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真命天女 > 终章

真命天女 终章 作者 : 季可蔷

    谁知这只是黑玄声东击西之计,他命一支骑兵佯装冲撞济梁关口,其余的兵马却绕道进攻另一座边城。

    那里是北余的粮仓,黑玄谨守“取用于国,因粮于敌”的用兵之道,长征的军队最怕粮草无继,必须设法在敌境就地取粮方为上策,所谓“智将务食于敌。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于是,黑玄只带了七日的粮草,众人优虑断粮危机,霎时激起破釜沉舟的决心,将士用命,于最短时日内拿下这座边城。

    之后,前线频频传来捷报,希林大军连下二十余座城池,但就在黑玄推进至北余主城只有三日的路程时,对方终于派出真正的勇将应战。

    德芬知道,该是自己上场的时候了。

    她求见靖平王。“父王,儿臣很是担心前线战事。”

    “是啊,联也担心。”靖平王正与舞姬饮酒作乐,见到女儿,一时有些尴尬,慌忙逐退一千人等。“听说近日战况陷入胶着,再这么拖下去,恐怕对远征的我方不利。”

    “是,若是这场战事输了,不但不能给北余一个教训,希林反倒贻笑大方,父王也会颜面无光,所以儿臣很是担忧。”

    “那你说该当如何是好?”

    “儿臣以为将士为国尽忠,图的不只是身后荣耀,也需要适当的奖赏嘉勉,所以若是父王能下诏谕,宣示将在战胜后大加慰勉有功之人,想必能大大振作军队士气,为国冲锋陷阵。”

    “你说得有理。”靖平王非常同意。“不过该如何奖赏好呢?”

    “儿臣以为,父王不妨诏示将自北余夺得的领地赐给有功将士,并册封领军的黑玄为议事公,列席圆桌会议。”

    “给他们一些土地不成问题,但这个议事公嘛……”靖平王有些许迟疑。“联得同王后商量商量。”

    “什么事要同我商量?”说人人到,一道夺目的艳光闪进,正是希蕊王后。

    “是这样的——”靖平王将方才与女儿的对话转述给王后听。

    希蕊听了,望向德芬,表面笑容盈盈,眼神却是冰冽胜雪。“人都还没回来呢,就急着讨封赏了?”

    德芬不动声色,淡淡回话。“儿臣只是希望能借此提振前方将士的士气。”

    “这士气自然是要提振的,我赞成。”

    “那王后是同意可以赐封黑玄为议事公?”靖平王不禁惊喜。说实在,他对那个聪明勇敢的年轻人倒是有儿分赏识的,私心也颇想提拔他。

    “黑玄解救天女有功,若真能扫荡北余,再为我圣国开疆拓土,赐他一席议事公自是无妨。不过臣妾倒担心战况未必如此顺利,要是这么个出类拔萃的人才战死沙场,陛下说说,该有多可惜呢?”

    “这个…”靖平王面色犹豫,未及答腔,德芬抢先落话。

    “若是黑玄不幸战死,依照希林惯例,当为其在英灵祠立牌位,供后人缅怀其英姿伟业。”

    “如此一个对你忠心耿耿的男人,最后只落得立英灵牌位的下场,别说陛下跟本宫感到惋惜了,德芬你啊,恐怕也不甘心吧。”希蕊意有所指的感叹。

    “若是他回不来,也只能如此了。”德芬极力压抑胸臆情绪起伏,刻意将话说的冷漠无情。“回不来,就只是个牌位,回来了,才能成为国家可用之人。”

    “是国家的人吗?我瞧是你的人吧?”王后语带讥讽。

    德芬深呼吸,羽睫微扬,毅然决然。“我承认我的确想将他变成我的人——不对,应该这么说,我相信他必能凯旋归来,而且一定要让他成为我的人!”

    这等于是下战书了。

    气氛一时诡谲,波涛汹涌,两女对视,彼此审慎评估。

    希蕊冷笑,首先打破僵凝。

    “那好吧!我们就等着瞧,他究竟能不能回得来——”

    数月后,黑玄开学而归,他几乎攻下大半个北余国,兵临王城,逼得北余国君不得不投降议和,割让半数城池,换来和平盟约。

    靖平王大喜,不但赐赏土地予诸位有功将士,亦遵守诺言,册封黑玄为议事公,列席圆桌会议。

    下朝后,黑玄参加庆功宴,途中偷偷溜走,来寻德芬。两人在宫阙隐秘处相会,倾诉别来情衷。

    “听说这是你在王后面前为我讨来的封赏?而且你还当面对她说,若是我回来了,注定得成为你的人?”黑玄笑问,星眸熠熠流光。

    “是啊。”德芬承认,总觉得他这话说来有些暧昧,不禁红了脸。

    “啧啧,你都如此宣布了,看来我这辈子是摆脱不了你了。”他似真似假的感叹。

    “说什么啊?”她娇嗔,不依的赏他一拳。

    他笑,揽过她纤腰,轻薄她敏感的耳珠。“想我吗?”

    “当然想。”她痒得躲开,俏厥菱唇。“都不晓得人家有多担心你!”几乎夜夜难以成眠呢,芳心上像有根针扎着,痛得很。

    “不是说若我回不来,就只是个牌位吗?”他故意逗她。“我听了很伤心呢!”

    “你……明知人家不是那意思!”这人真坏。“我怎么可能对你那般绝情?”

    “谁晓得?女人心海底针。”

    “黑玄!”她恼了。

    “好好,我不玩你了。”他笑,在她粉颊上亲了亲,她容色更加嫣红,艳美如花。“对了,听严冬说,我不在这段时间你可也没闲着,忙得很。

    “是啊,忙着为你讨封赏嘛。”她嗤道,横他一眼,风情万种。

    “呵呵,多谢公主殿下。”他朗笑,半晌,才认真问:“我留下严冬保护你,听说你好像差遣他做了不少事?他说,你问他襄于州除了铁脉,是否也出产一种稀有的磁石矿,还要他秘密寻来给你?”

    “嗯。”她领首。

    “丫头,你想做什么?”他好奇。

    她嫣然一笑,不答反问。“你知道为何每回我主祭的时候,神殿的祭台便会有火焰生起吗?”

    “应该是…某种幻术吧?”

    “不错。我在祭台不安设了风箱,殿门开启,便会牵动机关,扬风点火。”

    “原来如此。”他领会,不得不佩服她的冰雪聪明。“不过这跟你寻找磁石又有什么相干?”

    “因为,”她神秘地弯唇,明眸璀璨,神采飞扬。“我打算进行一场希林开国以来规模最盛大、最震撼人心的幻术!”

    隔日早朝,德芬以天女身份上殿,当着所有人面前宣告。“陛下,儿臣近日夜观星象,察觉紫薇垣星象有异。”

    紫微垣?众人骇异。那不就是象征王宫内院的星垣吗?

    靖平王也惊骇不已,颤声问,“有何异常?跟朕……有关吗?”

    “是北极五星之太子星,亮度忽明忽暗,有些不寻常。”德芬解释,吐嘱清越。“昭陛下准许儿臣行祭天仪式,请示神谕。”

    她是天女,既说星象有异,所请自然照准,于是择定良辰吉日,德芬入神殿祈问神谕。她一进殿,祭台便生然火焰。

    仪式过后,德芬求得神谕,说明上天将在日夜交会时分,亲自颁下神诏。

    “亲自颁神诏?”群臣不解。“敢问天女这是何意思?”

    “我也不晓,就请诸位耐心等待日夜交会的时候吧。”

    在黑玄有意的散播消息下,不仅贵族权臣在神殿外云集,王城百姓亦有不少人携家带眷,挤在外围旁观。大伙儿议论纷纷,好奇上天会以何种方式颁下神诏。

    “听说是天上的太子星有异象。”

    “有异象是啥意思?该不会是陛下迟迟未立太子,上天想指示些什么吧?”

    “我瞧有这个可能哦。”

    德芬一身雪白祭衣,襟口滚上淡丽彩纹,佩金玉腰带,素雅中不失华贵,站在祭台上,衣袂翩然,轻逸出尘,百姓的目光都不禁朝她投去。

    “那就是天女啊,真美!”

    祭台上燃着熊熊火焰,映亮了德芬纤丽的剪影,亦映亮周遭每一张期盼的脸,到了傍晚的日落,天光渐暗。

    忽的,祭台火焰灭了。

    “怎么回事?”众人惊慌,面面相觑。

    火焰是神灵降临的象征,火灭了,岂非不祥之兆?

    天色暗下,一片漆黑,众人咳呼,睁大了瞳孔意欲瞧清祭台景象,过了约莫半盏茶时分,青铜制的火炉忽然飞出一群百鸟,振翅拍响,回音缭绕不绝。

    “天啦!这些鸟是打哪儿来的?”群众纷纷仰头,都觉不可思议。“那鸟身上仿佛还会发光呢!”

    漾着青蓝色光芒的百鸟在空中旋绕,吸引所有人目光,德芬趁此空挡走向铜炉,不着痕迹的扳动机关,跟着轻巧的退开。

    “咦?那时什么?”有人注意到铜炉有异状。“好像有什么东西浮上来了?”

    众人凝目,借着微弱的光芒,看清那是一盏纸天灯,但天灯未点火,怎能无端悬空?真令人大惑不解。

    之间天灯缓缓上浮,停在距离铜炉数尺的空中,跟着,炉内火焰复燃,火光灼灼慑人。

    “是天神啊!天神降临了!”

    百姓们又惊讶又害怕,此起彼落,磕头拜服,坐在祭台附近的贵族权臣亦皆震动。

    烈火灼烧片刻,悬浮半空的天灯隐约显现字迹。

    “天灯上有字!”有人看见了。

    “是神诏!上天果真颁下神诏了,快磕头领旨,快!’百姓又急急忙忙跪成一片,点头如捣蒜,德芬也跟着跪下,双手朝向天灯高举,做出接诏状。渐渐地,天灯上透出一个又一个墨色大字——

    若违天命,国运难继。

    德行芬芳,流传百世。

    “这是什么意思?‘德’行‘芬’芳,流传百世——莫非上天属意的是德芬公主?”

    “没错,是德芬公主!她就是承天命之女,希林的下一任国主,我们未来的王。”

    “天女、天女、天女、天女!”

    百姓们欢声雷动,喜悦高呼,德芬盈盈立起,表面神色惊诧,心下却是热血澎湃。

    看来她这幻术效果很不错呢重众人只知前所未见的异象连连,却不晓这都是她事先策划,让白鸟沾了会发出磷光的朽骨,铜炉与灭灯都安上了磁石,利用同极相斥的道理,使天灯上浮。至于灯上的隐形字,是以方士提炼出来的绿钒油写就,遇热便能显形。

    这场天命钦点的大戏,可还精彩?

    她望向站在远处的黑玄,他正对她笑着,朝她投来赞许的目光。

    不愧是我的真命天女。

    他用嘴形,无声地传达出一个男人对女人的深深恋慕。

    至于其他人,脸色可不好看了,开阳似笑非笑地勾着唇,目光却异常阴沉。真雅眉宇整拢,神态凛然。

    德芬独立于祭台,顾盼悠悠流转,最后,凝定于漂浮的天灯。

    假借天意,玩弄权术,或许是一种罪,但她己决定,与其百般闪躲,不如正面迎击——

    这条漫漫的王者之路,她终于也踏上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真命天女最新章节 | 真命天女全文阅读 | 真命天女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