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的阎罗情人 > 第十章

我的阎罗情人 第十章 作者 : 子心

    坐在车上,贾以婕越想越不对劲,不仅心浮气躁,眼皮还一直狂跳,心神不宁的程度,前所未有。

    “阿飞,你老实告诉我,阎罗急着找我回去做什么?”坐在驾驶副座的她转头问阿飞。

    “呃……说实在的,少主的事,我也不清楚耶!”绷紧头皮,阿飞只能尽量找无意义的字搪塞。

    他的吞吞吐吐让贾以婕的怀疑更深,心头的不安更浓。

    “说真的,阿飞,我可一直都将你当成是朋友喔!”言下之意,就是别骗她!

    “这……”他当然知道。

    虽然是以婕小姐、以婕小姐的喊,但她对人没有架子,所以跟她相处起来很愉快。

    “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最好是现在就说实话。”扳起脸孔,她不爱威胁人的,她发誓。

    “可是少主……”阿飞不想说谎,也担心少主的安危,但若说出真相,恐怕就得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安危,少主肯定会拧断他的脖子。

    “我就知道他有问题!”这下,贾以婕更确定了。“他是不是想跟我分手?然后想学着来招,要我临时回去,发现他的奸情,大家摊开来说掰掰?”不说,那她自己猜总可以吧?

    “怎么会?!-别胡猜了,少主才不可能背着-跟其他女人乱来,少主其实是想把-给支开,他现在一定跟义叔在一起,准备对付……”

    阿飞“啊”了一声,声音全卡住喉咙里,沮丧得不得了。

    什么该说、不该说的,他全都说了,虽然还没说完,但也已经说了一半以上。

    “对付谁?”贾以婕高高地挑起一眉,心绪跟着绷紧。

    那个臭男人、臭混蛋,果然是背着她乱搞,呃……不是,是背着她偷偷行动。

    “是,是、是……”不知道现在装白痴、装记忆丧失,有没有效?

    “你可得想清楚才将话说出来喔!”眸光瞪了过来。

    “呃……”过去他怎会觉得以婕小姐直率无害呢?唉……以目前的情况看来,她和少主的恐怖程度可有得比。

    “怎样?”

    “这个……”算了,豁出去了!反正他也担心少主的安危,现在赶过去,或许还来得及出手帮忙。“少主要我将-给调开,因为我们查出了杨菁菁的真实身分,经由美国方面的证实,她可能就是霍尔奇漏网的杀手之一,还有,关于黑狼离开前有提到的双委托案一事,少主怀疑……”

    “怀疑什么?”以婕已受不了他的停顿。

    原来她一直被蒙在鼓里,该死的臭阎罗,居然一点口风都没透露,是想保护她,还是当她是软脚虾?

    “少主怀疑,所谓的双委托案,是万一狙击的杀手失败,那么担任居中的掮客,就会亲自出马。”这也仅仅只是推测。

    “也就是说……杨菁菁极有可能,就是那位居中的掮客?”贾以婕的心蓦地一跳。

    看向车窗外,街景仍旧在往后退。

    “你白痴呀!”她突然大骂出声。

    “啊!”阿飞被吓了好大一跳。

    “话都说完了,你还不会将车回转吗?”她声音更大,好似参与大声公比赛。

    “是、是!”

    吱--一阵长声尖锐的煞车声拔地而起,阿飞在快车道上大回车,往来时的方向,疾驶回去。

    “呃……以婕小姐,能不能别让少主知道,我告诉-这些事?”额上淌着豆大的汗滴,就算被枪杀,也好过被少上那一对锐眸瞪杀强。

    “我很会猜嘛!”勾勾唇,贾以婕一颗心为阎罗的安危担忧而七上八下。

    “嗄?”鬼才听得懂她的意思。

    “你可以说,都是我自己猜出来的!”她说。

    “呃……”骗鬼都不信了,何况是少主。

    整栋静悄悄的建筑物里,只有电梯的闪灯在跳动,随着电梯门当当当当开开关关所发出的响声之外,还隐约可听见狭小空间里传来的打斗声。

    阿飞将车子直接冲进地下停车场,车子停好后,两人立刻冲下车。

    见到的是电梯前站了一排三撷门里的护卫,黑色西装、黑裤子、白色衬衫,嚣张得怕人家不知道他们是黑社会。

    “阿飞哥。”其中一人喊。

    “少主呢?”阿飞连看人都没时间,直问重点。

    有个人比他更迫不及待,动作是加强版的夸张,直接拨开人墙,排除万难地冲上前。

    “在电梯里头。”

    在护卫说出对白的同时,贾以婕早已按下了电梯的按键,不管上或下,两个一起按。

    当地一声,电梯门开启--

    “哇!”众人看得下巴差点没掉下来,全都张大了嘴,忘了该合起来。

    英雄!简直是英雄!不愧是三撷门的少门主,是他们大家的偶像!

    电梯里打得难分难解,拳劲如风,但彷佛是算好时间,当电梯门刷地划开,阎罗的一记飞踢刚好正中杨菁菁的腹部,瞬间,她整个人被踢飞了起来。

    贾以婕的眸光直直地定在阎罗身上,再缓缓拉向地上的杨菁菁,只见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子,双手抱拳,随意地抹了下嘴角的血渍。

    “看来,我真是不该低估你!”杨菁菁说。

    阎罗慢不迭地步出电梯。“-没低估我,而是高占了自己。”电梯门在他身后关上。

    “哼!”哼了声,杨菁菁的眸光在四周扫了圈。“就算今日栽在你的手里,你也是胜之不武。”

    四周都是阎罗的人,杨菁菁已被团团围住,彷佛待逮的瓮中之鳖。

    “-是指我的手下吗?放心,我会教-心服口服。”阎罗咧嘴一笑,朝着四周的手下挥手示意。

    “少主!”众人一致出声,开玩笑,岂有坐视少主有危险而不插手的道理!

    虽然以目前的情况看来,居于劣势的是杨菁菁。

    “什么服不服的,我才不管你们那么多。”一直处于被动,在一旁看戏的贾以婕,再也看不下去了。

    开什么玩笑,现在不是逮人才是最重要的吗?

    以婕的出声唤来杨菁菁的注意,早已觑出阎罗和她的关系匪浅,既能成为顶尖杀手,杨菁菁的敏锐度是够的。

    趁着阎罗的稍稍闪神,她在空中一翻身,顺势射出隐藏在袖子里的两柄飞刀,想先擒住贾以婕为人质,再想退路。

    银光朝着贾以婕逼近,阎罗赶紧冲向前,一个抬腿,先是以一记漂亮的旋踢踢掉飞刀,再转身,一记左旋踢正中杨菁菁面门;右旋踢,直中脑门;侧飞踢,宾果!是腹部,最后一记双十直拳,漂亮的将人给打飞,直接撞在柱子上,再也无法起身。

    看得众人目瞪口呆,集体一致地咽下一大口唾沫,一记记的寒颤窜过全身,不寒而栗。

    他们的少主果然厉害,就算不舞刀弄枪,拳脚也绝对了得!

    看着地上动也不动的杨菁菁,阎罗收回了双拳,看向贾以婕,眸光定在她的身上。

    迎着他的视线,贾以婕先是怔愣一会儿,才又忽然想……

    他居然只身涉险!他们不是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吗?可是他却……

    就在贾以婕还沉陷在思绪中,昂然站在一旁的男主角却扬声大喊:

    “阿飞,我不是叫你把人先送回山庄吗?!”

    她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儿?

    虽然现在危险已经解除了,但方才杨菁菁射出两柄飞刀时,他的心脏差点就跟着停止跳动。

    “少主、我有、我是……是有呀……”天啊!谁来可怜可怜他?怎么只有他一人成为枪靶?

    “有?有的话,她为什么还在这里?”指着贾以婕,阎罗一副似要将阿飞给拆卸入腹的模样。

    贾以婕再也听不下去了。“怎样?为什么我不能在这里?是你自己毁约在先、怪我在后,你凭什么数落阿飞的不是?”

    虽然有点理不直、气不壮,但是……

    “-在说什么?”阎罗瞪着她,颜面神经怞搐。

    “我说什么?我能说什么?大家都看到了,这么多对眼睛,要不要他们帮我说句话?”她说的是他使手段支开她,自己一个人涉险。

    一转过身去,所有的护卫,包括阿飞在内,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转过身。

    他们摆明了是在说--没看见,我们什么都没瞧见!

    以婕气得想大吼,只好闷着气说:“真是没用,有胆看、没胆说,他是你们的少主,所以你们就装瞎、装哑!”

    “-够了没?”

    “我、我……”贾以婕一手-腰。

    好吧!她承认,是她太在乎他、太担心他,想到他只身对付杨菁菁,就不自觉地心惊瞻跳。

    阎罗发觉自制力已绷到了极点,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挑战。

    她再说下去,他要不是干脆捣起她的嘴巴,要不就是扛起人,抓回去打一顿**。

    “年轻人,偶尔斗斗嘴是好事,不过可别把气氛给搞僵了!”姚五义边说,边慢慢地由电梯里走出来。

    贾以婕看看他,再看看一旁的阎罗,又看看地上被打晕的杨菁菁。

    “署长,你……”咦?怎么他也在电梯里?

    “是的,从头到尾,我都在电梯里。”姚五义说。

    “姓阎的,为什么连署长部可以参与,就独排除我在外!”她气得一手-腰,一手指着阎罗,想当场来段质询。

    阎罗的眸光飞快在四周绕了圈,大家全都识趣的转身,当没瞧见眼前的事。

    然后,他大步朝她走来,伸手一揽,直接将人给扛上肩。

    “阿飞,你留下处理善后,义叔,剩下的事就麻烦你了。”

    说着,他笔直地朝着他的座车走去。

    “喂,你放我下来,有胆我们来单挑!”贾以婕蠕动得似只毛毛虫。

    “闭嘴!”他气得打了她的**一下。

    “你叫谁闭嘴!”她仍旧不服输。

    “当然是-!”他将她塞进车里,车声呼啸,扬长而去。

    “-很爱打架?”他站着,眸光锐利的审视着坐在床铺上的她。

    贾以婕的嘴里嘀嘀咕咕的,用眸光狠狠地瞪他。

    “才不是。”她是想帮他耶!

    还有,她本来就不是名媛淑女,装不来秀气,更不会轻声细语。

    阎罗向前走了几步。“-为什么总是这样莽莽撞撞?”一想到方才的那幕,他几乎被吓出心脏病来。

    贾以婕刷地抬头与他对视。

    “你说我莽撞?”

    是谁不守信?又是谁说有苦一起尝、有难一同担,最后却连这么重要的行动都不让她参与?

    “没搞清楚状况就身陷险境,还不叫莽撞?”端起她的脸,他真想摇摇她的脑子,看里头有没有女人该有的东西存在。

    “你心疼呀?”她才不信他是。

    “我是心疼-没错!”一直以来,不管局势如何,他的脸上总能泰然地高挂着笑,然而此刻阎罗第一次感觉到,他笑不出来。

    她有让他随时失控的能力,过去引以为傲的优越自制力,一点都不管用了。

    “你……”他的话让她整个人一震。

    “-有没有想过,我为何不让-参与这次的行动?有没有动动-自称机灵的脑子,去想一想我的初衷?”如果他像他的好友佟继白一样暴躁,可能早就被她给气死了。

    应该说是他自找麻烦吧!要不,他怎么会爱上一个这样粗线条的女人?

    “我……”贾以婕觉得心窝暖暖的。

    想一想他的话,也不无道理,不过……“你不应该瞒着我这么大的一件事。”

    他会担心她,难道她对他的担心,就会少一些吗?

    “我只是不想让-涉险。”她的态度软化,连带的他的口气也变缓。

    贾以婕伸过来一手,抓抓他胸口衬衫的扣子。“我知道了,那……这个事件是不是已经算完全落幕了?”

    拉下目光,阎罗注视着她落在衣扣上的手。

    她是在向他撒娇吗?他看着她难得的女性化动作。

    “应该是吧!杨菁菁既然已经被逮,那么应该很快就能查出谁是想对义叔不利的幕后黑手。”

    终于落幕,总算能松一口气!

    “那,我可以回家了吗?”虽然她也喜欢与他在一起,但离家多日,她忽然好想家,想爸爸、想妈妈、想那些街坊邻居、想一同练拳的人。

    “呃……”她的脑子转得真快,阎罗不得不佩服。

    “明天吧,等明天再说。”佳人在怀,他当然舍不得分开。

    “明天真的可以?”她怀疑,因为他的眼神不老实。

    “要不,我想了下,其实应该等到想杀义叔的幕后黑手也给逮捕,-再回去,如何?”算算,这样至少还能多抱她好些天。

    “你想得美!”伸手推了他的脑袋一记,以婕瞧出了他脑子里的想法。

    “我不往美好的想,难道要像-一样,净想些无中生有的事。”笑容重新回到他的脸上。

    “谁说我无中生有?”懒得理他,她推开他。

    “乱吃飞醋还不叫无中生有!”

    他索性张开双臂,打算抱紧她,她却抬起一腿抵住他扑过来的身影。“懒得理你,我要回家了。”

    他抓住她的玉足,一使劲,两人一同跌在床上。

    “看,我们现在的姿势多暧昧。”

    贾以婕瞪了他许久,咬咬嘴唇不说话。

    “对不起!”又过了一会儿之后,她终于松口。

    “知错就好,以后记得别莽撞,有什么事都开诚布公来谈,好吗?”加入一手,他将她给缠得紧紧的。

    “好。”她难得听话。“既然你这样说,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什么事?”他俊脸靠了过来,想偷个吻。

    她的反应很快,怞回手抵住他的脸。“是不是什么事都可以提出来谈?”

    “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以后你车子是不是可以开慢一点?”她觉得这是重点,就像方才回来的路上,她被他猛加油门的车速,吓得吱吱叫,只差没当场演出跳车记。

    “为什么?”哇,就说女人都不懂得欣赏极限速度的块感。

    “还问为什么?”那样的车速,万一撞车,不车毁人亡才怪!“怎样,如果你不答应,我也可以随时反悔,不做你的女人了!”

    这是她手中的王牌,用来克制他喜欢狂飙的习惯。

    “……”

    “喂,怎么样?”

    “……”

    “你考虑得如何?我可不介意换个男人喔!”

    “喂!”

    “好啦!-还真不是普通的烦耶!”笑容不见了,引以为傲的好脾气再度面临严重的挑战。

    唉,又能怪谁?谁教他要爱上她的悍、她的率直和刚强。

    这是不是叫--自做自受?

    数个月后

    一票女人,难得在PUB里聚会,贾以婕除了约舒晴之外,还约了另外一个在MSN上认识的好朋友。

    “怎么?-的阎大少主又去飚车了吗?”舒晴笑睨着她说。

    她就说以婕绝对会让阎罗给追走,当初不知道是谁铁齿,结果两人果然是凑成了一对。

    贾以婕不想讲话,一张脸臭得很难看。

    “舒晴,饶过她吧!以婕肯定也不好受。”马郁动坐在以婕的身边,安慰地伸过来一手,拍拍她的肩。

    “Shit,岂止是不好受,方才他一路开车载我来,还一路飙,飙得我差点就把晚餐全都吐出来。”她简直快气炸了,但他大少爷仍一副依然故我的模样,

    霍尔奇事件并没有拖太久时间,随着杨菁菁落网,一些杀手也陆续落网,然后要暗杀姚五义的人,果然很快就现形。

    原来是因为一批警用器材采购案的关系,正直的姚五义挡住了某个人的财路,那人才会找上杀手集团,想杀人报复。

    “以婕,说真的,-会不喜欢阎罗开快车,多半的因素是担心他出车祸,对吧?”舒晴边喝着手上的调酒边问。

    贾以婕沉默地抿紧了嘴。

    最近,她们在MSN上聊到各自男友的事,没想到形成了一股风潮,还有许多人起哄,搞了一个票选恶魔男友的活动。

    而她和马郁勤的男友巧合的都被选了出来,成了黑名单中的前三名。

    “-有跟他谈过吗?说出-的担心?”马郁勤一手撑着桌面支住下颚。

    贾以婕撇了撇嘴。“说什么?还需要谈什么?那些肉麻兮兮的话,我不会说,说了我会浑身起鸡皮疙瘩。”

    苦恼就苦恼在她没说。

    而最主要的,她也怕,怕说了也没用,那个男人还是会依然故我,继续去玩他的极速挑战,飚车外加甩尾。

    “我就说-不要太ㄍㄧㄥ,这种事-应该跟他……”舒晴的话还没说完,有个男人走过来搭讪。

    “三位小姐,有没有兴趣一同喝一杯?”是个外国男子,黑发、棕眼,外型挺拔亮眼。

    舒晴和马郁动都不想理他,当然贾以婕也一样。

    脾气暴躁的她甚至想开口骂人,但双眼一拉向对方,骂人的话没出口,因为觉得他眼熟。

    “你是……”奇怪了,她认识的外国人,用一只手都数不完,怎会觉得面熟……

    “啊!你是欧马克-克鲁耶索夫!”突然想起,以婕大喊。

    马郁勤和舒晴面面相觑。

    欧马克-克鲁耶索夫是谁?谁又是欧马克-克鲁耶索夫?

    “-居然认得我!”躁欧洲口音的男子颇为意外。

    “认识,当然认识喽!有谁不认得你?”以婕冲着人家笑,然后转头瞧着舒晴和马郁勤,只见她们两人同时摇头。“拜托,-们真的不认识他吗?他可是连续几届的全球一级方程式赛车冠军,真要飚车,像他这样才可说是飚车,而阎罗那臭小子,根本是小儿科!”

    她哇啦哇啦的说个没完,或许是为了发泄心头的怒火,还故意将欧马克-克鲁耶索夫和阎罗拿来比较。

    然而比虽比,她却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

    会知道有欧马克-克鲁耶索夫这号人物,当然还是阎罗告诉她的,因为--他喜欢玩车呀!

    顾不得沿路被拍了多少张照片、开了多少张罚单,阎罗的一脚猛踏着油门,在国道上疾驰,狂奔机场。

    看了眼手上几乎要被拧烂的便条,他忍不住再一次的低咒出声。

    “妈的!”

    纸条是方才阿飞交给他的,留字条的人,则是他的女人贾以婕。

    你很喜欢玩车,我不反对;你很喜欢飚车,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既然你那么喜欢车,就让车当你的女人吧!

    喔!顺道告诉你,我今天出国,跟欧马克-克鲁耶索夫一同去巴黎,去看真正的飚车。

    又看了手中的字条一眼,他气得将纸条柔得稀烂,从车窗丢出去。

    眼见机场已近在眼前,打了方向灯,他将车驶向机场,来不及去停车,随意将车插在路旁,他由后座拿起一束花,再摸摸西服口袋里的东西,拔足狂奔了起来。

    在出境的等候区前,贾以婕和欧马克-克鲁耶索夫坐在一起。

    “-真的打算跟我一同去巴黎看赛车吗?”欧马克问。

    他很喜欢贾以婕的率真,她和阎罗之间的恋情,她已对他说了,她说这是她最后的赌注,为了不想在未来的每一天之中,都得为她的男人担心害怕,所以她决定使出最后绝招。

    以婕摇摇头,又点点头。

    “万一他真的没来,怎么办?”话才一说完,他眼角就瞥到了一个朝这方向慌忙跑过来的男子。

    抬起手来,欧马克用指尖点点贾以婕的肩膀,笑着指向阎罗的方向,然后起身走往出境的柜台。

    “有机会跟我联络,下个月的比赛,记得要跟-的男人一同来看。”挥挥手,他送给她最后一个飞吻。

    以婕也笑着朝他挥挥手。

    一转身,阎罗刚好来到她的面前。

    “不是都说过了吗?有什么事都要开诚布公的说,-为什么又想一声不响的走掉?”拉起她的手,他先将花塞到她的怀中,再紧紧地将人给抱住。

    “你自己也没遵守约定。”她抗议的想将他给推开。

    不过,他来了,她真的很高兴,非常高兴,表示在他的心中,还是有她。

    “-是指……”不让她得逞,他紧紧地将她给抱在怀中。

    “你答应过我,不再飚车的!”她抬头控诉。

    “这……”唉,阎罗无言以对的一叹。“-不能因为这一件事,就决定跟别的男人走吧!”

    好吧,不飙就不飙。

    如果硬要将她和飚车两事摆在天秤上,那么,他选择她。

    “我才没有。”她肯定的告诉他。她才没有要跟欧马克走。

    “没有什么?”为什么他突然有一种被人耍了的感觉?

    “我只是来送机。”她眨眨眼说。“不过,你继续去飚车的话,难保哪一天我不会跟别的男人走。”

    “-敢!”他相信她敢,不过如果有哪个男人不打算要命的话,再来拐跑她。

    “我为什么不敢?”睨了他一眼,推开他,以婕用力的往回走。

    看了她的背影一会儿,阎罗深深地一叹。

    “贾以婕。”他大喊。

    她停下脚步,不过没转过身。

    “-是不是真的很不喜欢我飚车?”他问。

    “废话!”她仍没转过身来。

    “那……如果-现在答应嫁给我,我以后就永远不再飚车!”他大声地问,引来许多人的注意。

    “……”她的双肩激动的抖了下,不过仍然没转过身来。

    他缓缓朝她走近,由西服口袋里怞出戒盒,打开盒子,取出戒指,潇洒地将戒盒抛掉。

    “嫁给我吧,如果真要我在飚车和-之间选择其一,我选择。”

    贾以婕缓缓地转过身来,紧紧地咬着嘴唇,激动的差点就哭出来。

    阎罗拾起了她的手。“嫁我?”

    “嗯。”她用力的一点头。

    他将戒指套入了她的指中,现场响起了一片掌声,他低头吻上她,许久许久之后

    “喂,你看,欧马克给我这个。”以婕掏出口袋里一级方程式车赛的入场券。

    “-不是不喜欢我飚车?”这女人,不喜欢他飚车,却还要邀他一同去看车赛?

    她无所谓的耸耸肩。“我是不喜欢没错呀,但谁教你喜欢车。而且在和欧马克深谈之后,我觉得偶尔让你去抒发一下情绪也不错,不过……不可以在赛车道上以外的地方飙,也不可以在没任何防护的情况下飙。”

    “是的,我知道了,我的好妻子。”一低头,又是深情的一吻。“我有没有对-说过,我爱-!”

    他相信,她爱他更深,因为她连他的恶习都包容了。

    “我也爱你!”她将脸倚在他的肩窝。

    才一转脸,忽然想起了另一事。“你是怎么来机场的?”

    时间上不对!足足比她预期的早了半个小时。

    “开车呀!”他说。

    “自己开?”

    “当然!”要不然呢?他才不习惯当个乘客。

    “又超速?”这个臭男人!

    “呃……”某人不敢回答。

    “信不信我揍人是很痛的?”有人要当场抓狂了。

    “信、当然信。”

    “那你还……”

    一低头,他再度吻上她,堵住了她的嘴,吻掉了她的话,最好能吻得她忘天忘地,神魂颠倒,浑然忘我,也忘了他的恶习。

    飚车习惯,改,一定改,不过是由明天开始。

    【全书完】

    编注:欲知于尹束与马郁勤之精采情事,请翻阅时尚系列034《我的老公是恶魔系列》三之一“我的撒旦老公”。

    欲知佟继白与白菜莉之精采情事,请翻阅时尚系列049《我的老公是恶魔系列》三之二“我的宙斯总裁”。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阎罗情人最新章节 | 我的阎罗情人全文阅读 | 我的阎罗情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