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真命天子真难缠 > 第十章

真命天子真难缠 第十章 作者 : 子心

    随着婚礼的脚步越来越接近,胡璃涵的一颗心就越惶惶难安。

    因为裴勖恭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甚至开始彻夜不归,好几回她拨电话到公司找他,都找不到,要不他就是匆匆挂断电话。

    问他会不会回家,他都说公事太忙,所以会睡在公司里。

    坐在房间的沙发上,没了准新嫁娘的愉悦神情,胡璃涵小巧脸上甚至显出几分憔悴。

    “我该怎么办?”不知是第几回的自问自答,但以她的智商,恐怕很难找出答案。

    得不到解答,她又郁郁寡欢,正当她又即将陷入愁云惨雾中时,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

    拖着沉重的脚步,她翻遍了卧房,终于在铃声断掉的前一秒,在沙发下的夹缝里找到手机,拿起来按下通话键。

    “喂,我是胡璃涵。”

    “小璃、小璃,是我啦!你过得好不好?我告诉你喔!我现在……”电话那端的人叽叽喳喳、叽叽喳喳讲了一堆,胡璃涵才会意过来她是谁。

    “小裴,是你吗?你现在在哪里?”听林伯说,她被送到德国去。

    “厚!被你打败了,我讲了半天,你现在才听出我是谁喔?”裴璃涵在电话那端哇啦哇啦大喊。

    胡璃涵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嘛!”

    “算了,原谅你。”裴璃涵一副慎重其事的口吻,“对了,小璃,你现在住在我家对吗?”

    “嗯。”胡璃涵应了一声。

    “对不起!”换裴璃涵向她道歉。

    “对不起?”胡璃涵的脑筋一下子转不过来,“小裴,你干嘛跟我道歉?”

    裴璃涵沉默了下,“因为我哥!”

    “你哥?”

    “我哥那个人做事一向就是这样,立定目标,不达目的绝不罢休,所以这次连累到你了。真不知道我爸到底在想什么,居然也没开口制止他,我想一定是我爸根本劝不动他,我看他呀,这次是打定主意要跟你结婚。”

    裴璃涵说得义愤填膺,仿佛谈论中的话题男主角不是她的亲哥哥,而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

    未了,她一叹,“小璃,对不起,你现在一定很不好过吧?”

    是呀!她是很不好过,不过不是因为要跟裴勖恭结婚的关系,而是因为害怕。她好怕喔!怕裴勖恭根本不是真心想娶她。

    她怕他不爱她!好怕他最后会不要她!

    “小璃……”胡璃涵的沉默让裴璃涵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小裴,你不用担心我啦!其实我也算过得还不错。”贴心的胡璃涵不忘安慰她。

    其实这是句真话,她真的过得不错,除了见不到裴勖恭,让她思念得紧之外,在裴家的豪宅里,她简直让人像供神明一样的细心照料着。

    她还有什么好不满呢?

    若是有的话,就是她贪心不足了!

    “小璃……”听完她的话,裴璃涵突然哭了起来。

    这一哭,连代让胡璃涵也跟着感伤了起来,“小裴……呜呜……”

    于是,两个女人就像在哀悼什么一样一起哭着,一边哭,还不忘一边拭泪。

    终于,有人以壮士断腕的决心率先开口:“小璃,我告诉你,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我哥如愿,我会去救你出来。”

    “救我?”她不是在德国吗?如何来救她?

    “是的,你放心,我绝对会救你。”裴璃涵坚定的起誓。

    “我知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没意外,还会是她最好的小泵,“可是你不是在德国吗?”

    “我告诉你喔……”裴璃涵突然把声音压低压细,“我已经偷溜出来了啦,现在人在机场,连机票都买好了喔!十分钟之后我就要登机了,然后几个小时之后,我就能回到台湾,对了,我不想让我哥知道,所以我能不能借住你之前租的房子?”

    “你、你要回台湾!”没再管她多说了什么,胡璃涵已经被她给吓呆了!

    “对啦、对啦!必于我是怎么跑出来的,等回去之后,我再告诉你,但你得先告诉我,你之前租的房子,可以先借我住吗?”裴璃涵好急。

    “喔……是……可以,当然可以!”反正房东不愿意退租金给她,房子还保留着。

    小裴好厉害,被送到德国还是照常落跑,如果被裴勖恭知道了,不知会有何反应?他会不会改把妹妹送到非洲?南极?北极?还是格陵兰……

    如果是那么远的地方,不知道小裴是不是还有能力逃回来?

    裴勖恭难得提早回家,至少在这阵子为购物中心的开发案,忙得昏天暗地以来,他还不曾这么早回来过。

    “今天不是要去礼服摄影公司看毛片吗?”他才走进门,就恰巧遇到手拎着皮包,行色匆匆准备出门的胡璃涵。

    一看见是他,胡璃涵又惊又喜,“你……呃……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好巧,小裴也刚到台湾,而她正赶着去见她。

    怕裴璃涵偷跑回台湾的消息曝光,让胡璃涵脸上勉强挤出的笑容非常僵硬。

    “陪你一起去看毛片。”裴勖恭很快发觉了她的不对劲,尤其是僵硬的笑。

    上回拍照他没到,她哭得淅沥哗啦,眼睛红了一、两天,害他心疼得要命,所以今日特地要刘伟挪掉一部分行程。

    “啊!”胡璃涵惊讶的望着他,小嘴微张许久,然后困难地咽下一大口唾沫,逼着自己赶紧回神,“你……嘿嘿……居然记得!”

    天啊!她笑得好僵硬,会让人觉得没事才怪!

    赶紧收起脸上笑容,她道:“你不是很忙吗?我听说,你最近为了购物商场开发案的事,正忙得晕头转向!”

    平舒的眉突地往眉心蹙紧,“有人跟你提购物商场开发案的事?”

    裴家的仆人从来不多嘴,口风一向紧得很,整天在家的她,是由何处听到他最近正忙于购物商场开发案的事?

    “呃……也不是啦……”被这样一问,她更慌。

    她的慌张无措,他自然都看进了眼中,“真的不用我陪你去?”

    她不想讲,难道他不会自己查吗?

    “嗯。”慌张的脸终于显露出笑意,“真的不用,你忙你的就好了,我去看过毛片之后,很快就会回来的。”吁出一口气。天啊!她真的好紧张。

    “那……好吧!”他倒想看看,她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就这样。”胡璃涵笑着朝他挥挥手,转身欲离开。

    裴勖恭突然伸来一手握住她的,微微一使力,将她拉回怀中抱紧,“就剩一个星期了,一个星期后,你就是我老婆了。”

    在她的额上、唇上分别亲了下后,他松手放开她,“快去吧!”

    胡璃涵愣了下,才回神,“嗯,好!”

    她转身走人,直到她的身影消失,裴勖恭才不疾不徐的掏出手机来,键入一组号码。

    电话一接通,他便命令道:“刘伟,听好,从现在开始,给我找一组人马,盯着你未来的总裁夫人,马上!”

    “啊?”

    “我说要马上,就是指从现在此时此刻她出门开始,若有一点闪失,就拿你的头来换!”

    小小的出租套房里,两个女人挤在一起,嘀嘀咕咕了半天。

    “小裴,我觉得这样不好,这样你哥会很惨!”

    若是不想结婚,也不用逃吧?何况是选在婚礼的前一天,那不是摆明了给新郎难堪吗?还有,已经发出去的帖子怎么办?来观礼的人一定也不少吧!到时候,裴勖恭要怎么向大家解释,一定会丢脸丢大了吧!

    虽然他不爱她,但她爱着他呀!她绝对不能让他出糗!

    胡璃涵想了许多天,还是决定不接受裴璃涵的提议,若不结婚,也该当面去跟裴勖恭说清楚。

    “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在为他想?”裴璃涵化身为一只小恶魔,新仇旧恨加一起,她决定好好的教训一下她的哥哥。

    “也不是为他想,而是、而是……”而是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出糗!

    说不出来了,胡璃涵深深一叹。

    “小璃,你就是太善良了!”裴璃涵在她身旁蹲下,握起她的双手,“我哥不该利用你的善良,然后逼你结这个根本没有感情的婚姻。”

    “不是的!”胡璃涵收回自己的双手,咬了咬唇。

    她再也听不下去了,不能让小裴一直以为她是这个交易婚姻里的受害者,其实她很爱裴勖恭,所以,她是心甘情愿的!

    她突来激烈的情绪反应,一时吓傻了裴璃涵,“小璃,你……”

    好可怜,她终于受不了,要崩溃了,是吗?

    想了一下,胡璃涵决定抬头挺胸坦诚,“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

    “嗯。”点了一下脑袋,“小裴,其实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对于你哥和我的这段婚姻,我……我一点也不讨厌,因为我发觉我是喜欢你哥哥的,我很爱他,只是……”

    只是他并不爱我呀!

    “小璃,你是说你爱我哥!?”花了一些时间,裴璃涵才消化了她的话。

    “嗯。”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轻轻点了下巴一下。

    “天!”裴璃涵的一手用力的拍在额上,“从什么时候开始?”

    爱上她那严肃冷峻的哥哥,根本是自找苦吃!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认识的时候,我误把路克对你的求婚以为是对我?然后就……”

    老老实实的,胡璃涵把那日发生的所有事情对着裴璃涵说了遍,裴璃涵越听越觉不可思议,然后,一件事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你说我哥帮你捡高跟鞋?”她在作梦?还是有第二个裴勖恭?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嗯。”小小脑袋点了下。

    “还有,我那夜暂宿在你这里,后来我哥知道我在这儿,也是你打电话去跟我哥说的?”她不可置信,外加翻白眼。

    出卖朋友的人老实的点了点头。

    “我哥跟你说,因为知道胡伯伯的女儿是你,所以他才答应结婚的提议?”问了一长串的话,终于抓出了重点。

    裴璃涵贼贼的笑,好像逮到了某人重要的弱点了。

    也许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可以测试她那个严肃冷漠的哥哥,看他没了心仪的女人,到底会不会抓狂。

    “他是这么说的没错。”而且他那天还问她,有没有勇气试试看,两人的婚姻和婚后共同的生活。

    纯真可怜的璃涵,脑筋转得当然不及另一个小恶魔璃涵来得快,而且为了证实自己心中的猜测,裴璃涵决定,要把她的扬动贯彻到底。

    “我想,小璃,你还是接受我的建议会比较好,虽然现在我知道了你是爱我大哥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我大哥根本就不爱你?这样的婚姻,若结了之后,你是会很痛苦的。你爱他,但他不爱你,这比你不爱他、他也不爱你,会来得更辛苦万分,最糟的是付出真心的一方,你到底了不了解呀?”

    大哥,别怪我了!如果未来的大嫂跑掉,要怪也要怪你自己,谁教你没明白的告诉人家你的真心,还有……

    你不该拆散我和路克!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高级豪华的办公室里,男人背椅着真皮座椅,一手夹着烟,怞了一口,挂上另一只手上的话筒,朝着挑高的天花板吐出一阵烟圈,任由指间明明灭灭的光点,划亮微暗空间。

    “总裁、总裁,已经查出来了、查出来了!”刘伟兴高采烈,跑得气喘吁吁的冲进办公室来。

    他扰了这一室的静,也扰了裴勖恭怞烟的心情。

    索性起身,他将烟按熄在桌面上的烟灰缸,走出办公桌。

    “你是不是来告诉我,我妹妹又偷偷的跑回台湾,然后小璃今天可能没去婚纱摄影公司看毛片,而去见了我妹妹?”

    “耶!”刘伟的双眼一亮,露出钦佩的光晕。“总裁,怎么你……”

    全知道啦!

    那还要他派人去跟踪做什么?

    “我刚刚才挂上我父亲的电话。”瞥了刘伟一眼,裴勖恭走到窗边去,推开窗子,让夜风吹进来。

    “啊?老总裁……”

    望着裴勖恭的背影,刘伟流露出敬佩的眸光。

    “你想我那个妹妹回到台湾还能找谁?当然是那即将成为她大嫂的小璃。”叹了一口气,裴勖恭转回身来。

    这次她偷偷由德国跑回来,他倒不再大发雷霆,但怕她古灵精怪的性子不知又要使出什么招式来,尤其怕她会带坏心爱老婆。

    “总裁,经过我派去跟踪的人回传来的讯息,你所说的完全无误。”

    她们果真在一起,而且还窝在未来总裁夫人以前的租屋处,一整个下午都没出门。

    裴勖恭柔了柔眉结,朝着天花板吐出今夜的第三次叹息,“算了,随她们去吧!只要派去的人继续跟着,别让我妹妹搞出什么花样来就好!”

    真是个让人头疼的人物,希望未来的亲亲老婆,可千万别跟她一样!

    “喔。”刘伟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老板。

    真难得,总裁居然会对他的刁蛮妹妹高拾贵手!

    “刘伟。”像是想起什么,裴勖恭突然抬起头来。

    “嗯?”刘伟倏地回神。“总裁有何交代?”

    “几天前,就是我整天都不在公司,到台中去的那一天,这层楼的办公室,有谁留守吗?”还有一事让裴勖恭困扰。

    今天回家,林伯居然问他便当好不好吃!他根本不记得有什么便当,一问之下,他才知道,原来他不在公司的那日,小璃有帮他送便当过来!

    然而,对于这件事,她事后却只字没提!

    “谁留守?呃……这应该查一下就知道了。”刘伟想了下,要找出资料并不难,但是:“请问总裁,发生什么事了吗?”

    有秘密商资被偷吗?

    “没什么。”仰首一叹,裴勖恭让肩颈紧靠在椅背。

    没什么才怪!总裁的神情明明看起来有点烦,“其实总裁如果想查,很容易的啦!当初为了预防机密文件失窃,我们在这个楼层装了很多隐藏式的监视录影器,不仅影像,连声音都录得一清二楚,所以如果总裁想看,我就去把东西调出来。”

    “刘伟。”

    “啊?”还想继续解释的刘伟煞住话。

    “还不快去!”裴勖恭瞪了他一眼。

    胡璃涵考虑了很久,真的真的,她不是没给过他机会,但当日子一天一天的过,裴勖恭一日一日夜归,甚至有几日连夜不归,她已节节败退,退向胆小不想结婚的那一方,对于未来,不敢再有奢望。

    所以,就是今夜了。

    在离婚期仅仅只剩两日的今天,她接受了裴璃涵的怂恿,打算藉着夜深人静、万籁俱寂,偷偷的落跑。

    床头柜上的闹钟走到二的位置时,她倏地睁开眼,蹑手蹑脚的下床,如来时没带什么东西,去时也同样两手空空。她偷偷摸摸,非常小心的摸出卧房,溜下阶梯,溜出室内,溜到位于裴家东侧的一个小花圃,花圃的后方有着一排植栽浓密的扶桑树,她很快来到扶桑树后的墙边。

    喵呜了两声,墙外很快传来她熟悉的声音。

    “小璃、小璃,你来了喔?”裴璃涵早已等在墙外,等着诱拐她的大嫂跷家。

    “小裴,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的感激满满,但不舍与放弃仍在心中矛盾纠葛挣扎着。

    今夜,她如果踏出了这里,和裴勖恭的关系就将真的划下句点,这样她会快乐吗?而他呢?也会快乐吗?

    胡璃涵不晓得,但唯一能确定的,是她将一生都忘不了他,所以从此之后,她将不再有快乐可言!

    “快点、快点,现在不是跟我谈什么感言的时候,你要赶快翻墙过来,免得一会儿后被人给发现了。”

    裴璃涵提供的落跑路线,当然是她惯用的方式和地点。

    “要爬墙?”胡璃涵很为难,因为从小到大,她最差劲的就是爬墙,而且她还有惧高症,“小裴,能不能不要爬墙?我真的不会。”

    听她说得很委屈,墙外的裴璃涵只好另想他法,“要不,你往左边走一点,大概是三步左右的距离,弯下腰看一下,有没有看到?”

    “看到什么?”胡璃涵照着她的话做。

    “有个洞呀!你就从那个洞钻出来吧!”

    “洞?”胡璃涵找了下,是有,但……“小裴,那是个狗洞吧?”居然要她钻狗洞!

    “是呀、是呀!你有看到了吗?快点、快点、快点钻出来。”裴璃涵又在墙外催促。

    “可是……”天啊!那个洞很小耶!

    “别可是了啦!你到底走不走?”墙外的声音喊得很急。

    “我……”好吧!豁出去了。

    趴下来,胡璃涵调整好姿势,弯着腰,抬高婰部,准备往外钻。

    突然,啪哒一声,四周霎时亮了起来,几盏运动场专用的万瓦光源,刹那间把裴家的庭院照得像白天一样亮晃晃。

    “惨了!”墙外的裴璃涵大叫了声不妙。

    墙内趴在地上,翘高着小**的胡璃涵早被一道拉长的身影所笼罩。

    “裴璃涵,是要我出去逮你,还是你自己乖乖的给我滚进屋里来?”裴勖恭双手抱胸,站在胡璃涵的身后喊。

    两个璃涵姑娘同时僵化,好希望自己在顷刻间变成化石,否则这个脸可是丢大了。

    尤其是趴在地上,将**翘得高高的,准备钻狗洞的准新娘!

    书房里的气氛冷凝,低气压笼罩,压得让人快喘不过气来。

    终于,有人受不了了。

    无非就是一死,不,顶多是让人再踢回德国去,有什么大不了!

    “说吧!你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这个家一向是你说了算,就算想把我再丢回德国去,我也拒绝不了,只要你不要再用那种要杀人的眸光看我!”一口气说了劈里啪啦一长串的话,裴璃涵昂首挺胸,冲动裴勖恭面前。

    冷冷的睇了她一眼,仿佛是嫌她聒噪,懒得理她,裴勖恭改转看着静静坐在一旁沙发上的人儿。

    “你呢?你有什么话要说?”

    “我……”咬了咬嘴唇,胡璃涵不敢把头抬起来看他。

    “小璃,你告诉他呀!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还有什么不敢说的?”裴璃涵在一旁呐喊助威。

    “我……”抬头看了两人一眼,无奈,佳人还是生性胆小,勇气不够。

    小巧的脸庞又颓丧的压了下来。

    裴璃涵真是快被她给气死了,皇帝不急,这下要急死太监了。

    “你不敢说是不是?好,没关系,你不敢说的话,我都替你说!”

    上前一步,她直逼自家大哥。

    “哥,你不该逼小璃和你结婚,这样没有感情的婚姻,会有什么幸福可言?”

    咬着牙,裴勖恭几乎要咬碎牙齿,“你住嘴!”

    一声怒吼,吓傻了两个女人。

    很难得,不用发脾气,只要冷冷眸光一扫就能杀人于无形的男人,今夜居然气得大吼。

    “我……”裴璃涵咽下一口唾沫。不可否认,就算胆大如她,也真的被吓着了,“你吼也没用,我是有理走遍天下。你明明就是为了土地、为了购物中心的开发案,才打算娶小璃,你自己想过不幸福的婚姻生活就算了,干嘛连小璃也要拉下水?还有、还有……”

    “住嘴!”又吼了一声,裴勖恭气得额冒青筋。

    “自己有错,又不准人家说……”裴璃涵嘀嘀咕咕地,气得裴勖恭真的想伸手掐死她。

    “她说的,你都信吗?”给予一记警告眸光,让自家妹妹住嘴,然后他转向胡璃涵逼问。

    她的脑袋越压越低,活像个被人欺侮的小媳妇。

    “说,我要你说,她说的话,你全都信吗?”只差没冲上前了,他走到她身前,用双手捧起她不断压低的小脸。

    与他对视着,胡璃涵的眸光无法逃避,“我……其实我也不想信呀!但是、但是……”

    “别给我但是,一次把话说清楚!”

    她被吓得想后退,但他不准,一只手早躁在她的身后,紧紧的揽住她的背。

    见再无退路,他又气得横眉竖目,于是她只好也跟着豁出去。

    “我以为你不可能会爱我,如果你不是因为我阿爸的要求,还有购物商场的土地开发,你是不可能会答应婚事的,我不要你痛苦。既然你不想娶我,我们顶多就是不要结婚嘛!那以后、以后……你至少有机会可以遇到让你心仪的女人,你还有机会可以找到你的幸福。”

    “谁告诉你这些的?”他静静的听,听她把话说完。

    “不用别人告诉我,我只是迷糊了一点,但不代表我真的很蠢,好吗?”她控诉。

    “是呀!你不蠢。”只是很笨!

    “你别怀疑我……”呜一声,她差点哭出来,但在哭出来之前,还记得要把话先说完,“如果你爱我,就不会放我一个人去拍婚纱,还跟摄影师说什么用影像合成,你甚至不想去拍,对不对?”

    “你没去看毛片对不对?”眉头拧紧,他说得牛头不对马嘴。“还有,人家随便挑拨两句,你就信了。”

    看过了公司的监视录影带,他终于知道那个挑拨离间的人,正是因为精算能力了得而受到他赏识的周美淑!

    只是没想到她的精算能力,居然算到他的身上来,幻想自己能取代小璃,成为他的女人!

    “这跟去不去看毛片根本没关系。”她哽咽着说:“还有,根本没人挑拨离间!”

    他很想把她拉过来,狠狠的揍她的**一顿,“怎么会没关系?”

    关系可大了!如果她去看了毛片,就会发觉,他不是没去拍照片,他甚至还牺牲了睡眠的时间,去让人当傀儡摆布。

    算了,跟她得一件事一件事慢慢说,所以挑拨离间的事,就先不谈好了。

    “本来就没关系嘛!”哇的一声,再也忍不住泪水,她大哭了起来。

    “你哭什么?”他一吼,吓得她只敢低低啜泣,真的不敢再哭出声,“如果你去看了毛片,就会知道我他妈的去拍了照片,拍得累死我了,而且还是牺牲我宝贵的睡眠时间,还有抱你的时间!”

    他的话,一次吓傻了两个女人。

    胡璃涵睁着一对大眼,水汪汪眼瞳里的泪水滚呀滚,从悲伤转为喜悦,一下子从地狱爬上天堂。

    至于裴璃涵,当哥哥第一句粗话出口,她已怔愕得不得了,接着又听到他说去拍照,她更是诧异得想笑。

    想来,她的大哥真的是爱上了小璃,而不是为了土地的关系。

    看在这点上,她是该退场,不要再瞎闹,不如去搬把椅子过来坐,看看小俩口情情爱爱的戏码也不错。

    “你真的有去?”调整了一下心境,胡璃涵咬咬唇小声问。

    “不信你打电话去问摄影师。”他把手机掏出来欲递给她。

    胡璃涵慌得拒绝,“不用了。”要真打去问,会被人笑吧!“那、那……这段时间你都没回家,去了哪里也不告诉我,当我好像是个透明人一样,丢在家里都不管,你又怎么说?”

    裴勖恭望着天花板一叹,收回目光。这下他想掐死的人,不仅只有自家妹妹,还有他的亲亲准老婆。

    “谁说我没回家呀?要不,每夜匆匆赶回来睡一、两个小时,躺在你身边抱你的,你以为是谁呢?不知道谁每夜睡得跟小猪一样,叫也叫不醒!”

    他真的想杀人了,直接把她拖到床上去吃掉。

    “我、我……”经他这么一提,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印象,“但是,你干嘛一直忙?商场开发案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比我还重要?”

    女人就是这样,一找不到理由,只好用“卢”的!

    “我不忙,我不努力,不把预定的工作先完成,结婚之后怎么带你去度蜜月?”难道要等着度完蜜月,回来死在工作堆上?

    “这……”胡璃涵一时无话可说。

    她安静了下来,自知理亏,怯怯地拾起一手,抓玩着他衬衫的钮扣,“对不起!”原来一切都是她的胡乱猜测。

    “什么?”某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对不起!”她大声地说。

    “只有这样?”他吃定她了,想听他最想听的话。

    “我……你不能怪我,因为人家太喜欢你、太爱你、太在乎你!”她小小声地说。

    “什么?”大老爷摆明了没听清楚,心情极度不爽快。

    “我爱你!”小女人真可怜,心被俘虏,只能当奴隶大声喊。

    大老爷很满意,不在乎有第三者在场,笑着亲亲她的嘴,“我也是。”

    “啊!”她惊讶的瞠大眼。

    “我也是!”他又说了一次,如果一定要说这三个字才能让她放心,他不介意说千千万万遍。

    “我……不行、不行,我要听的不是这三个字,你应该说你爱我!”小女人脑筋迟顿,反应慢。

    “我知道。”抱起她,他欲走出书房,因为接下来的画面将被列为限制级。

    “不是我知道,你应该说你爱我。”小女人坚持。

    “我知道你爱我。”男人有尊严坚持不肯说,尤其有第三者在场的情况下,至于等一下到了房间里嘛!他或许可以考虑考虑看看。

    “不对啦!裴勖恭。”小女人忘了自己被抱着走,还在抗议。

    裴勖恭抱着她走过自家妹妹身旁,朝她看了眼,“你去跟路克说,找个时间,我想跟他详谈。”

    “哥!”裴璃涵惊讶的望着他。

    果然,爱情能让男人变得不一样。

    “别再闯祸了。”抛下最后一句,他抱着心爱的女人离去。

    走道上偶尔还传来他们的对话。

    “勖恭,我有告诉过你,香港黄大仙庙门口老婆婆说的真命天子的事吗?”

    “勖恭,我有告诉过你,我不喜欢你的精算秘书周美淑的事吗?”

    “勖恭,我有跟你说过,我那几个姊妹淘的事吗?”

    “勖恭……”

    她似乎有许多事急着告诉他,而他也同样有许多事得向她说,但他喜欢直接用做的比较干脆。

    他会让她知道,他有多爱她!

    喔,还有,他也不喜欢那个周美淑,而那个喜欢挑拨离间的人,已经被他开除啦!

    不过,明天一早再告诉她好了!

    【全书完】

    ◆编注:别忘了《情人夜奇迹》还有“真命天子来报到”、“真命天子太野蛮”、“真命天子好霸道”、“真命天子爱放电”哦!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真命天子真难缠最新章节 | 真命天子真难缠全文阅读 | 真命天子真难缠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