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总裁的冰美人 > 第十章

总裁的冰美人 第十章 作者 : 子心

    孟广晴来到楼氏,抬头望着眼前高大雄伟的建筑物,她突然觉得自卑、眇小了起来……

    他若真是这一家大公司里的副总裁,那么,他们就如云与泥,天差地远,极不登对。

    不过,那些对她来说,似乎都已经不重要了,对吗?

    深吸了一口气,孟广晴摇了摇脑袋,把那些不该再有的想法摇出脑海。

    看了眼手里握着的盒子,她勉强挤出一抹笑,抬头挺胸往内走。

    果然如她所料,大公司里的副总裁,怎可能见她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何况,她又没有预约。

    “小姐,那我能不能麻烦妳把这东西交给他,如果他不肯见我,我马上就走。”广晴直接将手里捧着的小盒子,放到柜台总机小姐前面。

    一切,都是由这只手表起头,所以,若是结束,广晴希望也是让手表帮她划下一个完美的句点。

    这就是她在接到钟表店师父拨电话来通知她表修好,她就直接把东西送过来的主要理由。

    “这……”总机小姐怕得罪上头,更别说是高高在上的老板。

    “放心吧,妳帮我把东西送上去,他不会怪妳的,如果他真的不愿意见我,那我会马上走,不会为难妳。”

    总机小姐看了看她,犹豫了下。

    “好吧。那妳等一下.我帮妳走一趟。”

    转身对着一旁的同事交代了几句,她起身离开.

    大约十分钟不到,她从电梯里出来,回到柜台。

    “是孟小姐吧?请妳随我来。”

    广晴没多说话,一颗心早已沉到了见不到底的深渊。

    果然是他,真的是他。

    方才,在总机小姐特地上楼帮她跑这趟时,她心中还存在着一点点的期待,希望是自己认错了人。

    楼凛风还是楼凛风,不是什么楼冽风,更不是楼氏的副总裁。

    但显然地,他说谎骗她,已是不争的事实。

    随着总机小姐搭上专用电梯,两人很快来到建筑物的最顶楼,走出电悌,总机小姐将她交给了秘书,然后由秘书领着她来到一扇大门前。

    秘书在门上轻敲了几下,门里传来了她熟悉的声音。

    “进来。”

    秘书帮她开了门,摆出一个请的姿势。

    等孟广晴跨进门里,门又轻轻地被合上,秘书并没跟进来。

    偌大的空间中突然静了下来,她低着头踌躇着要不要抬起,却清清楚楚的感觉到面前有一对炙热的眸光,正在直视着她,既大胆且恣意。

    广晴慢慢的抬起头来,不意外的,她见到了他——

    楼凛风,不,或许该称他为楼冽风。

    他就坐在那张宽大的办公桌后。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妳把表修好了?”凛风的脸上挂着笑,是一贯的温和儒雅。

    没去细想她是如何知道他人在楼氏里,但想想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没见到她,对她的思念,就深得让他想张开双臂,好好的紧紧抱住她。

    望着他、看着他俊颜上的笑,孟广晴心头闪过许许多多念头,好复杂、好复杂,其中不乏冲上前去,好好的咒骂他一顿,质问他的谎言、他的欺瞒。

    然而,在见到他的这一刻,她却一反常态的安静,连一句话都想不起来,说不出来。

    静静地,她只是静静地与他对望,看了他约有十秒之久。

    然后,她走向他,昂首大步,且丝毫没有犹豫。

    她走到了他的面前,绕过了宽大的办公桌,静静地伫立在他的面前,不语。

    然后,她猛地抬起一手来,啪地一挥,掌了他一巴掌。

    “我们结束了!”是彻彻底底的结束了。

    说完话,她转身就走。

    “孟广晴!”这一巴掌打得扎实,打得楼凛风愣住了数秒,才有行动。

    眼见她已奔到了门边,他急忙忙起身,朝她奔来,在她开门的剎那压制住她,将门给推回,顺道将她给压制在门板上。

    “你这个骗子、骗子、大骗子!”广晴挣扎着,一吸一呼间全是他的气息,语是她更慌:心好痛,歇斯底里的大喊了起来。

    “我是骗子?我哪里骗妳了?”

    她的挣扎让他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抓住了她的双手,她的脚又加入挣扎使坏,在情急之下,他不得不手脚并用。

    她被困在他的身上,压在门板上,双手被他高擒举过头,下半身则被压制着,紧紧地与他贴合在一起。

    “我想,骗子应该是妳吧?还骗我不在乎我,如果真的不在乎,干嘛还要把我的手表专程送去修理?”

    “我修理是为了要送来还给你。”知道自己敌不过他的力道,广晴气呼呼地说道。

    “我说过东西是送给妳的,不用还,妳高兴怎样就怎样。”瞧瞧她嘴硬的模样,他真的想掐死她,很想很想。

    “我高兴怎样就怎样?”她瞪着他,比气势也比骨气,“那现在我高兴把东西送来还给你,行不行?”

    “妳……”楼凛风气得咬牙低咒,“妳非得把气氛搞得这么僵才高兴吗?”

    他的温和、他的儒雅都到哪去了?为何只要见了她,总能轻而易举的让他失控。

    他说她搞僵气氛?孟广晴不可置信的瞪着他。

    “这位先生,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

    她气得想槌他,被他紧握着的双手又挣动了起来。

    不过,当然无用。

    “我没良心?”

    他若没良心,干嘛跟她在这里瞎耗?又为何要对她思念?这个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我哪里没良心?又哪里骗妳、对不起妳?我去找妳妈,出发点还不是为了妳,妳……”

    “你还敢说没有!”广晴大喊,手被箝制不能动、双脚又被压住不能踢,她只好动口了。

    才喊完,趁着他不注意,她忽然张口咬住他。

    “喂!”楼凛风痛得闷哼一声。

    这个女人真狠,还咬得真用力,真打算把他手上的肉给咬下来吗?

    她终语松口离开了他,因为已经见血,嘴里有着腥咸的气味。

    再也忍不住的,她含泪控诉:“你还敢说你没骗我?请问你这个高高在上的副总裁,你是一时心血来潮才跑去住旧小区,说你失业吗?还有,楼冽风,算你狠,你真正的名字应该是叫楼冽风吧?”

    “这……”她的问题不用消化,单纯的用误会两个字就可以解释,“不是妳想的那样。”楼凛风望着她,深沉地一叹。

    原来她把冽风和他搞错了,难怪会一直说他是副总裁。

    凛风想解释,但显然地,广晴并不想听。

    “不是我想的怎样?就连你快要结婚了,就是跟你那一夜抱回家的那个女人,这么铁铮铮的事实,你也想否认吗?”她气得不争气的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见她流泪,他心不舍。

    “真的不是妳想的那样。”他说,气极了自己一开始干嘛不跟她把家庭背景说清楚。

    箝着她的手终语松了开来,是为了帮她揩泪。

    广晴却利用了这个机会,猛然使力推开他。

    楼凛风颠簸了下,站稳身时,她已退离了他几步之遥。

    “广晴。”他唤着,一步步朝她走近。

    孟广晴一步步后退,“你不要说了,我不听,再也不会听你的。”

    他逼近,她后退,他再近,她再退,直到退到了桌缘,她再无退路,背后就是宽大的办公桌。

    “这些我都可以给妳解释,问题是妳到底听不听?信不信我?”楼凛风欺近,伸手欲抱她。

    孟广晴拚了命的挣扎,“谎言、谎言,我不听,不要再相信你了,永远都不要,你这个坏人、坏东西、你……唔……唔……”

    没机会解释让他心急,情急之下,他唯有使出最有效的方式堵住她的嘴。

    不过,这个吻因来得突然,反倒点燃了压抑过久的热情,一个星期未见的思念、渴望和急切,在刹那间全部鼓噪了起来.

    他想她、要她、渴望她,急切得如一只发了狂的野兽,伸手一挥,他扫落了桌面上所有的东西,将她压制在桌上,修长结实的双腿挤入她的双腿间。

    他的吻点燃漫天火花,广晴想挣扎,却迷失在熟悉的炽热**中。

    她的扣子一颗一颗被扯开,他的大手钻进了她的裙下作怪,热吻持续燃烧彼此,烧灼了办公室里的氛围。

    “凛风哥,我想今天,我……啊!”楼澄儿闯了进来,见状,尖叫起来。

    她的尖叫声唤醒了激情中的两人。

    一见到是她,孟广晴惊愕得觉得无地自容,没等楼凛风有所反应,她仓皇地推开他,胡乱拉着自己的衣襟,逃命似的往外冲了出去。

    为她的反应所震慑住的不仅楼凛风,还有楼澄儿。

    几秒后,是澄儿先开口问:“凛风哥,你……不追出去吗?”

    “不用了!”楼凛风烦躁的一叹。

    他敢保证,现在广晴绝对会想将他的肉,一块一块的由身上咬下来。

    “那……是你的女朋友吗?”

    “别多管闲事。”楼凛风警告她。

    “这事我管定了。”他的神情说明了一切。

    看了他一眼,楼澄儿转身,快步跑了出去。

    只是,她没想到,这一追,却害得她们两人一同被绑架!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距离楼下门口保全人员按电话上来禀报,已过了数分钟,楼凛风来来回回不安的在办公室里踱步,好不容易等到冽风到来。

    “怎样?查出来了吗?”

    是谁绑走了她们?目的为何?还是真的是……冽风的死对头!

    一思及此,楼凛风的一颗心剧烈狂跳,一时半刻无法平静下来。

    冽风伸来一手搭上他的肩,安慰地拍拍。

    “别急,我的人已经查出来,也已经跟上去了,等一下我们就马上出发。”

    要他不紧张,怎可能?

    被绑走的,可不只有澄儿一人,还有广晴。一想起她冲动起来,会骂人咬人的模样,楼凛风不禁为她捏把冷汗。

    这一刻,他开始怀念起她的冷漠,那至少不会为她带来危险。

    “那日在医院,我已经命人偷偷的在澄儿的皮包里,放了一个最新型的微型卫星定位追踪器,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那,走吧,还等什么?”一想到广晴可能出事,楼凛风如何安心。

    “这么急?”冽风诧异的看着哥哥。

    “澄儿在他们手上,你就不急?”凛风翻眸瞪人。

    这可是冽风不曾见过的,他的儒雅呢?那就算泰山崩于前,也不改其色的温和呢?似乎因某人、某事而消失不见了。

    “我当然急,不过……你是担心澄儿多了一点,还是担心那个孟广晴多一点?”

    凛风出拳槌了他的胸膛一记,“你管那么多做什么?救人要紧。”

    “是她吧?就是那个在巷子口认错人的小姐吧?”边往外走,冽风边问。

    “你是救人要紧,还是闲扯要紧?”凛风皱眉。

    “走吧,救我们心爱的女人去。”冽风冲着他绽开难得的笑。

    看来,父亲和大哥这体验贫穷生活的约定,也并非一无是处,至少帮大哥谦到了一个老婆。

    ***bbscn***bbscn***bbscn***

    “这是什么地方?”

    从昏迷中醒来,广晴一咳,倏地张大双眼,见到的仍是一片黑。

    鼻端嗅闻到蔬果腐败的酸臭味,她差点吐了出来。

    摸了摸身旁仍晕倒的人,她慌得赶紧拍拍她的脸。

    “妳……醒醒,快醒醒,要不要紧?”她一直拍着澄儿的脸,想起了被绑走的经过——

    她才刚跑出楼氏大楼,楼澄儿就随后追了出来。

    广晴以为她是来找她理论,质问为何和她的未婚夫衣衫不整的倒在办公桌上。但,连开口都来不及,两人就让二、三个壮汉给挟持上车。

    才想挣扎反抗,口鼻就被罩上一块白布,接着头一晕,昏了过去。

    “快醒醒、快……”一个不好的念头闪过脑海,广晴探手触了触澄儿的鼻息——

    呼,还好,还有呼吸!

    “放心,我还活着。”澄儿也在这时醒了过来。

    广晴吓了一跳,赶紧怞回手。

    “对不起,我……”

    一时语塞,她不知道自己该为何事道歉。

    是因为她,而两人一同被绑票?还是因为楼凛风,毕竟凛风是她的未婚夫,而她却跟他在办公室里亲热了起来。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澄儿却突然说。

    隐约间,澄儿知道,这绑架绝对是冲着自己而来,是她间接害了孟广晴。

    “啊?”她这样说,让广晴更加无地自容。

    有这样一个好未婚妻,凛风为何不知珍惜,还要来招惹她?

    不禁,她在心中狈狈的臭骂了他一顿。

    “对了,不谈这个,我叫楼澄儿。”澄儿大方的伸出一手。

    广晴踌躇了下,还是伸出一手与她一握。

    “孟广晴。”她小声的说。

    她当然知道她叫楼澄儿,杂志里把她介绍得够清楚了。

    见她说话小声,澄儿以为她害怕,“别怕,我相信冽风很快就会来救我们。”

    一说完话,澄儿才发觉自己说错。

    冽风哪能救她?冽风现在正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呢!

    而冽风两个字也让孟广晴心头一颤。

    是呀,她怎能忘了呢?冽风才是他真正的名字……

    “我想,我们不能仅靠人来救我们,我们也该试试看是否有机会自救”一一她说着,开始搜寻这屋子,可每走一步,脚都往下陷,那种黏腻、泥泞的感觉,可以猜出这里可能是个堆积腐朽蔬果的地方。

    在墙上摸了一阵,广晴好不容易摸到了门边。

    “澄儿,这儿,快点过来,门在这里。”她大喊,正想用力拉动门,门却在这时让人由外头用力的推了开来。

    “臭女人,想跑……”外头的两个男人冲了进来。

    广晴被撞倒在地,一阵头晕,摸摸鼻子,有黏黏的液体流出。

    糟!她被撞得流鼻血了。

    刚意识到这点,她就听到了楼澄儿的尖叫。

    紧接着,又有一群人冲了进来,然后她看见了两个楼凛风,不,或许该称他楼冽风,他朝她走来。

    弯下腰身,他抱起她。

    而她则晕了过去。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一个月后。

    照着请帖上的地址,孟广晴站在一座豪宅前。

    她本来不想来的,但……最终,还是来了。

    忍着心痛、忍着心碎、忍着蚀骨的怨怼,她还是来参加他的婚礼,想让自己彻彻底底的死心。

    不知听谁说过,爱情不过是生命中的一部分,没了,日子依然要过,但是……

    要做到,真的很难。

    深吸一口气,她再度打起精神,昂起脸来准备往内走。

    “嗨,妳来得可真慢!”一个等在一旁的身影,大剌剌的站到她眼前。

    是他!楼冽风。

    广晴不知道自己该有何表情,只晓得心又开始不受控制的微微怞痛。

    “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他绝对不可能是在等她!

    “等妳对我说声谢谢,还有,说……妳爱我!”他笑睇着她。

    那日送她到医院后,这小妮子居然趁他不在,偷偷落跑……

    要不是因为冽风和澄儿的婚礼将近,楼氏近来又因并购另一财团而忙得一团乱,他早就去找她,把她狠狠的抓出来骂一顿、打一顿,再彻底的爱一顿。

    天啊,他好想她,他真的好想她!

    “这种话,你怎么说得出口……”他的大胆告白,并没换来孟广晴喜悦的微笑,她对着他大吼。

    他怎么能这样对她?

    都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居然还没打算放过她!

    “我相信妳爱我,而我也爱妳,我为什么说不出口?”凛风伸出手来欲牵起她的手。

    “你真不要脸,我以前为什么都不觉得,你真的不要脸到了……噫?”看着前方,顿时,她住了嘴。

    柔柔眼,并不是她眼花,是真的……又多出了一个楼冽风。

    “妳好,我是楼冽风,很高兴认识妳。”楼冽风一手揽着澄儿,脸上难得挂着笑容。

    澄儿也朝着她挥挥手,甜蜜蜜的倚在冽风的怀中。

    “你?他?你怎么?他……”孟广晴怔愕过度,一对眼儿在楼凛风和楼冽风中来回穿梭。

    凛风耸肩笑笑,来到她的身边,一手霸道的扣住她的腰。

    “他才是楼冽风,是我双胞胎弟弟,是楼氏的副总裁,而我是总裁。还记得吗?有一回妳在巷子口遇到的,也是他,不是我。”

    转向冽风和澄儿,他急着将佳人给带出场,带到一个可以让两人独处的地方。

    “对不起,冽风,我想私下跟她谈谈。”

    语毕,楼凛风径自将佳人给带走,不是走出屋外,而是绕过前庭,一路将人给带到屋后树丛里的小屋。

    推开门,将人给推入,踢上门后,他的吻就迫不及待的落了下来,吻得孟广晴娇喘吁吁。

    “等、等一下!”她大喊。

    楼凛风终于停止了动作。

    “怎么了?”

    手一抓一扯,他将领带扯下,抛在一旁。

    “你是说……你是你,楼冽风是楼冽风?”

    “如假包换.”他又挪近脸来欲吻她.

    孟广晴用双手抵住他,“就是说……唉呀……啊!”她尖叫。

    那就是说,从头到尾,她都在吃莫名其妙的飞醋。

    她虽没说,但他已猜出她的心思,“没错!”

    “什么?”她眨了眨眼。

    “妳在吃莫名其妙的飞醋!”他不介意点破。

    孟广晴满脸赧色。

    “不过,我喜欢。”他说。

    “什么?”她怀疑是不是自己一下子变笨了。

    “我喜欢看妳吃醋的样子,这让我满足,让我知道其实妳有多爱我——他笑着说。

    “我哪有爱你……”广晴的脸更红了。

    “妳有。”他肯定的说。

    “我哪有。”她忙着否认。

    “有。”

    “没有。”

    “有。”

    他忙着吻她,她则忙着闪躲,一阵子之后,他终于抓到她,将她给压制在地板上。

    “广晴。”他的声音沉哑而迷人,“还怪我吗?”

    能感受到了吗?他做的所有事,全是因为爱她。

    她笑着摇了摇头,终于明了了。“我要说,谢谢你!”

    谢谢他为她所做的一切。

    “我不要听谢谢。”他说。

    “那……”她疑惑。

    “我要听妳说爱我,然后,吻我!”他笑着等她来吻。

    “好.”她脸上漾着甜美幸福的笑,大方慷慨的答应。

    他的温柔早已融化了她的冰冷,温暖了她的心,也带来满满的幸福……

    【全书完】

    编注:欲知菲尔.亚丁罕和魏早苗的精采情事,请翻阅棉花糖477《宠妻大男人系列》三之一“王爵的恶女佣”。

    欲知欧德威和伍青的精采情事,请翻阅棉花糖488《宠妻大男人系列》三之二“大亨的假情妇”。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的冰美人最新章节 | 总裁的冰美人全文阅读 | 总裁的冰美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