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鲜味前妻 > 第十章

鲜味前妻 第十章 作者 : 简璎

    农历年后,二月最大的重头戏便是西洋情人节,强烈冷气团来袭让过节的气氛更浓,街上每个橱窗都点缀了满满的爱情符号,让人想忘记也难。

    在路边停车格停好车,白允芃从副驾驶座拎起一袋水果和一瓶鲜奶下车。

    她翩然走进一栋每层都拥有大片玻璃帷幕的六层楼建筑物,三楼的横式招牌写着“恩惠舞蹈教室。”

    “白老师。”

    一名身穿跆拳道服的黝黑高挺男子迅速从一楼的“武扬跆拳道馆”冲出来,把一小袋红豆饼递给她。

    “刚出炉的,给你吃。”

    “谢谢你。”她收下红豆饼,对男子露齿一笑,他是跆拳道馆的负责人之一,名叫陆建元,单身,阳刚味十足,打从她进驻这里的第一天,就很直接的表露了对她的好感,常对她嘘寒问暖。

    “昨天你好象很晚才离开。”陆建元关心地说:“一个女人,这么晚走不好,如果下回你有事要留下来,跟我说一声,我可以陪你。”

    这个美丽但际遇堪怜的女人,她的前夫一定是个混球,居然伤害了如此柔弱的她,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现在开始,由他来保护她,他绝不会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真的吗?”她笑盈盈的看着他,“说真的,有时候一个人真的会满怕的,我们女人的体力毕竟远远不如你们男人。”

    “那是当然。”她的认同让他觉得自己更应该要保护她。“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你若要晚走,下来知会我一声,我会等你。”

    “那我就先说声谢谢了。”她笑盈盈朝他挥挥手,走进开启的电梯。

    他一直目送着她进入电梯,白允芃非常清楚那种眼光代表什么,他很喜欢她,也很想保护她,对他来说,她是一个柔弱的女人。

    在这里开舞蹈教室之后,她把自己的背景交代得很简单,只说结束了一段令她痛苦的婚姻,孩子属于男方,她不想再跟过去有所牵连,所以来这里教舞,希望过平静平凡的日子。

    没想到,这样的说法却更加引人怜惜,她的追求者从一楼的陆建元到二楼开业的牙医柯育仲,四楼的个人摄影工作者章凡,五楼的美语补习班老师郭天骏,六楼的小贸易公司总经理杨信甫,全都摆明了要追她。

    她实在不明白,这个世界是怎么了?他们竟会对一个离婚有孩子的女人感兴趣?

    不过,她对他们可没有幻想,现在她有个莫大的烦恼,只希望日子静止不动,好让她有时间可以想清楚,不要做出令自己后悔莫及的事。

    “白小姐——”

    几乎是一出电梯,她就看到牙医柯育仲了。

    他是拥有专业素养以及收入很高的牙医,但可惜已经结婚了,老婆陪大女儿在加拿大念书,他和小女儿留在台湾。

    他显然希望她成为他婚外情的对象,也或许他认为象她这样的离婚女人比较容易成为他的情妇吧。

    “有事吗?柯医生?”她露出微笑,亲切的看着对方。

    他立即走近她,靠她非常近,似乎想展现他的男性魅力。“是这样的,我有两个表妹都想来学社交舞,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过来比较方便?”

    “随时都可以。”她报以甜美微笑,“真是谢谢你了,一直替我介绍学员,有时间的话,我真的要请你喝杯咖啡了。”

    柯育仲确实很帮忙,他在他的诊所柜台上摆着恩惠舞蹈教室的宣传单,还大力向他的病人推荐跳舞有益健康。

    “明天下午好不好?”他迫不及待的说:“明天下午我休诊,但如果你走不开,我买咖啡过来,在你办公室喝就好。”

    她微微笑开来,模样非常之娟雅,“可是我们舞蹈教室还有三名老师,只有我们自己喝恐怕不好意思呢。”

    他立即拍胸脯。“你放心,我会连她们的份也一起买过来。”

    她完全不象个离婚女人,还说有孩子呢,他实在不相信她说的那些过去,一定是为了杜绝追求她的狂蜂浪蝶才会故意丑化自己。

    “柯医生,你人真好。”她感激的看着他,“那我就替大家谢谢你了。”

    太好了,不必跟他单独喝咖啡,她跟这位已婚的牙医还真不知道要聊什么,她直觉他的生活一定很无趣,才会看到她进驻这栋大楼就如获至宝,就连她的失婚身份也不在乎。

    “回头见,柯医生。”她对柯育仲微笑道再见,转身走进采光明亮的舞蹈教室。

    承租场地和装潢用掉她账户绝大部分的钱,她也是直到需要用钱时,才发现尉律在她户头存了一大笔现款。

    他……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她离开后没几天,就看到他刊登的寻人启事,说他跟骆芸没有任何关系,要她相信他,尽速回到他身边。

    后来,他又登了几次广告,他说孩子跟他都很想她,有话好谈,希望她赶快回家,他们都在等她。

    最后一次,他说自己永远不会放弃找她,要她有随时被他找到的心理准备,一旦找到她,她绝对无法再从他身边销声匿迹。

    那次的广告让她又心痛又想笑,很有他的风格,用撂狠话来诉说他心中的急迫,并宣示要找到她的决心。

    但,他为什么要找她?他以为她能够爱他吗?还是,是因为她是惠儿的监护人,惠儿跟她的姓,所以有法律上的问题需要解决?

    他大可以放心,她当然不会永远逃避见他,毕竟他们之间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她也要见两个孩子啊,而且还要带他们走。

    两个月已经是极限了,她好想他们,但她得把自己安顿好才能接他们过来,她不要孩子跟她过一团乱的生活。

    现在差不多是时候了,舞蹈教室的客源稳定,她也找到三名有热情有活力的年轻教舞老师,就算她自己不亲自教舞也不成问题。

    她在开车十分钟车程的百丽社区租了一间两房一厅的公寓,足够她和孩子们住,附近小学她也打听过了,师资很好,将来加恩可以转进那间小学就读,至于两岁的惠儿就跟她到舞蹈教室来,她自己照顾。

    她对未来的规划暂时是如此,不过,她也知道自己有场硬仗要打,尉家不会轻易放弃孩子,尤其是加恩,他们不会把加恩给她。

    可她已经有长期抗战的心理准备了,不管要花多少时间多少金钱,她都会力争到底。

    “白姐。”

    工读生小琦很勤快的正在整理休息区,看到她进来,扬起浓眉,咧出一个大大的开朗笑容。

    “楼上那个‘脏大师’送了一叠照片过来,在你桌上,他说请你看看可不可以用,如果不行,他随时有时间过来重拍,不过我看啊,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现在很流行熟女,白姐你要小心哦。”“你放心吧,我对小草莓没兴趣,”她对小琦眨眨眼,走进个人办公室,看到桌上的透明L夹。

    前几天,章凡跑来自告奋勇要替她拍教舞的宣传照,她觉得没什么不好就答应了。

    她拿出L夹里的照片,很满意效果,章凡不愧为专业的摄影师。

    她拨他的手机,这是他第一天下来跟她搭讪就主动留给她的,还一直暗示他喜欢熟女,生过孩子也没关系,令她啼笑皆非。

    章凡才二十五岁,虽然她只大他一岁,但心境上她却已经五十岁了,她可不想耽误他的青春。

    “收到照片了,拍得很好。谢谢你。”“怎么谢我?”他笑着问:“用教我跳舞来答谢如何?我最近也对跳舞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如果老师是你的话,我一定会学得勤奋有加。”

    她笑了。“当然没问题,只要你有空,随时欢迎你。”

    “顺便告诉你一件事,老男人通常都对美女心怀不轨,只想把你弄上床,例如六楼那位有几个臭钱的见鬼总经理和二楼那个矬毙的呆头牙医,象我们这种年轻有活力的小男人才会对你真心付出,知道吗?”

    她忍住笑意。“知道了,谢谢你的忠告。”

    挂上电话,她替自己热了一杯牛奶,切了一颗苹果当早餐,一边研究手边的瑜珈资料。

    她请了三名老师,课程为多种,她自己则因为身体因素,只教儿童芭蕾以及比较基础和简单的舞。

    很多客人跟她反应,希望有瑜珈课程,经过调查,居然二分之一的女性学员都想兼学瑜珈,这使她立即决定增开瑜珈课程,只不过她对瑜珈是外行,所以正努力研究中。

    日子就这么过,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噢……”她脸色一白,下腹一阵强烈痛意之后开始隐隐作痛,使她原本就很差的胃口一下子全消了。

    这已经是这两天内第三次发生这种情形了,看来不去妇产科检查一下不行,如果发生什么事,这里的学员会被她吓死。

    白允芃忍到下午,结束儿童芭蕾课程已经六点了,她匆匆把必要品扔进包包里,拿起外套走出去,“小琦,我有点不舒服,要去看医生,打烊就麻烦你了。”

    “没问题。白姐,路上小心哦。”

    她目送美女老板走出去,立即拿起电话。“尉先生吗?我是小琦……”

    白允芃走出妇产科,站在遮雨棚下,看着灰沉天际豆大的雨点落下来,一部漂亮的银色福斯轿车停在诊所门口,闪着暂停灯。

    真是个聪明人,知道把车停在这么近的地方,她想到自己搁在车上的雨伞,再想到距离这里大约要走五分钟的停车场,感到一阵心烦。

    胎儿跟她作对,连天公也不作美,进妇产科前明明是干冷型的气候,怎么才两个小时,天气就变了。

    想到医生的建议,她更心烦。

    医生说她有轻微流产前兆,最好可以在家休息,并且避免过度劳累。

    舞蹈教室才刚起步,她怎么可以休息?她连星期天都开班授课,很多平常没时间的上班族会利用星期天来学舞,她根本走不开。

    这一胎有别于加恩和惠儿,她害喜得很厉害,足足掉了三公斤,身形更苗条,也难怪没有人相信她生过两个孩子,她现在的体重跟少女时期一样,我见犹怜的,难怪每个看到她的男人都禁不住要照顾她。

    她从确定怀孕的第一天就开始挣扎要不要生下孩子,又觉得自己傻极了,对尉律明明已经彻底死心,为什么还会犹豫?

    三年前,她知道他误解她,所以对他还有深深的留恋,也因此才会生下惠儿,那都是因为她心中还留有破镜重圆的可能。

    然而现在,她都已经知道他和骆芸的关系了,还想再替他生一个孩子吗?

    自己还真是个傻女人,总是舍不得拿掉心爱男人的孩子,让自己一次次的受伤,也让自己跟他一次次的纠缠不清……她蹙眉看着天际,雨越来越大了,除了再回去妇产科躲雨,这附近没有可以稍坐一下的咖啡厅,况且她好累,现在只想赶快回家泡澡,然后喝杯热呼呼的牛奶,她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就在决定用外套遮头,淋点雨也要冲回车里时,白允芃却懊恼地发现自己竟然将外套搁在诊间里了。

    她到底在想什么?今天一直有种魂不守舍的感觉,好象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不会是加恩、惠儿出了什么事吧?

    不,不要胡思乱想,他们在尉家被照顾得很好,昨天她才拜托小琦假装推销员打去尉家,是惠儿抢着来听电话,她的声音听起来很开心,她也因此而感到放心了。

    现在她还是好好想想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吧。他们应该要避孕的,却一次次的被激情冲昏了头。

    她叹息着转身,要回诊所拿外套,蓦然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妇产科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件她很熟悉的外套,那是她的。

    她讶异的抬眸,看到对方时,整个人象触电一样。动也不能动。

    尉律象一座塔般的站在她面前,他的双眼如黑夜一般晦暗,脸上充满一种隐忍的怒意。

    她的心重重一震。

    老天……他怎么在这里?还拿着她的外套?这是怎么回事?他知道她又怀了他的孩子吗?

    “你这么不会照顾自己,要怎么照顾孩子?”他象是在责备,但剑眉紧蹙,眼神却是十分苦恼,一边象帮小孩子穿衣服似的替她穿上外套。

    她被动的伸手穿进衣袖里,脑袋一片混乱。

    最后他替她一一将大衣的扣子扣好。

    “上车吧。”他打开手里的深蓝色自动伞,明显要她上暂停在医院大门口的银色福斯轿车。

    原来这是他的车……所以说,他从刚刚一直在车上?也一直在看着她十分苦恼的模样?

    不过,他又是什么时候下车去拿她的外套的?她怎么都没注意到?

    白允芃真庆幸自己今天看起来还不错,没有披头散发,还化了淡妆,至少他不会看出她硬撑的心有多疲惫。

    “你换车了?”她淡淡问。

    “尉衡的。”他深深的看着她,“我会笨到开自己的车来吗?让你看见我的车,你还会乖乖待在这里?我不会再让你走掉。”

    他强势的语气让她想起最后的那则寻人广告。

    现在他找到她了,想怎么样呢?

    “上车吧。”他扶住她的肩,微使了点力,“你现在不能感冒,不要淋雨是基本的。”

    她上了车,知道自己不必反抗,他一定不会让她走的,他可能是为了孩子的监护权而来,今天他们就得谈判,要把孩子的归属谈出一个结果,加惠本来就跟她姓,她会极力争取加恩……沉默的想着应对之策,以为尉律会找间安静的咖啡厅谈话,没想到他却开到了她住的百丽社区大楼,在大楼前把车停下来。

    连她住的地方都知道,他大概连舞蹈教室在哪里也知道了吧?如果她不跟他谈清楚,他明天还会来,后天也会来,大后天同样会来,不如今天就一次解决。

    尉律撑起伞下车,替她开车门,为她撑伞,单手温柔的搭在她的肩上,呵护的拢着她的肩,就象他们是对下了班要回家的寻常夫妻。

    她的心怦然而动。

    他为什么还要对她这么亲密?

    她也不能理解自己,没办法接受他和骆芸在一起过的事实,却还爱着他,她到底是怎么了?

    她烦乱的打开公寓大门,他把湿伞伴在门外,跟着她进去。

    白允芃打开客厅的灯,是她喜欢的柔晕灯泡,客厅的布置也一目了然,颜色活泼鲜明,并且没有太多杂物和尖锐的东西,是个适合小孩住的地方。

    “布置得挺不错。”尉律打量室内一圈,视线回到她身上。“如果你想住这里,我们以后就住这里,附近的阳光小学不错,加恩可以转过来,惠儿你要带或者让我父母照顾都行,不过我想惠儿可能不想离开爷爷奶奶,他们把她宠上天了。”

    她蹙起眉心。“你是不是已经把骆芸甩了,所以认为我一定会回到你身边,一家四口和乐融融的生活?”

    扶住她的肩膀,双眸看着她,尉侓语气坚决地说:“没有那回事,我跟骆芸什么都没有,他们兄妹又再一次设计了我们,上次是我,这次是你傻得相信。”

    她摇头,心跳沉重得几乎透不过气来。“我都看到了……”

    “就如同三年前,我也‘看到’一样,但是,‘看到’又代表什么?”他显得被伤害似的。

    她震动地睁大了眼眸。

    他说的没错,三年前,他也亲眼看到她跟骆康躺在床上,但她什么也没做,她深爱着他,更加不可能对他不忠。

    “那一晚,骆芸传简讯告诉我,她手里握有我跟她的亲密合照,如果我不去跟她谈,她就要交给你,我以为你睡了,也不想你日后受到她的干扰,所以才会赴约。”

    白允芃紧咬着下唇,“如果你确定没有那种东西,根本不必去。”

    “说的好。”他的眼里燃起了火焰,“问题就在于,我不确定有没有,所以我要去,我不能让她有一丁点伤害你的机会。”

    她的心重重一沉。“你说……你不确定?”

    “我说过,她一直陰魂不散的出现在我身边。”他用冒火的双眼,瞬也不瞬的看着她。

    “有一次在南非,有个男人打电话给我,说骆芸在酒吧喝醉了,如果我不去,他不敢保证会对骆芸怎么样。”

    她看着他,感觉到自己因他的叙述而浑身紧绷。

    尉律说下去,“虽然我不喜欢她,更恨不得骆康下地狱,但她对我而言不是陌生人,我不能见死不救,所以我去了。”

    “我一走进酒吧,闻到一种奇特的气味就失去意识,醒来我已在她床上,我以为她在恶作剧,没想到她别有用意,当时她就拍下我们同床共枕的亲密照了。”

    他愤怒地说道:“我去她公寓的那一天,她拿出照片给我看,问我,如果你看到照片会怎么想?我对她说,叫她准备跟我打官司,我会告她蓄意绑架,送她坐牢,她只是惨笑着说已经来不及了,我当时还不懂她的意思。”

    “然而,回到我们的公寓,我发现你不见了,再看到你放在桌上的手机,我看到那则讯息……”他的眼睛盯着她不放。“我终于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他们兄妹又再一次把我们分开,轻而易举就把我们分开……”

    “天啊……”白允芃感觉到天旋地转。

    他还没说完,她已经投入他怀中。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的骆康和骆芸。

    她相信尉律说的每一句话,也因此更气自己不曾求证便定他的罪。

    三年前,她为同样的情况感到愤怒心碎,如今她却用同样的方法伤害了他。

    “你——相信我?”尉律的眼里闪过一道光彩,因她投身而来的举动而心跳加快。

    “我明知道也能感受到你对骆芸毫无兴趣,却……”她抬眸,一瞬也不瞬的看着他。“我们……真笨,又被摆了一道。”

    “那都是因为我们太在乎对方了,不是吗?”他喃喃地吻着她的发,紧紧将她搂在怀里,感受到失而复得的喜悦,“我永远不会看那个恶毒的女人一眼,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

    这两个月,他找她找得快疯了。那种焦灼的感觉,比他独自一人生活三年的空虚更巨大,他无法忍受她带着对他的误会消失,那使他夜夜无法成眠。

    “我好想你……”白允芃用炽热的眼眸看着他,叹息道:“当我看见你进入骆芸的公寓时,我的心都碎了,更何况她还该死的穿着性感睡衣,我无法克制的想着你们会做什么,我痛恨那种感觉。”

    “你根本毋需担心这个,就算她全luo在我面前也没有半分吸引力,我爱的人是你,永远不要再让我找不到,你快把我搞疯了……”

    他开始吻她,雨点般的吻落在她的脸上,眼眸,颈上,唇上,而后转为饥渴热烈。

    他将她横抱起来走进卧室,眩目的激情狂潮令她闭起了眼睛,他热烈的吻着她,一阵阵热气夹杂着他湿润的舌尖送进她的唇舌里,他的手温柔的**她,不知何时,他们已经在床上了。

    他的双手俘虏她丰满的酥胸,低首温柔的含住一边的蓓蕾,然后换另一边,她颤抖的闭上双眼,再一次屈服在他制造的魔法中。

    “我可以吗?”他粗喘地问,眼里几乎着火。

    她睁开眼,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

    她可以感觉到他仿佛怕伤了她,又捺不住他的饥渴,他的激狂跟自制形成强烈的对比。

    “你又怀孕了,不是吗?”他深情的攫住她的唇,吻了一会才说道:“我进去诊间替你拿外套时,说我是你丈夫,护士小姐便恭喜我要做爸爸了,我才知道的。”

    “哦~”她清了清喉咙,脸上泛起一阵娇羞,“应该——可以吧,只要——小心一点。”

    她知道自己毋需问他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他是不会允许她拿掉孩子的,因为他爱她,也因为那是他们爱情的结晶。

    “感谢上帝你没有说不行,因为我真的再也忍不住了。”

    他极尽温柔的搂她近身,唇探索她的,柔情的在她里面绿动,小心翼翼的压抑对她的激情,用最缓慢的速度释放自己。

    激情过后,尉律将她拥在怀中,满足地贴着她的太阳袕。

    她感觉到他的吻温柔的印在她的额心,她的男人啊,她多么爱他……“对一个两个月没有性生活的男人来说,此时如在天堂。”他的手轻轻在她身上游移,最后停在她的小肮上。

    她即将为他生下第三个孩子……这个女人,他会爱她一辈子。

    “你在告诉我,你对我有多忠实,嗯?”她笑了,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一个神秘的笑容出现在他唇畔。“小琦。”

    “小琦?”她讶异的撑起半身来看着他,“你是说,我请的那个工读生小琦?”

    他沉沉的笑了。“我在网上广发寻人启事,找到你的人有奖金,小琦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她身边有一个疑似我要找的人。”

    “她是什么时候通知你的?”她真的不敢相信小琦会出卖她,她一直对小琦很好,不但给她很高的时薪,餐费也全由她负责……老天,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可真没错。

    “那不重要。”他把她压回身下,直勾勾的注视着她,“重要的是,她还告诉我,你有很多追求者,可能不太想回到我身边,叫我自己注意点,恐怕要费一番功夫才能将你追回来。”

    前妻,应该是过了保存期限的女人,然而她却新鲜得象刚摘下的水蜜桃,吸引一堆狂蜂浪蝶。

    “什么?”她瞪大了眼眸,“她连这个都告诉你?”

    “我亲自验证过了,”他抬了抬眉毛,“今天你在跟跆拳道莽夫谈天的时候,我就在道馆里,隔着茶色玻璃看你,而你好象十分乐在其中……刚出炉的红豆饼?嗯哼,你还真敢收。”

    “莽夫?”她觉得好笑,“他不是莽夫,他的心思还满细腻的。”

    “你在点火吗?”他立即封住她的唇,狠声威胁,“永远不要再看别的男人一眼,永远。”

    白允芃笑着回吻他。

    她乐于从命,一辈子……

    ×想知道尉家另一们祸水男尉衡的不及格人夫情事?请看花园系列1152祸水男之一《菜鸟人夫》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鲜味前妻最新章节 | 鲜味前妻全文阅读 | 鲜味前妻TXT下载