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可颂,吃定你 > 第十章

可颂,吃定你 第十章 作者 : 子心

    日子在忙碌与充实中度过,虽没什么新奇的事发生,不过对可颂来说,却时时盈满着甜蜜。

    如果说丰儆棠的让步对她来说是一个惊讶,那么楚辅仁会离开谨联,来邀她共组律师事务所,则是生活中的另一个不可预测。

    她仍然在帮人打离婚官司,仍然帮许多失婚的女人向她们有钱的另一伴,索讨着高额的赡养费。

    所以,依然有许多女人喜欢她,许多男人恨死她。

    午后,她与一个委托人相约在温泉饭店里谈事。

    委托人是这家五星级温泉饭店的老板,近来发觉老公外遇,在沟通无效的情形下,走上离异一途。

    签定好了委任契约书,也约定了下回见面的时间,在与对方告别之后,可颂在女服务生的陪同下下楼来。

    走到大厅,一个身影与她擦身而过。

    可颂愣了下,倏地转过身来眯起了眼,瞧着那抹熟悉壮挺的身影,微笑在她的唇边飘起。

    是他!

    她的亲密爱人,丰儆棠先生。

    这种情况并不多见,尤其在他妥协之后,两人见面的时间都是在晚上,白天里他们是各忙各的。

    “邬律师。”代替老板送她出来的女服务生,见她突然发起呆来,开口喊了她一声。

    可颂骤然回神,看了她一眼,又转头看看丰儆棠走往的方向,好像是饭店的咖啡厅。

    “谢谢你送我,我刚看到了一个朋友,想过去跟他打个招呼。”她改变了主意,决定给他一个惊喜,毕竟两人已经很久不曾在白天里见过面了。

    “那么,我……”随着她的眸光,服务生往咖啡厅的方向看。

    “你忙吧,不用招呼我。”对着她一笑,可颂淡淡点头,转身往咖啡厅的方向走。

    一定又是跟人谈生意,他一周偶有几次会在饭店里出入。

    记得上个星期,怀特和彼得来台湾时,他还拉着她一同到过饭店好几趟,四人说说笑笑好几晚,那时她才知晓,原来他也能与人开玩笑。

    走在地毯上,可颂拐过走道,在进入咖啡厅前,她再度寻到了他的身影。

    在靠窗的座位,丰儆棠面向窗外大片的山岚,背对着她,站立在桌边。

    可颂上扬起一抹甜甜的笑,踏出脚步,准备上前去给他一个惊喜,然而,在觑清了他身旁坐着的女子的脸孔时,可颂的脚步停止,笑容刷地在她的嘴角消失。

    洪百蕙……

    她从不知道他们……他们还有往来?

    缩回脚,她僵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抹惶恐钻入了她的心底,似张牙舞爪的恶魔,紧紧地扼住她的心,让她感到疼痛且喘不过气来。

    “不是的,也许是巧合,他们只是巧合碰到。”可颂一遏遍地告诉自己。她不也同样巧合的在这家温泉饭店里遇到了他吗?

    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抚平心绪后,她准备跨步上前。

    洪百蕙却在这时站起,丰儆棠也正好转过身,两人眼看就要朝着这个方向走来。

    可颂不明白自己为何要躲,只知道当两人经过她的面前时,她已躲到一个古典屏风之后,然后看着洪百蕙走到柜台,向饭店的服务生拿了客房的钥匙。

    丰儆棠则站在电梯口,等她来了后,两人才一同进了电梯。

    可颂从屏风后跑了出来,只来得及看着电梯往上跳动的数字,一楼一楼的往上升,最后停在八的数字上。

    纤细的手臂垂落在身侧,握得死紧的手指凸起泛白的指节,可颂紧紧咬着嘴唇,怎么也不相信,时常处理的情节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虽然他们还没结婚,也没有婚姻的约束,但他们之间有浓厚的情感。

    不!她不相信,除非亲眼所见!

    ∪∪∪

    丰儆棠是惊讶的。

    当房门还来不及关上,当可颂赫然出现在门口,当他的双臂正搂着因脚步不稳而差点跌倒的洪百蕙。

    下一秒,他见到他心爱的女人,怔愕着睑孔,哀戚着双眸,愤然地转身跑掉。

    他知道她误会了。

    无法顾虑房里还有一个看戏的第三者,一个可能会耻笑他一辈子的第三者,丰儆棠本能的旋身,追了出去。

    “可颂!可颂!”他在电梯口追到了她,她双眸正垂着泪,拚命的按着电梯的上下键。

    可颂从不知道自己会这般脆弱,会选择逃避来处理背叛的情感。

    她很伤心、很急,也很气。气电梯不来、急自己的情绪就要完全失控、伤心她的爱情竟是一场空。

    “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丰儆棠来到她的身边,伸手欲抱她。

    可颂一把挥开他的手,突然抱着身子蹲了下来,哇地痛哭出声。

    “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他看着她,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只能来来回回地踱着脚步。

    最后他索性也跟着蹲丁下来,不顾她的挣扎和反抗,张开臂膀紧紧地抱住她。“嘘,别哭了、别哭了,你跟我来,跟我来就知道我没有骗你,我是这么爱你,只爱你。”

    该死的,早知道就不跟那个男人约在饭店里!

    ∪∪∪

    在半钳制、半硬拉的情况下,可颂硬被丰儆棠给带进房间里。

    丰儆棠才一关上门,人都还没来得及转过身来,站在窗边的男子,声音已飘了过来:

    “儆棠,下次再有这种秀,我不介意时常跟你约在饭店里见面。”

    可颂看着那个人,不可置信地眨眨眼。原来房里还有其他人!?不是只有洪百蕙?不是……

    刹那间,她的脸通红,知道自己一定干了蠢事。

    转头看看身后的丰儆棠,他的一对浓眉拧得死紧,双眸似要杀人一样的瞪着窗前的男人。

    洪百蕙见两个男人的眸光隔空交战着,只好赶紧由沙发上站起来,挤到可颂的身边。

    “邬律师,你怎么来了?”

    “我……”可颂看着她,又转头看看丰儆棠,不知该如何回应。

    “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丰儆棠代替可颂回答。“也就是方才我跟你们提到的人。”

    可颂不可置信地看向他,再转头看着洪百蕙,下巴差点没惊讶得掉下来。

    有人是这样向前妻介绍现任女友的吗?

    “我……我……”很难得,可颂竟会口吃!

    “邬律师,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你还记得我吧?”站在窗边的男子终于移动了步伐,走向她。

    “你……”可颂看着他,好像有那么一点印象。

    “我们上回见过一次面,地点也是在饭店里,我姓迟,单名一个-字。”迟-笑出一口白牙。

    记忆一下子回到数个月前,可颂啊地一声,想起了他。

    “你是……”是的,是他,那时陪着洪百蕙一同到饭店谈离婚事宜的男子。

    “他现在是我老公,肚子里Baby的爸爸。”洪百蕙的话接得恰当,好似算准了时机。

    宽松的衣衫随着她手掌下滑的轻抚动作,可看出明显凸挺的腹部。

    “这……我……那……你们……”可颂想起来了,原来情况真如第一次上法庭时,法官学姊对她所说的。

    洪百蕙在那时已经怀孕了,而孩子的父亲不是丰儆棠。既然这样,那他们三人今天枣在这儿做什么?

    可颂真的觉得这个脸丢大了,不敢抬头,她偷偷地瞄向丰儆棠。只见他仍旧绷紧着颚线,一对发亮的眸子直盯着她瞧,似在思考,也像生气。

    “现在你知道你方才做了什么蠢事了吧?”听得出他的声音是由咬着的牙缝里挤出来的。

    其实他并不介意可颂吃醋,甚至可说很开心,因为有爱才会有醋劲。但,他介意这件事竟然在迟-的面前发生,那个小子可以拿这个话题来糗他,至少半年。

    可颂的脸垂低了下来,像个做错事的小媳妇一样,半天不敢吭声。

    丰儆棠来到她的身边,张开双臂,将她抱在怀中。

    见他们两人恩爱的模样,迟-曲起手指,吹了一记响亮的口哨。“好了、好了,要恩恩爱爱也得等我们夫妻俩先退场吧!”

    丰儆棠咬着牙,一记大白眼瞪了过来。“可颂,记住他,那次法庭上百蕙写的陈情书,就是这个家伙搞的鬼。”

    是……指说他不能人道那件事吗……

    可颂抬起脸来,不可置信地眨眨眼,瞅着迟。

    “我承认,那陈情书是我写的。”迟-半点愧疚之意也没有,还洋洋得意地笑着。

    洪百蕙赶紧扯了他的手肘一下。“邬律师,让你笑话了,其实这件事说来话长。不过,今天看到儆棠跟你在一起,我算是完全放心了。”

    本来她还怀着愧疚的心,因为她是找到了属于她的爱情,不过却背叛了之前的婚姻。

    “这……我……”可颂还是觉得尴尬,不知该如何应答。

    丰儆棠的手掌上她的腰肢。“关于我们之间复杂的过去,我会自己跟可颂说。至于我说的那件事,迟-,别忘了,你已经答应了,可要做到。”

    不想再久留,至少在迟-那个臭小子想出新的花招来整他之前,丰儆棠决定带着可颂赶紧先走人。

    ∪∪∪

    车子以平稳的速度往前行进,可颂趴在车窗边,看着霓虹闪烁的街景。

    今天一整日下来。真的发生了许多的事情。

    从在温泉饭店里的误会到冰释,从随着丰儆棠离开到回他的住处,从两人间笼着沉默到他开口不悦的质问她的信任,可颂终于搞清楚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也破例不在约定的时间里,在他的住处待到深夜。

    原来洪百蕙是儆棠的奶奶好友的孙女,当初结婚时,他想都没想的答应了安排,无关乎喜不喜欢或爱不爱,也很自我的忘了有个妻子的存在,将所有的心思全放在工作上,甚至连手机号码都没留给人。

    至于迟-,则是丰儆棠相交多年的好友。回到台湾不到三年,在第一年就认识了洪百蕙,并且喜欢上她,无奈佳人竟是好友的妻子,使他痛苦不堪,在爱恋与罪恶间痛苦挣扎,直到最后决定放手一搏。

    “想些什么?”丰儆棠的手伸了过来,将她给揽近,照惯例,将前方开车的阿纲给当成了透明人。

    可颂昂起头来,先摇摇头,然后又说:“想想,你真的很坏,让他们两人吃了那么多苦,难怪迟-要递那样的陈情状。”

    “听你的口吻,还想着下午的事。”他的手指在她的颊靥上摩挲着。

    她的脸一红,将头倚上他的肩头。“为什么从遇见你开始,我就老是在出糗?”

    法庭上、街道上、办公室里,他的住处,还有今天的温泉饭店……多到她自己都快数不清了。

    “因为我的魅力,你无法挡。”丰儆棠取下她鼻梁上的眼镜,放下她一头乌亮如云的秀发。“我还是习惯你这个样子,只属于我个人所有。”

    可颂睨着他,皱皱鼻子笑着。“你有没有发现这眼镜挺眼熟的?”

    她从他的手中抢过那把黑框眼镜,在手中把玩着。

    丰儆棠压低头来,在她的发间亲了一下。“就是我住处书桌里的那一副吧?”

    没想到竟让她给发现了!

    “怎么会在你那?”她一直以为那次在饭店里签离婚协议书时搞丢了。

    丰儆棠的手指划过她的眼睛,流连在巧挺的鼻头。“你猜呢?”

    “我猜……”可颂嘴角高高地翘起,笑得很得意。“你很早就看上我,暗恋上我了!”

    他没否认也没承认,修长的指头滑移到她柔软的唇办上,轻轻抚触着。“奶奶昨天跟我通过视讯,她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他是在向她求婚?

    可颂的心蓦地一颤,故意张开嘴,咬了他的手指一下。“现在不适合谈这个问题。”

    因为家里正忙着要办她另一个妹妹——菟丝的婚礼。

    “为什么?”他没喊疼、没收回手,改勾起她的下颚,侧过脸来吻住她。

    “因为我的另一个妹妹最近要办婚礼。”

    “所以,我们就不能结婚?”他有点不满地轻轻咬了她的嘴唇一下。

    “嗯。”心里甜蜜蜜的,不过却不怕死地摆出一副很认真的模样,点着头。“没办法,我是老大,妹妹们都结婚了,我实在放心不下我爸爸。”

    “那,我们何时才能结婚?”眉心微拢,他问。

    “我……”说实在,她也不知道。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今天让我送你到门口。”看着车窗外的景致,已接近她家。

    丰儆棠很坚持,想起了怀特说的,一天一点点也可以,让步当然也是进步,维持原状才能抱她亲她,然后照着步骤一步一步来,很快她就会搬来跟他一起住。

    ∪∪∪

    日子过得非常平静,平静得几乎要让人感觉不到往前滑动的轨迹。直到一本最新一期的八卦杂志上市,平静的日子才又掀起波涛。

    邬老爹顾不得小山樱的生意,三十几年来,首度暂停营业,还气急败坏的将刚开完庭,人还在法院里的邬可颂给Call回家。

    才一回到巷子口,可颂就发觉大事不妙。

    巷子里停了几部SNG车,家门口更是让记者、摄影师和街坊邻居给挤得水泄不通。

    绕进防火巷,可颂偷偷地溜到后门,从后门进到家里。

    “老爸、老爸,到底怎……”冲到客厅,看见站在客厅里的人,她怔愕得马上僵化成一具石像。

    邬老爹看着她,朝她走过来,一手在她的肩上拍拍。“你们谈吧!儆棠已经对我解释过前因后果,我相信他很爱你,只要你能幸福,我怎么可能会反对你们的婚姻?”

    说完,老爹一转身,上楼去了。

    可颂眨眨眼,现在是什么情况?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她怎么半点也没搞懂?

    丰儆棠朝她走了过来,脸上绽着愉悦的笑。“我刚刚跟你爸提亲了,他希望我们能尽快结婚。”

    “啊?你不是答应过我,暂时不提这件事的吗?”

    还有,门口那一堆人,难道也是他搞出来的?

    丰儆棠摊手耸耸肩。“我想依你的意见不提呀!但是没办法。”

    怞出西装里的一本杂志,他塞到她的手中。

    可颂接过杂志,不用打开、不用翻阅,光是封面耸动的标题和照片,就教她吓得瞠目结舌。

    “怎、怎、怎么会?”

    企案强人卸下工作狂外衣,夜夜会佳人。

    律政先锋,棒打鸳鸯。善恶一手包,麻雀女律师变凤凰。

    不用翻阅内文,可颂光看杂志的封面,脸色就已一阵青一阵白,其中一张被拿来炒作的照片,还是那日他们两人相偕离开温泉饭店的画面。

    “所以,我才急着赶来你家。”他张开双臂抱住她,“还好,老爹很讲理。”

    当然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还以为至少会挨顿揍,或得吃顿排头,没想到计画进行得异常顺利。

    “那,我们怎么办?”倚在他的怀中,可颂的心情虽稍微平复,但仍心慌意乱。“这明明都是乱写的!”

    丰儆棠的大掌落在她的脑后,怞掉她的发夹,轻轻柔抚着她的长发。“没关系的,反正我们早晚要结婚的不是吗?只是将时间给挪前而已呀!”

    “可是、可是……”家里才因妹妹菟丝的婚礼喊暂停而搞得天翻地覆,怎么好现在又办她的喜事?

    “没关系的,一切有我在,何况我刚才已经都会老爹谈妥了。”丰儆棠的眼里闪着笑意。

    就说让步也可以是进步的吧?现在事实已摆在眼前。

    “这样!?”唉,事情怎会变得这么复杂?

    “谣言是可以不攻自破的。”他笑得更灿烂地压下头来亲亲她的额角、亲亲她的嘴。

    何况,这谣言还是他故意找人放的!

    “那门外那堆人怎么办?”在他的唇办离开她时,可颂想起。

    “不能逃避,就去面对吧!一次对着镜头,把话说清楚。”他的眼里绽着光芒,很认真执着的说。

    “那……好吧!”反正脸已经丢大了,不在乎多这一次。

    本想再多拖个一、二年,但就如他所说,结婚只是早晚的问题罢了,他们的心早就属于彼此。

    “你决定了?”丰儆棠脸上的笑绽得更大。

    “嗯。”可颂点点头。

    “那,深吸一口气。”他取下她鼻梁上的眼镜。

    请大家看清楚,什么麻雀女律师变凤凰?他的可颂本来就是货真价实的凤凰。

    “做什么?”她眨眨眼,不明白他的用意。

    “一起走出去,面对那些记者呀!”他握起她的手,十指紧紧地交缠。

    “这样……”可颂有点不自然,跟着他走了几步,又突然想起。“对了,我们告不告那家八卦杂志?”

    就算儆棠不告,她也一定要告,反正上法院是她的专长。

    “这个……”聪明如他,当然不会不打自招。“随你,这件事你做主就好。”

    反正,等她查出这家八卦杂志的幕后老板就是迟-时,至少是一两个月之后的事了吧?

    届时……嘿嘿嘿……他已经想出了另一件可以让她更忙碌的事。

    或许,早点生个小孩,会是个不错的主意。

    “准备好了吗?”他转向她,脸上绽着深刻笑纹。“再深吸一口气,我们出去了。”

    握着她的手,两人十指紧紧地交缠,就如此刻的心一样。

    拉开门,镁光灯闪得似盛夏正午的阳光,丰儆棠以着沉稳、带着磁性的嗓音,坚定的宣布——

    “各位媒体界的朋友,为了不让你们以后继续来蚤扰我的妻子,我决定今天一次将话给说清楚,关于……”

    “那么,丰先生,请问婚期定在何时?”

    “婚期绝对会快得让大家惊讶。”

    “据杂志说,你是在法庭上认识邬小姐的?”

    “是的,从那时开始,我就被她所吸引。”

    “后来是邬小姐主动追求你的吗?”

    “不,是我追求她,如果不介意,也可以说是我勾引她……”

    编注:欲知韩-与邬甜甜之情事,请翻阅贪欢限情333“咬一口爱情系列”三之一《甜甜圈,圈住你》。

    欲知卫仲绍舆邬菟丝之情事,请翻阅贪欢限情340“咬一口爱情系列”三之二《吐司,送上门》。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可颂,吃定你最新章节 | 可颂,吃定你全文阅读 | 可颂,吃定你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