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夫君请认栽 > 第八章

夫君请认栽 第八章 作者 : 朱映徽

    这几日,“尹家小陛”照常营业,生意一如往常兴隆,只不过却少了尹如意在饭馆内忙碌招呼的身影。

    没见到她甜美亲切的微笑,熟客们都有些不习惯,纷纷询问怎么了,让店小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此刻夜色已深,饭馆打烊了之后,尹曼芸走向女儿的房间,听见隐隐约约的啜泣声从房里传了出来。

    她伫立在房门外,心疼地猛叹气,同时也不禁担心再这样下去,女儿的身子会撑不住。

    房里,尹如意趴在桌上,眼泪掉个不停。

    自从那日得知真相之后,已经过了三天,而从那天起,龙靖扬就断了音讯,不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就是他的决定吗?”她哽咽地低语。

    在知道自己这六年来一直被蒙在鼓里,甚至就连与她的相遇,都是经过设计安排的,所以他一气之下决定从此不再往来了吗?

    一想到他或许真的不愿意再见到她了,尹如意的心就有如刀割。

    她很想知道这是否真的就是他的决定,很想要听他亲口告诉她答案,可又怕一旦真的看见他冷漠的神情、听见他决裂的话语,她的心会承受不住那种被撕裂般的绝望痛楚。

    内心的忧虑与煎熬,让她从早到晚眼泪掉个不停,这样的她,压根儿没办法到饭馆去帮忙。

    她知道自己让爹娘很担心,也知道自己实在不该这样,可是她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只好将自己关在房里。

    外头的尹曼芸轻敲了敲房门,没听见女儿的回应,她便迳自推开房门。一进门,就瞧见女儿趴在桌上哭泣的模样。

    她心疼地蹙起眉心,不过短短三日,女儿整个人已瘦了一大圈,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

    唉,倘若不是她先前承诺过女儿不去找龙靖扬,也不派人去探听消息,她早就忍不住亲自去找龙靖扬问个清楚了。

    不过话说回来,当初她和段钧贤之所以会承诺女儿不去找龙靖扬,也是以为他应该很快就会来找女儿,怎么想得到他竟然会音讯全无。

    这出乎意料的情况,让原先对龙靖扬极有信心的尹曼芸,内心也不由得动摇了起来。

    究竟怎么回事?难道他真的一气之下决定放弃这段感情吗?可是龙靖扬实在不像是会意气用事的人呀!

    尹曼芸轻叹口气,走过去轻抚着女儿的发。

    “如意,还是让人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吧?”她轻声道,心里还是宁肯相信龙靖扬是另有原因才会突然断了联系。

    “不!不要!”尹如意立刻激动地嚷道。

    “唉,你又何必如此坚持呢?如意,难道你不相信靖扬对你是真心的吗?”尹曼芸又叹了口气。

    “不是这样的。”尹如意摇了摇头,摇落了串串泪珠。

    “那是怎么样呢?”

    “我相信他对我是真心的,可是……就因为他始终真心相对,却发现一切都是遭人设计安排的,才更加不堪啊……”尹如意哽咽地道。

    她也不是故意要跟自己过不去,可是就因为太在乎他了,所以她真的不希望他的心里有任何一丝的不情愿。

    为此,她才宁可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里猛掉眼泪,也要拚命忍住想见他的冲动,不想给他任何的压力。

    每天,她的心里都怀着期盼,期盼他会来见她,告诉她无论如何他还是爱着她、想娶她为妻,可是……她每天的期待都落了空……

    随着一天天过去,她的心里也愈来愈绝望,甚至已经开始劝自己要接受残酷的事实,只是……她的心真的好痛好痛……

    “如意,你又何必这样折磨自己呢?既然是真心相爱,我相信他不会真的太介意的。”尹曼芸语重心长地劝道。

    身为感情的过来人,在她看来,两人相识的过程根本一点儿也不重要,能够和彼此深爱的人终身厮守,那才是最重要的事啊!

    “可是我介意,我不想要他的心里有任何一点儿芥蒂呀!”

    “你——”

    正当尹曼芸还想劝劝她的时候,店小二忽然在门外说道——

    “老板,蒋老板来了,说有重要的事要立刻见如意小姐。”

    尹曼芸一愣,心想蒋仲昊会在夜里赶来找如意,肯定是有什么关于龙靖扬的事情要告诉她。

    “快请他进来。”

    “是。”

    尹如意连忙擦乾眼泪,而过了一会儿,蒋仲昊就在店小二的带领下,匆匆走了进来。

    眼看蒋仲昊的神色有些不寻常,尹曼芸立刻问道:“蒋老板,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刚才去找过靖扬。”

    “什么?”尹如意一听,不禁懊恼又责怪地说:“你们明明答应我的,怎么可以还——”

    “靖扬受伤了!”蒋仲昊打断了她的话。

    尹如意僵住,惊愕地瞪大了眼。

    “你……你说什么?!”

    “靖扬受了伤,伤势严重,这几日因为不希望让你担心,所以才会没有半点讯息。”蒋仲昊说道。

    罢才他奉了郡王的命令,暗中前去找龙靖扬,想问清楚他的心里究竟有什么打算,想不到却发现他虚弱地躺在床上。

    原来,在那日他离开之后,龙靖扬没多久就出门一趟,打算向官府揭发李凤娘和龙建武这段日子以来收买他人对付“尹家小陛”的不法作为,以防他们还不死心地想要伤害尹家人。

    想不到,当龙靖扬正好经过四下无人的街角时,忽然有个蒙面的男子窜出来,对他行刺。

    原本凭龙靖扬的身手未必会输给那名杀手,可那时他心绪纷乱、疏于防备,才会让杀手得逞。

    幸好过没多久,有一名大夫正好经过,及时伸出援手救治,但尽避如此,那一刀深深刺入他的腹部,失血过多的他,几乎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由于伤势严重,龙靖扬深怕尹如意得知此事之后会担心难过,所以才不许家中仆人将这件事情泄漏出去。

    “怎么……怎么会这样?”

    听了蒋仲昊的话之后,尹如意的脸色苍白,脑中不禁浮现龙靖扬伤势严重地躺在床上的画面。

    “他现在怎么样了?”她焦急地追问。

    “尹姑娘先别慌,他已经没有性命之忧了。”

    已经没有?这个意思是……他本来差点连命也没了?!

    一想到龙靖扬竟遭遇这么严重的伤害,还得孤孤单单地躺在床榻上,尹如意的泪水就怎么也控制不住。

    “带我去见他!求你!”

    她想见他,她要立刻见到他!唯有亲眼看他平安无事,她才能够放心!

    蒋仲昊望向尹曼芸,尹曼芸则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带她去吧,有劳蒋老板了。”

    她知道女儿一心只想飞奔到龙靖扬的身边,她又怎么忍心阻止呢?

    蒋仲昊很快地带着尹如意前往龙靖扬的新住所,由于门房认得蒋仲昊,便立刻开门让他们进去。

    一来到寝房,看见龙靖扬正虚弱地躺在床上,尹如意当场又掉下了眼泪。

    龙靖扬原本正闭目休息,听见房门传来了声响,睁开眼转头一看,目光恰好落在尹如意那张带泪的娇容上。

    他轻叹了口气,无奈地望向蒋仲昊。“你真是……我不是说了,别让如意知道这件事的吗?”

    蒋仲昊耸了耸肩,一点儿也不认为自己这么做有错。

    “不让她知道,她也是成天在家中伤心地哭泣,又何必让你们分隔两地、饱受折磨呢?好了,既然你们见到了面,我也该走了。”蒋仲昊说道,他还得赶去向郡王禀告这一切呢!

    蒋仲昊离开之后,龙靖扬望向尹如意,两人目光紧紧地交缠。短短三日不见,对他们而言却如隔三秋般漫长。

    最后尹如意忍不住一边掉泪,一边奔到龙靖扬的床榻旁。

    她本想扑进他的怀里,但又怕会碰痛了他的伤口,只好勉强按捺下想紧紧抱住他的冲动。

    “你发生了这么严重的意外,怎么不让我知道呢?”

    “不让你知道,是不希望你为我担心难过。”龙靖扬轻抚着她消瘦的面容,怜惜地轻叹了口气。“可是瞧瞧你,才三日不见,竟就变得如此消瘦憔悴。刚才仲昊说你成天在家中伤心哭泣,怎么了?”

    “我……”尹如意有些尴尬,轻声说道:“因为……我怕你知道一切都是我爹设计安排的之后,一气之下不要我了……”

    一想到这三日心中的煎熬与痛苦,她的泪水就不受控制地淌落。

    龙靖扬不舍地伸出手,轻轻为她拭去泪水。

    “傻瓜,怎么会呢?你该对我更有信心一点的。”

    “我知道,可是……那天听蒋老板说你要静一静,好好地想想,还说你总不能一辈子活在别人的操控中,我……”

    龙靖扬抚着她的面颊,说道:“我承认,突然发现自己六年来一直被蒙在鼓里,确实让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但那和我跟你之间是两码子事。”关于这一点,他心里分得很清楚。

    段钧贤或许可以安排蒋仲昊接近他,可以使计将他引到“尹家小陛”,促成他与她的碰面,但却不能控制他的心。

    是他自己爱上她的,她是如此的美丽、善良、温柔又孝顺,他怎么可能不爱上她?

    “况且,你爹也是一番好意,我不会怪他的。”

    严格说起来,他应该要好好感谢段钧贤才对。毕竟,若不是段钧贤对他的欣赏与青睐,继而安排了这一切,可能他这辈子都不会遇见这么一个令他深深心动的好姑娘。

    这么一想,他又有什么好计较的?

    倘若他与她的相识是出于一场精心策划的计谋,那么,他心甘情愿地认栽,栽在这个温柔美好的人儿手中。

    他目光温柔地望着尹如意,爱怜地抚着她的面颊。

    “如意,你可以靠过来一些吗?”

    尹如意以为他要说些什么,立刻又凑近了一些,想不到他却忽然覆上了她的唇,缠绵地吮吻着。

    温存的亲吻过后,龙靖扬温柔地笑望着她,说道:“这样,你总不会再胡思乱想,以为我不要你了吧?”

    尹如意闻言,俏脸不由得泛红,娇羞地轻应了声。

    “那就好,你答应过要嫁给我,可不许反悔。”

    听了这番话,尹如意不禁扬起红唇,这三天来心中的伤痛与不安霎时烟消云散,芳心再度被甜蜜喜悦给涨满了。

    “瞧你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在我养伤的这段期间,你也得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别让我担心。”

    “我知道。”一提到养伤,尹如意忍不住问道:“究竟是什么人下的手?抓到凶手了吗?”

    “被他给逃了,不过别担心,我一定会揪出凶手的。”龙靖扬信誓旦旦地说道。

    饼去这么多年来,他几乎不曾与人结仇,会想要取他性命的,除了李凤娘和龙建武那对阴狠的母子之外,肯定不会有别人了!

    卧床养伤的这几日,他仔细回想那日遇刺的情景,愈想就愈觉得那刺客的身影相当眼熟,尽避对方蒙了面,但那身形及眼神都和龙建武身边一名会武功的手下许祥极为相似。

    他心想,八成是他们害怕他会将一切罪状告上官府,所以想要先下手为强,指使许祥前来行凶,打算一劳永逸地除掉他。

    哼,那对母子如此阴狠歹毒,他绝对会查明一切,要他们付出代价的!

    半年后

    奉阳城的杨柳湖畔,有一间气派的“如意客栈”,生意相当兴隆,开张才不过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就已成为奉阳城内最负盛名的客栈。

    三个月前,“尹家小陛”突然决定歇业,让许多熟客都扼腕极了。

    想不到过了一个月,在原本的地方又开了间“如意客栈”,而新客栈的规模和气派一点儿也不输给京城的“龙吟客栈”。

    包令熟客们惊喜的是,“如意客栈”仍由拥有一手好厨艺的尹曼芸掌勺,而客栈内依旧瞧得见尹如意那亲切甜美的微笑。

    “赵叔,今儿个要不要来道白果烩蟹腿肉呀?”

    “好啊!之前尝过你娘的这道菜,那滋味实在是难忘极了!”

    “赵叔还要一盅人蔘鸡汤,对吧?”尹如意笑问,对于赵叔的喜好,她可是记得一清二楚。

    “太好了,就知道上这儿来有口福!”赵叔笑得合不拢嘴。

    “那赵叔稍等片刻,我马上去帮你张罗。”

    尹如意噙着微笑,转身走进灶房。

    “娘,赵叔要白果烩蟹腿肉和人蔘鸡汤。”

    “没问题。”尹曼芸开始动手准备。

    尹如意笑了笑,看着灶房里右侧几个认真忙碌的小小身影。

    那几个本来聚在树下的乞儿,如今全成了“如意客栈”的小小帮手。

    “你们几个还做得习惯吗?”她笑盈盈地问。

    “习惯!尹姊姊,我们有很认真学唷!”

    “对呀!尹姊姊你看,这是我烤的酥饼,不过模样好丑,是真的做失败了,不是假的失败。”

    尹如意望着盘子里那几个烤得奇形怪状的酥饼,回想起自己过去也常故意做失败,不禁噗哧一笑。

    “没关系,尹姊姊一开始做得更丑呢!只要多练习,一定会做得很棒的!”她笑着鼓励。

    “我会认真练习的,谢谢尹姊姊收留我们。”

    “别客气,你们乖乖、认真地学习,就算是报答我了。”

    “我们会的!”

    看着那几个孩子认真的模样,尹如意欣慰地微笑。

    收留他们几个,是龙靖扬的主意,而这主意让她开心极了。

    就在她正打算卷起衣袖,亲自指点孩子们烤酥饼的技巧时,龙靖扬刚好进来探望她。

    见她似乎忙个不停,他不由分说地将她拉出灶房,带到后头庭院的亭子中坐了下来。

    “歇会儿吧,你从一早就帮着招呼客人,要是累坏了怎么办?”

    “才不会累坏呢!我喜欢帮忙,况且店里那么多的熟客,能够跟他们打招呼、聊聊天,我也开心呀!”

    见她的脸上绽开灿烂甜美的笑靥,龙靖扬情不自禁地将她搂进怀中,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尹如意又喜又羞,却丝毫没想要闪躲,甚至还伸手搂住了他的颈项,甜蜜热情地回应。

    好不容易等到这个缠绵火热的亲吻结束,他们两人都已气息不稳。

    尹如意甜蜜地依偎在他宽阔的怀抱中,却意外地听见一声叹气。

    “怎么了?”她轻声问道。

    “我真等不及要让你成为我名正言顺的妻子了,可惜还得等我爹丧期过后,还要两年多的时间。”

    两年多,真是漫长啊!

    “就是呀,不过也只能等了。”

    “还好你就在我的身边,天天都见得到你。”龙靖扬低头吻了吻她的发。

    尹如意勾起嘴角,眼底浮现一丝羞意。

    他们两人可不仅只是天天在客栈里见面呢!

    由于“尹家小陛”扩建成现在的“如意客栈”,原先她与娘的住处也成了客栈的一部分,所以现在她和娘搬进了龙靖扬的住所。

    半个月前的一个夜里,他们也像现在这样缠绵地亲吻,结果或许是月色太美、气氛太好,而心中的悸动太过强烈,一切突然失了控,他将她抱回了寝房,有了肌肤之亲。

    自从那夜之后,他们几乎夜夜缠绵,因此其实他们几乎已与一般夫妻无异,只差还没正式拜堂成亲了。

    想到那些激情的画面,尹如意的双颊就染上红晕,久久不退。

    “对了,爹说明儿个会带些朋友来捧场。”

    “是吗?那可得好好招待他们才行了。”龙靖扬笑道。

    回想起段钧贤先前的那些计划与安排,他的心中早已没有芥蒂,只剩下满满的感谢。

    毕竟若不是有那些计划,他也不可能遇见他此生的挚爱。为了心爱的小女人,他心甘情愿地认栽。

    况且,半年前他遇刺的事件,段钧贤也帮了大忙。

    那时他原本要等伤愈之后亲自查明一切,但段钧贤的动作更快。

    据蒋仲昊说,段钧贤得知他遇刺一事后,大为震怒,以谨平郡王的身分要求官府立刻查办。

    辟府丝毫不敢怠慢,立刻动用所有人手进行调查,很快地查明真相,逮到了许祥,而许祥为求自保,立即供出自己是受了李凤娘和龙建武指使。

    那对母子原本打死不认,可许祥指证历历,最后也只能俯首认罪,接受王法的制裁,从此那对母子再不能伤害他或是他心爱的人儿了。

    龙靖扬紧拥着尹如意,忍不住又给了她一记火热的亲吻。

    他在心中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好好地守护她,让她成为世上最最幸福的小女人……

    编注:敬请期待橘子说近期【拐骗姻缘之二】《娘子请入瓮》。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夫君请认栽最新章节 | 夫君请认栽全文阅读 | 夫君请认栽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