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娘子偷香 > 第八章

娘子偷香 第八章 作者 : 朱映徽

    棒日午后,韩少磊主动约了李建安,两人在‘凤祥饭馆’那间独立的包厢中碰面。

    李建安直视着眼前这个气宇轩昂的年轻人,眼底有着满满的赞赏。

    由于两家人认识了十多年,他可以说是看着韩少磊长大的,这个孩子自幼就优秀过人,因此别说是雪梅死心塌地地想嫁给他,就连他也一直认为韩少磊是个不可多得的女婿人选。

    除此之外,倘若闻名天下的‘凤祥饭馆’和杭州知名的“如意酒庄”能够结为亲家,相信对两家的事业都有绝大的帮助,因此不管于公于私,他都很乐意促成这桩婚事。

    “少磊,你也知道,因为咱们两家之间的交情,这些年來伯父一直都将你当成自家人似的,看你逐渐拥有接管‘凤祥饭馆’的能力和架式,伯父也不禁为你这个未来女婿感到骄傲啊!”李建安说得直接,反正昨晚话都说得那么明了,就不需要再迂回地说话。

    韩少磊也无意拐弯抹角地虛应这个话题,他毫不闪躲地正视着李建安,说道:“承蒙伯父厚爱,不过少磊已有了意中人,要让伯父失望了。

    听见这个回答,李建安不禁皱起眉头。

    “失望?是啊!”他撇开头,故意似地叹了一大口气。

    “唉……雪梅是个死心塌地的孩子,一旦心中认定了对方就没法儿改变,偏偏我这个当爹的又太宠她,实在舍不得看她难过啊……”

    “恕少磊直言,倘若少磊真的娶了雪梅,她也不会幸福的,因为我爱的人并不是她,而是湘儿。”

    李建安的眉头皱得更紧,眼底更是惊过一丝不快。

    “幸福与否,得要当事人说了才算,况且这会儿我只看见雪梅因为一个突然冒出來的姑娘而伤心难过。我本來以为你是听懂了我昨晚的话,今日才约我碰面的,现在看來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啊!需要我说得更清楚明白一些吗?”

    “不必了,伯父昨晚的话,我听得再清楚不过。”韩少磊答道。

    不就是以供酒为威胁,想要逼他为了事业而娶李雪梅码?他若是真因为这种事情而妥协低头,就连他都会瞧不起自己。

    韩少磊心里虽然对李建安的威胁手段感到不悦,但他的神色还算平静。

    他拿起桌上的酒盅,为彼此各斟了杯酒。

    “不管怎么样,因为少磊的事情让伯父烦心,是少磊的错。少磊敬伯父一杯,先干为敬。”说完后,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见他开口认错了,李建安心想或许这桩婚事还有转圈的机会,嘴角不禁扬起一抹笑。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陪你喝一杯吧!”李建安端起酒杯爽快饮下,却在酒液一入喉之后立刻变了脸色。“这……这是……”

    这杯中的酒尝起來并非出自“如意酒庄”,那浓郁的口感甚至远比“如意酒庄”的酒还要好!!

    这种上等好酒,过去他曾经喝过几次,如果没记错的话,这酒应该是——

    “这是京城‘翡翠酒庄’的酒?”

    韩少磊点点头,俊颜扬起一抹莫测高深的微笑。

    “伯父不愧是酒庄的老板,果然厉害。”

    李建安一愣,忽然觉得眼前这个态度从容不迫的后辈,似乎远比他原先以为的还要难以应付。

    “你怎么会有‘翡翌酒庄,的酒?”李建安忍不住追问。

    那“翡翌酒庄”是京城最负盛名的酒庄,出产的全是宛如琼浆玉液的上等美酒,可偏偏老板上官政宗是个性情古怪的家伙。

    倘若不是他看得上眼的人,不论出再多的银子也不卖,因此想要取得“翡翠酒庄”的酒可说是难上加难。

    为什么韩少磊会拥有“翡翠酒庄”的酒?又仿佛刻意似的让他品尝?韩少磊淡淡地说道:“去年年底,我在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翡翠酒庄’的上官政宗,甚至和他成了好友。”

    “什么?你们成了好……好友?”李建安一惊,忽然清楚地意识到韩少磊让他喝这杯酒的用意了。

    “几个月前,上官政宗到江南一游,我请他到饭馆來用膳,他为了回礼,特地让人送了一些‘翡翠酒庄,的酒來。”韩少磊说着,伸手指向房间角落的那几瓮酒。

    “如果伯父不嫌弃的话,就带一瓮回去吧!”李建安转头盯着那些酒瓮,心中震惊不己。

    平常人想要取得一小坛“翡翠酒庄”的酒就不容易了,那上官政宗竟然一送出手就是这么多瓮,看来两人之间的交情确实匪浅。

    韩少磊将李建安僵硬的神情看在眼里,接着又道:“我爹一直很珍惜我们两家之间的情谊,尽避我再过不久就将接掌‘凤祥饭馆’,但也不想破坏和‘如意酒庄’之间长久以來的合作默契。不过……如果伯父那边没有办法再稳定供酒的话,我也只好向京城的朋友询问合作的可能性了。当然……基于咱们两家之间多年的谊,我极不希望会有如此令人遗憾的事发生。”

    李建安僵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看來,他真是小看了韩少磊。原本以为自己是出招的人,想不到却反而被轻易地将了一军!

    倘若‘凤祥饭馆’真的改而和‘翡翠酒庄’合作,生意毋庸置疑会更加兴旺,但‘如意酒庄’肯定会大受影响,届时损失最大的还是自己啊!眼看李建安已经完全明白他想说的话,韩少磊的神情缓和了下来。

    “伯父,恕少磊直言,我对雪梅始终没有男女之情,如果真的希望她能够有桩美满的姻缘,应该找个真心爱她的人才对。这是我的肺腑之言,绝不是为了摆脱她才这么说的。”

    看着他坦然真诚的眼神,李建安深深地叹了口气。“我明白了。昨晩失礼了,请转告你爹,我会登门道歉的。至于雪梅那个孩子……我会劝她认清事实的。”

    “有劳伯父费心了。”送走李建安之后,韩少磊松了一口气。

    幸好事情顺利地解决了,他得快点告诉湘儿才行,免得那个太过善解人意的人儿还在暗暗为了这件事情而烦恼纠结,那他可舍不得。

    韩少磊返回家中,却没看见佟湘儿的身影。

    本以为她可能在跟她奶娘聊天谈心,想不到连吕宝凤也没瞧见她。

    “奇怪,她人呢?”

    韩少磊将派去服侍她的丫鬟小杏找來,皱眉问道:“湘儿小姐呢?你为什么没跟在她身边?”

    “启禀少爷,奴婢本來伺候着湘儿小姐的,可是小姐命奴婢到灶房去帮忙顾着她正在炖煮的料理,后来就没见到小姐,听总管说,是和雪梅小姐出去了。”小杏据实以告。

    “什么?”韩少磊闻言,眉头皱得死紧。

    李雪梅来找她?那女人又想玩什么把戏不成?

    一想到昨晚湘儿已因为李建安的那番惊吓而感到不安,这会儿不知道李雪梅找她想做什么,他就无法不担心。

    他必须赶紧找到她,将她带回自己身边不可!

    韩少磊立即将守门的奴仆唤来询问。“湘儿小姐和雪梅小姐一起离开了吗?她们上哪儿去了?”

    “启禀少爷,两位小姐并没有交代要去哪里,小的看见她们乘上马车之后,往城北的方向去了。”

    城北?那方向既不是李家,也不是“如意酒庄”,更不‘凤祥饭馆’,到底李雪梅将湘儿带去了哪里?

    一股不好的预感横亘在心头,让他完全无法保持冷静从容。

    “多派几个人手,务必要把湘儿小姐给找回來!”韩少磊大声喝令之后,自己也立刻动身,迫不及待地想将心爱的人儿带回身边。

    城北近郊处,有一座美丽的杨柳湖。

    微风中,湖岸的垂柳摇曳,就连平静的湖面也撩起了微微涟漪。

    周围的湖光山色十分忧美,甚至还没有什么车来人往的扰人嘈杂,但是佟湘儿却没有心思欣赏这样静谧美丽的景致。

    在李雪梅的命令下,马车和奴仆们待在一段距离之外,为的就是让她们可以不受打扰地谈话。

    佟湘儿望着眼前的湖泊,心情有些忐忑,忍不住暗暗猜测李雪梅究竟想对她说些什么?

    约莫两刻多钟之前,她才刚因为不习惯丫鬟的贴身伺候,让小杏到灶房去帮忙,想不到奴仆却在这时來禀告,说是李雪梅找她。

    原本她只想在韩家府邸中听听李雪梅想说什么就好,然而李雪梅却坚持要另外找个地方好好地跟她谈一谈。

    起初她并没有打算跟李雪梅走,但李雪梅却说要与她谈的是有关‘凤祥饭馆’未來的事,那让她想起了昨晚李老爷的那番话。

    虽然伯父和韩少磊都告诉她,要她什么都不需要担心,然而她实在没办法不去在意这件事。

    倘若只是她自己一个人受到曲解、厌恶,甚至是遭受严厉刻薄的斥责,那也就罢了,但若是让李家一怒之下当真不再将酒供应给饭馆,那恐怕真的会对韩家造成极大的困扰呀!

    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她终究是没能拒绝李雪梅的要求,跟她一块儿搭乘马车来到了这里。

    “雪梅小姐,你到底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佟湘儿开口问道。

    她心中的盘算是先听听李雪梅要说些什么,而不管她听见了什么,都会回去告诉韩少磊。

    不论什么事情,她都不会再自己一个人闷在心里迳自纠结,这样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吧!

    李雪梅望着她,冷冷地开口。“昨晚我爹所说的那些话,你应该也都清楚地听见了吧?”

    虽然昨日爹答应会帮她想办法促成和韩少磊的婚事,但她觉得除了要搞定韩伯父和韩少磊外,也不能轻易地放过佟湘儿。

    她心想,在爹一方面以酒庄的事情向韩老爷及韩少磊威逼的同时,如果还能让这个可恶的女人彻底明白她会给韩家带来什么样的麻烦,因而主动放弃韩少磊,那她就更有机会可以再度夺回韩少磊了。

    由于她不希望她们之间的对话被奴仆听见,将话传进韩伯父或是韩少磊的耳里,所以才特地将佟湘儿带到这里。

    “令尊的话,我确实都听见了。”佟湘儿答道。

    “既然听见了,我想你应该也很明白我爹那番话的意思吧?”

    “……是。”佟湘儿的眉心轻蹙了起來。

    就是因为明白李老爷那番话的意思,她才不免担心若“如意酒庄”不再供酒给‘凤祥饭馆’,韩家是否会有因应之道?会不会对生意造成影响?

    见她果然流露出担扰的神情,李雪梅的眼底闪动着一丝精光。

    “咱们李、韩两家这么多年的交情,要是因为你一个人而撕破脸,甚至是影响了‘凤祥饭馆’的生意,你心里过意得去吗?饭馆里那么多的伙计,全都要因为你而受到影响了!”李雪梅用严厉的语气指控着。

    虽然情况其实应该不会这么严重,但是反正佟湘儿八成也不会明白这些经营上的事情,所以尽避恐吓她就对了。

    佟湘儿的心一揪,确实陷入一阵惶惶不安中,但她很快就想起了昨晩韩少磊的那些话。

    他对她的心意是这么的坚定,那么,她也应该要振作起來,绝对不能为了任何事情而动摇。

    她应该要相信他,相信他不论出了什么事情都能够完美地解决,让她就像他说的一样——只要好好地爱他并且被他爱着,其余的一切都不用去烦恼。

    这么一想,她就仿佛拥有了满满的勇气与坚定的心情。

    “雪梅小姐,我知道我的出现,让你多年来的期待落空,关于这一点我很抱歉,但是,对不起,我不能放弃这段感情,也不可能离开他的。”她的身心都已经属于韩少磊,这辈子根本无法与他分开了。

    “你——”李雪梅瞪着佟湘儿,目光有些惊诧。

    上一回,她将自己和韩少磊本來打算成亲的事情说出來时,佟湘儿明明立刻陷入痛苦挣扎之中,所以她才认为今天再找佟湘儿來说这些事情会有用,想不到这一次佟湘儿的反应竟与上回迥异。那眼神、那表情,竟然没有半丝挣扎或犹豫!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佟湘儿的心变得如此笃定?是因为爱吗?因为韩少磊爱她,所以让她自信满满?

    强烈的妒恨涌上心头,却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让李雪梦系恨恨地咬着牙。

    佟湘儿望着她那愤恨痛苦的表情,眉心不禁轻蹙了起来。

    单纯善良的她,一向不忍心见人伤心难过,而此刻李雪梅的痛苦是这么明显,让她于心不忍。

    “雪梅小姐,无法得到回应的感情太痛苦了,你还是早点放下,找个真心爱你的人吧,这样才能幸福呀!”她望着李雪梅,真心诚意地劝着。

    “住口!我的痛苦还不都是你造成的!你凭什么对我这么说?你这是在炫耀少磊哥对你的感情吗?别太过分了!”李雪梅狼狈地叱喝。

    “不,我不是在炫耀,我说的是真心话。不只是我,我相信少磊也是由衷希望你能得到幸福的。”

    “得到幸福?哼!我的幸福都被你们破坏殆尽了!期盼了多年的美梦却在瞬间遭到毁灭,那种一片黑暗、绝望的痛苦心情,你能够懂吗?能吗?”

    “雪梅小姐,如果少磊在不爱你的情况下娶了你,这样你往后才会更加的痛苦呀……”

    “我不想听!住口!我不想再听了!”

    李雪梅掩住耳朵,不想再听见任何韩少磊并不爱她的字句,那只会让她心中的妒恨更深,那种宛如被毒蛇的利牙狠狠咬住的痛楚,她害怕去承受。

    她蓦地转身想要逃避,却因为情绪太过激动,一时忘了她们人在湖畔,而岸边的草地有些湿漉,她脚底一滑,在惊呼声中,整个人重心不稳地踉跄了几步,眼看就要摔进湖里!

    “小心!”

    佟湘儿见状大惊失色,连忙伸手要救李雪梅,结果一拉一扯之间,扑通的落水声响起,溅起了巨大的水花。

    李雪梅余悸犹存地在岸边急促地喘着,脸色苍白而震惊。

    她万万没有想到佟湘儿竟然会出手救她,更沒想到最后跌进湖里的不是她,而是佟湘儿!

    望着在湖中挣扎的身影,她心急地想要开口嘁远处的奴仆来救人,但喉咙却仿佛忽然被人给扼住似的。

    在这一瞬间,她迟疑了。

    从佟湘儿惊慌挣扎的模样看起来,显然不谙水性,那么如果……如果这个女人就这么消失的话……那……那她和少磊哥……

    当李雪梅还在犹豫挣扎间,忽然一声焦躁的声音响起——

    “湘儿!”

    韩少磊刚才一路往城北的方向寻來,好不容易终于看见她们的身影,却没想到紧接着竟会看到这一幕。

    他不假思索地跃入冰冷的湖中,将在湖里痛苦挣扎的人儿搂进怀里,带着她爬上岸边。

    “湘儿!湘儿!你没事吧?”他焦急地吼着。

    佟湘儿难受地呛咳着,脸色惨白。

    “我……我没事……我以为……”她刚才还以为自己死定了,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

    那份恐惧袭上心头,全都化为泪水纷纷落下。

    韩少磊心疼极了,他低头深吻住她,两人唇舌热烈地交缠,仿佛想借此证明彼此的存在。

    看着他们忘情拥吻的一幕,李雪梅深受打击。

    自刚才韩少磊出现后,他从头到尾就没看过她一眼,在他的眼里、心里,只有佟湘儿一个人!

    必于自己究竟有多么多余,以及他对佟湘儿的感情是多么专注热烈,她在这一刻终于彻底明白了……

    韩少磊带着佟湘儿返家,两人才分别沐浴包衣完,奴仆就来禀告,说是李雪梅来访,想见他们俩人。

    此刻他们坐在大厅甲,气氛显得有有些沉重。

    “你还有什么事要说?趁现在全都说了吧,别再私下来找湘儿的麻烦了!”韩少磊语气冰冷地说。

    罢才他已经将事情问清楚了,虽然不是李雪梅将湘儿推进湖里的,但若不是为了救她,湘儿也不会失足跌落,更重要的是,若不是李雪梅想要逼湘儿离开他,这个意外就根本不会发生了。

    明明他早就清楚地表明自己的心意,李雪梅却还是不肯死心,要是这一切全冲着他來也就罢了,偏偏她总是找无辜的湘儿麻烦,让他难以原谅!

    倘若不是念在两家多年交情的分上,不想把场面弄得太难看,他早就将这女人给轰出去了!

    李雪梅低着头,神情充满愧疚。

    罢才她返家之后,回想起湖畔的意外,心里就不禁升起一股强烈的罪恶感!

    她的心里很明白,倘若不是佟湘儿出手相救,她肯定会跌入湖中,而被救了的她,竟然……

    回想起在那一瞬间,自己脑中竟然闪过希望佟湘儿就此消失的念头,她就觉得自己真是太可怕了。

    她虽然性情骄纵、任性、执拗了点,从來也不是这么冷血残酷的人哪!但她刚才竟然……

    一想起刚才的可怕念头,李雪梅就浑身发凉,心底那份愈來愈强烈的罪恶感,让她几乎怏喘不过气来。

    “我……我是来道歉的……”

    “道歉?”

    韩少磊挑眉望着李雪梅,黑眸透着一丝防备,就怕这女人其实还想玩什么花样来伤害湘儿。

    “我……因为不甘心……一再地伤害湘儿姑娘,还害得湘儿姑娘跌入湖中,差点发生危险,我……我现在明白了……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见她似乎真心诚意地道歉,韩少磊的脸色才终于缓和下來,而佟湘儿则主动上前,轻轻握住李雪梅的手。

    “是我自己不小心摔进湖里的,雪梅小姐别自责。”她柔声安慰。

    “可是……你是为了救我才会发生那样的意外……”

    李雪梅看得出佟湘儿是真的没有怪罪自己,那让她忽然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对于自己卑劣的心思也更加愧疚了。

    “不管怎么说……对不起……”

    “不,雪梅小姐别这么说,害得你这么痛苦,其实我才该向你道歉才对。不过请雪梅小姐相信,先前我说希望雪梅小姐也可以尽早遇见一个真心爱你的人,那些都是我的肺腑之言。”

    李雪梅望着佟湘儿那双真诚的眼眸,有那么一瞬间,她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真想不到,在她因为多年期待落空而心痛的时候,最让她感到温暖的竟然是她最先最痛恨、最无法谅解的人……

    这个善良、宽容的姑娘,就连她也没办法再厌恶下去,也难怪韩少磊会这么深爱着她了。

    “我明白了……谢谢……我不会再给你们添麻烦了……”

    经过了这些事情,她的心里很清楚自己根本没办法拆散这对真心相爱的人,尽避自己的心情一时还没办法完全恢复,但她是真的已经看破,决定放弃了。

    李雪梅离开之后,韩少磊将佟湘儿紧紧地拥入怀中。

    “湘儿,下次不许你再自己一个人到任何地方去了,知道码?”

    “我知道了。”佟湘儿柔顺地应允。

    “别再让自己陷入任何危险了,湘儿。你知不知道,刚才看见你在湖中痛苦挣扎时,我简直快心痛死了。”韩少磊深情低语。

    他忍不住想,倘若刚才他再晚一点才赶到,來不及救起她,那岂不是将永远失去她了?这个念头让他的心狠狠揪紧,忍不住将怀中的人儿抱得更紧一些。

    佟湘儿感受到他激动的心绪,也伸出双臂回拥着他。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你明白就好,以后可不许再这样了。”

    “知道了。”

    两人亲匿地耳髮厮磨,眼底都有着化不开的浓情密意。

    韩少磊忍不住轻叹。“真希望比试会快点结束,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跟你拜堂成亲了呢!”

    “我也是……”佟湘儿娇羞地答道。

    她的回答让韩少磊情不自禁地低下头,缠绵温存地亲吻她,心中暗暗庆幸此刻她已住进了韩家,这样至少他每天都能看见她、拥抱她,否则这段漫长的等待时间岂不是太煎熬了吗?

    原本以为,只要等到饭馆的比试会结束之后,就可以顺利如愿地和心爱的人儿拜堂成亲,但事实却没有那么容易。

    尽避众人跃跃欲试,來自各地的挑战者也络绎不绝,可也不知怎地,隔了大半个月,竟然都没有人能够抱走丰厚的奖赏。

    这样的情况拖了半个多月,让韩少磊不禁焦躁了起來。他可不想再这样拖延下去,为了自己的幸福着想,他也只好“不择手段”了。

    于是,他暗中将正确的答案告诉一个孩子,终于结束了这场比试会。

    尽避这么做有违公平,不过他找上的那个孩子,就是先前曾经为了一盅打碰的鸡汤差点惹上麻烦的那男孩。

    据他所知,那孝顺的男孩和他娘相依为命,日子过得有些清苦。

    让那个孩子嬴得比赛,不但有一笔赏金可以让他们母子俩过好日子,还能在‘凤祥饭馆’免费饱餐一年,也算是帮助了需要帮助的人,老天爷应该不会因此而惩罚他吧?

    比试会结束之后,韩家积极筹办婚事,他和佟湘儿总算在今日拜堂成亲了。

    “我的湘儿,你终于是我的娘子了。”

    饮完合卺酒之后,韩少磊缠绵地吻着心爱的人儿,心里暗暗后悔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悄悄将答案告诉那个孩子,早一点结束比试会,那么他也不用多等这大半个月了。

    佟湘儿依偎在他的怀中,轻声说道:“少磊,其实……是你告诉那个孩子的吧?”

    “啊?想不到瞒不过你,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韩少磊一边动手剥除她身上繁复的嫁裳,一边好奇地问。

    这件事情,明明他就没有告诉过她呀!

    “因为……”佟湘儿的俏脸忽然一热,小小声地坦白道:“因为我也做了同样的事情,这才知道原来你已经先一步找上他了。”

    前阵子她在陪奶娘上街逛逛的时候,遇见了那个孩子。想起那孩子的孝心,再想着比试会一直没有结果,她的心里蓦地升起了那样的念头。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那么做,可是如果比试会非得要有个获胜者的话,那么让那孩子获胜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由于她在闲暇之余会到饭馆去帮忙,因此很清楚师傅们会使用哪些食材、做出哪些料理,于是便悄悄地找上了那个男孩,想不到那孩子却说韩少磊已经先一步告诉了他。

    韩少磊闻言先是感到惊讶,随即笑着将她紧紧地拥在怀里。

    即使只是一件小事,但因为察觉彼此有着同样的心思,就足以让他开心不已,那种不需要言语也能心意相通的感觉,让他怎能不感动万分?

    “湘儿,我爱你。”

    “我也爱你。”

    他们的目光交缠,眼底情意浓烈,心里都正想着同一件事,那就是这辈子、这世上,再也没有人比他们更适合彼此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偷香最新章节 | 娘子偷香全文阅读 | 娘子偷香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