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败犬想婚头 > 第十章

败犬想婚头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住手——”

    朱冷冷以为她死定了,这下掉下去准没命,也做好重新投胎的准备,眼一闭,准备从容就义,呼啸而过的风声是她的丧钟。

    没想到千钧一发之际,耳边传来救命的声音,那个从天而降的英勇骑士……不,是该死的男人,他居然在她命悬一线的时候才出现,简直是……好人都被打死了,警察最后才赶到,可恶到令人咬牙切齿的地步。

    他就不能早点现身吗?一定要她危在旦夕时吗?他以为先把她吓个半死再行搭救,让她庆幸之余就忘了他的失踪和欺瞒,便不予计较吗?

    哼!他想得美,她绝对会……绝对会……朱冷冷的鼻头很酸,眼眶也红了,强忍的泪花在眼底滚呀滚的,几欲夺眶而出。

    “唐之襄,立刻放开冷冷,不要再做错事了。”一错再错,只会加重罪孽。

    看到赶得满头大汗的男人一脸焦虑,唐之襄冷冷一笑。“坏事做多了也不差这一桩,有了这张挡箭脾,你还能不屈服吗?”

    朱冷冷是他手中的王牌,说什么也不能放。

    “蓄意谋杀是死罪一条,若是你不小心让她坠楼而亡,想想看你将付出什么代价,真的值得你赔上一辈子吗,”人都想长命百岁,他不信他不怕死。

    “这……”他犹豫了一下,现实逼得他不得不用力思考。

    尹苍日不敢妄动,仍努力劝说,“你之前做过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你想带多少铙远走高飞都成,只要你把冷冷放了,全都一笔勾销。”

    “你说的是真的?绝不反悔?”他认真考虑他的提议。

    唐之襄要的只是离开的时间,掏空公司资产的钱已经入袋,谁也拿不走,就算事情被揭露了,於他无损,一飞离台湾他便海阔天空了。

    “如果你不放心,我还能签字盖章立下切结书,保证我本人无条件宽宥你一叨的错。”限他本人。

    “这么简单就让你抢走学妹,似乎有点不太甘心。”少了个超级崇拜者,人生乏味多了。

    “可是你想一想,明天的一这个时候你可能在轮敦或是纽约,任何一个你想去的地方,身上带着一大笔钱,少个冷冷对你并无影响,她对你而言没那么重要。”相反的,会是他一大拖累。

    他说的倒有几分道理,“听起来是不错的交易,非常令人心动。”

    唐之襄手中的绳子松了松,被他说服了七八成。也是,人一旦有了钱,还有什么做不到。

    “等下,你们两个也太放肆了,完全无视我的存在,先让他把遗嘱交出来,不准太早放人。”一张薄薄的纸可是关系到他们母子的下半生。

    以为仍大权在握的周月兰高傲地抬起下颚,蔑然她瞧不起的下等人,认为他们全都让照她的意思行事,不许有个人主见。

    安苍森就是被她的强势养得懦弱无能、胆小怕事。母亲与情人一出面,他没用地往顶楼花园的一角躲,一心只想尽量别被波及到。

    瞧她依然颐指气使,唐之襄推了推镜框,冷笑配合。“听到夫人的话了吗?遗嘱一拿出她就没事,很划算吧!”

    “只要遗嘱吗?”尹苍日神色冷静,意味深长的看了周月兰一眼。

    “没错,把遗嘱交给我,我立刻叫他把人给放了。”哼!反正那个臭丫头对她并无用处,她要的是死老头的遗产,她一毛钱也不会留给尹蕙心生的杂种儿子。

    “好,我给你。”尹苍日没有一丝迟疑,爽快地令人相当讶异。

    本以为他不过口头说说罢了,没想到他当下就取出安泰三亲笔签字的遗嘱,一份三张不多不少,正好注明他身后三名“亲人”应得的财产分配。

    周月兰见状喜出望外,想抢又想保持贵妇形象,便以眼神示意唐之襄上前拿取。

    这时为了不让周月兰超疑心的唐之襄一颔首,他粗暴地拖行行动不便的朱冷令,以一手交人、一手取货的方式进行交换。

    很快地,大家都得到他们想要的,各自为所得露出欢欣笑容。

    “我拿到遗嘱了,我拿到遗嘱了,哈哈哈……那老家伙的钱全是我的了,他不能再给我脸色看了,我活得比他久,我赢了……”

    她赢了,安泰三和尹蕙心是彻底的输家,他们年轻时不能相守,只能任她得意地霸占两人的爱情,现在一个死了,一个也差不多了,活着的她是这场爱情战争中唯一的胜利者。

    拿到遗嘱的周月兰看也不看内容一眼,第一件要做的事是让律师大肆修改一番,改成对她有利的条文,以“未亡人”身分独占安氏企业。

    她开心到都……眼眶泛泪,骄傲的脸上却微带一丝落寞。

    她是赢了,却有一种输得很惨的感觉。

    反观另一边,情势是大大不同。

    “冷冷,我……”想解释的尹苍日尚未抱到令他心慌不已的人儿,就先挨上一巴掌,接着是让人会得内伤的拳打脚踢。

    “你敢骗我,你又骗我,你到底要骗我几回才甘心?我真的有那么好骗吗?让你一次又一次把我当傻瓜耍,我打死你、打死你,把你打成猪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骗我……”可恶、可恶,她要替天行道,消灭万恶之源。

    尹苍日满脸苦笑地承接她落下的拳头,很痛,但没办法,谁教他让她受惊了。“冷冷,你手不痛吗?要不要休息一下?我舍不得你太累。”

    “痛,可是心更痛,你让我好担心……”她打累了,哽咽地说。

    他两手一张,抱住肩头怞动的小女人。“没事了,我保证不会再让你担心受怕了,仅此一次,再无下一回。”

    她泪眼婆娑地拾起头。“这些天你去哪?为什么不跟我联络?”

    为了计划,他不得不暂时消失。“这件事等会再谈,先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手腕会不会痛……”该死,都红肿一片了,还被绳子磨破皮。

    “当然会痛,学长绑得可紧了,简直把我当成待宰的猪只……呃,等一下,你真是总裁的私生子吗?为什么你不姓安?”

    瞧着她的神情,尹苍日回答得很谨慎。“总裁的确是我生父,我是他婚前和初恋情人生的孩子,所以从母姓。”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件事,瞒着我很好玩吗?”她不满地又踢了他一脚。

    噢!腿要残废了。“私生子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谁会四处宣扬?而且我答应我父亲从基层做起,不得向人透露我的身世,所以谁也不能告知,包括你在内。”

    “喔!是这样呀,好吧,这点我可以原谅你。”她喘了口气。

    尹苍日以为她消气了,不再介意,但是她喘完了气后又变脸了。

    “你是白痴还是笨蛋?干么把遗嘱交给别人,还不抢回来。”

    “抢回来?!”他傻眼。

    “当然要抢呀!你是总裁的亲生儿子耶!他的遗产理应有你一份,你不可以将自身的权益白白拱手让人。”那也攸关她日后能不能当个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贵妇。

    “冷冷,遗嘱能不能生效得等立嘱人往生……”不必急於一时。

    她发狠的一瞪。“总裁不是快挂了,你就赶紧申请‘亲子监定’,就算他比较不幸早走一步,你也可以找安执行长,他是你兄弟。”

    “他不行。”他一口否定。

    替他着急的朱冷冷几乎要揪起他的衣领大吼,“为什么不行?难道你不是你父亲亲生的儿子?”

    不是他,而是……“让我父亲亲自说明较为妥当。”

    “你父亲?!”她愕然。

    正当两边各有心情转折时,一个被认定决要不久於人世的长者从楼梯口走了出来,但他两眼炯炯有神,不见丝毫病态。

    除了安泰三的出现令在场所有人措手不及,尤其是表情复杂的周月兰,她不知道是该高兴丈夫无恙,还是难过她终究棋差一着,没能重创他。

    “你……你没事?!”

    望了望妻子,再看了一眼她身后的“儿子”,他的笑容多了沧桑。“你们真的让我很失望,本来我想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没想到等到的还是令人痛心的结局。”

    “这是怎么一回事,安泰三,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最后机会,他想做什么?

    “你想明白我就告诉你,这不过是一场戏,考验人性的戏。”可惜没人通过测试。

    安泰三重病入院是假的,他和苍日合演了一场好戏,假借有遗嘱一事,看周月兰母子是以亲情为重,在病榻前随侍,或是起了争夺之心,无视他时日无多,趁机霸占遗产。

    而另一方面放空公司的管理,让心有邪念的唐之襄放下戒心,提前完成他的掏空计划,好让他们掌握证据。

    “遗嘱是真的,上面载明我要给你们母子的财产,一旦我亡故,你们可得我身后的一半财产,并每年由公司盈利分拨百分之十当生活费,可是……唉!现在你们一毛钱也拿不到,我会另立遗嘱,你手中的那份根本是废纸。”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们母子俩!不要忘了,当初是我娘家出钱资叻你创业,不然哪来的安氏企业,这份天大的恩情你不用还吗?”周月兰气急败坏,指着他鼻头破口大骂。

    “那笔钱早在二十年前我已以十倍的金额还给周家了,我安泰三早已不欠周家人情。”欠钱还好,人情债难还,但他已经尽量做到。

    她一听,气得涨红脸。“那你欠我的感情呢,还有我三十几年的青春岁月,你还得了吗?”

    “那是我该欠你的吗?”安泰三脸上出现难得的严厉神色。“结婚前我就告诉过你我不爱你,一辈子也不可能爱你,足你硬要强求,强行拆散我和蕙心还说我欠你?分明是你的自私欠了我们,欠了他们母子俩,你才是最没资格开口的人。”

    “你……那我们母子呢?你真的放手不管?”她心慌了,平时强势的悍劲倏地不见了。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我不揭穿你是念在夫妻之情,不想你太难看,但是你扪心自问,苍森真是你为我生的孩子吗?”

    “……你知道什么?!”不可能,这件事她藏得很好,他不可能知情,连她也……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他身子一让,后头的周志雄往前一站。“他才是你儿子的生父,你酒后失身和他发生关系,才有了苍森。”

    “什么,是他?!”那一夜的男人是他?

    周月兰颓然坐在椅子上,不敢相信一夜情的对象竟然是她远房亲戚。

    其实她是因为得不到安泰三的爱而借酒浇愁,但她喝得太醉了,根本搞不清楚和谁上了床,她只瞧见一个男人走到面前,便把他错认为安泰三,迷迷糊糊地献了身。

    “学长,别走得太快,你以为你能全身而退吗?”天真可不适合奸险的他。

    唐之襄眼眸半眯,盯视拦下他的尹苍日。“你答应过的事想反悔?”

    “我是说过‘本人’同意放过你,可是我身后的警察有不一样的想法。”他不代表所有人的意见。

    一群警察蜂拥而上,压制住极欲挣脱的“现行犯”。

    “你骗我——”他居然傻到相信他。

    “彼此彼此,你也不是用假而具骗了冷冷好些年,我不过还以颜色而已。顺便告诉你一件事,你要安苍森汇进的人头帐户已转到我名下,也就是说你精心筹备的计划全成了美丽的幻影。

    “什么?!”

    “……哇!这个看起来好好吃喔,那个看起来也不错,布朗尼上面有坚果耶!苹果派的馅料好丰足,还有焦糖蛋糕的色泽……”口水快流出来了,好想大口咬下。

    “老婆,想吃就通通买回家好了,冰在冰箱里慢慢吃,不要一脸垂涎的贴在人家冰柜上面。”真的很难看。

    人家是婚前才谈恋爱,朱冷冷和老公却是婚后才大谈甜甜蜜蜜的恋爱,两人大方的享受爱情的滋味,高调地展现浓得化不开的浓情蜜意,羡煞一干不看好他俩的众人,让人也想大喊,我要谈恋爱,给我一个男人(女人)。

    原本朱冷冷没打算那么早进礼堂,她想经历被追求的过程。

    可是还有一个大秘密没说的尹苍日没法等太久,要是情慾一来煞不住……於是他故意煮过期食物令她肠胃不适,再串通熟悉的医生拐骗她陵有身孕。

    为了不让孩子成为私生子,他们“勉为其难”的结婚了。

    但是新婚那夜新郎差点被新娘打个半死,因为她痛得呼爹喊娘,落红的证据证实他又骗了她一次,最后新郎用浓浓的爱才稍让新娘消气。

    “可是吃不完很浪费耶!这世上有很多吃不饱的孤儿……”做人要知足,不能太贪心。

    看着柜内新鲜诱人的四寸草莓蛋糕,很奇怪地,朱冷冷一点也没有买它的冲动,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幸福了,每一天都笑着睁开眼,感受老公满满的爱。

    这一阵子发生了不少教人措手不及的事,她也忘了曾回到过去的那件事,以受跟学长告白的那一幕,待她再想起时,便迫不及待地拉着老公到蛋糕店,希望它还在,一切不是自己在作梦。

    如今的她过得非常充实且快乐,几乎像草莓蛋糕一样甜蜜,相对她的学长下场却十分凄惨,而因牵扯上安苍森,安总裁决定不告他,放他一马,但也宣布终生不录用他。混不下去的他,听说躲到了乡下。

    安苍森倒还好,他从强势母亲的眼皮下逃脱,到了国外结识一名金发碧眼帅哥,两人一陷入情网便火速结婚,在荷兰完成婚姻登记。

    此举吓得周月兰中风半身瘫痪,怎么也无法相信她的儿子居然“嫁”了一个洋人,而且还是个男人,至今仍伤心地不肯接受复健,以致生活没法自理,只能靠外佣帮忙照顾其生活起居。

    倒是尹苍日改了姓为安苍日,并从父亲手中接下安氏企业,成为最年轻的总裁。

    而安泰三则宣布退休,在郊区买了五分大的地盖农舍,平时养公鸡、种种菜,到堤防钓钓鱼,日子过得相当惬意。

    他也将心爱的女子的墓迁到农舍旁,并在墓碑上刻着:爱妻尹蕙心之墓。每日朝夕相处,晨昏以对,了却不能相守的憾事。

    “吃不完我吃总可以了吧!亲爱的老婆大人。”为了让老婆高兴,他只好牺牲自己了。

    “好吧!就买……嗯,这一个。”她最后挑了个六寸大的蜂蜜榛果蛋糕。

    结帐时,笑得温柔的长发店长眯着眼问她,“快乐吗?许愿蛋糕的魔法灵验了吧!”

    她笑道:“谢谢,我很快乐。”

    朱冷冷走出蛋糕店时,正好和一名伤心落泪的女孩擦身而过,她不自觉地回头一看,微微讶异那女孩不假思索的拿走四寸草莓蛋糕,而女店长含有深意的嘴角微扬。

    伤心人的魔法蛋糕吗?她想。

    “老婆,你在看什么?”看得出神,连快撞到门都一无所觉。

    “没什么,只觉得恋爱真好,尤其是认识你,我的人生再无遗憾了。”她庆幸有机会认清学长并非自己今生挚爱,且找到了爱她也被她深爱的他——安苍日。

    “谁说没有遗憾?至少要多几个小冷冷或小日日,啊!最好生三男三女,让家里热闹些……噢呜!老婆,你要不要去练拳击?”她打人的手劲真……痛呀!

    “你当我是专生小猪的母猪呀!还一口气预订六头,要不是你骗我怀孕了,我才不想那么快由女朋友升级为黄脸婆呢……”蓦地,她想到什么似的眯起眼。“对了,你没再瞒我什么吧?”

    她老公是专业骗子,专骗她一人。

    “当然没有了,我哪敢再骗你,老婆万万岁……”他突然想起还有件很小的事情未提,连忙乾笑的转移话题。“老婆,你看那边那两个小朋友真可爱,跟我们小时候一模一样……”

    “跟我们小时候一模一样?”他跟她?

    安苍日脸色一僵,不自在地转开视线。“不就是……呃,每个人都有小时候……”

    “等等,我好像想起什么。”朱冷冷看了看比小男生高一个头的小女孩,一道模糊的影子慢慢成形。“你是跟屁虫;:”

    “什么跟屁虫,真难听。”是她说要罩他,他才跟着她,安苍日不平地小声嘀咕。

    哼!又瞒她,看她怎么回敬他。“其实我也有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他追问。

    “这个秘密就是……不告诉你。”

    朱冷冷的秘密就是没有秘密,就算说梦话也不会说出去,而且能让老公一辈子挂在心上,不断问她:什么秘密,什么秘密,什么秘密……

    没办法,谁教她老公这么爱她。

    对着酸酸甜甜的草莓蛋糕许愿,竟能改变三段爱情故事的结局?请看——

    《本书完》

    草莓蛋糕的秘密三部曲:

    女王爆婚变作者:绿风筝/html2/94949/index.html

    金主求倒带作者:绿光/html2/94950/index.html

    败犬想婚头作者:寄秋/html2/94951/index.html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败犬想婚头最新章节 | 败犬想婚头全文阅读 | 败犬想婚头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