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犀利前夫 > 第一章

犀利前夫 第一章 作者 : 季荭

    两年半后泰国曼谷

    位于昭披耶河畔的东方文华酒店闹中取静,豪华精致的泰式风格建筑美丽又迷人,是曼谷首屈一指的顶级饭店。

    徐晓茉感觉像作梦一样,没想到自己竟然能住进酒店里的顶级套房,房间里的整片落地窗让人足以饱览河畔美景,室内豪华的陈设更是让她一进门就咋舌赞叹。

    此刻的她穿着浴袍窝在落地窗前的卧榻上,手抱着华丽精致的抱枕,目光瞬也不瞬地盯着窗外,欣赏着河畔美景。

    “小茉,时间快来不及了,妳得快点换装才行,今天这个场合非常的重要,迟到了可不好。”经纪人李玟外出办事情回来,一进门看见徐晓茉还穿着睡袍窝在窗前卧榻上,差点没昏倒。

    “妳别穷紧张好不好?反正我换衣服速度很快,五分钟就搞定。”徐晓茉俏皮的眨眨眼,她早就习惯李玟的急性子了。

    “今天不一样,妳得上妆弄头发,妳忘了吗?”换衣服当然再简单不过,问题是化妆和发型都很耗时间的。

    “我说过我不习惯在脸上涂涂抹抹,还有我的发型这样很好看啊,我一点也不想把头发盘起来。”原本的短发已经留成及腰长发了,不变的是她的头发不染不烫,飘逸柔顺的直发让她更添女人味。

    “我知道妳不喜欢这些,但今晚的场合很重要,不能让妳随心所欲的说不做就不做。这场宴会由泰国华侨所主办,这次妳能获邀来泰国书展举办绘本签书会,除了妳本身的名气外,主要是因为这些华侨商人们指定妳为第一人选,要不然今晚住在这间顶级套房的人不会是妳,而是妳的死对头,言依人。”

    经过两年的努力,徐晓茉的个人风格逐渐成熟且十分抢眼,她的绘画笔触细腻而充满想象,每个故事都是深植人心的感动;她的名气扶摇直上,每季推出的绘本总是销售一空,出版的绘本画作从台湾销售到新加坡、香港、大陆等地,更红到泰国来,还出了泰国版的绘本。

    因此今年的泰国书展,主办人特地透过泰国华侨经销商邀请徐晓茉来泰国举办签书会。

    不过据说主办单位担心徐晓茉太过忙碌可能无法前来,曾考虑邀请另一位绘本作家言依人取代她举办签书会;言依人是跟徐晓茉名气有得比拚的敌手,两人并列两大人气绘本作家。

    根据可靠消息指出,言依人非常积极的想来泰国办签书会,数次透过经纪人表达强烈意愿,但因为徐晓茉已经答应出席泰国书展的签书会,言依人那边便没有收到邀请。

    “言依人不是我的死对头,妳别讲得这么夸张。”相较于经纪人李玟对言依人的成见,在徐晓茉身上嗅不到半点较劲的意味,因为她根本不看重名利,只要能完全的沈浸在绘画世界里就超级满足了。“就算今天换成言依人来泰国举办签书会,我也会祝福她。”

    “言依人一点都不想要妳的祝福,妳还是省省吧。”说着,李玟将她拉离窗前舒适的卧榻,推她进入房间里头。“快,妳先把礼服换上,我帮妳化妆弄头发,我们只有三十分钟的时间。”

    这是间一房一厅的套房,住一晚价格不菲,但徐晓茉不用付半毛钱,因为她这趟前来泰国的旅费,全由某位金主买单,对方还大手笔的买下泰国版绘本一百本捐给当地的各个图书馆。

    而今晚她将接受这位金主的邀请,一起出席晚上的华侨联谊餐会。

    她一向不喜欢这种商业场合,只想专注的创作,但她的好友兼经纪人告诉她,适当出席各种商业场合是必要的,尤其她向来热衷参与公益活动帮助贫困儿童,慈善性质的募款晚会更应该要参加,除了可以募得善款外,还能拉抬本身名气,对她的个人形象有好处没坏处。

    她被李玟说动了,答应改变想法,开始出席一些慈善晚宴,而今晚的宴会正是她出席的第一场宴会。

    她并没有问今晚陪伴她出席宴会的男伴到底是谁,因为自己既然已经答应了李玟,就该全然信任好友的安排。

    两人在房间里忙东忙西。

    半小时后,徐晓茉装扮完毕,她站在落地镜前惊讶地看着镜中的人。

    “这是……我吗?”珍珠白的露肩雪纺纱小礼服,合身的剪裁把她的身材烘托得玲珑有致,同色系的高跟鞋让她小腿的线条显得更为修长,整体色系将她的肌肤衬托得更亮丽,绾起长发的她,完全展现出颈部和粉肩的美丽线条,李玟巧手替她化上luo妆,让她五官更显立体,淡淡的烟熏眼妆则让她的眼睛更加漂亮诱人。“天啊,玟,妳可以转行当化妆师了。”

    突然间,她不那么排斥化妆弄头发了,因为镜中的自己美得像个精灵。

    “我妈是造型师妳忘了吗?我虽然没照我妈的希望走那一行,但也从我妈身上学到了一些皮毛。”李玟沾沾自喜的同时,一边快速把化妆箱收拾好。“幸好今晚是我帮妳化妆,如果让妳自己化,铁定只上粉底和唇膏而已。”

    “妳说的没错。”她本来就这么想的,连发型她都不想变化了。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妳该——”李玟话还没说完,门铃在这时候响起。

    李玟嘻笑的表情突然转为严肃。“小茉,他来了。”

    “谁?我今晚的男伴吗?”很准时嘛,一分不差。

    弯身从床上拿起跟礼服同色系的小晚宴包,她没注意到李玟的表情变化,带着微笑走出房间,来到门口。

    打开门,她面对门外穿着黑色西装的高大男士,抬头用美丽的笑靥跟对方打招呼。

    “你——”声音蓦地消失无踪,她惊讶地望着眼前的俊瘦男子,那张久违的脸孔,让她粉颜上的笑容瞬间僵凝住。

    顾赫铠,她的前夫?!

    站在门口的怎么会是他?

    他来这里做什么?

    又要来逼她是吗?无所不用其极的逼她恢复记忆?

    小脸刷白,两年半前那段被强逼着恢复记忆的可怕日子,让她面露恐慌。

    “小茉,好久不见。”顾赫铠扬起斯文尔雅的淡笑,嗓音低沈而温柔地跟眼前的漂亮美女打招呼。

    这位像精灵一样漂亮的美女是他的前妻,徐晓茉。

    如果没有两年半前那场车祸,如果她没有失忆把他彻底忘记,他们现在可能已经有孩子了,他们会过着幸福的生活。

    但,车祸意外造成她丧失记忆,她记得一些朋友跟家人,却将他从记忆中拔除,彻底忘记了他。

    那段时间他曾痛苦的试着用各种方法帮她恢复记忆,让她明白他们两个人很相爱,虽然只认识短短两个月就闪婚,但他们是真心相爱的,是一对幸福甜蜜的亲密夫妻。

    在车祸后的那半年里,因为顾赫铠强硬的要求她非得想起他、想起两人的回忆不可,让她每天都过得很痛苦,被剧烈的头痛所折腾。

    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开始对他的接近产生恐惧感,因为一直无法恢复记忆,她对他陌生而疏离,始终无法接受他的求欢,而他在屡遭拒绝后,引爆了更多愤怒的情绪,让她惊怕到离家出走。

    直到那时他才领悟到,原来自己逼迫她恢复记忆的手段和要求,只会把她推得更远,让她宁可离开他保护的羽翼,找别人求助。

    她现在的经纪人李玟,就是当时她求助的对象。

    李玟是她大学时代最要好的朋友,毕业后投入出版业工作,当时她正积极的想往绘本画家发展,于是在李玟的推荐下成为出版社的签约画家,李玟并亲自担任她的经纪人,替她处理一些工作上的繁杂琐事。

    在徐晓茉离家出走一个星期后,当焦急万分的他跟李玟约出来碰面,看见徐晓茉惊惧的躲在李玟身后不敢看他时,那一瞬间他恍然大悟,明白自己已经不是她心爱的男人了。

    也就是在那时候,他心痛的决定放开她,让她走出自己的生命之外,过她的日子。

    所以,他们在两年前离婚了,从此各分东西,没有再见面,直到今晚——

    “你、你来做什么?我什么都没有想起来,你如果还抱着一丝希望的话,你该死心了。”离婚两年了,徐晓茉从躲开他到逼着自己面对他;因为他的出现太过突然,让她不得不面对,但小脸上有着令人无法错看的防备。

    “在签下离婚协议书后,我就已经死心了。”面对她的防备,他没有半丝的不悦,俊脸依旧挂着温柔的笑意,看着她的眼神也温柔无比,彷佛那是一件早已无关痛痒的事了,诚如他所说的,已经死了心便不再有任何一丝在乎。

    她沉默了,他这么说她应该高兴才对,但为何她的心却因为这句“已经死心了”而顿感失落?

    “今晚我只是妳的男伴,我跟李小姐约好了,今晚由我带妳出席晚宴,介绍给侨界的一些出版经销商认识。”

    “为什么……是你?”她望着他温柔的笑脸,那是两年多前她没见过的笑脸,那时候的他总是端着严肃铁青的脸色,眉头深锁、表情深沈,好像她的失忆是一件天理不容的事情。

    因为车祸让脑部受到撞击,导致失去部分记忆,那绝非她想要的结果,但他却严厉的逼她想起那些不见的记忆,逼得她喘不过气来,只好逃离。

    “说起来真巧,这全是我助理的安排,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我的女伴是妳。”他一脸的泰然自若。

    “哦。”原来只是巧合,并非刻意的安排,那她也不该太过在乎,不必因此拒绝当他的女伴,毕竟他跟她一样也是临时才知道。

    “可以走了吗?宴会已经开始了。”他退开一步,伸手邀请她。“请。”

    她瞪着他厚实的大手半晌,慢慢的将自己的白皙小手放在他的手心上头。

    他牵着她离开房间,走在铺着地毯的长廊,带着优雅的微笑与她一起搭上加长型豪华礼车,一起前往举行宴会的地点。

    车内,两人并肩坐着,河畔美景在车窗外飞快掠过,晚风轻轻吹动两旁的树,整个路程徐晓茉都望着车窗外,刻意避开他。

    顾赫铠看似气定神闲的靠窗而坐,一直望着窗外,但徐晓茉却不知道,他对窗外的河畔美景根本不感兴趣,炙热的眼神始终透过车窗凝视着她美丽的倒影。

    两年了。

    他想念她想得快要疯狂,两年是他等待的极限,刚刚当她将白皙的小手放进他掌心里时,她绝对不知道他表面看似平静,但心跳飞快,心情很激动。

    现在,他已经没有耐性再等下去了,就算她完全记不起他,忘记了两人曾经拥有的所有美好回忆,那些他都不在乎了。

    他只要她回到他的身边来,他要重新累积属于他们的甜蜜记忆。

    =

    侨界所举办的晚宴,设于一座位于海边的私人庄园别墅。

    礼车一抵达庄园,立刻有服务人员过来打开车门,迎接两人下车。

    顾赫铠腿长,几个大步绕过车子,来到已经下车站在车子旁边的徐晓茉身边,弯起手臂对她淡淡一笑。

    “走吧。”

    “好。”她点点头,把手放进他的臂弯里,跟随着他进入庄园。

    顾赫铠刻意放慢脚步,体贴的配合她不是很快的步伐,今晚她难得穿上高跟鞋,让向来不习惯穿高跟鞋的她走起路来有些小心翼翼。

    徐晓茉很感谢他的体贴,不知不觉中又更加卸下心防,跟着他一起进入会场里。

    宴会才刚开始,五人小乐队在舞台旁边演奏着悠扬的乐曲,目前抵达庄园的宾客并不多。

    看现场没有很多人,这让徐晓茉紧张的心情稍微缓和了些。

    “我先带妳过去拿餐点吃,等一下宾客都到齐的话,拿餐会比较不方便,而且可能会有些人过来跟妳攀谈,到时候妳恐怕连吃东西的时间都没有。”他都替她设想好了。

    “真的会有人认识我吗?”她并不认为自己的名气真有那么大。“顶多一、两个吧?”

    “妳别太妄自菲薄,能在亚洲的绘本市场里崭露头角的人其实并不多,而妳却是其中之一,相信我,泰国其它地方我不清楚,但在繁华的曼谷,很多侨界的朋友,尤其是从事出版经销的,对妳颇有认识。”

    改牵起她的手,两人来到餐区,他拿了一个白色盘子递给她,自己也拿了一个。

    “但愿如此。”她不是不相信他的话,而是对自己没那么有自信。

    还是专心用餐好了,她饿了。

    挟了一些食物后,她端着盘子走到一旁找座位。

    因为宾客还不多,所以有很多空位,徐晓茉选在角落的一张白色圆桌坐下来。

    “好吧,假如都没人认识妳的话,我介绍几个有名的作家给妳认识,让妳有机会跟他们交流一下。”顾赫铠稍后来到她的身边,在她对面的位子坐下来。

    “还有其它作家会来?也是台湾的作家吗?”原本无聊用餐的徐晓茉睁大了眼睛,眼里流露着期待。

    “都有,还有几位是国际知名的作家,以及来自日本的名漫画家。”

    “你说的不会是今天上午在书展上同样办签书会的那几位名作家吧?”老天,那都是她的偶像,尤其是来自日本的漫画家。

    他点点头。“我会介绍你们认识,所以妳今晚得牢牢跟着我,别错过了机会。”

    “好。”她没有心机的笑着点头,几乎完全放下对他的防备。

    顾赫铠将她甜美纯真的笑靥深深烙印在眼底、心里。

    他梦想着她能这样毫无防备的对他笑很久了,为了能赢得她的笑容、卸下她的防备,她绝对不知道他得多努力压抑激动的情绪,才没将她拉进怀里热吻一番。

    而今晚,他一再压抑内心的渴望,尽力以最泰然自若的态度来面对她,他发觉一旦他像朋友般跟她自然相处,她也会用最自然的一面来对待他,不再慌张恐惧。

    整个晚上,她一直乖乖的待在他身边,而顾赫铠也没让她失望,引见了几位知名作家和漫画家给她认识,她开心的跟这些作家相谈甚欢,还破例接下他递过去的鸡尾酒,开心的一口接一口地喝着。

    直到她喝醉了,倒在他的怀里。

    时间来到深夜十点多,宴会已经到了尾声,顾赫铠搂着柔若无骨的徐晓茉走出庄园,搭上已经候在门口的礼车。

    坐进后座,他让她半躺下来,让她枕在他的大腿上,然后倾身按下按钮,升起隔在中间的黑色隔音玻璃帷幕,让两人有独处的空间。

    车子缓缓开动,慢慢驶离了这座私人庄园。

    顾赫铠的修长大手抚摸着她细致的眉,手指头轻抚过她粉嫩的脸颊和柔润的唇瓣。

    他想念她的唇,他从没忘记她吻起来有多甜、多诱人。

    低头凝视着睡得很沈的她,他的脑海里浮现过往两人亲密缠绵的画面,他狂野的占有她,热烈的吻她的唇,他的身体因为脑海里的遐想而紧绷……

    不!今晚,他不想这么快就离开她。

    他要拥有她一晚,即使李玟反对,他也不会妥协。

    =

    黑色加长型礼车停在饭店门口。

    顾赫铠姿态潇洒的下了车,抱起喝醉陷入睡眠状态的徐晓茉,迈开步伐走进饭店里,搭乘电梯来到房间门口。

    李玟已经等在徐晓茉的房间门口,手里拿着房卡。

    “你把晓茉放在床上,其它交给我来就好了。”她将房门打开,好让顾赫铠把醉倒的徐晓茉抱进房间里头。

    “我要留下来照顾她,明天她醒来前我会离开。”顾赫铠边说边往前走,直接走进那扇开着的房门里头,温柔地把徐晓茉放在四柱大床上。

    “顾赫铠,我们约定过了,等宴会结束后你得把晓茉归还给我。”跟着走进来的李玟倚在门口,看着站在床边不走的顾赫铠。

    “事情有了变化,晓茉她醉了,她每次喝醉后总会睡上十几个小时才会醒,我想趁这个机会多看看她。我的心愿不大,只是陪她一晚,好弥补我对她整整两年的相思,妳确定妳真的要阻碍我吗?”

    他和徐晓茉之间的感情纠葛,最清楚的人就是李玟了。

    李玟是徐晓茉的大学好友,他跟徐晓茉从认识交往、陷入热恋到决定闪婚,李玟全都参与,就连婚后一个月徐晓茉发生车祸意外失忆,李玟也陪在徐晓茉的身边,看着他逼徐晓茉恢复记忆的争执过程,最后徐晓茉逃开他,也是逃到李玟的身边寻求保护。

    后来,他决定放弃婚姻,离开徐晓茉让她平静的过日子,但其实他离开的这两年,一直跟李玟私下有联系,从没打算放弃和徐晓茉这段感情,他只是暂时走开而已。

    这两年来,他一直压抑住疯狂的思念心情,一直在找机会重新回到徐晓茉的身边。

    整整等待了两年,也布局了两年,他积极涉入出版业并入股当股东,凭借着自己在商界的名气和交游广阔的人脉,努力与出版业知名人士打交道,认识不少国际人士,也因此才有这个机会透过人脉安排徐晓茉来到泰国参加书展。

    除此之外,他还私下透过李玟帮忙,让她住进东方文华酒店的顶级套房,并安排她参加侨界举办的餐会,再意外现身带她前往,刻意介绍许多她所崇拜的作家和画家给她认识。

    用心良苦的他看似在出版业界交游广阔,但其实这是他用两年的时间和庞大的金钱,所堆砌出来的成绩。

    一切的安排都很妥当,即使一开始晓茉震惊又惶恐,但整个晚上他都表现得很平静,终于让晓茉慢慢放下防备,跟着他在宴会上认识侨界友人和许多知名的作家与画家。

    徐晓茉后来几乎可说是完全对他放下了戒心,开心的接过他递给她的鸡尾酒,跟作家们谈话喝酒,整晚心情都十分愉快,鸡尾酒也喝了好几杯,喝到醉了。

    她只要一喝醉,很快就会睡沈了,而他没阻止她喝酒,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但眼前有个阻碍,那就是李玟。

    “你——你分明是有计划的让晓茉喝醉酒对不对?”李玟洞悉地看着他,在那张斯文俊雅的脸庞下,其实隐藏着深沈的心机,但她知道他的深沈算计全都是出自对徐晓茉无法自拔的爱恋。“我就知道你不可能这么容易放手,我早该预防你会留一手!带晓茉去参加宴会只是你的第一步棋,其实你要的根本就是一整个晚上!”

    语气满是无奈,李玟真不知自己该不该把顾赫铠赶出去,让他的计谋无法得逞?

    如果要阻挠,她会觉得自己不近人情;但不阻挠,她又担心好友徐晓茉知道了会怪她……李玟陷入两难的挣扎。

    “我们分开了两年,现在我只要求陪她一个晚上过分吗?”他反问着李玟,他的目光始终流连在床上酣甜熟睡的娇人儿身上,如果可以,他想从现在起就拥有她,直到天荒地老,而不止是短短一晚。

    “你们都已经离婚了,除非她允许,否则你一点要求的权力都没有。”李玟不得不点出事实。

    “不管妳说什么,我都不会走。”他态度相当坚决。

    “你——”李玟倒怞一口气,她今天真的是亲眼见识到了顾赫铠执着的性格。

    “我绝对不会走,如果妳要站在那里一整晚,我不会赶妳。”他不会走掉,今晚一定要留下来。

    李玟瞪着他,无言以对,眼里有着不认同,但却有着更多的心软和同情。

    这个男人如此深爱着晓茉,为了找机会跟晓茉相处,用尽心机和心力,这让李玟根本硬不下心来阻挠。

    李玟内心挣扎许久,但终究心软的成分居多,在她犹豫着该不该成全他时,他看也没看她一眼,也不在乎她的想法为何,眼中依旧只有徐晓茉而已。

    他看着徐晓茉的爱怜眼神,是那样的令人动容和同情,还带有一丝辛酸……

    就这样,李玟和顾赫铠两人心思各异的僵持,但是床上睡得酣甜的人儿却一点也不知情,睡得可沈呢!

    最后,李玟心软的决定成全顾赫铠,放弃跟这个绝对会跟她坚持到底的男人耗下去。

    “明天……早上六点以前你得离开。”

    说完话后,李玟叹气的转身离去,替他关上了房门。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犀利前夫最新章节 | 犀利前夫全文阅读 | 犀利前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