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甜甜圈,圈住你 > 第十章

甜甜圈,圈住你 第十章 作者 : 子心

    甜甜一直躲在厨房里,直到确定客厅里没再传来争吵声,她才偷偷地溜回到卧房。

    坐在床铺上,她的脑海中全是方才客厅里的影像。

    她从没见过韩-生气的模样,尤其是与人争得面红耳赤的勃然大怒。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就在井川皓一离开之后,韩-找过厨房和书房,都见不到甜甜的身影,最后他回到卧室。

    看到她坐在床上,他推上房门,快步走了过来。

    “有没有吓着-?”上了床,他坐在属于他的一边,将她抱在怀中。

    甜甜看着他,摇摇头。“他是谁?”她看他气得不轻,对方也是。

    韩-的一手轻抚着她的脸蛋后,游移到她的睡衣里,轻轻抚触着她柔滑的背肌。

    “我父亲。”她果然是他的天使,专为他带来幸福的女子。

    活了将近三十年,他们父子俩从未像今日一样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过话。

    “你的父亲?”甜甜的眼里充斥着惊讶。

    “嗯。”韩-点点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一记,有点意犹末尽地吮吸了会儿。“我跟-说过我是从母姓,其实我母亲是人家的小老婆。”

    甜甜眨巴着一对大眼,他的话确实让她感到意外,不过她并不在意。

    韩-看着她。“-会介意我的出……”身字还没说出口,甜甜已以一指压住了他的薄唇。

    “你明知道我不会在乎这些的,还问?”她噘着嘴,娇嗔了声。

    韩-的唇线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轻轻地笑着,一张口,将她的手指给含进了嘴里。

    似触电般,指尖的酥麻感很快窜过甜甜全身。

    韩-抓着她的手,在松开嘴前,故意轻轻地在她的指尖咬了数下。

    随着他的动作,甜甜惊喘了数声,粉嫩的脸蛋蓦地羞红。

    “-是我最美丽、最善良的妻子。”他一遍一遍地啄吻着她的脸,直到两人同样气息不稳。

    韩-将她放到床上,自己则躺在她的身旁,支手撑着俊颜凝视着她。

    “你老是称赞我,其实你才是一个很好、很好的老公。”甜甜看着他,露出迷恋的表情。

    “我真的有这么好?”韩-笑着问。

    以往他根本是不笑的,但在她的面前,他总是变得爱笑,或许是她总能让他心情愉悦。

    “当然。”甜甜翻身搂着他的颈子,在他唇上一啄后,才忽然想起还有一事没问。“你们为什么吵架呢?”

    看来两个男人的脾气好像有点相似,难怪是父子。

    “为什么吵?”韩-想了下,该如何解释。“甜甜,其实……在今天之前,我并没把我们结婚的消息告诉我父亲,-知道的,我跟他的关系,闪为我母亲……所以某些部分我不能谅解,一直是……”

    “冷战?”甜甜看来并不介意,她的模样比较接近专心聆听。

    “是的,是冷战。”韩-想了下,这个形容词还不错。“至目前为止,我是在我父亲的公司里上班,企业跟企业,或是有利益关系者,往往会想藉由婚姻来巩固彼此的合作关系。”

    甜甜眨了眨眼,有些忧心地蹙紧了眉。“就是所谓的利益联姻?”

    韩-以手指轻轻柔抚着她的眉心。“放心吧,我已经有-了,怎可能会答应?”

    “但是……”甜甜皱起脸,听着他的话,她却快乐不起来。

    原来他们父子俩吵架,竟是为了她?

    韩-一眼看进了她的心坎里。“放心吧,-的小脑袋可别胡思乱想了,方才我父亲见过-之后,很喜欢-,所以不会再逼我什么联姻的事了。”

    “真的?!”甜甜抱着他的脸,猛力地亲呀亲,直到她的小脸由他的面前移开,他刚毅的俊脸上早已沾满了她的口水。

    “这一切都要谢谢-,-给我的实在太多、太多了。”韩-端起她的脸,再度吻上她,一夜的热情就由这个吻划开了序幕……

    一整个早上甜甜和百合子都窝在厨房里忙碌着,直到烤箱里的面包传来浓郁的香气,甜甜取出面包放到事先准备好的纸盒中,看着百合子帮她把煮好的咖啡倒入特殊的保温杯中,一切才算大功告成。

    “-真的想去见老总裁吗?”百合子问,对于甜甜提出这个要求,她有些为难。

    “是。”甜甜很肯定的点头。

    “这样好吗?万一让执行长知道我带你去见他父亲,我……”应该会被砍头吧?

    甜甜冲着她绽开一抹甜美的笑。“放心好了,-不会责怪你的。”

    经过昨夜的深聊,甜甜已经知道,百合子其实是韩-的秘书,也是受他所托来帮忙照顾她的人。

    相同的,也是经由昨夜的深谈,让她觉得既然自己是韩-的妻子,又何其幸运地能独占他的爱,就有义务要帮他,修补好父子问的关系。所以,今早韩-出门后,她就开始在厨房里忙碌了起来。

    “但是……”百合子觉得还是先拨通电话跟执行长告知一下,可能会比较妥当。

    “放心吧,一切都会没事的。”甜甜笑她太紧张,一手提起准备好的点心,一手揽着百合子的手臂,直接将人给拉出了厨房。

    “但是,老总裁不一定会喜欢吃点心。”被拉到大门边,百合子终于想到了一个借口。

    “不,我相信他一定会喜欢的。”甜甜绽着肯定的笑容。

    “为什么?”

    “因为他昨夜有来过。”甜甜说着,已弯腰套上鞋子。

    “啊?!”百合子吓了一跳。这不就表示,执行长结婚的事已经曝光了?

    “放心吧,百合子,虽然他们昨夜有吵架,但是后来是以很平和的方式收场。”甜甜有些得意地笑着。这都要归功于她的巧克力甜甜圈攻势奏效。

    “真的?”百合子很吃惊。

    甜甜眨着卷翘的眼睫点头。

    回眸间,百合子已经穿好了鞋,甜甜反身关好门,上锁,拉着她一同进电梯。

    “这真是让我感到意外。”直到出了电梯,百合子仍是一脸的无法置信。

    她是韩-的秘书,跟在他身边已有许多年,当然也不仅一次见过他们父子俩的针锋相对、剑拔弩张。

    “是呀,不仅-这么说,-昨夜也是这么说。”甜甜笑着,挽着百合子的手臂,两人一同走出大楼。

    绕进巷道前,百合子再度开口:“看来执行长说得没错,-真是他的天使。”

    “哪有。”甜甜看着她,两人相视而笑。

    走在巷子中,两人明显地感觉到,今日巷道里似乎特别冷清。

    这条巷子是两人最近才发现的快捷方式,走到车站不需要几分钟,平日下课的时间会有许多学生往返,同样也是许多家庭主妇、上班族最喜欢走的小路。

    “百合子,-有没有觉得,今天巷子好像冷清了许多?”正当甜甜这么说时,前方几步外馊怀鱿至思父霰胄未蠛骸

    机灵的百合子见情况不对,马上拉着甜甜的手,转身就想跑。

    谁知两人才回身,身后不知何时也跟着几个身形魁梧的男子,转眼问,几个男子已将两人给团团围住。

    “怎……怎么办?”甜甜一下子被吓呆了。

    百合子握紧了她的手。“别慌张,我们先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百合子小姐,我们老板想请-跟我们一起走一趟。”带头的男子说。

    “百合子……”甜甜紧张地握紧她的手。

    “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走?你们老板又是谁?”百合子仍是一派的镇定。

    “-别问那么多了,是-自己要跟我们走,还是要我们动粗?”带头的男子嚣张地笑着。

    “好,我跟你们走。”看了身旁的甜甜一眼,百合子已能猜出个大概。

    谁会想来抓她这个没没无闻的人呢?恐怕是因为韩-的关系吧?不过还好,至少他们搞错了关系,甜甜没事就好。

    “百合子,不要!”甜甜紧紧抓住她的手,死也不肯放。

    “甜甜,放心,我不会有事的。”百合子示意她放手。

    “不要!”甜甜拚命地摇头。

    日本不是个治安很好的国家吗?怎么会在大白天,就有人敢明目张胆地掳人?!

    “拉开她!”带头的男子大喊一声,身后的三个人同步上前,一把扯开甜甜紧拉着百合子的手,将她给甩向一旁。

    甜甜跌倒在人行道上,餐篮甩飞了出去,咖啡、面包掉了一地。

    当她挣扎着由地上爬起,一部黑色的轿车刚好疾驶入巷道内。

    “把人带走!”带头的男子喊着,只见百合子硬是被拉上了车,前后不到一分钟,车子和人一同消失在巷道中。

    甜甜颤抖地、慌乱地终于掏出皮包里的手机,按了一个设定键。

    “-,百合子被抓走了……”直到电话接通,听到了韩-的声音,她终于再也克制不住的大声哭了出来。

    对于大野提前了两天回来,韩-感到很意外。

    “执行长,这是你要的所有数据。”大野几乎是不眠不休地由纽约离开后,直奔机场,飞回日本就直接回到公司来。“高桥律师还留在纽约,为的就是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你是说……”田中介平那只老狐狸已经注意到不对劲了?

    果然如他所猜,即将到了短兵相接的时候了。

    “执行长,有了这份数据,我们不仅可以百分之百确定吉泽少爷挪用公款的事实,还可以将田中那只陰险的狐狸拉下台。”

    伸手接过大野手上的资料,韩-揪着眉一叹。

    如果将这份数据送到父亲手中,不知他会怎么想?毕竟怎么说,吉泽也是他的儿子,是井川家名正言顺的传人。

    如果是从前的他,或许会毫不犹豫的这样做。

    但经过昨夜与父亲深聊过,他忽然觉得其实父亲也不再那么的可恨,至少他爱妈妈是事实,至于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他不是当事者,恐怕很难去理解。所以,这份文件……

    正当他陷入犹豫时,手机的铃声刚好响起,韩-将文件放到桌上,先接起电话。

    随着电话那端的人越哭越大声、越说越模糊,他的脸色也越来越暗沉。

    “-乖乖地在那里等我,别离开,我马上到。”按断手机,他随手抓起数据,马上冲了出去。

    “执行长、执行长……”大野被吓到,先一愣后,也跟着跑了出去。

    还没到电梯口,韩-突然停下脚步。“大野,你把这些数据拿去给我父亲,告诉他,吉泽抓走了百合子。”说完,电梯刚好开启,韩-急忙往里冲。

    “百合子被抓走?!”为什么?吉泽少爷干嘛抓走百合子?

    望着电梯门呆愣了许久,大野仍旧没想通。

    韩-接走了甜甜,先将她送到医院。

    或许是因为太过于紧张,精神绷紧了太久,一到医院,甜甜竟然晕了过去。

    经过医生一连串的检查之后,确定并无内伤,且为她手脚擦伤的部位都上过药,不过有件值得恭喜的事,是韩-造人成功,证实甜甜的肚子里已经有个三周大的宝宝。

    井川皓一神色紧张的推开门,进了病房。

    “怎么了?她不要紧吧?”看着病床上的甜甜紧闭着双眼,韩-则是坐在一旁握紧她的手。

    韩-转过头来见到是父亲,他先放开了甜甜的手,帮她把盖在身上的被子又拉高了些,才转身走开。

    “医生说没事,身上只有一些轻微的擦伤。”

    “那个家伙实在该死!”井川皓一拧着眉,恨恨地咒骂了声。

    韩-伸过来一手拍拍他的肩,然后指向病房外。

    井川皓一了解他是不希望吵到甜甜,便随着他一同走出病房。

    “爸,你猜吉泽会将百合子绑到哪去?”会这么喊他,连韩-自己都感到意外,他将这个直觉反应归因于,也许是因为他自己也即将成为父亲的关系。

    反观井川皓一,则是更为震惊。由他瞠大的眼,和几乎淌泪的表情,就可看出他有多兴奋。

    韩-与他对视着,觉得有些下自然,只好笑笑地岔开话题:“方才医生说,我快当爸爸了。”

    “你是说……”井川皓一更为惊讶。

    “嗯。”韩-点点头,一手耙了耙头发。“虽然孩子还很小,只有三周,但如果没有意外,你将会有一个小孙子在九个月后诞生。”

    井川皓一激动地淌下泪来。“-……”

    他们父子间的心结终于解开了吗?他愿意让他的小孩叫他一声爷爷了?

    “没办法,甜甜很喜欢你,今天她跟百合子就是做了一些面包想要送去给你吃。”说到这儿,韩-不禁又担心起百合子。

    显然她是代替甜甜受罪了,吉泽他们以为她是他的女人。

    “方才我已经找到吉泽了,我要他今晚回到大宅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是到了该将事情的原委说清楚的时候了。

    虽然他会因此而违背了与桂子的约定,失了为人丈夫的尊严,但已无法顾虑到那么多,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外人继续伤害他的亲生儿子、媳妇,和未来的孙子或孙女。

    “-,今天你跟我一同回去吧,医院方面我会多派人手,留下来照顾甜甜。”

    井川宅第--

    这是一座占地三、四百坪,位于东原宿菁华地段,看来相当宏伟的宅子。只要是当地人都知晓,这宅子过去孕育出无数个能撼动日本政商界的人物,住在这宅子中的井川家族,拥有着旧时代的贵族血统。

    这座宅子就如这个姓氏的代称,他们是崇高的、神秘的,更是优异的。

    宅子里林荫蔽天、小桥流水、石径曲道,美不胜收,然而绕过曲折回廊来到主屋之后,屋里闷沉的气氛,却足以将屋外美好的一切,破坏殆尽。

    主位上席地坐着井川皓一,他的一旁则是坐着他的夫人,井川桂子。

    放眼看去,家族中的一些长者则分别坐在两旁,至于韩-和吉泽则坐在由众人所围起的ㄇ字形中。

    “辊,你过来。”井川皓一开口。

    韩-站身起,走上前。

    “你坐到我身旁来。”这个动作已明显地确定了韩-的地位,看得吉泽心中不仅不是滋味,更加气愤难平。

    韩-在井川皓一的身旁坐下后,他接着说:“我今天之所以劳烦各位来,是有件重要的事要宣布。”

    “父亲!”吉泽怕他就要说出交棒的话,赶紧爬上前。

    井川皓一瞪着他,眸光锐利地,吓得吉泽不敢再开口。

    “从今此刻开始,再也没有韩-这个名字,他是我的亲生儿子,早在他出生的那一年,我就该让他跟着我的姓氏,他本来就该叫作井川。”

    “皓一!”一旁的桂子整个人一震,她无法相信井川皓一的决定。曾经,他答应过她,永远不让韩-入井川家门,还有……

    井川皓一把眸光扫向她,桂子闭上了嘴,颔颚垂低脸。

    “我决定从此刻开始,就将日锋总裁的位置传给-,倘若口后还有人对他不服,就如同对我不服。”

    “父亲!”吉泽刷地站起,愤然地走上前来。“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偏袒他?”不仅将大位传给了他,还以这般正式的方法?

    “因为他是我的儿子。”井川皓一严正地说。

    “那,我就不是你的儿子吗?”他实在不明白,他哪一点比不上韩-?“我姓井川,他不是呀!”

    或许是已陷入了绝望的情绪中,吉泽一反过去恭谨的态度,大声地咆哮着:

    “你们大家难道都不说话吗?我是嫡子,我才有资格成为接班人,至于那个私生子,他凭什么和我抢!”

    “住口!”怒喝一声,井川皓一猛地站起。

    “你亏空公款一事,我都还没要你负责,你竟敢在这里大声嚷嚷?还有,你口口声声说我偏袒辊,你可想过,从小到大,你有做过哪件事,是值得骄傲的,让我能放心将井川家的重责大任交到你手上?”

    “我……我挪用公款,也是因为不甘心呀!为什么你总不肯给我机会?为什么我总得受制于他?!”吉泽以手指向韩-,他的眸光是怨恨的、是不满的。

    “是你自己不争气,才会搞出今天这么大的纰漏!”

    “我……”吉泽顿时哑口,脑筋一转,馊幌肫稹!八还不是一样,他也在外面养女人。”

    “你给我住嘴!”井川皓一定了过来,一巴掌打偏了吉泽的脸,吓得桂子跳了起来,上前护人。

    “说,你把百合子绑到哪去了?”井川皓一再度逼近。

    “皓一。”桂子伸开双手,拦住了他,硬是将吉泽给护在身后。

    井川皓一看着她,沉沉地一叹。“-要护他,我不怪-,因为这是-身为母亲的天性,但今天有些事,-不能怨我,我得说清楚。”

    “皓一,你答应过我不说的。”桂子紧张地几乎要跪下来。

    “妈,-不要求他。”吉泽赶忙拉住别子。

    “桂子,-也看见了他的忿忿不平,-把他宠成这样了,如果我今日不说,他心中的不平永远不会消失,-这样是在害他。”

    “皓一……”桂子捧住脸,哭了出来。

    “妈,到底是什么事?”吉泽不解地看着两人。

    井川皓一揪着浓眉,叹口气后说:“从小到大,你由我身上得到的资源和关爱远比-还多,但你从不知足。而你根本不知道,你不是我的儿子,你是桂子在嫁给我之前就怀着的奥村五郎的儿子。”

    这是个爆炸性的话题,不仅炸呆了吉泽,更炸愣了在场的所有人。

    “桂子在结婚的那夜告诉了我,为了顾及家族的颜面、为了保行两家联姻的利益关系,我答应她把你当成自己的儿子,也永远不让自己的亲生儿子跟着我姓,但是你……你这个畜牲竟然鬼迷了心窍,想要伤害-,甚至想置他于死地!”

    “吉泽,你……”直到此刻,桂子才知晓自己的儿子真的闯了大祸。

    “妈,我……我不知道,我……一直以为父亲偏、心……”真可笑,原来他竟不是他父亲的亲生儿子,原来他自己才真的是井川家的耻辱和笑话!

    “皓一,我求求你,你原谅吉泽好吗?”桂子看了儿子一眼,跪爬了过来,紧紧地抓住井川皓一的裤管。

    井川皓一居高临下的睇着她,一时无法决绝地说不。

    几十年来,夫妻的情感还是有,虽然吉泽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但也是他由小看到大的,甚至陪在他身边的时间远胜过。

    看着眼前的这幕,韩-终于起身。

    “父亲,请你原谅弟弟吧!”他走了过来,在众人眼前跪了下来。

    吉泽和桂子同时无法置信地看着他。

    “他会走上歧路,也是受人怂恿、利用,相信经过这次之后,他会成长、茁壮的。”韩-昂着脸,目光灼灼地看着父亲。

    “好吧!”井川皓一摇头叹息,然后伸手扶起了韩。

    韩-转身对着吉泽伸来一手。

    “你不恨我吗?”吉泽很羞愧,直到此时,他才后悔,过去的自己真是无知得可笑。

    “你是我的弟弟,兄弟之间不会有隔夜仇。”韩-说着,将他拉起。

    兄弟,他明知他不是,但,他仍视他为兄弟……

    吉泽将母亲扶起,转向韩-,用力一抱。“大哥,我错了,我过去一定是让鬼给迷了心窍,才会……”越说,他就越无地自容。

    “好了、好了,都过去了、都过去了……”桂子的脸上重新展现了笑容。

    现在的她,已经愿意接纳韩-,因为他不也同样接纳了她的儿子。

    这是经过了许多年来,井川家里首次有着温暖、柔和的气氛……

    甜甜醒来时,韩-刚好回到了医院。

    推开病房门,他脚步轻缓地往内走,将手中的报纸随意抛在一旁。

    晚报头版刊登着爆炸性的新闻--

    内务大臣曰中介平爆发财务丑闻,被迫下台,其女田中丽子则为匆忙赶回,在路上发生交通事故,医生判定重度昏迷……

    来到病床边,他低头看着星眸半闭的人儿。

    “醒啦?”他笑着看她,伸来一手柔抚着她的脸。

    “我怎么会睡着了?”迷迷糊糊地,甜甜一时反应不过来。

    “医生说-太累了。”他扶着她坐了起来。

    终于,在身子坐直之后,甜甜才骤然想起--

    “对了,百合子呢?”

    “已经回家睡觉了。”韩-说着,笑睇着她。

    “耶?”她有睡很久吗?否则怎么感觉好像发生了许多她不知道的事?

    “这个说来话长,那些绑走百合子的人,是绑错了对象,他们以为百合子是我的女朋友。”韩轭尽量将事情简单化。

    就如老爹所说,甜甜单纯。所以,要是知道自己嫁入这种世家大族,铁定会吓坏她。

    “耶?那百合子好可怜。”原来是绑错人。

    “所以啦,-以后自己要小心点。”韩-的脸挪近了些,在她的颊靥上一亲,然后俯身在她的耳边说了一串悄悄话。

    “真的?”甜甜惊讶地差点由床上跳起来。

    韩-小心地抱住她。“才说着呢,-就忘了。”

    甜甜瘪着嘴装可怜。“我知道了嘛,要当妈妈的人,以后要更像个大人,不能大惊小敝地,要端庄、要小心,不能让小韩-受到一点点伤害。”说着,她忍不住地低下头来,看着自己尚平坦的小肮。

    好奇妙喔,有个小生命正在她的肚子里,慢慢、慢慢地成长。

    “-!-!”过了许久,她忽然想起。“我想要打电话给老爸、二姊和大姊,他们要是知道我怀孕了,一定会跑来看我,那么就不用等到下个月啦,或许,老爸还会愿意来两趟,这个月先来看我,下个月再来过生日……”

    韩-笑着看她滔滔不绝地说着,心里溢满了幸福。

    她是他的天使,就像巧克力甜甜圈一样,永远有着热情与幸福的滋味……

    【全书完】

    编注:请继续锁定贪欢限情《咬一口爱情系列》。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甜甜圈,圈住你最新章节 | 甜甜圈,圈住你全文阅读 | 甜甜圈,圈住你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