《我的老公是恶魔系列》三之一“我的撒旦老公”。

    欲知阎罗之精采情事,请继续锁定《我的老公是恶魔系列》。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宙斯总裁最新章节 | 我的宙斯总裁全文阅读 | 我的宙斯总裁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